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m of Jesse

Technology is for the Lord

User Tools

Site Tools


李常受文集:1963:第二册:变化为着神的建造

变化为着神的建造

barcode

本段系李常受弟兄于一九六三年六月十一至十三日,在美国加州旧金山特会中所释放的信息集成。

第一章 我们需要在魂里被变化

读经: 帖撒罗尼迦前书五章二十三节,约翰福音三章六节下,罗马书八章一不三节,腓立比书三章二十至二十一节。

在我们基督徒的经历中,我们常常在祷告中并在活泼的享受主时,运用心思而销灭了我们的灵。我们的心思可能使我们停止操练灵。我们需要学习操练我们的灵,不让我们的心思销灭我们的灵。你也许想知道,我们如何不倚靠我们的心思而能祷告。我们能,因为我们里面除了魂以外,还有另一个器官─人的灵。我们到主面前祷告时,需要操练我们的灵,让我们的灵领头,带领我们的心思。我们操练灵时,我们会领悟,灵与心思、情感和意志所组成的魂不同(来四12)。我们向主祷告时,必须操练我们的灵,使我们的灵管理并指引我们的心思。我们必须停下全人,操练我们的灵接触主。这样,我们就会感觉主的同在,并在灵里被那是灵的主所点活。我们只有借着操练我们人的灵,才有可能接触主并接受主。

人有三部分

作为人,我们被造有三部分(帖前五23)。圣经说,人是活的魂(创二7)。每个人都是一个活的魂(徒七14,二七37)。每个人都是一个魂,并且每个人都有外面的身体,这身体连同身体的各种感觉和功用,乃是盛装并彰显魂的器皿。作为活的魂,我们不仅有身体,也有灵。我们能用我们的灵接触、接受并盛装神。身体是器皿,灵是器官,魂是人的所是,是一个活的人位。因此,我们有魂同心思、情感和意志.,我们有身体,用以盛装并彰显魂;我们有灵,用以接受并盛装神。我们乃是由三部分所组成完整的人。神的心意是要我们这完整的人操练我们的意志,定意将神接受到我们灵里。不仅如此,我们将神接受到我们灵里以后,还必须操练我们的意志,借着我们的身体彰显并显明神(腓一20)。我们如此行,就达成我们被造的目的,就是作器皿以盛装神并彰显神。

基督的救恩应用到我们全人

我们是魂,有身体和灵。我们有魂作我们这个人,有灵作接受神的器官,有身体作彰显并显明神的器皿。然而,许多重生的基督徒不知道这事。他们也许只知道他们是罪人,主耶稣为他们的罪死在十字架上;他们相信主耶稣时,神就赦免他们。我们需要领悟,当我们决定接受主耶稣时,我们乃是向祂敞开,操练我们的灵接触祂并接受祂;那时,主这灵就进到我们灵里。在那时刻,我们的灵不仅被点活了,也得着重生(约三6下)。主使拉撒路从死人中复活是一种点活,使他活过来(十一43〜44)。然而,主借着进入我们灵里,不仅点活我们,更是重生我们,意思就是祂借着自己作为那灵,将神的神圣生命分赐到我们灵里。现今祂在我们灵里乃是生命(提后四22,林后三17,约十四6)。因着我们已得着重生,我们在天然的生命之外,还有另一个生命。这生命,就是神的生命,也是基督自己,在我们灵里(西三4,罗八10)。重生是我们重生的灵从灵神出生、生产出来。约翰三章六节证实这事:“从肉体生的,就是肉体;从那灵生的,就是灵。”我们的灵得着重生,有基督自己作生命。 我们得着重生以后,也许会疑惑,究竟我们现今有两个生命或只有一个生命。圣经告诉我们,主耶稣钉在十字架上时,我们也与祂同钉。罗马六章六节说,“知道我们的旧人已经与祂同钉十字架,使罪的身体失效,叫我们不再作罪的奴仆。”这是奇妙的事实,我们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就是与祂一同被治死。然而,我们不仅与祂同钉十字架;主从死人中复活时,我们也与祂一同复活(弗二5〜6)。因此,一面我们的旧生命已经在十字架上结束了,另一面我们已经接受主作我们的生命。第一个生命已经结束,第二个生命已经开始。

