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m of Jesse

Technology is for the Lord

User Tools

Site Tools


李常受文集:1963:第三册:实行召会生活的基本原则

实行召会生活的基本原则

barcode

本书系李常受弟兄于一九六三年夏,在美国加州阿特迪那(Altadena),一次训练中所释放的信息整合。

第一章  作神永远定旨和隐藏奥秘的召会,及其源头、功用和实行

读经:以弗所书三章十一节,九节,约翰福音三章二十六至三十节,哥林多后书五章一节。

祷告:主,为着这次我们能聚在一起学习关于你的事,我们感谢你。主,我们的确觉得,在这件事上,我们不够格在你面前尽职,所以我们为着一切的需要信靠你。主,我们仰望你,愿你向我们打开你的话,使我们能从你的话,借着你的话,并在你的话里,看见关于你自己的事,以及关于你身体的事。主,向我们启示属天的事,使我们在这末后的日子,能有属天的异象。我们在你宝贝的名里求。阿们。

神永远的定旨

在圣经里,召会是很大的题目。在本书这几章里,我们只能来看一些关于召会的实际原则,无法深入许多细节。

首先,召会是出于神永远的计划,祂永远的定旨。召会是神在祂永远计划里所计划的,是神在永世里,为着永世所定意的。我们说到召会是出于神永远的定旨,圣经的根据乃是在以弗所三章十至十一节。十一节说,‘这是照着祂在我们的主基督耶稣里,所立的永远定旨。’定旨,原文意计划。神立了一个定旨,祂作了一个计划;这个定旨,这个计划称为永远的定旨。在已过的永远里,在创立世界以前,就是天地万物被造以前,神为着将来的永远立了一个定旨。所以,这称为永远的定旨。不仅如此,新约有多处经文告诉我们,这定旨不只是在基督里立的,也是为着基督立的。

现在我们必须问这定旨是什么。十节说,‘为要借着召会,使诸天界里执政的、掌权的,现今得知神万般的智慧。’神永远的定旨乃是要得着召会。在全宇宙中,只有召会是神永远计划的主题、中心和内容。这该叫我们非常清楚,我们得救成为召会的肢体,不仅是为着现今的世代,乃是创立世界以前早就定意、计划好的。

在已过的永远里,并为着将来的永远,神计划并定意要在基督里,为着基督得着召会。所以,召会不是短暂的,乃是永远的。召会是在今世,也经过今世,却是从已过的永远就有,也是为着将来的永远。召会在神永远的定旨里是永远的,是神永远计划的中心、主题。神在已过的永远里计划要得着召会,祂也期望在将来的永远里得着召会。

隐藏在神里面的奥秘

在新约时代来临以前的历世历代中,召会是一个奥秘。‘奥秘’指明有一样东西是隐藏,无人知道的。你知道神为什么创造天地万物?你知道神为什么创造亚当的族类—人类?你需要回答这问题说,‘是要得着召会。’神的目的、心愿不是要得着天,不是要得着地,也不是要得着许多不同的造物。神在这宇宙中的目的、心愿是要得着召会。所以,一切都是为着召会。我们可以用以下的例子说明这点:我曾经遇见一位弟兄,他每天忙于许多事,为要建造一所房子,并预备其中的家具。有一天我问他这是预备作什么的。他回答说,这是为他的儿子娶媳妇用的。这完全说明、预表了神在创造里所作的,就是要为基督得着新妇。神所造的天、地、万物,乃是给基督的‘新房’,使祂能迎娶祂的新妇。这是为基督要得着召会而有的预备。

召会是神意愿的中心思想,但在新约时代来到以前,神从来没有告诉任何人。在旧约时代,人举目望天,只能说,‘哦,这是何等奇妙!’亚伯拉罕曾望天数算星星,写诗篇第八篇的诗人也曾在夜晚说,‘我观看你指头所造的天,并你所陈设的月亮星宿,便说,人算什么,你竟顾念他?世人算什么,你竟眷顾他?’(3~4)然而,如果我们能问亚伯拉罕和作诗的人,天是为何被造的,他们也不知道。他们只能说诸天显明神的荣耀。但是请你们记得,诸天不仅是为着显出神的荣耀,更是预备为基督得着召会。

天地万物都是为着召会,但在新约时代来到以前,神从未将这事告诉任何人。亚当不知道,亚伯拉罕不知道,摩西不知道,大卫也不知道。这是一个奥秘,在旧约时代没有一个人知道。今天这事对你仍然是个奥秘么?你读到这篇信息以前,可能不清楚神为什么创造万物,但如今这不再是个奥秘了。

新约告诉我们,召会是隐藏在神里面的奥秘。以弗所三章九节说,‘并将那历世历代隐藏在创造万有之神里的奥秘有何等的经纶,向众人照明。’从创立世界以来,造物的目的隐藏在神里面,乃是一个奥秘。一切受造之物能看见神的创造,但没有一个知道其中的目的。有一天主来了,祂受死、复活、升天,又降下成为圣灵,并兴起一些人。这些人有的是使徒,有的是申言者,有的是教师;他们都领受了启示。隐藏在神里面的奥秘,那时向他们启示了。他们看见,就得知创造的目的,是要得着召会。在已过的世代,召会是隐藏在神里面的奥秘;直到新约时代,才向使徒和申言者启示出来了。

召会的性质、源头和素质

我们已经看过,第一,召会是出于神永远的定旨;第二,这定旨是隐藏在神里面的奥秘。现在我们必须看见召会是什么。有人可能很快就说召会是基督的身体和神的家。自从一八二八年英国弟兄们被神兴起,他们写了许多书,论到召会这两面。每当你遇到弟兄们并与他们交谈,他们都可以告诉你召会是基督的身体和神的家。从弟兄们的时代直到如今,几乎所有寻求的基督徒都知道这点。这是百分之百正确的,但我愿意更主观的说到这事。基督的身体是主观的,但还有的事比这点更主观。基督的身体和神的家乃是召会的功用,但这两面并没有给我们看见召会的性质和源头。

‘扩增’一辞能帮助我们看见召会的源头和性质。召会乃是基督的扩增。所以,基督是召会的源头,也是召会的性质。召会是出于基督的,召会是基督自己的扩增、扩大。用这辞描写召会,就更为主观了。

基督就是召会的源头,基督也是召会的性质,甚至是召会的素质。一个人如果长大成现在的一百倍,他仍然是同一个人,只是扩增、扩大了。同样的,召会乃是基督自己的扩增和扩大。

这事的圣经根据是约翰三章三十节。在这节,施浸者约翰论到神的儿子基督,说,‘祂必扩增,我必衰减。’三十多年前我从这节所受的教导乃是:在我们日常生活中,基督必须扩增、扩大成为一切,我们必须衰减、消减成为无有。我很得着这个教训的帮助。在我一切的日常生活中,我凭着神的恩典尽力被消减。‘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加二20),意思就是我被消减,基督得扩增。然而,约翰三章三十节的正确意义,并不是我所接受的教导。

最近几年,我们照着这节的上下文,领受了关于这节正确的意义。二十六节说,‘他们来到约翰那里,对他说,拉比,从前同你在约但河外,你所见证的那位,看哪,祂正在施浸,众人都往祂那里去了。’约翰的门徒看见众人都往主耶稣那里去了。他们不高兴,所以来见他们的拉比约翰,把这事告诉他。二十七至二十九节说,‘约翰回答说,若不是从天上赐的,人就不能得到什么。我曾说,我不是基督,不过是奉差遣在祂前面来的,你们自己可以给我作见证。娶新妇的,就是新郎;新郎的朋友站着听祂,因着新郎的声音就欢喜快乐;所以我这喜乐满足了。’借这些经节的上下文,我们可以知道所有来到主那里蒙祂救赎的人乃是主的新妇,而主就是新郎。施浸者约翰不是新郎,他乃是新郎的朋友。娶新妇的新郎,乃是主。

接着,下一节说,‘祂必扩增。’这是什么意思?这意思就是,基督要得着一个新妇,这新妇就是祂的扩增。在前一节有新妇,在这节有扩增。我们应当在二十九节的‘新妇’和三十节的‘扩增’这两个辞旁边画线;三十节的扩增就是二十九节的新妇。

借着旧约的预表,我们就能正确的领会新妇如何就是扩增。这类预表的头一个,乃是夏娃作亚当的新妇,成为亚当的扩增。夏娃是头一个新妇,这新妇就是亚当的扩增。亚当是单身汉,单独的人。有一天,耶和华神使这单身汉,这单独的亚当沉睡。在亚当沉睡的时候,神打开他的肋旁,从他身上取下一条肋骨,并用这条肋骨造成一个女人,成为与这单身汉相配的新妇。这条肋骨成了一个配偶,好与单独的亚当相配。现在这单身汉不再单独了。这里有一对夫妇,而这新妇,这妻子,乃是亚当的扩增。从前亚当是单独的,但如今他有了一个妻子,一个配偶,与他相配。创世记二章告诉我们,二人成为一体。这二者不是两个人,乃是一个人有两个相配对的部分;妻子是丈夫的另一半,丈夫是妻子的另一半。他们二者是一个完整的人,一对夫妇。借此我们能看见,妻子是她丈夫的扩增。今天我们若看看一对夫妇,可能看不出妻子是出于丈夫。但如果我们能看到亚当和夏娃站在一起,立刻就会看见夏娃是出于亚当,是亚当的扩增。

夏娃由亚当的一条肋骨造成,这指明新妇是新郎的扩增,出于新郎,是新郎的一部分。所以,召会是末后亚当的一条‘肋骨’。召会是基督的一部分,是出于基督的。有一天神使基督在十字架上沉睡;当基督在那里沉睡的时候,神把基督打开,就有东西从基督出来。约翰十九章三十四节说,有血和水从祂肋旁流出来。血是为着救赎,把我们从罪中救赎出来;水是为着分赐生命,将生命分赐给我们。借此我们成为基督的肢体。就团体一面说,我们成了基督团体的身体,而这团体的身体就是新妇,是基督的扩增,是与基督相配的配偶。我们都必须看见召会是什么。召会就是基督的扩增。

在约翰三章我们看见‘新妇’与‘扩增’二辞。现在我们必须来看另一个辞—‘重生’。我们必须由基督所重生,再生。约翰三章论到重生,但神使人重生是为着什么目的?重生是要为基督产生新妇,就是要产生基督身体的所有肢体,而基督的身体就是新妇,与祂相配,作祂的扩增。所以,约翰三章说到重生、新妇和扩增。我们如何能成为基督新妇的一部分,一个肢体?乃是借着重生。基督必须将祂的生命分赐到我们里面,使我们成为祂新妇的一部分。因此借着重生,基督得着一个新妇,这新妇就是祂自己的扩增。

以弗所一章二十三节说,这扩增就是基督的丰满。召会是基督的身体,是那在万有中充满万有者的丰满。基督是无限的,所以祂需要身体作祂的丰满。作为新妇,召会是基督的扩增;而作为身体,召会是基督这头的丰满。没有身体的头是非常可怜的,因为没有丰满。一个人的身体就是他头的丰满,大的身体是更大的丰满。召会就是基督的身体,乃是头的丰满。新妇是丈夫的扩增,而身体乃是头的丰满。召会是基督的扩增,给我们看见召会的源头、性质和素质。召会的源头、性质和素质,一点不差就是基督自己,因为召会是百分之百的出于基督,且是基督的一部分;召会是基督自己的扩增与扩大。

现在我们知道神为什么创造天地万物和人类。这乃是为着基督要来到祂的造物之中,成为肉体进到人类里面,将祂自己分赐到人类里面,好使人类的一部分成为祂自己的一部分。没有天地万物,人类就不可能生存;没有人类的存在,基督就不可能得着扩增。为要得着人类让基督有所扩增,就需要宇宙作为环境,使人类在其中并借此能以生存。如果天上的太阳离地球稍微远一点,我们就会冷死;如果太阳稍微接近地球,我们都会被烧焦。但如今地球上的温度刚好适中,目的是让我们得以存活。除此之外,所有动物和植物生命中的维生素,都是神所设计,使人生存的。我们若用这样一个观点来研究宇宙,就会很高兴,看见整个宇宙都是神所造作并安排,为使人类得以存活,好让基督能来成为肉体,成为一个人,将祂自己分赐到人类里面,使一部分人类成为祂自己的新妇,作祂的扩增。现在我们能看见召会在这宇宙中所占的中心地位。宇宙是为着人类,人类是为着召会,召会就是基督的扩增。

召会的功用

我们必须看见的第四点,乃是召会的功用。现在我们回头来看基督的身体和神的家。对基督,召会是身体;基督是头,召会是身体。对神,召会是家;神是居住者,召会是居所。原则上,身体和家是一样的。在新约里,我们的身体被比作房屋。林后五章一节说,我们的身体是房屋,居所。身体是一个容器,盛装头的生命;房屋也是一个容器,居所,盛装住在房屋里的那一位。身体是器皿,房屋也是器皿。基督盛装在哪里?在身体里。神盛装在哪里?祂住在哪里?乃是在祂的家(房屋)中。原则上,说到身体和房屋是一样的,因为房屋和身体都是容器、器皿,盛装神和基督。

然而,二者仍有分别。身体作为容器,是要彰显其中所盛装的生命。所以,论到身体,有彰显的一面。我们所是、所能作并所有的一切,都借着我们的身体彰显出来。一个人乃是借着他的身体,才能说话、行走、展示他的智慧和知识并作许多事。身体是一个容器,彰显它所盛装的。然而,房屋主要的点不是为着彰显。对于房屋,主要的点乃是安息、完成和成就。我们要成就一件事,就需要房屋。这些日子,我们正努力要出版一分小小的刊物名为‘水流报’,现在我们也要以小册子的形式出版更多信息。为此我们需要房屋。房屋是为着安息和完成一个目的。基督需要召会作为身体来彰显祂自己,而神需要召会作为家(房屋)来得安息,并行祂的旨意,以成就祂永远的定旨。

