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m of Jesse

Technology is for the Lord

User Tools

Site Tools


李常受文集:1963:第三册:圣灵的工作

Table of Contents

圣灵的工作

barcode

本书系李常受弟兄于一九六三年夏,在美国加州洛杉矶一次训练中所释放的信息整合。

第一章  那灵工作的两面

读经: 约翰福音七章三十七至三十九节,路加福音二十四章四十九节,使徒行传一章五节,八节,约翰福音二十章二十二节,十四章十六至十七节,罗马书八章二节,以弗所书一章十三至十四节,四章三十节,约翰一书二章二十节,二十七节,一节,约翰福音十四章二十六节,十五章二十六节,十六章七节。

圣灵的工作,这题目是很大、很深的。在本书这些信息中,我们无法探究其中的细节,但我们会说到一些主要的点。

那灵是三一神神圣的传输

我们知道,神是一位神,却有三个身位;所以我们称祂为三一神。这不是说有三位神,乃是一位神有三个身位-父、子、灵。父是源头,子是彰显,灵是交通,就是神圣的传输。父是在永远里的源头,祂所在的范围是我们无法去到,也无法摸着的(提前六16)。子是父的彰显。祂是神的话,是不能看见之神的彰显。然而,我们还需要另一个身位,就是那灵,使父神之所是并彰显于子的一切,能传输并交通给我们。所以,那灵就是父所是并神子所彰显的传输和交通。

我们可以用水的三个阶段,来说明在祂神圣经纶里的三一神。第一阶段是水源,第二阶段是水泉;水从源头出来,而存于水泉中。第三阶段是水流,流出水来,把水带到各处,使水达到各地。这不是三种水,乃是水的三个阶段-水源、水泉、水流。父神是源头,子神基督是神圣的水泉,而圣灵就是神圣的水流达到我们。

神在基督里作为圣灵,才能眷临我们,达到我们。父神在祂自己里面无法达到我们;即使彰显在子神里时,祂今天仍然无法达到我们。乃是成为那灵并借着那灵,父神在子神里才能达到我们,眷临我们,临到我们身上,并进到我们里面。所以,在神圣的经纶里,那灵是神出来眷临我们的第三并最后的阶段。

那灵工作的两面

按照圣经的教训,圣灵的工作有两面。我们若不清楚圣灵工作的两面,就无法正确认识关于那灵的真理。有几处经节清楚说到这两面。约翰七章三十七至三十九节说,‘节期的末日,就是最大之日,耶稣站着高声说,人若渴了,可以到我这里来喝。信入我的人,就如经上所说,从他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来。耶稣这话是指着信入祂的人将要受的那灵说的;那时还没有那灵,因为耶稣尚未得着荣耀。’在这段经文里,有两个主要的点是我们要记住的。第一,门徒将要受的那灵,要在他们里面,并从他们里面流出来。第二,这里的圣灵被比作给人喝的水。人若渴了,可以到主这里来喝这活水,就是圣灵。此外,十四章十七节说,‘就是实际的灵,乃世人不能接受的,因为不见祂,也不认识祂;你们却认识祂,因祂与你们同住,且要在你们里面。’这些经节清楚说到那灵是给我们喝的活水,祂就在我们里面。这是圣灵的一面。

路加二十四章四十九节给我们看见圣灵的另一面。那里说,‘看哪,我要将我父所应许的,降在你们身上;你们要留在城里,直到你们穿上从高处来的能力。’父所应许的就是圣灵。请注意‘在…身上’一辞,这与‘在…里面’不同。我们都知道‘在…身上’与‘在…里面’的分别。在这一节里,圣灵是降在我们身上,不是进到我们里面。穿上能力,就是以能力为衣。在约翰福音,圣灵是比作可喝的活水;但在路加福音,圣灵是比作穿在身上的衣服。水与衣服不同。我们喝水,水就在我们里面;我们穿上衣服,衣服就在我们身上。那灵在我们身上作衣服,乃是从高处来的能力;那灵在我们里面作我们所喝的水,乃是为着生命。一面,我们有那灵在我们里面作生命;另一面,我们有那灵在我们身上作能力。那灵在我们里面作生命,就好比给人喝的水;那灵在我们身上作能力,就好比衣服。

在旧约里,以利亚被接升天的时候,将他的外衣留给以利沙(王下二9~15),于是以利沙就得着了以利亚的能力。外衣是衣服的一种,表征以利沙穿上了从高处来的能力。主像以利亚一样升天了,祂差祂的灵,如同衣服从诸天降下来。如今我们都穿上了这能力。一面,圣灵在我们里面如同我们所喝的水;另一面,圣灵在我们身上如同我们的衣服。这是不同的两面。

路加也写了使徒行传这卷书。一章五节说,‘因为约翰是在水里施浸,但过不多几日,你们要在圣灵里受浸。’八节继续说,‘但圣灵降临在你们身上,你们就必得着能力。’五节说门徒要在圣灵里受浸,不只是用圣灵受浸。当我们在水里受浸,我们就被摆在水里,水也在我们身上。同样,我们已经在圣灵里受了浸,圣灵也在我们身上。这就是八节里的能力。这浸在五旬节那天成就了。在五旬节那天,圣灵从天降到门徒身上,他们就在圣灵里受了浸。

那灵两面工作的应用

在主耶稣身上

现在我们可以来应用圣灵两面工作的原则。首先,我们可以看见圣灵在主耶稣身上的工作。马太和路加都告诉我们,主耶稣是由圣灵生的(太一18、20,路一35)。祂三十岁出来为神作工以前,已经被圣灵充满。然而,乃是在祂浸在水里之时,诸天裂开了,圣灵如同鸽子降在祂身上(太三16)。这不是说圣灵降临在祂身上以前,祂没有圣灵。因着祂是由圣灵生的,三十年来圣灵就已经在祂里面并充满祂了。然而,在三十岁的时候,当祂要出来为神作工传福音时,祂需要受浸,一面浸在水里,另一面浸在圣灵里。圣灵需要降到祂身上作能力,使祂能传扬福音。这两面非常清楚。

在门徒身上

我们也可以将这两面应用在头一班门徒,包括彼得和约翰身上。那些门徒什么时候接受圣灵?我年轻的时候,受到一些书籍和教师的教导说,那些门徒是在五旬节那天接受圣灵的。实际上,门徒在主复活那天就接受了圣灵。在主复活那天晚上,祂来到门徒那里。约翰二十章二十二节说,主耶稣‘说了这话,就向他们吹入一口气,说,你们受圣灵’。

在约翰十四和十六章,主将要受死时,祂应许门徒在祂死而复活后要差实际的灵到他们那里。十四章十六至十七节说,‘我要求父,祂必赐给你们另一位保惠师,叫祂永远与你们同在,就是实际的灵,乃世人不能接受的,因为不见祂,也不认识祂;你们却认识祂,因祂与你们同住,且要在你们里面。’十四章和十六章论到圣灵来临的这应许,不是在五旬节那天应验的,乃是在二十章,主复活那天晚上应验的;那时主同着那灵来到他们那里,吹气到他们里面,说,‘你们受圣灵。’这是生命的圣灵,就是进到门徒里面作生命的那灵。这是那灵工作的头一面。

头一个论到那灵的应许,是主自己要求父差另一位保惠师,就是实际的灵来。这应许在复活那天应验了。复活四十天以后,主将要升天时,祂再次应许门徒,吩咐他们留在耶路撒冷,直到祂将父所应许能力的圣灵,从高处差来。这是另一个论到圣灵的应许。这第二个应许,不是关于生命的灵,而是关于能力的灵,是在五旬节那天应验的。

在五旬节那天以前,门徒已经得着了实际的灵。五旬节那天是在行传二章。在那时以前,一百二十位门徒十天之久在一起同心合意的祷告,他们也明白如何解释诗篇(徒一14、20)。我们可以比较门徒从前的情形。主将要上十字架的时候,门徒彼此争论谁为大。这是因为那时他们里面没有圣灵。乃是在复活那天,当主临到他们,向他们吹气的时候,他们才接受了实际和生命的灵。因此,在五旬节以前他们能在一起同心合意的祷告。

不仅如此,他们也在灵里祷告。没有那灵住在他们里面,他们是无法这样作的。他们放下自己的故乡、自己在加利利的家,留在耶路撒冷受百姓的威吓。那时在耶路撒冷,百姓威吓他们,但他们却有胆量留在那里,同心合意祷告十天之久。如果没有住在他们里面之圣灵的帮助,他们怎能如此行?那是不可能的。然而,他们里面已经有生命的灵,实际的灵,所以他们能作这些事。这是很强的证明,在五旬节以前,门徒已经得着实际的圣灵并生命的圣灵。

他们里面有生命的圣灵,但外面还没有接受能力的圣灵。乃是在五旬节那天,当他们在楼房上一起祷告的时候,能力的圣灵从天上降在他们身上,主耶稣这身体的头将他们浸成了一个身体。在那一天,主是施浸者,那一百二十位是身体的代表。身体的头把身体浸在圣灵里。

喝水是把水接受到我们里面,但在水里受浸不是喝水,而是进到水里。一面,水在我们里面;另一面,水在我们身上。复活是生命的事;在生命之日,就是在复活那天,门徒接受了圣灵作生命的灵。然而,五旬节那天,是为着福音传扬工作的一天,所以门徒需要能力,圣灵就降在他们身上作能力。这是两方面:一面是里面的,另一面是外面的;一面是生命的,另一面是能力的。

我们里面之那灵的六项

现在我们必须看见那灵进到我们里面时,对我们是什么。我们已经看见,祂是生命的灵,对我们是生命(罗八2)。其次,祂是实际的灵(约十四17)。祂在我们里面作实际。实际不是仅仅道理。那灵乃是神和基督一切所是的实际。神是爱,但没有实际的灵在我们里面,我们就没有爱的实际。我们里面若有实际的灵,我们就有爱的实际。神也是光,但我们若没有实际的灵,我们就没有光的实际。神和基督所是的一切都在圣灵里,作我们神圣的实际。

第三,圣灵在我们里面乃是印记(弗一13,四30)。当我们相信主耶稣作我们的救主,我们就属于神,神就把印记放在我们身上。我买一本新书的时候,就盖上我的印,意即这本书是我的。当我们相信主耶稣时,我们就成为属神的。我们属于神,所以神把祂的印记放在我们身上,或放在我们里面。这印记就是圣灵。不仅如此,在属于我们之物上盖印,使这物与印记完全一样。圣灵的印记在我们里面,就使我们里面有一个元素是与神完全一样的。

第四,以弗所一章十四节说,那灵也是凭质。凭质就是分期付款的头期款。圣灵是凭质,担保,保证神所是和所有的一切乃是我们的分。那灵在我们里面作印记,见证我们属于神,而那灵在我们里面作凭质,担保神属于我们,神所是和所有的一切都是我们的分。我们可以说,‘父阿,你必须将你所有和所是的一切给我,因为我有那灵作担保。’

第五,那灵是膏油的涂抹(约壹二20、27)。我们里面有那灵,祂总是在膏抹我们。祂膏抹我们的时候,也就是在烦扰我们。

第六,那灵是保惠师(约十四16、26,十五26,十六7)。保惠师,希腊文是Paraclete,帕拉克利特,在约壹二章一节译为辩护者。保惠师有日常生活的应用,也有法律上的应用。在日常生活中,保惠师常与我们同在,服事我们,照顾我们。在法律一面,保惠师就是辩护者,是在法庭上为我们辩护的律师。在我们日常的生活中,圣灵总是与我们同在,照顾我们,应付我们每天一切的需要。然而,在神公义律法的一面,耶稣基督作辩护者,乃是在属天法庭上一直为我们辩护的律师。

圣灵作生命、实际、印记、凭质和膏抹,对我们乃是一切,而祂作保惠师,是在我们日常的生活中照顾我们。然而,如果属天法庭对我们有所指控,这位辩护者就是为我们辩护的律师。这乃是圣灵在我们里面的各方面。

第二章  圣灵里面的充满与外面的充溢

读经: 哥林多前书十二章十三节,使徒行传二章二节,四节,十三章五十二节,以弗所书五章十八节,路加福音一章十五节,四十一节,六十七节,使徒行传四章八节,三十一节,九章十七节,十三章九节,路加福音四章一节,使徒行传六章三节,五节,七章五十五节,十一章二十四节,八章十五至十七节,十章四十四至四十七节,十九章二节,六节,以弗所书一章十三至十四节,使徒行传一章五节,十一章十五至十七节。

圣灵的两面

我们在上一章看见,圣灵的工作有内在和外在两面。圣灵进到我们里面,也降在我们身上。圣灵在我们里面是为着生命并作生命;而圣灵降在我们身上是为着能力并作能力。我们作为正确、正常的基督徒,需要生命和能力。生命是为着基督徒的行事为人和生活,能力是为着基督徒的工作和事奉。为着我们作为主的儿女日常的行事为人和生活,我们需要内里的生命。为着工作、福音的传扬、得灵魂、事奉和尽职,我们需要能力。所以,整本圣经向我们启示圣灵的这两方面:一面是圣灵进到我们里面,住在我们里面,作我们的生命、生命的流、生命的供应、以及一切与生命有关的事;另一面乃是,圣灵降在我们身上作能力,使我们得着力量,满有能力,在事奉主的事上有能且得胜。

生命的灵作为气

在上一章我们看见圣灵在我们里面的几个项目。祂是生命的灵、实际的灵、印记、凭质、膏油的涂抹和保惠师。主受死以后,在复活那天回到门徒那里。祂回到门徒那里的时候,将生命的灵带给他们。祂向他们吹入一口气,说,‘你们受圣灵。’(约二十22)。那灵就是主所吹的气。我们都知道气不是为着能力;气是为着生命。

能力的灵是为着传扬

然而主升天以后,在五旬节那天,主从天上将圣灵浇灌下来,在门徒身上作能力。这浇灌就像大雨;这样,所有的门徒就得着能力。在五旬节以前,门徒聚在一起十天之久,那些日子不是能力的日子,乃是生命的日子。一百二十位同心合意的祷告,乃是生命的事,不是能力的事。但在五旬节那天,当那灵降在他们身上时,他们站起来向百姓说话,三千人就信服了。这是能力的事,门徒的传扬很有能力。所以,我们里面有生命的灵是一回事,外面有能力的灵是另一回事。