因着旧生命已在基督的十字架上被治死,许多信徒就说,现今我们只有一个生命。他们坚持说,他们在相信前只有一个生命,从他们相信的时候起,他们也只有一个生命。他们说,他们从前有的生命,是旧生命,亚当的生命;他们现今有的生命,是新生命,基督的生命。虽然就某种程度说,这是真的,但我们必须领悟,圣经的真理总是有两面。例如,林后五章十七节说,“因此,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旧事已过,看哪,都变成新的了。”加拉太二章二十节说,“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并且我如今在肉身里所活的生命,是我在神儿子的信里,与祂联结所活的,祂是爱我,为我舍了自己。”当然这两节经文完全是真实的。但实际说来,我们的经历如何?我们是新“我”或是旧“我”?虽然我们真正且绝对是在新造里,并且我们的旧人已经在十字架上被治死,但在实行一面,我们却仍然在旧造里。这意思是说,我们必须在旧造里经历新造。我们必须一直认识这两面。

许多时候,既使我们宣告我们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但我们也知道我们还活着。主借着祂的死与复活已经完成了救赎,这是事实。尽管如此,我们晓得我们仍然活着。我们的问题不是在于主所完成的救赎,乃是在于如何将基于主所完成之救赎而有的完备救恩应用在我们身上。罗马五章十节说,“因为我们作仇敌的时候,且借着神儿子的死得与神和好,即已和好,就更要在祂的生命里得救了。”借着基督的死与神和好是完成的事,但在基督的生命里得救是继续不断的事。我们仍然需要应用主的救恩,这救恩是基于主所已经完成的事。就着主所完成的救赎而言,并没有问题,但要应用祂的死,就必须经过一个过程。今天祂正将祂在十字架上所完成的,应用在我们身上。我们想想书版印刷的过程,就能说明主救赎的完成与祂救恩的应用之间的区别。印刷时,必须将要印出的文字转到印刷版上,将版作好。印刷版备妥之后,还必须将印刷版实际的印到纸张上,以产生印好的纸张。借着印刷过程,印刷版上的一切就应用到纸张上。同样的,主借着祂的死与复活,已经在十字架上完成了救赎。但是只有当圣灵来将基督所完成的应用到我们身上,我们才经历祂救恩应用的过程。因此,就着救赎的完成来说,没有问题;但就着主的救恩应用到我们身上来说,我们的确面临问题。

我们知道,主的救赎已经完全成就,但实际上我们接受了多少主救恩的应用?这问题的解答完全与人的三部分有关。

我们已经看见,人是由三部分—灵、魂、体─所组成。主的救恩是为着这三部分的每一部分。然而,当我们看看自己的身体,我们就领悟,虽然我们得救了,也许得救多年,但我们的身体还没有得赎。我们必须看见,我们的身体要到主回来时才会得赎(罗八23)。我们信入主时,主将祂的救恩应用到我们的灵。今天,祂正将祂的救恩应用到我们的魂。当祂回来时,祂要将祂的救恩应用到我们的身体,将我们这卑贱的身体改变形状,使之同形于祂荣耀的身体(腓三20〜21)。因此,今天主的救恩应用在我们身上,只是一部分,不是全部。

基督的救恩应用到我们里面到底有多少?我们接受主耶稣作我们救主的那一刻,祂作为那灵就进到我们灵里,点活并重生我们的灵。借着重生,基督将祂的救恩应用到我们的灵。然后,我们在经历重生以后,还有一段很长的时间,一直延续到我们死了,或主回来的时候。在这段期间,我们经历我们魂和魂的各部分─心思、情感和意志的变化过程。这是我们今天所经过的步骤。最终,基督回来时,祂要将我们卑贱的身体改变形状,使之同形于祂荣耀的身体。这是将基督的救恩应用到我们全人之过程的第三步和最后一步。借这三步—灵重生、魂变化和身体改变形状─主就基于祂所完成的救赎,将祂的救恩完全应用在我们身上。因此,主救恩的应用开始于我们的灵得重生,继续于我们的魂被变化的过程,终结于我们的身体改变形状。