现在我们知道召会的源头、性质和素质是什么,也知道召会的功用是什么。对基督,召会是身体,盛装基督以彰显基督。对神,召会是家(房屋),盛装神,让神在其中安息,并借此成就祂的旨意。这是召会的功用、职责。

召会的实行

现在我们来看一个实行的点,就是召会的实行。召会如何实行,对于信徒乃是一件大事。首先我们必须看见,召会的形成和建立是宇宙性的,召会的建造是宇宙的,召会的实行也是宇宙性的,都是在全宇宙中,在人类中间。从五旬节的时候起,主开始建立祂的召会,实行祂的召会,不只在一个地方,乃是在许多地方,从一处到另一处;并且不只在一个时代或世代,更是一个时代接一个时代,一个世代接一个世代。 我们都知道‘宇宙性’(universal)一辞的意义,乃是指时间加上空间,历经所有时间和空间。地方是空间的问题,世代是时间的问题;空间加上时间等于宇宙。所以,主是宇宙性的形成、建立、建造并实行祂的召会。一地又一地,一时过一时,一城又一城,一国又一国,一代接一代,主宇宙性的实行召会。

然而,当主宇宙性的实行召会时,还有地方的一面。我必须请你们在这件事上心思非常清明,因为今天在基督教里有一些错误的说法,说有两种召会,一种是永远、宇宙的召会,另一种是地方召会。我们必须对这种说法说不。这是错误的说法。我们只能说召会有不同的方面,却不能说有不同种类的召会。

众地方召会组成宇宙召会,而独一的宇宙召会就是众地方召会。我们可以用我们人的身体来说明这点,身体是一个整体却有许多肢体。身体就是肢体,而许多肢体就是身体;二者不是两样东西,而完全是一样东西,有两个不同方面。我们若看整体,那是一个身体;我们若看各部分,就有许多;然而这些部分仍是一个身体。我们能将我们的身体与它的肢体分开么?这是荒谬的。然而,我难过的说,甚至今天还有人传讲并教导说,宇宙召会是地方召会之外的另一个东西。

宇宙召会不可能与地方召会分开。没有地方召会,宇宙召会在哪里?这就像离开肢体来问身体在那里。我们若没有在耶路撒冷的召会,在安提阿的召会,在伦敦、纽约、旧金山或洛杉矶的召会,或者在台湾和日本的众召会,那么宇宙召会在哪里?宇宙召会是所有地方召会的组合,所有地方召会只是独一宇宙召会中的各个部分。历世历代、在各处所有的地方召会,一起组成一个宇宙召会。我们不该认为宇宙召会是在地方召会之外的另一个东西。这是错谬、错误的教训,是一种异端。

特别在今天,我们听到许多人谈论宇宙召会,但宇宙召会在哪里?我研究这件事三十多年了,直到今天,如果没有地方召会,我无法说宇宙召会在那里。我要向人质问,请他指出宇宙召会在那里。另一方面,我能指出地方召会在那里。一千九百多年前,在耶路撒冷有一个,在撒玛利亚有一个,在安提阿有一个,在哥林多有一个,在以弗所有一个,在罗马也有一个。今天在洛杉矶有一个,在纽约也有一个。我能指出许多地方召会,但有没有人能指出宇宙召会在哪里?宇宙召会很大,但我们无法将其指出。我们不可盲目跟随那些错误、愚昧的教训。

地方召会在那里,宇宙召会就在那里。我们不能说肢体之外还有身体。反之,我们必须说身体是同着肢体的,不是附加于肢体的。借此我们看见,宇宙召会是什么。宇宙召会是所有地方召会之组成的总和与终极完成。

我们可以用‘宇宙召会’一辞,但其正确的使用乃在于我们有怎样的解释。宇宙召会是历世历代在各处所有地方召会所产生的结果。历世历代在各处所有地方召会加起来并组成为一,就称为宇宙召会。没有地方召会,或在地方召会之外,就没有宇宙召会。

我们对这一点要很清楚。至终,我们将要看见在这件事上谁是对的,谁是错的。圣经给我们看见,向我们启示,在这宇宙中只有一个召会,就是基督的身体,历世历代在各处以许多部分彰显出来。这身体的一部分在一千九百多年前彰显于耶路撒冷,另一部分在同一时期彰显于安提阿;今天有一部分彰显在我们所在之地。一面,召会是宇宙的;另一面,召会是地方的。召会整体来说是宇宙的,以部分来说是地方的;所有部分加在一起,组成一个,就是基督的身体。

所以,召会是借着地方上的实行,而得以宇宙性的实行出来。没有地方的实行,就不可能有宇宙的实行。宇宙召会的实行在哪里?在月球、在三层天、或是在乐园?我们在整个宇宙中无法找着这样一个东西。严格说来,召会没有宇宙的实行,只有地方的实行。从五旬节那天起,召会所有地方的实行加在一起并组成一个,就团体的称为宇宙的实行。召会宇宙的实行是什么?就是所有地方实行的组合。

我实在无法容忍听到许多主的仆人愚昧的传讲,告诉人在地方召会之外还有一个宇宙召会。我要问,在地方召会以外,宇宙召会在哪里?我们永远摸不着它。严格说来,召会的实行是地方的。没有地方召会,我们绝不能有宇宙召会;没有地方的实行,我们绝不能有召会宇宙的实行。新约有二十七卷书,包括二十一卷书信,和启示录二、三章里的七封书信。那一封书信是写给宇宙召会的?一封书信顶多是说要给其他的召会也念。例如哥林多前书是写给哥林多人,同时也给所有在各处的信徒。然而,这封书信不是写给宇宙召会的。我们必须清楚这点,并专注于召会在地方上的彰显。

第二章  召会的彰显、内容和秩序

读经: 使徒行传一章八节,腓立比书一章一节,使徒行传二十章二十八节,彼得前书五章五至六节。

在前面一章,我们看见关于召会的五个点。第一,召会是出于神永远的定旨,是神在已过的永远,为着将来的永远所计划、定意的。所以,召会是永远的。我们若从神的话领受启示,就会看见召会是神永远定旨的中心。神在已过的永远,为着将来的永远所定意的,乃是要得着召会作祂定旨的中心。因此,召会是中心且永远的事。第二,我们看见在旧约时代,召会是隐藏在神里面的奥秘。在新约时代以前,召会是在神的心里,但神从未向任何人启示出来。第三,我们看见召会的源头。召会的源头是神的儿子,基督自己。召会是出于基督自己,且是基督自己的一部分,作祂的扩增,并作祂的配偶与祂相配。借此我们能看见基督乃是召会的性质。第四,我们看见召会的功用。一面,召会是基督的身体;另一面,召会是神的家。这是召会两面的功用。第五,我们清楚看见召会的实行,严格说来,绝不能是宇宙的;召会的实行必须是地方的。各处地方召会所有的实行加起来,就是宇宙的实行。没有地方的实行或在地方的实行之外,我们绝不能有召会宇宙的实行。

召会的彰显

本章我们要进一步来看关于召会的另一些点。第六点是召会的彰显。这点看起来与召会的实行非常接近,但其中是有分别的。召会是很真实、具体的,不是‘在空中’或仅仅在我们心思中的理论。召会是由新约时代所有蒙救赎的信徒与三一神建造在一起而成的。所以,召会非常真实又具体,而这样真实又具体的事必须有一个彰显。

召会乃是彰显在这地上。认为召会彰显在天上,这种想法完全是错误的。圣经中没有一节经文支持这种错误的观念。召会不是彰显于天,乃是彰显在地上。我花了许多时间研读新约,要找出召会有没有什么东西是在天上的。我说实话:我找不出这样的东西。例如,马太福音这二十八章圣经里,有没有一节证明召会今天是在天上?马可福音、路加福音、约翰福音、使徒行传或书信中,有没有这样关于召会的话?帖前四章十七节说,我们要在空中与主相会,但那要发生在主再来的时候。我们不能用这节证明召会今天是在天上。

召会是属天的,却不是在天上。许多圣徒,包括亚伯拉罕、大卫和保罗,都在乐园里,但没有一个在天上。司可福(C. I. Scofield)的串珠圣经说,当主复活并升到天上时,得救之人所在的乐园,就从阴间快乐的部分迁移到三层天上。然而在行传二章三十四节,彼得在五旬节那天站起来说话时,他说大卫并没有升到诸天之上。所有从旧约时代到新约时代已死圣徒的灵与魂,都在乐园里,不在天上。所以,我们无法找到一节圣经证明今天召会是在天上。

召会的彰显百分之百是在这地上的各地方。召会头一个彰显是在耶路撒冷,是在这地上的一个地方,一个城市。之后,在犹太和撒玛利亚有许多彰显。接着,召会的彰显扩展到安提阿,然后转向西,到小亚细亚的许多城市。在每一城市都有召会的彰显:在以弗所有一个彰显,在士每拿有一个彰显,在别迦摩有一个彰显,在推雅推喇有一个彰显,在撒狄有一个彰显,在非拉铁非有一个彰显,在老底嘉也有一个彰显。在每一个城市都有召会的彰显。我们若跟随使徒行传和书信里的记载,就会发现召会是彰显在这地上,一个又一个地方,一城又一城。

由地上蒙救赎的人建造起来

为什么神使召会以这样的方式得着彰显?这有几个原因。第一,召会必须是由蒙救赎的人建造起来的,而蒙救赎的人甚至在蒙救赎之后,仍然是在地上,住在人群社会中。蒙救赎的人并没有被提到诸天之上。召会是由得救并蒙救赎的人所组成,他们脱离了属撒但、邪恶世界的系统,从地上的系统分别出来,但他们仍留在这地上,活在人类中间。所以,召会必须彰显于地上,在人群社会当中。在没有材料的地方,召会是不可能建造起来的。沙漠里没有人,就永远无法有召会的彰显。我们必须来到人群社会中的一个城市,从人群社会中得着材料,为着召会的建造。

召会需要彰显在这地上,在人群社会中间。这不是说召会属于这世界。在这世界里是一回事,属于这世界又是另一回事。从世界分别出来,并不是说要离开世界。我们不属于这世界属撒但的系统,我们从中分别出来,但我们仍留在这里,生活在这里。召会彰显在这地上,在人群社会中间,好使召会能得着一些材料,就是蒙拯救,从人类社会中分别出来的人。这是一个原因,说明召会为什么必须彰显在地上。不要把召会送到诸天之上;我们必须保守召会在我们所在的地方和这地上各处的城市。

有福音的伟大托付

第二,主给召会一个托付。主给召会的伟大托付,就是召会必须把主当作福音带给人。召会必须彰显于人群中间,为要将福音传给人。我们有这个责任和义务,也接受了这个托付。这是伟大的托付,几乎也是惟一的托付。我们受了托付,要向人传基督为福音,所以召会必须彰显于地上人类中间。

在人类中间彰显基督作生命

第三,基督作我们的生命也必须彰显在人类中间。我们不是仅仅向天使彰显基督;我们必须在地上人类中间彰显基督。所以,召会必须彰显在这地上,在人群聚居集结的地方。那里有人群的聚居和集结,那里就必须有召会的彰显。

在地上完成神永远的定旨

第四,神有祂永远的定旨,祂必须作些事,好在这地上借着召会完成祂的定旨。所以召会必须在人类中间存在于这地上,以完成神永远的定旨。

召会是属天的,但必须彰显在地上。有人说,‘召会既是属天的,就必是在天上完成的。’我们可能没有想过这种说法是何等害事。我年轻时受教导说,这地上一切所谓的召会都不是真实的,真实的召会将要在天上;一切看得见的召会并不是真实的召会,因为真实的召会是看不见的。然而,我不知道在这宇宙中是否真有看不见的召会。我们找不到这样的召会。召会是属天的,却必须彰显在这地上。在使徒行传和书信的记载中,使徒们强调召会必须是地方的。我们看见在耶路撒冷的召会、在安提阿的召会、在撒玛利亚的召会和在以弗所的召会;我们看见在地上有许多召会,却找不到在诸天之上的召会。召会必须彰显在这地上。

召会的彰显乃是一地一会

此外,当召会彰显在这地上,这彰显必须是一个。在每一个城市,每一个人群聚居的地方,都应该有召会的彰显,而那彰显必须是一个;绝不能也绝不该超过一个。在耶路撒冷,召会的彰显是一个;在安提阿,召会的彰显是一个;在以弗所,召会的彰显也是一个。我们在圣经里找不到一处说某城里有超过一个的彰显。这是因为召会乃是一。召会乃是彰显于地上,在人群聚居之处;无论在那一地有召会的彰显,那彰显必须是一个。我在纽约的时候,有人问我:‘在一个数百万以上人口的城市里,召会该怎么办?’我反问那问我的人说,‘在纽约你们有几个政府,有几个市府大厦?在纽约你们会有一个以上的市府大厦么?会有两个市府大厦么?那是不可能的。’因着纽约太大而有两个市府大厦,就是把一个纽约市分成两个了。

我们可能认为一个几百万人口的城市不可能只有一个召会。然而,在超过一千万人的城市,人类社会也只能有一个市政府。一个城市只有一个召会,但不需要所有人同时在一个聚会的地方聚在一起。一家五口不必五个人都在一个房间。一个家庭可以用很多房间,家中各成员甚至可能住在不同公寓。大家庭里有爷爷、奶奶、一对夫妇、许多儿女和孙儿女,可能住在一个大宅院的不同栋房子。然而,他们仍然是一个家庭。不必在一个地方聚集才是一个召会。在一个大城市里我们可以有许多聚会,但所有在各处聚会的圣徒仍是一个召会。行传二、四章说在使徒的时代,耶路撒冷的召会是在家中,挨家挨户聚集的。他们有许多分开的聚会,但仍是一个召会。按照行传头八章,耶路撒冷的圣徒分别在家中聚集,但他们仍称为一个在耶路撒冷的召会(八1)。

