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m of Jesse

Technology is for the Lord

User Tools

Site Tools


李常受文集:1950:清心的人

清心的人

第一章 清心的人

barcode

林后三章十六节说,‘但他们的心几时归向主,帕子就几时除去了。’帕子是和心发生关系的。每一个追求主的人,要在事奉上有分,就必须把心带来。可惜,难处就在这里,一旦人来了,心来了,人的办法也跟着来了。岂不知神只要我们的心,其他的一切神都要除去,都要破碎。我们的眼光,我们的办法,神都要破碎;神只要我们的心。神作工从始至终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要把他自己作到我们里面。为此,他必须得着我们的心,好让他能将他自己作到我们里面。

人有灵、魂、体三部分

人乃是神所造的器皿,为了盛装神。好比一个玻璃杯,受造是一个器皿,为着盛装水;若不装水,无论把它放在那里都不适宜。同样,在宇宙中,人乃是一个专特的器皿,为着盛装神;若不然,人活着就没有意义,因为人是专门为着神的用处的。然而,神如何能将他自己装在人里面呢?箴言二十章二十七节说,‘人的灵是耶和华的灯,鉴察人的心腹。’这说出我们人里面有灵。帖前五章二十三节则说,我们人有灵、魂、体三部分。在我们人外面的是体,里面的是灵,而在灵和体中间有魂。魂是我们的个格,也就是我们的自己,包括我们的心思、意志、情感。凡我们一切的喜、怒、哀、乐,都是魂的作用,属情感的部分;选择、定规,也是魂的作用,属意志的部分;观念、想法,也是魂的作用,属心思部分。这魂就是我们的真我,也就是心理学家所说形而上的人,摸不到却感觉得到。

许多时候,在一个得救的人身上,因着一件事发生,他的魂会痛苦,会觉得难过,然而在他深处,却仍有说不出的喜乐。这证明在我们人的魂之外,我们深处还有个灵。我们所以会难过,因为我们是个有魂的人;我们所以能喜乐,因为我们里面有灵。当我们的魂感觉难过时,圣灵就在我们里头,加给我们力量,叫我们喜乐。因着我们里头有魂,有灵,我们就有两个不同的感觉;但这也给我们看见,我们人的确有灵、魂、体三部分。

神生命的路线-从中心到圆周

神在我们身上作工的目的,是要将他自己作到我们里面。神作工的原则,是从中心到圆周。就如丢一块石子在池里,池里的水会掀起一圈圈的涟漪,从中心向外扩散;神在我们身上作事,也是从中心到圆周。我们人的中心,是我们的灵,圆周是我们的身体。神在我们身上作事,好比在画一个圈,用彩色笔从圆心慢慢往外涂,一直到完全涂满为止。他要从我们的灵达到我们的身体。

我们得救时,用心、用灵接受主耶稣作救主,主的灵就进到我们灵里。结果,我们这个人的最中心就有了神。在我们接受主之前,我们里面没有神;然而,就在我们接受主时,神的圣灵进来了,我们里面有了神。我们这人本来灵、魂、体里都没有神,但当我们悔改,接受主耶稣作我们的救主时,神进来了,我们这个人里面就有了神的生命。

每当我们外头遭遇一个环境,叫我们魂里感觉痛苦时,我们最深处有圣灵,有神生命的地方,仍然会觉得喜乐,有安慰。这是因为圣灵在我们灵里,给我们安慰、扶持和供应。然而,圣灵这时只在我们灵里,还没有进到我们魂里。打从我们得救起,神就在我们里面作工,要从我们的中心往外扩展,直到圆周,使我们魂的心思、意志、情感,都有神的成分,至终神要完全充满我们全人。如此,我们就不仅灵里有神,我们魂里的各部分也都有了神。我们的喜、怒、哀、乐,都有神调在里头;这时,我们的眼光就是神的眼光,我们的喜、怒、哀、乐,就是神的喜、怒、哀、乐。为什么?因为神从我们里面活出来了。像棉花球吸红墨水一样,红墨水一点一点渗到棉花里去了;末了,整个棉花球都变成红的了。

今天不论我们如何属灵,都还不是完全的属灵。惟有神的生命在我们里面,从我们灵里,扩展到我们心思、情感、意志的每一部分,甚至我们的身体,使我们全人被神的生命完全充满,成为荣耀的身体,我们才能完全属灵。这要等到主耶稣再来时,才能完全完成。到那时,我们的身体要完全改变形状,如林前十五章所说的,必朽坏的,总要变成不朽坏的。不只我们灵里有神,魂里有神,我们的身体里也有神。这就是神在我们里头生命的路线。

人必须与神同工,让神作

神要将他的生命作到我们魂的每一部分,就是作到我们心思、意志、情感的各部分。神怎样作呢?神的这些工作有个基本条件,就是人必须与神同工,或者说人必须让神作。不是神不作,乃是有许多人不让神作,或者说没有让神作。有些小孩生病,不肯吃药;母亲带他们去看医生,医生和母亲都希望孩子能把药吃进去,但孩子就是不肯。同样的,不是神不愿意把他自己放在我们里面,乃是我们不肯,我们不愿意。

那神到底要怎么作呢?作母亲和医生的都知道,要孩子吃药有三个办法。第一,是计诱他。把药包上糖衣给他吃,他以为是吃糖果,其实是吃药。第二,是逗他。逗得他开心、满意,他就吃了。所有的大夫和护士都是这样诱骗人的,然而他们的用心是为着帮助病人,是要病人与他们合作。第三,是打针,这是更厉害的方法。不吃药就打针,把手脚捆起来,不许他反抗,然后用针把药注射进去。神要充满我们的深处,差不多都是用这些方法。或许有人会问,神还这样计诱我们么?神不是计诱我们,就好比大夫、护士似乎是诱骗病人吃药,实在是要病人与他们合作;神也是这样,他乃是要人与他合作。

有一对夫妇一起到美国读书,两人都不信主。那位妻子是个牧师的女儿,有钱财、有地位,但是没有神,里面痛苦虚空。有一天,神给他们一个很好的孩子,他们非常宝贝这孩子,也知道是神所给的。他们说,‘若不是神给我们,我们是办不到的。’然而他们只要这个礼物,却不要那位送礼物的神;他们宝贝这个孩子,却不宝贝神。两年后,那孩子掉到河里淹死了。这一对夫妻非常难过,仿佛失去了天地一般。就在这时,有个信耶稣的人来,对他们说,‘从前你们只要神给的孩子,不要神;你们要孩子,孩子却不能给你们安慰。’这对夫妇听了,就在神面前跪下来,承认自己的罪,‘神阿,我们从前听见福音,却不肯接受你,求你赦免。’就这样,他们在那里接受了主;神就进到他们里面。神常常这样作,为要叫我们看见我们需要他。