因此,很清楚的,当我们在变化的过程中,实际说来我们有两个生命。我们有第一个生命—老旧、天然的生命—在魂里,和第二个生命—神圣的生命─在我们重生的灵里。我们有神圣的生命在我们灵里,也有人的生命在我们魂里。这意思是说,我们是有两种人格和两种生命的人。事实乃是,只要我们在变化的过程中,我们基督徒乃是有双重人格的人。一面,我们是新人;另一面,我们是旧人。因着我们的双重人格,我们里面每天都经历挣扎。我们能在经历中看见这事。我们很可能祷告说,“阿利路亚!赞美主!主,你何等奇妙!”然后立刻就向我们的孩子发脾气。在每个重生的人里面都有挣扎。这挣扎是新人和旧人之间的挣扎。当我们在变化的过程中,这二者总是彼此挣扎。作为有双重人格的人,我们的需要乃是要在魂里,就是在心思、情感和意志里被变化。

第二章 借着操练灵而变化

问答

问: 你能否说些关于变化的过程?

答: 我们可以用毛毛虫变化成为蝴蝶来说明变化。毛毛虫变成蝴蝶以前,里外都是毛毛虫。然而,到了一个时候,毛毛虫里面的生命元素开始将它变为蝴蝶。毛毛虫刚开始经历这过程时,还没有蝴蝶的形状。然而,毛毛虫越经历变化的过程,它的元素就越减少、消减。一面,毛毛虫有蝴蝶的元素;另一面,它仍然是毛毛虫。换句话说,毛毛虫里面有蝴蝶的元素,但在变化完成以前,牠还没有蝴蝶的形状,只有毛毛虫的形状。因此,里面有一种情形,外面有另一种情形。毛毛虫里面有蝴蝶活的元素,但外面仍然有毛毛虫的形状。毛毛虫在变化的过程中,有两种性质:一种是毛毛虫的性质,另一种是蝴蝶的性质。毛毛虫越变化,蝴蝶的性质越增加,毛毛虫的性质越减少;直到有一天,蝴蝶完全成形,成为长成的蝴蝶。然后美丽的蝴蝶就破茧而出,凌空飞舞。

在这例证中,我们乃是毛毛虫。作为“毛毛虫”,我们里面有一个活的元素,就是神的生命同神的性情。我们信入主耶稣并得着重生时,就接受了这元素。我们里面经历变化时,神圣的生命就在我们里面逐渐增加。在这变化的过程中,我们有两个生命:从外面看,我们有天然的生命;从里面看,我们有神圣的生命。神的心意是我们重生时所接受的神圣生命能增加,而天然的生命,就是我们的“外壳”能减少。因此,保罗在林后四章十六节告诉我们:“我们外面的人虽然在毁坏,我们里面的人却日日在更新。”保罗在这里所提到的更新,事实上乃是神圣的生命在我们里面增加。我们里面神圣生命的增加,就是变化的过程。

问: 在变化的过程中,我们这些“毛毛虫”似乎是无事可作么?

答: 我们在经历变化时,最好不作什么。然而,我们必须晓得我们是怎样的“毛毛虫”。我们的魂不是沉默或安静的,反而是非常活跃的。另一面,我们的灵太被动。因此,我们要留在变化的过程中,就必须否认我们的魂,并操练我们的灵。

问: 就实行来说,我们如何操练我们的灵?

