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m of Jesse

Technology is for the Lord

User Tools

Site Tools


李常受文集:1963:第三册:召会生活中事奉的基本原则

召会生活中事奉的基本原则

barcode

本书系李常受弟兄于一九六三年夏,在美国加州阿特迪那(Altadena),一次训练中所释放的信息整合。

第一章  祭司体系的事奉

读经: 彼得前书二章五节,九节,罗马书十二章一至二节,四至七节。

基督徒的生活总是有两面:生命的一面和事奉的一面。身为主的儿女,我们需要有正确的属灵生活,也需要有正确的属灵事奉。正确的基督徒事奉是一件生命的事,也是在身体里的事。彼前二章五节陈明,这样的属灵事奉乃是祭司的体系:‘〔你们〕也就像活石,被建造成为属灵的殿,成为圣别的祭司体系,借着耶稣基督献上神所悦纳的属灵祭物。’

本节中圣别的祭司体系,就是属灵的殿。圣徒建造在一起而成的属灵的殿,就是圣别的祭司体系。殿就是祭司体系,祭司体系就是殿。这是一件事的两面,就是圣徒建造在一起的两面。这个建造就是神的殿,也是神的祭司体系—不仅仅是众祭司,更是祭司体系。

九节继续说到君尊的祭司体系:‘惟有你们是蒙拣选的族类,是君尊的祭司体系,是圣别的国度,是买来作产业的子民,要叫你们宣扬那召你们出黑暗、入祂奇妙之光者的美德。’这个君尊的祭司体系就是属灵的殿。这三件事是极重要的:属灵的殿、圣别的祭司体系、君尊的祭司体系。一面,祭司体系是圣别的;另一面,祭司体系是君尊的。

保罗在罗马书中论到基督徒的生活和基督徒的事奉两件事。罗马十二章说到事奉:‘所以弟兄们,我借着神的怜恤劝你们,将身体献上,当作圣别并讨神喜悦的活祭,这是你们合理的事奉。不要模仿这世代,反要借着心思的更新而变化,叫你们验证何为神那美好、可喜悦并纯全的旨意。’(1~2)许多人的身体献上,但不是成为许多祭物,乃是成为一个独一的祭物,这一个祭物包括了许多的身体。

四至七节继续说到神那美好、可喜悦并纯全的旨意:‘正如我们一个身体上有好些肢体,但肢体不都有一样的功用;我们这许多人,在基督里是一个身体,并且各个互相作肢体,也是如此。照着所赐给我们的恩典,我们得了不同的恩赐:或申言,就当照着信心的程度申言;或服事,就当忠于服事;或作教导的,就当忠于教导。’一切基督徒的事奉都在基督的身体里。你若有基督的身体,连同身体的实行,身体的彰显,以及身体的生活,那么你就有基督徒的事奉。

生命和事奉

在本篇信息里,我们说到基督徒生活实行的一面,就是事奉。我们基督徒总是有两面:头一面是基督徒生活的一面,这是生命的事;第二面是基督徒事奉的一面,这是事奉的事。身为主的儿女,一面我们需要有正确的生活,就是属灵的生活;另一面我们需要有正确的事奉,就是属灵的事奉。

主耶稣在马太二十五章说到二个比喻:一是十个童女的比喻,论到基督徒的生活;一是他连得的比喻,与我们的事奉有关。就我们的生活而言,我们应当像童女一样,当我们从这世界出去,迎接我们的新郎时,我们的手中有光的见证。这就是我们的生活,是生命的一面。我们需要有油,也需要有光的见证。我们需要从这世界出去,等候主的回来,并往前去迎接祂的回来。这就是基督徒的生活。

在这比喻之后,主马上给我们他连得的比喻,这与我们的事奉有关。我们需要使用主所给我们的他连得,就是恩赐,去作买卖,为主赚得利润。主的儿女身上总是有这两面:生命和事奉。我们需要在生命上长大,带着油、带着灯,从这世界出去,在主回来时迎接祂;我们也需要用正确的方式,运用主所给我们的恩赐—他连得。

使徒保罗在罗马书里说到这两面。使徒用该卷书的绝大部分论到生命的一面。罗马书说到基督徒的行事为人,基督徒生活的次序。在一开始,也就是在头两章半,有一个在神面前的罪人。然后在三、四章和五章前半,这个罪人借着基督的救赎得称义、被赦免、蒙救赎并且得救。从五章后半到八章,这个蒙救赎、得称义、被赦免的人,在新生命,就是在那灵里生活行动。他领悟一个事实,就是旧人已被治死,并且旧人身上没有良善。旧人,就是旧性情,已经钉在十字架上。如今基督的灵乃是基督的具体化身,作我们的生命,这灵正住在我们里面。我们必须照着祂,并在祂里面生活行动。所以这人原本是罪人,如今是一位圣徒,照着灵生活行动。然后到了十二章,许多蒙救赎,在那灵里生活行动的人,在那灵里组成一个身体。他们乃是这一个身体的肢体。

在生命上长大

首先我们有生命的一面,然后有事奉的一面。我们先解决生命的事,然后基于那个事实,我们才有事奉。我们若没有生命并在生命上足够的长大,就不能有事奉。小孩子可以作许多事,但他们不能事奉,因为他们没有在生命上足够的长大。

若要事奉主,就需要在生命上长大。罗马六、七章没有提到事奉,乃是到十二章才提到,在那里罪人已蒙救赎,得称义,并从老旧的性情蒙拯救,他们如今在那灵里生活行动。他们有了生命真实的长大。如今他们是身体上实际的、尽功用的肢体。基督徒的事奉乃是生命长大的结果。

你若没有生命,就不能事奉。即使你有生命,却缺少生命的长大,仍然是幼嫩、幼稚,甚至像婴孩,你就不能事奉。事奉需要生命,以及生命的长大,生命的成熟。这是一件生命的事,也是一件在生命里长大的事。我们若没有在主的生命上长大,就不能事奉主。这是非常基本的事。这就是我们为了期望一个有事奉的召会生活,而一直强调生命的原因。没有生命的长大,召会就不可能得建造;没有召会的建造,就不可能有召会的事奉,基督徒的事奉。

在身体里事奉

基督徒的事奉是一件生命的事,也是一件在身体里的事;是一件在身体里的事,也是一件属于身体的事。你不能作一个单独的基督徒,而正确的事奉主。要事奉主,你必须领悟,对主的事奉是一件在身体里的事。

每一位信徒都是身体的肢体,身体的一部分。个人不是身体。身体的肢体不能离开身体而尽功用。手很好,很有用,但手若从身体上切除,不仅变成死的,还变得丑陋可怕,甚至变得恐怖。你可能喜欢和我握手,但这只手若从身体上分离,就会变得很可怕。

今天许多基督徒从身体的实际分离、分开;他们好像被肢解的肢体一样。身体上的肢体只要联于他们在身体上所属的地方,就很俊美,但一放到他处,就会很可怕。遗憾的是,今天许多基督徒就像脱落而摆在肩膀上的耳朵一样。他们怎能事奉主?我们若不是身体的肢体而被建造起来,怎能事奉主?那是不可能的。

我不是照着知识或道理来说这点。因着主的怜悯,我能从我的经历向你们作见证,多年来我若没有身体,我简直不能服事主。没有身体,没有召会生活,没有召会的实行,就不可能事奉主。

身体的生活是在罗马十二章,召会的事奉就是在这个身体生活里,由身体—召会—的众肢体来尽功用,来事奉。这件事在主的话中非常清楚。我们必须核对自己,看看我们是否有身体生活的实际。若是没有,我们就是流浪的圣徒。你若说你是在身体的实际里,你需要认真的省察,就实际而言,身体在那里。我们若放弃事奉主,就不需要谈论身体,谈论召会生活;但我们若有真诚的心要事奉主,就需要明白,事奉乃是在身体里。

祭司体系和身体

基督徒的事奉乃是祭司的事奉。我们知道,所有的信徒都是祭司;而祭司的功用、职责和责任,乃是服事主。旧约中祭司的事奉,不是个别的祭司服事主。所有服事主的祭司,都需要被建造起来成为一个身体。祭司的事奉不是个人的事奉,乃是团体的事奉。我们要事奉主,就必须与别人同被建造,成为一个团体的身体。彼得告诉我们,我们被建造成为属灵的殿之后,就成为祭司体系(彼前二5)。

建造和配搭

‘祭司体系’一辞原文相当难译。但照着属灵的实际,祭司体系乃是祭司的建造,也就是所有祭司的配搭、合作。没有一个祭司是单独的事奉;众祭司乃是在配搭中事奉。

当我尽职时,我的全身都在配搭中服事。我的口说话时,眼不能没有表情,手不能没有手势。口甚至需要脚和腿,以及全身来支撑。口需要手和脚,手和脚也需要口和眼。这就是全身的配搭,这也是基督徒事奉的基本原则。

我们许多人关心福音的传扬。我们若要传福音,就需要被建造在一起。首先我们需要配搭。当我们建造在一起成为属灵的殿,并有祭司的配搭时,我们才能传福音。

第一次的传福音乃是在五旬节那天,当时有一百二十人建造配搭在一起。那一百二十人就是一百二十位祭司,如同一个身体,在配搭中行动。我相信在那日,当彼得站起来时,那不只是彼得自己,甚至也不是彼得和其他十一个人,事实上乃是彼得同那一百二十人。当彼得告诉犹太人:‘你们这些人把这位耶稣钉在十字架上。’我相信所有一百二十人都说,‘阿们!’当他说,‘你们将祂治死,但我们列祖的神却叫祂复活。’他们又说,‘阿们!’那不是仅仅身体上一个单独的肢体,不是仅仅彼得的口在说话,而所有其他的人在睡觉或谈论,留下可怜的彼得独自可怜的说话。那日的福音不是这样传的。相反的,他们得胜的传福音,众圣徒一同配搭,众人配搭如同一人。所以,他们的传扬满有能力,并且得胜。

要得胜的传福音,不太需要属灵大汉或有能力的布道家,乃是需要一个在配搭之下建造起来的身体。借着建造起来的召会,成群的人被带领归主。我们若都在身体里联结,并且站在一起,甚至我们中间最软弱的人,在配搭中,也比任何一个单独而刚强的人还要刚强。

有些人可能担心,他们没有特别的恩赐,或者不知道如何服事主。那些都不重要。只要我们在身体的实际里,那就是美妙的。我们都需要在身体里被建造。我们若成为建造的殿,我们就是事奉的祭司体系,事奉的祭司配搭。这乃是我们所需要的,就是借着建造而产生的配搭。

圣别的祭司和君尊的祭司

一面,我们是圣别的祭司体系;另一面,我们是君尊的祭司体系。在旧约的预表里,有两种不同的祭司等次—亚伦的等次和麦基洗德的等次。亚伦的等次是圣别的等次。圣别就是从凡俗之物、属世之物,分别归主。圣别的等次是从世界,从凡俗之物,分别归主使用的等次。若要有召会的事奉,我们众人需要建造在一起;我们应该作分别的人,从世界,从凡俗之物,从常例中分别出来。分别归神就是圣别归神。圣别的意思就是分别为圣;分别为圣的意思就是从凡俗之物分别出来,归于神圣的事物。这是圣别的等次,圣别的祭司体系。

麦基洗德的等次是君尊的等次。麦基洗德是君王,他也是君尊的祭司。一面,我们都是亚伦的子孙,是从世界分别归主的圣别祭司;另一面,我们又是麦基洗德,是君尊的祭司。

让我举这样的例子:如果这里的召会要传福音,首先,我们需要一同建造起来,成为一个身体;我们必须形成一支军队。然后我们都必须从世界分别归主。我们需要到主那里去,祷告一段时间,就像使徒行传中那一百二十人祷告十天一样。他们将自己从属世的事物分别归主,并且与主同在十天之久。结果,他们都被主充满。在那时刻,他们都是圣别的祭司。那十天之后,当他们出去告诉人耶稣是主,是救主时,他们乃是以君尊的方式作这事。他们到主那里去时,他们是圣别的;他们带着属天的权柄,从主面前出来时,他们乃是君王;他们是君尊的。