人数多不是问题。有一天使徒们给三千人施浸;另一天又有五千人得救受浸。他们能这样作,因为主在地上的时候曾训练过他们。当主用五饼二鱼食饱五千人,祂训练过门徒。祂祷告并为饼祝福之后,没有乱糟糟的分发饼和鱼,使人为此争夺。反之,主吩咐门徒叫群众一班一班的坐下,有一百一班的,有五十一班的。人坐下来了,就很安静、有秩序。这说明照顾许多人并不困难。使徒行传里的一百二十位门徒,一天要照顾三千或五千人不是太难的。我们曾有这个经历,在一天两个小时之内给七百人受浸。

我们需要看见召会必须彰显在地上,在人群集结的各地方。此外,召会的每一个彰显,无论在那里,都必须是一。没有原因叫我们分裂。我们若到伦敦,那里必定有一个召会;我们属于那个召会,所以我们与那个召会聚在一起。我们不该问人他们是那一种召会,就如我们不会问他们所有的是那一种月亮。月亮只有一个。同样,召会只有一个。当我去到洛杉矶,我就与那里的召会聚集。照样,当我去到纽约、旧金山、东京或香港,我就与那里的召会聚集。没有原因叫我们分裂。我们是召会的肢体。无论我们去到那里,我们就与那里的召会聚集。这是主所命定正确的路。

神命定召会以很简单的方式彰显出来。在一个有人群集结的地方,我们就要向人传福音;然后一些人会被主的救恩分别出来,这些被分别的人需要来在一起,成为召会在那个社区、那个地方的彰显。召会彰显于地上的各处,那里有召会的彰显,那个彰显就必须是一个。让我们简单,不要被基督教里的混乱弄得复杂。问人属于什么召会乃是羞耻的。一个人若是弟兄,那就是我们所需要知道的。我属于召会,你也属于召会,我们都属于召会。

三十二年多前,我们在上海,三、四位弟兄坐公车去聚会,每人手里都拿着圣经。另一位信徒,正在公车上发福音单张,发现他们是弟兄。那位弟兄就问他们:‘你们属于什么召会?’那三、四位弟兄们彼此对望,不知道如何回答。然后他们中间最年长的一位告诉他说,‘我们属于你所属,保罗、彼得、路德马丁和一切圣徒所属的召会。’那位发单张的弟兄想了一下,就说,‘这太好了!’这的确是太好了。告诉人我们属于某种召会并不是荣耀的。我们什么也不是,只是独一的召会普通的肢体,只是这样而已。

召会的内容

我们要来看的第七点乃是召会的内容。我们必须牢牢记得,召会的内容不能也不该是主基督自己以外的任何事物。召会是容器,盛装基督,而不是别的任何事物。惟有主基督是召会的内容。我们若好好领悟这点,好好把这点持守在心思里,在灵里,那就太好了。召会是基督的身体。身体乃是一个容器、器皿,盛装元首的生命。同样,召会是盛装基督的容器。我们可能有教训、恩赐和知识,但所有这些教训、恩赐和知识,必须帮助人更多认识基督。当我们遇到某种教训、某种恩赐、或任何一种知识,只要是使人与基督分开的,我们就必须贬低其价值,因为召会的内容是基督自己。我们可以用许多凭借,包括教训、恩赐和知识,把人带到基督那里,帮助人、激励人、甚至力劝人到基督那里,但我们必须看见,没有什么能成为基督的代替。

我不喜欢说话批评任何人或任何基督徒团体,但某些基督徒团体有些系统,明显成了他们的内容。有些信徒的团体有某些道理,另一些基督徒团体有某些恩赐。我们必须清楚,一切道理、恩赐和知识,只要能帮助人认识基督,不使人离开基督,那就是好的。我们需要非常清楚看见,召会是团体的器皿,作为盛装基督的容器,而基督就是召会的内容。

我们来在一起的时候彰显什么?我们需要借着祷告、工作、诗歌、见证或教训,彰显基督。我们所有的必须是基督的彰显。我们若有别的东西作为中心,我们就是分门别类的。我们常常说我们必须是一般的基督徒。你知道什么是一般的基督徒么?一般的基督徒就是一般的有基督,而没有任何别的事物的人。我们有基督,这是非常一般的。我们的中心只有基督,没有任何别的事物。我们可以持守一切事,或者把一切事放在一边。如果这一切事帮助我们以基督为中心,我们就持守;如果这一切破坏、拦阻我们以基督为中心,我们就将其放在一边。我们不该坚持任何事,只该坚持基督。

我年幼时曾参加一个基督徒聚集,在那里受教导说,男人不该留长头发,乃要把头发剪得很短。那里的人也受教导说不要穿皮鞋,只能穿中国老式的鞋;姊妹们也受教导说不能穿某种服装。今天我们中间若有人到他们那里去,他们会叫我们先把头发剪短,把鞋子换掉再来。这些人天天研读圣经,教导圣经,并且非常严格。我与他们在一起一段很长的时间,但后来我看见他们的严格并不是基督。

你若旅行全世界,就会看见有许多不同种的基督徒团体,强调许多不同种怪异的事。许多团体强调基督以外的某些事物。最近我沿着美国西岸旅行。无论我到那里,我常常遇到一些灵恩派的圣徒问我:‘你说方言么?你对说方言感觉如何?’我不反对说方言,但我必须告诉主的儿女,我们若太坚持说方言这件事,我们就会分门别类。我们若把自己归类为‘充满灵的人’在‘充满灵的召会’里,我们就是分门别类的。这使我们太特别了。我们不该使自己在主的儿女中间成为特别的,我们是神一般的儿女。我相信正确的说方言,但我无法相信今天全世界一切所谓的说方言都是真的。也许只有少部分是真的。无论如何,甚至是真正的说方言,我们也不该坚持。

在这件事上,我与远东和西方,包括欧洲的圣徒多次谈过。我向那些坚持说方言的亲爱圣徒指出,已过许多属灵、有能力、很得胜的人从不说方言。中国内地会的发起人戴德生(Hudson Taylor)弟兄,是非常有能力且属灵的人。我们甚至可以说他是属灵的伟人,但他从不说方言。慕勒(George Muller)也是十九世纪非常属灵的人,但他从不说方言。我不反对说方言,但你必须看见这不是我们的中心,这不是我们的一切。

我们不该坚持任何事,只该坚持基督是我们的一切。我同意我们受浸必须是浸在水里,但我不坚持这件事。如果有些弟兄或姊妹不赞同水浸,我们仍可与他们相处。我们必须小心,不要坚持任何基督以外的事物。基督是中心,基督是召会的一切。如果一件事帮助人领悟基督,我们就接受;如果不是,我们就放下。我们可能持守一切事,也可能把一切放在一边,但我们坚持基督是中心和一切。基督是召会的内容。

召会的秩序

关于召会的第八点是召会的秩序。腓立比一章一节说,‘基督耶稣的奴仆,保罗和提摩太,写信给所有在腓立比,在基督耶稣里的圣徒,同诸位监督和诸位执事。’这节说到圣徒同诸位监督和诸位执事;这说出召会的秩序。作为一班主的儿女来在一起实化召会生活,要有召会,身体的彰显,我们的确需要属灵的秩序。我不喜欢使用‘组织’一辞,组织是错的。但按照圣经的教训,圣徒中间必定有属灵的秩序。按照行传二十章,监督就是长老;监督是监察召会中情况的人。在众召会中,总是有些领头的人。长老乃是负责照顾召会的人,执事是服事召会的人。

我们都需要许多恩典,在主的儿女中间维持正确的秩序。我们要维持秩序,就必须有长老。一位弟兄需要许多恩典才能作长老。召会中有许多需要。作长老的人必须被破碎、心胸广阔、满有基督、灵里谦卑、灵里忍耐。他也必须有相当程度的属灵知识,更必须被神的爱充满,被那灵的智慧浸透。哦,人何等需要恩典才能作长老!我们已经看见,他首先必须被破碎并谦卑。如果人从来不谦卑,他就绝不能作长老。

不仅如此,我们也需要许多恩典来服从长老。需要有人作长老,也需要有人服从长老。三十年前我头一次到上海,就遇到两位弟兄。头一位先来到上海召会,一段时间后,第二位弟兄借着第一位弟兄被带进来。然而,一段时间以后,第二位弟兄在主里很有进步、长大并成熟;而第一位弟兄仍然像婴孩,说话像婴孩。召会要设立长老的时候,第二位弟兄被设立为长老,第一位却没有。从那时起,第一位弟兄就埋怨,并问为什么第二位成为长老而他没有。他绝不能服从第二位弟兄。我坦白的说,服从别人需要许多恩典,有时甚至需要更多的恩典。

林前十一章告诉我们,神是基督的头,基督是各人的头,男人是女人的头(3)。所以,女人必须蒙头(5~6)。男人是头,女人必须蒙头。男人要作头需要许多恩典。如果一个人没有恩典,他就不可能作头。我经历过这事。作头并不简单。我在上海那几年,许多次我告诉主说,‘我几乎希望自己是姊妹。’作姊妹何等好,因为作弟兄,作头,就必须顾到许多事。他必须受压制,被降低,他必须学习被破碎、谦卑、忍耐的功课。哦,有这么多的功课!最后,所有的负担都会临到他。

有一天,领头的姊妹当中主要的一位来找我谈论一件事,她说,‘李弟兄,在这件事上你们弟兄们必须担起责任。’我说,‘不错,姊妹,这是毫无疑问的。’她说,‘好,我们姊妹们就可放心了。’我说,‘姊妹,我们承担责任,你可以放心。’这事之后我告诉主:‘主,我希望作姊妹,使我可以放心。’弟兄们,你们看见自己是弟兄,必须拿起负担来么?你们无法放心。作姊妹是何等容易并舒服。这说明在真实的召会生活中,作长老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需要许多恩典。

然而,我看见如果我是姊妹,我也许不容易服从弟兄。有一天,一位姊妹来见我,说,‘李弟兄,我知道我们姊妹必须服从你们弟兄作头,但你们弟兄必须认识你们需要作什么样的头。我们姊妹能服从某种头,但我们不是什么头都能服从。人有头,鎯头、斧头也有头。’那位姊妹问我说,‘李弟兄,你们弟兄们要作什么样的头?要作鎯头,一直锤打我们么?’这表明服从别人不是容易的。特别今天在二十世纪,全世界的人类都趋向独立。每一个人都想独立。甚至小孩也想要向父母独立,学生想要向老师和学校独立。没有人想要服从别人,但如果没有服从,怎能有秩序?怎能有真实的身体生活?

某位弟兄有三个孙儿女,最小的一个约两岁。有一天我对她说,‘小朋友,你好么?’她说,‘我不小,我很大了!’甚至这么小的女孩都想要在家中为大。想要为大乃是人类的天性。在往耶路撒冷的路上,主快要被钉十字架了,门徒却争论谁为大。他们中间有可能建立起一种秩序么?

我们说我们要有召会生活,但这里有没有服从?我们不容易服从别人。我绝不能忘记倪弟兄三十年前在一篇信息所说的:‘服从别人需要更多恩典。’他用‘更多恩典’一辞。要服从别人,我们需要更多恩典。不仅弟兄和姊妹需要服从长老,甚至长老也需要学习服从众弟兄的功课。我们需要学习彼此服从的功课。这是彼前五章所教导的,那里含示甚至年长的也要服从年幼的(5)。

我们需要彼此服从,好使我们中间有良好、美妙、属灵的秩序。这秩序是真实的召会生活,这秩序是召会真实的建造。我们说我们想要有召会生活和召会的建造,但我们必须领悟,真实的召会生活和召会真实的建造乃是属灵的秩序;为此我们都需要恩典。我们每一个人都需要恩典来守住自己的地位,站在我们该站的地位。每一个人都需要恩典来守住自己的地位,好叫我们中间能有属灵的秩序。然后我们就会实现真实的召会生活。我们若没有秩序,就不可能有召会生活。

我们在这里所说的是真正有益处的。我们需要看见,召会是彰显在地上,在人群集结的地方,并且我们无论到那里,都必须记得,只有一个召会,基督身体的一个彰显。我们必须尊重并尊崇这原则。不仅如此,我们必须看见召会的内容是基督自己,我们也必须学功课,凭恩典守住自己的地位,使召会的秩序得以持守并维持,好叫我们能有真实的召会生活。召会的彰显、召会的内容和召会的秩序是召会生活中三样最实际的事。愿主给我们恩典,使我们看见并持守这些事。

第三章  召会中的权柄

读经: 以弗所书五章二十二至二十五节,加拉太书三章二十七至二十八节,哥林多前书十二章十二至十三节。

在前两章,我们看过召会是神永远定旨的中心思想,中心。在新约时代之前,召会从未向任何人启示出来,乃是隐藏在创造宇宙之神里面的奥秘。召会的源头是基督,所以召会是基督的扩增。召会的功用是作基督的身体和神的家。此外,召会的实行是地方的,不是宇宙的,召会彰显于各地方,其内容是基督,召会也有正确的秩序。

腓立比一章一节说到圣徒、监督(长老)和执事,给我们看见召会正确的秩序。在召会中,我们有圣徒作基本的肢体,在圣徒中间有长老和执事。一面,我们看见在召会中没有人的组织,但另一面,圣经清楚告诉我们,召会中有秩序。不仅从圣经的教训,也从我们的经历,我们看见没有在圣灵之下的这个秩序,就不可能有真正的召会生活,召会真正的实行。召会真正的实行非常在于圣灵之下的这个秩序。

在本章我们来看关于召会的第九点,就是召会中的权柄。召会的秩序来自召会中的权柄。我们应当仔细思想召会中的权柄是什么。圣经清楚告诉我们,召会是基督的身体和神的家。毫无疑问,我们的身体中有权柄,一个家或家庭中也有权柄。没有权柄,我们的家就一团杂乱。同样的,只要一个身体是活的、站立的,其中就有权柄,但当身体不再是身体,而变成屍体,其中就不再有权柄。只要有身体就必定有权柄;只要我们有家或家庭,也就必定有权柄。这说明召会中的确有权柄。

