Stem of Jesse

Technology is for the Lord

User Tools

Site Tools


李常受文集:1950:基督徒的趋向

Table of Contents

基督徒的趋向

第一篇、基督徒的趋向

barcode

基督徒的目标确立基督徒的典型

作为一个基督徒,了解基督徒的趋向是很重要的。人的心趋向什么?追求什么?人一生的目标是什么?这种种的问题,都是人生的大问题,也是所谓人生哲学的大问题。人到底应该以什么为目的?这在人类的历史里,迄今仍然众说纷纭,没有确切的答案。即使是那些功成名就的人,他们或许各有各的目标,但终究无法给我们真确的答案,告诉我们什么是人生的真实目标。

基督徒有神住在里面,有神的生命在他们里面,可以说是人中人,人上人;这样的人中人,人上人,他们人生的目标又是如何?他们天天读经、祷告,常常聚会、祈求,到底他们的趋向是什么?他们追求、想要得着的是什么?恐怕连他们也没有明确的答案。有的或者会说,他信耶稣,是要找寄托,因为没有信耶稣的人,就是没有神的人,没有神,就没有寄托。有的或者会说,作基督徒就是要得平安,享福气;人在地上,没有神就缺少平安,就没有福气;一个有了神的人,无论遇着什么难处,去祷告神,就得平安,就享受神所赐的福气。好像作基督徒就是盼望这些。

到底在神的心意里,他要他的儿女注意什么?追求什么?换句话说,神要我们作基督徒,是要我们追求、得着什么?基督徒对这个目标若没有认准,就很难作个标准、道地的基督徒。因为没有目标,就算作了基督徒,方式不对,路不对,行事为人自然也就不像基督徒了。所以,认识基督教的历史之外,还得认识基督徒的目标,好能确立基督徒的典型。毕竟基督徒的典型,是根据目标而定的。

人受造是专一为着神的

然而,有一个很大的难处,拦阻人认识这目标。比方这里有一堆米,有人把一颗小钻石或珠子,丢到米堆里,这样自然很难找着它。但如果把这颗钻石或珠子放在手里,那就很清楚了。基督徒的目标在宇宙中的确是个谜,藏在万事万物里面,许多人的眼睛因此迷糊,终至迷失了目标。虽然这目标和万物的分别很大,但因着这目标和万事万物混在一起,要找就不容易了。然而,我们若认识圣经,就能从圣经看出,人受造乃是专一为着神的。好比“麦克风”就是个专一的东西,只能用来说话或唱歌。人在宇宙中是个特别专一的东西,“麦克风”还可以改造为别的用途,但人无法改变作别的用途。人不能改,人一改就废了当初神造人的目的。

圣经创世记清清楚楚告诉我们,人受造是为着神的;神就是人的目标,人该追求神,渴望神,因为人是为神而造的。人如果得着神,人里面就有满足和喜乐;人得着神,里头就平安,眼睛就明亮;人得着神,人的难处就解决。请记得,人在堕落以前,在还没有远离神时,人与神是有交通的,那时人里头满足、喜乐;然而因着堕落远离神,人和神之间有了距离,人和神隔绝了,从此人里面就失去了满足,没有喜乐,人失去了对神的享受。

我们若认真读圣经,就能知道音乐是为什么而有的?音乐乃是在人堕落、远离神、失去对神的享受之后而有的。人因着与神隔绝,没有神在里面的喜乐,就发明音乐来娱乐自己,所以音乐是人失去神而有的(创四21)。一个有神的人,就是有音乐的人;圣经告诉我们,最好的音乐就是神自己。有神的人,他里面能奏乐;千万得救的人都能见证,他们有神,所以他们能歌唱,能奏乐,因为神是他们的喜乐。没有神的人,就没有喜乐,既不能唱歌,也不能奏乐,只好在神之外去寻找音乐。人所以寻找音乐,乃是因为人没有神;人所以追求娱乐,乃是因为人失去神。

中国有句成语“饮鸩止渴”,形容人喝下毒酒来解渴;比喻只图眼前的方便或舒服,苟且一时,留下大害。鸩是很毒的东西,现在人失去了神,里头干渴难止,怎么办?只好去饮鸩了。相信就是今天,我们周围不知有多少朋友,去看戏、跳舞、打麻将,他们参与这些各式各样的娱乐,无非证明他们失去了神,他们和神之间的距离不知有多远。什么时候我们去寻求人给我们一点娱乐,一点同情,那就证明我们没有神,我们里头失掉了神。因为从来没有一个人,会在喝足了水之后,再去找别的水喝;我们若再去找别的水,就证明我们没有喝足,我们仍然干渴。人会寻找各种娱乐,说出人没有神。我曾经见过有人在钱财上找娱乐,这种人既不喜欢跳舞,也不喜欢上酒馆,更不喜欢打麻将,只喜欢看见钱摆在他面前;只要点点钱,看看银行存摺,他就高兴的不得了。有的人是在音乐上找娱乐,只要有音乐,什么都可以不顾;有的人则在文学上专心。可以说,没有一个人在远离神之后,不被一种嗜好霸占。无论男女老少,或教育程度高、低,没有一个人没有嗜好,个个都有他所好的那点。有一个老人,什么都不喜好,就喜好一串珠子,热的时候握着珠子,冷的时候也握着珠子,仿佛没有珠子,他就不知如何是好。为什么会这样?因为人心无法空下来。即使是个老人,他的心似乎已无所再要,但他的心仍是空的,仍需要被某种东西占有、充满。

人的心趋向神

人的心本该让神占有,被神充满。人的心若让神占有,别的东西就不进来;人的心若不让神占有,别的东西就会进来。这如同我住在这房间里,若是猫来了,我会赶它出去;狗来了,我也会赶它出去;猪来了,我更要赶它出去。但如果我不住在这里,狗可以跑进来,猫可以跑进来,连猪都会跑进来。所以,人的心该被神占有,不然许多东西都会跑进来。我们若一个个去调查,就会发现,没有一个人的心是空下来的。正因这缘故,人糊涂了,人的眼睛也模糊了,更不用说认识自己的趋向了。

其实,人心像夏天粘苍蝇的粘蝇纸,碰到什么就粘什么。碰到一根头发,头发粘上去;碰到一根羽毛,羽毛粘上去;碰到一条手帕,手帕粘上去;碰着什么就粘什么。人心一碰着文学,文学粘上去;碰着金钱,金钱粘上去;各式各样的东西,都能粘上去,所以人心就糊涂了。好比作太太的,心里有丈夫,有儿女,有房子,有金条,有服装,有冰箱,有汽车。在这一切之外,她还要主;所以她的心眼怎能不模糊。人心真是难得空下来;年少时心马虎,年老时心不清楚。

有一次,司布真在讲道时,说,“你看这里有一个人,他的脚长到心上了。”大家就站起来看,结果什么也没有看见。他解释说,人的脚本该在地上走路,而人的心不该在地上,但今天世界的东西,都跑到人心里了,所以说,他的脚长到心上了。这是一个笑话么?我常常问孩子:“你要不要主耶稣?”“要主耶稣。”“要不要衣服?”“要衣服。”“要不要钞票?”“要钞票。”这难道不是脚长到心上么?我们的心都是不干净的。这个不干净不是说有罪恶,或有污秽的事;可能罪恶没有,污秽也没有,但有许多的爱好,许多的追求。在创世记里,人因着堕落失去神,没有神,就去找许多别的东西代替;结果,几千年人类的历史,给我们看见,人离开神之后,就堕落在物质世界里,难以自拔。

人堕落到物质和罪恶里

人堕落的结果,产生两种情形,一是落在物质里,一是落在罪恶里。物质是为着人的享受;人如果有神,就不需要物质的享受。人因着失去神,没有神,所以需要物质的享受。物质代替了神,是一个假冒的东西。讲求物质享受的人,在物质方面寻求享受和慰借,是因为他们没有神。一个有神的人,是把物质摆在一边的。人的肉体一贪图享受,就引出情欲。有人问,可不可以去看话剧?我说不可以。他就说,看话剧又没有罪。不错,话剧本身不是罪,但话剧会把你的情欲引出来,引导你犯罪。许多人去看电影,电影不一定是罪,但看几次后,情欲被引出来了。这就好比穿美衣、化妆打扮,不一定是罪,但这些享受却能引出情欲,带进罪恶。物质的享受,总归引到罪恶。这是铁定的律。

我们都知道,情欲放荡最厉害的人,就是物质享受最高的人。他们讲究衣食住行的享受,导致他们放纵情欲。所以,人堕落到物质里的结果,就是堕落到罪恶里。物质是发展情欲的,各式各样的物质摆在世界里,就变成一个组织,一个系统,构成了一个物质世界。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无非是为着生活,而生活是由衣食住行构成。生活出问题就是享受出问题,比方吃不饱,穿不暖,没有房子住,没有代步的工具等,就是衣食住行没有解决。这都是物质享受的事。物质享受成了一个有系统的东西,圣经里称之为“科斯莫斯”(kosmos),就是“世界”的意思。各式各样物质的东西,成功了一个系统,把人都圈在里面,这就是世界。这世界能把人的情欲引出来,人的情欲一引出来,人就容易跑到罪恶里去;情欲一出来,人就没有法子和罪恶分开。所以说,打扮不是罪,看话剧也不是罪,但多打扮几次,多看几次话剧,罪恶就出来了。人是堕落在罪恶里,不过是分两面看,一面是享受,一面是罪恶。有人情欲出来时,没有打扮,没有装饰,很粗鲁;有人情欲出来时,很文雅、很高尚。他们都是在享受中,引出情欲,带进罪恶。总之,什么地方有物质的享受,什么地方就有情欲,就有罪恶。

基督徒的趋向该是神自己

现在的问题是,物质享受的确会带进世界的情欲,人又是堕落在物质的世界里,但饭吃不饱,衣穿不暖,都是切身的问题,到底基督徒在地上当如何。有人形容,中国人的心都在钱上;全世界只有两个民族最爱钱,一个是中国人,一个是犹太人,而且中国人拜神是为着发财。现在我们就怕,有些人信耶稣,是为着发财。他们的见证,最不造就人,就像有人说,“昨天上午我刚买进一匹布,到了下午物价就大波动,感谢主让我赚了一笔钱。”还有,就如一些老太太,为出门在外的儿子祷告:“神阿,请你保佑他平安,坐车不翻车,祝福他的买卖,我们一家十几口就靠他生活。”实在说来,这是不合神心意的见证和祷告。神如果恩待,就不要叫你发财,因为发财是撒但的化装。说得不好听一点,那是世界,是罪恶,不是真正的恩典。我们里面实在不够干净,总是盼望我们的神,是赐福报平安的神。那些拜菩萨的人,一唱一和的求,就希望赐福利平安的神有求必应;但基督徒不可以那样祷告,那样的祷告不蒙神喜悦。圣经说,人若赚得全世界,赔上自己的生命,有什么益处呢?(太十六26)。人若要跟从主,就要变卖所有的,并且分给穷人,就必有财宝在天上。

今天的基督徒何等可怜,竟然把当初圣徒所丢弃的,看为贵重。所罗门在传道书一章说,日光之下,一切都是虚空的虚空,虚空的虚空。如果神把那些物质的东西给我们,他就是把虚空给我们。新约中有一个认识神的人,名叫保罗,他说这些东西是粪土,是不值钱的臭东西(腓三7~8)。然而,今天的基督徒却把臭东西当作至宝。这实在是因为人堕落在物质享受里,看不清事实。所以有人什至彷徨说,难道人就不吃饭不生活么?一个宗教,若不能解决我们的生活,我们为什么要信呢?这是许多人的疑问,但也说出人落在物质的网罗里,是何等可怜。神拯救我们,是要将我们从堕落在物质里,拯救出来,像拯救我们脱离情欲一样。因此,我们基督徒的目标不该是别的,而该是神自己。

基督徒的典型

头两三世纪,即出现这样典型的基督徒,他们什么都不要,金钱不要,名利不要,宁肯挨饿,宁肯被杀,就是只要基督。到了十三、四世纪,仍有这样的基督徒。一个名叫法兰西斯(Francis of Assisi)的富家子弟,他父亲遗留给他许多财产。有一天,他在默想中,得着启示,看见人若有财富就没有神,若得着神,财富就没有地位。他找着了人生的目标,就是神的自己;他知道在神之外若要别的,就会失去神。那天,主对他说,“要变卖一切所有的。”他毅然决然的回应说,“主,我变卖一切所有的跟从你。”

又有一次,当法兰西斯在神面前默想时,有一个人开玩笑说,他是在想结婚的事。他回答说,“不错,我正想和一位姑娘订婚,她的名字叫贫穷。我和贫穷订了婚,并且是刚订过婚。”于是他起来,就在当天,将他所有的,分给穷人。许多基督徒因着他受感,都起来回应。这就是基督徒的典型,基督徒的目标;神的儿女,要得着神,就得舍弃物质的财富,自愿贫穷。一个杯子满了水,空气自然无法进去;要空气进去,水就得倒出来。愿神怜悯我们,叫我们看见这实际。

作为神的儿女,我们的目标不是享受,不是平安,而是神的自己。也许有人会说,“这种基督教不能信。”然而,信的还是信,两千年来,就有成千上万的基督徒,是这样自愿贫穷的跟随主。今天你我要走恢复的路,还得有这种异象和负担,见证说,“万有都是粪土!我心所追求的,不是平安,不是福乐,乃是神自己。”本仁约翰(John Bunyan)是英国文学史上赫赫有名的人,“天路历程”就是出自他的手笔。他被带到刑场上处死的时候,大声喊着说,“天,来罢;地,来罢。我所事奉的主,把我摆在天堂,我赞美他;把我摆在地狱,我还是赞美他。”这个人,他什么都不要,天堂不要,地狱不要,只要神自己,不要今世的享受,不要来世的福气,只要神。这就是基督徒的典型,基督徒的趋向。

第二篇、基督徒的四有

一个基督徒得救后,起码该对几件基础的事有认识。首先是基督,其次是圣经,第三是教会,第四是基督徒。一个好的基督徒,除了对基督、圣经、教会该有认识外,对什么是基督徒、基督徒该怎样作、以及基督徒该有怎样的生活等,都当有清楚的认识。所以,基督、圣经、教会、基督徒,可说是基督徒的四有,是基督徒拥有的四件东西。这四件,缺一不可。