在上海有个姊妹,是作护士的,四十岁结婚。夫妻俩生了个孩子,他们爱孩子比爱神还厉害。这姊妹在神面前的情形,就像有疤节的木头,不容易劈开。有一天,这孩子死了。许多弟兄姊妹去帮忙,孩子的妈在孩子装棺材时,哭着要把自己也装进去。弟兄姊妹看见那情形,心里实在难过,不知如何是好。然而,几天过去,这位姊妹去见一位弟兄,说,‘我实在感谢神,他这样对付我,是对的。’说了两句,眼泪流了下来。若不是这样,神无法进到她的心思里,无法进到她的意志里,也无法进到她的情感里。如今,神充满了她的全人。

心转向神,作清心的人

神要作工,我们不合作,神只好用一些方法,使我们能与他合作。在这里我们看见,我们若要让神在我们身上作工,就得和神合作,否则只有自讨苦吃。怎样与神合作呢?第一,是心的问题。我们要与神合作,让神工作,首先必须心转向神,因为清心的人必得见神。圣经里的清心,是指着要神说的,清心的对象是神。不要钱财,不要地位,不要妆扮,不要香水,不重丈夫,不重妻子,也不重儿女;那个心只专一的要神。马太福音说,‘清心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见神。’(五)诗篇说,‘除你以外,在天上我有谁呢?除你以外,在地上我也没有所爱慕的。’(七三)一个清心的人,他的心清到一个地步,是只专一的要神,而不要神之外的东西。

基督徒若愿意专一的让神在他们里面作工,头一步就得将他们的心转向神。神在许多人身上没法子作工,是因他们的心不在神身上。说他们不要主,他们却要主,但他们也要主以外的东西。年长姊妹们要主,也要孩子,还要给孩子找个好妻子。许多人又爱主又爱钱财,还要圣徒们的敬爱。他们到会所擦凳子,表明他们的确爱主;但他们擦了凳子,若是负责弟兄没有称赞几句,他们的心就不舒服。所以,说他们不爱主,冤屈他们;说他们爱主,冤枉主。他们里头真是复杂。爱原是单纯的,作妻子的爱她们的丈夫,不是因为金条,基督徒爱神也不是因为神给金条。然而许许多多的人爱神,是把神当作求讨的对象。诗篇七十三篇二节说,‘至于我,我的脚几乎失闪;我的脚险些滑跌。’连作诗的人都说他险些滑跌,何况我们?

许多时候,我们会感到疑惑,为什么那些清心的人,没什么发达,但那些不爱主的人倒很发达。这问题在进入神的圣所后,就清楚了。别人得的是地上的喜乐平安,清心的人得的是神的自己。这是一颗清洁的心所有的。请记得,神不能在我们里头作工,是因我们里头不够干净;神在我们身上很难作工,是因我们的心不清。我们的心一不正当,我们的眼光就难得正确;所以圣经说,我们的心几时归向主,帕子就几时除去了(林后三18)。许多神的儿女,没有法子看到神在他们里头的工作,正是因此。他们所有的问题,都在于他们的心到底在钱财上,在儿女上,还是在神身上?论断、查考都归于零,只有等我们的心都归向神时,这些才有用处。有的人是一半的心向着神,有的人是完全背着神。请记得,我们向着神的心有多少,神就作工多少。但愿我们向着他都是清心的人。

第二章 除去光的遮蔽

马太五章八节说,‘清心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见神。’林后三章十六节说,‘但他们的心几时归向主,帕子就几时除去了。’一个人要蒙光照,要看见神,最大的问题,是必须没有遮蔽,或除去遮蔽。清心的人因着没有遮蔽,就得以见神。帕子,是摆在人脸上,蒙蔽人眼睛的;帕子若除去,人就蒙光照。

帕子除去,就蒙光照

除去遮蔽,人定规看见亮光,这根据乃在林后三章十六节。那里说哥林多人的心几时归向主,帕子就几时除去。帕子还留在哥林多人心上时,他们的心是远离主的;他们偏离的心就是帕子。帕子除去,心归向主,哥林多人定规蒙光照。所以,不是神不光照而是人里面有帕子,有遮蔽。若是能解决遮蔽的问题,人定规看见光。马太五章八节说,清心的人必得见神。约壹一章五节说,‘神就是光。’没有一个人看见神,而不看见光。神就是光,所有看见光的人,都是在神里面,也只能在神里面。然而,神的条件是人要清心;就是我们所说要除去遮蔽。人的心一不清,一有搀杂,那搀杂就是遮蔽。只有清心的人,没有遮蔽;只有没有遮蔽的人,才能看见光。

诗篇七十三篇一节说,‘神实在恩待以色列那些清心的人。’这是作诗之人的赞叹。他在十六节说,‘我思索怎能明白这事,眼看实系为难。’然而,等他进了神的圣所,他就完全明白了。所以到了二十五节,诗人就宣告说,‘除你以外,在天我有谁呢?除你以外,在地上我也没有所爱慕的。’这就是清心。在天上他只追求主,在地上他只爱慕主;这个是清心。人在地上生活,只为了要神;除神以外,什么都不要,这就叫作清心。我们的心单纯向着神,是清清洁洁的,我们就是没有遮蔽的人。所以圣经给我们看见,要看见光,除去遮蔽是必要的。

除去所有光的遮蔽

在宇宙中,没有一件事物不能成为我们的遮蔽;除了神以外,任何事物都可能成为我们的遮蔽。约翰一书说神是光,若不是神自己,任何其他的事物,都有可能遮蔽我们的光。这样看来,除了神自己,没有一件事物不是光的遮蔽。因此,我们都必须在神以外,任何事物都可能变作你我的遮蔽。惟有神自己是光的本身,而光的本身没法遮蔽光。千万记得,在神之外的任何人事物,都可能成为光的遮蔽。不要以为好的事物不会成为光的遮蔽;事实上,许多人不能看见光,难处不在坏的事物上,而在好的事情上。

比方,人追求属灵,这是相当高的事。然而,连这样的追求属灵,都可能代替了神,而成为光的遮蔽,使人里面没有光,更何况别的事物?我们在神面前,若肯稍微定下心,安静下来,立刻我们会感觉,也会看见,在我们这人身上,有一大堆的事物遮蔽,遮蔽了光,使我们看不见那真实的。许多时候,人里面不单纯,说他爱主,也真是爱主,但从顶浅的方面说,他是爱主,却同时也爱情面。这个情面,就是主以外的事物,在不知不觉中,成了他蒙光照的遮蔽。

俗话说,‘外行人看热闹,内行人看门道。’一个卖布的行家,只要把布拿在手中,用手摸一摸,甚至不需要用眼看,就能知道这布是东洋货,还是西洋货。一个事奉主的人,也是这样;他是摸人的行家,当人来到他面前时,不用人说什么,他只要一摸,就知道这人的来路。