我们建造在一起,从世界分别归主,并在主前祷告时,我们就是圣别的祭司。经过许多祷告之后,我们都被主充满,甚至被有权柄的主充满。然后我们乃是君尊的祭司,带着属天的权柄,出去将主的事告诉人。当我们作为基督的身体到主那里去,留在祂的同在里,我们就是圣别的祭司,是在神面前圣别、分别的人。我们祷告之后,从主得着负担,有了属天权柄的装备,我们就从主面前出来,到人那里去,服事他们,甚至将基督供应给他们。那时,我们就是君尊的祭司,是带着属天权柄的属天君王,将主供应给人。结果,我们不仅仅传讲福音的话,更是凭着君尊、属天的权柄传扬福音。

亚伦等次的祭司总是将人的需要带到神那里。他们是圣别的;但是麦基洗德等次的祭司,乃是将从神来的东西,带来供应给人,满足人的需要,这是君尊的祭司体系。

当我们放下全世界,到主面前为罪人祷告说,‘主,求你施怜悯,记念他们,拯救他们,救拔他们’时,我们就是圣别的祭司。但是当我们经过许多的祷告,从主面前出来,满有能力,带着属天的权柄,将一些出于主的东西当作生命供应人时,我们乃是君尊的祭司。

三件极重要的事

我们若要以召会事奉的方式服事主,就需要切切的注意这三件事。首先,我们需要建造成一个身体。你不能在召会生活,在身体之外有任何事奉。你需要被建造。

第二,我们每一个人需要操练把所有属世的事摆在一边。我们应该从凡俗的事物中分别归主,并学习如何留在主的同在中,学习如何将人的需要,将罪恶世人的需要带到主面前祷告。这样,我们就会成为圣别的祭司。

我们向主献上够多的祷告后,就从主面前出来,满有能力的向世人供应主作救主、作生命、作生命的供应和光。在那时,我们就是君尊的祭司。我们需要配搭,需要分别出来,也需要属天的权柄。我们需要身体的配搭,需要作圣别的祭司从世界分别归主,也需要君尊祭司的属天权柄。这样,我们就够资格、得加力,成为君尊的祭司,带着属天的权柄,将主供应给人。要有真实的召会事奉,这三件事都是基本的,甚至是不可缺的。

你若有负担向召会供应话语,首先你需要核对自己,是否已在身体的实际中被建造,并在配搭中。若不是,你就好像分离的肢体,那么你如何尽功用?

然后,你需要核对你是否分别归主,核对你是否花了足够的时间在主的同在里祷告。你不这样作,就没有资格事奉,因为你不是圣别的祭司。

接着,要核对第三个项目:你有没有属天的权柄?你有没有主真实托付给你的东西?若是有,你就会不仅借着话,更是借着权柄供应主的子民。不论何时你供职,不论你供应什么,都是有份量的。你的信息、话语、职事,会有份量,因为你有君尊祭司的属天权柄。

配搭、分别和权柄—这三样是我们尽职时所需要的资格、装备。这不仅是知道某件事,或是有负担作某件事。你需要核对,你是否建造在基督身体的实际里,你是否在祭司体系的配搭里。这是极重要的。你绝不能独自站住抵挡黑暗的邪恶势力。邪恶的势力,就是邪灵,知道你在那里。

在行传十九章十三至十六节,士基瓦的七个儿子企图要用保罗所传的耶稣的名赶出邪灵。然而,邪灵对他们说,‘耶稣我认识,保罗我也知道;你们却是谁?’耶稣的名在保罗口中,是有大能的,但在你口中可能没有大能。保罗乃是与圣徒配搭、建造在一起。他是在祭司体系的配搭里,他也有分别和权柄。

就算是在祷告聚会里,或是在主的桌子前祷告,你都需要这三件基本的事:配搭、分别和权柄。你若在圣徒的配搭中,从世界分别归主,并且有属天的权柄,那么就算你祷告一句简短的话,其他人都会在你的祷告中感觉到有管治权、能力和实际。否则,你就是祷告虚妄的言语,没有份量,没有能力和权柄来支持你的话。

真实的事奉,得胜的事奉,不是倚靠知识、能力、口才或所谓的恩赐。这几样在事奉主的事上虽然有某种地位,却不是基本的。基本的乃是这三件事:配搭、分别和权柄。

你若愿意和别人建造在一起,只需要在召会的建造里丧失己,消失在其中。当你放下自己,为着实现召会的建造时,你就在配搭里。然后你就与圣徒一同实现从世界分别归主,你也有诸天的权柄。这是得着有能力、得胜之召会事奉的路。

彼得从前不过是一介无学识的渔夫。在五旬节那日之前,我怀疑彼得有任何的恩赐。但在五旬节那日,彼得是一个在配搭里的人,也是个有分别并有属天权柄的人。他是何等的有能力!他的话语简洁,没有太多知识,但话语中充满了能力。他有配搭、分别和权柄。他是在配搭里,是圣别的祭司,也是君尊的祭司。

当那一百二十人留在主的同在里十日之后,他们所有的人都是圣别的祭司。当五旬节那日来到时,他们都出到人群里,以属天的供应满足人的需要。因为他们是君尊的祭司,甚至这地上最高的掌权者也因他们有权柄而害怕他们。他们有属天的能力同属天的权柄。

这就是我们召会事奉的路。除非我们注意这三件基本的事—配搭、真实的分别和属天的权柄,否则我们就还没有准备好,在我们所在的地方开始任何事工。我们需要建造,我们需要配搭,我们需要分别,我们也需要属天的权柄。我们需要身体的实际,我们需要圣别的祭司体系,我们也需要君尊的祭司体系。当一班圣徒建造在一起成为一个配搭的身体,有分别和属天的权柄,那个时候真实的召会事奉才开始。

第二章  在灵里事奉,将基督供应给人

读经: 罗马书七章六节,哥林多后书三章六节,八节。

三件极重要的事

在前一篇信息,我们看见关于事奉三个极重要的点:第一,召会中所有的服事者都必须建造在一起,成为属灵的殿,就是祭司体系(彼前二5)。

所有旧约的祭司都是以团体的方式服事主,没有一人是以个人独立的方式服事主。他们众人都一起配搭,彼此合作。他们建造成为一体。借着旧约的那个预表,我们就明白新约的圣徒需要建造在一起,成为属灵的殿,而这属灵的殿就是祭司团,祭司体系。

祭司体系是所有祭司,所有服事者建造成为一体。在他们中间有祭司体系、祭司团,就是一班信徒建造在一起,成为一团、一个配搭,好服事主。我们若要服事主,首先需要建造在一起。

第二,我们要作圣别的祭司体系,就是分别出来的人,圣徒,信徒,服事者,从世界的系统分别归神,有分于对主的事奉。我们需要被分别,使我们能成为圣别。

然后,我们需要作君尊的祭司体系。我们已经看过,圣别的祭司体系和君尊的祭司体系之间的不同。圣别的祭司体系是一班服事者,他们已经从世界的撒但系统分别出来,归于对神的事奉。君尊的祭司体系是一班祭司,一班服事者,他们花时间留在主的同在里,他们受膏且受了托付,有属天的权柄。他们是主治理的管道,他们有属天的权柄。当他们从神面前出来,到人那里去时,他们乃是君尊的祭司,带着属天的权柄而来。

一面,祭司是圣别的;另一面,祭司是君尊的。他们是分别归神的人,他们也是受属天权柄的托付来事奉主的人。因着他们从世界分别出来,受了属天权柄的托付,他们就够资格、装备好来服事主。这三点我们都已经看过了。

学习在灵里事奉

现在我们来看一个重要的点:我们需要学习如何在灵里事奉。这是关于召会事奉的第四点。罗马七章六节说,‘但我们既然在捆我们的律法上死了,现今就脱离了律法,叫我们在灵的新样里服事,不在字句的旧样里。’我们需要学习在灵里事奉—不在字句上,不在律法上,不在道理上,乃在灵里。

林后三章六节指明新约的事奉是属于灵,不是属于字句:‘祂使我们够资格作新约的执事,这些执事不是属于字句,乃是属于灵,因为那字句杀死人,那灵却叫人活。’八节接着说,‘何况那灵的职事,岂不更带着荣光?’

我们重生的灵

我怕许多信徒不知道何谓在灵里事奉。我们得救之前,都在灵里死了。一面,我们在心思和情感里非常活跃,我们在灵里却死了;然而赞美主,在我们得救之时,主重生了我们的灵,叫我们的灵活过来。从那时起,我们需要学习在灵里生活、行动并活动,而不是在心思或情感里,不是在魂里。

我们必须学习不仅在灵里生活行动,更要学习在灵里事奉,并在灵的新样里事奉。我的负担是要帮助你们实际的有所认识,而不是在道理或理论上有所知道。

在灵里服事主,以及在灵的新样里事奉,是什么意思?我们里面有一个受造的灵,我们也已经蒙了重生。我们的灵已被更新,而神的灵现今就住在这被点活、更新的灵里。所以,我们的灵如今是我们全人里面刚强的因素。因为我们的灵已得更新,被点活,并且因着圣灵的内住而得着加强,我们的灵必然是我们全人里面刚强的因素。不过因着我们缺少正确的教导,我们就不明白自己有这样一个更新的灵,有圣灵内住其中。然而,因着这分职事中关于这事所说的一切话,我们应当有某种领会。

我们需要在这灵里生活行动。我们不是说圣灵,乃是说我们更新的灵,其中有圣灵住着。在我们的灵里生活行动,意思是说,因为圣灵如今已内住在我们灵里,所以我们就在圣灵里。我们需要在灵里生活,也需要学习在灵里事奉。

在灵里点诗歌

假如你打算要在聚会中点诗歌,要知道点诗歌有两种方式—一种是在字句里,另一种是在灵里。如果主日早晨我们在字句里举行主日崇拜,我们找人负责崇拜,也邀请另一个人来讲道。在崇拜之前,你可能会知道那人讲道的题目。然后你就考虑我们该唱什么诗歌,可能有两、三首,你就在黑板上写着所有诗歌的首数,叫每一个人进来时能看到。这乃是在字句里点诗。

你可能认为在我们的聚会中,你绝不会用这种方式作任何事。然而,至少在原则上,你可能在聚会中有这种实行。在祷告聚会中,你可能查閲诗歌本的索引,然后只是照着字句,选一首与祷告有关的好诗。在字句里的路,是一条死路。

那么,另一种点诗歌的方式是什么?有一种方式不是照着你的心思,你的头脑,乃是照着你的灵内里的感觉。你需要操练,去感觉你的灵内里的感觉。如果里面没有感觉要点某一首诗歌,你就不应该点。当你有了一首正确的诗歌,你会借着你灵里最深处的感觉,感觉得到。

在灵里供应话语

我们需要学习,不照着知识行动或服事,乃照着最深处的感觉。假如你要在聚会中释放信息,你必须学功课,不要只照着你的知识说话。

我第一次受邀在大会众面前讲道,是在一九二七年;那时我是个年约二十二岁的年轻人。我准备好一篇道,练习了好几天。我到海边去,练习对大海讲道。然后到了主日早晨,我就上讲台,照着头脑讲了那篇信息。后来我知道,我忘了其中的一大部分。日后,我发现我的方式完全是在字句里;那完全是死的东西。那时我太年轻,太不成熟,一点都不知道如何在灵里尽职。