基督的作头和作主

身体的权柄乃是头。一个人站着,是身体托着头,还是头维持身体?我们如果把一个人的头砍掉,他的身体就会倒下。没有头,身体就无法站立。似乎是身体托着头,但事实上是头维持身体。所以,头乃是权柄。召会的头是主基督,召会的权柄是基督的作头。很清楚,召会中应当有秩序,但这秩序来自基督的作头。我们必须领悟、尊崇并尊重主的作头。我们若不在主的作头之下,我们在召会的秩序上就绝不能是对的。已过年间多次有弟兄姊妹来见我说,‘李弟兄,我就是无法赞同某些长老。’每一次有人把这样的问题带到我这里,我就问他们:‘此刻关于这件事,你是在主的作头之下么?’每次,发问的人必定承认他(或她)不在主的作头之下。我就回答说,‘首先你必须与主是对的。将自己服在主的作头之下,然后你就会清楚。’

我到西方,到美国和欧洲时,许多朋友对我说,‘在远东的人比较服从,西方的人比较独立。远东的弟兄姊妹大概很容易实行召会中的秩序。’然而,你们不该太珍赏东方人。日本人和中国人都很难对付。我不是支持或反对东方人,也不是支持或反对西方人。所有东方人和西方人都是亚当的子孙。我们中间没有分别,因为我们都是亚当的族类。问题不在于东方或西方,问题乃在于我们有没有在基督的作头之下,我们有没有学功课服从主的作头。为了要在召会中和在圣徒中间,持守正确的秩序,我们必须在主的作主和作头之下。召会中的权柄就是主的作头。

借着服从主的作头实行召会生活

有时作长老的来见我说,‘我就是不知道如何作长老,所以我想要辞退长老职分。’我按照同样的原则回答这些弟兄们,问他们说,‘你觉得此刻你是在主的作头之下么?作长老只有一条路,那就是服从主的作头。你越服从主的作头,就越有资格并受装备来作长老。’

有一次我释放一篇关于作头权柄的信息,我用丈夫与妻子之间需要有等次来说明这事。丈夫是头,妻子是必须服从的一位。那篇信息很有膏油的涂抹,某位弟兄听到了很受感动。他懊悔已过没有在家中作正确的头,所以他祷告说,‘主,从今天起帮助我如何作头。’聚会以后他回到家里,就对妻子说,‘从现在起,我就是头。’他开始天天操练作头。不久之后,难处来了,因为他的妻子无法忍受。她来见我,问说,‘李弟兄,弟兄们是作什么样的头?我就是无法服从这种头。’后来我终于知道,这对夫妇二人都没有在基督的作头之下。丈夫没有,妻子也没有。没有真正的作头,所以没有等次。我问弟兄说,‘你施行作头的权柄时,你在主的作头之下么?’我们若没有在主的作头之下,而施行任何一种的权柄,都是不对的。

以弗所五章吩咐妻子要服从自己的丈夫,却吩咐丈夫要爱妻子,不要辖制她们。长老该以同样的原则照顾圣徒。一九三四年,我还很年轻;但因着倪柝声弟兄长期不在,主把召会的责任和上海的工作,摆在我手中。有一天长老们来见我,告诉我一些与弟兄姊妹有关的问题。我看见这些长老想要运用他们作长老的权柄,却忽略向圣徒显示爱。我把这件事带到主面前。有一天当我在主面前时,主向我启示,在祂的话里丈夫乃是头,但丈夫不可辖制妻子,却要爱她。长老有权柄,却不该运用他们的权柄。反之,他们对所有人都该有爱并向人显示爱。这就是服在主的作头之下。

主的作头就是召会中的权柄。我们若要实行召会生活,就必须学功课,常常服从主作头的权柄。主是头,我们都是在祂作头之下的肢体。如果我们与头的关系不对,我们就与身体不对;并且毫无疑问,也会与其他肢体不对。我们与头对了,我们与所有肢体,与身体就都是对的。我们若不在作头的权柄之下,就没有立场对弟兄姊妹说什么好有所调整。我们若想要向他们说什么,我们必须服在主的作头之下。不服从主的作头,却向弟兄姊妹说一些话,这就是背叛。我们向主是背叛的,向身体(召会)也是背叛的。请不要以为远东的众召会比西方的众召会较容易应付。我着重的说,不是的。许多时候,某些远东的人来见我,以背叛的态度说到召会。

我们必须看见,我们若要实行真实的召会生活,就必须服在基督的作头之下。当我们要向弟兄姊妹说什么话时,必须先试验并核对自己是否在基督的作头之下。若不是,就该停下来。我们若不在作头的权柄之下,而说了一些关于召会的话,我们的说话就是背叛的。无论我们的态度多么好,那都是虚假、虚伪的。我们真正的需要乃是服在基督的作头之下。我们若在基督的作头之下,即使我们说话非常率直,也会有纯洁的动机和正确的态度。但我们若不在基督的作头之下,却假装很好,那就是耍手腕;我们是在圣徒中间玩弄政治。

我们必须真诚、敞开、坦率。当然,我们也必须有礼貌、很亲切,但我们不该装假。一个在基督作头之下的人乃是真实、真诚的。我们可以将我们的心向一位弟兄敞开,向他说严厉、坦率的话,甚至很重的话;但如果我们服在主的作头之下,他灵里的圣灵能为我们作见证,我们的动机是纯洁的,我们的态度是正确的。相反的,我们若不在主的作头之下,我们来见一位弟兄,假装自己很好、很属灵,我们就是在圣徒中间玩弄政治,就是假冒为善的人。在这情形下,圣灵不会为我们作见证。召会常常被这些政治的手段所伤害。我们不该有任何政治手段。我们众人,特别是领头的人,必须服在作头的权柄之下。

以色列人背叛的时候,摩西和亚伦没有玩弄政治,没有运用什么手段。他们只是跪下,在主面前俯伏,以主为头,实现祂的作头权柄,让祂进来。之后他们说了一些话,是很坦率、敞开、正直的。这是实施基督的作头作主,作为召会中的权柄正确的路。我们中间不像天主教那样,要所有的圣徒服从教皇。这样施行权柄是属鬼魔的,那是从阴间来,不是从新耶路撒冷来的。反之,我们都必须实现基督的作头权柄。荣耀基督并尊崇基督最好的路,就是以祂作头,祷告说,‘主,你是头。我接受你作头,我真诚的说话行事,我在你的作头之下。’

不仅我们中间较年轻的人必须服从基督,并留在基督的作头之下。甚至年长的人也必须服在基督的作头之下。在召会中,我们若都实现基督的作头,我们中间自然就有美好、属灵的秩序。那时,每一个人都知道自己站在那里,知道自己在召会的等次中正确的位置是什么。如果在一个成员很多的家庭中,所有的成员都是真实、健全、属灵的基督徒,在家庭中实现并服从基督的作头,他们的家庭就会有美好、属灵的秩序。在这样一个家庭中,甚至最年轻的一个也会知道他的位置和地位是什么,并且每一个人就着家庭的等次说都是对的。一个家庭中若没有人接受基督的作头,他们就会彼此争斗吵架。甚至最小的也想要作最大的,而最末后的也想成为首先的。这样的家庭中没有秩序,就是因为他们没有在主的作头之下。

召会中弟兄姊妹的难处

在召会中有弟兄和姊妹。在许多地方,特别在今天,姊妹们不愿意服从弟兄们。有些姊妹曾来见我说,‘姊妹不是与弟兄平等么?我们中间没有平等么?你相信弟兄比较大么?’我甚至遇过弟兄也站在姊妹一边的。他们说,‘我们不赞同弟兄是在姊妹之上。我们都是人,为什么我们必须与姊妹不同?’

加拉太三章二十七至二十八节说,‘你们凡浸入基督的,都已经穿上了基督。没有犹太人或希利尼人,没有为奴的或自主的,也没有男和女,因为你们众人在基督耶稣里,都是一了。’‘没有犹太人或希利尼人’,指明在基督里已经对付了种族的难处;‘没有为奴的或自主的’,指明在基督里已经对付了社会阶级的难处;‘没有男和女’,指明在基督里已经对付了性别的难处。然而,林前十二章十二至十三节说,‘就如身体是一个,却有许多肢体,而且身体上一切的肢体虽多,仍是一个身体,基督也是这样。因为我们不拘是犹太人或希利尼人,是为奴的或自主的,都已经在一位灵里受浸,成了一个身体,且都得以喝一位灵。’加拉太三章说我们已经浸入基督,而林前十二章说我们已经浸成一个身体。然而,林前十二章没有提到男和女。在基督里,男和女的问题已经除去,但在召会中,仍然有男和女。如果没有男和女的难处,就不需要在前一章,第十一章,说到蒙头,也不需要在第十四章说到在召会聚会中姊妹的地位。

在基督里,种族的难处、社会的难处和性别的难处,都已经过去。但在召会中,种族和社会的难处已经过去,而性别的难处仍然存在。所以,当姊妹或弟兄来问为什么弟兄姊妹之间有分别,或者我们是否觉得姊妹该服从弟兄时,惟一的回答乃是问:‘你接受基督的作头么?你服从基督的作头么?’这就会解决难处了。如果一切有这难处的弟兄姊妹都到主那里,服在主面前,接受基督的作头,难处就解决了。

实际的实现基督的作头

召会的秩序来自于基督的作头被我们实际的实现出来。如果我们每一位都服从基督的作头,真实的接受祂为主的权柄,就没有难处。我们中间不会有争论,反之,自然会有一种美好、属灵的秩序。道理、教训和争论不能成就什么事。我们可能天天争论,直到主回来,却仍不能解决难处。然而,如果我们每一个人都服从基督的作头,并祷告说,‘主,你是头,我在生活中实际的实现你的作头,’那么每一个难处都会解决。难处不是借着道理或教训得解决,乃是借着实现基督的作头才得解决。

我必须很严肃的说,你看见我们里面有背叛的性情么?我们里面有一种元素、素质,总是背叛的。召会中的难处就是背叛:没有人喜欢服从别人。这损害并破坏召会生活。我恳求你们从我(你们的一位弟兄)接受这话。我们若要真诚的实行召会生活,就必须服从基督的作头,实现主的作头。不然,我们就无法实行真实的召会生活。我们可以一直聚在一起,却没有召会生活的实际。我们只是虚假的,只是假装并自以为有,却不是真实的。我们要有真实的召会生活,就需要服从。我们不该努力要去服从人,乃要简单的服从基督的作头。然后我们在召会的秩序中就会是对的。这不是我们与人之间的问题,乃是我们与头之间的问题。如果弟兄或姊妹之间有难处,那就是说我们与基督这头之间有难处。毫无疑问,我们若与头是对的,我们与别人就是对的。我们惟有实际的实现主的作头,才有可能实现真实的召会生活。

我们不是要在基督徒中间组织什么,我们无意设立另一种的召会。不,那是堕落的;那不是主的恢复。反之,我们在这末后的日子非常有负担,主要在祂的儿女中间恢复真实的召会生活,以彰显基督并带进神要来的国度。真实的召会生活是极其需要的。真实的召会生活,需要我们认识如何操练自己,应用基督作我们的生命,并在我们中间实现祂的作头。我们凭祂活着,我们活在祂之下。祂是我们的生命,祂是我们的头。这是我们实行真实召会生活惟一的路,也是所有难处得以解决惟一的路。

没有一个难处是借着讨论或争论得解决的。召会的历史证明,争论从来不会使我们成就什么事;事实上,我们越争论,就越有麻烦和难处。让我们服从基督的作头。我们需要操练接受主作头,实际的在我们中间实现祂的作头。我们若要与弟兄争论,必须先核对自己并问说,‘我在基督的作头之下么?’我们若这样核对,我们的争论就会过去。主的作头乃是我们争论的答案。

让我们清楚看见,召会中需要一种属灵的秩序,这秩序惟有来自基督的作头被我们实际的实现出来。没有这个,我们就不可能实行真实的召会生活。我们为着这件事仰望主。这是很基本也很要紧的。我们若有这个,就有召会生活;我们若没有这个,召会生活就了了。

第四章  召会的宪章

在本章我们要来看召会的宪章。虽然新约里没有‘宪章’一辞,但关于召会的这一面,可能没有另一个辞能以表达。‘宪章’是指召会的规则、规律和法规。今天每一个有相当规模的基督教组织都有其规则、规律和法规,但我们必须回到圣经,来看神所设定的宪章。我们若仔细、一再并用心的来读新约,就会看见很难找到给召会的规则、规律和法规。严格说来,新约中没有这样的东西。从行传二章五旬节那天召会形成的记载,一直到新约的末了,都没有题到任何给召会的规则、规律和法规。在行传头几章,我们在耶路撒冷的召会找不到这类事物。彼得、约翰、和其他早期的使徒,没有立下任何规则,来形成召会。

我们必须说到召会的宪章,因为许多圣徒认为我们若要实行召会生活,就必须有某些规则、规律和法规。有人说我们没有成文的法规,却有心照不宣的法规。然而,我们不只不该有成文的规则,也不该有暗示的规则。事实上,我们对于召会不该有任何种外面的规则、规律和法规。反之,我们该有召会属灵的宪章,就是给召会属灵的规则和规律。

十字架

召会第一个属灵的规律乃是十字架。召会是借着基督而产生的,但基督的十字架乃是基督所借以并凭以产生召会的凭借。新约主要说到基督、十字架、召会和国度。基督在十字架上完成祂的工作,基督借着十字架产生召会,召会又带进国度。没有基督,就没有十字架;没有十字架,召会就不能产生;没有召会,国度就不可能来到。所以,基督是第一,十字架是第二,召会是第三,国度是第四。没有基督,就没有召会的来源;没有十字架,就没有产生召会的凭借。所以,十字架乃是召会的规则和规律。

现在我们必须来看基督如何借着十字架产生召会。基督将一切消极的事物,包括罪性、罪行、魂、肉体、己、撒但、邪恶的世界和死,都带到十字架上。十字架已经对付并除去了这一切消极的事物。罪性、罪行、己、肉体、世界和撒但,都通不过十字架。所以,召会不是在十字架之先来到,乃是在十字架之后来的。十字架是一个试验,是一个检查的站口;我们经过了这个检查站,才来到召会。