约翰福音和路加福音里的灵

我们已经看见,约翰福音是论到生命的事。在这卷福音书里,生命的灵被比作给我们喝的活水。然而,按照路加福音,能力的灵被比作给我们穿上的衣服,因为这卷福音书论到赦罪的福音,这福音需要能力来传扬,好把人带来信服。喝水是一回事,穿上一件衣服是另一回事。我们不能说二者是一样的。在我自己的房间里,我可以不穿正式的衣服来喝水,但当我出来尽职,就必须穿上正式的衣服。我若没有正式的衣服遮盖,我就不够资格、不够装备出来尽职。另一面,我可能穿着整齐,却很干渴,因为我没有水喝。这说明了圣灵的两面。生命的灵在我们里面是要复苏我们,满足我们,解我们的干渴。这是一面。而得着圣灵作能力来装备我们、加力给我们,乃是另一面。我们不该把这两面看为一面。许多人以为圣灵的工作只有一面。这是今天主的儿女中间的难处。

那灵在里面是为着重生、内住和内里的充满

关于圣灵在我们里面,有好几个步骤。第一步是那灵进到我们里面来重生我们。从那时起,我们就有了圣灵的内住;这是第二步。然后,当祂住在我们里面时,祂一直巴望要充满我们。我们得了重生,也有了圣灵的内住,但我们需要进一步里面被充满。重生、内住和内里的充满,乃是圣灵工作内在的方面。我们该分辨圣灵工作内在的一面和外在的一面。我们绝不该将二者混为一谈,那是很可怕的。

林前十二章十三节里的灵

圣灵工作的两面可见于林前十二章十三节,那里说,‘因为我们不拘是犹太人或希利尼人,是为奴的或自主的,都已经在一位灵里受浸,成了一个身体,且都得以喝一位灵。’在一位灵里受浸是一回事,喝一位灵是另一回事。两面都是由水来表明,但一面是我们进到水里,另一面是水进到我们里面。在水里受浸是我们进到水里,而喝水是把水接受到我们里面;这是两个不同的行动。

我们可能有那灵内在的一面-重生、内住和内里的充满,却没有那灵外在的一面。然而在旧约里,有些人有外在的一面却没有内在的一面。我们可能有里面的喝,而没有外面的穿;或者我们可能有外面的穿,却没有里面的喝。这是不同的两面,二者不能彼此取代。

圣灵的充满与充溢

圣灵有里面的充满和外面的充溢这两面,都是由水来表明。充满水作我们的饮料是里面的充满。被摆在水里受浸是外面的充溢;埋在水里,浸在水里,乃是外面被水充溢。

我们要分辨那灵工作的两面,就必须指出翻译上的难处。新约里有两个不同的希腊字用作圣灵的充满和充溢。然而,英文的翻译却用了相同的字;这使人对这事不清楚。新约里总是把圣灵这两面加以区分,绝不混淆。

行传二章二节说,‘忽然从天上有响声下来,好像一阵暴风刮过,充满了他们所坐的整个屋子。’这里的充满是里面的充满,希腊文是pleroo,浦利路,指在里面充满。在本节,风是在里面充满屋子。四节说,‘他们就都被圣灵充溢。’这里的充溢,在希腊文是另一个字,pletho,浦利奏,指在外面充溢。风在里面充满屋子,而圣灵是在外面充溢门徒。我们可将此比作浸池的水。浸池是在里面被水充满;但当人在浸池里受浸,他不是在里面被水充满,而是在外面被水充溢。

行传十三章五十二节用到浦利路一辞,那里说,‘门徒就被喜乐和圣灵充满。’以弗所五章十八节也用到这辞,说,‘乃要在灵里被充满。’这是里面的充满。路加一章十五、四十一和六十七节用到浦利奏一辞,说到施浸者约翰,他的母亲和父亲,在外面被圣灵充溢。同字也用于行传四章八节和三十一节,说到那灵降在彼得和门徒们身上。在九章十七节和十三章九节,那灵也在外面降在保罗身上。在这些经文里,浦利奏都是指那灵的浇灌,为着外面的充溢。

外面的充溢是为着职事

路加一章十五节说,‘他在主面前将要为大,淡酒、浓酒都不喝,从母腹里就被圣灵充溢了。’这是外面的充溢。施浸者约翰在外面被圣灵充溢,意思就是圣灵要降在他身上,使他受装备并得加力来尽职。四十一节说,‘以利沙伯一听到马利亚问安,所怀的胎就在腹里跳动,以利沙伯且被圣灵充溢。’当主的母亲马利亚来看施浸者约翰的母亲时,圣灵降在以利沙伯身上。她在外面被圣灵充溢,她就申言。六十七节说,‘他父亲撒迦利亚被圣灵充溢,就申言说。’圣灵也降在施浸者约翰的父亲身上,所以他也申言。这不是里面的充满,乃是外面的充溢。

我们已经看见,行传二章四节说在五旬节那天,门徒在那被圣灵如暴风所充满的屋子里,他们都在外面被圣灵充溢。那就是说,他们在五旬节那天受了圣灵的浸。受浸是进到某样东西里,不是将某样东西接受到里面;这是外面的充溢。

四章八节说,‘那时,彼得被圣灵充溢,对他们说。’这充溢是为着能力。那时,彼得有圣灵的加力和装备。他在五旬节那天领受了外面的充溢,但这时圣灵再一次降在他身上。在三十一节,彼得与门徒第三次被充溢:‘祈求完了,聚会的地方震动,他们就都被圣灵充溢,放胆讲说神的话。’他们外面被圣灵充溢,乃是为着能力,不是为着生命;这充溢是降在他们身上的。

九章十七节说,‘亚拿尼亚就去了,进了那家,按手在扫罗身上,说,扫罗弟兄,在你来的路上向你显现的耶稣,就是主,差遣我来,叫你能看见,又被圣灵充溢。’一个小门徒按手在扫罗(后来成为使徒保罗)身上,使扫罗在外面被圣灵充溢。十三章九节说,‘扫罗,又名保罗,被圣灵充溢,定睛看他。’以上所说的事例,都是外面为着职事的充溢。

对充满和充溢的经历

借着这些经节,我们可以清楚看见,圣灵有里面的充满和外面的充溢这两面。里面的充满是为着生命,外面的充溢是为着职事里的能力。主耶稣由圣灵所生,所以我们必须相信祂里面被圣灵充满。然而,在祂三十岁出来尽职以前,祂在水里受浸,圣灵彷佛鸽子降在祂身上。祂里面的充满和外面的充溢是两种不同的经历。在使徒们如彼得、约翰身上,原则也是一样的。他们在复活那天,里面领受了生命的圣灵;然而,许多天以后,在五旬节那天,圣灵才降在他们身上;但这一天之前,圣灵已经在他们里面了。

扫罗(后来成为使徒保罗)在往大马色的路上时,遇见了主;那一刻他就悔改,接受主耶稣作他的救主,圣灵就进到他里面。说他接受了主而里面没有领受圣灵,乃是不合逻辑的。就逻辑而言,必定是他遇见主,接受主,而在那一刹那,圣灵就进到他里面。然后过了一段时间,主差遣一个名叫亚拿尼亚的门徒,按手在他身上,使他外面被充溢。然而,这不是说,在那时以前,扫罗里面没有圣灵。保罗里面被圣灵充满,外面被圣灵充溢,乃是不同的两面。

里面被充满的光景

浦利路的形容词是pleres,浦利瑞斯,指人里面被那灵充满后的光景。路加四章一节用到这辞,那里说,‘耶稣满有圣灵,从约但河回来,在旷野为那灵引导,四十天受魔鬼的试诱。’主耶稣里面满有圣灵,这是生命的事。同样,行传六章三节说,‘所以弟兄们,当从你们中间拣选七个有好见证,满有那灵和智慧的人,我们就派他们管理这事。’他们的满有那灵,是里面的,不是外面的。五节继续说,‘这话使众人都喜悦,他们就拣选了司提反,乃是满有信心和圣灵的人。’这里的‘满有’也是指里面的,是为着生命。七章五十五节也说司提反里面满有圣灵,而十一章二十四节说到巴拿巴‘是个好人,满有圣灵和信心’。这也是里面的充满,是为着生命。从这几处经文,我们很容易看见那灵的工作有两面:里面的充满和外面的充溢。

外面充溢的五个事例

在使徒行传里,特别有五个外面充溢的事例。第一个事例是在五旬节那天。那一天,圣灵降在门徒们身上,他们就在外面被那灵充溢(二1~4)。

第二个事例是行传八章,在撒玛利亚的那班信徒。十五节说到彼得和约翰‘既到了,就为他们祷告,要叫他们受圣灵’;十七节说,‘于是使徒按手在他们身上,他们就受了圣灵。’这些撒玛利亚人是信徒,他们已经相信了主耶稣。所以,他们不可能里面没有领受圣灵。那么使徒彼得和约翰为他们祷告什么?乃是要得着圣灵外面的工作。撒玛利亚人已经在里面领受了圣灵作生命,但他们还没有在外面领受圣灵作能力。所以,使徒给他们按手,圣灵降在他们身上,他们就领受了圣灵。我们若仔细读这段经文,就能看见这里是说那灵降在他们身上,不是说在他们里面。就着那灵在他们里面而言,这工作是完全成就了。他们已经领受了圣灵作生命,但他们还没有领受那灵降在他们身上作能力。

第三个事例是使徒保罗的事例,我们已经说过了。

第四个事例是行传十章四十四至四十七节,在哥尼流家里。当彼得在那里说话的时候,圣灵降在一切听道的人身上。

第五个事例是行传十九章,在以弗所的信徒。六节说,‘保罗给他们按手,圣灵便降在他们身上,他们就说方言,又说预言。’这不是说,在这时以前信徒没有圣灵在他们里面。那时以前,他们接受主时,就领受了圣灵在他们里面,但他们还没有领受圣灵降在他们身上。在二节保罗问他们:‘你们信的时候,受了圣灵没有?’保罗的意思不是说,当这些信徒信主的时候,他们里面没有领受圣灵。

这句话是保罗对以弗所的门徒说的;在以弗所一章十三至十四节,保罗清楚的说,我们相信主耶稣的时候,里面就领受了那灵。我们若比较行传十九章与以弗所一章,就能看见使徒所问的不是里面的事,而是外面的事。以弗所人相信主耶稣的那时刻,里面就领受了圣灵,但他们还没有领受圣灵降在他们身上。从这些经文我们可以非常清楚的看见,圣灵在我们里面为着里面的充满是一回事,而圣灵在我们身上为着外面的充溢是另一回事。这是两种的经历。

里面被充满的路

现在我们必须来看被充满的路。我们要用水装满一个壶或一个杯子,就必须先将其倒空,好有空间让水进来。我们有圣灵住在里面,现在的问题是我们有否将里面的空间让给祂。我们若给祂空间,祂就充满我们;我们若不给祂空间,祂就不会充满我们。我们越爱主,越将我们里面的空间让给祂,圣灵就越充满我们。

此外,被充满不是绝对的,乃是相对的。很难说我们里面完全被充满,但我们可以被充满到一个相对的程度。今天我们可能觉得里面被圣灵充满,但明天我们可能察觉尚未被充满;仍然有一些部分未被充满。我们里面有一些部分被主以外,那灵以外的事物占有了。

我们越多将空间让给主,圣灵就越多充满我们。我们需要不断被圣灵充满。这就是说,我们常常需要将里面所有的空间让给圣灵。我们必须在主之外没有任何事物霸占,并且不可寻求主自己以外的任何事物。然后我们就会在里面被充满。为什么我们必须奉献自己?就是要将一切空间让给主。为什么我们必须对付许多有罪的事?就是要将空间让给主,使祂能用里面的灵充满我们。被充满乃在于我们将空间让给圣灵。 外面被充溢的路

凭着在圣灵里已完成的浸

在行传五个事例中,有两个没有按手-头一个在五旬节(二4),第四个在哥尼流家(十44~47);但在其他三个事例-第二、第三和第五个,都有按手。那灵在使徒行传里的说话乃是:五旬节那天所发生的是圣灵的浸,而在哥尼流家里所发生的也是圣灵的浸(一5,十一15~17)。只有这两个事例被称为圣灵里的浸。五旬节那天的事例是犹太信徒的受浸,哥尼流家里的事例是外邦信徒的受浸。借这两个事例,主这身体的头,就将整个身体浸在圣灵里。

所以,在圣灵里的浸完全是已完成的事实,就如主的钉死是已完成的事实一样。主升到诸天之上以后,在五旬节那天,将祂身体的头一部分,犹太部分,浸入圣灵里。然后在哥尼流家里,祂将另一部分,外邦部分,也浸入灵里。借此主这身体的头就已经将祂整个身体浸入圣灵里。因此,在圣灵里的浸乃是已完成的事实。

当我们传福音时,我们必须这样传讲:主成为肉体成了一个人,将神带到人里面。然后祂被钉在十字架上,担当我们的罪,使我们能得着赦免。之后,祂复活将祂的生命分赐给我们,使我们得有祂的生命。其后,祂升天并将圣灵浇灌到祂的身体上,使我们能得着圣灵的浸。借着祂的钉死和复活,我们得着赦罪和永远的生命;借着祂的升天,我们得着圣灵。主已完成了这一切,这就是福音。

借着正确的与身体站在一起

我们必须看见在圣灵里的浸已经成就在身体,召会中。我们作为身体的一个肢体,要有分于这浸,就必须与身体是对的。这就是按手的原则。身体已经浸到圣灵里,圣灵如今就在身体上,我们现今已经成了身体的肢体。所以,我们需要身体的一个代表肢体来与我们接触,使那已经在身体上的圣灵,能借着那次接触临到我们身上。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身体的另一个肢体,按手在我们身上。当一个肢体代表身体来接触我们,那浇在身体上的油,就流到我们身上。

这里的原则是我们必须与身体是对的。我们若与身体是对的,就很容易经历圣灵的浸。什么时候我们需要这浸,只要简单的支取就得着了。在那灵里的浸已经成就在身体上,那灵是在身体上,而我们乃是身体的肢体;我们若与身体是对的,就能凭信取用这浸。

不要问我这事实会有什么证明或显明。我不想告诉你,因为我不知道在你身上将会有什么显明。然而,我确定你会有一些显明。我们若与身体的关系是对的,我们若站在正确的地位上,凭信支取并领受,就会经历在圣灵里的浸。这是正确的路。