然而渐渐的,主把我带到一个地步,使我必须在灵里,照着灵尽职,而不是照着头脑或知识。我能向你们作见证,在已过年间有许多次,只因为我打算要在灵里事奉,所以甚至在前往聚会的途中,我还不知道要供应什么。当唱诗和祷告结束后,我必须站起来尽职。当我站起来说话,甚至当我说,‘我们来读’的时候,到了这个时候,我自己都还不知道要读什么。我慢慢的说,‘我们来读。’当我慢慢的说‘读’这个字时,就浮现一种感觉—某卷、某章、某节。当我读那部分的圣言时,我里面就有膏油的涂抹。一字接着一字,一句接着一句,信息就来了;这不是照着头脑,乃是照着膏油的涂抹。哦,那是奇妙有能的!我无法告诉你们,这种事发生过多少次。

在灵里祷告

同样的,在聚会中有两种祷告的方式。一种方式是照着知识,例行公事的祷告,这很像去办公室里作例行的工作。有时候,当某些弟兄祷告时,给我一个印象,感觉他们好像来到办公室作例行的工作。我们需要忘记各种的例行公事,各种的知识,以及各种的字句。我们来在一起祷告时,需要运用我们的灵,感觉内里的膏油涂抹。我们不该照着知识或例行公事来祷告,乃该照着内里的感觉,就是膏油涂抹最深处的感觉。

许多时候,当一位弟兄在字句里尽职时,我们可以感觉得到;当另一位弟兄从膏油涂抹来尽职,在灵里尽职时,我们也感觉得到。在这种情形下,我们能够感受到活的东西,膏抹人并光照人,而不仅仅是教训。祷告也是一样。借着内里的感觉,我们知道一位弟兄或姊妹是在灵里祷告,或仅仅在字句里,照着知识祷告。

许多时候,当我与一些在灵里祷告的‘活人’一同祷告时,他们仅仅说了一句话,我就必须说‘阿们’,因为对于他们那在灵里的祷告,我灵里有深切的回响。我不能抑制我的‘阿们’,因为我里面有东西在焚烧。当任何人从灵里祷告时,从别人的灵中就自动发出赞同。

有些基督徒不同意在别人祷告时说‘阿们’。他们里面有‘阿们’,但被他们压抑了;他们不愿意释放‘阿们’,只因为他们有意见。但是不论他们有没有说出来,当任何人在灵里祷告时,别人的灵里总是有回响。 然而许多时候,当一位弟兄在头脑里,在知识里,在字句里,在心思里祷告,就带进死亡。他越祷告,人就越发死。我们祷告时,必须感觉别人的灵里有没有回响。若没有回响,我们就需要马上结束祷告。我们需要学习如何在服事中运用我们的灵,并学习如何在灵里事奉。

在灵里看望圣徒

当你要看望一位圣徒时,你必须学习在灵里看望。每当你遇见另一位圣徒,就有操练灵的重大需要。仅仅照着头脑,照着你的知识谈话,不能在灵里造就人。你需要学习运用你的灵,感觉你里面的膏油涂抹,并跟随这膏油涂抹。因着你有一个更新的灵,这灵是由圣灵所内住,你里面就有膏油的涂抹。你需要顾到这膏油涂抹,并且照着内里的感觉,内里的知觉,与圣徒交通。这样你就能在灵里,而不是在字句里服事圣徒,并与圣徒交通。

我们需要考量一些细节,因为这件事非常重要。假设你看望的一位姊妹向你敞开,说到她的家庭问题。照着圣经的教训告诉她一些事,并不管用。你听她讲话的时候,必须运用你的灵,来感觉她的灵,并感觉你里面的膏油涂抹。你若这样作,那么当你一面听,一面感觉膏油涂抹时,你里面的膏油涂抹,圣灵,会向你有所启示,那是非常属灵并属天的。这样,你就能够以活的方式帮助她。那时,你需要忘记你的圣经知识,忘记你对基督徒教训的知识,并且放弃那些知识。你必须操练你的灵,仰望主。你在听的时候,必须与主交通,不但要感觉她的灵里有什么,也要感觉你里面的膏油涂抹是什么,这就是路。

在灵里传福音

我们都需要学习在事奉主的事上,在灵里实行、操练并行事为人。我们在传福音时,需要在灵里有更多的操练。我们不该仅仅照着福音真理或照着福音的知识传福音。仅仅传讲我们都是罪人,主耶稣是神的儿子,为我们的罪死在十字架上,这并不管用。这是在字句里传福音。我们传福音必须是在灵里。

我们需要一些经历,来说明这点。许多次在传福音时,虽然我不知道会中某个人的光景,我却说了一些话,恰好符合他的需要。我一步一步的形容他们的情形,和他们确实所作过的事,以及他们的感觉和反应。这样的说话被主使用,使有需要的人归向祂。

在我们实行照着我们的灵内里的感觉传福音之后,在一次福音聚会里,当我在说话时,我觉得我应该说,‘你说你不是罪人么?我告诉你,你偷了学校的粉笔。’几天之后,我听说有一个年轻的高中生被他母亲带到那个聚会中。当我说话时,他在想:‘我不是罪人。我没有犯罪。’正当他对自己说这话时,我就说了‘你说你不是罪人么?我告诉你,你偷了学校的粉笔’这句话。他的确偷了学校的粉笔。但是当他听到这些话,他对自己说,‘那没有关系。’就在那时,我说,‘你说那没有关系么?你把粉笔带回家,在地上画圆圈。’这句话使他颤抖,因为这确实是他所作的事。结果,他得救了。后来他问他母亲,是否有人把他的事告诉我,不然我怎么知道他所作的每件事。事实上,我甚至不知道他的名字,或他所作的任何事。我们还有其他类似这个故事的经历。

在另一次福音聚会里,我转向会众中的某些人,说,‘你说自己是个好人么?看看你多残忍。你的丈夫辛苦工作,赚钱养活你;到了年终,你还逼他买一双高跟鞋给你。他没有钱,你却逼他这样作。’过了一周,一位去看望的姊妹告诉我们,有位年轻的女士因着这话而得救。起先那段话叫她非常愤怒,因为她以为是她的邻居通风报信,然后我就在公众面前辱骂她。当那位年轻的女士知道事实并非如此时,她就信服了主。

在另外一个场合我举例说,‘假如你是七十六岁。’后来我听说有一位刚好是那个年纪的人得了帮助。在传福音时照着灵的内里感觉的这种经历,产生了活生生的故事。

我们都需要学习在灵里事奉,而不是在知识或字句里。我们若走这条路,许多时候在灵里事奉时,圣灵对我们是很活的。

每当你站起来说话时,要忘了你的知识。一面,你需要知识;但是当你站起来事奉时,必须忘掉知识。你若在那时持守着记忆里的知识,就会造成许多破坏,也会拦阻圣灵。当你说话时,必须忘掉你的知识,回到你的灵里,好在灵里尽职。这是一个需要许多操练的功课。你可能认为你若放下你的知识,就不知道要说什么。这也许是真的,但我们众人都需要操练在灵里事奉、尽职。

在实际的事奉中供应基督

我们在召会的事奉中所作的一切,目的乃是供应基督给人。我们所作的每一件事,都该将生命供应给人。这是召会事奉的第五点。

假设你来到会所要料理一些实际的事务:要排椅子,作一点整洁的工作,或是要整理厨房。不论作什么,你都该以为那是将基督供应给人的机会。你若作整洁,你的整洁应该将生命供应人。你需要借着作整洁供应基督。你若教导人,你的教导应该将基督供应人。仅仅将一些知识供应人是不够的;你必须借着教导,将基督供应给人。饭食服事也是一样。甚至在预备饭食时,你也应该将基督供应给人。

供应基督的路

有一个例子可以帮助我们明白,如何借着料理一切实际的事务来供应基督。一九四八年,我们在上海有一次特会,许多同工从全国各地前来参加;特会期间,有一次晚餐交通,邀请所有的同工和当地圣徒参加。有一位很能干的姊妹,当时是一家大医院的护理长,她料理相关的服事—事前的预备、作饭食和布置等。她的个性很强,在那一整晚所作的每件事上,她都相当耀眼。然而,却没有人在她身上感觉到基督。她有很高的资格,也作了许多美好的事情,但没有生命借着她供应给人,圣徒也没有从她得着帮助。

另一位姊妹也在同一个晚餐中服事,她是服事者中惟一一个作任何事都错的人。她犯了一个相当严重的错误,在场的每个人都知道。然而,在这位姊妹身上,每个人都能感觉到基督。她从基督有所学习,学习如何活在基督里,如何在基督里行动,甚至如何在基督里调整她的错误。那里所有的同工,都借着这位犯了严重错误的姊妹得了帮助,但却没有从那位作了这么多美好事情的能干姊妹得帮助。在事奉主的事上你可能作了许多事,基督却一点没有借着你或被你供应出去。

目标和凭借

要借着作整洁、饭食服事、以及各种实际的事务,将基督供应给人,我们有许多功课要学。我们来在一起聚会时,似乎是很属灵,很像基督;但是我们一到了厨房,就似乎一点都不像基督。我们需要学功课,就是不论我们在作什么,都借着将基督供应人来服事人并事奉神。你若在灵里司琴,那么借着司琴,你就将基督供应人。我们是召会,在这里不作别的,只将基督供应人。为圣徒预备一顿好的饭食,为聚会预备一个好的场地,以精湛的技巧司琴—除非这些事能将基督供应人,否则就没有意义。我们事奉主时,不论作什么,都该将基督供应人。我们在这事上有许多要学习的。

在上海有一位年长的姊妹,非常有主的同在。她经常邀请初抵中国的年轻女传教士喝下午茶。借着供应茶点给那些年轻的传教士,这位姊妹就将基督供应给她们。好些年轻的姊妹能作见证,多少主的生命借着喝茶而供应给她们。这位姊妹没有教导她们,或说任何话改正她们,却把生命供应给那些年轻人。

有一次,那些年轻的传教士中有人穿着时髦的衣服,裙子稍微短了一点。这位年长的姊妹邀请她们喝茶。她们喝茶时,好几次这位姊妹把她的裙子往下拉,好得着更完全的遮盖。最后,其他的姊妹也开始查看她们的裙子。一句话都不用说,那些年轻的女士就得到莫大的调整。供应茶点不是这位年长姊妹的目的,那不过是将基督供应出去的凭借。

我们不论是作整洁、布置、预备饭食、看望、供应话语、唱诗、或祷告,将基督供应给人应当是我们所作这一切事的目的。召会生活中一切实际的事务,都不过是我们借以将基督供应给人的管道,凭借。

如果别人不能在你预备饭食的厨房里感觉到基督,那他们是否会在聚会中真实的感觉到祂,是很有疑问的。我们若要在聚会中供应基督,就需要在一切实际的事务中操练自己,使基督能在实际的事务上得以供应出来。召会事奉的每一部分,都必须供应基督作生命。

我们需要学习如何在灵里事奉,我们也需要在召会的事奉中,以供应基督的方式作一切事。这是我们的目标和目的。

除非我们在这些事上学功课,否则召会生活就会被破坏,死亡就会借着实际的事务被带进来。一面,圣徒可能一起料理实际的事务;另一面,他们可能在胡扯闲谈。如果圣徒不学习在灵里事奉,彼此供应基督,那么在召会事奉中的胡扯和闲谈,会成为将死亡带进召会生活,并散播死亡的管道。在那种情形之下,越多的圣徒为着实际的事奉来在一起,召会生活就会越受到破坏。

愿我们都学习,每当我们在召会生活中来在一起服事时,都将基督当作生命供应给人。愿我们都学习在灵里事奉,将基督当作生命供应给人。

第三章  在配搭里事奉

读经: 罗马书七章六节。

我们看过,我们需要在灵里服事主;在我们的事奉中,我们需要作的一件事,就是将基督当作生命供应给人。在事奉主的事上,不论我们作什么,都必须在灵里作。罗马七章六节告诉我们,我们不仅需要在灵里服事主,更要在灵的新样里服事:‘但我们既然在捆我们的律法上死了,现今就脱离了律法,叫我们在灵的新样里服事,不在字句的旧样里。’