这个有不是仅仅头脑里的有,而是有主耶稣住在他里面的有。人常常不清楚这一点,以致不认识什么叫作基督徒。基督徒乃是人加上神;基督徒的成分,不光是人,他们的成分乃是人加上基督。人里面加上神,这才叫作基督徒。基本上,基督徒和世人的分别,不在别的,就在里面的成分。世人不过是人,一个单纯的人;但基督徒不仅是一个人,他里面有基督,有道成肉身的那一位。

我们都知道教会是基督的身体,是基督原则的扩大,而基督徒乃是教会的一部分。单个的基督徒,是身体上一个个的肢体,而这个身体,乃是所有肢体加起来的总和。故此,以身体来说,其成分是基督的扩大;以肢体来说,其成分也是基督;而教会的成分就是基督原则的扩大。基督的原则就是神加到人里面,所以基督徒是指里面有基督的人。一个人若是名为基督徒,而里面没有基督,没有基督的成分,就不过徒有其名而无其实。

基督徒是里面有基督的人

所谓基督徒,就是一个里面有基督的人。在中国文字里,“徒”字有很多讲究,如学徒,是说一个作学生的人;信徒,指一个有信仰的人。“基督徒”希腊文是Christianos,字尾-ianos是拉丁形式,指某人的依附者,应用于罗马帝国中属于大家庭的奴仆。后来有人开始称跟从基督的人为Christianoi(基督徒),即依附基督的人。因此,严格说来,基督徒更好是番作基督人。只因当初翻译圣经时,在中国文化中,还没有那样的称法;当时的人守旧,喜欢“徒”字,例如门徒、学徒、教徒等,因而只好翻作基督“徒”。这个“徒”字,在希腊文里就是人的意思;基督徒意即属基督的人。

大多数人都认为,作基督徒就是作基督的子弟、门徒的意思,好比作孔子的门徒,作苏格拉底的门徒一样。然而,作孔子的门徒,或作苏格拉底的门徒,和作基督耶稣的门徒不同。所有要跟随基督,作他门徒的人,都得有基督;有基督的人,才能作基督的门徒。我们若没有基督的生命,就没法学基督;有他的生命,才能作他的门徒,跟他学。作基督门徒的人,乃是有基督在他里面,作他的生命;有基督在他里面,作他的能力,作他的爱好,作他的一切。这样的人,外面就能彰显基督。

所以,一个基督徒,就是里面盛装基督的人。如果这个茶杯里面没有茶,就不能称作茶杯,如果还是要叫茶杯,那就是骗人的。一个基督徒,就是里面有基督的基督人。抗战期间,我遇见一个法国弟兄,他会说一点中国话。有一天,我们见了面,那位元介绍我们认识的人,对我说,“这是法国弟兄。”他立刻说,“我不是法国人,我是天国人。”当然,一个得救的人,就是一个天国人,但这还不过是一个客观的认识。我们必须认识我们这个人,就像个茶杯,里面有基督,就是茶,人从外面看我们,虽是个杯子,没有味道,但只要喝我们两口,就喝到了基督,喝到了“茶”。

没有基督的人,就不是基督人。如果一个人说他是基督人,而里面却没有基督,他就是全世界最大的骗子。这好比一个人口袋里一文莫名,却嚷着说,“我是富翁,我是财主。”今天在基督教里,也有这种情形,许多人里面没有基督,却说自己是基督徒。即此,一个有基督在里面的人,他到底该如何生活、行事?答案很简单,他该凡事问主,与主有交通。特别是初信的人,更当如此行;不论是与弟兄姊妹,或是和丈夫、妻子,在日常生活的应对中,都要常常问问主,这样作主喜欢么?那样说主喜欢么?这话虽然简单,却是非常宝贵。

我们既然得救成为一个基督人,就当在生活行事中,常常自问:“我说这句话我里面的基督喜欢么?我作这事我里面的主喜欢么?”两个人结婚前,各自独立,愿意什么时候起床就起床,愿意什么时候休息就休息,爱吃什么就吃什么,爱什么时候回家就回家,没人管,也没人管得着。一旦结了婚,就该想,这么晚回家,丈夫喜不喜欢,妻子喜不喜欢;这样穿衣服,他或她喜欢不喜欢,总得顾到另一个人的感受。人结婚都如此,何况主进到我们里面,和我们联结为一,我们生活行事岂不更当如此。

基督徒有基督

一个人作基督徒,首先要有基督。有了基督,就要在生活中,常常问主,他赞成这样作么?因为有了基督,我们无论作任何事,都是代表他;他喜不喜欢,赞不赞成,是绝对重要且必要的。请记得,主在我们里面,不知是我们多大的保守,多大的智慧。真基督徒都能作见证,许多时候,就是这样一问,里面有智慧;就是这样一问,里面有亮光,有主的同在。许多愚昧人作愚昧事,都是因为他们忽略那住在他们里面的主;他们只顾到自己的喜好、意愿;凡这样在主之外单独行动的人,都是愚昧人。凡把自己放下,问主说,“我这样作你愿不愿意,我不这样作你喜欢不喜欢”的,都得着智慧,都成了智慧人。

实在说来,一个人活在这样弯曲的世代,教会又是这样黑暗的时刻,要好好事奉神,最难的就是遇见事情时,不知如何判断;似乎天天都在三叉路口,都有左右为难的时候。惟一的拯救就是不住的祷告、求问:“主阿,你喜悦那一条路?主阿,这是你所喜悦的么?”我能见证,有时整个晚上,我人虽躺在床上,心却是在主前。为着应付一件难办的情形,彻夜在主面前,问说,“主阿,这样定规你喜悦么?不这样定规你喜悦么?”许多时候,主会说,“我不喜悦。”但有时,他也会说,“我喜悦。”

许多人对相信有神,觉得是一件难事;但对我们而言,不相信有神更是一件难事。这两天有位泥水匠弟兄帮我修房子。有一天,我问他说,“你这样天天作工,你愿意么?”他叹口气说,“作工是因为人穷,若是有钱就有福了。”我对他说,“那你太不认识基督了。钱不一定是人的福,有钱不一定有福。我们是基督徒,有基督的人才有福。”可惜许多人的确是基督徒,里面有基督,但有的不够,结果和没有差不多,有事也不带到主面前,好像有主和没有主是一样的,没有什么差别。

一对夫妇刚结婚不久,丈夫就对人抱怨他的妻子:“根本没有人像她这样,愿意去哪里就去哪里,愿意怎样就怎样,完全不管我。”许多基督徒就像这样,里面有基督和没有基督差不多,自己愿意怎样就怎样,总归不理他的存在;虽然有基督在里面,却是不理会他,喜欢说就说,喜欢用手腕就用手腕,喜欢怎样对待人就怎样对待人,完全不管基督如何。这和外邦人只有一点不同,就是外邦人明显的胡来,作基督徒的顾到面子,是隐藏的胡来。但请记得,你我有基督的人,不是以道德作标准,乃是以基督作标准,因为基督的标准比道德更高。许多时候,道德许可,基督不许可。所以盼望我们众人都学着问主,就是穿一件衣服,也要学着问主;这是让基督掌权的实际。

基督徒有圣经

第二,一个基督徒定规有圣经。可惜,许多人手里有圣经,书架上有圣经,心里却没有圣经。有人得救多年,旧约读到创世记二十章,没有读完,新约读到马太第二章,也不读了。有一天,我对一些基督徒说,马太二十八章说到,主耶稣复活了,二十九章说主耶稣升天了。他们一个劲儿的点头,我就说,“糟了,你们的圣经和我的不一样,你们的马太福音有二十九章,我的只有二十八章。”他们就个个瞪着眼傻住了。这证明许多基督徒里面根本没有圣经,他们不读圣经。

每一位基督徒,只要有基督,都当有圣经,并且要好好读圣经。神怜悯我们,不仅将他的独生子赐给我们,还赐给我们一本圣经,使我们除了有基督,还能有圣经。宇宙中除了我们可爱的主之外,没有一件东西比圣经更可爱。所有基督人都当常常默想经圣的话,使我们有得救的智慧,能蒙保守,有保护。盼望每一个爱慕主话的人,都要花工夫读圣经,并学习凡事带到圣经面前,看圣经怎么说。

有位同工所以为神大用,是因他年轻时,就将自己奉献给神,并绝对照圣经而行。他说,“从今以后,我不属乎世界,也不属乎人,我乃要讨神的喜悦。凡神所不喜悦的,我绝不作。”他在圣经中读到穿衣服,但没有读到戴帽子。于是无论天气多冷,也不戴帽子。这听起来像个笑话,那原则却还是对的,但千万不要误会,以为不要你戴帽子。这弟兄他如此行,乃表明他绝对的尊重圣经。

基督徒生活的原则,不是按照人的意见,乃要照圣经的说法。我们若从圣经的榜样和例子,一点一点的读出基督徒生活的原则,我们就能知道,无论在家庭生活,或社会生活中,当如何行。因此,在日常生活中,无论遇到任何大小的事,都当查问圣经怎么行。最有福、最有智慧的人,乃是认识圣经的人。全世界最能启发人的,就是这本圣经;许多不能解决的问题,一带到圣经面前,就能解决。

基督徒有教会

第三,基督徒有教会。这是指恢复到当初的教会,不照人的办法,只照圣经,回到当初教会的光景。一个基督徒不能单个作基督徒,乃该在教会中,过教会生活。一棵树独立在高高的山上,不容易站住;但若长在茂盛的森林中,就不容易倒下。撒但最爱看见基督徒孤立。一个正当的基督徒,应该在一个地方上,以地方为立场、为范围,和当地圣徒一同聚集、事奉。只要合乎圣经,合乎当初教会实行的,他们就是在一个地方上,代表教会;所有基督徒都该在他们当中。因此,我们遇事不只要问主,也要问圣经,问圣徒,或在教会聚会、交通中,和圣徒一同来看事情如何解决。这实在是一个大的保护,也是一个好的带领。

因着教会的确太大,在教会中负责的弟兄们,要对弟兄姊妹的事下断案,实非易事。就常理说,人遇到事情都喜欢找忠诚的人商量,更何况在教会中,主给我们的乃是一班信主的虔诚人,这是何等有福的事。有基督,有圣经,有教会,那就是他该去的地方。教会给人的帮助很大,有的时候或许我们会觉得聚会太长,没有多少味道,殊不知那是我们何等的祝福。有时我们因为外出,没有机会和弟兄姊妹一同交通、擘饼,里面就觉得若有所缺,非常想念弟兄姊妹,并切慕擘饼。这种感觉如同我们天天吃饭,不知饭的宝贵,等到饿上三天,才觉得饭的可贵。人都是到了饥不择食的地步,才觉得什么都好吃。

若是把我们摆在一个没有教会的地方,一个月没有基督,两个月没有基督徒,至终我们会觉得那是一个最苦的地方。有时我们在教会中,即使只是个简单的爱宴交通,却也叫人觉得香甜;这就是教会给我们的。或许有人会说,我们也可以自己在家里聚会,话是没有错,但味道不同,因为缺少教会。请记得,教会是一个太大的东西,有一个大的供应。以我而言,我是一个为神说话的人,但若是把我摆在深山里一个月,等我下山后,我就没有什么道可说了。然而在教会中,是今天说了,明天再说,明天说了,后天再说,是怎样也说不完的,因为教会里面有个丰富的源头。

所有为神说话的人,都知道教会的宝贵。教会所有的丰富,都是从教会出来,再灌输到教会里去。初蒙恩的人,或许不大明白这话,但有教会生活经历的圣徒,都有这样的经历;许多时候我们不知该说什么,该作什么,但借着教会,借着与里面之灵,我们得着话语,得着往前的指引。所以,什么时候我们摸着教会,什么时候我们就摸着一个大的东西;这会影响我们基督徒一生的路。

基督徒有基督徒

第四,一个基督徒应该有基督徒所有的东西,除了有基督,有圣经,有教会,一个基督徒,在自己之外,应该还有别的基督徒。这意思是,在这个基督徒之外,应当还有一两位弟兄或姊妹,作他属灵的同伴。基督徒不是单独的,总该有六、七位属灵同伴,其中有的属世年龄比我们长,有的属灵年日比我们长,是我们一生一世最好的朋友;我们所以能在主面前长到一个地步,是因他们给了我们帮助、扶持。一位不久前被主接去的老弟兄,他和我有二十年的交谊,然而我们不是属世的朋友,我们乃是彼此相爱的活在主面前。当他在世的时候,我每遇重大的事,从没有一件不和他商量过,他也没有一件不和我商量。许多时候,我什至没有和妻子商量,但我和他商量;他也一样,不一定和他妻子商量,却一定和我商量。在那许多的商量中,我们的确□g历主的同在、主的祝福。主能为我们作见证,我在主面前大部分的时间,都和这位弟兄在一起。

每一个基督徒都该在教会中,弟兄找一两位弟兄,姊妹找一两位姊妹,作属灵同伴。然而,务要提防这样的关系,千万不可变作友谊、或交际。爱是对的,情是不该的,虽然情不一定是罪恶,但请记得,情能杀死我们里面的灵,能叫我们失去主的同在,原谅我这么说,特别是姊妹们,常常在往来、交通上越了一步,若再深一点就失去了在主里的单纯。不要忘了这是有限度的;十字架就是界限,什么时候越过界限,变作交情了,就该拒绝。然而,一个基督徒有另外的基督徒,作属灵同伴是必需的;如摩西有约书亚,大卫有约拿单,但以理有三个朋友,新约中彼得有雅各,保罗有提摩太,他们都有主里的同伴。每位基督徒都该在教会中有属灵同伴,这样,他必然成为一个刚强、喜乐、正当的基督徒。

第三篇、对圣经该有的基本认识

一个得救的人,起码该对几件事有基本的认识,比方认识有神,认识自己是罪人,认识耶稣是救主,认识自己的罪得赦免,认识自己里面有主的生命等。除了这些基本的认识外,一个得救的人,进一步该认识圣经是怎么有的,怎么传下来的,怎么翻出来的,到底有什么功用?以及基督到底是谁,他是神,还是人?他过去怎样,将来又怎样?此外,基督教在地上有什么样的经过?什么是旧教,什么是新教?什么是天主教,罗马教?什么是希腊正教,东正教?这都是基督徒该有的基本认识。