答: 新约一再的教导我们关于操练灵的事(可二8,八12,约十一33,徒十九21,罗一9,八6,十二11,林前十四15,弗六18,提后一6〜7,启一10)。关于操练灵,我们有两个难处。第一个难处是我们没有操练灵的观念,更没有操练灵的异象。第二个难处是第一个难处的结果,就是我们读新约时,几乎不认识有操练灵这样的事。人读经时,总是受自己的观念所影响。我们相当不容易排除我们天然观念的影响。这意思是说,我们很难获得对圣经纯正的认识。我们若有操练灵的异象并注意这事,就会领悟,新约满了操练灵的教训。例如,罗马八章整章都论到人的灵。以弗所书也多方提到人的灵(一17,二22,三5,四23,五18,六18)。这卷书满了论到灵的经节,以致我们若不认识灵这件事,就不能盼望能明白这卷书。总的来说,保罗的书信陈明许多关于人的灵的教训。然而,我们读经时,却没有注意人的灵,反而常留意别的事物。

问: 为了帮助我们进入操练灵的经历,你能说些这事在实行上的应用么?

答: 一面,操练灵非常简单;另一面,操练灵非常复杂。作为重生的人,我们有人的灵和内住在我们人灵里的圣灵。人的灵与圣灵总是一同作工。罗马八章十六节清楚告诉我们,圣灵同我们的灵见证。这二灵不仅一同作工,也联合为一。林前六章十七节清楚说到这事:“但与主联合的,便是与主成为一灵。”按照这节,这二灵成了一灵。我们若问牧师和传道人,罗马八章四节里的“照着灵而行”是什么意思;几乎没有例外的,他们会回答:照着灵而行,就是照着圣灵而行。然而,这思想并不完全正确。照着灵而行,不是仅仅照着圣灵而行;照着灵而行,乃是照着我们那由圣灵内住的灵而行。

这里是复杂的开始。我们许多人没有这个观念:今天圣灵就住在我们的灵里。因此,我们说到照着圣灵而行时,我们有一个观念,以为圣灵在天上,有时以外在的方式,给我们一种想法、灵感或影响。然而,照着圣灵的影响而行,乃是外在的;照着我们人由圣灵内住的灵而行,完全是内在的。这二者之间有很大的区别。那灵即然住在我们的灵里,我们就必须时刻顾到我们里面灵的感觉。今天圣灵在我们灵里的带领,主要不是客观的,乃是主观的。在我们的经历中,今天圣灵不在天上,乃在我们灵里。这意思是说,我们若要照着圣灵而行,就必须照着我们自己的灵而行。我们若要顾到圣灵,就必须顾到我们人的灵,因为圣灵乃是住在我们灵里。这是第一个复杂点。

第二个复杂点,比第一点更复杂。在神的创造里,我们被造为活的魂(创二7)。恐怕甚至到今天,我们中间许多人还不明白这一点。我们不是被造为灵,乃是被造为活的魂。我们的人位,也就是我们的个格,不在我们灵里,乃在我们魂里。我们人乃是魂,有体和灵。我们的身体,如同盛装东西的器皿,不是我们的人位本身,只是盛装我们人位的器皿。我们的个格—我们的人位、所是或魂—不是身体的一部分;反之,我们的个格乃是盛装在我们的身体里,这身体是神为盛装我们的魂而造的。一个人死了,虽然他(也就是他的魂)离开了,但他的身体还在。就这面的意义说,身体如同衣服或遮盖,人能脱下并离开(彼后一14,林后五4)。因此我们应该清楚,我们的身体不是我们的人位本身;身体只是我们的人位居住在其中的器皿。不仅如此,我们的身体是彰显我们魂的器官。我们借着身体彰显我们的个格。我们若离开身体,就成了“赤身”的魂(3),成了没有人能辨识的魂,因为我们的魂,也就是我们自己,是借着我们的身体得着彰显。因此,我们的人位、个格,是我们的魂,而身体是魂的容器,也是魂借以彰显自己的器官。

我们必须照着这相同的原则认识我们的灵,以及魂与灵的关系。人的灵是神所造,作我们最内里的部分,它不是一个人位或人的所是。就灵而言,没有个格这回事。灵纯粹只是我们借以接触神并接受神的器官。我们的胃怎样是我们借以接受食物的器官,不是我们的人位、个格或人格,我们的灵也只是我们借以接受并盛装神的器官。