有时我们经历圣灵里的浸会有某些感觉。然而,这仍然是信心的事。可能我们要去尽职、传讲;那时我们就发现圣灵的浸已经成就在身体上了。圣灵已经浇灌在身体之上,我们既是身体的肢体,所以我们若与身体的关系是对的,我们站在这个正确的地位上,就能凭信支取并领受这浸。我们若这样作,那么当我们传讲时,就会有能力。我们有没有感觉并不要紧,我们的传讲仍然会很有能力。有时主的确给我们一个感觉,我们能感受到这个浸,但不管我们有没有这个感觉,我们还是很自由并释放。我们在圣灵里,在那灵的能力下,就有自由、胆量和释放。

按手不是形式,乃是原则;原则乃是与身体是对的。我们若与身体不对,即使有人来按手在我们身上也没有效。在那种情形下,按手只是形式。原则乃是体认圣灵已经浇灌在身体上,今天从主这元首而来的圣灵已经在身体上。现今我们既成了身体的肢体,我们与身体是对的,我们站住这地位,凭信支取,我们就会经历这浸。这乃是基于主所已经成就之事的信心。

在我尽职的许多年日中,我能见证至少有一次,一九三五年当我在讲台上尽职时,我的确感觉到圣灵的浇灌,那就像一片云降在我身上。当我在尽职时,我是在房间里,但我也在云中。许多时候我有不同的感觉;然而,我们不需要注意这种感觉。我们只该简单的与身体是对的,站住我们是身体上的肢体这地位。我们该与圣徒们一同取用这事实。

我们已领受浇灌,你相信这事么?不要听别的声音,说我们必须等候、禁食、喊叫、甚至打滚、跳动、或操练嘴巴来说方言,才能领受浇灌。有人说你必须上下跳动,才能被圣灵充满;也有的人说你必须打滚、大笑、或扭动舌头发出奇怪的声音。我在圣经里找不到这些东西。我知道有这些作法,我也曾经看见人这样作。我不反对任何真正、真实的事物,但我必须将真情告诉你们。领受浇灌正确的路,乃是正确的与身体站在一起,凭信支取。

这一切事主都已成就了。祂已经过了死、复活和升天。借着祂的死,祂对付了我们的罪;借着祂的复活,祂将自己分赐到我们里面作生命;在祂的升天里,祂将祂的灵浇灌在祂的身体上。这就是福音。如今我们必须简单凭着信来领受。我们若说,‘主,谢谢你为我在十字架上受死,’我们所有的罪就都赦免了。我们若说,‘主,你已复活,所以我接受你作我的生命,’我们就得着永远的生命。同样,我们必须接受事实,说,‘主,你已升到诸天之上,并将你的灵浇灌在身体上。主,我是这身体的肢体,我有地位、自由和权利,来支取你所已经浇灌下来的。’这就是福音,我们该喜乐的凭信接受。

我们必须看见这一切都是主已经成就的。样样都是我们的;不需要等候、喊叫、大叫、大笑、打滚、跳动或跳舞。我们只要简单的凭信接受。然而,我们要运用信心,就必须有正确的地位并站在其上。

第三章  圣灵的表显

读经: 哥林多前书十二章七至十一节。

我们从圣经的教训清楚看见,圣灵的工作有不同的两面。一面是圣灵进入我们里面,并住在我们里面;另一面是圣灵降在我们身上。圣灵在我们里面作生命是内在的一面,圣灵在我们身上作能力是外在的一面。我们要清楚圣灵的工作,就必须区分这两面。此外,我们也必须知道圣灵作生命,住在我们里面,乃是作生命的灵、实际的灵、那印涂我们使我们成为神的基业的印记、以及保证神所是并所有的一切作我们之分的凭质。不仅如此,这灵住在我们里面,乃是保惠师,在我们日常生活中照顾我们。这是在我们里面作生命之圣灵工作的不同项目。

需要圣灵作能力和释放

那灵也降在我们身上作能力。我们可能里面有那灵作生命,却很可能没有经历圣灵在我们身上作能力。我们要有正确的基督徒生活并行事为人,就需要每一天,甚至每一时刻,都有圣灵在我们里面。借着圣灵在我们里面作生命,我们就会有一个非常美好、属灵的基督徒行事为人和日常生活。然而,我们在事奉上可能仍然很弱。我们可能有非常属灵的日常行动,但当我们去传福音给人时,就发现自己很弱。我们的传福音常常是很弱的。我们觉得被一些事物捆绑,不是那么释放;我们没有胆量,受鼓励来为主说话。我们日常的基督徒行事为人可能很好、很属灵,但在事奉上、在传福音上、在尽职事上却很弱。这证明虽然我们里面有圣灵作生命,但我们身上却没有圣灵作能力。

这不仅是理论,许多事例都能证明这点。我一生中曾遇到许多很好的基督徒,他们在生活和行事为人上非常属灵,但我发现,甚至他们自己也知道,他们在服事主的事上、在传福音得灵魂上、在话语的职事上,却非常弱。他们在这些事上很弱,乃是因为他们缺少圣灵在他们身上作能力。他们有圣灵头一面的工作,却没有第二面。

想想看主耶稣。当祂三十岁出来为神传福音时,祂需要受浸。然后圣灵彷佛鸽子降在祂身上,使祂得着能力来传扬福音。祂需要圣灵在外面膏祂,好得着能力来传扬福音。

门徒在五旬节那天的情形,原则也是这样。那天以前,门徒已经有圣灵在他们里面作生命,但他们没有圣灵在他们身上作能力。所以,他们在里面领受了生命的灵以后,主吩咐他们要留在耶路撒冷等候,直到那一天,那灵浇灌在他们身上作能力。那时以后,在五旬节那天,彼得和其他的使徒所显明的,不是他们有多少生命,或他们有多属灵;他们所显明的,乃是他们有多少能力。

属灵是一回事,但有能力是另一回事。我们可以在生命上很属灵,能知道如何分辨魂与灵,也能知道如何在灵里,不在魂里行事为人并行事。然而,我们可能在传福音、尽职事和服事上很弱;所以我们需要能力。我们需要圣灵的浇灌,不仅是圣灵里面的充满。那灵里面的充满是为着我们属灵的生命,而那灵外面的浇灌在我们身上,是为着属灵的服事。在五旬节那天,彼得和其他门徒很有能力,因为他们在那天领受了那灵降在他们身上作能力。

圣灵在我们身上不仅是为着能力,也是为着释放。我们在新约里找不到这样使用‘释放’一辞,但我们能借着许多圣徒的经历证明这点。当我们有圣灵降在我们身上,我们就从一切辖制、顾虑和恐惧得着释放。我们若有圣灵在我们身上,就会有胆量来发表并释放我们灵里一切的感觉。但我们若没有圣灵在我们身上,即使我们灵里有一些属灵、属天并神圣的东西,我们也没有自由、释放和胆量,将其释放出来。

一位弟兄可能很爱主,也在灵里行事为人。他可能真是属灵的人,却没有那灵在他身上。所以,当他有机会为主向人说话时,他非常勉强并害怕。他没有胆量,且受到限制。他里面有很多东西,但在外面能发表或表达出来的却很少,似乎他害怕什么。这是由于缺少能力和圣灵的释放。我们若有圣灵在我们身上,就有释放和胆量。

每一个有圣灵在他身上的人都不会顾到自己的面子。他有胆量并得着释放,说出他里面一切的感觉。这就是为什么当我们出去传福音时,不仅需要圣灵作能力,也需要圣灵作释放。我不到二十岁就得救了,乃是借着一位不到二十五岁的年轻姊妹的传扬。她所带领的布道会,总是超过一千人。她是个年轻的中国女子,甚至还未读完高中,但每当她站起来说话,她不顾忌任何人,不管人如何年高德劭或位高权大。她如同一个审判官,放胆的发言。她的说话甚至叫人颤栗,因为她有圣灵在她身上,不仅作能力,也作她的释放。她传讲完,你若去见她,你会看见她只是个小小安静的年轻女子;但当她上到讲台,她全人和她里面的一切都得着释放。她有完全的释放和自由。

能力、释放和恩赐作那灵的表显

圣灵降在我们身上时,会有一些表显。林前十二章七至十节里的九项恩赐,每一项都是圣灵在我们身上的不同表显。然而,我们必须小心;这不是说,我们若没有这九项恩赐中的一项,就没有圣灵在我们身上。我们可能有圣灵降在我们身上作能力,而没有这九项恩赐。

不只一个人曾告诉我说,他们凭着自己就能说方言,不需要圣灵降在他们身上。一位白人弟兄表演给我和另一位也说中文的弟兄看,他如何能这样说一种中国的方言。他说完后,就问我们听不听得懂;我们回答说听不懂。然后他就用另一个声调说话;他用了四、五种方式,但我们都听不懂。我们听得懂中国主要的几种方言,却听不懂这位弟兄所说的。他的方言完全是假的。如果有人能凭自己说方言而不需要那灵,那就不是真的。说方言是圣灵降在我们身上的一种表显;若没有圣灵降在我们身上,我们怎能说方言?如果说方言只是改变声调说话,那是荒谬的。

说方言必须是凭着出于圣灵的神奇能力。如果人能随时凭自己说方言,那就是人工的,不是凭着圣灵能力的浇灌。真正的说方言必须是在圣灵的能力里。如果那灵降在我们身上如同焚烧的电流,我们的说方言就是神奇的,且是全然真实的。若没有圣灵降在我们身上,我们就不可能随时真正的说方言。

当圣灵降在我们身上时,我们必定会有能力。除了能力,如果还有别的东西,我们不该相信,因为圣灵降在我们身上的主要目的是为着能力。很遗憾的是,我见过许多人说方言却没有能力。所以,我怀疑这种说方言到底是不是真的。真正的说方言必须在能力里。

我们可能有圣灵的能力,却没有林前十二章九项恩赐中的一项。七至十一节说,‘只是那灵的表显赐给各人,是要叫人得益处。这人借着那灵得了智慧的言语,那人也照同一位灵得了知识的言语,另有别人在同一位灵里得了信心,还有一人在这一位灵里得了医病的恩赐,另有一人能行异能,另有一人能申言,另有一人能辨别诸灵,另有别人能说各种方言,另有一人能翻方言。但这一切都是这位独一且同一的灵所运行,照着祂的定意个别分给各人的。’这里没有暗示这九项恩赐是那灵惟一的表显。同章二十八节说,‘神在召会中所设立的,第一是使徒。’这节说到使徒,但七至十一节没有提到使徒。所以,我们不该认为这几节里的九项恩赐是所有的表显或惟一的表显。除了这九项恩赐以外,那灵的表显还有其他方面。

例如,传福音并没有包括在这九项恩赐之内。我曾见过中国有几位弟兄传福音很有能力,很得胜,却从未说过方言或神奇的预言。其中一位是宋尚节博士,数以千计的人借着他被带到主面前。某些很有能力的弟兄不只不说方言,他们甚至反对说方言。我不同意他们这样的反对,他们反对得太过了。无论如何,虽然他们不赞同说方言,但他们传福音却很有能力。我年轻时有好几次去过他们的聚会。他们讲说主是非常有能力的,毫无疑问,圣灵在那里。这岂不是圣灵的表显么?这的确是圣灵的表显。

当那灵降在我们身上时,我们首先会有能力,其次我们会有释放,第三我们会有一种恩赐作为表显,就如林前十二章里九项恩赐中的一项。然而,这九项恩赐不是那灵惟一的恩赐,那灵惟一的表显。借着圣徒们的经历,我们能证明这点。我们可能有这九项恩赐中的一样,或者有些其他的表显。我们怎能知道有圣灵在我们身上?乃是借着能力、释放和某种恩赐。

我们必须非常清楚,圣灵在我们身上乃是为着能力。当我们有圣灵在我们身上,我们就得着能力并释放。圣灵在外面降在我们身上的目的,是为着能力和恩赐。我们可将能力比作汽车里的汽油。我们若没有汽油,车子就没有能力。另一面,恩赐就像一种技能。我们可能有一辆动力十足的车,却没有驾驶的技能。驾驶的技能是一种恩赐。

我见过许多弟兄们同时有传福音的能力和恩赐。我头一次遇见倪柝声弟兄时,就看见他有教导的恩赐;后来我看见他也有传福音的恩赐。他的传福音是恩赐过于能力。有一次,几位弟兄面对一个不信的同学,想尽办法要说服他,带他得救,可惜都没有用,于是他们就来找倪弟兄。倪弟兄叫他们把同学带到他那里。他们很高兴这样作,大家都来看看会发生什么事。几分钟后,那个人得救了。倪弟兄的确有恩赐。

有时当那灵降在一个人身上,就赋与他某种恩赐,一种属灵的‘技能’,为要在属灵的范围里作工。倪柝声弟兄年轻的时候,曾在南京向一些大学生传福音。他传完以后,一位有思想的年轻人来见他说,‘我非常受你的传讲感动,我愿意相信你所传的耶稣基督。但我有一个难处希望你能解决。我的父母都很老了,他们深信佛教,必定会反对我成为基督徒。所以我必须等到他们死后再来作基督徒。倪先生,你赞同我这样作么?’倪弟兄很有技巧,他态度严肃的说了一句简短的话:‘难道你是这么孝顺父母,要先送他们下地狱,然后自己上天堂么?’那个年轻人流着泪说,‘倪先生,我必须相信主耶稣,开路给我父母上天堂。’这简单的一句话只花一分钟。倪弟兄有一种恩赐,他知道如何处理这样一个人。别人没有这样的恩赐;他们就像一些人不当的操作机器,就把机器弄坏了。

圣灵降在我们身上的时候,我们可能没有特别的表显,但我们会有恩赐,特别是传福音的恩赐。那也是一种表显。圣灵在我们里面是为着生命并作生命,而圣灵在我们身上是为着能力和恩赐。我们若没有能力和恩赐,反而作了许多愚昧的事,那就是没有圣灵在我们身上。我们若有圣灵在我们身上,就会有能力和有果效的恩赐。