圣经的来源

圣经是神的话

所有基督徒都承认圣经是神的话,是神说的话,并且是神用人的话对人说话。圣经乃是出乎神的,是神自己的话,却是用人能领会的话说出来的。人所能领会的是人的语言,神因为要对人说话,所以必须用人能懂的语言。这好比我们要对外国人发表我们的看法,就必须用外国话;但虽然是外国话,内容却还是我们的意思。

宇宙中有几件大事,第一件就是神创造了天地;这事证明了神的存在。神创造万有,就是为了证明他自己。无论谁都得承认,宇宙的创造,宇宙的存在,的确是一件大神迹。宇宙太奥秘、太伟大了,竟然能被创造出来,并且被维系、推动着。这是大事证明神的存在。

宇宙中的第二件大事,就是神的说话。虽然宇宙是神创造的,但仅仅用宇宙来证明神的存在,着实令人难以捉摸、信服。所以,神进来对人说话。神的创造,是神的证明;而神的说话,乃是神的说明,是神把他自己说给了我们。比方,我口袋里有一件东西,我若不说话,你们就会东猜西想;有的人也许会猜对部分,有的人也许完全猜错,但总没有人能猜得十分准确。等到我一说明,大家不用猜,也就知道那是什么了。

圣经是神的说明

同样的,圣经乃是一个说明。宇宙是神的创造,圣经却是神的话语、神的说明。创造是神的作为,神的话语是神的说明,清清楚楚说出宇宙从哪里来,经过哪里,往哪里去,什至连人从哪里来,往哪里去,也都一一说出。这就是圣经。真认识圣经的人,都承认圣经是神说的话,是神把他自己、宇宙、万物,连同人类和神的关系都说出来了。

神是一位说话的神,借着说话,将他自己启示给人。不认识神的人会说,这实在是个谜;但认识神的人,因为里面有圣灵,外面有圣经,就能明白这启示,宇宙在他们面前,乃是赤露敞开的,宇宙的事对他们可以说是明如水晶,清清楚楚。设若神从来没有对人类说话,人活在这个地上就无从知道如何往前。希伯来一章一节说,“神既在古时借着众先知,多次多方的晓谕列祖,就在这末世,借着他儿子晓谕我们。”这里的两个“晓谕”,在希腊原文里都是“说话”,意思是,神在古时对列祖说话,现在是对我们说话。神不仅说话,并且是一直说话;这实在是一件甘甜、奇妙的事。

圣经是神的默示

也许有人会问,圣经怎么是神说的话?圣经不是人写的么?这个不太难领会。比方国外有人打电话给你,你从话筒里听见他的声音,你会不会说这声音是话筒的?我们都知道话筒里的声音,是一个在话筒之外的人,借着电话说话而有的。圣经从表面看是人的话,其实是神在人里面说的话,是神借着人说话。提后三章十六节说,“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默示”原文意思是呼吸,是神的话呼吸到这人里面,再从这人写出来;是神把他的意思写到人里面去,再从人说出来。这有如留声机,声音从唱的人里面呼出来,然后收到唱片里,再从唱片经过留声机发出来。我们都知道唱片所收的声音和话语,都与那个录的人所说的一样一式,一点不差。当初神也是这样,让人把他的意思收到人里面,然后再说出来。

每一个写圣经的人都恭敬的承认,他所写的圣经不是他的话,乃是神的话。就如旧约圣经常说到,某人受了神的感动。在旧约里有一个不好的先知,名叫巴兰。他本来想要咒诅以色列人,但那由不得他自己,当他开口要咒诅的时候,不但说不出咒诅的话,反而说出祝福的话。那些话不是他本意要说的,完全是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民二三~二四)。这样,我们就懂得什么是默示。默示乃是神借着人说话,就是神的灵临到人,借着人来写神的话。圣经就是这样写成的。

圣经是出于神的

圣经的著者约四十位,其中有的地位非常尊高,像大卫王;有的非常卑微,像彼得;有的像阿摩司,是牧羊人;有的像摩西,大有学问;有的像保罗,非常有智慧;有的像约翰,极为简单。有的住在王宫,有的在旷野,有的在犹太,有的在亚拉伯。这些人各有各的样式,他们在各个不同地方、不同时间所写的,合起来竟正好是本完整的圣经,里面的思想是连贯的,这实在是出于神的默示。起初,神借着摩西写一段;再过一点时间,借着以赛亚写一段;再过一点时间,借着耶利米写一段;再过一点时间,借着但以理写一段;末了,神就借着约翰写一段。写的人至少有四十位,但都是在神默示中写的,共费时约一千五百多年。头一卷是摩西在三千五百年前写的;末一卷是使徒约翰在主后九十四到九十六年之间写的,和头一卷相距约一千五、六百年;全书共分六十六卷。以写作的地点而言,是经过了许多地方;有的在巴勒斯坦,有的在罗马,有的在以弗所。但是虽经这么多地方,这样长的时间,有这么多的人手,合起来却成功了一本完整的圣经,并且其思想是一贯的;这足证圣经的确是出于神的。

圣经的流传

这本圣经能传给我们,实在是奇妙。圣经头一卷书,创世记,写在主前一千五百多年前,旧约末一卷书,玛拉基书,写在主前四百年,换言之,旧约在主前四百年就已经完成了。等到主耶稣来了,他讲道时也常引用旧约的话。这证明,在主耶稣的时候旧约已经完成。

主耶稣在地上时,还没有印刷术,圣经是用手抄写在羊皮上的。当初犹太人在抄写圣经时,是非常敬虔的。历史告诉我们,犹太人抄写圣经,是用上好的羊皮,并且极其谨慎,不仅数算每行几个字,并且点算字母;若是抄错一个字,就全篇作废。据说他们抄写前还大声将每一个字诵读出来,然后才誊写;特别是每写到“神”字时,必须先将笔擦拭干净;写到“耶和华”之前,都要先沐浴洗身。这给我们看见,他们是如何的尊重圣经。等到主耶稣离开世界后,使徒们就开始受感动写新约。到了主后不过一百年,整本新约就完成了。第二世纪那些敬畏神的人,在写书或写信时,都会引证新约的话。这证明在主后一百年之内,新约圣经就有了。

除了四处经节外,旧约圣经都是用希伯来文写的;希伯来文是犹太人的一种古文。四处非希伯来文写的旧约经节,头一处是耶利米十章十一节,第二处是但以理二章四节至七章二十八节,第三处是以斯拉四章八节至六章十八节,第四处是以斯拉七章十至二十六节;这四处记载的事都和亚兰人,就是巴比伦人有关,所以圣经写到这里是用亚兰文,不用希伯来文。亚兰文就是迦勒底文。到了主耶稣的时候,还有好些犹太人,仍用亚兰文说话。那时罗马帝国已经占领了以色列地,等到罗马帝国征服了整个地中海四围,把希腊文化流通到各地,希腊文就成了当日罗马天下所通用的文字,所以使徒们写新约圣经,是用希腊文写的。

然而,现在通用的圣经并不是根据那些原本翻译的,因为那些原本已经不存在了。据研究古卷的人说,现在所发现最老的古卷,也不过是主后三、四世纪的。换言之,最老的古卷不过一千五、六百年。虽然圣经的原稿,现在已经不存,但时至今日,世上尚有三本极古老的抄本,是康士坦丁作皇帝时,下诏抄写的五十本圣经中的三本,时为主后三百三十年。

这三本抄本中,最旧、最完全的古卷,藏在梵蒂冈图书馆里,称梵蒂冈抄本,约在主后三百五十年抄成,发现至今已有五百多年。第二本是西乃抄本,写得非常好看,是主后一八四四年,一位德国著名的文学家提青铎夫(Tischendorf)博士,在西乃山下的一个古寺里发现的。以后就收藏在俄国皇家书室里,一直到一九三四年,方以十万英镑卖给英国伦敦博物馆。第三本是亚历山大抄本,是君士坦丁堡总主教洛克,在主后一六二八年送给英皇查理一世的;该古卷藏在英国伦敦博物馆。所以三本古卷有两本藏在伦敦,一本藏在梵蒂冈。

圣经的翻译

主前四百年左右,所有的旧约经卷即已完成。到了主前三世纪,居住在埃及亚历山大城的犹太人,开始将希伯来文圣经翻译成希腊文。首先是摩西五经译本,约完成于主前二百七十年左右;以后有其他经文的翻译,历时约一百五十年始告完成。这是最□酊尔t经译本。又有一本亚里斯提书信(the Letter of Aristeas)传言,此译本乃由七十二位精通希伯来文和希腊文的学者所译成,是以称之为七十士译本(the Septuagint),是圣经最早的译本。以后罗马帝国统一地中海周围,于是又有人开始将圣经译为拉丁文,但语既粗俗,又多荒谬。到了主后三百八十四年,教父耶柔米(Jerome)将拉丁文新约修订并重译,于主后三百八十八年完成;后据希伯来原文旧约圣经翻译为拉丁文,于主后四百零四年完成。此即后世统称之武加大(Vulgate)译本,“武加大”原文乃通俗意,所以又称为拉丁通俗译本,直至今日仍为天主教所采用。

到了路德改教时,他首要的工作即将圣经翻译为德文;这是圣经广被译为各国文字之始。至于英文圣经,在英国首先有威克里夫(John Wycliffe)将武加大译本的新约译成英文,之后有廷德勒(William Tyndale)等人从事翻译工作。但因译本纷歧,詹姆士一世(King James Ⅰ)遂于主后一六○四年成立译经委员会,集合五十位元学者从事翻译工作,于主后一六一一年出版钦订英文译本(King James Version)。该译本的英文相当流畅,又忠于原文,逐渐成为基督徒接受的标准英文圣经译本。后因在原文及古卷之研究上的进步,至主后一八七○年,又有近百位英美学者成立委员会,将其重新修订,于一八八一年完成新约,一八八五年完成旧约,此即为英文修订本(Revised Version)。委员会于完成后,将全部经文从英国以电报传至美国,再经一些字汇的修订,于主后一九○一年,在美国出版为英译美国标准本(American Standard Version)。因着该译本相当忠于原文,故后来中文各种译本之内容,约有百份之九十五均与其相符合。

中文译经的工作,也经过许多历程。最早有天主教的利玛窦(Matteo Ricci)等,在中国翻译的诗篇和四福音书。尔后,有马礼逊(Robert Morrison)于主后一八○七年,到中国布道,借一中国人梁亚发,将圣经译为中文,于主后一八二三年出版。以后各种中文译本逐渐问世,但几乎都是文言文本。到了一八八五年,在东北一带布道的宣教士杨格非(John Griffith),首先用半白话体裁翻译圣经;至主后一八八九年,始正式出版白话文圣经。一年后,基督教在中国各宣教机构,联合在上海召开宣教士大会,热烈讨论圣经中文翻译之事,由七位学者组成翻译委员会负责。历经二十八载的勤奋工作,于主后一九一九年,完成全部官话和合译本之翻译,语体优美远胜其他译本,故广为使用直至今日。主后一九三九年修订后,又改名为国语和合本。

圣经的读法

历世历代以来,圣徒读经有许多方法。有的花工夫多,得的果效少;有的既花工夫,又没果效。归结来说,有一种方法值得一试,那就是读经一年一遍。每天读新约一章,旧约三章,一天读四章;如此,一年就能读完圣经一遍。最好是早晨读新约,白天读旧约。初得救的人更需要这样来读;每天早晨起来,什么都不作,就先祷告读经。这不需要花太多时间。平常人是觉得时间不够用,但我们若能这样安排时间来读经祷告,必能得着赎回光阴的好处。更重要的,这能叫我们天天得着喂养和供应,不仅知识加增,生命更是增长。

此外,读的时候,第一,务必按着次序。旧约从创世记读起,新约从马太福音读起,二者同时开始,按着次序,逐章逐节的读下去。这样,就能很从容的,一年读完圣经一遍。第二,不需要求其深解。初读圣经时,要读得越多越好,不是章数多,是卷数多;所以若求深解,反会成为拦阻。第三,要注意每一章的历史事实,或大意。比方马太一章告诉我们两件事:第一,基督的家谱;第二,基督的降生。只要把那些历史事实记住,就够了。第四,要在每一章里读出一个感动。就那一章所读的,或许有一句,或许有几节,是叫我们特别受感动的,要拿来默想、祷告,然后熟背。比方,马太一章二十一节说,“她将要生一个儿子;你要给他起名叫耶稣;因他要将自己的百姓从罪恶里救出来。”你若觉得“因他要将自己的百姓从罪恶里救出来”这句话很感动你,你就可以祷告说,“主耶稣,在我身上还有什么罪,还有什么恶,求你洗净。主,我是有罪的,求你把我从罪恶中救出来。”这样一来,我们每天所得的益处,会是没法计算的。若是有些地方读不懂,也不要急着懂;等回头一读再读的时候,自然会更懂,至终一定能完全明白。

这样读圣经,会越读越有帮助,生命也会越过越增长,这是互为因果,一直回圈的。此外,读的时候,旧约最好读得稍微快一点,只要记住里面的事实就可以了。假期乃是读经最好的时间,要多花一点工夫读和背。这能使我们的基督徒生活稳定,使我们不失脚。我们到圣经面前,就是到神面前;每一次读经,必定让我们里面新鲜一次。许多人喜欢读杂志,读报纸,那种阅读,只会叫人更觉得烦恼,不会使我们新鲜。然而我们读圣经,总叫我们感觉新鲜,就像玻璃杯放在自来水里冲洗了一下;即或是没有装水,起码也是干净的。

有人会说,我怎么读圣经,我的记忆力不好,根本记不住。能不能记住是另外一个问题,读圣经的主要目的,是使我们得喂养,能看见,好叫我们生活有力,行路有光,生命更长大。盼望我们即日起就操练、实行。

第四篇、教会的内容

基督教的历史是论及基督教在地上的经过;也就是说到两千年来,基督教在这个地上的演变,以及演变至今,摆在众人面前的是什么光景。我们对这样的历史要有认识,使我们能了解基督教的情形。我们也需要从神的话语中得着启示,看见神所要的教会到底该如何。