事奉主的人摸人最灵敏的地方,就是他们的感觉。服事人最特别的利器,就是我们灵里的感觉。当我们碰着一位弟兄,或一位姊妹时,话语不必太多,我们就能觉得他是怎样的人。若是我们想对他说什么,就得先在里面替他秤一秤,磅一磅,衡量一下他讲的,他能不能接受。若是我们在里面‘秤’他的时候,觉得他不能接受,那么这话最好就不讲。

有时,人来问我,要我告诉他,他的难处在哪里,但我不能说,因为他里面有一个情面。千万不要以为,作家负责或排负责的人,都很了不起,他们什么都肯为主舍。其实只要一摸着他的情面,他就过不去了。曾有一位弟兄来找我,问我到底他的难处在哪里?我觉得这弟兄的难处,是他太要面子,但我没法对他说。他一再催促我,我就想试试看,也许他真的受得住。我就告诉他:‘你的难处是从来不认输。’他说,怎见得?我说,认识他这么长久,从未见他在人中间说‘我错了’。因为一个人若在神面前破碎过,受过对付,一定肯说,‘我错了,请原谅我。’那位弟兄说,‘不见得罢。’他无法拉下他的面子,这就叫作光的遮蔽。

为了帮助他,我就举例给他看,说,‘有一天,你和你妻子作一件事,明明作不下去了,你硬是要作,作给我看,作给你妻子看,作给别人看。’他说,‘你看反了,事情不是这样的。’我承认也许我看反了。两个月后,这位弟兄又来找我,问他的难处在哪里,我再也没法开口对他说什么。世界上就有这种人,他能把世界摆在一边,却不能把情面放下。

年轻人最大的难处是,经不起比较。若是两个人同样在那里作工,第一位受称赞时,第二位里面会有感觉。这感觉就是光的遮蔽。无论是别人受称赞,或我们受称赞,我们里面都会有感觉,这样的感觉就是遮蔽,遮蔽了光,使我们不能清心。什么是清心?清心就是,人说我错,我是这样;人说我对,我也是这样。人称赞我,我是这样;人不称赞我,我也是这样。我所要的不是人的称赞,我所要的乃是神自己。若是我们想要的事物太多、太复杂,那么即使是属灵的追求,也都会变作光的遮蔽。比方有些人,就喜欢夸,‘夸’在他们身上是个大难处;明明是个很可爱,又有学习的人,但就是没有光,就是喜欢夸。无论作什么,总要夸一下;这是他的遮蔽。若要看见光,一定要除去遮蔽。

心归向主

林后三章十二至十八节,是一段很奇妙的经节,一面说以色列人蒙着帕子,一面又说,他们的心几时归向主,帕子就几时除去了。帕子除去不在别的,帕子除去乃在于心归向主。帕子不除去,没有光;心一归向主,帕子就除去了。帕子是指我们在主之外有所追求。什么时候我们的心归向主,帕子就除去。所有的帕子,都是因我们的心没有对准主。所以十六节才说,我们的心几时归向主,帕子就几时除去了。我们的心一归向主,单纯的要主,而不要主以外的东西,我们就是清心的人。清心的人不知道别的,只知道主;清心的人不要别的,只要主。在属世的一面,清心的人没有贪求;在属灵的一面,清心的人也没有贪求。他能说,‘主阿,除你以外,在天上我还有谁呢?除你以外,在地上我也没有所爱慕的。’他的心单纯到一个地步,是纯洁的,没有帕子遮蔽的。并且帕子一除去,光照就来,立刻能看见。我们都必须看见这一个,难处是我们里面不单纯,是我们里面有许多的搀杂。我们的心需要归向主。

也许有人会问,怎么知道我们里面是向着主之外的事物?怎么知道在主之外我们还向着什么东西?或者说,怎么知道我们向着主,也向着主之外其他的事物?实在说,没有一个人会不知道。所有的问题,都在于我们肯不肯破碎,肯不肯接受十字架的破碎。就如前面所举那位弟兄的例子,他和我讲理辩论,要把自己讲得对。那样的讲理,我绝不信他里面没有感觉。一个人喜欢夸自己,我也不信他没有感觉。感觉都是有的,问题在于接不接受这感觉。

林后三章十六节说,‘心几时归向主,帕子就几时除去了。’十七节说,‘主就是那灵;主的灵在哪里,哪里就得以自由。’把这两节连起来读,就是他们的心几时转向主,主就是那灵。这是什么意思?当初使徒所以这样说,就是怕有人问:‘你要我转向主,主在哪里?’使徒含蓄的答复,主就是那灵,主乃是在灵里。人问我们心怎样归向主,我们反问他里面有没有自由?那位好辩的弟兄里面有自由么?我信他越反驳,他里面越不自由。他越不理里面的感觉,越反驳,他里面的灵就越受捆绑。至终,他没有光。一个喜欢夸耀的人,他一面夸,里头就一面不自由,因为主的灵在那里受了捆绑。我们喜欢向着夸耀,还是向着受捆绑的主?

当人爱钱财过于爱主,爱儿女过于爱主时,谁能说他里面没有感觉?我们都能见证,当我们爱钱财时,我们里面是有感觉的;我们里面觉得受捆绑、不释放。只要我们开口祷告,人就知道我们是怎么回事。我们里面的主没有自由,他在我们里面受捆绑我们却还在那里爱财物、爱儿女,我们怎会没有感觉?然而,我们若肯归向里面那受捆绑的主,我们会立刻得着自由,满有亮光。所以,什么是在主以外的追求,什么是我们的拦阻?毫无疑问就是我们那个难过的点。当我们在某点上感觉难过、不舒服时,那个点就是拦阻,就是主以外的事物。我们该毫不犹豫的让主破碎。

有些少年人,看他们那个热心的样子,不能说他们不爱主,不追求主,但每个人身上或多或少都有些难处。虽不是人人都一样,但有些点倒也相同。去年不肯追求,不热心的时候,是这个难处;今年肯追求,也热心了,还是这个难处。在有的方面受对处时,是那个基本难处;在另外方面受对付时,难处还在那里。以作事来说,每当人发现他们的错时,他们总归有理由。明明错误摆在眼前,他们还是不认错。总不要等到主来,才肯说,‘对不起,我错了。’实在说来,难得听见一个少年人说,‘对不起,我错了。’人举出我们的错,我们不仅不认错,还要说理由,这就叫作遮蔽,里面不接受光。

长久不接受光,会使我们里面失去感觉,而落在黑暗里。当人指出我们的错,我们能连声说,‘对不起,这是我的错,请原谅我。’我们才算对光有清楚的认识。若是人找出我们的错,我们却认为自己错的应该,人再次找我们,我们还是为错辩护,这证明我们里面满了遮蔽,是在黑暗里。有的人在家里和妻子发生争执,里面不是没有感觉。他们里面都有感觉,只是长久争论下来,里面也就真的没有感觉了。所以,千万不要说理,就是有理,也都不该争,因为就算有理,还是有一点己在里面。只要我们里面有光、有感觉,我们就当接受光所带给我们的破碎,接受光所带来的对付,这样,我们就不会落到黑暗里。