行传五个事例里那灵的表显

我们现在回头看使徒行传里五个外面领受那灵的事例。在头一个事例里,所有的门徒在五旬节那天都很有能力,他们很释放、有胆量并受鼓励。他们敢照着主所引导的讲说。他们也有恩赐,他们用方言,就是用人类不同的语言来说话。彼得和其他人也有传福音的恩赐。在五旬节那天以前,彼得说了好几次愚昧的话。只有一次,在马太十六章十六节,彼得是照着天上的异象清楚的说话。他认出主是基督,是活神的儿子。这是他所说过最清楚、最准确的话。除此以外,凡他所说的常常是愚昧的。然而,他在五旬节那天所讲的那篇信息非常美妙,说得很清楚、有力,并且头头是道。那时他领受了传福音的恩赐。他不只有传福音的能力,更有恩赐很有条理的将福音陈明得很好、很有果效、得胜并简洁。这就是彼得这个没有学问的渔夫,领受了恩赐之后所释放的信息,所讲的道。

在第二个事例,行传八章撒玛利亚信徒的事例里,没有提到说方言。然而,人能看见信徒有圣灵在他们身上。必定有某些让人看见的表显,指明那灵在他们身上。今天有人可能坚持那让人看见的乃是说方言;然而,圣灵在写行传八章时没有提到说方言。圣经没有说的可能比说的更有意义。那灵完全不题说方言,但人却看见圣灵降在圣徒身上。许多时候我看见人领受圣灵在他们身上,却没有说方言。的确是有某种表显,让我们知道圣灵在一个人身上。

第三个事例是关于扫罗,他后来成了使徒保罗。他得救后不久,一个名叫亚拿尼亚的门徒,信徒,来到他那里按手在他身上,扫罗就领受了圣灵。这个事例里没有提到别的事。行传九章的经文只告诉我们,圣灵降在保罗身上。后来使徒保罗提到他说方言比别人还多(林前十四18),但他领受圣灵在他身上时,圣经的记载没有提到说方言。所以,我们不该坚持认为说方言是圣灵起初的明证。我们至少有两个事例,就是撒玛利亚信徒和扫罗的事例,其中圣经都没有提到说方言。

第四个事例是关于哥尼流的家。这个事例非常美妙。那房子里的人重生时,都领受了圣灵在他们身上,他们就说方言(徒十44~46)。那里的人几乎领受了一切。他们里面领受圣灵作生命,同时外面也领受圣灵作能力。他们领受生命,领受能力,也领受恩赐。这是正常的事例。在正常的情形里,人得救就像在哥尼流家里一样。那灵进到他里面作生命以重生他,同时也降在他身上作能力。然后,这人里面有生命,外面有能力和恩赐。然而,许多信徒的经历不是正常的。

第五个事例是关于以弗所一小群信徒。当使徒保罗来到他们那里,给他们按手,圣灵就降在他们身上,他们就说方言(十九6)。他们有说方言作为那灵的表显。

我们有圣灵在里面作生命,并在外面作能力和恩赐。我们若真在里面被圣灵充满,就有主生命的丰富。我们若没有属灵生命的丰富,这就证明虽然我们有圣灵住在里面,我们却没有被祂充满。同样,我们若有圣灵在我们身上,我们就有能力和某种恩赐。如果我们没有能力,不能作任何事,就不能说有圣灵在我们身上。我们必须有能力和恩赐。

以上这一切给我们看见圣灵工作的两面。然而,我们必须看见这不是两位圣灵工作的不同方面;这乃是一位圣灵工作的不同方面。

需要对那灵有完整的经历

我们是基督徒,就必须经历圣灵的重生、内里的充满、能力和恩赐。我们若只有重生,就仅仅是在作基督徒的初阶。我们里面需要被圣灵充满,外面需要能力和恩赐。我们若没有能力和恩赐,对圣灵的经历就不完整。

经历圣灵的浸乃是对圣灵经历的最后一项。主给我们圣灵,首先是为着重生,然后是为着里面的充满,再后是为着能力和恩赐,或简言之,为着圣灵的浸。一面我们必须由那灵重生,并且被那灵充满;另一面,我们必须在那灵里受浸。在那灵里受浸,意思就是我们不只被那灵充满,更完全在那灵里。就里面说,我们被那灵充满;就外面说,我们在那灵里。这样,我们就有生命,也有能力和恩赐;然后我们才是正常的基督徒。

我们不该仅仅说,‘赞美主,我已经重生,并被圣灵充满到某种程度。现在我爱主,我在灵里行事为人,多少有一点属灵,我很满意自己是个好基督徒。’我们可能是很好的弟兄或姊妹,但我们有能力、释放和某种恩赐么?经历圣灵的浸惟一的路,是站在身体肢体的地位上,支取那灵,因为那灵已经浇灌在身体上了。这样,我们就会经历圣灵的浸,我们就会得着加力,并得着恩赐。

我们这里所说的是非常一般且根据圣经的。我没有说你必须说方言。也许主会给你这恩赐,但我没有说这必须是那灵的起初明证。反之,说方言只是那灵许多表显中的一项而已。那灵在我们身上是为着能力和恩赐,而不是为着什么奇特的事物。不要寻求奇特的事物,反之,要寻求经历能力和恩赐。

我们许多人读圣经,但如果我们领受圣灵浇灌在我们身上,作能力,并作得恩赐的凭借,我们就会对圣经有全新的领会。我们会全新的领会这本旧书,那就是说,我们会有领会圣经的恩赐。一面,我们没有圣经根据说到‘读经的恩赐’;但另一面,我们对于用辞不该太机械化,太墨守成规。

同样的,我们是弟兄姊妹,我们爱主,关心召会、圣徒和人的得救。然而,有人说,‘我太软弱,我不能作什么。我很关心圣徒,但当我去看他们时,我不知道要说什么,作什么。’我完全同情你,但我要告诉你,如果你经历圣灵的浸,就会立刻知道如何接触人。你会有能力、胆量和恩赐去接触人。我无法从圣经找给你看,那里说到‘看望的恩赐’,但我能告诉你,如果你经历圣灵的浸,你就能接触人。你不只会有能力,更有接触人的路、恩赐和技能。

许多时候我们来聚会,我们有心要在祷告中有所发表,但轮到我们祷告时,我们却很软弱,不知道如何祷告;反而有许多借口不祷告。然而,我们若经历圣灵的浸,我们来到聚会中,就会有能力和恩赐来祷告。我再说,我找不到圣经根据说有‘祷告的恩赐’。一面,祷告不是一种恩赐;但另一面,为要有祷告的路并正确的祷告,我们该经历圣灵的浸。我们经历了圣灵的浸以后,就会有得胜的祷告。

对于一切属灵的事-事奉、传福音、读经和祷告-都需要圣灵浇灌在我们身上。单单有圣灵在我们里面是不够的,我们需要圣灵在我们身上。不要说,‘只要我有圣灵在我里面,那就好了,我不在意所谓灵恩的活动。’我们可以忘记所谓灵恩的活动,但我们必须领悟圣灵不单是在我们里面作生命,也是在我们外面作能力和恩赐。

寻求补足我们的缺欠

我们都有这两面么?我们需要圣灵外面的经历,就是经历圣灵作能力和赐与者。我们若单单有圣灵在里面,而从来没有在外面经历圣灵,那是有所缺欠的,我们对圣灵的经历不完整。圣灵工作的最后一步乃是外在一面的浸、浇灌。我们必须经历圣灵作能力带给我们恩赐。一面,我们必须寻求在里面被那灵充满;另一面,我们必须寻求在外面被圣灵充溢作能力,带着各种不同的恩赐。

我向你们陈明这事,作为我们光景的一幅清楚图画,使我们知道自己在那里,我们的缺欠是什么。愿主使我们能寻求补足我们的缺欠。我们该忘记今天基督教里关于这事各种的光景、各种的说话和各种的教训。让我们简单的、清楚的回到圣经,看见圣灵是在我们里面为着生命,又在我们身上为着能力同恩赐。

我们必须知道我们经历了什么,而没有经历什么;我们所有的是什么,所缺的又是什么。愿主怜悯我们,叫我们寻求我们所缺的并补足之。我们需要那灵里面的充满,也需要外面的充溢,就是圣灵作为能力带给我们各种的恩赐。

我们需要花时间到主面前,就着这件事与主办交涉。我们也应该聚在一起,祷告如何站住地位并支取身体所已经领受的,如何经历圣灵的浇灌,就是圣灵在身体上已完成的浸,使我们能真实的经历到圣灵在我们身上作能力同恩赐。然后,我们就会得着加力,得着恩赐。我们不只在里面有生命,更在外面有能力和恩赐。这样我们才是正常的基督徒。一面,我们在生命上是正常的;另一面,我们在事奉上也是正常的。我们必须寻求这个,我们不该满意于目前的光景。

第四章  圣灵表显的许多方面

读经: 加拉太书五章二十二至二十五节,以弗所书四章二节,歌罗西书三章十二节,彼得后书一章五至六节,罗马书十四章十七节,以弗所书五章九节,四章二十四节,马太福音五章五至六节,八至九节,哥林多前书十二章四至十节,二十八节,马可福音十六章十七至十八节,希伯来书二章四节,使徒行传二章十六至十八节,四至十一节,十章四十四至四十六节,十九章六节。

我们很容易看见圣灵如何在我们灵里是我们的生命,但要看见那灵如何在我们身上作能力,就比较复杂。所以,我们必须更详细的说到这事。

关于说方言需要谨慎的研究

我们必须花这么多时间来看这件事,一个原因乃是我们需要看见说方言所占的地位是什么。许多人粗心大意的读经并领会圣经,就是因为他们的性格粗心大意。他们在一切事上都是粗心的,所以来读主的话并领会主的话,仍是粗心大意的,甚至到极端的地步。我们必须学习不要粗心。我们要仔细、谨慎,就必须建立自己的性格。然后我们来读主的话时,就会有谨慎的领会。

方言运动在十九世纪开始于英国,在一九○六年,就是伊凡罗伯斯(Evan Roberts)所带领之威尔斯大复兴两年之后,来到洛杉矶。这个复兴影响了美国西岸一些人;这运动在西岸开始时,人并没有说方言,但后来就带进了说方言的事。在东岸也有一个说方言的运动。从那时起,在美国主的儿女中间,说方言就成了一个大难处,至今仍未解决。这事非常搅扰主的儿女,到一个地步,使人害怕不敢寻求真正经历圣灵的浸。

起初我没有想到要对付这事,后来我住在美国一段时间后,就发现这真是一个难处。今天许多人非常注意说方言。许多人坚持说方言是圣灵的浸起初并必需的明证。我来到美国以后,常到各处旅行,凡我所到之处,人常常问我:‘你觉得说方言怎么样?你说方言么?’我非常惊讶这么多人说到这事。

那灵的果子

现在我们必须非常谨慎的研读主的话。圣经里有特别的两章说到那灵。加拉太五章论到那灵在我们里面作生命,而林前十二章论到那灵在我们身上作能力。

加拉太五章二十二至二十五节的九项

加拉太五章二十二至二十五节说,‘但那灵的果子,就是爱、喜乐和平、恒忍、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这样的事,没有律法反对。但那属基督耶稣的人,是已经把肉体连肉体的邪情私欲,都钉了十字架。我们若凭着灵活着,也就当凭着灵而行。’二十二节所说那灵的果子,原文是单数,不是复数。二十二至二十三节所题的九项不是九个果子,而是那灵一个果子的九方面。这九方面开始于爱,结束于节制,中间有喜乐和平、恒忍、恩慈、良善、信实和温柔。

这九方面乃是那灵在我们里面作生命的果子,不是那灵在我们身上作能力的各方面。然而,我们必须注意,这九方面不是那灵果子的全部,如今天基督教里有些人所教导的。我们能证明,还有其他方面是这里没有提到的。

福音书和书信里更多的项目

例如,在加拉太五章里的第八项是温柔,希腊文是prautes,帕饶提斯。以弗所四章二节说到‘凡事卑微、温柔’。这里的温柔,原文与加拉太五章二十三节者同字。然而,除了温柔,还有卑微,原文意,心思卑微。这与腓立比二章三节的‘心思卑微’,和歌罗西三章十二节的‘卑微’原文同字,歌罗西三章十二节也提到温柔。照这几处经文看,卑微和温柔是不同的两项。加拉太五章说到温柔,却不题卑微。既然加拉太五章省略了卑微,可见所提到的九项并不是那灵果子的所有项目。

彼后一章五至六节说,‘正因这缘故,你们要分外殷勤,在你们的信上,充足的供应美德,在美德上供应知识,在知识上供应节制,在节制上供应忍耐,在忍耐上供应敬虔。’加拉太五章说到节制,却没有说到敬虔;敬虔是那里的九项以外另加的。

罗马十四章十七节说,‘因为神的国不在于吃喝,乃在于公义和平并圣灵中的喜乐。’以弗所五章九节也提到义和真实;但加拉太五章说到喜乐和平,没有说到公义和真实。再者,在以弗所四章二十四节有义和圣,但加拉太五章没有提到圣。除此以外,马太五章五节和九节说到温柔与和平,六节说到义,八节说到清心。然而,加拉太五章提到和平与温柔,却未题义与清心。

照以上这几节看,加拉太五章至少没有题卑微、敬虔、公义、真实、圣别和清心。毫无疑问,这些也是那灵果子的项目。这证明这一章所题的九项不是那灵果子的所有方面。我们不该相信那灵在我们里面作生命只有九方面;必定不只九项,还有更多。认为只有九项乃是太大意了。我们研读并领会圣经时必须谨慎。我们若粗心大意的领会主的话,就会拦阻我们自己并破坏别人。

加拉太五章告诉我们,圣灵在我们里面乃是生命的灵,结出属灵的果子,有许多方面,包括这里所题的九面和其他方面。使徒的目的不是要告诉我们那灵的果子有多少方面,这样作是不需要的;他的目的是要告诉我们,肉体的行为与那灵在我们里面作生命的果子,二者之间的分别。为要作这事,他就列出那灵果子的好些方面来加以说明。所以,我们不该说那灵的果子只有九项。反之,我们能清楚证明那灵的果子超过九项。

以上所说的,证明有人在领会圣经上是何等大意。在有些地方,人把加拉太五章里的九项列在一个图表上,称之为九样果子。他们说有九个果子,爱是一个,喜乐是另一个,和平又是一个,恒忍是另一个等等。然而,我们若仔细研读,就会看见这些不是九个果子,而是一个果子的九方面。此外,还有其他方面没有包括在这里。