灵和灵的新样是有一些区别。然而,你若在灵里服事主,必然会有灵的新样。在肉体里的任何一件事都是老旧的;在灵里的任何一件事都是新的。每当一位弟兄或姊妹在肉体里事奉,就有老旧的感觉,那甚至是六千年的老旧,像亚当一样的老旧。但若有人在灵里事奉,就会有一些新的、新鲜的、使人舒畅的东西。

许多时候,我看见一些相当年轻的弟兄姊妹用老旧的方式事奉。有些十九岁的人,服事的样子好像九十岁。他们的服事是老旧的,因为他们是在肉体里事奉。另一面,有些较为年长的弟兄姊妹是用新鲜的方式事奉。他们以新的、令人舒畅的方式事奉,因为他们是在灵里事奉。凡在灵里的东西,都是新鲜的、新的、令人舒畅的。凡在肉体里的东西,都是老旧的;不但不令人舒畅,反而令人厌倦。

当你正听一篇在灵里释放的信息,你一点也不在乎时间。听了半小时之后,你可能想再多听一点。时间过得很快。但是当你听在肉体、在字句的旧样里释放的信息,十分钟可能就像是一小时;当信息结束时,你会松一口气。我们众人都需要学习在灵里事奉,并在灵的新样里服事。

我们必须成熟,但绝不该老旧。老旧是一件事,成熟是另一件事。我们应该追求成熟,但绝不要变为老旧。神从不老旧;相反的,祂总是新的。圣经里用一种方式描绘主的成熟,又以另一种方式描绘祂的新,但主从不老旧。所以,我们应当学习在灵里,并在灵的新样里服事。

不论你作什么,需要在灵的新样里作;不论你作什么,需要以将基督当作生命供应给人的方式作。你不该供应道理、宗教、规则、规条或形式;甚至不该供应人任何一种正确的教训,却没有基督作生命。我们的目标是将基督当作生命供应人。我们顾到正确的教训,因为那些教训与基督作生命这件事有极大的关系。如果道理和教训不联于基督作生命,我们就不该注意,也不该谈论。

我们必须学习在灵里事奉,也必须将基督当作生命供应人。这两件事我们已经看过了。

配搭的路

关于在灵的新样里服事,以及将生命供应给人,还有更多可说的。然而在本篇信息,我的负担是事奉的另一个点,就是配搭。在事奉上,我们需要与别人配搭。我不是说我们需要组织起来。组织是一件事,配搭是另一件事。我们用‘配搭’一辞,乃是指建造在一起,并且用建造在一起的方式事奉。

你越服事,就越与别人建造在一起。这些日子以来,我们一直在谈论召会的建造。召会的建造乃是在配搭的事奉里。我们若以配搭的方式服事主,那么我们一边服事,就一边被建造在一起。

我们需要在实际一面,看见这是什么意思。假如我在召会的圣徒中间服事主,我需要以一种方式服事主,就是我越服事,就越与别人建造在一起;我越服事,别人就越被带进来,与我建造在一起。换句话说,我越服事,召会越得着建造。

然而,今天在许多地方,人越服事,就越独立。他们越有恩赐,就越成为大汉,也就越独立。有些有恩赐的人会认为自己太高超,别人跟不上。他们把自己看得很高,把别人看得很低。他们将自己摆在顶端,把别人放在底下。结果,他们就变得独立。这不是正确的路。

正确的路乃是,当你服事的时候,你就与别人建造在一起。你越服事,越运用恩赐,就越与人联结、配搭。在事奉主的事上,你从不单独行事。这里有我们该学习的功课。

让我这样说明。若我是一位有恩赐的弟兄,那我越服事,就越有学习,越知道如何服事。我越服事,就越刚强,就变得越伟大。这样我就会骄傲起来,认为我知道这个,知道那个,我什么都知道。因此,我必须包办一切,因为我是惟一知道如何作的人。就一面说,我变成全能的人。我什么都能作,也什么都作。我越服事,每一件事就越成为我的囊中物,每一件事就越在我手中。我越会作事,就越独立,也越随心所欲。我再没有功课可学,也没有人可以教我任何事。在聚会中,我点诗歌、司琴、领诗、带头祷告并且传讲信息—我作尽一切的事,不需要其他任何人;我能包办所有的工作。我在顶端,也是最独立的人。其他人可能羡慕像我这样一位优秀的弟兄。然而,你们都必须明白,这样的弟兄只会破坏召会生活。他作得越多,就越延误召会的建造,甚至破坏并拦阻召会的建造。既然这样一位弟兄凭自己是如此的能干,他就没有功课可学,他也不需要与别人配搭。这不是正确的路。

让事情交到别人的手中

正确的路乃是这样:我来到这里服事的头一天,可能作百分之九十的事情,留下百分之十交给别人。但是一个月之后,我只照顾百分之六十的事,其他的百分之三十已交到其他与我一同服事之人的手中。又过了一个月,我可能只顾到百分之三十;再一个月后,可能只有百分之五;又过了一阵子,只有百分之一。其余服事的工作都交给一切有服事的弟兄姊妹。一位姊妹司琴,一位弟兄点诗,另一位顾到这事,还有一位顾到那事。若要这样服事主,我就必须学许多功课。我们每一个人天然的想法都以为自己是最好的,绝不让别人作与自己相同的事。但你若要学习与人配搭的功课,就必须学习如何轻看自己,如何受别人的限制。否则,你无法将人多而又多的带进建造里。

以前在中国有一位姊妹,她相当能干,受过教育,作事老练,也非常爱主。然而,当她进到召会的服事时,她越服事,每一件事就越被她掌控。两、三个月后,似乎其他所有人都被解雇了。有一天,长老们问她为什么只有两、三位留在主的事工中,而几个月前还有为数不少的人在那里。他们问其他人到那里去了。她回答说,他们不知道如何作事,也作不好。她越服事,其他人因着她的能力和才华,就越被解雇。没有人作事像她那么快。在每件事上,似乎她都是对的,因为她太能干了。但就属灵的实际而言,她极其破坏召会生活。她乃是单独的行事。后来,这位姊妹身上患了重大的属灵癌症。

癌症乃是身体上过度发展的部分,也就是一群不受约束、发展太迅速的细胞。你需要受别人的限制,好叫你不成为基督身体的癌症。你需要受别人的限制,好叫你作与别人配搭的肢体,而不是不受约束的细胞。 我们在召会中服事主最好的路,乃是这样:头一周你来服事主,可能顾到百分之七十的事,其他人顾到百分之三十。到了下一周,你顾到百分之六十五,其他人顾到百分之三十五。到了第三周,你可能顾到百分之六十,而其他人顾到百分之四十。就你而言,百分比总是下降;就他人而言,百分比总是在上升。

从另一个角度看,头一周你来的时候,只有百分之五的圣徒与你一同服事。一周之后,有百分之八,然后百分之十二,百分之二十;至终,可能一年之后,就变成百分之百。你手中工作的百分比总是下降,而与你一同服事的人数却一直增加。可能过了一、两年,服事会完全不在你的手中,而百分之百在众弟兄姊妹的手中。服事者的人数会从屈指可数到超过一百。这才是正路。 你若走这条路,你会学习受限制,被破碎,并将自己交给别人。你若不与别人一同服事主,就永远不会认识自己;但是你一与别人一同服事,就被暴露,你事实上有多‘好’。在这种服事中,有许多你要学习的功课。

受配搭的试验

在我的经历中,我总是在服事上受到弟兄们的试验。这种试验是很难接受的,但你就是必须接受。你可以告诉主说,‘主阿,这是从你来的杯;我别无选择,只得接受。’你就是这样学习以配搭的方式服事主的功课。

当你凭自己作事情时,似乎每件事都是方便的;但当你与别人一同作事时,似乎没有一事是方便的。例如,在主的工作中我总是喜欢独自旅行。然而,在主的主宰安排和同工们的配搭之下,我在中国总是得和两位或更多位弟兄同行,甚至要一路在他们中间作领头的。我总是喜欢事情及早就序,不留任何一件事到最后一刻才完成,我也催促弟兄们为我们的旅程预备一切。每一次总是有人还没有准备好。最后我还需要帮助他就序,替他打点事情,帮他作一切事,我们也无法准时出发。我鼓励每个人负责自身的事务,不要麻烦别人;但不论我尝试什么方法,没有一个管用。最后我只得顺服主,学习忍耐;我也必须为别人照料所有的行李,并处理所有的问题。你与越多的人一起旅行,麻烦越多—行李、别人忘记的东西、以及一切特别的需要。你别无选择,只得帮忙。似乎别人要来帮你的忙,但你反而要帮他们的忙。他们没有成为帮助,反而成为重担;然而,他们乃是你学功课的真正帮助。

最大的问题之一乃是与几位同工一起访问召会,被召会接待。许多同工根本不知道如何作客。在配搭里有许多难处,也有许多我们可以学习的功课。

你在这一切景况中该怎么办?你不该解雇你的同工,打发他们回家。你就是需要在配搭中学功课。这是你与别人一同服事主,建造召会惟一的路。你不该成为大汉,不该成为在顶端的人。你总是需要与别人配搭。你若这样尝试,必会看见自己在那里。这不是容易的事。

我们总是喜欢解雇别人。当一些服事指派给某些弟兄或姊妹时,许多时候他们会说,他们要明讲,没有人可以碰他们的服事。他们若预备饭食,就会坚持别人不可来到厨房。一面来说这是对的,但另一面,他们需要一些人,不仅帮助他们,也要成为他们的重担。否则,他们就没有功课可学。你若有一些帮手,在事奉中成为你的重担,你就会受限制、被破碎并被调整。你需要有人作你的重担。你可能太快,需要有人成为你的重担,让你慢下来。这样你就会学功课,也会将人带进来。

被服事者包围,且让工作离开你的手

在配搭服事主的事上,对于你的服事最好的试验,乃是经过一段时日之后,看看还有多少的服事在你的手中,有多少人被带进你那一部分的服事。六个月之后,如果所有的服事都在你手中,差不多所有的人都走光了,你几乎是惟一留下的,那可就严重了。你可能作事比别人好得多;然而,虽然事情作得更好,召会生活的光景实际上却变得更糟。你凭自己把事情作得很好,事实上是为召会生活带来破坏。 你需要将更多的人带进来,最后甚至百分之一的工作都不该留在你手中。每件事都该在别人的手中,最后有成百的人与你一同服事。这是配搭的路,这是将人带进来,并使召会得建造的路。你越服事,你手中的事务越少;你越服事,服事者的数目越多。

你不该考量你所完成的工作,乃该考量有百分之几的服事在你手中,服事者的数目又有多少。关于这事,有许多真实的功课可学。最大的功课乃是破碎。我们可能谈论被破碎,但被破碎的路乃是与你的弟兄姊妹一同配搭服事主。

为着配搭敞开

在这件事上我们的确需要训练,也需要实行。我们所说的,主要是关乎实行一面。你若接受这些事,并付诸实行,你就会领悟这里有多少讲究。光是这一小段话,就足够你实行一辈子。你会发现你里面有个总是独立的天性,总是隐密的天性。你不喜欢向别人敞开。你的血轮里有个东西总喜欢独立,保守秘密,不让人知道。有些弟兄姊妹能够谈论许多事情,而不向人敞开。他们谈论,却一直关闭自己。你可能与他们一同服事主相当久,却仍不晓得他们在那里。

你若接受这话,以配搭的方式服事主,你就会发现你在那里。就天性而言,你是独立的人,隐密的人,甚至是奥秘的人。你喜欢将自己藏起来,成为一个奥秘。在旧约中,神将召会隐藏在祂自己里面作奥秘;但今天你是让自己成为奥秘藏在你自己里面,你不太容易向人敞开。