教会是信徒里面的神加起来的总和

到底教会是什么?教会的内容如何?这恐怕是许多基督徒都难以回答的问题。有人说教会就是基督的原则扩大。那么什么是基督的原则?基督的原则就是神加到人里面;教会就是那些里面有神的人,他们里面的神加起来的总和。

因着经过人手,教会走了样

教会有一个特点,是世界上任何团体、组织都没有的,那就是简单。当初教会产生的时候,一点没有经过人,乃是非常的简单。如今,就时间说,教会在地上经过了二千年;就空间说,教会遍满了全地球;然而同时,教会也已经走了样。因着经过人的手,教会就走了样。

经过二千年,跨越东西两半球,教会传到我们中间,已不是原来的样子了。试想一个东西,经过你我的手,再经过两百人的手之后,会是个什么样子?岂不定规走了样?我们该信基督,该信圣经,但我们不该信我们眼前的基督教。基督是不改样的,历世历代以来,许多人想把基督改一改,却是改不得。欧战之前,欧洲有一个改基督的风潮,很快吹到了美国。欧战之后,这个风也吹到了中国,然而至终基督是改不得的。照样,圣经也是不更改的。然而,所谓的基督教,倒是给人改得厉害,可说是已改得面目全非。

对基督教打问号

所以,对基督我们该百份之百的信,对圣经我们也该百份之百的信,但请记得,关于基督教的每一点、每一面,我们都得打问号。比方看见礼拜堂,我们就当问,原来的教会有这个东西么?听见楼钟当当的响,我们就要问,原来的教会有这个东西么?看见十字架,我们也要问,原来的教会有这个东西么?看见神职人员,我们更该问,当初的教会是否有这些东西?对基督教里各式各样的情形,我们都该好好的问一问,是不是当初就有这些?基督教里所有的情形,有太多是与圣经不合的;但真正的教会,应该是百份之百和圣经相符合。

我是在学校读书时得救的,得救前作了一年教友,得救后即开始认真读圣经。慢慢的,我发现我所在的教会,有许多问题,许多情形都是圣经里所没有的。为此,我里面打了许多问号;每逢有机会,就去见牧师,或教会负责人,和他们谈论那些事。然而,越谈越觉得不对,好些圣经里有的,他们没有;圣经里没有的,他们却有。除了耶稣是救主、耶稣是真神等这些基本真理外,他们全数改了样。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必须对今天的基督教打问号。

教会不是礼拜堂

起初教会的特点是简单,如今教会改了样,就变得不简单。根据教会简单的原则,当初教会兴起来时,什么都没有,就连基督教最注重的礼拜堂也没有。他们聚集,有时在广场,有时在所罗门的廊下,有时在各人家中,根本没有礼拜堂。礼拜堂的思想,是教会堕落到天主教时才有的。天主教就是罗马教,罗马教把外邦人的习俗,包括偶像,一并带到基督教里。对建筑稍有认识的人都承认,欧洲最好的建筑就是礼拜堂。希腊的建筑艺术举世闻名,梵蒂冈的圣彼得大教堂,据说是九千万金镑盖成的,值十五亿美金,就是罗马人引进希腊的建筑艺术,再加上罗马的建筑艺术,盖造成的。可见堕落的基督教是如何看重礼拜堂。

旧约的圣殿是看得见的物质房子,外邦人偶像的殿也是看得见的庙宇。我们都知道犹太人中间最好的建筑,就是他们的圣殿。当初的那座拆毁了,后来的一座花费了四十六年才造成。在中国也是一样,各处的庙宇都是当地最好的建筑。然而,当教会兴起来的时候,教会的敬拜不在这山上,也不在耶路撒冷,乃是在灵里(约四21、23)。神所注意的乃是我们的灵;所以圣经告诉我们,就我们而言,我们的身体乃是圣灵的殿,神住在我们里面(林前六19,弗二22)。就团体而言,教会乃是神的家,神的居所,神住在教会里面(提前三15)。故此,教会不是一个建筑,也不是礼拜堂。

在一般人的宗教观念里,聚会的房子与平常的房子是不一样的。我曾在天津遇到一班圣徒,他们称他们聚会的地方为圣会所。我就想,难道他们也要称他们的住家为圣住宅么?会所与住宅是不同,但应该是用处的不同,不该是圣与俗的不同。当神在中国,开始他恢复的道路时,全国各大城市都有基督徒兴起,走他恢复的路。那时在齐鲁有一班青年圣徒,他们在医科读书,清楚主的亮光后,就热切爱主。他们不过是学生,没有家,没有地方让他们聚会。结果,他们头一次擘饼,乃是在坟场。他们就把饼杯摆在供桌上,就在那里敬拜主,记念主。所有参加那次聚会的人都说,从来没有一次摸着天的实际,感觉主的可爱,像那次一样。

教会不是建设物质,乃是建设灵

教会实在是最简单的,无论在规矩或教条方面,都是简单到一个地步,像是一无所有。如今,我们却好像必须有一架钢琴,一个台子,否则就无法擘饼、敬拜。请记得,这已经是堕落、走样了。有人说,天主教的教堂非常气派,圣诗也非常肃穆,主教更是叫人起敬;但他万万没有想到,那一切乃是走了样的情形。上海会所里外看上去都不起眼,但每次聚会,人总是挤得满满的。有一次,两个华侨来参加聚会,惊讶的说,“我在美国看见许多礼拜堂,人都是坐不满,没想到回国来,却在这不起眼的地方,看见人挤得满满的。”在他这很希奇;在我们却不然,因为起初的教会就是这样,物质的东西原是可有可无。

作为神的儿女,我们总要认识,凡物质的,什么都可以拆毁,惟有灵要建设。堕落的基督教,总给人看见很大的钢琴,很漂亮的讲台,很美丽的门面;但我们不该这样。并非教会有了一个堂皇的建筑,就会多蒙神的祝福,乃是在教会里有神的同在,有神的生命、力量和刚强,这才是神的祝福。有时圣徒们盼望到户外聚会,有的人就担心没有讲台,没有钢琴等。实在说来,这不是起初的教会所有的,那些外面物质的东西原可有可无,因我们并非建设物质,乃是建设灵,要叫人里面刚强起来,这才是神的心意。

教会没有阶级

再者,当初教会没有阶级之分;而今天在许多基督教团体里,都有圣品阶级,这到底合不合圣经?你事奉神,他事奉神,我们众人都事奉神,但你事奉神和他事奉神,有没有不同?纵然我们确实用处不同,注意不同,但在事奉上我们不该有两样。我们众人若都够得上神当初的目标,就该每一个人都事奉神(彼前二9)。

当初的教会是信徒个个都事奉。他们得救前,为着玛门活着,但有一天他们得救了,主把他们从世界分别出来了,他们虽仍带着职业,却只是为着养生,他们主要的职业乃是事奉神。我们要事奉神,就必须像他们一样,职业变作副业,只为了养生;我们在地上活着,不再只为着自己的生活,乃是为着事奉神。当初的使徒和门徒,就是个个如此。

阶级制度的产生

西元三百一十三年,康士坦丁接受基督教为国教,大力推行、奖励罗马人入教。受此奖励而入教者,根本没有重生,没有得救,自然是不能事奉神。他们虽入了基督教,基督却没有进入他们里面;他们和世界仍是联合的,并没有蒙神拯救,从世界中出来。这样的人多起来之后,他们就想把犹太教的作法和制度,带进基督教。在犹太教里,并不是人人都事奉神,他们有祭司事奉。犹太人把祭司制度带进基督教,为的是他们可以继续过世界上的生活,而无须过问属灵的事,属灵的事全数交由祭司去作。祭司就是神甫,懂希腊文或拉丁文的人都知道,所谓神甫就是犹太教的祭司,他们所穿的长袍,就是旧约的祭司袍。到了路德改教时,他所能改革的也相当有限。何况更正教仍有许多传统,是从罗马天主教延续下来的;天主教有神甫,更正教有牧师。更正教多称为国教,如英国的安立甘会是国立的,里面的牧师、主教都是领国家薪奉的。直到今日,英国皇帝登基时,还要请最高主教给他行按手礼。

圣公会传到中国时,仍然是国教,有圣品阶级;这是从罗马教的神甫制度传来的。后来又有了更正教;更正教里,有些基督徒,看见圣经中人得救应该受浸的真理;有些看见教会应该由长老治理。结果,赞成受浸的,成立了浸信会;赞成长老治理教会的,成立了长老会。等到卫斯理约翰兴起,又有了卫斯理公会。他们中间都有牧师制度。直到今天,在罗马天主教里,仍有神甫办圣工,替人事奉神;在国立更正教里,有主教,在私立教会里有牧师;这种阶级思想,破坏人太深,拦阻人事奉神。

事奉神乃是众人的事

然而,在主的恢复里没有牧师,都是弟兄(太二三8~11);圣徒彼此以弟兄姊妹相称。如果这里有一位弟兄是事奉神的,我们众人就都该事奉神。有时遇见看望的事,总会听见有弟兄说,最好是某某人去看望那人,那人一定得救。一面,说这话的弟兄,他关心人的灵魂,这很可喜;但另一面,为什么这弟兄不自己去看望人,对人传讲呢?或许他去了,道理不一定讲得清楚,但可以一去再去,多去几次,什至请别人一起去。总之,我们中间没有阶级,没有什么事不是大家都可以作,也应该作的。一个得救的人,里面有神的生命,能与神有交通,就该事奉神。事奉不是少数人的事,乃是众人的事。

什么是堕落的基督教呢?堕落的基督教就是众人单顾自己的事,事奉神的事只交给少数牧师、神职人员去作。好比打官司找律师,有病找医师,事奉神就找牧师;这是绝对错误的。在当初的教会里,没有这样的事,彼得不认识这个,保罗也不认识这个;彼得只说,我是你们的弟兄;保罗也说,我是你们的弟兄。什么叫作教会的堕落呢?就是教会有一千八百多位圣徒,却只有两三百位事奉神。什么叫作正常的教会呢?就是一千八百多位圣徒,个个都事奉;传福音是你我的事,祷告是你我的事,赞美是你我的事;你我都是弟兄,在神面前共同事奉。

有时,圣徒们要在会所,请我为他们举行婚礼,我就对他们说,当初的教会没有这个,或许有那位弟兄姊妹家客厅大一点,就在那里举行罢。我事奉神这么久,认识的圣徒成千上万,我始终没有给人行过婚礼;那种居间服事的情形是堕落的,应该从我们中间除掉。所以许多时候,我喜欢退到后面,擘饼时,有些祷告太软弱,我还是不响,就是单单守住一个地位,在这里没有牧师,不是一个人司会管理。在讲台上,神给我话语,要我释放出来,我不能退缩,因为那是我的职事;但一到擘饼聚会中,那是众圣徒的敬拜,应当每个人都尽功用。

当我们家中有人生病,特别是病重时,我们通常会请教会中,所谓比较属灵的圣徒祷告。这样的举动,往往有两种意念:一是觉得这种求病得医治的祷告,自己不行;一是迷信,觉得这种祷告,需要特别属灵的人来祷告,比较有效。我们都该清楚,教会里没有管理的人,没有专门祷告的人;我们每个人都能祷告,也都该祷告。基督教堕落,产生了所谓的圣品;天主教大到一个地步,有了教皇。教皇成了万王之王,他的命令不能改;虽然他不能管全世界,却能管全世界的天主教。主耶稣说,你们不要像外邦人有君王,谁愿为大,谁就作最小的事(太二十25~27)。有些会所整洁服事时,负责弟兄们扫厕所,这令人觉得舒服,因我们在神面前都是弟兄,不该有阶级之见。若是把阶级带到教会里,教会就变作社会。在家庭里可以有帮佣,在教会里没有;在社会里可以有上司,在教会里没有。正常的教会,乃是简单的,只有弟兄姊妹,其他统统没有。

常常有人会问,如何入教?入教的手续是什么?一个人若是祷告接受主了,这就是手续,他就已经在教会里了。请记得,什么时候教会讲手续、讲规条,什么时候教会就堕落了。教会是简单的,只有一位神,一位救主,一位圣灵,一本圣经。这就是教会,非常简单,没有礼拜堂,没有居间阶级,并且不注意财富。有人问说,你们既这样蒙主祝福,为什么不盖一座壮观的礼拜堂,比其他教堂的尖塔都高?彼得说,金银他都没有(徒三6);保罗说,他是赤身露体,没有安定住处(林前四11)。这就是教会,非常的财富没有,如果多有一点,也是分给穷人,分给需要的人。

我放下职业出来事奉主时,已有了一个小的家庭。我可以见证,主一年给我的,远超过我已过所有的,但我们没有什么是能自己独享的。我们有好些弟兄姊妹,至今仍没有住处,仍有缺乏;好些都是该躺着休息的,但为着生活,还得起来勉强工作;还有许多福音工作,都需要花费。所以,在主面前我们不能作富足的人;我们都必须像保罗一样,过一个“似乎贫穷,却是叫许多人富足的”(林后六10),简单的教会生活。

第五篇、基督徒奇特的生命

基督徒有四个特点

基督徒特有的东西有四件:基督、圣经、教会、基督徒。这样的基督徒,也有四个明显的特点,就是在人前是奇特的,在自己里面是矛盾的,在神前是以最深处为出发点的,并且在凡事上是受引导的。

作神奇特的子民

从圣经里,我们能看见照着神的旨意、定规,和神的救恩,一个基督徒乃是个特别的人。如果一个基督徒是平平常常,一点也不特别,和平常人没有什么两样,那么,这样的基督徒定规有所缺失。一个得救,有了神生命的基督徒,他定规是特别的人,圣经提多书二章十四节,就告诉我们:“他为我们舍了自己,要赎我们脱离一切罪恶,又洁净我们,特作自己的子民。”这里“特作自己的子民”,在原文里面,“特”字是有的,但不是形容“作”,而是用来形容“子民”,意思是作神奇特的子民。这个“特”字乃是一个形容词,形容子民,就是说神拯救我们,是要我们作他奇特的子民。我们的经历也是如此。