我们是活的魂,神造我们有自由的意志。我们有自由可以拣选神,或拣选撒但。神的心意和愿望是祂要进到我们里面,充满我们,并占有我们全人。然而,我们是否同意神,并且真正让祂的愿望得满足,并不是神的事,乃是我们的事。在这事上,神信托我们。既使我们拒绝神,祂也无话可说;祂给我们造了自由的意志,我们凭此可自行作决定。这就如同祂对我们说,“你若不喜欢我作你的神,你就拒绝我;你若喜欢我,就拣选我并接受我。”神的心意是要我们运用我们的自由意志,拣选、接触并接受神到我们灵里。我们一运用灵接受神,我们的灵就被神充满.,我们的灵一被神充满,我们就需要将我们在灵里从神所接受的,借着我们的身体彰显出来。然而,这一切都是借着我们操练我们魂里意志的部分而得以完成。只有借着操练我们的意志,我们才能操练灵接受神并被祂充满。不仅如此,只有借着操练我们的意志,我们才使用我们身体的一切官能,彰显我们在灵里从神所接受的。神渴望我们这些活的魂运用我们的意志,用我们的灵接触、接受并盛装神,然后运用我们的意志,借着我们的身体彰显我们的灵从神所接受的。我们若是这样的人,就要成为被神充满而每时每刻彰显神的人。

现在我们来到第三个操练灵的复杂点。我们这些活的魂操练我们的意志,将神接受到灵里,并在灵里被祂充满时,神就以基督为生命重生我们的灵。神不仅进到我们里面,并且祂进到我们里面以后,就以基督作生命重生我们。这重生乃是我们属灵的出生。许多基督徒不知道他们灵里曾有过“出生”这件事(约一12〜13,三6下)。我们在前一章看过,这出生与我们被神点活不同。神进到我们灵里,不仅点活我们的灵,也使我们的灵重生。重生乃是一种用生命进行的重修、再制或改造。神用基督这生命重生我们的灵。我们重生以前,我们的灵只是器官。然而,从我们得着重生,从神圣的生命进到我们灵里的时候起,我们灵里就有了一个人位。约翰三章六节下半说,“从那灵生的,就是灵。”这节的意思是,凡从那灵生的,就是灵。重生乃是出生。从我们在灵里蒙基督这生命重生时起,我们灵里就有了另一个人位。

随着这个新的人位,我们有了新的个格和新的生命。因此,神要我们弃绝原有的生命,并要我们否认己(太十六24)。我们否认旧生命,是基于我们的旧生命—我们的旧人,己—已经被基督钉在十字架上(罗六6)。虽然我们的旧生命已经钉死,并且必须弃绝,但魂的功能—心思、情感、意志的功能,仍然存在。这些功能存在,不是要给魂生命使用,乃是要给灵里的生命使用;不是要给第一个人—旧人—使用,乃是要给第二个人—新人—使用。魂生命已经钉了十字架;因此,我们需要否认并弃绝它。然而,魂的功能还继续尽功用─不是魂生命使其有生命,乃是灵里的神圣生命使其有生命。

虽然这事非常复杂,也很难理解,但实行起来却很容易,正如人的生命很难理解,活着却很容易。实行活在灵里的路,就是一直拒绝并否认天然的心思、情感、意志,因为这些代表我们的魂和天然的生命。照着灵而活惟一的路,乃是不断否认魂生命,并操练我们最内里的部分,就是我们的灵。我们操练灵时,就自动照着灵生活。然而,仅仅操练我们的灵还不够;我们也必须否认我们天然的心思、情感和意志。借着操练我们的灵并否认魂生命,我们的灵就支配我们这个人。换句话说,我们的心思、情感和意志就受我们的灵支配,并在灵的支配下运行。只有我们操练灵并拒绝天然的心思、情感和意志时,我们的灵才支配我们的魂,魂的功用才受灵的支配。

我们的魂受我们的灵支配时,我们的心思、情感和意志就得更新,甚至变化成为基督的形像(十二2,林后三3)。当我们的魂有了变化,每逢我们思想、喜爱或拣选时,就彰显基督。当我们拒绝天然的心思、情感和意志,并操练灵时,我们的灵就管理心思、情感和意志,我们的魂就被圣灵更新并占有。这就是魂变化成为基督的形像。

问: 很显然的,我们多数人的魂都比灵强。是不是这样?