外国人要进入美国时,必须先通过海关来检查每一样东西。我第三次入境美国以前,有些菲律宾的朋友给我一些芒果,让我带到美国吃并与人分享。然而,机场的海关不让我带这些美好的水果进来;他们告诉我不能带水果通关。我们必须遵守海关的规条,否则就不准入境。同样的,在召会门外有一个检查站,就是十字架。我们来到召会,就必须把我们的‘芒果’放在十字架上,并留在那里。这就是说,我们必须把我们的罪、己、肉体、属世的事物、撒但、和一切属死的事物放在十字架上。十字架必须检查我们,我们必须经过这检查站,好能进到召会中。

你在十字架那里经过了检查么?你来到召会以前,受过十字架的规律么?我永远不能忘记倪柝声弟兄所释放的一篇信息,其中说到在召会的入口处有十字架。我们来到召会时,就必须经过十字架。我们进入召会,若没有在十字架那里受到检查,我们对召会将是危险的。这就是说,我们不受规律,我们没有规则,我们来到召会是很野的、天然的,不受管治和规律。规则和规律乃是十字架;十字架必须检查、规律并管治我们。

我们没有外面的宪章,但我们的确有属灵的宪章,其中的第一项乃是十字架。召会属灵宪章的第一条,第一项,就是要经过十字架。一位弟兄来到长老聚会中要题议什么,或题出什么点来,他必须先经过属灵宪章的第一项,就是十字架。他必须经过十字架,并受十字架的检查。他必须核对说,‘我的肉体、我的己、我个人的欲望、我的意志、我的心思、我的主意、和我的想法,都在十字架上么?’如果有人没有经过十字架的检查而天然的来参加长老聚会,他就会破坏长老聚会,也会破坏全召会。

我能从已过的经历见证,几乎每一次召会负责的弟兄们来在一起,我们都先跪下来祷告:‘主,在我们讨论任何关于召会的事以前,求你用十字架检查我们。’然后当一位弟兄把事情带到聚会中时,十字架就会检查他,他就问说,‘这是属世的么?这通得过十字架么?’如果他这样核对,就会立刻清楚。他可能说,‘主,这是属世的,请赦免我。我必须将这个放在十字架上。’我永远不能忘记在某次长老聚会中,有人题出一个问题,一位弟兄就吵起来。他吵了两句话后,就说,‘弟兄们,我停在这里。请赦免我,因为我刚才在我的己和肉体里说话。’这是十字架的规律。我们若要实行真实的召会生活,就必须经过十字架,受十字架的检查。十字架是主对付一切消极事物的凭借。我们若有任何消极的事物,就通不过十字架。

我能从已过的经历告诉你们,与众圣徒一同实行召会生活并不简单。在召会生活中有各种的人。我们无法说出基督徒中间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奇怪的人。我们能作什么?有好几次我被迫要问人说,‘在你所说的事上,你经过了十字架么?’这是阻止人从肉体说话最好的方法。我们若这样问弟兄们,他们在良心里就会发现自己没有经过十字架。

然而,我们这样问人的时候必须小心。为了要这样核对别人,我们必须先核对自己有否经过十字架。一九三七年左右,在中国北方我的家乡那里,负责弟兄们还很年轻。在一次负责弟兄们的聚会中,一位弟兄从他的肉体里说了一些话;我就问他:‘你想你这样说是在灵里,并经过了十字架么?’他回答说,‘李弟兄,你想你这样核对我,是在灵里,并经过了十字架么?’他这样说以后,我什么也说不出来,我的眼泪几乎掉下来。第二天早上,那位弟兄流着泪来见我,说他昨天整晚睡不着。他说他的确是在肉体里,请求我赦免他。到了下一次负责弟兄的聚会,他第一个起来说话。他请求弟兄们原谅他所作的,我们就安慰他。毫无疑问,借此我们能看见召会中的规律是什么;头一项规律就是十字架。

基督作生命

召会属灵宪章的第二项是基督作生命。在消极一面,十字架对付了一切消极的意见、想法,不同的观念、观点和欲望,以及出于己、世界和罪的事物。在积极一面,十字架释放基督作生命。主的死就是祂的释放。我们越经过十字架,基督就越多释放出来。我们若学习十字架的功课,主基督就会更多在我们中间释放出来。这不是消极的,乃是积极的。我们没有字句的规条,但我们有生命里的规律,就是基督。要我们众人都以基督而不以别的作生命,是给召会一条美妙的规则、规律和法规。借着主的主宰权柄,我们最近几年间经历了这美妙的规则。几乎每一次我们来在一起事奉主,我们都经历到基督。

我们必须小心核对自己,有否遵照召会属灵宪章的这项规律。我们核对自己,乃是借着问:‘这是出于基督作生命么?’这不是道理的问题,乃是我们必须付诸实行的一件事。当我们弟兄姊妹来在一起实行召会生活,讨论或建议一些事时,我们必须核对并问说,‘主,这是出于你么?这是出于生命么?’如果这不是出于生命,我们就放下。我们不坚持这样的事,我们简单的把这些事放下。我们必须以基督作生命来核对自己。我们若这样作,就会免去很多麻烦。我们若以基督作生命来核对自己,就不会有麻烦。

我们经过十字架以后,基督就释放出来作召会的实际。我们若没有基督作生命,就没有召会生活。召会生活就是基督被我们团体的实化出来。我们不是宗教的组织,乃是一班得救、得重生、有圣灵内住的人,来在一起团体的经历基督。我们若建议什么,必须是基督自己作我们的生命。我们若持守这规律,召会将是何等美妙!

这不是仅仅一个道理。最近,有些朋友来问我:‘李弟兄,你们有怎样的规条和规则?’这很难回答。我不愿意说我们有规条,我也不愿意说我们没有规条。我们的确有些规条,但这不是字句的规条,而是在基督自己里面的规律。召会的第一个规律是十字架,第二个规律是基督作生命。如果我们接受这话,并且用这些规律核对自己、别人和全召会,我们将看见召会生活要变得何等美妙。这会拯救我们脱离许多事情。

圣灵

召会属灵宪章的第三项就是在我们灵里的圣灵。神的灵,基督的灵,生命的灵,乃是活的规律。所以,我们不需要字句的规条。关于召会信经的历史,包括所有自使徒时代的教父以来各种的信经,洋洋好几大册。已过几年许多人曾问我,我们有何种的信经。我总是喜欢告诉人,我们没有信经;反之,我们有十字架,我们有基督,我们有神的灵。这些是召会属灵宪章的项目。当我们来实行召会生活时,需要圣灵作我们活的信经。

我们可能声称,我们认识圣灵作我们的信经,过于我们认识十字架。然而,没有十字架,我们甚至可能误用并滥用关于那灵的教训。在这恩典时代,圣灵有一方面,在圣经里是用从天而降的雨描绘的。许多人接受雨水,却误用并滥用他们所接受的。我们若用十字架核对自己,并且尊荣、显大、高举并尊重主耶稣基督,我们就在对的地位上,正确的经历圣灵。我们必须受十字架核对,也必须有基督的保障,然后才会正确且充分的经历那灵。

那灵是我们的宪章。每当我们来在一起,我们必须在灵里作一切事。我们来讨论事情,必须在灵里讨论。我们里面若没有施膏的灵,就该停止、静默、放下自己的主意。如果没有圣灵的指示、印证或盖印,我们就要停止。最近几年,因着主的怜悯和恩典,我学了功课,绝不跟人争论或吵架。许多时候,人与我争论,我却问他们:‘正当你说话的时候,里面有膏油的涂抹么?’这核对我们在那里。我们若核对自己有否膏油的涂抹,就会知道要作什么。我们若没有膏油的涂抹,就要停下来。

我们中间没有外面的规条;我们的规条是十字架、基督和那灵。我们若没有那灵,就没有什么可作,没有什么可说,我们就了了。我们可能每一件事都对,却缺了一件事;我们可能缺了圣灵同膏油的涂抹。

基督的作头

召会属灵宪章的第四项是基督的作头。我们没有外面的规条,却有规律我们的元首。我们有主基督作头,常常规律我们。我们在祂的作头之下,服从祂的权柄。我们需要用十字架、基督、圣灵、和基督的作头,来核对自己。我们在召会的头之下么?单单主基督的作头,就会规律我们,并排除许多难处和错误。

我们肉身所有的肢体,每一天都受头的规律。所有的肢体不能随自己的喜欢作事,或照自己的欲望行动。手可能想打一位弟兄,但头规律它,叫它停下来。我们若认真的说自己是属基督的,就会看见主基督是我们的头。我们不只爱祂,更尊敬祂作头,我们就在头的元首权柄之下;这就是我们的规律。如果我们不认识主耶稣的作头,如果我们不能带信徒实化祂的作头,我们中间就不可能实行召会生活。我们来在一起,若没有以基督作我们独一的头,我们就会好像一个人有许多的头。我们没有头的时候,每一个肢体都成了一个头;但我们若简单接受基督作头,每一个肢体都是服从的,一切就都受基督的作头所规律。凡我们在召会中所作、所实行并建议的,必须核对是否在基督的作头之下。这就是规律:受十字架、基督、那灵、和基督的作头所核对。

身体

召会属灵宪章的第五项乃是基督的身体。我们必须受身体的规律、约束和限制。一九三九年倪柝声弟兄到欧洲去,离开中国一年半。在这段时期,有心寻求并事奉主的弟兄姊妹,从他们的经历发现,擘饼聚会中传饼杯的时候,最好让每个人安静的在灵里接触主并享受主。那段时期,我们在传饼杯时非常感觉主的同在。然而,因着那段时期倪弟兄不在,他并不晓得这个新的实行。当他回来时,参加了一次擘饼聚会。当杯祝谢了传给弟兄们,倪弟兄领受了膏油的涂抹,得着灵感唱一首诗歌,但其中一位长老却告诉他最好安静。倪弟兄也很乐于被制止。我与他坐得很近,我看见一切发生的事。我相信倪弟兄是有灵感的,他不是轻率或幼稚的人,而是满有属灵的经历。然而,他受身体的规律,跟随身体。我们必须学习如何受身体的约束和限制。

倪弟兄的母亲是一位宝贝、可爱的姊妹,也有一些属灵的恩赐。她很活跃、积极、活泼,她写过一本书为主作见证。一九四八年我们有几场特会,有好几百人参加;头几天的晚上她都有很活的祷告。然而,我们觉得她的祷告并不符合聚会的需要。我们可以用穿着来比喻。如果有人需要领带,我们不该给他皮带,即使很贵重的皮带也不合用,因为他需要的是领带。倪师母的祷告很好、很活、放胆且刚强,但所有带领的弟兄们都感觉她的祷告与所需要的不合。然而因着她是年长又亲爱的姊妹,我们就不知道该怎样作。会后一些带领的人都会交通到特会的情形。第三天晚上会后交通时,倪弟兄就叫我拿笔和纸来写一封简短的信,给我们年长的姊妹,上面写着:‘倪师母,已过几天我们听到你在聚会中的祷告,我们都觉得这些祷告并不合式。我们提醒你要受限制,请求你从现在起不要在聚会中这样的祷告。愿主与你同在。’倪弟兄、我、以及一位年长的同工姊妹在信上签了名,就拿给倪师母。第二天聚会开始以前,她流着泪来见我,说,‘李弟兄,赞美主!’她的感觉很深,这句话指明她接受了交通。身体的限制和约束是可爱的。

我们若这样实化身体的限制,主会非常与我们同在。我们该常思想,我们所作的一切是否被身体称义。我们必须问:‘我这样行,身体会称义么?我作这事,所有弟兄姊妹都高兴么?我在聚会中这样行事,弟兄们对我高兴么?’我们必须受弟兄们、受身体的核对。有时我甚至对弟兄们说,‘请坦白告诉我,对我说实话,你们对我所作的高兴么?我等着要知道你们的感觉。’这是身体甜美的约束。

一般

召会属灵宪章的第六项是一般。我们到别人那里,不坚持任何特别的事物。我们是敞开并一般的。我们就是来在一起交通、讨论、祷告、并寻求主的手;等到我们都赞同主是如何带领我们,我们就往前一步;不然,我们就等候。我们若要实现真实的召会生活,就必须是一般的。

我们说‘一般’,意思就是我们有主耶稣作我们的救主,我们的主,我们的生命和一切。不仅如此,我们对于任何破坏召会的事情都不赞同。这些就是我们所坚持的,此外我们是完全一般的。有人可能相信受浸必须全人浸在水里,他也这样实行,但他不可坚持这事;可能有部分主的儿女不赞同这实行,我们若这样坚持,就会产生不同的意见。

我们可能持守某种作法,因为我们觉得那是对的,但是我们来到召会时,必须是一般的。我们若不是一般的,就会有一些专特的事物;我们就会制造麻烦,成为分门别类的。如果一些弟兄姊妹坚持水浸,别的弟兄姊妹坚持洒水,他们就会打起来;那么,召会生活在哪里?召会生活就了了。我们不可坚持这些事而与主的儿女起争执。我们可能相信洒水就足够了,但我们不坚持。反之,我们以非常一般的态度,很包容的彼此来在一起。这样,别人也会有同样的态度,我们就能跪在主面前祷告:‘主,你带领我们怎样作?’这是实行召会生活正确的路。

有些宝贝、刚强的圣徒非常为着主,他们就是不赞同说方言。他们反对说方言,说这是错误甚至是属魔鬼的。这种态度并不正确,太极端了。我们不该反对说方言,但同样的原则,我们若真正的说方言,就该为着主的怜悯赞美祂。我们可以持守这实行,但我们不该将其带到召会,提倡并坚持这事。如果有人在聚会中说方言,许多宝贝、可爱的弟兄姊妹可能不高兴,所以那个人必须是一般的,不要特别。有人可能说方言却仍然一般的来聚会,没有什么特别的。我们不要制造规条,规定聚会中该不该说方言。让我们向主敞开,彼此要一般而不特别,把这事留给主。如果一些圣徒不赞同说方言,就为着他们的缘故暂时放下说方言。照样,我们对付一切的事都是这样。