基督徒有奇特的行为

圣经里所以说基督徒“特别”,有两个意思。一是指外在的行为上,基督徒是特别的。几乎所有人都觉得,真基督徒在行动上是和世人不同的。我们常说世界是个洪流,在这洪流里,世人即使不是同流合污,至少也是随流而去。一个真基督徒,蒙了救恩,有很多地方是不随流的,他是顶着潮流往上去,所以在外面的表现上,自然和别人不同,也显得较为奇特。比方在一群人中,有人要去看电影,但基督徒不去,这就是奇特。世人都是顺着潮流而去,但基督徒不在潮流里,他是蒙了主的救恩,并不随流而去。

基督徒有奇特的生命

另一面,基督徒所以奇特,行为所以和一般人不同,是因为基督徒里面有一个奇特的生命,一个奇特的性情。许多基督徒知道自己蒙恩、得救了,却不知道自己和别人的分别在哪里。这个最大的分别,就在于基督徒里面有主的生命。我们都知道,一种生命有一种性情,而这生命、性情有其奇特的本能。比方鱼的生命有一种特性,这种特性使它能活在水里。若是将一只鸟放在水中,它不仅不喜欢,什至有生命的危险;因为它没有那种天性和本能。鸟飞在空中,鱼住在水里;鸟看见鱼,也许认为鱼很特别,因为鱼不飞在空中,却住在水里。这就是分别,但这分别不在乎行为,而在于生命。不是鱼特别古怪,乃是鱼的生命不仅喜欢住在水里,更能住在水里。这个例子给我们看见,在每一个信主之人里面,都有主的生命,这生命有一种天性,一种本能,叫他们和世人有分别,而那一个分别比鸟和鱼的分别更高、更大。

乐意施给

再举例来说,有一个人在得救之前,得着了一种东西,或者是人给他的,或者是他赚来的,或者说得不好听,是用不正当的手续得来的,他都很喜欢;因为是他得着的。然而,你有没有这样的经历,给人的快乐比得着的快乐更快乐。当人送我们一笔钱,或者送某种我们所喜欢的东西时,我们当然喜乐,可是我们最喜乐的时候,还不在此,而是当我们把东西给人的时候。我曾有过这样的经历,当人给我东西时,我是有一点喜乐,但那不过是外面的喜乐,不是里面的喜乐。然而当我知道有位穷苦弟兄,或穷苦姊妹有需要时,我把东西送过去,我那时的喜乐却是没有法子形容的。许多弟兄姊妹不喜乐,是因为他们不肯把东西给人。

在基督徒所得着的生命里,有一个特别的性情,一个特别的天性,就是乐意给人。主耶稣告诉一个青年人,要变卖所有的跟从他(太十九21)。施浸约翰说,有两件衣服,要分给没有的(路三11)。当基督的生命,进到我们里面时,这个天性也就进到我们里面,使我们有这个性情。我们可以试试看,当我们肯把东西拿出来,分给穷人时,我们的喜乐是何等的大。实在说来,不必穷人向我们求讨,我们作基督徒的,该自动把我们所有的,拿出一部分来,分给那些有缺乏、有需要的。我们这样作定规有喜乐。

当有弟兄姊妹在财务上有缺乏时,其他弟兄姊妹知道了,就在暗中,在主面前有摆上,有记念,那些弟兄姊妹受到这样的供给时,你可知他们的喜乐是何等的大。等到有一天,他们知道其他弟兄、姊妹有难处时,他们也会把所有的,随主引导,拿出一部分为着那些弟兄或姊妹用。这时,他们里头的甜美喜乐,要比先前得着时的更甜美、喜乐。但愿我们众人都去尝尝这个甘美的味道。

不与人相争

基督徒有一个天性就是喜欢给人,主耶稣在马太五章告诉我们:“有人打你的右脸,连左脸也转过来由他打。有人想要告你,要拿你的里衣,连外衣也由他拿去。有人强逼你走一里路,你就同他走二里。”这不仅是个教训,这乃是基督徒里面生命的天性。比方你和某弟兄一同作生意,等到结算时,为着一点红利,起了争执。你想想看,是你在争执时里面好过呢,还是宁肯少分一点里面好过?假使你和我作生意,年底结账,你说你要得百份之五十,我说我出力多一点,所以要分百份之六十;这时,是你有喜乐呢,还是我有喜乐?结果是,我们两个都没有喜乐。若是你里面蒙恩,对我说,“弟兄,我百份之百给你。”你定规有喜乐;若我也能说,“弟兄,全都给你。”我也会有喜乐。

曾有一次,弟兄们作生意起了争执,便来找我。第一个说,第二个要钱要得太多,第二个说,第一个当初说好要给他多少,结果食言了;他们要我代表教会公平处理。我就和几位负责弟兄们交通,他们都说,“岂有此理,哪里有一个弟兄可以向弟兄多要,又哪里有一个弟兄可以不给。”他们都觉得应当公平处理,但又不知如何是好,就问我该怎么办。我说,我们要对第一个说,全数给第二个;对第二个说,要全数给第一个。这是圣经的道理,是圣经的原则,彼此相争是没有平安,没有喜乐的。

等第一个来了,我就对他说,“你要我公平处理,而我觉得处理最好的方法,是超过公平。”他说,什么是最好的方法,什么是超过公平?我说,超过公平,就是全数给他。他说这是怎么回事?我说,“照你所说,给他百份之三十才公平,我若照你的话作,表面上我是帮你,事实上,这样帮的结果是害你,因为你的喜乐会给我帮掉了。然而,你若全数给他,你定规有喜乐,并且是满足的喜乐。”弟兄一听,眼泪落了下来,但不是愁苦的眼泪。他跪下祷告,然后喜乐的走了。等第二个来了,我还是一样的说,“我们要作得超过公平。圣经说的对,弟兄若相争,所争得的就是粪土,就没有喜乐。我们作基督徒,是甘心给人的,人打我们右脸,我们连左脸也转过来由他打。能把左脸转过来给人打,这就是基督徒。你能全数给他,你的喜乐定规洋溢。”弟兄里面的确有基督的生命,听了以后,也照样跪下祷告。

想想看,是打人喜乐呢,还是被打喜乐?基督徒实在很奇特,挨了打喜乐,打了别人不喜乐。我对那两位弟兄说,如果我们只求公平,定规丢了喜乐。基督徒的生命,乃是平安、喜乐的生命;什么时候与人相争,什么时候就没有平安、喜乐。若是我们里面的情形不是这样,那就可能有两个问题,一是我们这人还没有得救,一是我们里面的生命没有得着彰显。圣经说施比受更为有福(徒二十35);喜欢施与过于接受,里面就有喜乐。

不愿意显扬

基督徒的生命不仅乐于施给,并且不愿意显扬。好比,有位姊妹会弹琴,人家请她去表演,她表现得非常好,人人都称赞她,你想她回家后喜乐不喜乐?她能不能跪下祷告?以正常情形说,她回家一定没有喜乐,因为当人称赞她的时候,她里面的喜乐就失去了,这是非常奇妙的事。但若是她表现的顶糟糕,虽然在外面她会觉得很懊丧,但回到家后,她会跪下向主祷告,然后她里面就会满了从主来的喜乐。这种不愿显扬的特别性情,乃是从主耶稣那特别的生命而来。 世人都喜欢显扬自己,希奇的是,独有基督徒不显扬自己。比方,世人帮了别人的忙,都巴不得给人知道,但基督徒帮了别人,却不愿别人知道。若是别人知道了,他反而会觉得不自在,并且深处也会觉得不喜乐。惟有当他帮别人忙,不张扬,根本没有人知道时,他一面赞美神,一面会充满喜乐。

不辩驳

基督徒因着生命与世人不同,在许多方面和世人是相反的。比方,遇到受冤枉的事,世人都喜欢辩驳,什至发表声明,好使他里面能觉得舒畅;然而基督徒若这样作,他的里面就没有喜乐。这不是指他外面的人说的,乃是指他里头的生命说的;是指那些有基督在里面的人说的。当他受到冤枉时,他这个人是不喜乐,但他里面的生命喜乐;他能对主说,“主阿,人冤枉我,说假话,但你知道我。”他里面有喜乐,这就是基督徒。他里面的生命是特别的,所以在他里面常有一种特别的感觉,这感觉能叫他过一种特别、正常的生活。特别,是在人的眼中;正常,是对自己而言。所谓正常是和世人有分别,不顺着潮流,因为他里面的生命是特别的,基督就是他的天性。虽然许多感觉在别人看来是特别的,什至古里古怪,但这就是基督徒得救就有的奇特。

顺服里面生命的感觉

许多基督徒在聚会中,不祷告,也不感谢,有的人固然是因为胆怯,不好意思祷告,但大多数人不开口,是因他的灵不喜乐,他的灵受压。也许他感觉自己没有罪,也没有错,但他的灵就是起不来;这没有别的,乃因他平时忽略灵里的感觉,成为习惯。有的人也许感觉自己有错,但他不忽略里面的感觉,所以他的灵释放、自由。一到聚会中,自然能祷告、见证。有一件事,对一般基督徒来说,比较为难,就是在他们的环境里,虽然自己里面有奇特的生命,也有奇妙的感觉,但因着不够顺服,无法活出该有的情形。结果,里面是基督徒,外面活出来的不像基督徒;里面是基督,外面不像基督。这都是因为里面虽有感觉,但外面没有顺服,以致活出来的和一般人没有两样。在这世界上,难得找到一个真实人,也就是说,难得找到一个百份之百说真话的人。然而,一个基督徒,不应该撒谎。有一回我到上海,打了行李票,一个行李夫对我说,“先生,这至少有五公斤,十几磅罢,但你只要说两磅就可以了。”我觉得为难因为我不能撒谎,于是我把行李拿去秤了秤。这一秤,多出许多运费。我知道这个行李夫是要帮我忙,但也是要我撒谎,所以我没有听他。他瞪了我两眼,说,“你的钱没地方用阿?”我笑笑不答腔,他再说,“你是傻瓜出门,不懂规矩。”我就这样一直挨他骂。许多时候就像这样,我们会碰到试探,该怎么作呢?如果取巧,跟着那个行李夫说两磅,我们是占了便宜,但我们里面不会有喜乐。所以,我们仍当保守里面的喜乐。

又有一次,日本人审问我,说,“到底你信不信神?”我说我信神,他又说,到底神大,还是天皇大?我说神大。他又说,到底神第一,还是国家第一?我说神第一。第二天他们再审问我,未审问之前,一个翻译官先来见我,他说,“李先生,他们要你说国家第一,你就说国家第一,何必说神第一。”圣徒们,盼望我们都清楚,在这样的场合里,外邦人就是要看你我有没有一点特别和分别;说诚实话就得吃苦,不说就得豁免。世人,什至魔鬼,都在等着看,我们这些里面有基督的人是如何面对试探呢?

所以,我们能看见,弟兄姊妹所以不能祷告,是因为生活违反了里面生命的天性,不是活在别人的撒谎里,就是活在自己的自欺里。全世界最便宜的事就是撒谎,就如有时人上门来找我们,我们要推辞,最便当的路就是说“不在家”。在今天的社会里无论医院、学校、公司、机关,很难得碰到不撒谎的人。因为撒谎容易解决事情,随便说几句话、写几个字就可以了。譬如出差、加班报公费等,多数是报假账。总之,基督徒里面有个东西是特别的;作基督徒,就要作得真,作得像样,作得上轨道,把我们里面生命特别的性情活出来。

在上海住过的人都知道,在上海,搭车的人揩油揩得厉害。有一回我坐车从闸北回上海,还没有到站,有人知道我要下车了,就过来向我要车票,好等我下了车,他再把票卖给别人。我里面觉得不应该帮他犯这个罪,所以就不给他。我一次不给,两次不给,三次不给,因为常常坐车,所以后来在车上再遇见他时,险些起了冲突。有一次碰见另一个卖电车票的人,对我讲了一篇道,他说,“这公司是英国人的,你是中国人,应该帮中国人的忙,赚英国人一点钱。”然而,就因我们里面有这奇特的生命性情,我若照这奇特的生命性情生活、为人,灵里就有喜乐,就能高昂,就能赞美;若不是这样,我里面会下沉,没有喜乐。

人来找我们,推说不在,自然是方便;人向我们要车票,帮帮他的忙揩油,也无伤大雅;然而,这定规让我们里面失去喜乐。虽然人在外面找不出我们的错,但我们的灵死了,我们无法开口祷告、赞美。在现今的社会上,能远离谎言的不多,我们能不撒谎,是难能可贵的事。在这样一个满了谎言、虚假的环境里,要我们真实,的确不容易。然而,所有基督徒都该清楚,这不只是圣经的教训,也不仅仅是个原则,这乃是我们里面奇特生命的性情,是需要操练并实行的。

所谓不随着潮流,是当人都觉得撒谎是对的时候,我们里面觉得难过;撒谎使我们不能祷告,不能赞美,不能交通。当人都那样作时,我们不能作,这就是我们与世人的分别,也就是我们的特别。所以,许多时候,主给我们和世人不同的感觉,是出乎基督的。我们若忽略那个感觉,和平常人一样,顺着潮流而去,我们就在神面前失落了,因为奇特的性情在我们里面失去了。如果我们顺服那感觉,照那感觉而行,我们定规是个奇特的人,在这世界里,作神奇特的子民,维持神奇妙的见证。

第六篇、基督徒的矛盾

基督徒里面有基督

基督徒身上是有特点的,其中一个最明显的特点,就是基督徒里面有基督。这个认识必须住在所有基督徒里面,并且越住越深,越住越有份量。千万不要将此视为平常,乃要看为非常特别。我们所以在神面前是个得救的人,是因基督进到我们里面;我们所以能长进,也是因为基督在我们里面,得着了更多的地位;我们在神面前有认识、能属灵、能敬虔,都是因为基督在我们里面,有了更多的地位。然而,有多少人是真在神面前透彻、明亮,知道基督住在他里面,而活在基督里呢?事实证明,没有太多的基督徒,注意这件事,像神在我们身上所盼望的那样。