没有敞开代表没有破碎。破碎越多,敞开就越多;敞开越多,与人相调也就越多。除非我们学得被破碎、敞开和与人相调的属灵功课,否则我们不可能有召会生活。我们可以周周、月月、年年来在一起,但我们一点没有召会生活。我们绝不能被建造,团体的彰显基督。我们绝不能在灵里相调成为一,因为我们天然的生命,属魂的生命,属人的生命,从未破碎过。你只有一条路经历天然生命真正的破碎,那就是与人配搭。你不能只是将自己关在房间里读经祷告,赞美主你被破碎了。你越在房间里宣告你被破碎,就越没有被破碎。你是否真正被破碎,乃是受与人配搭的试验。

假如有一位姊妹总是喜欢将自己关在房间里寻求主,她每日非常忠信的读主的话,默想主的话,以及跪下祷告。她的实行非常好,但真实的试验是这位姊妹是否真正被破碎。一个人有可能与主单独同在时非常属灵,却从未让己破碎。

假定在主的主宰安排之下,这位姊妹被摆在某种配搭之中,并被摆在七位姊妹中间,这七位每一位都是马大,根本不知道如何安静。事实上,她们所知道的乃是工作,更多的工作;作事,更多的作事。在主宰的安排下,这八位被摆在一种情形里,有许多事情需要完成,所以这位亲爱的姊妹没有时间单独留在房间内寻求主。这对她会成为真正的试验。她甚至可能发脾气,因为她没有时间寻求主。这是她从未破碎的证明。经过了这样的试验,这位姊妹怎能以老旧的方式将自己关在房间内,赞美主她被破碎呢?事实上,主的主宰安排将她带进这样一种处境,给她看见她必须在这一件事上被破碎。

今天基督徒中间的教训太强调个人的属灵,将基督徒作成古董和展示品,而不是预备他们成为建造的材料。神从来没有意思要你个人的属灵。个人的属灵破坏召会的建造,并造成极大的损害。你若看见神永远的定旨,神终极的心意,乃是要得着一个身体,一个团体的器皿来盛装基督,彰显基督,你会说,‘主,拯救我,救我脱离我个人的属灵。甚至在个人的属灵这件事上,我也必须被破碎。我需要蒙拯救脱离这种单独。我需要学破碎的功课,好叫我能与人配搭,并与人调在一起,成为他们真实的帮助。’

这一位属灵的姊妹服事主正确的路,乃是学习破碎的功课,学习如何蒙主拯救脱离她那个人的属灵,学习与人相处。渐渐的,其他人就会学习同样的功课,这位姊妹也会成为她们的帮助,并以正确的路,将基督的生命供应给她们。然后这八位就建造在一起,带进多而又多的人,与她们一同配搭。这样,她们就是配搭的属灵,而不是个人的属灵。这的确是一个非常需要学习的功课。

我们必须再三强调这件事,因为我们从经历中领悟,我们若没有学好这个功课,就绝不能有真实的召会生活。若缺了这个,我们的召会生活就会变成虚假的。我们可能在主日聚在一起唱唱诗歌,祷告祷告,听听信息,如此而已。我们永远无法把召会建造起来;我们无法有一班信徒建造在一起,作活的团体身体。我们需要学习以一种方式服事主,好叫我们能与别人配搭,别人也能与我们配搭。这里我们有许多功课要学。

除了破碎之外,你需要学习一直让别人可以与你配搭。你们众人若愿意简单的接受这话,继续以配搭的方式服事主,我就不需要多说什么。在你前面有许多功课,但你不该放弃。你的功课越多,你需要学的就越多;你学得越多,就越有功课继续临到你。这是主建造祂召会的路。

如果有三个人能在主的事工中作某一件工作,你不该减少到两人;最好有四人,甚至五人。绝不要减少人数,总要增加人数,因为人数越多,你就有越多的功课可学,召会的建造也越多得着实化。

有的弟兄说,‘若有一些姊妹在场,我就没有办法作任何事。你若请我作事,就必须叫这些姊妹不要到我面前来。’我怕我们仍然有一些弟兄陷在这种光景里。你若是这样的弟兄,主会打发更多的姊妹给你;可能在祂的主宰安排之下,祂会差派最麻烦的人给你。主会试验你,给你看见自己在那里。你需要学功课,以团体的方式来完成服事的工作。召会对你乃是试验;真实的召会事奉,也是个试验。

我们都该试着认识召会。我们需要操练,认识召会事奉的路;召会的事奉乃是配搭的事奉,绝不是个人的事奉。召会中的一切事奉乃是配搭的事奉。

许多时候,我喜欢在释放信息之前,与弟兄们交通信息的内容。这是最好的路。与弟兄们来在一起交通你所要释放的信息,采取一种向别人敞开,预备好受调整的态度,实在是件美事。如果弟兄们给你一点暗示,不要你尽职,你就应该乐意接受。你不该独立行事。在凡事上,在每件工作上,在主事工的每一部分,你需要试着向人敞开自己,为要与他们配搭,并以配搭的方式完成每一件事工。这样,你就会学功课,召会也会在建造的事上得益处。否则,我们可能有许多聚会,却没有真实的召会生活。

第四章  职事与召会的关系

读经: 使徒行传十三章一至四节上。

我们要在神的儿女中间,用最正确的方式服事主,就必须认识工作或职事与召会之间的关系。我们若思考新约中使徒行传和所有书信中的记载和教训,就清楚看见职事与召会有密切的关系,却又与召会有别。召会是在五旬节那天形成的。在此之前,耶路撒冷并没有召会,但有另一个东西在那里,这东西与召会有密切关系,却又与召会有别。那就是在彼得的领导之下,使徒们中间的工作或职事。在耶路撒冷的召会建立之后,彼得等一班使徒们手中的职事仍然存在,那与召会有关,并且完全为着召会,却又与召会不同。

我们若读行传十三章,可以看见在安提阿也有一处召会,在那里也有一些东西,是与召会有关,且是为着召会,却与召会有别。这乃是一班主仆人中间的工作,职事,这班人包括使徒保罗和巴拿巴。在行传十三章以后的章节中,职事和召会的关系非常清楚。在多处地方建立召会之前,使徒保罗前往那些地方作工;使召会得以产生的,乃是他的职事。这些地方召会产生并建立之后,工作仍然存在。因此,从行传二章至这卷书的末了,我们可以清楚看见,有两者是并行的:一是召会,一是职事,也就是工作。

在保罗的领导和作头之下,使徒手中的工作百分之百是为着召会,这很清楚;然而,这工作却不是属于召会。工作不在召会手中,不在召会的治理之下,也不在召会的支配或控制之下。安提阿的召会没有差遣保罗和巴拿巴去作工。召会中没有布道委员会,差派传教士到国外去。保罗和巴拿巴不在安提阿召会的支配之下;反之,他们与安提阿的召会分开。然而,他们又与那里的召会有关系,他们到那里所作的,乃是完全为着在安提阿邻近所建立的地方召会。

使徒没有为他们自己作任何工作,他们所作的完全是为着众地方召会。他们是一班神的工人,密切联于众召会;他们作工是为要产生、建立、造就并建造众召会。然而,他们不属于地方召会—既不属于安提阿,也不属于任何其他日后他们所建立的召会;他们不是由召会所差派,也不受召会的控制。他们是与召会分开的,他们的工作也与召会分开。当他们参加召会的聚会时,是以召会肢体的身分而行动。他们在召会聚会中只是弟兄,就像其他的弟兄一样。然而,身为主的同工,他们不是安提阿召会的使徒,不是以弗所召会的使徒,也不是其他任何地方召会的使徒。

职事和众召会都直接在主的手下

职事,工作,与众召会有密切的关系,是百分之百为着众召会,却不属于召会。职事不是在召会的控制或支配之下,乃是直接在元首主耶稣的管制之下。这原则也适用于众召会。众召会与职事并使徒有密切的关系,但众召会不在使徒的手下,也不受使徒的控制;众召会乃是直接在主耶稣的元首权柄之下。职事不控制众地方召会,众召会也不控制职事。召会和职事二者,乃是直接在元首的管制之下。

主的心意乃是要将人手从工作和召会中除去。主不要将祂的职事放在某一处地方召会的手下。召会雇人服事主,以及差遣人为祂作工,是不对的。这样作就把主的仆人放在人的手下,几乎使他们沦为人的仆人。例如,许多传教士离开他们的差传地区时,必须递上书面辞呈。

我年幼时,有一位家人毕业于中国最好的神学院,她后来成了一位传道人。她常这样说到她的工作:‘明年我要辞职离开这个教会,到另一个教会工作。’我们会问她任职的条件,包括她的薪水和旅费,然后鼓励她选择较好的工作。然而,主的心意乃是要将祂的工作和祂的工人直接放在祂手中,而不受人的控制。

同样的,主的心意是要将众地方召会直接放在祂的手中。照着启示录头三章,主乃是行走在金灯台中间的那一位。祂是众召会惟一的监督者。众召会都在祂的手下,在祂的元首权柄之下。主不同意有人手介入,这是一个非常基本的原则。

分辨职事的事奉和召会的事奉

我们若要服事主,就必须看见我们是在召会中服事主,或是在职事中。提摩太的服事是那一种服事?他的服事是属于召会,还是属于职事?我们可以这样回答:当他仅仅作为一位弟兄参加召会的聚会,他在那里所作的乃是召会的服事;然而,提摩太的服事大部分乃是属于职事;他的服事是为着召会,却不属于召会。在召会的事奉中服事主是一回事,但在职事的事奉中服事主又是另一回事。

人学开车时,必须学许多功课。他若随兴盲目的开车,将造成极大的损害,甚或丧失生命。人若想要开车,就必须知道所开的是什么车,要开往何处,该开在那个车道上。有许多规则该遵守。照样,我们若要服事主,就必须学功课。我们必须条理分明的服事主。许多弟兄姊妹似乎抱持一种态度,就是只要来,用任何方式服事都好;然而,这可能造成损害。在事奉主的事上,我们必须学知一个最大的区别,就是职事和召会的关系。

一处地方召会可能有负担训练当地的圣徒。他们可能邀请一些主的仆人来帮助作这工。若是这样,这样的训练就是属于召会的。另一方面,有的训练可能不是召会的负担,乃是一些主仆人的负担。主的仆人可能有负担帮助圣徒认识如何服事主,如何跟随主,如何经历主,以及如何实行召会生活。在这种情形之下,这样的训练乃是在主仆人的手下。这不是属于召会,乃是属于职事。我们必须分辨这两种方式。

如果是召会办训练,那必须是在召会的手下。凡所作的,必须是在召会的支配之下。在这种情形下,职事的同工没有自由为着引导寻求主的意思。相反的,他们必须到召会的带领者那里,问他们说,‘弟兄们,为这次的训练,你们要我作什么?’带领的人可能会察验某位同工,看看他是否正确的认识圣经各卷书的分段和意义。他若不认识,他们会请他负另外的责任,并找别人负责训练。当召会明白什么是出于主,为着主,并为着各地的众召会时,这样的训练就得以举行。这样,那个召会就乐于以团体的方式作一些事来帮助那个局面。

然而,职事的训练却不是这样执行的。职事的训练乃是借着直接从主来的负担而执行出来,这负担是祂放在执事心里的。这不是出于某一地的地方召会,乃是出于尽职者的负担。然后,召会中的带领者也同意这负担是为着建造主的召会,他们也尽可能的合作。我们必须非常清楚这两种方式,好使召会和工作能维持直接在主手的管制之下。否则,我们可能将召会摆在工作的手下,或将工作摆在召会的手下。这里有我们要学习的功课。