为着我们不能看见光,我们要向主悔改。在我们的教会生活中,我们天天读圣经,里面却没有光;圣经在我们头脑里,但在我们里面没有光。另一面,我们也热切事奉,但我们的事奉没有光,没有实际。我们不知道我们的事奉所为何事。不仅如此,在作中,我们里面也是混混沌沌,没有光。我们只能天天过所谓属灵的生活,却没有新鲜、属灵的看见,我们里面若有所缺。每天,我们早起读圣经,看望人,照顾人,但我们里面没有新鲜的看见,没有新鲜的感觉。

一个活在主面前的人,理当天天明亮、新鲜,只要到主面前,他总归有光。不是昨天看见光,乃是天天看见。事奉要往哪里去,圣灵的行动在哪里,他里面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不仅知道教会往前的方向,知道教会在地上要作什么,同时在他里面,他感觉乃是新鲜、明亮的。这样的人,天天有新的学习,和新的光照。人接触他,表面看他不一定热切,但他里面柔软新鲜,明亮如水晶,是透明的。所有蒙恩得救的人,因着已经蒙主恩待,不会作粗野的事;但他们的难处在于心不够单纯要主。他们里面有许多复杂的东西,使他们在感觉来时,不肯接受那感觉。我们里面有感觉,但我们不肯接受那感觉所带给我们的破碎;那一个不肯,就是拒绝光。

主的灵在哪里,哪里就有自由

人进入黑暗,不是一下子进入的,乃是慢慢进入的。太阳下山总是从上午到下午,从下午再到黄昏,从黄昏进入晚上,然而,晚上还不是天最黑的时候。人进入黑暗都是慢慢,一点也感觉不到的。人就是这样在不知不觉中,慢慢向着主以外的东西而去这就是里面没有光。所以在我们身上,凡是我们感觉不自然,感觉混沌的地方,就是我们需要在主面前接受光照的地方,也就是我们需要接受破碎的地方。我们若是这样在主面前,不断接受破碎,我们的光就会越照越明,因为帕子在我们身上已经渐渐除去了。

比方,我是个喜欢为自己辩驳的人。当你来告诉我一件事,而我想要和你辩驳时,我里面觉得不舒服;这时,我应该立刻接受那感觉,低下头来,对说主,‘主阿,我不说了,就是人误会我,我也不说了。’我们不能违背里面的感觉、光照,不能违背,只要有感觉,我们总归要顺服。许多人都能作这样的见证,什么时候我们停下来,什么时候我们里面的灵马上自由。主的灵在哪里,哪里就有自由。有人常问,怎么知道我们的心有没有转向主?我们灵里若自由,我们的心就是转向主了。当我们和丈夫或妻子争吵时,我们里面若感觉不自由,我们就要马上低下头来,对主说,‘主阿,我不争。’你一停下来,里面就自由了,灵就能释放、赞美。若是每天早晨,我们都能这样,那么我们每天的生活定规是新鲜的。反之,若是我们争,不顺服感觉,恐怕一天到晚,我们里面都是混沌、黑暗的,我们的灵就不得自由。我们的心几时转向主,帕子就几时除去了。

第三章 得救后的第一步-除酵

一个人得救成为基督徒,就当认识基督徒生命长进的步骤。圣经告诉我们,一个基督徒得救,里面就有基督的生命;但这不过是起头,并不是终点。人受浸得救,有基督的生命,乃是得救的头一步。虽然他里面有了主的生命,但这生命在他里面,是非常的浅,他在主的生命里,还没有多少长进。许多人得救多年,本该走得很远,走得很深,但因着得救之后没有好好受带领、追求,以致生命没有长进。他们一直在原地踏步、兜圈子,一点也没有走远。好比一个人,天天从早到晚在台北市走路,走了五年之久,却还没有离开台北市,因为他一直在那里兜圈子。走是走了,却一直没有前进;力气是花了不少,但丝毫没有前进。为什么?因为他没有走笔直的路,他乃是一直在那里兜圈子。从台北到高雄,只要买票上车,几个钟头就到了,因为这路是直的,是往前的。

然而许多基督徒却不是这样,他们听了不少道,也常常读经,常常聚会,但是没有长进。五年前是这样,过了五年还是这样;对于道理,似乎明白了一点,但对于主的生命,却还是懵懵懂懂。仅管创世记一章他明白,马太一章他也明白,许多圣经的道理,他都明白,但什么叫作主的道路,他不明白。他虽然研究圣经,他在基督里也有分,但关乎主的道路,他是门外汉。他完全不懂什么叫作跟随主,什么叫作走主的道路。基督徒生命长进的步骤,其实像搭火车一样。所有深入主道路的人都知道,我们走主道路,就像搭火车一样,也是一段一段,有层次、有步骤的。

让神作洗净的工作

一个得救,要走主道路的人,头一步要注意的,就是先让自己干干净净、清清洁洁。好比一个杯子掉在垃圾桶里,捡起来以后,我们能不能马上用它?当然不能,要用还得先洗洗干净,消毒消毒,然后再用。在没有洗干净之先,是绝不能用的。若是这只杯子不肯让人洗,那么它的功用就到此为止,什么也不能作了。同样,假设我们是这只玻璃杯,若我们不肯让主把我们洗干净,主也是丝毫帮不了我们的忙。我们若要主能够在我们身上工作,我们就得先让他洗干净。

为着我们许多人都得救了,我们感谢主。得救之前,我们都是堕落在世界的垃圾箱里。将世界比作垃圾箱,实在是高估了她,应该说她像粪坑,甚至比粪坑还臭。因此,得救前我们全人都是污秽,满了细菌的。我们没有一个人思想干净,情感清洁;我们这人里外尽是污秽、邪恶。然而有一天,主来了,他的福音临到我们,他的声音入我们心内,他的灵与我们表同情,我们就得救了。主把我们救出来,把我们从罪恶里分别出来。我们虽然蒙恩得救了,但我们全身的污秽、细菌还没有尽除,还存在我们体内和行为上。所以,我们头一步必须让神将我们洗净。我们若不让神洗净,就无法起始走路;我们若不让主洗净,主就不能作工。

无论我们是初信,或蒙恩多年,这些话我们都要听进去。我们许多人虽然多年蒙主拣起,但直到今天,我们身上的细菌、污秽,都还没有让主作洁净的工作。我们除了道理多明白一点,基督徒的规矩多懂得一点,基督徒多认识一些以外,我们并没有多走一步路。难处就在这里,我们虽然让主拣起,但我们没有让主把我们弄干净,弄清爽。污秽还在我们身上,细菌还在我们身上,所以主要作工,只好等我们同意;什么时候我们同意,他就作洁净的工作。若不是我们愿意,主没有法子带领我们;若不是我们肯,主没有法子在我们身上作清洁的工作。