从我们得救头一天起,神就要我们将自己完全摆在一边。神的意思是要我们让基督活在我们里面。换句话说,你和主耶稣原来是两个人,但从你得救那天起,主耶稣进到你里面,你和主耶稣就不再是两个,而是一个了。这就是神的意思,神的盼望。从你得救那天起,你和基督不再是两个人,你的爱好失丧在基督里,你的思想失丧在基督里,你的意志也失丧在基督里。原来我们的生活是我们在活,我们的思想是我们在想;我们是我们,基督是基督,我们和他是分开的。然而从我们得救那天起,我们把主耶稣接受到里面,主耶稣也实在进到了我们里面,我们和主耶稣成了一个,这是神的心意。可惜,这件事长久以来被众人忽略了,即使是今天的基督徒,对这件事注意的也不够多。

我们和主耶稣原来是分开的,现在变作一个了;原来我们是我们,基督是基督,现在基督进到我们里面,他与我们联合了。他与我们一联合,有一件事立刻发生,就是我们成了基督徒。基督徒一得救,就有基督的生命,但这样的人又分为两类。一类是知道基督住在他们里面,他们的罪已经得赦免,将来要到神那里,并且知道神听他们的祷告,神的灵会在他们里面感动他们。这样的人,是知道有基督在里面的基督徒。另一种人是虽然得救了,却不知道基督住在他里面,你问他罪得赦免了么?他说得赦免了,并且里面有赦罪的平安和喜乐。不仅如此,他也能告诉你,他知道神已悦纳他,称他为义了。他也知道,有一天他会离世到神那里去。然而,有一件事他不知道,就是基督住在他里面。

想想我们自己的光景,我们虽然得救一段时间了,但若有人问起,基督有没有住在我们里面,我们是否会觉得那是个新鲜话?我们都知道我们的罪得赦免了,将来离世以后也定规到神那里,但我们从来没有听过基督住在我们里面的事。也许曾有人说过,但这些话在我们里面,很快的就过去了。无论我们得救年日长短,我们许多人都能确定自己得救了,却不一定知道基督住在我们里面。这是一件严肃的事,因为神救恩的中心,乃是基督住在人里面。这是我们每一个蒙恩得救的人,都该清楚明白的。

所以,基督徒乃是一个里面有基督的人。好比一个杯子,若没有装茶,就不能称作茶杯;茶杯必须里面有茶。我们没有得救以前,仅仅是个人,但从我们信主得救那天起,基督进到我们里面,我们就不再仅仅是个人,而是基督人了。一个得救的人,就是有基督在他里面,且住在他里面的人。我们都必须重看这事。

神盼望基督在得救之人里面,越住越有地位

神在我们得救的人身上有一个盼望,一个目的。这盼望是要基督在我们里面越住越有地位,越住神的生命越得彰显,而我们自己越失丧在基督里,越被基督消化。神的意思是让基督得着我们这人,浸透我们这人,把我们这人完全消化,使我们里面充满基督,外面彰显基督;这就是神的盼望。然而,你我得救后,却只注意改善自己,希望能比从前作得更好。比方,有人从前是犯罪的,从得救起,就定意不再犯罪;有人是好说闲话的,得救后就定规以后话语要谨慎,不要再像从前那样多话;又有一个人是坏脾气的,得救后就定规今后不再发脾气了。这些盼望虽然好,却和神的盼望完全相反。这不是说你盼望好,神盼望你坏;而是说神所盼望的,乃是一个更高、更美好的目标,和你所盼望的完全不同。

得救之人盼望自己越过越好

神所盼望的,是基督在我们里面,越住越有地位,越住越得彰显。我们所盼望的,是基督在我们里面越住,我们自己越好、越改良、越有进步。我们必须看见其间有相当的差异。每一个得救的人,都有这样的盼望,盼望神加力量给他们,帮他们改良自己,好使他们能作好。这从人看是好的,但凡认识神的人都知道,这正好与神在得救之人身上的盼望相反。我们糊糊涂涂,不知什么是好,什么是坏时,不会有什么盼望;但有一天我们复兴了,莫名其妙,马上在我们里面就有一个愿望,要把我们身上的问题统统改掉。难处就在这里,神是盼望基督在我们里面,能越住越得着地位,而我们却盼望他越住,我们越改得好。神是盼望基督在我们里面得着地位,我们却是盼望自己能改好一点,这是大不相同的。

神的救恩是要基督进到人里面

另一面,我们得救了,基督进到我们里面,我们失去在他里面,他与我们成为一。请注意,我们得救了,是我们的思想、爱好把我们征服了,还是主耶稣救了我们?既然是主耶稣救了我们,我们的思想、爱好,就该让主耶稣的思想、爱好溶化;我们的意志、趋向,就该让主耶稣的意志、趋向溶化。什么是神的救恩呢?神的救恩就是神要主耶稣把我们这个人完全溶化;我们这个人,我们的思想、情感、意志完全消失在主耶稣里。就如糖调在水里,给水溶化了,糖就失去在水里一样。现在二者变成一个,再也不可分。这才是真正的基督徒。

神的救恩是一步一步的

千万不要以为,神的救恩不过是劝人为善而已;神的救恩乃是要我们失去在基督里。从我们得救那一天起,神的救恩,就是主耶稣自己调到我们里面;他在我们里面,是我们的拯救。他的拯救乃是一步一步的,要直到完满的地步。我们重生得救是头一步,而我们的完满得救,是等到有一天,我们完全被他溶化。我们的思想、眼光、爱好、性情,统统溶化在基督里;他的眼光成为我们的眼光,他的爱好成为我们的爱好。到那一天,就是我们完全享受神救恩的时候。

基督徒是矛盾的

在我们得享完全救恩的那一天未到之先,基督徒的生活乃是矛盾的生活。我们都知道基督徒有四“有”:有基督、有圣经、有教会、有基督徒,并且基督徒也是奇特的。然而,基督徒也是矛盾的。一个人起头作基督徒时,都是矛盾的,从早到晚不知有多少矛盾的事发生。得救前,基督徒的里面是一致的,没什么起伏、冲突,比方要往东就往东,要往西就往西,要作什么,就作什么,这人里面是一致的。然而,从得救那天起,很希奇,这个人里面就矛盾了,好像有了一个感觉,还会有另一个感觉,而且这两个感觉常是不一致的。

一个人作基督徒若是没有矛盾,这个基督徒定规有问题。比方,你和一位弟兄谈一件事,才说了几句,里面就觉得还是不说的好,如此,矛盾就产生了。一个正常的基督徒,在得救初期,都是矛盾的;凡不矛盾的,恐怕还没有得救。我们都有这样的经历,许多时候,我们喜爱某些人、事、物,很希奇,当我们喜爱他们超过一个程度时,我们里面会有一个感觉限制我们,约束我们,叫我们反抗那样的爱;那个感觉不赞成我们的作为,使我们矛盾。

有时,弟兄劝我们有件事作不得,是不可作的,但我们能找出一个、两个,什至十个理由,说我们必须那样作。虽然弟兄劝我们不要作,我们还是觉得应该作,但就在我们讲理由的时候,那个在我们里面的感觉,开始反对我们;我们讲第一个理由,它反驳我们第一个理由,我们讲第二个理由,它反驳第二个理由,然后是第三、第四,什至第十个理由,它都反驳我们。我们口里虽然对弟兄说,我们还是该作,但我们里面不赞成,我们这人里面有矛盾。很多人不是里头服,外头不服;就是外头服,里头不服。有的什至说,“我里面是觉得不要说,但又觉得非说不可,不说太便宜对方了。”这就是基督徒的矛盾;这里有一个基督徒,外面讲理,里面不赞成讲理;外面与人争,里面不赞成如此。每一个基督徒,都是这样里外矛盾的。所以,基督徒夫妇吵架时,不需要人调解;当他们吵得不可开交时,有一个东西不会容让他们,会在里面搅扰他们,叫他们觉得不可以再吵下去。这种矛盾证明他们是道地的基督徒,真正的基督徒。

失丧在基督里

以我自己为例,刚得救时,那种矛盾实在叫我受不了。才穿好一件衣服准备出门,里面说还不要走,我就回到书房,刚要看书,里面又说不要看,弄得我不知如何是好。这种矛盾来自两方面,一个是我们自己,一个是里面的基督。基督在我们里面,我们也许照着自己的爱好,想出去看看朋友,但基督说,“你看朋友是你的爱好,我不赞成。”不出去,那么就看书罢;但他说,“这还是你的爱好。”慢慢我们懂得、知道,里面有感觉时,最好跪下来祷告,直到我们里面的感觉和我们一致。这时,我们就不矛盾了,我们会越祷告越有神的同在,越祷告越甜美;我们里面就会有一部分失丧在基督里,给基督溶化了。

没有一个基督徒不矛盾;每一个基督徒在得救初期都是矛盾的,并且矛盾得非常厉害,一直等到他达到相当成熟的地步,他和主,主和他,二者变作一个了。到那时,矛盾才减少,他在基督里就失丧到相当成熟的地步。一个没有达到这地步的人,总是一个不成熟的人。

我们得救后,常觉得矛盾,是因从那时起,基督在我们里面,要我们得着他,他也要得着我们;基督的意思是要我们调在他里面。然而,因着我们领会不来,也不大习惯,以致我们越追求主,越矛盾。在我们里面,仿佛有一个人位,天天和我们这个人作对;好像我们外面所作的,我们的生活、一切,他都不赞成。特别是,如果我们早晨没有好好祷告,没有好好寻求主,一天下来,我们不太会觉得矛盾;但若是我们祷告得非常好,与主的交通也多,这一天我们的矛盾就非常多。假使有一个月,我们既不祷告,也不与主交通,那么我们定规变得马马虎虎,生活得自由自在。然而,只要我们一与主有好的祷告、交通,我们的矛盾就一定多了。相信我们都有这样的经历。如果这一天,我们与主之间有一段甜美的时光,有亲密的交通,透彻的祷告,很希奇,我们里面就会觉得,这样作好像不对,那样么也好像不对。有时到一个地步,什至会疑惑说,是祷告好呢,还是不祷告好?为什么不祷告反而平静、清楚,一祷告就糊涂呢?许多的糊涂,其实就是一种的矛盾。我们里面糊涂,是因为我们里面矛盾。所以,越糊涂越矛盾越好,就怕我们不糊涂、不矛盾。所有糊涂的人,都是矛盾的人;所有矛盾的人,都是有基督在里面作主的人。

不怕人糊涂,只怕人不简单

我们不怕人糊涂,只怕人不简单。有一天,一位弟兄遇见一个非常大的难处,就去见另外两位年长的弟兄,两位弟兄就告诉他,怎样作就可以解决。他听了就要回去照办,但希奇的是,他回去要照办的时候,里面却不许可,因此,他糊涂了。他说,两位年长弟兄说的非常清楚,为什么里面不许,里面矛盾,这是怎么回事?事实证明,过几天后,他里面的那个不许,是主的灵在里面的禁止。如果他照那两位弟兄的话作了,结果就不同了。两位弟兄是按着普通的经历看事情,虽然是对的,但圣灵却在里面拦阻。要知道这也是一种矛盾。一个人里面有矛盾,证明他是真的基督徒,也是真的作基督徒。所以我们说,矛盾的越多,基督徒作得越好;没有矛盾,总归是有了问题。

我们在主面前是对的,是明亮的,矛盾必定多;但若我们在主面前出了问题,没有了交通,这矛盾就定规不存在。姊妹们在穿衣的事上,一定有许多的矛盾。正常来说,基督徒在穿衣的事上,是该有矛盾的感觉;若是一个人说他得救了,从头一天到末了,却在穿衣的事上没有矛盾,恐怕他是没有得救,或者他是有了问题。一个人作基督徒,若是正常,他里面矛盾的感觉定规多;因为一个有主的人,是已经失丧在主里,与主成为一了。但因着人不容易被主征服,不容易降服在主面前,所以与主常有争执;人有一个主张,主也有一个主张;人有一个爱好,主也有一个爱好。结果,两个主张,两个爱好,就产生了矛盾。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说,一个矛盾的人才是一个真的基督徒。

在矛盾中与主达到正面的一致

基督徒是奇特的,也是矛盾的,没有经过矛盾生活的人,都不是基督徒。所谓矛盾生活,是指我们这个人,在外面说一句话,在里面就有一个不赞成;在外面穿件衣服,在里面就有一个反对。那在我们里面的不赞成、反对,就是基督自己。也许我们已经远离罪恶了,但我们这个人还没有交给他,还没有调在他里面,失丧在他里面;所以在我们基督徒的生活中,有许多地方,他都不赞成。这样,我们作基督徒,就是矛盾的,从早到晚都是矛盾。有人说,我越祷告神,越糊涂,越与主有交通,越觉得什么都不对,穿皮鞋,皮鞋不对;穿衣服,衣服不对,好像没有一件事是顺当的。这非常好。我们总归要记住,得救的人越追求主是越矛盾的。

矛盾是基督徒生活的头一段,在这一阶段中,我们的思想不是主的思想,我们的意志不是主的意志,我们的定规不是主的定规,我们的爱好不是主的爱好,因此许多的争执就发生了。然而,争执来争执去,争执到有一天,我们越争越减少,主越争越增多;我们越争越失去,主越争越进来;我们越争越没有,主越争越显明。到有一天,我们完全消失在他里面,我们与他,他与我们就有了正面的一致。我们的意志降服在他里面,我们就是他,他就是我们;我们的趋向就是他的趋向,我们的爱好,就是他的爱好。换句话说,到那时,我们行动就是他行动,我们就是他,我们乃是达到相当成熟的地步了。

然而,在没有达到这境地之先,我们总归要记得,一个基督徒定规是矛盾的。如果因着我们追求,矛盾减少,那是好的;但如果我们没有追求,而矛盾减少了,那就不好。我们若是顺服,让那些矛盾减少,这个减少是好的,也是应该,是必需的。所以不要怕我们里面的矛盾,不要想说,我们得救了,为什么这样矛盾;千万不要害怕。一个正常的基督徒,在头一阶段里,总归是矛盾的;矛盾得越多越好,就怕没有矛盾,就怕我们中间矛盾的感觉太少。