那灵的表显

林前十二章里的九项

林前十二章四至六节说,‘然而,恩赐虽有分别,灵却是同一位;职事也有分别,主却是同一位;功效也有分别,神却是同一位,在众人里面运行一切的事。’恩赐与那灵有关,职事与主有关,功效与神有关。这是指三一神。

七节说,‘只是那灵的表显赐给各人,是要叫人得益处。’四节的恩赐是复数,七节的表显是单数。恩赐有很多,但表显只有一个。就如圣灵在我们里面作生命的果子,是一个果子有许多方面;照样在原则上,圣灵在我们身上作能力的表显,也是一个表显有许多方面;就是八至十节所题的恩赐。这几节说,‘这人借着那灵得了智慧的言语,那人也照同一位灵得了知识的言语,另有别人在同一位灵里得了信心,还有一人在这一位灵里得了医病的恩赐,另有一人能行异能,另有一人能申言,另有一人能辨别诸灵,另有别人能说各种方言,另有一人能翻方言。’比方说,智慧的言语不是那灵的表显,只是表显的其中一项而已。 值得我们注意的是,这里也有九方面。加拉太五章提到圣灵在我们里面作生命之果子的九方面,而林前十二章说到圣灵在我们身上作能力之表显的九方面。那灵作生命结出果子,而圣灵作能力有一个表显。生命的果子有许多方面,能力的表显也有许多方面。

林前十二章里更多的项目

然而,圣灵作能力的表显只有九方面么?二十八节说,‘神在召会中所设立的,第一是使徒,第二是申言者,第三是教师;其次是行异能的,再次是得恩赐医病的,帮助的,治理的,说各种方言的。’八至十节里的九方面没有包括一些项目,就如帮助的和治理的。二十八节也说到使徒和教师,是八至十节所找不到的。八节提到智慧的言语和知识的言语,这些也许不包括教导。二十八节里的项目,有的包括在九项里,有的并没有。很清楚的,至少使徒、帮助的和治理的并没有包括在九项里。所以,我们不能说那九项就是圣灵表显的所有项目。

马可十六章十七至十八节里更多的项目

马可十六章十七至十八节说,‘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就是在我的名里赶鬼,说新方言,手能拿蛇,若喝了什么致死之物,也绝不受害,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这里所题的头一个神迹是赶鬼。这当然是圣灵在我们身上作能力之表显的一方面;若有人把鬼赶出来,他必定是在圣灵的能力里。然而,这不是林前十二章里九项中的一项。马可十六章所题的五项,其中只有两项-说新方言和医病,包括在九项之内;其他三项-赶鬼、拿蛇、喝致死之物却不受害,都没有包括在九项之内。

希伯来二章四节里更多的项目

希伯来二章四节说,‘神按自己的旨意,用神迹、奇事并各样的异能、以及圣灵分给的恩赐,同他们作见证。’林前十二章只说到异能和圣灵分给的恩赐,没有说到神迹、奇事。这有力的证明那九项不是那灵表显的所有方面。赶鬼肯定不能与那九项混淆,这是分开的一项。所以,我们不该相信那九项是全部的。除了那九项,还有别的方面。 不用说我们若没有说方言也仍然能有圣灵的表显;即使那九项我们一样都没有,我们仍然可能有圣灵的表显。今天那些坚持必须说方言才能证明有圣灵表显的人,因着粗心大意而产生了错误,甚至错到使主的子民在这件事上受了破坏。

说方言不是必需的表显

我就着所谓的灵恩运动和说方言,花了许多时间研究圣经并当前的光景。早在一九三二年七月,我就开始这样的研究。那时,我访问了中国灵恩运动最盛行的其中一派。我跟这些人在一起,并参加他们的聚会。一九三五年我自己在这事上受到帮助,我也有说方言的经历。接下来的一年,我也帮助许多人说方言。关于这题目,我用中文所写的第一篇文章刊于一九三六年,论到圣灵工作的两面,包括说方言的事。借此你们可以看见我研究这事有多久了。经过了这一切研究,我对这事就清楚了。

已过二十多年,远东众召会有几次实行过外面恩赐的作法,我们从这经历有一些学习。经过许多的研究,我得知整本圣经很清楚的说到,说方言不是圣灵的浸起初的明证,也不是必需的。说方言只是圣灵在我们身上作能力的表显中,许多方面的一项。

有些人(就如弟兄会和其他基要派的人)说,说方言是属鬼魔的。他们坚持这种神奇的恩赐结束于使徒时代,所以今天不再有说方言了。我不赞同这点,他们太极端了。直到今天还是有真实、真正的说方言;但我并不赞同说方言是必需的,且是圣灵的浸起初的明证。说方言只是圣灵的表显许多方面的一项。林前十二章清楚说,这是九方面中的一项,而就如我们所看见的,这九项并不是全部。除此以外,还有其他方面,就如赶鬼。

行传二章十六至十八节说,‘这正是借着申言者约珥所说的,“神说,在末后的日子,我要将我的灵浇灌在一切属肉体的人身上;你们的儿女要说预言,你们的青年人要见异象,你们的老年人要作异梦。在那些日子,我要将我的灵浇灌在我的奴仆和婢女身上,他们就要说预言。”’这里又加上两项-异象和异梦-是未列在林前十二章九项之中的。在五旬节那天,彼得清楚的说,在末后的日子,主要将祂的灵浇灌在祂的子民身上,有的会说预言,有的会见异象,有的会作异梦。虽然在五旬节那天门徒们说方言,但约珥的预言完全没有提到说方言。然而,彼得论到五旬节那天的事说,‘这正是借着申言者约珥所说的。’

许多人坚持要说方言,但申言者约珥没有坚持这点。他反而是说,有人要说预言,有人要见异象,有人要作异梦。我自己在灵里也作过奇妙的梦,但我没有用肉眼见过什么异象,不过我在灵里看见过异象。然而,异象、异梦和赶鬼,都没有列在圣灵在我们身上作能力之表显的九方面里。这再次证明那九方面并不是全部。即使那九方面是圣灵表显的全部项目,说方言也只是其中的一项。我们怎能认为说方言是必需的,甚至是那灵起初的明证?这是太极端了。

使徒行传之事例里的说方言

提到说方言,有人会指出五旬节那天,哥尼流家里,和十二个以弗所信徒的事例。然而,我们读这几段经文时,需要有正确的分辨,以及合乎逻辑的领会。

五旬节那天的一百二十人

二章四节是灵恩运动的人所用最强的根据,他们坚持每一个人都必须说方言。这节说,‘他们就都被圣灵充溢,并且按着那灵所赐的发表,用别种不同的语言说起话来。’有人说这节的意思是,他们就都说起方言来。然而,我们可以用同样的文法结构来说,‘昨天晚上七点半,我们都来到聚会中,并且祷告起来。’这里的意思是我们都来到聚会中,但并不是说我们都祷告。四节不是说,‘他们就都被圣灵充溢来说方言,’而是说他们都被圣灵充溢,‘并且’说起方言来。被圣灵充溢是一回事,但说方言是另一回事。单凭第四节,很难证明一百二十个门徒不只都被那灵充溢,也都说方言。

我们若很有逻辑并仔细的读这一章,就能看见不是所有门徒都说方言。如果一百二十位都说方言,百姓怎能听得清楚?九至十一节提到这些方言所涉及的地方,不到二十处,其中可能有些地方所用的方言不只一种,但仍然不会超过三十种方言。一百二十位门徒都被圣灵充溢,其中有许多人说方言,但不是全部的人都说。

哥尼流家里的外邦人

关于哥尼流的家,十章四十四至四十六节说,‘彼得还说这话的时候,圣灵降在一切听道的人身上。那些奉割礼,和彼得同来的信徒,因圣灵的恩赐也浇灌在外邦人身上,就都惊奇;因为听见他们说方言,并尊神为大。’四十六节用了一个连接词‘并’,这文法的结构指明他们所作的有两件事。他们不是说方言来尊神为大;他们乃是说方言,并尊神为大。说方言是一回事,尊神为大是另一回事。当哥尼流家里的人领受了圣灵在他们身上,他们作了两件事:一件是说方言,另一件是尊神为大。我们可以肯定他们都被圣灵充溢,但我们不能肯定他们都说方言。可能有些人说方言,而其他人尊神为大。

以弗所的信徒

关于以弗所的信徒,十九章六节说,‘保罗给他们按手,圣灵便降在他们身上,他们就说方言,又说预言。’这句话不是停在‘他们就说方言’;乃是说,‘他们就说方言,又说预言。’我们要相信十二个门徒都作这两件事么?他们同时又说方言,又说预言么?这领会是不合逻辑的。合逻辑的领会乃是领受了圣灵在他们身上以后,十二个门徒中有一些说方言,有一些说预言。不是所有在场的都说方言。这也表明说方言不是必需的。

那些有灵恩背景的人,坚持以上三处的事例-行传二章、十章和十九章,证明所有信徒领受了圣灵的浸,必定会说方言。然而,我们若用正确的逻辑来领会并思想这事,就无法用这几处来证明。相反的,我们在林前十二章清楚看见,不是每一个人都说方言。有人说方言作为那灵的明证或表显,但其他人却有不同的表显。对于这事不用臆测;我们要清楚,按照主的话,说方言只是圣灵在我们身上作能力之表显许多项目中的一项,不是必需的一项,也不是起初的一项。所以,我们不该反对说方言,也不该坚持认为说方言是必需的。

起初明证的错误教训

在林前十二章三十节,保罗问:‘岂都说方言么?’我们不该臆测这问题的答案;反之,我们该接受主的话所说的。众人不都说方言。在十四章五节保罗说,‘我愿意你们都说方言。’这指明不是所有哥林多人都说方言。灵恩派的人认为所有早期的信徒都说方言,但如果是这样,使徒就不需要这样说了。

那些有灵恩背景的人坚持每一个领受了圣灵的浸的人,必定都说方言。然而,林前十二章对他们是个难题,因为这里说到说方言只是圣灵表显许多方面中的一项而已。为了解决这难题,他们许多人就说,说方言是圣灵的浸起初和必需的明证,这是一回事,但之后要运用说方言这个恩赐却是另一回事。他们说,在起初的明证之后,许多人失去了说方言的恩赐,也许只有少数人保留。

在中国首都神召会一位领头的传教士,一位年长的弟兄曾告诉我,在五旬节那天,当圣灵第一次降下来的时候,所有门徒都说人所不懂的方言。然后百姓听到他们的声音,就聚集在门徒周围,门徒才开始用真正的方言向他们说话。这位弟兄说,经历圣灵的浸,说人所不懂的方言作为起初的明证,是一回事,但之后要运用这恩赐,用另一种语言说话,是另一回事。

他对我说这话以后,我透彻的研读主的话。我发现行传二章四节说门徒‘用别种不同的语言说起话来’,而六节说,‘这声音一响,许多人都来在一起,各人因听见门徒用听众各人的本地话讲论,就感困惑。’这指明百姓围集来看门徒以前,门徒就一直在用听众的本地话说话,而不是说人不懂的语言。十一节说,‘听见他们用我们的语言,讲说神的大作为。’虽然这节所用的‘语言’,原文意舌头,不是本地话,但他们所说的乃是人能明白的。

灵恩派的弟兄姊妹领受了圣灵的浸而说方言以后,几乎所有人都继续说方言。几乎没有人丢失说方言的事;他们一旦有了第一次的说方言,就会持守下去。从来没有看过一千个灵恩派的人今天说方言,而一周以后九百五十人都失去了这个恩赐,只有五十人仍说方言。他们聚在一起的时候,几乎每一个人都说方言。

一面,他们许多人说,不是每一个人都运用说方言的恩赐;但另一面,他们非常坚持每一个人都要说方言。这是令人困惑的实行。我们不需要坚持说方言是圣灵的浸必需、起初的明证。说方言只是圣灵在我们身上作能力之表显,许多方面中的一项。如果今天我们身上有圣灵的能力,我们可能会医治人,但我们若没有能力,就不能医治任何人。所以,医治也是圣灵表显的一方面。许多人领受圣灵在他们身上作能力,却并不说方言。

我们必须训练我们的心思非常有逻辑的来看这些事。我们怎能说有‘起初的表显’?今天凭圣灵的能力赶鬼,下个月赶出另一个鬼,二者是同样的事。我们不该说赶鬼只是起初的表显,因为之后我们还要继续赶鬼。

让我们清楚、心思清明、合乎逻辑、心思正确的来领会神的话。不要因当前的光景和错误的教训而感到困惑或混淆。要心思清明的来读主的话并谨慎的领会;然后我们就会看见医病、说方言和赶鬼只是圣灵表显许多项目中的一些。没有所谓‘起初的表显’,这说法是人发明的,为要调解‘人人必须说方言’这错误教训的。这样来调解他们的教训是不合理的。

单单在意对那灵真实、真正的经历

许多灵恩派的人虽然坚持每个人都要说方言,并且他们自己也说方言,但他们心里却怀疑自己是否真的说方言。他们坚持这种作法,只因为他们是在灵恩这条线上。这就像人在某种政权下,虽然他们怀疑自己的政府是否正确,但他们坚持这是正确的,只因为他们是在这政权之下。如果我们问一些说方言的人,到底他们的说方言是否正确,我们会发现他们也怀疑。他们没有把握自己所说的是真的,反而有许多是模仿并人为的。我们尝试过这一切事。我自己说过方言,也帮助过别人说方言。我见过真实的说方言,但今天真实的方言并不多。

今天方言运动所强调的是错的,于是就产生许多破坏。所以,我们必须花时间挖掘出这些事来澄清局面,好帮助信徒清楚这事,使我们寻求并得着正确的经历。

我在远东和美国都研究过这些事。因着灵恩派信徒坚持每个人都必须说方言,他们常常强迫人作这事。他们传讲这事,推动这事,甚至教人如何运用嘴巴改变声调,来说人所不懂的方言。他们中间有很强的影响力,强迫每一个人去作这事。

这样作的结果,是使他们中间好些人失望了,因为他们作不到。他们甚至很努力去作,仍然得不到这技能。另有的人被迫模仿说方言;有人可能在灵里却没有说方言,因着他们有灵恩的背景,就用人的模仿来说方言。我想率直的与许多灵恩派的信徒谈谈,我愿意很平静的摸他们的良心,问他们说,‘你能用无亏的良心,诚实的告诉我,你的说方言是真实、真正的么?’我这样问一些人,他们就回答说,‘我们不能说这是否真的,但我们觉得这很有帮助。’