过逾越节并过除酵节

旧约的以色列人,豫表我们这班蒙恩得救的人。他们过逾越节,豫表我们的蒙恩得救。他们杀了羊羔,把血抹在门楣、门框上,就得救了,豫表我们今天乃是因着接受主,将他的血抹在我们身上,神的审判,神的忿怒,就从我们身上越过去,我们就蒙恩得救了。以色列人出埃及,头一件事是过逾越节,接着马上再过一个节,叫作除酵节,这两个节之间没有距离。逾越节和除酵节,可以说是接续在一起的。以色列人过逾越节,是在正月十四日晚上。从那天晚上起,他们一过逾越节,立刻就过除酵节。逾越节的开始,也可以说是除酵节的开始。所以,我们一蒙恩过逾越节,立刻就该过除酵节。林前五章告诉我们:‘你们既是无酵的面,应当把旧酵除净,好使你们成为新团。’(上)。这意思是,我们一得救,就该把旧酵除净。什么是除酵?酵在圣经里是指着腐败说的。一团面所以能发起来,是因里面有酵;酵里有腐化的因素,能在几个钟头后,使全团面都发酵。所以酵在面中,乃是指着腐化说的。

没有一个堕落之人的生活不腐化。有人问说,什么叫生活腐化?什么是生活中的酵?举例来说,我们都懂得青年人的事。比方一个十几岁的青年,他的思想原本很清洁,很单纯,但慢慢读了中学后,就开始看爱情小说了。这爱情小说进到他里面就是酵,有一天在他里面变酸、变臭了,使他这个原本单纯的人,里面竟渐渐腐化了。

有人说电影很好,若是用在教育上,是很有帮助的。的确,电影在某些方面也许有相当的用处,但可惜被今天的人用错了。所有作父母的都知道,今天市面上充斥着许多影片,不是给青少年思想的启发,而是给他们罪恶的激素。许多时候,虽然是好影片,但因着环境不对,问题就都出来了。要知道,戏院是比猪圈还要脏的。有些青少年曾经愤愤不平的问说,‘科学片、历史片,也不可看么?’不是科学片、历史片不可看,而是这样的影片若是在学校的礼堂放映,人人都可去看;但电影院不可去,那个地方太污秽了。

再比方说,月历是好的,是我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但有人却偏要在上面印个不当的图片。那是什么?那就是酵,偷偷的往人里面送,叫许多少年人变酸、变臭了。无论是医生、或生物学家都告诉我们,整个世界满了细菌,也就是满了酵。这是一个腐败的世界,许多人心所想,人手所作的,都是叫人腐化。我们生存在这样的世界中,无论有心无心,都会沾染污秽,染上细菌。然而,我们得救了,在神面前,神的忿怒越过了我们;但我们这人还是满了细菌,满了腐化。像我们这样的人,主能在我们身上作工么?不能。我们若要主能在我们身上作工,就必须先让主来洁净我们。

所以旧约以色列人,过了逾越节后,马上过除酵节。今天基督徒过逾越节的很多,但过逾越节又过除酵节的却是少之又少。我曾受邀去参加一个爱筵,一进那屋子,就有个东西在那里,使我很不舒服。这好比你原生活在空气新鲜的环境里,一旦到了一个缺乏空气的屋子,你立刻会觉得不舒服,你的感觉会非常灵敏。然而住惯了的人,不但不觉得,反而要说你古怪。那天我是作客的,不好开口。大家坐在那里,唱诗赞美神,墙壁上却挂着一个印有不当图片的月历。这好比坐在大粪边吃大菜,味道实在叫人作呕。

今天许多人得救是得救了,但没有除酵。我这个小小的,神卑贱的奴仆,进到那屋里都不舒服,何况神哪里会舒服?然而在那里,也有许多和我一样作基督徒的,他们一点不觉得。屋子里众人在读圣经,墙上却挂着那个不洁的东西,可见那家从来没有除过酵,从来没有真正走过路。这样的人,神没有法子在他们身上作工。

除酵的事例

我们蒙恩得救的人,都该好好走这路。少年人没有得救以前,都喜欢看言情小说,得救后,这些东西都该扔掉或烧掉,绝不可以送同学。若是送给同学,那不是恩待他,而是害了他。一九四四年,我到威海卫传福音,与会的人多半是在海关作事的。那些海关太太们,差不多都得救了,但她们家里不是麻将,就是牌九。她们得救后,里面感觉非常不平安,就来问我,说,‘我们有非常好的麻将,每副都相当值钱,现在怎么办?’我说,‘你们为什么来问我?’他们说,‘我们感觉有问题。’感觉有问题了,为什么还要问呢?东西发臭你都闻到了,为什么还问该不该吃呢?既闻到了麻将的臭味,该打不该打就无须问人了。他们说,‘那么我们把麻将送给人罢。’把麻将送人,比作了土匪还严重。作土匪抢人一点钱,不过害人一下子;把麻将送人,败坏人一生,能害人两辈子、三辈子。至终,他们回去一个传一个,把麻将统统找了出来。我说,‘你们烧出一个见证来罢。’他们就把麻将拿来,堆成一堆;屋子里讲道,院子里烧麻将、牌九,还有骰子。这就叫作除酵。

一九三八年,我在北平,住在一个人家,那人是在协和医院作事。有一天,他问我说,他客堂里有把丝织的伞罩,不知主喜悦不喜悦?我比他年少,所以尊敬的反问他说,当初既是花了很多钱买的,为什么不好呢?他说,不是伞罩的问题,是四围有龙的问题,这个该不该摆在基督徒家里?我就告诉他,从头一天我到了他家,看见那四条龙,我里面就觉得不舒服。他是因为那几天读启示录,读到魔鬼就是龙,所以觉得自己既是属神的,为什么还容许撒但留在家里。撒但是非常会欺骗人的,以致现在人不只挂龙,并且戴龙、玩龙,还穿龙衣,完全给龙霸占了。

民国二十五年,我在天津,有一个姊妹请我们到她家吃饭,她先生是非常出名的建筑家,家里餐厅屋顶天花板上全是龙。那天她先生不在家,我们好几个人一同在她家吃饭。她说她每次在那房间吃饭,心里总觉得不舒服。我问她为什么,她说因为天花板上全是龙。我就问她,别人不是茶壶上有龙,就是衣服上有龙,人家都喜欢龙,为什么她不喜欢。她说因为她是神的儿女,不能让那东西留在家里,只是先生不肯,她作不了主。我安慰她说,我们作不了主的事,就不是我们的事了。

我们既是得救了,就当在主面前蒙光照,看有否亏欠人的、不义的,统统都要对付干净。无论是家用,或是公用的,只要是不正当得来的,都该对付清楚。若是我们肯在主面前好好清查,我们会发现我们全身都是酵。美国有位梅尔博士,有一次他到英国去讲道,说到有许多基督徒天天听道,却不肯对付,偷了经理的钱,花了公家的钱,都没有感觉,怎能有祝福。那篇道讲过之后,附近邮局里所有的汇票,不到几个钟头全都卖光了。为什么?因为许多人看见自己的不义,都去买汇票归还已往的亏欠。在那次聚会中,梅尔博士举例说,‘这个少年人,偷了主人的三个英镑十八个先令,到今天还不还,里面平安么?’后来有人请梅尔博士吃饭,一个少年人就等在那里,对梅尔博士说,‘我多年前的确偷了主人的三个英镑十八个先令,里面不平安。现在我买了三个英镑十八个先令的支票,附在信里去归还,你看我这样作对不对?’