答: 是的,的确是这样。人堕落以后,人的魂变得很活跃,而他的灵变得死沉,也就是被动且不活跃。未重生、未变化的堕落之人,他们的魂太活跃,而灵太被动。因着我们的灵死了,主就需要重生我们,以祂自己为生命点活并借此加强我们的灵。我们一旦得着重生,就必须学习如何与主合作,拒绝我们异常活跃的魂,并操练我们重生的灵。我们这样作,我们过于活跃的魂就会被征服,我们的灵也会得着加强。属灵成熟的人,乃是魂被大大征服,而灵大得加强的人。成熟信徒里面的灵原先受魂的支配,如今却征服魂。

问: 我们如何知道我们的行动是出于魂或出于灵?

答: 我们一有天然的思想,就应当否认。这就是否认我们天然的心思。我们不该随从天然的思想,必须一直回到内里灵的感觉。我们越操练灵,就越认识真实的光景。我们若操练灵,就自动会有灵的内里感觉,而不需要操练心思。操练灵是我们将心思,因而将全魂,都带到灵的支配之下实行的路。

今天基督徒决定一件事和采取行动的普遍方法,是再三考量。因着采取这种方式,大多数基督徒忘记顾到他们的灵和灵的内里感觉。他们也许偶尔有灵的内里感觉。然而,这样的感觉不是经常的,更不是习惯的。我们需要操练灵,直到成为习惯。

问: 假定我不是成熟的基督徒,有一天我发了脾气。正当那时,主也许使我清楚,我不该发脾气,反该操练我的意志接触祂。然而,在我发脾气的当儿,我发觉很难承认自己错了,要接触神就更困难了。既使我仰望主,极力要转向祂,但要真正的转,实在太难了。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如何转向主?

答: 你正在发脾气时,必须仰望主。你若借着仰望祂而转向祂,那是太好了。然而,你若似乎无法转向祂,那意思是你需要更多操练回到你的灵里。不成熟的基督徒乃是不知道如何操练灵的基督徒。这样的基督徒也许知道应该信靠主,仰望主,并赞美祂,但他若缺少成熟,就不会知道该如何操练灵。成熟的基督徒乃是一个不仅知道如何操练灵,并且也习于操练灵,就是有操练灵之习惯的基督徒。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操练灵

圣经中的教训非常清楚,但我们就是没有看见。罗马八章四节清楚说到照着灵而行。然而,许多人作了多年基督徒,仍不懂得照着灵而行是什么意思。许多基督徒甚至不知道他们有灵。在道理上他们也许知道有圣灵这回事,但既使是对于圣灵,他们也误解了。照着灵而行,就是随从我们人那为圣灵所内住的灵,并一直顾到我们人的灵内里的感觉。

让我举例说明。我在尽职时,不随从我的思想。反之,我操练灵,随从我灵里的内里感觉。虽然我说话时,也许有许多思想能发表,但我不注意这些思想。作为一个尽职超过三十年的人,我有许多思想和教训能讲说。然而,我必须不照着那些思想和教训尽职,我必须不供应出于心思的事物;我必须供应出于灵的事物。我必须忘记我的思想、心思、知识、道理和教训,简单的操练随从灵里的内里感觉。我灵里所感觉的,就是我必须供应的。

操练灵是简单的。我们一次一次操练随从内里的感觉,这会成为我们的习惯。这样,脾气的试诱临到时,我们就容易操练灵。然而,我们若不实行操练灵,试诱来时,我们就很难操练灵。这可用以下的方式举例说明。对经常开车的人,开车是非常容易的事。但对从不开车或不常开车的人,开车似乎是难事。没有经验的驾驶不该抱怨教练的指导是错误的,他应该领悟他只需要更多的练习。我们若相信论到操练灵的教导,并练习随从灵,操练灵就会成为我们的习惯。

问: 若我们必须核对自己是在灵里或在魂里,似乎我们不会经历多少自由。对不对?