第七篇、以最深处为出发点

基督徒的两面

在人前显为奇特

一个基督徒在神前过正常的生活时,在人前就会显出与众不同的特点。提多书二章十四节说,神“要赎我们脱离一切罪恶,又洁净我们,特作自己的子民”。这里特作他的子民,没有把原文的意思翻出来。在希腊文里,这意思非常的重,就是说,一个蒙了神救恩的人,如果活在神的救恩里,作一个正规的基督徒,他的生活定规叫人觉得奇特。别人都是随波逐流的,但他不随波逐流,他在人群中乃是显为奇特的。这是基督徒的特点。基督徒就是基督徒,基督徒与世人不同。任何宗教的人,都可以和世界的人差不多,惟有蒙了救恩的人,一个基督人,在正常的生活里,定规和世人有分别,是世人所看为奇特的。所以基督徒是奇特的子民,这是显在人前的。

在自己里面显为矛盾

另一面,基督徒在他自己里面,乃显为矛盾。虽然,一个基督徒若是活在神面前,不离开基督徒的正轨,他在人面前是显为奇特,但他在自己里面却显为矛盾。一个人越爱主,在人面前越显为独特时,他在自己里面就越是矛盾。这就是说,他外面作的,外面说的,外面表示的,他里面不赞成。他这个人的里面,和他这个人的外面,是顶撞、冲突、矛盾的。什么时候一个基督徒在外面不奇特,在里面不矛盾,他就有毛病,有问题。因着我们所讲论的,差不多都离不开基督徒的范畴,所以,我愿意把这两面的情形,摆在我们众人面前,当作原则;盼望我们都抓牢它,常常借此衡量自己。当我们在外面失去独特,在里面又没有矛盾时,我们定规堕落了。一个基督徒若在神面前正常,在人跟前定规是独特的,在自己里面定规是矛盾的。独特和矛盾,是一个爱主之人必有的两种情形。

基督徒行事为人该以深处为出发点

此外,我们还要再看一个原则。一个基督徒行事为人,在神面前,到底该以什么为出发点?换句话说,一个基督徒作一件事,到底以什么作出发点?比方说,我是一个基督徒,有人请我作一件事,我就会想,这件事与那人有没有益处?若是与他有益,我当然去作。这就是以我的想法为出发点。我想一想,可以就作,不可以就不作;我作这件事,是以我的思想、我的眼光作出发点。再比方,一个非基督徒,有朋友请他赴宴会,他接到请帖,就考虑该不该去;他这样考虑,定规是以他的思想作出发点。然而,一个基督徒行事为人的出发点,按正规说,不该是他的思想,他的眼光;他的出发点该是他的最深处。

跟随最深处的感觉-灵

为什么基督徒行事为人的出发点,该是他的最深处?我们应当认识,我们的思想、眼光不一定可靠;就算我们的思想、眼光对了,我们还不一定讨神喜悦,因为出发点不对。基督徒有神的灵住在他里面(罗八11),有神住在他里面(腓二13,来十三21);这位住在他里面的神,乃是住在他的最深处,就是他的灵。灵不太容易分析,却是能感觉得到。我们人最深处的感觉,就是灵里的感觉。基督住在我们最深处,就是住在我们灵里(罗八10,林后十三3、5)。所以,按正规的情形作基督徒,就是凭灵里的感觉作基督徒。我们如果要作一个跟随基督的人,就要跟随我们里面最深处的感觉,因为基督就住在我们最深处。

关于这一点,盼望我们都不放过,特别是初蒙恩的人,更要注意。许多基督徒不懂这一点,因此在基督徒的经历上大有所缺。所有的宗教都是从外面教人,以外面作出发点,独有神的救恩给我们得着之后,乃是住在我们里面,要我们从里面作出发点。从这时起,我们的行事为人,就不能只凭我们外面的眼光、看法,乃该凭我们最深处的感觉,就是灵的感觉;因为基督乃是住在我们灵里,在我们的最深处。 举例来说,有一天当我们祷告、追求主时,我们全人最深处,突然有个感觉,觉得身上这衣服不能再穿了。不是因为我们讨厌这衣服,或我们喜欢这衣服,乃是我们在祷告时,有个感觉不能再穿了;我们若再穿这衣服,里面就不舒服。也许我们会因此去寻求交通,问问弟兄,看他怎么觉得。或者那位弟兄,会很轻的告诉我们说,“这衣服很大方,有什么不可穿?”然而即使弟兄这样说,我们里面还是觉得不舒服。这时,我们要照着什么作呢?要照着外面这位弟兄的教导作呢,还是照着里面的感觉作?无论如何,一个正规的基督徒行事为人,都该以里面的感觉作出发点。

不讲理由

许多初得救的人,因着生命的新鲜,对罪的感觉非常准确,反而是许多老基督徒倒糊涂了,他们常引人走错路。我们都知道,当我们的脚在地上行走时,皮会越走越厚,皮厚感觉就迟钝。许多婴孩皮很嫩,因此感觉敏锐。也有的人爱主,在主面前常有对付,所以他的皮不厚,他里面的情形常是返老还童;那是老练。他在神面前有对付,有破碎,他是柔软的。如果碰到这样一个人,我们可以问他:“我昨天早晨祷告之后,觉得穿一件衣服心里不平安,我该怎么作?”他若在主面前有学习,他不敢骗你,他会对你说,“既觉得不平安,就不穿罢。”他不讲理由。

然而,有的人会替别人讲理由。就如有些老基督徒,他生活上没有什么大错,不过是和主断了交通,根本不管什么神不神,这样一个基督徒,当他听见我们的问话时,会说,“这有什么关系?这衣服很大方阿,穿了有什么不舒服?”他是得救的人,但他在主面前的交通出了问题。这时我们如果照着他的话作,我们的路就走错了。虽然我们穿了这衣服,谁也不能批评我们错,就是拿整本圣经来评断,也不能定我们的罪。然而,我们错了;这错不仅是犯规的错,更是基本原则上的错。为什么?因为一个基督徒,应该以里面作基本的出发点。认真说,一切都该从最深处出来。比方,黄弟兄问我,他要和一个弟兄作生意,可不可以?我若在神面前有学习,敬畏神,我就不肯在外面替他下断案。我会盯他说,“为着这件事,你在神面前有没有祷告?有没有寻求?有没有和主交通?在你最深处,你有没有感觉?”

有位弟兄和我谈到他结婚的事,问我说,基督徒结婚行婚礼,怎样作才对?我说,我每次在台北会所里看见结婚,都像看到大麻疯,里面有非常不洁的东西,在神面前被定罪,在外面彰显出来,我里面很不舒服。所有参加结婚聚会的人,都愿意为新人祝福,但看看那新娘的走法、妆扮,可以说,将神的祝福、神的同在全数“走”光了。没有一个东西的感觉,比灵的感觉更敏锐。一个人如果没有伤风,鼻子的嗅觉是很灵敏的;碰到香的东西,就闻到香;碰到臭的东西,就闻到臭。然而,人灵的感觉比任何感觉都敏锐。眼光远不如灵敏锐;人最灵敏的部分就是人的灵。我们有没有祷告,不必我们告诉人,人碰到我们,人立刻会知道。所以,我对那位弟兄说,我说这话,是对不起在台北会所结婚的人,几乎每一次在那里的结婚,都是麻疯的彰显。我信我所事奉的神也是这样定罪。

对已往的作法,我不敢说好说歹,但我敢说没有神的同在,没有神的祝福。我对那位弟兄说,关于婚礼的事,我无法对你说什么,你自己知道。一个人若是发烧到华氏一百零四度,到了结婚时,你说不该一百零四度,有什么用?那是任你怎么说也没有用的。如果有人要发大麻疯,就让他发罢,因为谁也挡不住。那位弟兄说,“那是不对的。”这不仅是不对的问题,那是在神之外的,总归没有碰着神。按规矩,一个好的结婚聚会,是主和我们一同坐席;在神里面的结婚,是有主特别的同在。然而,已往那些结婚聚会的情形,失去了主的同在。最后我对那位弟兄说,要结婚的两个人,必须在神面前祷告,觉得怎么办好,就怎么办,总归要照里面的平安作。

凡事带到主面前

一个基督徒,按规矩该以里面作出发点,根本不该到处问人当怎样作。也许有人结婚是从巴比伦来的,有的什至是从无底坑来的,并不都是从耶路撒冷来的。我们都是得救的人,任何事都该带到主面前说,“主,你住在我里面,你喜欢怎么作呢?”这才是基督徒。我信没有一个人结婚,每件事都在神面前祷告过。许多人结婚,是以外面作出发点,不是以里面作出发点;只有外面的考量,没有里面的平安。所以,好些基督徒结婚以后,过了几周,还得在神面前求赦免。一件事作了还要求神赦免的,这件事定规不是从深处出来的。绝不要凭外面的看法、外面的风俗、人的规矩、人的意见、人的赞成来作事,许多时候,这些在神面前是被定罪的。我们务要学习从最深处来作人。

若是有位少年人来问我们:“我现在要订婚了,我该怎样作?以后结婚该怎样作?”我们现在当然会回答说,“我们不能替你作主,不能作你的主人。”事实上,有些年长的一听到少年人要结婚,还等不及人家来问,就迫不及待的去对他们说这说那。这样的人实在不懂什么叫作基督徒。曾有一位弟兄和我谈婚姻的事,他详详细细的把情形告诉我。我只简单的说,“弟兄,你在神面前有没有为这事好好祷告过?好好把这事交给神?你这个人是不是在神手里的人?你里面最深处的感觉是如何?”他说,“我为这事已祷告许久,越祷告越不清楚,所以想请问你,因为你在主里深一点,只要你说可以就可以,说不可以就不可以。”我听见这话,觉得不得了;我不说可以,我也不说不可以。我还是简单的告诉他:“我不能替你定规,你还得将这事带到面前主。”他盼望我给他一个章程,替他作一个解决,但我不能,最后我对他说,“不要为难,事情很简单,你把这事摆在神面前,把你自己也交在神面前,求他给你一个指示,对他说,“出乎你的,叫我里面越过越明亮;不是出于你的,叫我里面越过越觉得不通。””就这么简单,我们都得学习将事情带到神面前,学习活在最深处。

从里面作

要在神面前学习作一个正规的基督徒,就需要学习从里面,从最深处作起。你我帮助人,要学习把人带到里面,带到最深处。不要归纳出人的章程,不要叫人照着我们的眼光,不要给人出主意。这些都不是基督徒的样子,都是越了基督徒的范围。许多年纪稍长的基督徒,他们的肉体没有受对付,个性没有被破碎,当人去询问他们时,他们都很有主张,很有办法,很有眼光。这不是基督徒,而是万能博士。 基督徒是学习活在神面前,无论是别人的事,或自己的事,都带到主面前;不敢有自己的定规,乃是等候神指示,里面清楚到底该怎样作。这才是基督徒。基督徒不是外面作基督徒,乃是里面作。所谓外面作,就是指在基督之外作的。人的眼光,人的办法,基督教的传统,什至圣经的教训,若没有经过里面的感觉,都是外面的。外面作基督徒是皮毛的,在神面前没有价值。一个真基督徒,每一件事都是从里面作;凡事祷告,从里面有感觉,然后才定规。这是一个初得救的人,就应该知道,就应当作的。这样的人,里面定规平安、轻松、刚强、活泼。

真实的基督教不在于外面的仪式,乃在于里面的生命,里面的灵(罗二29)。外面都对了,外面都好了,在神面前不一定都对,不一定都好。乃是里面对,里面好,在神面前才算得数。许多基督徒,直到今天都还没有走过这条路。虽然有许多人接受基督,但真正活在神面前的却非常少。有的人得救了,知道神的祝福,但没有活在灵里,没有活在神的祝福里。他作的还是传统、风俗的,还是人说、人看的,总是外面的。你我要学习单纯,不懂得人情,不懂得基督教的传统,只懂得基督住在我们里面,我们和他有交通。凡基督在我们里面给我们平安的,我们就往前,就去作;不平安的,我们就停下。我们不管外面的人怎么说,只管基督在我们里面怎么说,只管基督在我们里面给我们的感觉。

总括的说,基督徒在人面前是奇特的,在自己里面是矛盾的,在神面前是活在深处的。有些基督徒,起头走这条路时,遇到许多艰难,也有许多错误。然而,活在神面前的人,也许外面会有错的时候,但以原则说,他还是对的。所以,基督徒的生活、行事为人,该是隐藏的,不该是显扬的。虽然基督徒行事为人不该有暗昧的事,但也不该有显扬。有的人作了一点善事,就想要显在人面前;这不是基督徒。真正的基督徒是活在神面前的,无论他作了多少事,都只有他的主和他知道。这是马太六章的原则。许多人稍微祷告一下,就巴不得人听见,巴不得别人在背后也有许多祷告,然而在他跟前的人,并不觉得他有多少。一个正常的情形是,你是个谦卑的人,但不在人前显出你的谦卑;你是个温柔的人,但不在人前显出你的温柔。有许多人,当人碰到他们的谦卑、温柔时,人会觉得很不舒服、很不自在,那是因为他们不是里面作的,乃是外面作的。

属灵的人既自然又天真

原谅我这么说,有许多基督徒总喜欢模仿别人,特别喜欢模仿读神学的人,在人前走路的样子,手里拿着圣经,走两步,望望天。那是装模作样。请记得,越属灵的人越自然,越属灵的人越天真、越平凡。你看他的谦卑,他看起来没有多少谦卑;你看他的温柔,他看起来也没有多少温柔。在他身上,看不见温柔,就像看不见暴躁一样。他是那样自然、天真,没有一点造作。

中古时期,法国有位非常出名的传道人,许多人都称赞他,喜欢听他讲道。有一次,他到一个地方,人来欢迎他,他却躲开了。他到了一个运动场,看见几个小孩在那里,就找了一块木板,两个小孩在一头,他在另一头,他和小孩玩起翘翘板。欢迎他的人扑了个空,到处找不着他,后来在运动场看见他和小孩玩翘翘板,许多人都像被浇了冷水,心里纳闷,属灵的人怎么和小孩玩?于是,许多人就说他不属灵。然而,据他后来陈述,他愿意人说他不属灵,过于说他属灵。

属灵不属灵乃是在神面前

属灵不属灵乃是在神面前,不在人面前。在外面作基督徒的,不是基督徒;惟有里面作的才是。主耶稣说,右手所作的,不要让左手知道(太六3)。一个有份量的基督徒,都是里面作的,也是在里面的;他在人前是奇特的,在自己里面是矛盾的,在神面前是以最深处作出发点的。所以保罗说,属灵的人能看透万事,却没有一个人能看透他(林前二15)。为什么呢?因为从外面看,他平淡得很,气貌不扬,言语粗俗;但在他里面,却有属灵的份量,他在基督里面作人,他是活在神面前的人。这是基督徒。