司布真在一次讲道中,曾举例说到,‘有个少年人,手上戴的手套是偷来的,应该归还。’他讲的时候,实在无心,等讲完之后,台下果然有个少年人走来,说,‘我手上的手套,确实是从主人那里偷来的,你怎么知道?’司布真说,‘我一点也不知道,只不过在讲道时,有这样一个灵感。’许多基督徒得救是没问题了,但从没有对付过不义的事。若真心好好走主的道路,家中的偶像、牌位、偷来的东西等,都该好好对付。

多年前,在河南开封,有位姊妹家里有一个耶稣像,她天天在耶稣像前跪拜,吃饭时,也把饭拿到像前去拜。后来她被鬼附。有位姊妹认识她,就写信问我说,‘耶稣的像不可拜么?怎么这位姊妹拜耶稣的像,还被鬼附呢?’我复信说,耶稣的像也不可拜;我们要用灵拜他。约翰福音给我们看见,我们用灵和真拜他,他就悦纳我们。什么像都不可拜,连耶稣的像也不可拜;因为像的背后有魔鬼,连耶稣的像背后也有魔鬼。

作主手中干净的材料

我们需要多祷告,回到神面前,让神光照,给我们看见,在我们家里,在我们身上,甚至在我们四围,还有没有什么不讨神喜悦的事?比方,有的人得救前很受婆婆的气,所以不喜欢她;得救后,这个不喜欢就得除去。婆婆不喜欢媳妇,那个不喜欢也得除掉。总之,无论是对家人,对朋友,或对同事,我们若有什么不喜欢、过不去的,在得救后,都当好好去认罪、对付。这样,就算我们不传福音,人也会因我们的行为而得救。

有一位作婆婆的,信了耶稣,想起以前压迫媳妇的事,心里很感不安,想向她传福音又不敢,因此来见我。我说,‘你压迫媳妇,她还能听你么?你必须向她认罪。’她回答说,‘我是婆婆,怎能向媳妇认罪?’我问她要主,还是要面子?要媳妇得救,还是要媳妇下地狱?她说,‘我从前压她,我向她认罪,以后她来压我,怎么办?’我告诉她,应当相信主会在这事上施恩。几天之后,她又来了,告诉我说,‘我向媳妇认罪,媳妇哭了,我也哭了,两个人就跪下祷告;她得救了。’你看见么?福音不必传,人就得救了。人可以马虎,我们的神却不马虎。诸如此类的事,我们都不该随便,不该讲理由,反该好好除酵。这样,到有一天,我们里外就都是干干净净、清清洁洁的,我们家里的一切也都是干净的。一个干净的人,在主手中定规是个干净的材料。

第四章 认罪与求光照

对付外面的罪也对付里面的罪

一个人得救后,要在生命上有长进,就必须好好除酵;也就是好好对付在主面前不该有的情形,以及主所定罪的东西。但这不是仅仅指外面的事物说的,而是指人当从里面向主认罪。

说到人的难处,总是里面的超过外面的。人外面可能有许多可定罪的事,都是真的,但里面的难处、里面的罪恶,不知道比外面的多多少。外面的不过是行为的问题,但里面的不仅是心思的问题、主张的问题,更是人的自己。人可能在自己里面错,却在外面一点都不错。这意思是,人里面满了罪恶,但外面可能一点罪恶的行为也没有。在人里面的确有那个罪恶、罪过,有那个黑暗存在,但在外面一点也没有表现出来。所以,一个人得救后,若要生命有长进,不只要对付罪,把外面不合式的对付掉,更要好好回到神面前,将里面的实情都对付过。神对付我们,是重在对付我们的里面;神洁净我们,更是重在洁净我们的里面。

人可能外面是对的,但里面都不对,都不义。主耶稣在福音书里,责备法利赛人说,‘你们好像粉饰的坟墓,外面显得美观,里面却装满了死人的骨头,和一切的污秽。’(太二三)。这意思是,有好些人就像这装饰的坟墓一样,外面好看,里面却没法子公开,是见不得人的。人外面的行为有许多是可定罪的,但人里面的邪恶,不知该加多少倍的被定罪。人里面的需要,比外面的大。许多时候,一个人信主得救,外面非常好,没有多少可指责,但两三年后,生命仍然没有长进。他的难处不在外面,乃在里面。他外面的行为都是对的,里面的却不对。外面的多是在人面前,里面的是在神面前。人在神面前该认外面的罪,更该认里面的罪。当神给我们光照时,不但是照我们外面,更是照我们里面。

蒙神光照而认罪

有的人也许已经得救一些时日,却从没有在神面前认过一次罪。我们都承认主耶稣是我们的救主,但直到今天,我们在神面前,并没有把我们里面的罪,样样都承认出来。也许有人会说,他不觉得自己有什么罪。这话当然不假;但一个人可能已经满了罪,却一点不觉得自己有罪。以事实来说,他满了罪;以感觉来说,他不觉得有罪。就着在神面前,实在满了罪;但在自己的感觉里,一点不觉得有罪。

在上海,有一天,我才进执事室,里面的人看见我,就笑个不停。我问他们怎么回事,一位弟兄就把我带到镜子面前,我这才看见,自己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弄得墨黑,却一点不觉得。事实上我已经弄脏了,但感觉上我还是清洁的。许多人在神面前就是这样;事实上已经满身污秽,却仍觉得自己不错,主观的感觉离事实太远。圣经里有许多这样的例子,一个人没有遇见神时,都觉得自己好;一碰着神,马上觉得自己有错。为什么?因为神就是光,神就是镜子;没有一个人在神面前不看见光,不觉得自己的罪恶。人所以能看见自己的面孔,都是和光有关。比方,在一个黑暗没有灯光的屋里,可能满了垃圾,但人一点不觉得脏。然而,只要稍微透出一点光来,人就会看得非常清楚。只要有强烈的光,即使是灰尘也能看得清楚。在显微镜下,任何细菌都无法遁形。许多医生都说,只要一个人带着强烈的光,带着高度的显微镜,他就会看见样样东西都是污秽的。