有些人认为我们的训练聚会只不过是召会性的聚会,就像召会的祷告聚会一样。然而,他们不明白,严格说来,召会不能领导这样的工作。召会应当只有召会的事奉。例如,召会传福音乃是地方召会的事奉,但是训练的聚会却不属于地方召会的事奉。比如说,我们夏季的特会也不是召会的聚会,而是在召会的聚会之外。当然,众地方召会与特别聚会有关,但那些特别聚会并不属于地方召会,而是属于职事,为要帮助众召会。

我们应该在主面前多有考量:我们是在召会里事奉主,还是在职事里事奉主?职事的事奉与召会的事奉有关,召会的事奉也与职事的事奉有关,但我们不能,也不该将二者混淆。现在我们所举办的训练聚会,与此地的召会关系密切,本地的召会也与这个训练密切相关,但这二者不是同一个项目。我们在召会中所兴起服事主的事工,可能是为着帮助和预备职事性的事奉;然而,我们仍然在地方召会中服事主,我们也必须在地方召会之下。我们若在地方召会中服事主,就必须在地方召会之下;但我们若在职事中服事主,就必须在工作的配搭之中。

我们现在所办的训练,总是与召会在主日和其他时段的地方性聚会分开。这是职事的工作,是与召会分开的。当然,这训练是为着召会,是要帮助召会和圣徒,却又与召会分开。所以,这职事不需要向召会报告,或是请求召会扶持。

行传十三章一至四节上半,提到在安提阿召会的五位申言者和教师。严格来说,这些申言者和教师都不是当地召会的成员。他们在一起的祷告,不是地方召会的祷告聚会,乃是职事的祷告聚会,就是一班主工人的祷告聚会。这指明我们若要服事主,就必须以正确的等次服事祂。我们若要在召会的事奉中服事,就必须在召会的配搭之下,也就是在召会的等次之下。但是我们若要有分于职事的事奉,就必须在职事的配搭之中。

然而,许多圣徒没有考虑这点。他们觉得只要他们事奉主,一切就都好了。他们若不清楚这些事,现在可能没问题,但是日后他们自己或是与别人之间还是可能遭遇问题。为了要帮助我们正确的服事主,对事情有正确的认识,并且与所有主的儿女有正确的关系,我们必须认识这些事。

最近有些同工弟兄出版了一本关于信仰的小册子。严格说来,这不是属于召会的。当然,这是为着召会,为要帮助召会及众圣徒;但是就责任、负担和职事而言,这本小册子与召会无关,并且完全是在召会之外。这是经由一些同工之手,成为职事的一部分。因着我们有意出版更多信息小册,我们就需要有小小的书房;因此,我们就把书房的地址印在小册子上。这百分之百不是召会的事。这书房不需要向召会报告,从召会接受指示,或是向召会要求任何事。这完全是一件在职事里几位同工弟兄们的事。

我们每个人都必须清楚这些事,也必须考量我们是在主那一部分的事奉中,是召会的事奉,还是职事的事奉。这样,我们就知道自己在那里,也知道我们在配搭中应当站在什么地位。我们不能单独的事奉主。我们必须与人配搭;但要正确的配搭,我们必须领悟我们是在那一部分的事奉中服事。我们若是在召会中服事,就必须在召会的事奉中配搭;但我们若在职事中事奉,就必须在职事的事奉中配搭。

我只能给你们这些要点和原则;不久你们就会明白,这些会帮助我们,保守我们留在正确的等次中。将来会有许多召会被建造起来,我们也相信会有许多同工被主兴起。其中会有大部分是属于职事的,甚至会有更大部分是属于召会的事奉。所以,我们就需要明白自己的角色,站在其中,保守自己在配搭的等次中。没有人的手能安排这事,这只能由圣灵的引导来完成。但是我们需要学习这一切的原则,好叫我们能用非常正确的方式继续服事主,并且对别人有充分的了解。将来这些原则和要点会成为我们的帮助。

第五章  召会中的传福音

读经: 马太福音二十八章十九节,马可福音十六章十五节,使徒行传二章十四节,以弗所书六章十五节。

在本篇信息,我们要看如何在召会中传福音。根据召会历史,在已过的世代基督徒用许多方式为主传福音。然而,我们愿意从圣经来看传福音的事。在马太福音的末了,主告诉我们要向万民传福音,使万民作主的门徒(二八19)。在圣经里,特别是在头三卷福音书里,有一个原则,就是基督徒必须是去的人。为着福音这个目的,我们必须去。在福音书里,主呼召我们来,也命令我们去。基督徒乃是一班不断来,不断去的人。我们一直到主面前来,也一直到人那里去。我们到主面前来,得着怜悯、恩典、生命和能力。然而,这只是命令的一半而已,我们也需要另一半。我们必须去!我们到主这里来以后,必须为着福音到万民那里去,好得着他们。

借着传福音平衡我们的基督徒生活

大部分的基督徒都不是平衡的人,这是非常奇怪的。主呼召我们到祂面前,但是我们来了之后,祂却叫我们到万民那里去。然而,有些基督徒学习如何不断来到主面前,却忘记要去。当然,今天也有些基督徒是去的基督徒,但我怕他们没有足够的来到主面前。所以,我们必须平衡。有来有去的基督徒才是健康、正常的基督徒。一面,我们必须学习如何天天、不断的来到主面前;另一面,我们必须学习如何去。我们进入至圣所,也出到营外,到人那里,到万民那里去。我们若有心,真诚的渴望实行召会生活,就必须是天天到主面前来,也一直到人那里去的弟兄姊妹。

我年幼时从一篇简短但很有意思的文章得着帮助。作者说,若要作一个健康的基督徒,我们每天必须至少花十分钟对主说话,花十分钟让主对我们说话,花十分钟对罪人说话,并花十分钟对圣徒说话。日复一日,我们必须有这四个时段,每一时段至少十分钟。这不是一件小事,试着实行看看。我们若这样作,就会在属灵的事上并在灵里健康。然而,我们不该作得太过;开头时我们只该作一点点。

我们需要平衡。甚至为着我们肉身的生命,我们也需要许多事物,包括饮食和衣物。属灵的生命也是一样。我们必须将传福音包括在平衡我们基督徒生活的项目里面。我们若数日没有传福音,就会失去平衡。我们若要实行正确的召会生活,每一位弟兄姊妹的召会生活和基督徒生活必须受传福音的平衡。在四福音里,不论谁来到主面前,主就差遣他到人那里去传福音。马太二十八章十九节叫我们要到万民那里去,但马可十六章十五节说,我们甚至必须向一切受造之物传扬福音:‘祂又对他们说,你们往普天下去,向一切受造之物传扬福音。’基督徒传福音,有许多可作的,不仅要向万民传扬,也要向每一个受造之物传扬。我们必须去作!

传福音是召会的事

在行传中我们看见,传福音是召会的事。当召会建造起来时,我们的传扬就有冲击力。主借着祂的死与复活完成救赎,并升天之后,福音就完成了。然后在头一次传福音时,不是个人传,乃是召会传。福音完成后,第一次的传福音,乃是由基督的身体在五旬节那日所传扬的。彼得站起来时,乃是与十一个人一同站立;十二个人一同站起来,对人传讲福音。他们有合一,也有冲击力。毫无疑问,那一百二十人也一同站立。这样,那由一百二十人所组成的全召会,都传扬福音;在五旬节那日必定产生巨大的冲击。

传福音是一场争战。所以,我们需要祷告。我们抢夺壮者的家具之前,必须先捆绑他。壮者就是仇敌撒但,就是我们所捆绑的。我们必须争战,好叫我们能够得胜的传福音。然而,我们若不建造为一,仇敌撒但和邪灵就会嘲笑我们,因为我们没有冲击力。我们会在仇敌面前失去基督身体的见证。我们若要得胜的传福音,就必须建造为一。即使我们中间的弟兄人数不多,我们若在灵里是一,并且建造成为一,至终我们就会有冲击力。然而,我们中间若有分裂,对彼此有意见和争论,就会失去传福音的冲击力。这是发生在属灵界的事。在任何一种领域里总是有某种原则。在属灵界传福音的事上,有身体一的原则。我们若不是一,就会失去传福音的冲击力、能力和权柄。

为着福音奉献自己

我们需要帮助众弟兄姊妹,一面学习如何祷告,另一面学习如何传福音。但是,这并不是要我们对人讲一篇道。为要帮助弟兄姊妹传福音,我们必须帮助他们再次奉献自己。即便他们已经奉献多次,他们仍然需要专特的为着这事,再次奉献自己。这乃是绝对照着圣经所教导的原则。圣经教导我们,每当我们要专特的作某件事时,需要为着那个专特的目的,再次奉献自己。我们可以请弟兄们聚在一起祷告,为着这个目的,将自己奉献给主。

考量我们的亲戚、邻舍、朋友、同学和同事

我们在主面前考量我们的亲戚、邻舍、朋友、同学和同事,以及一切我们熟识之人的名字,是有帮助的;最好把这些名字都记下来。然后我们应该思考他们有多少人已经是真正得救的基督徒。若是可能,我们应当为他们祷告。在这个祷告上,主可能引导我们作一些事,可能不是为着所有的人,而只是为少数人。有许多细节需要考量。我们应该考量要看望谁,要写信给谁,送给他们福音单张、小册子和有帮助的信息。我们应该邀请一些人来家中吃饭。我们若有亲友住在其他的城市,可以寄给他们资料,告诉他们那城的聚会地点在何处;也可以请那里的弟兄去看望。我们应当先照顾我们所熟识的人。这是我们的责任,并且我们作这事,应当不是一劳永逸的,乃是要经年不断的实行。

召会需要结果子

主给召会的第一个使命,就是传福音,将初信者带到召会中。我遇见过一班弟兄姊妹,他们自认为是当地最属灵的人。他们非常和气、属灵,他们身上的一切都是好的。但是我问他们:‘弟兄们,你们这样聚了多久?你们开始聚会时有多少人?’他们说,他们聚会已有一段长时间了,开始时约有二十人;我和他们说话时,也是这个人数。每当他们来在一起时,非常和气又属灵,但他们没有果子,没有得救的新人。这是不对的。

一棵树若是真正活着,怎会不结果子?作为召会,我们必须在得人的事上得胜。我们需要多方查验自己,看看自己是对还是错;我们查验自己,其中一方面是要查看我们有没有结果子。召会的人数必须一直增加。新人必须不断的加给召会。我盼望众召会在下半年都结果子,那将是我们的‘产季’。我们若不结果子,必定有问题。我们不能,也不该周周聚集,仅仅唱唱诗,听听好道,过了一年、两年,甚至三年,却都不带进新人。若是如此,召会就有问题,信徒也有问题。

训练年幼信徒有一个必要的项目,就是帮助他们答应每年领一人归主。有些人需要答应每年带二或四人归主,有的圣徒甚至可能答应带十人。他们若答应,就会去作。如果每位弟兄或姊妹每年带一位新人到召会中,全世界约在三十年内就会福音化。头一年我们从一百人开始,第二年会有两百人,每一年我们都会加一倍。我们只要去作,要在三百六十五天内带一人归主是很容易的。

我们需要有实行的路。就如我说过的,头一条路就是考量我们的亲友邻舍,以及一切我们所熟识的人。我们若这样考量,我确信我们每年可以领一人归主。慕迪(D. L. Moody)年轻时,就下定决心每天对一个人传讲耶稣。有一天,他上床之后,想起他那天还没有对人讲主。他就出去,但那时已经是深夜,所以他只能找到一个警察。那个警察问他在作什么,慕迪回答说,你必须相信耶稣。那个警察很恼怒,但后来他也得救了。

我不喜欢说到我自己,但我必须告诉你,当我年约二十五岁时,总是在口袋中放着福音单张。我走在路上时,一有机会,就散发单张。有些果子是从那个实行中产生的。我们应当鼓励青年的弟兄姊妹在口袋中放单张,并散发单张,为要接触人。他们这样作,终必领人归主。至少,这会制造福音的空气。只要我们去作,传福音是有许多路的。