我见过许多人的模仿和人工的事。在美国,有人教导别人如何运动嘴巴改变声调来说方言。有一次有人这样教导两位中国弟兄,他的妻子站在旁边,鼓励他们说,‘不要说中文,也不要说英文,说一点别的。’这就是说,他们只要改变声调就好了。只要他们的说话没有中国腔或英语腔,无论发出什么声音,那就是说方言。后来其中一位中国弟兄终于虚假的模仿了一个声调,那对夫妇就非常高兴。他们要这位弟兄在下次聚会中见证他的经历。

有人曾告诉我,当那灵在我们身上作工时,我们必须运动嘴巴与祂合作。然而,这只是用模仿来合作。如果圣灵在我们身上作一些神奇的事,就不需要这样运动我们的嘴巴。我们可以用电作比方。当电进到电器里,电器的各部分不需要这样‘运动以合作’。教导人说方言并不是真实的。一九六○年有些人就着这件事来见我。他们按手在我身上,要我快速的重复说‘赞美耶稣’。这就是所谓的说方言了。

有一个时候,我自己也曾帮助人说方言,但后来我问自己:‘这是什么?我有这种经历以前,我已经很爱主,对祂也有许多经历。为什么我要这样作?’那次以后,我就放下这种作法。自此以后,多年来主帮助我越来越深的认识祂,在祂里面长大并跟随祂。

圣灵表显的目的

圣灵作能力之表显的所有方面,目的都是为着生命。正确、真正的说方言,乃是要帮助人在生命里长大。然而,许多灵恩派的人不太认识生命。他们是为着说方言而说方言;他们不是为着生命来说方言。在五旬节那天,说方言是为着传福音,三千人就得救了;但今天许多人说方言是为着表演和娱乐。圣灵作我们能力的各面乃是为着生命。这些不是生命,却是为着生命。正确的说方言,是为着在生命里的长大和造就。甚至医病也是为着生命长大。然而,今天许多人误用了这些事,因为他们对生命一无所知。

我求你们要心思清明,对主的话要有清楚并合逻辑的领会。把说方言领会成圣灵明证或表显的必要条件,这合乎逻辑么?不,这不合逻辑。认为说方言只是许多方面中的一项,才合乎逻辑。我们必须清楚。我要请你们再仔细读以上的经文,学习谨慎、清楚、正确的研读主的话。不要粗心大意的研读并领会主的话。不要听错误的教训,就如论到以弗所的十二个信徒如何都说方言等等。我们若仔细的读像行传十九章的经文,就会看出一些东西,是与这些错误的教训不同的。

不受我们背景、教训或想法的影响

有人说他们无法证明他们的说方言是真正、真实的,他们自己甚至也怀疑。然而,他们说当他们这样说时,会觉得快乐,也得着帮助。这是因为只要我们有心寻求主,祂总是乐意遇见我们,总是向我们施恩。许多灵恩派信徒有心寻求主,寻求灵,所以主来遇见他们;不是用所谓灵恩的方式,而是用一般、属灵的方式。所以,他们觉得与主同在很快乐。然而,因着他们有灵恩教训、影响和想法的背景,他们就把虚假的说方言,加到对主美好的经历上。这种说方言不是真正、真实的。这是他们借着运动嘴巴改变声调而加上的东西。

我在中国时,曾向许多灵恩派的弟兄们说到这些事。我告诉他们,我们经历主就像他们经历主一样。但我们的经历与他们的不同,就在于他们有灵恩的心思和背景,所以当他们对主有美好的经历时,就加上说方言;虽然我怀疑他们的说方言是不是真的。因着我们没有这种背景,我们经历主就没有加上什么。

我也问一些坚持说方言的人,他们工作的结果是什么,他们为主得了多少人,他们聚会中的人是否比别人属灵。我能向他们指出,我们中间有一千位弟兄姊妹对主有美好的经历;他们很活,但他们说过方言的很少。我们中间这些人从未受教导说方言,也从未被迫说方言。因着他们没有这种教训的观念、想法或背景,所以当他们对主有美好的经历时,他们也不会加上什么。

然而,那些在灵恩派的人常常受教导、被迫并受影响去说方言。当他们对主有美好的经历时,他们有说方言的想法、观念、背景和教训,所以他们就运动嘴巴来改变声调,加上一些东西。我怀疑他们加上去的,是否真实的说方言。

这不是说,我反对真实的说方言。我不反对,我相信甚至在这末后的日子,也有真实的说方言。然而,我怀疑信徒在灵恩运动的影响、强迫和教训之下所加上的,是不是真的。

要温和、一般并向主敞开

最近在美国西岸,许多人借着这种运动被带到主面前。然而,在远东我们也带许多人到主面前,却很少人说方言。大部分的人并不说方言,但有许多人加给主,并且非常追求主。我不喜欢批评,但在那些被最近这些运动带到主面前的人中,我不知道他们对主有多少真实的经历。他们反而受教导和影响去加上一些东西,就是他们所谓的说方言。

我们从圣经的教训清楚看见,说方言只是圣灵在我们身上作能力之表显许多项目中的一项。我们若花时间客观的研究当前的光景,就会清楚,只有小部分的所谓说方言是真实、真正的,大部分都是人的模仿和人工。所以,我们得到一个结论:不需要坚持说方言是那灵必需并起初的明证。

另一面,我们不该反对真实的说方言。我们必须非常温和、一般并向主敞开。如果主给我们这恩赐,我们就领受。如果祂不给我们,我们就与祂一同往前,把这事交给主,既不反对,也不坚持,乃是向祂敞开。

今天我们需要真实的经历圣灵在我们身上作能力。我们不该因着错误的教训就吓倒了。我们不该考虑这些教训;我们必须清楚,我们需要圣灵在我们里面,也需要圣灵在我们身上。我们里面需要充满那灵作生命,外面需要穿上那灵作能力,并得加力。

这些日子,愿我们都到主面前,就着这事与祂办交涉,说,‘主,我的确体认我需要这样经历圣灵作我的能力。’然后我们该向主敞开,把这事留给主。我们不该重看说方言,也不该反对;要把这事留给主,并要真实经历圣灵作能力。那灵的表显有许多方面,说方言只是其中一种。我们所必须经历的,乃是圣灵在我们身上作能力。

第五章  经历那灵充满与充溢的路

读经: 使徒行传二章三十七至三十八节,三十三节,加拉太书五章十六至二十五节,使徒行传五章三十二节。

到这里,我们清楚圣灵的工作有两面:外在的一面和内在的一面。然而,单单知道还不够。我们该寻求对圣灵工作的经历。这些信息的目的,是要帮助我们来经历。我仰望主,叫那些接受这些信息的人都愿意、巴望并渴慕来寻求,对圣灵的工作有新的并进一步的经历。

我们需要经历圣灵的两面。我们必须经历圣灵在里面的充满,以及圣灵在我们身上的浇灌。一面,我们必须更新我们被圣灵充满的经历;另一面,我们必须寻求经历圣灵浇灌在我们身上。我怕许多弟兄姊妹从未经历圣灵浇灌在他们身上。你需要开始对圣灵的工作有这种经历;就是说,你必须在外面经历圣灵在你身上作能力和释放。所以,本篇信息所包含的道理不多;乃是要说到实际的路,使我们经历圣灵里面的充满和外面的浇灌,就是那灵的工作来充满我们并赋与我们能力。

那灵的工作是福音的一大部分

圣灵的工作是福音的一大部分。我们认识福音,却可能没有完全的认识。我们看见福音包括圣灵的工作么?行传二章三十七至三十八节说,‘众人听了,觉得扎心,就对彼得和其余的使徒说,诸位,弟兄们,我们当怎样行?彼得对他们说,你们要悔改,各人要靠耶稣基督的名受浸,叫你们的罪得赦,就必领受所赐的圣灵。’

要领受救赎和拯救的福音,路乃是要悔改,相信主耶稣,在祂的名里受浸。这福音包括两面:消极的一面是赦罪,积极的一面是包罗万有的圣灵作为恩赐赐给我们。这包括神圣、永远的生命,重生,圣灵的内住,圣灵的浇灌,就是圣灵的浸,以及圣灵工作的所有方面。圣灵所有的工作,都包括在我们相信主耶稣的那一刻所接受的福音里。

我们作为基督徒,都相信我们得着了赦罪,但我们确定自己也有圣灵的恩赐,包括圣灵的浸,就是圣灵的浇灌么?对这问题正确的回答乃是说,我们已得着圣灵的恩赐,但我们所经历并取用于祂的只到某种程度。一个朋友可能送我们一大包的食物,我们也接受了,但我们可能从来不打开来享受。同样的,我们必须承认圣灵已经赐给了我们;圣灵乃是基于基督赦罪的工作,当作恩赐给了我们。

赦罪是已完成的事实

赦罪是基于主借着祂十字架上的死所成功的救赎。没有流血,神就不可能赦免我们的罪;但主流了祂的血,为我们的罪死在十字架上;这是已完成的工作。现今我们这些罪人只要来到耶稣这里,就能得着赦罪。 我们传福音的时候,不需要叫罪人求神赦免他们;这是错误的传扬。反之,我们传扬时必须告诉人,基督在十字架上死了;祂已完成了救赎,赦罪已经赐给我们。赦罪已经在这里,等着我们接受。因着我们不知道传福音的正确方法,所以没有看见许多人借着我们的传扬得救。我们该告诉罪人,不要求神赦免他们,乃要接受神已经赐给他们的。

我们可以用以下的方法说明这事。我可能有一本很好的圣经,希望送给一位弟兄。那位弟兄不用求我给他,我已经预备好要给他,但他可能仍然说,‘哦,请发好心送我一本圣经。’他可能求讨,却没有接受。我可能对他说,‘你有什么问题?圣经已经在这里。’如果那位弟兄很有智慧,他不用再说什么,只要一句‘谢谢’,就可以拿走。传福音不是叫罪人求神给他们什么,乃是告诉罪人神已经赐给他们了。有一样东西已经完成并预备好了,有一样东西已经赐给他们,就在这里等他们去拿。我们若知道传福音正确的路,圣灵会尊重这样的路,并使人接受救恩。

圣灵是已经赐给我们的恩赐

圣灵的恩赐也是这样;圣灵是基于基督的工作所已经赐下的恩赐。主钉死后复活,而借着祂的复活,主就将生命的灵带给我们。在复活那天晚上,主同着生命之灵来到祂的门徒那里。祂向他们吹入一口气,说,‘你们受圣灵。’(约二十22)。基督借着祂的复活,将那灵分赐给我们,我们就为那灵所重生。

接着,基督就升到诸天之上,并且借着祂的升天,将能力的圣灵浇灌下来。在行传二章三十三节彼得说,‘祂既被高举在神的右边,又从父领受了所应许的圣灵,就把你们所看见所听见的,浇灌下来。’我们要传扬福音,就必须传讲主工作的三个步骤:祂的死、复活和升天。基督借着祂的钉死,背负了我们的罪,救赎我们脱离罪;借着祂的复活,祂将生命的灵分赐到我们里面;借着祂的升天,祂将能力的灵浇灌在祂的身体上,这身体包括我们所有作祂肢体的人。

这一切已经成就了,如今我们只需要实化这些事实。我们若是罪人,就必须实化基督为我们的罪死了。救赎已经成就了,我们所要作的,就是借着说,‘主,谢谢你为我受死,’来接受这事实。我们看见这事实,并取用以得着赦罪。接着,我们必须知道基督已经复活,凭着祂的复活,祂已借生命的灵,将生命分赐给我们。我们所必须作的就是接受,说,‘主,赞美你,你已经复活了,你就是复活的生命。’这样,我们就接受生命的灵。然后同样的原则,我们实化主已升天并将圣灵浇灌下来。如今我们只要简单借信接受主所成就的。愿那灵开我们的眼睛,使我们看见祂已经是我们的。我们不需要祷告或恳求要得着那灵;只要承认事实并支取就好了。

我读到历史和传记,知道有许多人曾有这种经历。原初他们有某些知识,却没有启示。有一天启示临到他们,他们就看见圣灵已经是他们的。然后他们有活的信,支取的信,应用的信,他们就感谢主。当他们领受这启示并运用活的信时,就第一次经历圣灵浇灌在他们身上。另有人有不同的经历。他们看见启示,领受了,但不是立刻,乃是过了一段时间之后,才经历圣灵的能力。我见过在我们当中聚会的弟兄姊妹有这种经历,许多年前我自己也开始经历圣灵的能力。最重要的乃是看见、领悟,包罗万有之圣灵的恩赐,不只是内住的灵,也是浇灌的灵,已经赐下来,已经是我们的了。

感觉我们需要浇灌的灵

我们需要体认这些事实,也必须感觉自己需要这些事。我们可能体认圣灵是我们的,但我们需要圣灵作我们的能力么?我们若觉得自己不需要那灵,那么即使我们有了祂,也不会应用祂。我们可能储存了很多食物,但如果我们不饿,就不会取用。我们感觉到需要圣灵作能力么?我们必须对付我们的需要,也必须对付我们的冷淡。我们不可说,我们有没有这样经历那灵并不重要;反之,我们必须有积极的态度。我们该说,‘主,我必须经历这个。我不满足于我目前的光景,不满足于我今天所是的。我需要更多。’然后我们就能体认那灵的工作已经成就了,那灵已经赐下了;整个、包罗万有的圣灵是我们的。然而,只有当我们体认自己的需要,我们才运用信心来应用那灵。

我们必须清楚的第一件事,就是所有的事已经成就了。基督已经受死、复活并升天了。罪已经对付,那灵已经赐下作生命,也已经浇灌下来作能力。我们已经悔改相信主,并且受浸了。如今这一切都是我们的。我们若体认这一切是我们的,并觉得需要,我们就会凭信应用并享受。不需要祷告求主给我们圣灵或浇灌圣灵;圣灵已经赐下并浇灌下来了。剩下的就是我们来体认主所成就的,体认圣灵已经赐下来,并体认我们的需要。