每个人在神面前都是有罪的,但不一定人人都看见自己有罪。所以,旧约的时候,人只要一到神面前,立刻觉得自己有罪。申言者以赛亚蒙光照时,立刻发现自己不洁净。当天上的撒拉弗喊着‘圣哉!圣哉!圣哉’的时候,以赛亚就说,‘祸哉,我灭亡了;因为我是嘴唇不洁的人,又住在嘴唇不洁的民中。’(赛六)。我们每个人身上,至少有四样东西是不洁净的,就是我们的上唇、下唇,我们的舌头,还有我们的喉咙。也许有人会说,不,我的嘴唇、舌头、喉咙,都相当干净。然而有一天,当我们真蒙神光照时,我们就要看见,没有一个地方犯罪,像我们的嘴唇犯罪那么多。

无论谁,只要被神遇着,就会认自己的罪,并且两个钟头也认不完。我们虽不知我们的舌头犯了多少罪,我们的嘴唇犯了多少罪,但我们总知道,我们不该说的说了,并且还搀杂了一点邪恶,搀杂了一点阴险。一个人只要他的嘴唇干净,他就是一个干净的人。以今天来说,有谁从早起来到现在,他的嘴唇没有犯罪?或许有人会说,他没有错,没有罪。然而当他真正碰着神时,他立刻要看见,他的罪过不仅是一件件的,更是一堆堆的;他认了再认,认了还有。

有一个朋友得救了,他告诉我,他没有得救以前,认为自己是君子。我也承认他的性情的确是好义的君子性情。然而有一天,他生病了,并且是好几种病,高血压、心脏病、肺病等。他在医院里住了好久,病一直不好。有一天,他心里确实有些着急,就在床上想,到底我这个人怎么样呢?他越想自己,越觉得自己很好;越衡量自己,越觉得自己不错。就在这时,他看见身边有本圣经。那时他还没有信耶稣,根本不懂什么叫作救恩。他打开圣经,读了一读,忽然莫名其妙觉得,里面有个东西不对。那是他从前没有发现过的,他觉得自己里面有个念头不对,他就在神面前认这个罪。刚刚认过,第二个感觉又来了,他就再认第二个罪。然后,第三个感觉又来了,他就认第三个罪、第四个罪、第五个罪。这样认下去,也不知认到第几个罪时,他就觉得这许多的罪,哪里能在床上认,就起身趴在床前。再认了几个罪后,他的两只手就从床上举起,五体投地的趴在地上,一面哭,一面认;至少有三个钟头之久,他觉得罪越认越多。从前他不觉得自己有错,那天,起头也只觉得自己有一点错。岂知一个认过,一个又来,二个认过,三个又来…,他忘记了时间,一面认,一面哭。他是一个相当刚强的人,并且也作了相当的事业。然而他得救了,他的得救,不是马马虎虎的得救,他的得救,乃是把他所有的罪都承认出来。

路加五章记载彼得的事。彼得本不觉得自己有罪,但主给他光照,他马上说,‘主阿,离开我,我是个罪人。’在旧约有个约伯,在神没有光照他之前,也不觉得自己有罪。他的三个朋友说,他必定是在神面前有了罪;约伯不服,要和神争理,看到底他的罪在哪里(伯五~六)。这表明约伯是在黑暗里,他没有碰着神,没有遇着光。然而,在约伯记末了,约伯碰着了神,他说,‘我从前风闻有你,现在亲眼看见你。因此我厌恶自己,在尘土和炉灰中懊悔。’(四二~)懊悔什么?懊悔,是因看见自己的污秽。我们没有一个人在神面前不是肮脏、污秽的。一个碰着神的人,就看见自己的肮脏;有神光照的人,就觉得自己的污秽。没有碰着神、碰着光的人,虽然污秽,虽然肮脏,却是没有污秽的感觉。什么时候,一个人碰着了神,他就看见他这个人满身是罪,是罪的构成。

四百年前,有一个人名叫奥古斯丁,他年轻时,非常放荡。母亲非常虔诚爱主,常常为这个儿子祷告。有一天,奥古斯丁在一个地方,忽然有个感觉,有个念头说,‘我这个人为什么浪荡,不归向神呢?’他就悔改。不料,那天他发现一件事,他的罪竟然越认越多。好像不认时,还没有多少罪,越认,罪越凶猛。后来,他就写了一本属灵的认罪篇,全是认罪的话。他认罪到一个地步,说,‘连我认罪懊悔,那个懊悔都需要神的赦免,连我为罪忧伤而流的眼泪,都需要宝血来洗净。’你想这个人认罪到什么地步?可以说,他已经认罪到最末了,连认罪的懊悔都需要主赦免。

一个人在神面前,碰着神,定规看见自己有罪。他越认罪,就越觉得自己污秽;越觉得自己污秽,就越到神面前;越到神面前,就越觉得自己有罪。每一个得救的人,神带他起头走路,总得从这里走过。我们得救至今,有没有在神面前彻底认罪过,乃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有许多人,得救是没问题了,但有没有好好认过罪,恐怕是个大问号。

我得救后,第一次彻底认罪时,不是一个钟头、两个钟头,乃是很长的时间。可以说,我被神光照到一个地步,就连坐下都觉得有罪。仿佛说是,有罪;说不是,也有罪。因为我们这个人生来就不干净,即使一个心思、意念,都不干净。一个孩子出生不久,刚会发出声音时,他的声音很洁净。慢慢,他懂得说话了,那个声音就有点不清洁。等到读小学,从学校回来,你问他事情,他把眼珠转一转,你就知道那话有三分作用了。凡有作用的话,都是不干净的。

从一九三一年起,我差不多天天认罪。我记得有一次,我为着一件事非常懊恼,就到神面前去认罪。结果有两句话,是我从来没有听见的,临到了我。我祷告说,‘神阿,我在你面前不只是污秽的,我在你面前根本就是一堆的污秽。不是说我是个干净的人,沾了一点污秽,变成不干净。不只如此,主,我这个人就是污秽形成的。神阿,我这个人不只虚假,我这个人就是虚假形成的。’我在神面前被光照到一个地步,看见我就是污秽的形成,我就是虚假的形成。就是这两句话开启了我;我们不仅是有罪的,我们这人就是罪的构成。

当神光照我们的时候,我们立时看见我们的污秽,看见我们的罪恶。我们若没有让神光照,我们在神面前,就一步也没有走,一步也没有进步。神光照我们,要我们走一步,神就必须先洁净我们。没有彻底蒙过光照的人,不管他得救多久,道理明白多少,圣经懂得多深,这人不过仅仅得救而已,在神的道路上是一步也没有走过。神光照我们的头一步,总要把我们这个人弄得清清爽爽。

蒙光照的情形

一个人在神面前蒙光照有几种情形,有一种人得救是无心的,高兴聚会就聚会,高兴祷告就祷告,不高兴时,既不聚会,也不祷告。但有一天,他或者走在马路上,或者正在读书,里面有一个感觉,觉得要到神面前去祷告。他一祷告,立刻觉得自己有罪;越认罪,就越觉得自己罪越多。就这样,他被兴起来了;许多人都惊讶,这是怎么回事?他里面蒙光照,奋兴起来后,马上走了头一步,悔改、认罪、洁净自己,开始读圣经。他越读越满了光,就喜欢传福音。他原是无心的,然而神选召了他。