我们必须坚持的一件事,乃是主耶稣作我们的一切。我们不能放弃这点。如果有人说话反对主耶稣,我们必须站起来对抗他们的说话,但对于所有别的事,我们必须一般。我们不可在任何一件事上有什么特别。我们可能有一些别的东西,但我们不特别的持守这些。我们若在任何事上太特别,就成了宗派。我们可能带着许多不同的背景和经历来在一起,但我们乃是带着一般的态度,很包容的聚在一起。我们不坚持任何事。如果有人喜欢某种作法,觉得这样作很好,只要这不是违反主自己的,我们就乐意包容的随着他。

然而,要一般而不特别并不容易。甚至我们到主面前,受祂核对,我们里面仍然有些事物是我们所坚持的。我们若坚持反对说方言,我们是错的;我们若坚持说方言,我们也是错的。我们必须彼此非常敞开、一般并客观。我们不走公会的路,就如门诺会、弟兄会、循理会、或任何其他公会等。我们在主面前是一般的、敞开的、客观的。我们乃是作为主在当地的圣徒,来在一起实行身体生活,没有任何外面的规条。不仅如此,我们也放下自己的背景。我到了美国以来,没有坚持任何远东众召会的作法。我们不该把自己的背景带进来。

让我们在聚会的事上完全是一般、敞开并客观的。让我们来在一起,祷告并交通。我们众人,特别是带领的人,需要更多时间来在一起祷告。我们不该照着已往的经历来作事,也不该照着我们的背景或过去的知识来作决定。带领的人应当有更多又活又新、新鲜的祷告,甚至在主面前禁食。然后我们就能让主以全新的方式带领我们往前,不是照着其他事物,乃是照着圣灵每时刻、在每件事上活的、现时的、新鲜并新的引导。这是正确的路。我非常关心带领弟兄们的聚集。我们聚在一起祷告得不够。我们该忘记已往,忘记召会中所有的难处和召会的事务,而花更多时间祷告,甚至禁食,来寻求主,求问说,‘主,你的心意是什么?今天你要我们往前的目的和引导是什么?’这是很活的,需要我们每一位放下并忘记我们的已往。

我们不可把已往的经历、背景、道理、教训和影响带到召会中。我们若这样作,就是分门别类。我们必须非常一般,我们不该感觉自己喜欢某样事物或不喜欢某样事物。我们若喜欢某样事物,可能主不喜欢;我们若不喜欢某样事物,也许主很喜欢。我们要完全向主敞开,并彼此敞开,我们要完全是一般的。我们愿意这样作么?这并不容易。

一位从西方到东方来的弟兄,有一天来见我说,‘我们在西方的基督徒总是弟兄姊妹坐在一起。为什么你们这里要姊妹坐一边,弟兄坐一边?我就是无法赞同这点。’似乎这位弟兄只高兴自己的作法。我们不该把我们的背景带到召会中。我们来到召会中,不该带着自己已往的任何东西,乃要简单的带着一个敞开的灵,包容的心,完全向主敞开,向召会敞开,向主的儿女敞开,好有交通,等候、祷告并寻求主。活的主就会应时的带给我们活的引导。这是正确的路。

我们不可埋怨别人,或要求别人,我们只要核对自己。我们来实行召会,心中有没有坚持什么东西?我们不该说,‘我们赞同这事,却不赞同那事。’反之,我们必须非常敞开并一般,不坚持或推动自己已往或背景中的任何事物。我们爱主,尊敬主,我们爱祂的召会、祂的身体和圣徒。让我们聚在一起,不坚持任何事物。我们是敞开、一般的;我们祷告,与主并与彼此有活的交通;我们让主新鲜活泼的带领我们。我们若这样作,主就会在我们中间走很长的路,许多奇妙的事就会发生,因为我们已经为主铺好一条自由的通路。主就会得着自由,不会受我们约束。

神的话

召会属灵宪章的第七项,也是末了一项,乃是神的话。在许多重要、关键的事上,我们必须受神的话所核对。关于这点现在不需要说太多,因为我们许多人已经知道了。

召会属灵的宪章乃是十字架、基督、圣灵、基督的作头、身体、一般的态度、以及神的话。我们若要实行真实的召会生活,就必须接受这些事,并付诸实行。我们若持守召会属灵宪章这七项,召会就会得着我们的帮助。我们若受这些项目的核对,就会对召会成为积极的帮助。不然,我们对召会生活会成为破坏、拦阻、甚至危险。愿主怜悯我们。

第五章  召会的祷告

读经: 使徒行传二章四十二节,四章二十三至二十四节,二十九至三十一节,十二章五节,十二节。

本章要来看关于召会生活实行中的祷告生活。严格说来,召会中没有外面的宪章;反之,召会该有的乃是祷告的生活。今天基督徒团体实行的方式,与使徒行传所记载召会的情形大有分别。今天人的实行有规则、规条、信条和外面的宪章,但在使徒行传里我们找不到这些东西。召会没有外面的规条与规则,只有在祷告中的召会生活。

祷告是召会存在的起始。第一个地方召会,召会头一个彰显,乃是借着一百二十人祷告十天而产生的。他们没有成文的规条或组织的宪章,他们有的乃是十天的祷告。他们祷告又祷告,直到一天,有事情发生了,不是出于他们,而是从神来的。那就是头一个地方召会的形成。主的身体头一个彰显就是那样出现的。

坚定持续在使徒的教训和交通里,持续擘饼和祷告

早期召会形成以后,就持续在四件事里(徒二42)。第一是使徒的教训。持守使徒的教训就是持守主的教训,因为使徒的教训就是主的教训。门徒必须受教导,使他们在许多方面被变化。我们若读使徒行传头几章,就会看见在早期当召会开始形成时,主身体首次彰显的所有肢体,都被带到一个地步,放下他们的观念、背景和已往的组成,好接受新的东西。他们这样作,乃是借着接受并持守经由使徒所传给他们主的话。没有任何迹象或痕迹显示,他们持守任何已往的东西。在他们的生活,甚至在他们生命内在的方式上,借着圣灵的能力,他们放下自己的方式和已往的一切,来到主的话面前,接受全新的事物。这是坚定持续在使徒的教训里正确的意思。

这样,门徒不只蒙主拯救并赦免;他们真正重生了,他们的重生包括某种程度的变化。他们至少在为人生活的方式上有所变化。在他们行事为人的方式上,他们忘记了已过所有的一切,并放下自己的背景。他们来到主的话,主的教训前,以全新的方式接受一切事。那时,他们不是以理论的方式接受主的话;反之,他们以实际的方式学习主的话。他们没有研究神学,却学习如何跟从主,如何以全新的方式过日常生活,并如何过召会生活。他们重生并变化到一个地步,放下了已往的一切,以全新的方式生活、工作、事奉主并过召会生活。

门徒坚定持续的第二件事乃是使徒的交通。交通是在主的生命和主的灵里共享参与。借这交通,他们实际的在灵和生命里是一。交通是很特别的辞,在希腊文包含带到一里的意思。这样的一只能在那灵里、借着那灵并在神圣的生命里。门徒都学习如何放下自己老旧的为人生活,甚至自己的生命,来凭神圣的生命,主的生命而活,并在圣灵里行事为人。他们受教导,如何凭主作他们的生命而活,并如何在圣灵里行事为人。在这灵里他们实际的被带到一里;这就是真实的交通。

我们读使徒行传头四章或头五章,就能看见门徒真是一,不只在内里的生命里,也在他们外在的生活上。他们实际的有生命里的交通。这与今天许多基督徒的实行不同。许多基督徒来在一起聚会时,他们彼此很客气的打招呼,然后说再见。他们彼此很客气,却不知道彼此的真实情形和光景。这不是真实的交通。真实的交通乃是在那灵里和神圣生命里的一。门徒甚至凡物公用;他们放下自己的生活方式,也放下自己的生命。他们以主耶稣作他们的生命,以圣灵作他们的生活。这样,他们就被带到一个地步,能实际的在日常生活里是一。这是交通的真正意义。交通不是仅仅握握手、打打招呼,乃是被带到在那灵里、在神圣的生命里并在属灵的生活中的一。

门徒坚定持续的第三件事乃是擘饼。这不仅是记念主,更是展览祂、见证祂并见证他们所有的生命。主的桌子不仅是一个记念,也是一个见证。我们这些蒙主拯救、重生,不断凭主活着的人来在一起,就是一个展览,向全宇宙表明,特别是向诸天界里执政的、掌权的、有能的和主治的表明,我们所有的是何种生命,以及我们是怎样活着。我们乃是凭着耶稣作我们的生命而活,我们所有的生命就是主基督自己。祂是我们的生命。祂是活粮,我们天天享受祂。然后我们来在一起记念祂,并向全宇宙作见证。

早期召会生活的第四项,末了的一项,就是祷告的生活。门徒没有武器、宪章,没有属世的智慧或能力;他们所有的是一位活的神,他们把一切事带到这位活神面前;他们把一切的难处带到这位活神面前。这是他们祷告的真正意义。早期的召会生活是祷告的生活。我们若与今天的基督教相比,就会看见有所不同。在今天的基督教里,有许多教训、人的方法、组织、宪章、规条、规则、物质的东西和其他事物,却少有祷告。我们若要实行真实的召会生活,就必须学习如何有实际、得胜、活而新鲜的祷告。不仅如此,我们也要学习如何帮助别人祷告,使召会每一个肢体成为祷告的肢体。 许多时候有人问我,如何使召会的肢体成为尽功用的肢体。我们若期望召会的一个肢体成为尽功用的肢体,我们必须帮助他(或她)学习如何祷告;没有别的路。祷告的肢体就是尽功用的肢体,但如果一个肢体没有祷告的生活,他绝不能成为尽功用的肢体。我们必须学习祷告,也必须学习怎样帮助别人祷告。

我们若要有真实的召会生活,就必须学习如何有祷告的生活,甚至禁食祷告。这些日子我感觉最深的,就是召会中缺少祷告。我几乎愿意放下讲道的时间,而用所有的时间来祷告。我们必须学习祷告,我们也必须学习当召会聚在一起的时候,如何团体的祷告,作为召会生活的一部分。这是今天很要紧且非常需要的事。

领头的人和服事者需要祷告

召会中领头之人—长老、执事或服事者—的服事,首要的乃在于祷告。为着召会的职责,我们必须祷告。所有领头的人必须来在一起祷告。我们自己要祷告已经够难了,要所有领头的人和服事者来在一起祷告就更难了。这事最大的原因是我们没有一。当领头的人来在一起,一个带着他的心思来,一个带着他的想法来,又一个带着他的观念来,其余每一个人都带着自己的主意来。每一个人来,都想要劝服别人,都想要、渴望、希望推动自己觉得重要的事。这就杀死召会生活、杀死领头者的聚会,也扼杀了领头者负责任的路。只要领头负责任的路被扼杀,整个召会生活就了了。所以,我们必须学习永远不带什么东西来加诸于别人。我们必须一直努力不要想去说服别人,乃要简单的有一,并来在一起祷告。弟兄们,让我们忘了自己的意见和想法,来在一起祷告。让主有所突破、进来并向我们说话。

我所说的并不是我不知道的。已过多年来我有许多经历,我能见证那里有一班领头的人认识如何这样祷告,那里的召会就刚强、得胜并活泼。相反的,那里一班领头者完全不认识这种祷告,只知道争论、辩论、争吵、说服别人,那里的召会就是死的召会。在许多死的召会中,许多领头的人非常热心,这是羞耻的。他们为着道理、教训非常热心,但他们太注意道理和教训了。每一个人都以为他是对的,以为他知道的比别人更多。一位弟兄可能看来认识一点属灵的事,但他总是坚持他所知道的。当他与领头人来在一起,他总是知道怎样说服所有的人。然而,他可能不知道如何进到主的面前,并如何与别人一同到主那里接触主,让主有机会说话并有所启示。我说的不过是我已往所见到的。这是今天召会最大的难处。

我劝告甚至恳求召会领头的弟兄们,首先要实行忘记已过所有的事,并来在一起祷告。我们若说我们要实行召会生活,就该祷告,而不是讨论。我们若打开门来仅仅是讨论召会生活,也就打开了门让仇敌进来,并带进许多意见和想法。把门关闭,并把所有意见关在门外最好的路乃是祷告。让我们跪下来,不是说出自己的想法或意见,而是祷告并让主说话。然而,可能很少领头的人这样作。每当我们来在一起的时候,总是有试诱要我们讨论。先是一位弟兄开口说一点话,发表他的想法,然后第二、第三、第四、第五位弟兄也跟着这样作。于是所有的时间都过去了。不仅如此,他们越讨论,就越无法有一样的心思。讨论就是给仇敌开门。

祷告是实行召会生活惟一的路

我们若要学习这样与别人一同祷告,就必须先放下我们的己和我们自己的想法。我们尊崇主,尊敬主并恳求主:‘主阿,我们来到你面前寻求你的心意。我们把自己带到你面前,让你完全有机会说一些话。’我们需要这样祷告。我恨恶任何其他实行召会的路。今天有人说,‘我们在实行新约的召会,’有人甚至试着在外表上照着‘工作的再思’一书实行召会生活。这是错误的。实行召会生活惟一正确的路乃是到主面前去祷告。

我们不是跟随外面的方法,也不是仿傚某一种方法。这是死的。我们必须到主那里祷告,好打开一条新路让祂进来。我们必须为当前的情形祷告,看主会说什么,祂会作什么。我们必须每天祷告,直到我们都有同一的看见,有同样内里的膏油涂抹,并有同样的确信。我们若没有膏油涂抹和确信,就需要再祷告,甚至禁食不睡。这是实行召会生活惟一的路。

甚至说我们是照着使徒行传来实行召会生活,也是错误的。我们不该说,‘这是早期在使徒行传里,使徒们所实行的。今天我们也这样作吧。’这仅仅是以死字句的方式仿傚使徒而已。这没有生命,没有膏油的涂抹,也没有冲击力。反之,我们必须祷告。我们必须在祷告中,把我们当前的光景、我们的需要、以及一切的事带到主那里,并且不断祷告,直到所有领头的人都有同样的膏油涂抹和同样的确信,他们为着我们今天的光景从主有所看见。然后就会有新鲜、膏油和冲击力。主会尊重这件事。