制造福音的空气

一九四九年我们初到台湾时,许多人都很贫穷;我们不知道能不能活过两三个月。我们没有太多的东西,但我告诉圣徒,我们仍然应当运用一些钱,预备单张和海报。我们预备了许多海报;就在一个月之内,我们分送了六十六万张单张,这数目与当时的人口一样多。我们在大街小巷,挨家挨户散发单张。我们照着地图有系统的将单张送到各家。我们也在电线杆上张贴海报,上面用粗体字写着‘神爱世人’、‘耶稣是救主’,以及其他标语。很短的时间之内,我们制造出福音的空气,几乎激动了整个城市。每一家的信箱至少有一张单张,没有一家例外。单张告诉人,主耶稣是他们的救主;几乎每条街的墙上都贴着海报。我们也请圣徒在他们自家的门口张贴许多海报。我们走在街上时,因着海报的数目,就知道那些家有弟兄住着。

这一切都发生在头一年,就是一九四九年。那年我们作了许多事:我们组成福音队,弟兄们穿着白色的福音背心,上面写着粗体的中国字。我们也有福音鼓队游行;有一段时间,我们几乎周周游行。我们许多圣徒走过大街小巷,有时候我们就在马路上祷告。我们在马路上游行时,有时我们会呼喊:‘朋友,我们必须告诉你,你是罪人,你需要相信耶稣。’我们在市中心的公园传福音,那里有容纳几千人的场地。我们用福音游行将人带到公园。每主日下午,众圣徒都这样来在一起传福音。

在一年之内,召会繁增了三十倍,全台北市都被我们激动起来。医生、护士、教授都穿福音背心游行;每个人都知道我们是一班‘癫狂’的人。几乎每个人都在家中谈论我们。在这之后,传福音就成为一件非常容易的事,因为我们激起了福音的空气。我们所作的,乃是耕地。原则上,我们应该作这些事。最近我问某处召会的弟兄一个问题:‘为什么我们在这里看不见任何福音的行动?即使你们只有三、四十人,你们也都必须到街上去发单张。’

一九四八年,我们在上海组成最大的福音队,主日那天上街游行。马路上的警察为我们维持秩序。他们拦住公车、轿车、电车。我们手中拿着标语,大声呼喊。接着我们将人带到公园,许多人跪下祷告,也有人向主哭号。我们有人讲信息,有人唱诗歌,有人维持秩序,有人发单张和小册子。这条路的确将人带到主面前,主会在这事上尊荣我们。一九三五年,我们在中国北方也作过同样的事。许多晚上,我们组队出去,大喊大唱,将人带进来。然后我们就跪成一个圆圈,将人围在里面,有些人就释放信息。

在台湾,许多圣徒在没有召会聚会的晚上,一周打开家一次,邀请三至八人,也邀请弟兄姊妹到家中,不拘形式的作见证,并作个别的谈话。这样,许多人就被带到主面前。圣徒们总是积极的传福音。许多时候,我们几个月之久没有传全召会的福音,但是每当召会一报告要有受浸,就会有三百人受浸。这些新得救的人是如何进到召会里的?仅仅是借着个人的见证而已。

帮助圣徒用许多方法传福音

传福音有许多方法。每一天,大都会的市中心都挤满人潮。那里有许多‘鱼’,要抓到一条鱼很容易。惟一的问题是我们没有准备好要去捉鱼,也没有意愿要去作。召会必须受帮助,学习如何祷告,如何传福音,并如何预备福音单张及合用的小册子。然后,弟兄们必须养成习惯去分送小册子、邮寄单张等等,好激动全城,甚至激动全国。

美国有一半以上的人至少是名义上的基督徒。其中一半是天主教徒,一半是更正教徒;此外,有许多名义上的基督徒是假信徒。这样还剩下几百万的不信者,就是外邦人,等待人传福音给他们。许多传教士从美国到菲律宾和其他国家去;然而在美国,不信者的数目比菲律宾多好几百万。在这里有何等广大的禾场。我来自远东,也走过许多国家。我必须说,‘为着美国赞美主!’因为这是为着主的工作最好的禾场。我们拥有一切的便利,传福音实在是容易的事。

我们若这样作,就很容易领人归主。我们应该帮助每一位圣徒学习如何传福音。在此我们无法细说,但的确有许多方法。护士可以在护士的岗位上传福音,老师可以在老师的岗位上传福音。这就是我们在远东所实行的。那里的每一个肢体都是传福音者;他们一直传福音,几乎天天传;许多圣徒就是单单为福音而活。

这样作会对我们基督徒成为一种保护。在以弗所六章十五节保罗告诉我们,福音的稳固根基就是我们的鞋。鞋保护我们与地隔离。我们若不穿鞋,脚会弄脏、受损。要保护我们的脚不受伤、受损或弄脏,我们需要一双好鞋。身为基督徒,我们若不传福音,就是‘赤足’。要保护我们的脚免于世界的玷污和损害,最好的路乃是向我们的朋友、邻居、同学传福音,告诉他们有关主耶稣的事。这样传福音帮助我们作更好的基督徒。传福音总是提醒我们,我们是基督徒;我们受提醒,不能和我们传福音的对象一同作某些事。这是因为我们若和朋友一同作某些事,就不是为主耶稣作见证。我们应该告诉我们所有的朋友和邻居:‘我是一个正当、正常的基督徒。我愿意告诉你,你需要爱主。’试试看这样作会产生什么结果。向人作见证帮助我们谦卑、诚恳、谨慎、忠信,并尽力爱人。这是我们基督徒双足最好的鞋。让我们为这事祷告,试着帮助所有与我们一同聚会的圣徒,有这样的习惯。

在某个时候,当召会中带领的人看见召会需要有福音的活动,有福音聚会时,他们就该每晚把圣徒召聚一起,有一周的祷告聚会,专特的为传福音的预备祷告。然后,我们至少需要用一、两周以上的时间来训练圣徒如何传讲,如何照顾他们的亲戚,如何邀请人并把人带到聚会里,以及如何以配搭的方式作工,配搭着传福音。有些人能照顾人,有些人能发单张,有些人能作其他的事。在福音行动中,有许多事可作。我们特别需要训练弟兄姊妹,在福音聚会之后去作探访人的工作。他们受浸并被带入召会以后,成为新得救的人,召会必须照顾他们。我们若这样实行,圣徒的数目很容易因着新得救的人而翻倍,召会的交通也会新鲜活泼。一周过一周,若总是同一批弟兄来参加主日聚会,那就会变得老旧,一点不新鲜活泼。因此需要新得救的人,新的肢体,新的‘细胞’。

这里我只讲了一些一般的概念。愿主帮助我们在召会的事奉中实行这些事。

第六章  实化身体生活

读经: 罗马书十二章,创世记一章二十六节。

因着主的怜悯和恩典,我们已经看见一些关于生命的事,也看见为要经历生命,我们需要某些真实的对付,包括对付肉体、己、良心、世界和灵。这一切都是为着生命实际的经历。我们若顾到这一切的对付,就会达到一个地步,能够在召会生活中实化神圣的生命。我们不是仅仅有道理,乃是在我们基督徒实行和基督徒生活实际的一面,实化基督的身体;也就是说,我们会实化基督身体的真正实行。因此在本篇信息,我们要进一步来看关于基督的身体。虽然对我们许多人而言,这可能是一个耳熟能详的题目或名词,但我们仍然仰望主,让我们能以一种非常实际的方式有所看见。

基督身体的经历

罗马书给我们看见,基督徒生活最终的阶段或经历,乃是基督身体的阶段,基督身体的经历。罗马书说到称义、从罪得释放、圣别、照着灵而行。说了这些之后,到罗马十二章,最后我们在经历中实化基督的身体。我们若仔细读这一章,就会领悟使徒保罗不是用道理的方式论述关于身体的事;相反的,他乃是用一种非常实际的方式论述基督的身体。

将身体献上

首先,他给我们看见,我们若要实化对基督身体的经历,必须将自己奉献给主。当使徒论到奉献这件事时,他乃是用一种非常实际的方式,说我们要将身体献上(1)。说到身体是很实际的。例如,我们要来参加聚会,必须带着我们的身体来。若说我们只在心思里来,甚至说在灵里来,都是在‘空中’。我们可以说,‘我将自己献给主,’但我们是否将身体献给主?奉献自己,却不带着身体,乃是向主作‘空中’的奉献。我们只能在肉身里,不能在‘空中’。我们若去找一位弟兄,或是到他的家,必须带着身体去。我们若不带着身体来,那位弟兄就不知道如何接触我们。照样,我们若奉献自己,却不带着身体,主也无法在地上接触我们。我们的奉献若包括身体,就是实际的。我们需要向主献上身体。

不模仿这世代

第二,保罗说,‘不要模仿这世代。’(2上)钦定英文译本在本节使用‘世界’一辞;但原文的意思是‘世代’,就是世界现今的部分,在我们面前的那部分。世界现今的部分就是世代。整个世界中有许多世代,一个世代接着一个世代。严格说来,我们若不接触世界的世代,就接触不到世界。我们可以将这事与住在美国相比。我们若不是住在某一州,就无法住在这个国家。要住在这个国家,我们必须住在某一州。不要模仿这世代,就是现今的世界,这也是非常实际的事。

借着心思的更新而变化

第三,我们必须借着心思的更新而变化(2中)。这是一件更实际的事,尤其在主观方面很实际。我们需要核对我们这些基督徒,就是重生的人,神的儿女,变化了多少。我们生来都是旧造,所以我们里面的每一部分都是老旧的。心思是老旧的,意志是老旧的,情感是老旧的,心和我们这人的各部分也是老旧的。如今,我们已在灵里得蒙重生并得更新,但在我们全人内里的各部分,变化、更新的程度有多少?这是一件非常主观而实际的事,而不仅仅是个道理。单单听从这话,同意这话,并不管用。我们必须领悟,这是实际的事,是我们必须经历的;否则,我们就不能得着。

认识何为神美好的旨意

我们必须将自己带着身体奉献给主,不模仿这现今的世代,也必须借着心思的更新而变化。第四,我们必须分辨、认识、验证何为神美好的旨意(2下)。我们若有了这些实际的事,就会达到一个地步,叫我们能够实化身体生活,就是基督身体的生活。我们可能谈论召会生活、身体生活和基督的身体,但要实化基督身体的生活,却有赖于上述四件实际的事,其中三件是积极的,一件是消极的。我们若有将自己的身体奉献给主的实际经历,有不模仿现今世代的经历,有在我们老旧性情上被变化的经历,也有分辨神美好旨意的经历,我们就有立场实化身体生活。这时,我们会领悟,我们这一班被圣灵重生并变化的人,乃是身体的肢体;并且作为肢体,我们必须经历的,不是这世界,也不是我们这个人,完全是基督自己。乃是到了这个时候我们才知道,‘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加二20),以及‘因为在我,活着就是基督’(腓一21)是什么意思。我们会领悟,不凭自己活,乃凭基督作我们的生命活,是什么意思;这不是在于道理,乃是在于生命和实际的经历。

今天关于身体生活,我们迫切需要这个教训;然而,我们必须看见,这个教训不是为着教训,乃是为着生命,为着召会,为着基督。如果只是为教训而教训,就不管用。仅仅为教训而教训,有什么益处?一切的教训必须是为着召会,并为着基督。除非实际的奉献自己,就是将自己当作身体中实际的一班人,而不是‘在空中’的人,否则我们无法有身体生活。此外,我们不能模仿现今的世代。我们必须被分别,被圣别,并与这世代有别,作一班特别的子民;我们也必须被变化。然后我们就会将基督的身体实化出来,这身体是一种生命,这生命完全不是独立的、个人的,也不是出于天然的己;这生命乃是基督自己,由我们在团体中所经历。