还有一种人,是他在听道的时候,讲道的人特别把他的心境说了出来,他就彻底认罪,满了新鲜的光景。还有一种人,他听见别人的见证,就受吸引,也到神面前求神光照,结果彻底蒙光照,彻底认罪了。还有的人,是因着和圣徒有交通,在交通之后觉得自己该到神面前求光照,结果也蒙了光照,彻底认清自己的罪。还有的人,是在祷告聚会中,或者几十个人,或者几百个人,都在那里祷告,他却在那里觉得自己有罪,就彻底认罪,结果也蒙了光照。还有的人,听了人的劝勉,知道一个基督徒要生命长进,非彻底认罪不可,就去祷告:‘神阿,求你给我光照,叫我的罪得赦免。’这样祷告了一天、两天,到了第三天,果真神就给他光照。还有的人是在祷告之后,神才慢慢让他觉得自己有罪。

许多的立志,都是人在神面前的寻求。但愿我们每一个人都能回到神面前,对神说,‘神阿,我需要你的光照,所以求你光照我,显明我的罪过。我知道有一个定律在这里,我若不蒙光照,罪恶不显明出来,我的生命就没有法子长进。’这样的祷告,非常蒙神答应的,并且神答应得非常快。

还有一种人,在神面前求一样东西,神不仅没有给他,反而让他看见他错了。在小孩子身上,我们常会看见这种情形。一个小孩来向爸爸要糖吃,伸出小手,撒娇的说,‘爸,给我糖吃。’爸爸说,‘看看你的手,多脏阿,去洗一洗。’他就去洗了,干净回来又要糖吃。爸爸就拿了镜子过来,要他看看自己的脏脸。他又去洗,洗了又来要糖吃。爸爸又给他看见脖子不干净,衣服不干净。结果他脖子洗了,衣服换了,全身都干净了。许多人到神面前去祷告,就像这样,求神给他这个,给他那个,神不仅没有答应他,反而让他看见自己的不干净。到这时,他才懂得什么叫作跟从神,什么叫把世界丢在一边,弃绝罪恶。也是到了这个时候,他属灵的生命才在他里面起头。

若不是这样,人不过道理懂一点,并且仅仅是道理,在属灵的道路上根本还没有起程。罪,他还没有恨恶;污秽,他也还没有感觉。乃是等到有一天,神光照了他,给他看见他是在罪中的光景,他才开始认罪。这样的感觉常常是持续几年的,而不是仅仅几天的工夫。他会感觉自己的败坏、自己的邪恶、自己的过错,而一再来到神面前求光照,求洗净。

具体的认罪

经过一九三一到一九三五年之后,每当我到神面前去祈求,那个祷告,只要两分钟就可以。比方为着一个难处,我去祷告:‘神阿,求你给我解决。’只要半分钟就可以,但这半分钟的祷告之前,需要有二、三十分钟的认罪。我有一个难处了,我求主给我解决;但我看见自己有罪,我还得先认罪。认过二十分钟、三十分钟后,我里面的罪都认干净了,良心也觉得平安,里面的灵和神没有间隔了。这时很坦然、很从容的,仿佛和神面对面般,我就向神说,‘神阿,在你儿子的宝血底下,我是蒙洁净的。神阿,我有一个难处,求你给我解决。’这样的祷告,神马上悦纳。

我们祷告时,常感困惑,不知是否神的意思。这个关键在于,我们把自己的罪认清之后,就会清楚。凡对神感觉迟钝的人,对罪的感觉也是迟钝。我们可以试试看,或者在路上,或者在家里,我们向神说,‘神阿,愿你光照我,把我所有的罪都显明出’有一天,光就会临到你,你会觉得自己有错,这不是人在外面告诉你有错,乃是里面觉得有错。你就会到神面前去认这个错,若是觉得从前得罪父母的,就到神面前去,‘神阿,我从前在有一件事上得罪了父母,求你赦免我。’总要具体的把错认出来。

若是作妻子的,有许多的错,得罪丈夫,就要在神面前具体的认出来;那一点对不起丈夫,那一点对不起儿女。作丈夫的,也是一样,那一点对不起妻子,那一点对不起公司,都要认清楚。我们里面的意念、里面的思想,都要一点一点承认出来。有位西国姊妹,常常劝人认罪。有一天有人祷告说,‘神阿,我有许多的罪,求你赦免。’那位西国姊妹就说,不要这样把一个大包袱一摔,就丢给主耶稣,要打开包袱一件一件的清点。这包袱里什么都有,不能一句‘主阿,我是个大罪人’,就了事。需要一件一件的清点:‘主阿,我在某一个地方对不起弟兄;主阿,我在某一个地方对不起丈夫,在某个时候对不起儿女。’这样,我们就会看见,我们的罪恶极多,但亮光也就在这里。今天的人太在黑暗里,以致没有罪的感觉;即使天天在那里认罪,也没有罪的感觉。

生命的道路从认罪开始

许多人的难处都在此,因着没有光,也就没有感觉。上班的人,公司机关明明规定八点上班,但大多数人都是九点,或九点半才到。签到时,还个个都写准时到班。有位圣徒就问我:‘我该怎么办?’我告诉他,公司要求八点,就该八点到;若是九点就该写九点。这才是基督徒。今天可怜就在这里,许多基督徒没有这样的感觉。他们所以没有感觉,就因缺少光。岂不知生命的道路,是从认罪开始?即使有件事是已经定规的,但神若光照我们,我们就必定不能作这事,并且还要认罪。认过之后,我们就会懂得什么叫作罪。

有一个小学职员,他用的信纸、信封都是公家的;这是不合宜的。但若是学校有个规定,公家的信纸、信封,私人都可以用,这他可以用。若没有这个定规,用了就是不义。有的人在小学作教员,剩下两根粉笔头,带回家去给小孩玩,却没有罪的感觉这样的人,不能说他没有得救,但至少他没有罪的感觉。一个人在神面前认过罪,每件事都不能随便。没认罪前,到人家里去,报纸可以随便看,信也可以随便拆;但认罪之后,再去看,再去拆,就会觉得不义。这不光是守规矩的问题,更是义不义的问题。到那时,我们才懂得什么叫作基督的道路。要生命有长进,就得认罪;生命的道路是从认罪起步的。许多人道理听得很多,但脚却没有踏上一步路;所以没有圣灵的管治,没有圣灵的约束。虽然大错没有,小错却随意而来。我们必须仰望神个个寻求主的光照,认罪以得着罪的赦免。

barcode

李常受文集/1950/清心的人.txt · Last modified: 2016/08/10 18:19 (external ed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