说到这事很容易,但要实行这种祷告却很困难。我们若想要这样祷告,就会发现我们在那里。如果我们只是来在一起讨论事情,每个人都会很活跃;但我们若试着跪下来祷告,几分钟后有人可能开始睡觉。他们就是对这种祷告没有兴趣,他们只是想要知道该作什么。有一个地方,是中国最大的城市之一,人口超过一百万,很有潜力成为主工作的一个大工场。然而,那里的召会多年来没有进步,我们却一直听到关于他们的麻烦和难处的消息。有一天我们受主引导,到那里与他们一同祷告一段时间。那时我才发现他们没有许多难处;他们只有一个难处,就是吵架。每当他们来在一起,只知道彼此吵架。他们甚至在我们面前,为着如何接待我们而吵架。

我发现这个难处后,就题议领头的人和服事者来在一起祷告。他们都同意来,但就我的印象,他们都是预备来争论的。我尽所能的平息争论,我说,‘弟兄姊妹们,让我们跪下来祷告吧。’然而,当我们跪下来时,没有人开始祷告。我不得不开始祷告,但是我祷告之后,却没有人接着祷告。然后我再祷告一次,仍然没有人接下去。当我们起来时,每个人都笑嘻嘻的预备听听我要说什么。这种光景杀死召会。我住在他们那里好几周,直到他们有点得帮助,看见自己的难处在那里。

我希望向你们推荐实行召会最好、最正确并惟一的路,就是要有新鲜的祷告。不是老旧的祷告,想要说服别人,或求主帮助我们说服别人。我们必须放下每个主意或想法,才能这样祷告。忘记这条路,全新的来到主这里祷告,让主进来,让祂说话。我们若没有学习如何以新的方式有团体的祷告,召会绝不能得胜。

一面,我们来实行召会生活之前,必须先读圣经和许多属灵的教训。我们该知道循理会、长老会、浸信会、圣公会、路德会和其他人如何实行召会。我们也该知道书信中所实行,并在‘工作的再思’一书和别的正当书籍中所教导的路。然而,另一方面,为要以又活又得胜的路实行召会生活,我们不可依赖所有这些教训。把这些教训都放在一边,简单的到主那里去,以新而活的方式祷告。这是正确的路。借着仿傚别人来跟从他们,是行不通的。这样作没有生命、冲击力,也不新鲜。我们需要新鲜、新样、冲击力、生命、膏油涂抹、能力和权柄;除了祷告,没有别的路可以得着这些。

不仅如此,我们必须有够多的祷告,透彻的祷告,全新的祷告。我们不该在心思里有一个定规,然后带到主面前,求祂去作。这是错误的祷告。许多时候,人带着一个定规来到主面前,求祂照着他们自己的方法去作。这是行不通的。我们来到主面前,必须像一张白纸,向主说,‘主,我们在这里。你来写在我们身上,把你的意念和你想要作的,印在我们里面。’这需要力量、能力、忍耐,并在灵里受生产之苦。没有更快的路。召会的实行不是快的事。我们必须在灵里为此付代价。

祷告来打属灵的仗

什么时候有一个难处或需要,我们可能宣布全召会来禁食,可能禁食一餐,或一整天。全召会必须到主面前祷告。没有别的路可以解决难处,得着主的引导,把主的子民带进属灵的实际。我能见证这事。许多年来,甚至直到今天(一九六三年),台北召会的长老每周聚集好几次;只有一次是顾到圣徒们的事务,其他都是来祷告,大部分是在清晨。他们来在一起,并没有讨论任何事,就是开始祷告。他们全年每一周好几次都是这样作。

仇敌撒但最害怕召会的一面,就是召会的祷告。慕安得烈(Andrew Murray)弟兄说,什么时候召会跪下来祷告,撒但就颤抖。召会的祷告使撒但颤抖。召会的实行不是仅仅在地上暂时、属人的事。召会的实行是属灵的,非常影响到属灵的世界,这里有一个真正的争战。主清楚告诉我们,祂要建造祂的召会,而阴间的权势不能胜过她。这指明什么时候那里有召会的建造,那里阴间的门就有活动来反对她。我们知道这事,我们也经历过这事。所以,需要有争战的祷告;需要有人祷告来打属灵的仗。

关于祷告实行上的细节

这里我们可以指出一些关于召会的祷告实行上的细节。为了要有祷告的生活,特别是团体的祷告生活,召会的祷告生活,我们必须学习奉献自己。我们若从未将自己奉献给主,就不可能有真实的召会生活。我们若要使祷告成为我们的生活,我们必须先到主面前,告诉祂说,‘主,我在这里,我将全人没有任何保留的奉献、献上给你。’我们必须将全人确实的奉献,然后每一次祷告,就以此为基本的立场,说,‘主,我们在奉献的立场上来祷告。’

第二,我们必须承认我们的罪。我们必须对付我们的罪和良心,使我们的良心没有亏欠、纯洁、美好且正直。我们这样对付时,必须取用主的血。按我自己的经历,每当我来到主面前,我就花许多时间清理我的良心,好使我能祷告。我感觉需要主血的洁净和遮盖。甚至当我与弟兄们祷告时,我祷告说,‘主阿,用你的宝血洁净我们。’然而,在许多地方,与我一同祷告的弟兄们没有这样的实行。有时我会问:‘我是不是最有罪的一个?’约壹一章五至九节说,神就是光,我们若与祂有交通,就行在光中;而我们在光中的结果,就是我们感觉需要取用神儿子之血的洁净。的确,当我们在光中,就是在神的同在中,我们会说,‘主,赦免我,用你的宝血洁净我。’我们需要认罪,对付罪,并对付我们的良心。

第三,我们站住奉献的立场,又承认了我们所有的罪,并对付过我们的良心后,我们的良心就是平安、清澈、透明的。我们必须彻底的学功课,不照着我们所知道、所记得、所愿望、或所想的来祷告,乃是单单照着里面的膏油涂抹来祷告。这对个人祷告和团体祷告同样重要。不仅如此,我们不该顾到句子或文法。我们可以简单的用不完整的句子和语法来祷告。

第四,我们绝不该想要在祷告中改正或说服别人;反之,我们应该是透明的、超越的。我们不该摸着属地的差异,乃是要超越这些。我们在祷告中不该‘坐车’,行驶在这些情形里,反而要‘坐飞机’,飞行在这些之上。我们绝不该在祷告中想要转变、说服或改正别人。这不是真实的祷告,这是行不通的。

使我们所在地的召会成为祷告的召会

我们应当在我们的祷告中,特别是在团体的祷告中,学习并实行这些实际的事。我们需要奉献、认罪并照着里面的膏油涂抹来祷告。我们绝不该想要借着我们的祷告去摸着别人,乃要单单让主直接摸着他们。然后就有新事发生。领头的人特别需要更多祷告,甚至比别人更多,他们必须帮助别人有真实的祷告生活。他们该去帮助一个一个的弟兄有祷告。今天的难处是当我们有释放信息的聚会,就有许多人来;但是祷告聚会却只有三分之一的圣徒来。似乎有人说,‘释放信息我就来,但若是只有祷告,我就留在家里休息。’在一些公会里,可能只有三个人来祷告聚会:牧师、牧师太太和管会堂的。他们要唱诗歌时,牧师领诗,牧师太太就弹琴,管会堂的跟着唱。我看过这样的光景。在一些地方,五个领头人当中只有两个人来祷告聚会,而其他三位都不在。祷告聚会若只有几个人来,那个召会是最弱的。然而,正常的情形是:祷告聚会比其他聚会来的人更多。如果召会有祷告聚会,所有的信徒都来了,那个召会就是最得胜的。那是一个活的召会。我们自己要祷告,也要帮助别人祷告。我们必须使我们所在地的召会,成为一个祷告的召会。要接受这话,并尽力实行。我们这样作,一面会看见困难,但另一面却会看见祝福。

要开始这种祷告并不容易,这有几个原因。一个原因是仇敌绝不会让召会实行这种祷告。所以我们必须忍耐以争战。的确,我们必须祷告。我们若过不去,就该禁食,甚至需要整夜不睡,透彻的祷告。我们若这样祷告,就看见主会多多的进来。我们不该忘记曾有一次,门徒因着一个癫痫鬼的事来问主:‘我们为什么不能赶出那鬼?’主回答说,‘这一类的鬼,若不祷告禁食,它就不出来。’(太十七19、21)

祷告不是简单的事。在这宇宙中不只有物质的世界,也有属灵的世界。邪恶的属灵势力一直在对抗、阻挠、拦阻主的工作。我们必须祷告来应付这局面并争战。我们不能仅仅借着教训道理来建造召会。甚至我们传福音时,也不是仅仅传扬,就能把人带到主面前。我们需要祷告争战,以对抗那壮者的诡计,使主能捆绑那壮者,让他手中所有的灵魂得着释放。这不是单单凭着教训或传扬,惟有借着得胜的祷告才能完成。 愿我们都对这事有深刻印象。这篇信息不是仅仅在课堂上的功课,而是属灵的训练,要我们学习主的道路。我为着这事仰望主,宣告说,为着这事,我的心完全与主站在一起。愿主在这事上感动我们,过于任何其他的事;我们必须到祂面前,为着召会生活的实行而祷告。

第六章  召会的属灵争战

读经:以弗所书六章十至二十节,以西结书三十七章一至十节。

召会神圣的托付

在本章我们要来看召会属灵争战的事。人被造是为着两个目的:在积极一面,是要使人彰显神;在消极一面,是要对付神的仇敌。这是指着神的形像,和神的权柄。在新约,特别在以弗所书这卷与召会最有关的书里,我们看见神的形像和权柄,就是团体彰显神的路,以及团体争战对抗神仇敌的路。几乎所有新约里的教训,都有这两个组成的元素,就是有神的形像,在基督里借着那灵彰显神;以及有权柄,争战并对付神的仇敌。这是神永远计划的两大成分,也是圣经,特别是新约中,全部教训的两大项目。

我们在以弗所书,特别在四章二十二至二十四节看见神的形像,那里告诉我们,要脱去旧人,穿上新人,这新人是在基督里团体的新造,是照着创造者,就是神自己的形像被造的。作新造的召会有神的形像,好借着圣灵在基督里彰显神。然后在以弗所书末了一章,就说到争战、摔跤、属灵的争战,要对付黑暗国度中的邪恶势力,就是对付神的仇敌。我们若是得胜的召会,若把真实的召会生活实化出来,主就会借着我们彰显出来,使我们能有祂真正的形像,并有属天的权柄来打属灵的仗,对付神的仇敌。

召会神圣托付的两方面,就是借着那灵在基督里彰显神,以及对付神的仇敌。本书中信息的目的,不是帮助我们仅仅认识真理、道理或教训,乃是帮助我们实化基督徒真正的生命,就是召会真实的生命,基督身体得胜、团体的生命,好彰显基督并对付神的仇敌。我们必须把基督带给人、展览基督、荣耀基督并在神圣的形像里彰显基督;这是积极的一面。我们也必须争战,对付仇敌,捆绑那壮者,赶出黑暗的势力;这是消极的一面。这是主给召会的神圣托付。我们在这里是为着什么?我们在这里,在积极一面是为着展览基督、彰显基督,在消极一面是为着打属灵的仗以对付神的仇敌。

我们若用这观点再读以弗所书,就会看见整卷书可用这两方面来概述。召会是基督的身体,在神圣的形像里彰显、展览并荣耀基督;召会也从事争战,带进要来的国度,对付神的仇敌,并赶逐黑暗的邪恶势力。

属灵的争战是团体的事

以弗所六章十至二十节是新约中,论到属灵争战最清楚的一段。属灵的争战不是个人的事。我们许多人年轻时从‘天路历程’这本书得着帮助,但这本书的作者本仁约翰(John Bunyan),把属灵争战讲成个人的事。这可能会使人相信以弗所六章里的战士是个别的信徒。实际上,这里的战士乃是团体的战士,就如一章里的身体,二章里的新人、神的家和建造,三章里作基督之奥秘的召会,四章里的身体和新人,五章里作妻子的新妇,全都是团体的。这些都不是个别的人,而是团体的人,就是召会。召会是基督团体的身体,团体的新人,团体的建造,团体的奥秘,团体的妻子,以及团体的战士。所以,属灵的争战不是个别圣徒的事,乃是召会的事。我们若没有召会生活,就失去属灵争战的立场。我们若不在身体生活的实际里,就没有争战的立场;我们已经被打败了。没有召会生活,我们就被击败了,一个被击败的人是不可能对抗仇敌的。

我们与仇敌争战的立场和地位乃是召会,而召会是在基督里,在那灵里,也在诸天之上。一面,只要一个人得救了,他就在基督里,即使他是个失败的基督徒,也是在基督里。然而,他若不在身体生活的实际里,在实际上,并照着经历,他就不在基督里。所以,我们要打属灵的仗,就必须实化召会生活。

我们可以宣告:‘我们不在地上,我们是在诸天之上!’什么时候我们只要有一点属地,我们就失败了。我们需要保守我们属天的立场和地位,但我们必须看见属天的立场是为着团体的身体,不是给个别的肢体。 在今天的军事上,士兵单独作战是不智的。我们要打仗,就必须组成军队。如果没有组成军队,就不可能打仗。在以西结三十七章,那些骸骨得复苏、被点活时,就联结起来。当骸骨死了,死透了,就脱节离散;但骸骨被点活时,就成了肢体,联结起来作活的身体。根据这一章的上下文,这活的身体就是耶和华的家、神的建造、神的居所,也是军队。这身体是建造,也是军队。这是身体生活一幅很好的图画。脱节离散的枯骨能打仗么?这是可笑的。我们必须领悟,无论我们觉得自己多刚强,我们凭自己是不足以争战的。争战乃是身体的事。我们必须建造在一起。我们必须在一里,并和谐一致如同活的身体、活的建造、以及神活的家;然后我们就能成为军队。