借着应用十字架凭灵而行

经历圣灵内里充满的路,是在加拉太五章十六至二十五节。在这段经文里的灵,乃是生命的灵,在我们里面结出生命的果子。这段话告诉我们,我们已经有了这灵,我们所需要的就是凭着灵而行。凭着灵而行的路,就是体认十字架的工作。二十四节说,‘但那属基督耶稣的人,是已经把肉体连肉体的邪情私欲,都钉了十字架。’我们需要将十字架的工作,应用在我们的肉体连肉体的邪情私欲上。这里的肉体包括肉体和魂。邪情私欲不只是身体的。一个人死了,他的身体还在,但邪情私欲不见了。堕落之人的邪情私欲,就是魂的欲望,魂生命的欲望,是与身体有关。这就是说,我们必须将十字架应用在魂生命上。

二十四节的文法结构非常有意思,这里不是用被动式,说肉体连肉体的邪情私欲已经被钉十字架,乃是用主动式,说那属基督耶稣的人,是已经把肉体连肉体的邪情私欲,都钉了十字架。这就是说,我们将主十字架的工作应用在我们的魂生命上。然而,请注意这里的动词是完成式。我们需要钉死肉体,但我们已经作了;这就是说,肉体的钉死是主所已经成就的,如今我们只需要应用这事。

我们的肉体已经借着主耶稣的死,在十字架上钉死了,但如今我们需要主动将主所成就的,应用到我们的魂生命上。我们若没有应用十字架的工作,就会活在魂里。我们会在与肉体有关的邪情私欲的指引下生活。这样,内住的灵就没有空间充满我们,因为我们被别的事物充满了。我们需要受十字架工作的对付,使我们能给圣灵有地位,有空间。

二十四节说到十字架,二十五节则说到那灵;二十五节说,‘我们若凭着灵活着,也就当凭着灵而行。’将十字架的工作应用在魂生命,天然的生命,同那与身体有关的邪情私欲上,乃是凭着灵而行惟一的路。我们越将十字架应用在我们的魂生命,我们的己,我们天然的生命上,我们就越凭着灵而行,那灵就越会充满我们。要被圣灵充满,惟一的路就是将十字架的工作应用到我们天然的生命上。

我们需要花时间到主面前,与祂办交涉,也让祂对付我们。我们必须求祂向我们启示,我们需要对付魂生命的邪情私欲和别的一些事。这不是一次而永远的。我们需要经常这样对付。一天过一天,甚至每一时刻,我们都需要将主的十字架,应用到我们的魂生命,连同与这罪恶身体有关之邪情私欲上。这是凭着灵而行惟一的路。

我们有那灵,但我们需要应用那灵;要应用我们里面生命之灵并让祂充满我们,惟一的路是将十字架应用到我们的魂生命上,此外没有别的路。所以,我们需要花更多时间与主同在,不是祷告求祂为我们作这作那,好像例行公事,乃是要让祂把我们带进祂的光中。我们需要每天,在早晨,在晚上,来作这事。我们应该忘记自己的事。即使我们生病了,也该忘记我们的病情。我们属灵上的病是更严重的。我们必须单单到主面前去,而且不只一次。我们需要对这些事有真实的经历。

我得救六年之后,直到一九三一年,都是与一班很会读经却灵性死沉的信徒在一起。我每天,每早晨到主面前去;那时我没有例行公事的祷告。六个月之久,我每天所祷告惟一的事就是:‘主阿,把我带进你的光中,给我看见自己在那里,也给我看见自己里面的光景。’这真是美妙。每一天主都给我看见自己里面天然、属世、罪恶、属魂或属肉体的东西,是我需要对付的。那就是凭着圣灵的能力,在祷告中应用十字架。我每早晨经历圣灵的充满;每早晨我祷告后,就满了喜乐。有一首诗歌说到主耶稣的名犹如音乐,在那些日子,我简直不敢唱,因为每当我唱到这首诗歌,我的眼泪就流下来。我常常感觉圣灵的充满。

如果那时我有灵恩运动的背景和教训,我肯定会在这经历之外加上说方言。后来在一九三六年我的确加上了说方言,但在一九三一年我没有这种教训。我只是很完满的经历主,没有任何奇怪的说话。

经历圣灵里面的充满,惟一的路就是在圣灵的光中受十字架对付。我们若想要为自己保留什么,我们就了了。我们必须对付我们里面所有属魂、天然、属世和罪恶的东西,在圣灵的能力里,将十字架的工作应用在这些事上。这样我们就能常常凭那灵而行,且能经历那灵。

经历圣灵浇灌的路

表面看来,圣灵的浇灌是很难经历的,但实际上这是很容易的;这乃在于几件事。首先,这在于我们的需要。我们真的觉得需要那灵的浇灌么,或者我们只是谈论而已?今天许多基督徒不觉得需要圣灵在他们身上作能力;我们该求主使我们感觉这需要。我们已经有了那灵,但我们需要应用那灵并经历那灵。我们若没有需要,这件事就不用谈了。

第二,我们需要特别、专特的奉献。如果我们觉得有这需要,就必须再一次献上自己,来经历圣灵在我们身上作能力。

第三,我们必须顺从。行传五章三十二节说,神赐圣灵给顺从的人。我们若从来没有与主办交涉,就不会知道我们是多么不顺从。在十九世纪时,有一位姊妹寻求圣灵的浸。她为了寻求这经历,就祷告并把自己奉献给主。那时女人是留长发的,她们把头发高高的盘在头上。当这位姊妹祷告的时候,她感觉主要求她把头发剪短,拆除她‘头上的高塔’。然而,她不愿顺从。有一晚她与一班基督徒聚会时,祷告说,‘主,给我经历。’但主说,‘给我你的头发。’最后,她决定顺从主,把头发剪掉,就在那一刻她经历了圣灵的浸。

我遇见另一位姊妹,她住在中国旧都北京城外,是住在农场里的乡下人。她得救以前,有一次邻居家里一只很大的母鸡跑到她的农场里,她就捉来宰了。邻居来找鸡的时候,她说谎,说不知道鸡在那里。几年以后她得救了,那时召会中常常祷告求经历圣灵的能力。她也在寻求这经历。多日之久,她每次跪下来祷告,求主给她圣灵的能力,都不得答应,反而脑海里总是想到一只大鸡。有一天她记起从前如何拿了邻居的鸡,就买了一只比先前更大的鸡,还给邻居并向他认罪。之后她立刻经历了圣灵的浸。

有许多类似这样的故事。有人经历不到圣灵的能力,就是因着一个罪。这给我们看见,我们必须如何顺从。如果我们觉得需要那灵,并将自己奉献给主,我们就必须顺从。

第四,如果我们与主之间没有挣扎,我们可以凭着简单的支取来得着那灵的经历。我们不该在意感觉,只要借着支取而得着。

我个人有过许多这种经历。我知道要事奉主需要能力,所以我感觉迫切的需要那灵。第二,我将自己奉献给主。第三,我只害怕一件事,就是我与主之间有挣扎。与主挣扎是可怕的。与主有挣扎是很严肃的。曾经有许多关于我虚假的謡言,但凭着主的恩典我都不怕。我所怕惟一的事,就是我与主之间有挣扎。只要我与主之间没有挣扎,我就一无所惧。如果你与主之间有挣扎,我恳求你马上去对付;然后你才能借着支取而得着那灵的经历。

经历圣灵能力的见证

我个人能见证对那灵浇灌的经历。有一次,我开始讲道时并没有特别感觉;然而,我开始讲之后就觉得有一片云降在我身上,包围、环绕、覆罩着我。那时刻我的传讲就大大改变了。那种体验是我一生中惟一的经历。那的确不是我的想像,而是非常真实的。

另有一次召会聚会,我和平常一样在讲道,没有特别感觉。然而,第二天一位弟兄告诉我,他那读高中的儿子看见一个穿着非常明亮衣袍的人站在我旁边,作出的手势与我一模一样。这大约有二十分钟之久,然后那人就不见了。这是经历话语的自由、膏抹、释放、能力、甚至权柄。这样的事发生不只一次。

另有一次,一位弟兄来主日聚会,他到的时候我已开始讲道。他向讲台望去,觉得非常惊讶,到底有几个人在那里。他清楚看见我在讲道时,有另一个人在我旁边站了很久。这不是梦境,不是他轻率乱讲,也不是笑话。看见这事的弟兄是一位超过五十岁,心思清明的弟兄。有好几次人都告诉我,他们看见同样的事。有一次,一位弟兄告诉我,在主日我讲道之前,当我正在讲台上祷告时,他看见上面有三个人,除了我以外,还有两位与我同在。

我不希望引你们注意这种经历。反之,我必须向你们见证,不需要有什么感觉。我们只要正确的与主办交涉,站在正确的地位上,说,‘主,我蒙了你的救赎,如今我是属你的。你与我之间没有障碍,所以我有权利、地位来支取属于我的东西。’这就够了。我们只要看见自己的需要,支取并取用事实。然后主就会使之成为真实。我们不需要有什么感觉。照着我的经历,主有时会给我们一些感觉,就如那降在我身上的云。然而,许多时候我没有任何感觉;我只是传讲得很释放,很自由。这对我似乎是非常平常,却又有一些特别的东西在那里。我们若在正确的地位上,圣灵会以各种不同的方式来与我们同工。

我在讲台上传福音所经历的许多故事,真是无法尽说。我在传讲活的话时,就有圣灵的能力。有一次我们在传福音,我向听众发出呼召,请他们站起来回应。我点了一首诗歌,请有圣灵感动的在唱诗歌时站起来。我们的大会场坐满了人,所以又开了另一个房间。在大会场里许多人都站起来了,但另一个房间虽然有许多人在里面,却没有人站起来。突然我有感觉要说些话,我转了一个方向,说,‘有人就像魔鬼一样,使人不能站起来。’我说这话以后,许多人就站起来了,从一个母亲和她女儿开始。后来我发现当我说那句关于魔鬼的话时,那个女儿正拉着她妈妈,不让她站起来。妈妈想要站起来,女儿却拉着妈妈,要她坐着。正当她们在拉扯的时候,我转到她们的方向,说,‘有人就像魔鬼一样,使人不能站起来。’那女儿就害怕,战抖起来,于是妈妈就站起来,女儿也跟着,然后其他的人就都站起来了。这的确是出于圣灵的能力。

不要注意表显或感觉,我们该忘记这些。反之,我们必须看见圣灵是已经赐给我们的恩赐。祂是我们的,祂已经是我们的分。然后我们必须看见自己的需要,奉献自己,顺从主,与主办交涉,直到我们和主之间没有挣扎。然后我们只要接受就好了。那灵是我们的,每当有需要,我们就领受祂。这样我们就会看见,我们是多么得胜并有能力。许多时候我们不会有意识的感觉,但我们会有那灵。这是正确的路。这些日子,我们需要看见圣灵里面的充满和外面的浇灌。

我能从经历中讲更多的故事,就如在圣灵的能力和运行下作异梦等等。然而,我们该忘记表显和感觉,把这事留给主。我们只要正确的对付以上的事。一天过一天,我们将十字架的工作应用到我们天然的生命,连同与肉体有关的邪情私欲上。我们也常常看见我们需要圣灵作能力,所以我们将自己奉献给主,与祂办交涉,直到我们和祂之间没有挣扎。这样我们就领受圣灵,祂是我们的。

第六章  那灵外面与里面工作的调和

读经: 哥林多前书十二章二十八至三十节,十四章三十九节

经历圣灵在里面作生命,以及在外面作能力,乃是我们经历的不同方面,但二者乃是同一位灵,不是两位灵的工作。按照新约,一位灵按不同的步骤在我们身上作工,与我们一同作工,又在我们里面作工。头一步,圣灵进来重生我们;末了一步,圣灵降在我们身上作能力。我们需要在这些步骤里经历那灵。

圣灵在我们里面乃是主,是指引我们的活人位;圣灵在我们身上是能力,是我们凭内里生命所指使的。一面,那灵是主自己作我们里面的生命;而因着祂是我们的主,我们需要尊崇祂并顺从祂。另一面,主自己是那灵在我们身上作能力,让我们应用,受我们指使。圣灵在我们里面作生命,要求我们跟从祂;但圣灵在我们身上,却总是跟着我们,作为受我们指使的能力。结果,主就在我们里面,我们在主里面,我们与主就调和在一起。一面,我们顺从主,并尊祂为主;而另一面,主受我们的指使,给我们应用作能力。这是圣灵完满、完整的工作和经历。

看见我们需要里面的生命和外面的能力

我们必须经历这位灵到末了一步。我们可能不觉得需要经历圣灵作能力,但一天过一天,我们的确需要这经历。我们来祷告聚会、交通聚会、擘饼聚会,都需要能力。许多时候,弟兄姊妹很安静的来聚会。他们不释放,没有自由,也没有能力。他们可能认为来聚会并不需要能力,他们可以只是去坐在那里,看看,听听,并说‘阿们’。有人告诉我说聚会对他们是快乐、安息的时光。工作了一天,聚会是休息的好时间。对他们来说,坐着听一篇好信息或一些很好的祷告,就像享受音乐一样。然而,甚至我们只是来享受聚会,我们仍然需要能力。我们若带着能力来聚会,就会得释放;我们会得着释放并自由。

我是供应话语的弟兄,需要听众有能力,这样我的尽职会更好。你们越有能力,我就越有能力。举例来说,想想看如果房间里只有椅子而没有人,那会怎样。我若来到一间房间,排满无生命的椅子,却没有人,我就无法讲道超过五分钟;因为椅子是无生命的,我也变得没有生命。听众越活并越有能力,尽职的人就越活并越有能力。他里面有一种活的回响和反应。即使是信息聚会,如果我们带着能力而来,我们对聚会就是很大的帮助。我们会释放那个聚会。

得着能力就是得着释放。我们若有能力,就得释放脱离黑暗,脱离邪恶的势力,就是撒但的国。许多时候当一些弟兄姊妹来聚会,撒但黑暗国度的一部分就在那里,邪恶的势力与他们一同进来,引起一场争战。然而,如果每一个人来到聚会里都带着能力,那就有大释放。我们来聚会需要能力。我们该在能力里来,因为我们是来事奉主。我们不可认为聚会是服事弟兄们的事,是他们的工作。反之,我们都必须在能力里来。