第八篇、基督徒受引导

一个基督徒,起码有四样东西,第一,有基督;没有基督就不是一个基督徒。第二,有圣经。第三,有教会。第四,有基督徒,或者说有主里的同伴。这样一个基督徒,还有四个特点。

基督徒的特点

一 在人前奇特

第一,基督徒在世人中是奇特的,是和世人有别的。一个基督徒行事为人若和世人一样,就算他不是个假基督徒,也必定是个有问题的基督徒。正常的基督徒,定规在人面前显为独特。

二 在自己里面矛盾

第二,一个基督徒若是活在神面前,与神有交通,他里面的感觉和外表常是矛盾的。他外面的生活,外面的态度,外面的话语,里面会不赞成,不同意。换句话说,一个基督徒若是健全的,他里面必定和外面是矛盾的;这是正常的。所以说,一个基督徒是奇特的,也是矛盾的。

三 在神前以最深处为出发点

第三,一个基督徒若是活在神面前,定规是以他里面的最深处为出发点,不愿显扬凡他所行的善,他是在里面作人。一个基督徒从里面作人,必定是个自然、天真的人,是个诚实的人,外面没有多少的装作,多少的模仿。他所有的行事为人,都是从最深处出来的,因为神的灵住在他的最深处。他以他的最深处作出发点,从他的最深处作人;就是以神作出发点,以神作人。所以,一个基督徒不是从外面作人,乃是从最深处作人;里面光明,里面善良,外面自然,并且不在外面活动。 总括的说,基督徒的头三个特点,就是在人前是奇特的,在自己里面是矛盾的,行事为人在神面前,乃以最深处作出发点。世人都在潮流里,但真基督徒不随波逐流,不效法这个世界(罗十二2),当然更不同流合污,因此就显为奇特。他里面有神的同在,有基督的感觉,有圣灵的光照,所以常会不赞成他外面的行动,不赞成他外面的生活。虽然也许人不定罪他,并且还常常称赞他,但他里面就是常常定罪自己够不上标准。这是从他与主的交通来的;他越与主交通,越亲近主,他的矛盾就越多。主越与他同在,他就越觉得他外面的生活,许多地方和神的旨意合不来,和神的圣洁合不来,所以他的里面常不赞成他的外面。这样一来,他总觉得里外矛盾。不仅如此,一个好的基督徒,总是在神面前从最深处作出发点,从最深处作人。

四 在凡事上受引导

然而,一个基督徒不只是奇特的、矛盾的,是以最深处作出发点的,一个基督徒更是受引导的。什么是引导?也许这话对我们有点生涩。的确在神的话语里,引导说得非常多,但在一般人的言语里,这些说得不多。什么叫作引导?比方,我要到一个地方去,我自己不会走,不知道往哪里走,我就请人开导我;他在前面走,我在后面跟。不只走路是这样,作事也是一样。这个在圣经里称作引导。

一个得救的人,应当在凡事上,受神的引导。他该怎样为人,怎样行事,怎样生活,举凡他的食、衣、住、行,大小事情,不论何事,每一件事,家庭的、个人的、学问的、知识的,都该受神引导。一个好的基督徒,就是受神引导的基督徒。我们在神面前,若还有未受神引导的地方,不管人说我们多好,我们自己都知道,我们有问题。

正规的基督徒是受引导的,即便在生活中顶小的事上,都受引导。或许有人会问,所谓顶小的事是小到什么地步?照我所学习的,就连我们理发的样式,都该和神有交通,受神引导。即使该买一双多少钱的鞋,都该受他的引导。许多基督徒平日办事非常有本事,根本不管主的旨意,主的喜悦,等到大事来时,才祷告:“主阿,我要进行婚姻的事,该怎么办?我要谋职,该怎么进行?”换言之,重大的事,他们会祷告求问神,但平日生活的小事,他们并不求问神。这样的基督徒是不正常、不健康的。一个正常、健康的基督徒,乃是和主生活在一起,将每一件事,大小事,都带到主面前去求问。

受引导为使神的性情组织在我们里面

事实上,在我们眼中看为大的事,在神眼中都是小事。我们有什么大事?我们充其量不过六尺高,我们一生的大事在神看都是小事。然而神喜欢我们一生中,即使在顶小的事上也能求问他。以我们来说,我们并不喜欢孩子们作事不让我们知道,就是他要吃一个苹果,或一块饼干,我们也喜欢他告诉我们。若是一个孩子什么事都会作,却从早到晚不见父母的面,作父母的一定不会高兴。作老板的怕罗嗦,但作父母的不怕罗嗦。那一个要吃苹果,跑来告诉父母;这个要打球,也跑来了;作父母的何等满足。所以,一个基督徒不仅该天天祷告,更该时时祷告,时时与主交通。比方要出门去高雄,就该求问神:“神阿,我要去高雄,你看如何?”祷告过后,里面平安了,再问那一天该去。清楚后还要再问:“主阿,该搭那一班车?”神是不怕麻烦的,我们尽管寻求他;这样,我们不仅能在所寻求的事上蒙神祝福,更能借此与神有交通,结果神的性情就会充满在我们里面。

从前我常到北平去。北平有位弟兄,是生在南美洲的;南美洲是英国人所管辖的地方。那位弟兄从外表来看,他的皮肤和我们的同色,眼睛也和我们的一样,但他的脾气完全是英国人的脾气,说话是英国人的说话。他是我很好的朋友,我去北平时,经常住他家。有一次,我对他说,“你明明是个中国人,却全数是外国人的脾气。”为什么一个中国人会像个英国人呢?因为从他出生起,他每天所接触的都是英国人。英国人的脾气,英国人的性情,都到他里面去了。这就是为什么基督徒需要常常祷告。因为这样的求问,久而久之,就将神的性情,神的成分,组织到我们里面。

我们得救之后,神盼望的就是我们里面能充满他、像他;他的性情、他的生命、他的成分,能组织在我们里面。有一件事是必然的,也是非常清楚的,就是一个人若在凡事上,只凭自己的眼光定规,只凭着自己的办法处事,只凭着自己的爱好拣选,人碰到他时,只会觉得他是个能干的人,是个有魄力的人,但感觉不出他有神的味道,有神的同在。反之,一个人若凡事求问神,自然神的眼光就变作他的眼光,神的性情就变作他的性情,神的成分也变作他的成分。比方我们常和一个人见面,常和他有所接触,不知不觉,我们多少都会有点像他。夫妻可以说是最好的例子,结婚久了,彼此会越来越像。

一九二四年,在天津有位少年弟兄学习事奉主,总是在我旁边帮忙。有一年他去上海,头一次传讲资讯时,许多人都说,不得了,他的声调、脾气,完全和我一样。我们天天亲近一个人,和他生活在一起,他的性情、声调,自然变作了我们的性情、声调。同样的,一个基督徒若常寻求神,与神有交通,神的声调、性情,自然也变作他的声调、性情。若是仅仅为着顺利、成功,那还都是小问题。基督徒在地上,若只是为着成功,为着祝福,那就太小看神的救恩了。基督徒应该不管事业成功与否,道路顺不顺利,而只管有没有与神交通。一个基督徒和神的交通,若是越过越亲密,越过越深,就能把神的救恩带给人;到一个程度,他还能成为众人的祝福。他一到人群中间,神的救恩就借着他达到众人身上。他不管众人的成功和祝福如何,他只管神的恩典和出路,能不能借着他出去。这样的基督徒是有份量的基督徒。

然而要作这样的基督徒,模仿没有用,装作也没有用。就如那位生在南美洲的基督徒一样,他从小和英国人在一起,慢慢的,英国人的性情就组织在他里面,他想作中国人也没有办法。我们天天和神有交通,长此以往,自然神的性情,神的成分就组织在我们里面。至此,神的救恩,神的祝福就能借着我们出去给人。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亲近神,要祷告,要受引导,为的就是要让神的成分组织在我们里面。

受引导凡事与神商量

在已过一百年间,有位非常属灵的人,就是在英国办孤儿院的慕勒。他原是个德国人,到英国去传道,就改为英国籍,他的太太也是英国人。他受引导要办孤儿院时,他不募捐,只是祷告。他是个凡事求问神的人;可以说,他是一天到晚都在求问神,祷告神。他一面办事,一面仰望神,和神交通,和神商量。我若记得不错,他见一个人,或接洽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时,总是外面和人说话,里面和神说话。好像上海作生意的人一样,两只手拿着两支电话筒。这叫我非常受感动。不要说他把事情祷告过了,就是和人商量的时候,他也是一再求问神,寻求神的引导。他在自己的自传里说到,他要作每一件事的时候,总要先问这事神喜不喜欢作。其次再问是不是神要他作的;虽然可能是神在宇宙中要作的事,但神不一定要他作。若是清楚神要他作,第三他还要问,是不是神要他这时候作。第四,是不是在这地方作。第五,是不是用这方法作。他将这五点带到神面前,好好问过神:“神阿,你有意思要作这事么?若是你没有意思要作,我就不作不摸。”慕勒是这样时时刻刻,大大小小的事,都和神商量过的。

一位作老板的基督徒,和人接洽事情时,常会到一个地步就说,“我要回去和我的老板商量商量。”对方就问说,“谁是你的老板?”他就笑笑回答说,“你有老板,我也有老板。你有东家,我也有东家。我有的东家是你从来不认识的。”他的意思是他要好好去问主,主就是他的东家,他的老板。一个好基督徒,就是这样天天学习活在主面前,学习受主引导。若不然,这个基督徒定规有毛病;不管人说他多对,多好,他总归有毛病。我们要买一套西装,要买什么颜色、什么式样,都得问问主。若是我们说,只要口袋里钱够,西装也合宜,就可以了;那我们是大有问题。人会在我们身上打一个很大的问号,这基督徒到底在神里面,还是在神外面?或者根本没有进到神的恩典里?

一个好的基督徒,是天天与主同活,与主同住的。主是他的主人,是他的配偶,是他的同伴;他天天活在主面前,与主同行,与主同住,与主同作息。这是一个好的基督徒,这是一个对的基督徒。这样的基督徒,定规常常受主引导,有主的感觉。他知道主要他作,也知道主要他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作。这样的人里面是明亮、新鲜、清洁,并且满了主同在的。什么时候出了问题,有了毛病,他马上会觉得,因为他活在神面前。我们碰见他,就像碰见神一样。我们总是感觉神在他身上,神在他里面。为什么?因为他是与神交通,和神商量的人。在他里面,没有自己的眼光,没有自己的章程;他的一切都是以主作出发点,以主作依归。他所作的、所行的,都是在神的引导之下。

受引导的意义

为着帮助我们受引导,我们首先必须清楚受引导的意思。我们常有个不正当的思想,以为受引导是为着我们的利益。我们中国人太注意利益,太注意发财。在中国人的头脑里就是求寿、求福、求平安。有时候人问我们:“先生,我若信耶稣,耶稣比菩萨还灵么?能叫我儿子发财,媳妇生孩子么?”他把信耶稣当作拜菩萨一样,头脑里都是平安、发财。许多人信主,为着求福、求平安、求顺利。主体贴我们,也听我们某些场合的祷告;但主听我们祷告至终的目的,不是要我们仅仅得平安,乃是他要完全得着我们,充满我们,叫我们里面有他的性情,有他的形像。主所要作的,就是要达到这目的。

如何受引导

圣经告诉我们,主是窑匠,我们是泥土(罗九21)。许多时候窑匠把泥土的胚子拿来,打一打,多的地方除去,歪的地方修正;末了作成一个模样,摆到火里去烧。基督徒就是主手中的泥土,主要把我们作成他的器皿。为此,我们要受引导。

首先,不要把福利摆在第一,那样是无法受引导的。有的人说我有难处,好好祷告,神能不能把难处转过来呢?我说,我不知道神在你身上有什么道路。他能转过来,但他肯不肯,我不知道。他要把你摆在危难的路里,把你烧了再烧。烧过之后,才能成功他手中宝贝的器皿。我们不能把信主当作福利,只照我们的意思,不照他的意思。

第二,我们要照着主的引导,在世为人,不靠属肉体的智慧,乃靠神的恩典(林后一12)。靠自己才干的人,不能受主的引导。所有受引导的人,都是把属肉体的智慧,把自己的才干摔碎的人。我们也许害怕把自己的才干摔碎,我们会一无所有,一无所能。但事实上,最能干的人,就是把自己的才干和属肉体的智慧摔碎的人。神难道不比我们能干?神难道不比我们有智慧?一个住在伦敦的老基督徒,有个相当聪明的儿子。然而每天儿子要开车去公司上班时,他都不忘叮咛儿子说,不要靠属肉体的智慧,乃要靠神的恩典。

第三,要学习把自己完全奉献给神。没有奉献的人,是不能受引导的人。我们要把我们的家,我们这个人和我们所有、所是的,完全奉献给神;这样,神就能在我们身上引导我们。我们会学习倚靠主,在大事、小事上求问他。比方,今天有人对我们说,“和我到淡水走一走好不好?”我们不需刻板的跪下祷告,但我们里面要求问神,把每一件事都带到他面前,和他商量过。我们如果这样跟随主,走主的道路,从今天起把自己交给神,在大小事上与他商量过,受他清楚的引导,然后再行,我们就是在主里与主同行。

总之,基督徒有四有-有基督,有圣经,有教会,有基督徒,就是有基督徒作朋友。基督徒还有四个特点-独特、矛盾、以里面最深处作出发点、受引导。这是何等奇妙。若是我们作基督徒,作到一个地步,在社会人群中是随波逐流的,我们就是堕落,失去了基督徒正常的身份。反之,我们若是活在神面前,与神交通,我们定规在人面前显为独特,在自己里面常反对自己,是一个矛盾的人;并且定规是在最深处作基督徒的人。此外,我们也会天天受主引导,不是自主的、单独的,而是有主作主与我们一同生活行动。我们不是随便的,我们乃是活在神面前,与他同行,大事小事都受他引导。

barcode

李常受文集/1950/基督徒的趋向.txt · Last modified: 2016/08/10 18:19 (external ed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