身体是神心头终极的目的、目标和愿望

基督的身体乃是神心头终极的目的、目标和愿望。神在这宇宙中所寻求的,就是这身体。在创世记一章,神在创造人的事上有两个目的:一个是彰显祂,另一个是对付祂的仇敌。神照着祂的形像造人,目的乃是要人彰显神。在这个创造中,神将祂的权柄托付给人,为要对付仇敌。形像是为着彰显,权柄是为着对付神的仇敌。这是神造人的两个目的,一个是在积极的一面,另一个是在消极的一面。神积极的目的和消极的目的,都与团体的身体有关。严格说来,要在基督里借着圣灵彰显神,不是一件个人的事,乃是一件团体身体的事。

三十多年前,我开始知道,神正在寻找一个身体,但我不知道如何实化并解释这事。似乎没有人的言语能够表达、说明或解释这样一件神圣的事,但我逐渐看见更多关于身体的事。我们都是有身体的人。因着这样,我们都是非常好的表号或预表。我们人需要得着彰显。我们人能够借着个别、单独的肢体而得着彰显么?的确,我们有耳朵、鼻子、嘴唇、眼睛和手指;我们有许多肢体,但这些肢体不能以分开、个别的方式来彰显我们。我们不能把耳朵或鼻子割下,摆出来作我们的彰显。我们这个人必须借着全身体,团体的得着彰显。要彰显一个人,需要全身体。我们不是身体;我们是那独一身体上的肢体。在全宇宙中,基督只有一个身体;乃是借着这一个身体,祂得着彰显。神在基督里,借着圣灵,在一个身体中得着彰显。

神需要一个身体,而不仅仅是许多肢体。为什么召会在众多基督徒中会如此软弱?为什么我们在各种基督徒团体中,所感觉到的是软弱、混乱、许多消极的事物、以及基督自己以外的事物?因为他们就像一个身体,上面的肢体被个别的分开、分散了。我们看不见一个人,只看见分开、分散的肢体。众肢体分开并分散,是个可怕的光景,会引起许多需要清理的麻烦和事端。这是今天基督徒真实的光景。我们可能遇见一班又一班的基督徒,但他们是分开、分散的肢体。当我们来到他们中间时,感觉不到身体的实际。我们感受不到那里有个一直彰显基督的身体。相反的,我们只能看见分开、分散的肢体。此外,即使肢体是分开、分散的,这些肢体却仍然能够彼此争战。似乎他们一无是处,只会争战;他们不是与神的仇敌争战,乃是彼此争战。这只是因着身体生活没有得着实化。

实化身体生活实际的步骤

弃绝己

让我们思考实化身体生活实际的路。我们若要实行并实化身体生活,首先必须弃绝我们的己。‘己’是个小小的字,却是一个实际的问题。为要实化身体生活,我们必须一直记得要弃绝己、自我寻求、自我中心、自我的意见、自我的打算和自我的高举。我们甚至只带进些微的己,就将癌症带进了身体。我们不需要作什么更严重的事;带进些微的己就足够让仇敌破坏身体。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说过,召会属灵的‘宪章’,第一条就是十字架。十字架必须抑制我们的己。

我的确知道我在说什么。我所说的,不是演讲;相反的,我是指出实化身体生活实际的步骤。我们若要实行真实的身体生活,就必须在关于己的事上百分之百的谨慎。头一件严重破坏身体生活的事,乃是己。出于己的事,就是当葡萄开花时破坏葡萄园的小狐狸(歌二15)。我们可以说,‘我没有作错任何事。我对召会的本意原是好的。’这也许是真的,但我们里面有一个小东西—己,却破坏身体。要破坏身体,不需要庞然大物;即使是一个小小的东西,就会破坏身体。一粒微尘就可以损害眼睛;眼睛一受损,全身就不能工作。己也是如此。

丧失我们的独立

第二,我们必须丧失我们的独立。要实行召会生活,我们必须学习,绝不可独立。身体生活里没有独立;只有倚靠。我们身上没有肢体能够独立。独立的意思就是身体死了,肢体也死了。我们不应该用道理的方式,乃该非常实际的来看这件事。这是一件要命、攸关生死的事。一只手宣告独立,意思就是这只手死了。

你可能说你没有独立,你是身体上倚靠的肢体。然而,我愿意用实际的方式,而非用道理的方式问你:你与谁有联结?我们若问一根手指,它会说它与手联结,也与其他的手指联结;我们若问手,它会说它与手臂联结。这些肢体都能指出它们与谁联结。然而,一个人可能是人人赞赏的好弟兄,但他却不能指出他与谁联结。对所有弟兄姊妹来说,他是好弟兄,但他却独立于每个人之外,不与任何人联结。

因着我们与某人有同样意见而形成小团体,是不对的。这是分门结党,会引起分裂加上分裂。然而,在召会中,我们必须与人联结;这证明我们不独立。与一些圣徒联结,又不形成小团体,是一件困难的功课,需要学习。不与人联结很容易,与人联结而形成小团体更容易。两位弟兄可能常常来在一起,似乎他们有一样的心思,很容易一起祷告。如果有一位说‘阿利路亚’,另一位就说‘阿们’。另一位说‘阿利路亚’,头一位就说‘赞美主’。他们似乎有一样的心思,但这可能不是正确的联结。相反的,这可能是小团体,是结党,是带着结党之灵的分裂。这是不对的。

作为召会的肢体,我们还是必须与某人或多人联结。所有的弟兄和姊妺必须彼此联结。我们若说,我们实行召会生活,就必须丧失、弃绝我们的独立。独立的生活必须百分之百被弃绝。

你要试着查验自己,到底与谁联结。你若查验我,我会说,我在地方一面与许多圣徒联结,在宇宙一面与更多人联结。在消极一面,如果他们有人甚至只表现出一点点不同意我所作的事,我也会马上停下来,跟随他们。在积极一面,我所作的乃是他们所验证并印证的。他们在灵里与我是一,他们可能说,‘好,弟兄,放手去作;我们百分之百与你站在一起。’这里有真实、实际、严肃的功课,是我们所要学习的。缺了这点,我们就不可能实化身体生活。我们若仍然保有自己的独立,那我们可能彼此和颜悦色,却绝不能在我们中间实化身体生活。

保持和谐

第三,我们若要实化身体生活,必须严肃并真诚的学习总是保持和谐。这不是说,在错的事上,我们要和谐一致的出错;这也不是说,我们从不会有意见不合或讨论的情形。我们甚至可能有争论,但我们必须在和谐中争论。在和谐中争论,是有可能的。许多弟兄姊妹过一种很美的婚姻生活,是在和谐中争论。一对夫妇可能邀请人至家里爱筵交通。弟兄可能想摆上广东菜,姊妹可能想预备美国菜。这样,他们可能会起争论,但他们仍然在和谐、幸福和喜乐中争论。这是美丽的生活,美丽的争论。人来到他们家中,能感受到这种美,并看见这对夫妇在和谐中争论是何等的美。当然,我们在争论中必须学习谨慎。许多时候,人争论时很容易在肉体和己里。然而,我们仍然能够为着主的缘故并为着祂的见证、权益、国度和身体讨论,甚至争论许多事情,但我们乃是在和谐中争论。我们若能保持和谐,就可以继续争论;若不能,就必须停止争论。要学习保持和谐的功课。

和谐乃是主儿女中间一的真实彰显。一与和谐不同。我们可以说我们是一,甚至真的就是一,而我们却没有和谐。钢琴的所有零件都是一,但是当我们弹琴时,可能没有和谐。钢琴必须调音,才能和谐。我们可能有一,却没有和谐;然而,确定的是,我们若有和谐,我们就有一,因为和谐不只是一而已。基督身体的一,真实的彰显就是和谐。

我见过美丽的和谐。当我们在召会中有和谐一致时,我们就很能体验主的同在,也自动并自然的体验祂之于召会的一切丰富。我们不需要祈求或寻求属灵的事物,诸如属灵的充满、充溢和恩赐等。我们若简单的有和谐,这一切都会来到。我知道我说的是什么,因为我见过。我们要学习保持和谐的功课。

和谐是非常柔细而深刻的事,极其支配并规律我们。我们若确实有真诚的心,要在主的儿女中间保持和谐,我们就会非常受到属天实际的规律和治理。我们会受内里生命、内里膏油涂抹,以及主内里的同在所管制、支配和指引。我们会在行为、说话、甚至思想上受支配,并且在许多事上非常细致。我们会非常柔细,为要保持和谐。这样,我们能够彼此争论,但却是用一种非常柔细、细致的方式,也是非常的和谐。

记得万事都次于基督和祂的身体

第四,我们必须永远记住,没有一事比主基督自己和祂的身体更重要。永远要记住,万事都是次要的;只有主自己和祂的身体才是首要的。万事都不是为着这些事本身,乃是为着主基督和祂的身体,就是召会。有时候,我们可能作一件事或说一件事,把这事弄得比基督和召会还重要。然而,一切的事,甚至是教训、道理、真理和经历,都是为着召会,并为着元首,就是为着主。我们不该作任何事或坚持任何事,以致损坏召会生活,即使是一点的损坏也不该有。

我说到国度的真理,或其他的真理时,无意要强迫任何人相信我所相信的,或和我走同样的路。这完全不是我的心意。我的心意是要用这些真理帮助人爱主,更加寻求祂,体验正确的属灵生命,以及多而又多的实行召会生活。只要人爱主,寻求祂,经历祂,凭祂而活,并同众圣徒来在一起,更多高举祂、展览祂,我就喜乐。甚至有人在某些真理上与我完全不同,我也会喜乐。我们不是仅仅为着真理本身的缘故而持守真理;相反的,这些真理都是为着基督与召会。

另一方面,如果有人接受并同意这些真理,他就不可与别人争论,或试着说服人。我们不是传真理;我们乃是传基督。我们的目的、使命和负担,不是传道理,乃是传基督,将基督供应给人。当然,有时我们需要道理和真理,作为帮助人更多认识基督的凭借;然而,真理不是为着真理,乃是为着基督、召会和正确的属灵生命。只要人接受基督,经历基督,并且越来越爱基督,我们就喜乐赞美主,而不管国度、被提或其他的真理怎么说。我们不在乎那些事;我们在乎的,乃是主自己和祂的身体。不要去传这些真理,并与人争论。我们若这样作,就会彻底令主失望。我们必须领悟,目标和标的乃是基督与召会,就是主和祂的身体。

我们必须持守上述四件事。我们需要拒绝己,弃绝我们的独立,总是尽力保持和谐,并且总是记住,没有什么事比基督与祂的召会更重要。我们若这样作,就是在身体生活的实际里。我只是精简的将这事向你们陈明。让我们学习这些功课。这样,我们就会领悟,这些事多么实际,却又是何等的试验。这些是试验人的功课,总是试验并查验我们。己、独立、不和谐和过度强调基督与祂的召会以外的事物,会损坏并扼杀召会生活。

让我们在这条线上,并向着这目标学功课。要学习这些功课:弃绝我们的己,忘记我们的独立,并在圣徒中间保持甜美、细致、柔细的和谐。不仅如此,总要记住我们在这里不是为着别的,乃是为着我们亲爱的主和祂的身体;这是我们的使命,我们的事业。我们若这样作,我确信在短时间之内,我们就会在身体生活的实际里。这样,就会有召会真实的建造。我们能确信,基督为着召会一切的丰富,会与我们同在,并完全被我们实化;我们也会看见奇妙、美丽的光景。我们不需要寻求其他属灵的事物,只需要在这些功课上随主往前。

barcode

李常受文集/1963/第三册/召会生活中事奉的基本原则.txt · Last modified: 2016/08/11 00:39 (external ed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