生命和能力是有分别的。生命是为着我们自己,但我们要供应生命给别人,就需要能力。甚至在日常生活中,我们要彼此接触并交通,也需要能力。没有能力,我们可能有生命,却无法将我们所有的供应给人。能力将我们所有的生命传输给人。然后当人接受了,这能力就在他们里面成为生命。比方说,当我们在能力里传扬福音,听众就被这能力感动,而当他们接受福音时,这能力就在他们里面成为生命。能力和生命都出于同一位灵。能力不是生命,但能力是为着生命。

虽然我们有圣灵,我们却可能没有应用能力,因为我们没有看见自己有需要。然而,甚至向主谢饭也需要能力。我们可能以为向主感谢是一件小事。我们可能只会说,‘为着食物感谢你,你对我们如此好。’然而,我们却不感觉连感谢也需要能力。我们若感觉需要能力,就会看见甚至在很小的事上也需要能力。这样我们就会与主办交涉。

我们需要能力去接触人、与圣徒交通、来聚会、听信息、祷告、以及向主赞美。我们不该以为只有像彼得和保罗这些使徒才需要能力;每一个基督徒都需要能力。一天过一天,我们里面需要生命,外面需要能力。甚至我们在房间里祷告,也需要能力来祷告;我们读书报,也需要能力来读。我们若看见自己需要里面的生命和外面的能力,就会每一天,每一时刻,来支取并应用那灵。

至终,外在的一面和内在的一面相会并调在一起。内在的一面就像水库,而外在的一面就像雨水。雨水和水库联合为一,直到二者无法区分。二者是同样的水。我们里面有满溢的水库,外面有雨水。这是正常的基督徒生活。一个人若只有外面的雨水,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就会一无所剩。我们需要完满的经历那灵的内住,也需要完满的经历那灵的浇灌。一天过一天,我们必须是里面充满那灵,外面穿上那灵的人;必须是在圣灵里,并且里面有圣灵的人。这是一位圣灵在里面和外面,为着生命也为着能力。这是我们的经历正确的结果。

带着生命和能力来聚会

我们要祷告,叫我们都被带到一个地步,有里面的充满和外面的浇灌;然后每当我们来在一起,在我们身上就会有能力,经过我们而向别人显出。这是正确的地位、光景和结果。愿我们有这样的祷告,使我们能看见,我们在里面和外面都多么需要圣灵,为着生命并为着能力。我们若这样祷告,每当我们来在一起,我们的聚会要大大改变。我们会尊崇圣灵,圣灵会与我们同在。当我们来在一起,在我们里面、中间、身上和外面,都会满有圣灵;并且凡我们所作的,都会有圣灵的同在。即使我们在聚会后有一点谈话,也会满有圣灵。外人会感觉在我们身上是有些不一样。创世记二十八章十二至十九节里雅各梦中的真伯特利,就会应验在我们身上。天要打开,这地方要成为神居住的所在。人会感觉主的同在,这要成为真正有油(圣灵)浇石头的地方。

我们不该说,我们不需要能力。在所有基督徒的事上,我们需要生命,也需要能力。所以,我们必须到主面前去祷告,对付这件事。有些人不该读太多书,他们该阖上书,用更多时间为着经历那灵里面的充满和外面的浇灌来祷告。然后当他们来聚会,就会很不一样。他们的祷告不会枯干,乃是满了活水,满了油。人听见我们的祷告,就能看见我们经历圣灵到什么程度。

我不是贬低知识,反而,我是尊崇并珍赏知识。然而,我们所有的知识必须在圣灵里。如果不是在那灵里,就仅仅是没有实际的字句知识。我尊崇正当的知识,但我不在意所谓的神学和各种‘主义’。让我们忘记什么‘主义’。我们需要操练我们的灵,更多祷告以经历那灵。然后每当我们来在一起,我们都会很活,很有能力。

许多人曾告诉我,当他们来到聚会中,不是对教训或道理很有印象,而是对那活的气氛、活水和油(膏油涂抹)很有印象。然而,我仍然不满意我们的主日聚会。许多人很松懈的来参加这个聚会;他们不该认为自己对聚会没有责任。只因他们来聚会,他们就有责任。如果弟兄姊妹带着能力来聚会,甚至还没有开始传讲话语,聚会的地方也会有圣灵的运行,圣灵的水流。

那灵工作的见证

一九四一和四三年之间,在华北,每一次弟兄姊妹来在一起,甚至聚会开始以前,我们就能感觉到那灵。在一九四三年,有一百八十天之久,我们天天不停的聚会。那非常的美妙。人来到聚会中就开始哭泣。没有人会轻率的谈话,反而许多人坐在那里,只是哭泣而不说话。后来,不信者体认到,只要他们来到我们聚会的地方,就无法抗拒那灵。他们进来就会仆倒,不是肉身上的,而是心理上、属灵上的仆倒。他们被活的能力所征服。有人甚至路过会所就得救了。有一位不信主的学校老师骑脚踏车经过会所,看见墙上用大字所漆的经节,就很受感动,停下来,拿掉帽子,简短的祷告说,‘神阿,我是一个罪人,求你拯救我。我相信耶稣是我的主和救主。’几周以后,他来受浸,并告诉我们他的故事。

有好些人是借着异梦得救的。有一个人是召会中一位执事姊妹的丈夫。他来到福音聚会中,他和他的朋友都得救了。他这位朋友来福音聚会的前一天晚上,作了一个梦。然后当他来聚会时,他看见会所就说,‘昨晚我在梦中就看见这个会所,我梦中所见的与这里完全一样。’就在那天那个时刻,他流泪悔改并得救了。这样的事发生,是由于一个原因:那时我们中间大多数的信徒非常在圣灵的能力之下。

那个会场有很多房间,却没有吵杂的声音;反而每个房间里,都是三、五个人一组,在那里有很多祷告。没有很多声音,圣徒们很安静,却一直在祷告。在传福音的过程中,有人跪着祷告直到信息讲完;之后他们就出来顾到会后的工作。

我无法描述这光景是何等美妙。然而,我没有看到一个人说方言。我们不反对说方言,我们对此是敞开的。那时没有一个人说方言,但光景却非常得胜且有能力。借此我们该看见我们的确需要圣灵的能力。我们若都经历这能力,一天过一天,我们来在一起就会不一样,必会有另一种光景。释放、自由、能力、主的同在、活水和油,会常常供应给人,聚会中也必定会有活的流。

在中国那些年间,每当我们来在一起,就觉得有一样东西在涌流并运行。那时,没有人能抗拒擘饼聚会,来的人都被聚会融化了。我无法描述那时主的同在和膏抹是何等美妙。

在那一百八十天当中,有一次我讲道前有一个祷告。我一直祷告,停不下来。我祷告了超过半个小时,话语出来如同瀑布一般。在某个时刻,我举起了双手,但我并未注意到。一位比我高的弟兄上到讲台上,帮忙扶持我的手臂。后来,人告诉我全会众都举起双手。那是独特且美妙的时刻。那个祷告的一字一句,震动了天,震动了地,震动人心,也震动一家一家。我们亲眼看见几乎每个人都被震动了。这样的震动和祷告持续超过半个小时,没有一点重复,乃是一直有不同的语句和发表。这是圣灵奇妙的表显。

这是我们该有的基督徒聚会。我期望有一天我们一般的主日聚会能像这样。所以,我们来聚会需要有能力。在中国发生的乃是那灵工作终极的结果,是那灵外面的作工与里面的作工调和并搀调在一起。这是一位圣灵完整、完满的工作和经历。

走正确、适中并一般的路

我在这些信息中所说的,汇集了已过许多很好的教训,包括弟兄会、奥秘派,如盖恩夫人(Madame Guyon)、芬乃伦神父(Father Fenelon)等人,以及内里生命派的教师,如司托克梅耶(Stockmayer)、梅尔(F.B. Meyer)、慕安得烈(Andrew Murray)和宾路易师母(Mrs. Penn-Lewis)等。我们也从别人的经历,甚至从灵恩运动,有所领受;我们也有自己的经历。我研究圣灵的工作这题目,已经三十多年,我有完全的把握,我们的态度是适中且正确的。

在基督教里,就着圣灵的工作而言,有两班人。一是基要派的人同着弟兄会的教训;他们说一切超然的恩赐和神奇的事已经过去,再没有神医或说方言。我们研究这事三十年后,我们的结论是我们不能赞同这教训。这太极端了。我们为此很谨慎的研读主的话,但我们甚至无法找出一点暗示来支持这种教训。没有人能指出一节圣经证明这点。反之,我们发现在弟兄会中间也有很多神医的事。他们自己接受这样的经历,但他们却用不同的辞来描述。他们说这不是恩赐的医治,而是恩典的医治。这只是用辞的不同而已。即使我们称一个人为狗、猫或鱼,他仍然是人。同样的,不管弟兄会称他们所经历的是神医,或用别的名称,那仍然是一种神医。

另一面有灵恩运动,特别是说方言的运动。对于这个运动我很受困扰,那也是太极端了。我们不同意说方言已经过去。谁能告诉我们说方言已经过去?现今仍然有说方言。然而,说方言运动里的人坚持每个人必须说方言。我最近在灵恩运动出版的杂志上读到,那些人看见说方言只是许多恩赐中的一种。使徒保罗在林前十二章二十八节说,‘神在召会中所设立的,第一是使徒,第二是申言者,第三是教师;其次是行异能的,再次是得恩赐医病的,帮助的,治理的,说各种方言的。’在这里所列的项目里,说方言是最末了的一项。

二十九至三十节继续说,‘岂都是使徒么?岂都是申言者么?岂都是教师么?岂都是行异能的么?岂都有医病的恩赐么?岂都说方言么?岂都翻方言么?’然而,有些人虽然看见圣经中有这样的话,却仍然坚持每个人都必须说方言。他们找到一条路使他们的教训与圣经一致。他们说,在召会的聚集中,不是所有信徒都有膏油涂抹来说方言;只有一些人有膏油涂抹。这就是为什么保罗指明,不是所有人都说方言。然而,他们说每个信徒私下亲近主的时候,必定有膏油涂抹来说方言。

每个人私下必定有膏油涂抹来说方言,但在召会的聚集中却只有几个人有膏油涂抹来说方言,这怎么可能呢?这是不合逻辑的。二十九节问说,‘岂都是使徒么?’我们不能说,有些人只在召会聚集时才是使徒,而在召会的聚集之外就不是使徒。如果有人在聚会中是使徒,他们在聚会之外也是使徒。他们私下亲近主的时候是使徒,聚会的时候仍然是使徒。同样,如果有人私下祷告的时候有膏油涂抹,有恩赐来说方言,他在聚会中也必定有这膏抹。照样,如果他在聚会中有这膏抹,私下里也必定有。说每个人在私下亲近主时必须说方言,却只有少数人才在聚会中有膏油涂抹来说方言,这是不合逻辑的。有人说这话,只是为了坚持要每个人都说方言。这是太极端了。我的目的不是反对说方言,乃是要帮助你们不要太极端。

说我们必须说方言会引起难处,使许多人失望,因为他们得不到这恩赐。这也产生许多人为的模仿。我读到的那分杂志坚持每个人都必须说方言,却承认说方言的人都怀疑他们所说的是不是真正、真实的。说方言的人怀疑自己的经历,原因是方言运动影响人,叫人使用不同的声调来模仿说方言。

人这样受影响来说方言之后,会怀疑自己所作的是否真实。一九三三年我有同样的经历,但几年后我就丢弃了这实行。五旬节那天门徒们神奇、超然的说方言以后,曾怀疑自己的说方言么?他们没有怀疑,因为他们所作的是真实的。人怀疑自己的说方言,原因乃是:甚至对他来说,这似乎也不是神奇或超然的。他只是开口用舌头说出一些话来。于是他会怀疑这到底是否出于圣灵。

虽然许多在那运动里的人说自己说方言,但甚至他们自己也怀疑所说的方言。每个说方言的人都有这种经历。我不反对任何人,但我必须向主和祂的儿女忠信。我希望帮助你们得着释放。不要害怕,以致不敢寻求对圣灵能力真实的经历;但不要受搅扰,以为你必须说方言。没有这样的需要。

不是所有人都说方言,正如不是所有人都是使徒或申言者,也不是所有人都有医病的恩赐。我们必须持一般的态度,将这事留给主来定夺。我们不该反对或坚持而推动这事。如果主给我们这恩赐,我们就感谢着领受,但我们不坚持。这样我们就会有敞开并一般的态度,不会走到一个极端或另一个极端。我们不说所有神奇、超然的事都已过去,我们也不说每个人都必须说方言,强迫并影响人去模仿或作虚假的事。

林前十四章三十九节保罗说,‘不要禁止说方言。’所以,在十二和十四章他指出,不是所有人都说方言,我们也不要禁止说方言。我们必须正确的有一般并敞开的态度。我再说,忘记什么表显罢;将这事留给主,也许祂会给我们说方言的恩赐。如果这样,我们就该感谢着领受;但如果祂给我们那灵其他方面的表显,我们也领受那些。我们将这事留给主。最重要的乃是我们经历里面的生命,以及外面的能力。

说方言不是能力的证明

有人可能说,即使说方言不是真实的,也帮助人寻求主。但是这还不是必要的。我见过一处有一千人的召会非常经历主,甚至比方言运动里的人经历得更好,但我们从未坚持要他们说方言。也许一百位当中,只有一两位从主得着真实说方言的经历。我对主也有很好的经历,特别在中国那些年间,但那时我没有说方言。

我曾对一位非常支持说方言的弟兄这样推论。在他那一区许多人得救了;但在另一区更多人得救,他们并没有说方言,而且比那些说方言的人更属灵。他们甚至反对说方言,但他们比另外那些人更得胜。这证明能力不在于说方言。有人说方言却没有能力,另有人没有说方言却很有能力。在这事例中,第一班人的说方言是令人质疑的。

原则上,说方言是有能力的证明,这是有疑问的。如果有人说方言,却没有能力,他就该怀疑他的说方言。这是什么样的说方言?如果人有真正的说方言,那必定带给他能力。我们不需要反对任何事,但我们必须帮助别人。不要受错误的教训搅扰,被强迫去模仿什么。这太极端了。让我们适中、一般且敞开。

我们需要真实的经历圣灵在里面作我们的生命,以及在外面作我们的能力。我们必须用诚恳的心来寻求这事,并且更多祷告,使我们更多正确的经历圣灵。

barcode

李常受文集/1963/第三册/圣灵的工作.txt · Last modified: 2016/08/11 00:40 (external ed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