我们若从以弗所一章读到六章,就会看见争战是基督身体的事;而身体乃是在基督里、在那灵里并在诸天之上的新造。首先我们必须有身体生活,然后才能有属灵的争战。我们若没有身体生活,就完全不够资格从事争战。我们要争战,就必须在身体生活的实际中。要为美国争战,就必须加入美国军队,绝不能单独上战场。没有人会愚蠢到这样作。他必须先加入军队,受训练、被建立并被编组在军队里。这与基督身体的原则完全一样。为什么属灵的争战是在以弗所末了一章,而不是在第一章,第二章,甚至不是在第五章?这是因为争战乃是身体的事,这身体是在基督里,在那灵里,并在诸天之上的。

属灵的争战是对抗邪恶的属灵势力

我们也必须看见属灵的争战不是对抗血肉之人,而是与属灵的势力,与邪灵争战。这不是一件小事。我仍然记得很清楚,一九二八年倪柝声弟兄召开了一次特会,非常实际并详细的说到属灵的争战。他为此受到仇敌很多攻击。过了一段时间,他告诉我:‘弟兄,我们若要说到属灵的争战,并实际的对付这事,我们至少需要三十位弟兄姊妹日夜为我们祷告;不然就会有许多攻击。’所以,求主用祂的血遮盖我们!邪恶的属灵势力不是仅仅道理或名词。在宇宙中有这样一个邪恶的势力,就是黑暗的国度,邪灵。甚至今天我们可能还没有领悟邪灵多么厉害的作工,来损毁神的国,以阻挠神定旨的完成。这是真实的争战。所以,我们不是与血肉之人争战,乃是与邪灵争战。我们的敌人不是人;我们的敌人乃是黑暗的势力。

在已过的年日里,甚至直到今天,仇敌一直散播謡言,这些謡言多得难以述说。使徒保罗在林后六章八节说到‘恶名美名’。甚至使徒也忍受了许多恶名。恶名就是謡言。我没有时间或心情来细说这些事,但事实上謡言是一个接一个的来攻击我们。什么时候有人在领头,在某种程度上,他就是暴露在攻击之下,仇敌的攻击都在他身上。我们在中国大陆的时候,倪弟兄非常暴露在攻击之下,因为他在领头。我与他很接近,几乎每一天我都看见许多事。早在一九三四年我就被带到这争战里,因为从那时起,我开始分担一点责任,应付这争战。我看见仇敌的诡计、策略和诡诈作为,也看见我们的弟兄如何受到许多攻击。最厉害的攻击乃是謡言。

宇宙中有这样一个实际,就是黑暗的邪恶势力,邪灵,正在对抗、阻挠并破坏主国度和祂见证的权益。我们要怎么办?我们要把那些被仇敌利用散播謡言的人,看作我们的仇敌么?我们若这样作就错了。真正的仇敌不是人,真正的仇敌是在人背后的邪恶势力。人只是被仇敌利用的傀儡而已。我们不该与人争战,我们该与他们背后的邪恶势力争战。与邪恶势力争战的路不是凭肉体,而是凭着灵,在灵里,并借着祷告。我们能对付在人背后作工、争战的仇敌,惟一的路乃是祷告,诉求诸天之上的宝座为最高的权柄。所以,需要有真实、得胜的团体祷告。召会需要来在一起祷告,不是去对付人。我已经学了功课,什么时候有謡言,不要直接去对付謡言。有人散播关于召会的謡言时,我们不该与人谈论,或向人解释什么。我们越解释,就越多謡言出来。我们该单单到主那里,诉诸最高的权柄。我们乃是经过宝座来对付在血肉之人背后的邪恶势力。我们必须学习这件事,实行这件事。

神全副的军装

用真理束腰

以弗所六章里神的神圣军装,大部分的项目是为着保护。首先,我们必须用真理束腰(14上)。这里的真理不是指神话语的道理,因为话与十七节的剑有关。真理是指信实、真诚与实际。我们实行召会生活时,必须真实。我必须对你真实,你也必须对我真实;没有假冒或虚饰。我们若有虚饰和假冒,我们中间就没有真理,就是说,我们不是真实的。有一句谚语说,‘假冒如履冰。’在召会生活中,我们所作和所说的都必须是真实的。不然,我们就不该作或说。我们若爱一位弟兄,就该在实际里爱;我们若不爱这位弟兄,就不该在虚假里爱。假装爱人而没有真实的爱就是虚假的,这使我们失去争战的立场,因为邪灵会攻击我们的良心。邪灵知道我们的所在,我们的所是,以及我们心里所有的是什么。所以,我们必须真实,不只在神面前,也在仇敌面前。然后我们就会有立场能以争战。

十四节说到用真理束腰。束腰就是得着加强。我们若没有真理,反而让召会中的每一件事都是虚假的,我们就没有束腰,那我们就绝不能被加强。战士必须束腰,才能刚强争战。我们若没有真理,却只有虚饰假冒,不说真话,不作真事,我们就完了;我们无法争战。

为要在圣徒中间维持真理、真诚、信实和实际,我们必须真实的作每一件事。我们作任何事,都不可装假。我们必须恨恶装假。今天许多基督徒中间的光景叫我很难过,甚至一些属灵的人也耍政治手腕。他们可能对一位弟兄说话很有礼貌,但一个小时以后,却可能对别人说他坏话。这是政治手腕。我们若要凭神的恩典和怜悯,把召会实化出来,就必须对弟兄们说话真诚、信实。我们可能对一位弟兄说,‘弟兄,在这件事上我不赞同你。我觉得你是错的。’然而,我们必须在灵里说这话,不在肉体里说。如果我们不能在灵里说这话,就应当完全不说;我们不该装假。我们不该告诉一位弟兄说没有错,转过来却向别人说不同的话。这是虚假;这使召会成为虚假而不真实。这样召会就失去争战的立场。

我们若彼此说谎,就已经失败了。你若假装爱我,我又假装对你好,我们就已经被仇敌击败了,这样怎能争战呢?我们必须对圣徒真诚。我们若看见一位弟兄目前不能接受我们的话,或者我们不觉得自己完全在灵里,就不该说什么。不要玩弄政治;不要在主的儿女中间耍政治手腕。当然,我们不该发脾气,我们不该生别人的气,但我们应当真实。

义的胸甲

我们也需要义的胸甲(14下)。我们必须是义的,我们不能不公义。我们若失去我们的义,就会失去属灵争战的立场。比方说,我们若彼此撒谎,我们中间就有了虚假和不义。在召会里,圣徒中间必须维持公义。不然,仇敌会以召会中的不义作为弱点来攻击。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必须对付一切不义的事,好在召会中维持公义。我们若没有义,我们的胸就没有保护;这与良心很有关系。我们需要义作胸甲,来保护我们的良心。我们若没有义作遮盖,我们的良心就会受到攻击。

以和平的福音为鞋

十五节说到以和平福音的稳固根基,当作鞋穿在脚上。这里的福音比作一双鞋。我们行走的时候,就与地接触,有许多事能使我们的脚脏污或受伤。所以,我们需要一双好的鞋来保护我们的脚,不因与地接触而被玷污或受损伤。基督徒的鞋是什么?基督徒的鞋就是福音的传扬。福音是一双很好的鞋,保护基督徒的‘脚’不因属地的接触而被玷污或受损伤。所以,我们需要传福音。我们无论往那里去,都该告诉人我们是基督徒,叫他们要信入基督耶稣这位主。我们若这样作,就会受到保护。我们必须借着传福音扩展出去。这对我们乃是保护。

信的盾牌

信的盾牌销灭那恶者一切火烧的箭(16)。这些箭大多是怀疑。我们该放下一切的怀疑,不只是对神,甚至是对信徒,就是对弟兄姊妹的怀疑,都该放下。仇敌不断射出箭来,使我们怀疑别人。我们若接受这些怀疑的箭,就会与弟兄们有难处。我们必须常常持守信心作我们的保护,抵挡仇敌攻击的箭。

救恩的头盔

救恩的头盔是为着我们的头(17上)。当我们实化召会生活并争战时,我们常常需要祷告,求主遮盖我们的头。主必须用祂宝贵、得胜的血来遮盖我们的头。我们的头需要遮盖,因为头与心思、思想的方式很有关系。透过心思、思想,常常有开口让仇敌进来攻击我们。圣徒若只有几周来在一起,彼此的感觉会很好;但经年累月下来,渐渐的他们中间就会产生疑虑。我们说不出为什么,但圣徒就是没有原因的产生疑虑。这是从仇敌来的攻击,其中一个例子。别的各种思想也是从仇敌来的箭。所以,我们的头需要被遮盖。我们必须祷告主遮盖我们的头、我们的思维、我们的思想、我们的心思;我们需要救恩的头盔。

那灵的剑

除了以上各项,还有两种武器。第一是操练借着那灵接触话(17下)。我们必须祷告着来读经,使主的话对我们成为活的、有能力的、得胜的。我们接受主的话,不该是死的字句,乃是有活的大能。我们就能运用话作为活的剑来攻击仇敌。这是我们进攻的武器。

各样的祷告和祈求

军装最末了的一项是最重要的,这就是祷告(17~19)。这不是仅仅为我们个人的小事祷告。许多很好的圣徒天天祷告,仅仅为着他们很小的事,就如他们的房子和宠物等。我家乡里有一位年长的姊妹常常为她所养的鸡祷告。她祷告求主保守她的鸡以及养鸡的饲料。我们该忘记这一切与我们的家庭和生活有关的事。主告诉我们,我们的父知道我们所需要的一切;反之,我们该为着国度、福音、召会和主的权益祷告。 十七至十八节说,‘借着各样的祷告和祈求,…时时在灵里祷告,并尽力坚持,在这事上警醒,且为众圣徒祈求。’祷告是一般的,祈求是专一的,带着某种目的。十九至二十节继续说,‘也替我祈求,使我在开口的时候,有发表赐给我,好放胆讲明福音的奥秘(我为这福音的奥秘,作了带锁链的大使),使我带着锁链,照我所当讲的,放胆讲说。’十九节的我是指使徒,受差遣者。这里的发表,原文是logos,娄格斯,就是话。我们的发表就是正确表达出来的话。这几节指明我们必须为神的国、神的圣徒、主的福音、以及主的权益祷告。比方说,如果我们看见召会中有某些事,我们不该彼此谈论,好像报告新闻,提供人闲聊的材料。闲聊召会的事务,就是开了门让仇敌进来攻击召会。我们知道召会的事越多,就越需要带到主面前,借着得胜的祷告摸着宝座。这是祷告正确的路。如果我们正确的实化召会生活,我们就会停止所有的闲聊,并在祷告上得胜、鲜活、主动、积极。我们会到主面前祷告,摸着宝座,并把所有难处带到宝座前。

我们想要实行真实的召会生活,但有许多事情牵涉其中。所以我们必须放下闲聊和一般的谈话,在祷告上积极、主动。我们该到主面前,个人祷告,并与两个或更多的人一同祷告。我们必须站在召会的立场、地位,与天上的元首联合,为召会有得胜的祷告。我们若看见一个人有软弱,切不可谈论;若看见一些领头的人有不足或不够格之处,也不可批评;乃要到宝座上的元首那里祷告。然后主会解决难处,或除去难处。

我们不可指着人说,‘那是什么样的领头人?那是什么长老?’我们这样批评时,就破坏召会生活,开了路给仇敌进来攻击召会,并把死亡带进身体里。我们已经被仇敌打败了。我们失去我们的立场,并且大大破坏召会。我们惟一要作的乃是把这事带到元首那里,祷告说,‘主,怜悯我们,怜悯那位弟兄。主,我们把这事交给你,你必须作事。’主会尊重我们的祷告。我们这样祷告,就是那些站在门口关门,不让仇敌进来攻击并破坏身体的人。我们必须简单的到主那里祷告。如果有人与我们有同样的看见,我们该是一,到主那里去祷告。我们的武器就是为我们所看见的那些事,并为主的仆人祷告。

我们必须站住立场,就是在召会中,在基督里,在那灵里,并在诸天界里。不仅如此,我们不是仅仅对付人,而是对付黑暗的邪恶势力,仇敌的国。这是我们真正的敌人。我们也必须记得我们的防卫:用真理束腰,有义的胸甲,穿上福音的鞋,有信的盾牌,并戴上救恩的头盔。我们也必须学习如何以活的方式在灵里、在话上有操练,并且要学习如何祷告祈求。许多时候我们必须用各样的祷告和祈求来祷告。

召会生活是祷告的生活。我特别请求圣徒中间领头的人,要实行真实的祷告生活。领头的弟兄们必须来在一起,常常祷告,更多的祷告。然后他们就会帮助所有圣徒学习过祷告的生活。单单一周来一次召会祷告聚会是不够的。召会必须有祷告的生活,领头的人必须在这祷告的生活上领头。这一切项目就是我们争战所需要的军装。在这些日子,争战不是一件小事。说到神永远的定旨和中心的思想、召会生活、见证、见证的恢复,不是一件小事。这不是仅仅靠讲道或传扬就能成功的。我们必须借着争战,凭着祷告,来实化这些事。

在此我们要学很多功课。主若恩待我们,使我们学会实化身体生活和真正属灵争战的功课,我们就不需要别的教训,这就够了。借此我们会在灵里受主操练、管治、管理并支配。我们自然会学到一切的功课,无须别人来教导并指引我们;我们已经受指引了。这是我们在这末后的日子,在地上,特别在这国家,实化召会生活并使主的见证得着真正恢复惟一的路。这就是为什么我对这些事如此有负担,也是我为什么把这些事留到这些信息的末了。我在等着看从这些功课会产生什么结果。让我们祷告,仰望主使这些信息对我们成为实际,以致我们每一个人都能实化召会生活,为着主的国度实化真正的属灵争战。

barcode

李常受文集/1963/第三册/实行召会生活的基本原则.txt · Last modified: 2016/08/11 00:39 (external ed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