答: 事实上,并非如此。在灵里有真正的自由。我们不需要核对自己在灵里或在魂里。对那些老练的人,在灵里是自然而然的,如同开车对有经验的驾驶是自然而然的一样。我们的需要乃是练习。

问: 那么我们如何练习操练灵?

答: 练习操练灵的关键,就是去操练灵。刚开始练习时,我们天然的心思、情感和意志会来揽扰我们。它们搅扰时,我们必须拒绝。我们甚至必须告诉我们的心思: “心思阿,我不在意你。我只在意我的灵。”我们这样练习,我们的灵就会变得刚强,我们会发现比较容易随从灵里的内里感觉。惟一的路乃是练习。对你,开车也许容易,但是对我,开车不容易。要熟练开车,最好的路就是练习。学习开车如何需要练习,我们操练灵也是如此。你若练习操练灵,就会习惯操练灵。

问: 我们若操练自由意志接触主,那个自由意志是天然的自由意志,还是受灵支配的自由意志?

答: 我们知道三件事。第一,从罗马六章六节我们知道,我们的魂生命,就是旧人,已经在十字架上被治死;从马太十六章二十四节我们知道,我们必须否认我们的己,就是我们的魂生命。第二,我们清楚,在那些经历了罗马六章六节的人里面,魂—心思、情感和意志—的官能(或功用)仍然存在。第三,我们知道,我们的灵已因基督这生命得着重生。就这三个事实来考量,我们面临一个问题:谁活着?是我们活着,或者不是我们活着?我们的旧人已经钉十字架,但我们魂的官能仍然存留。一面,我们的魂生命已经被治死。另一面,我们一直说,魂必须服从灵,这含示魂仍然存留。

我们从重生时起,就有另一个人位在我们灵里。我们需要凭灵里的人位活着,使这人位征服旧人位,就是我们的魂生命。圣经说,我们的确已经死了(西三3);然而,我们仍然有我们的个格。一面,我们已经钉十字架;另一面,我们仍然活着(加二20)。我们仍然活着,并且有个格,这证明虽然我们魂的生命已经钉十字架,我们魂的功用仍然在我们身上。因此,主将祂的十字架应用到我们的魂生命,意思不是我们不再是人,或没有魂了。反之,这意思乃是,我们曾经凭我们的魂活着,但现今我们凭我们重生的灵活着,我们的魂受我们的灵支配。我们需要借着操练我们意志的官能拣选基督,而练习与我们的灵合作。这样,我们重生的灵就会在实行上征服我们的魂。

第三章 变化为活石,为着召会作神的建造

读经: 马太福音十六章十六节,十八节,二十四至二十六节,彼得前书二章二至六节,哥林多前书十二章十二节,启示录二十一章十八至一不一节,哥林多前书三章十二节。

祷告: 主,我们赞美你,因为你是那活的一位,并且你的话是活的话。我们赞美你,我们能借着你活的话接触你这活的灵。主,我们感谢你,我们的灵已被点活。现今我们也是活的,能在我们重生的灵里接触你。我们祷告,在这篇信息里我们能有活的交通。我们仰望你赐给我们你的悟性,并赐给我们正确的发表来表达你。主阿,我们仰望你,将你自己向我们开启。主,使我们向你自己敞开,使我们向你有完全敞开的灵、心和心思。主,为着这样一个职事,赐给我们所需的怜悯和恩典。在发表和悟性上,向我们启示你的自己和你的身体,使我们认识你心思里所想的。但愿我们有你的心思,好使我们天天更多被变化。主,我们再将自己交在你手中。我们对自己没有任何信心,我们凡事信靠你。主,遮盖我们。我们知道你是得着高举的主,我们作为你的肢体,与你联合为一。我们取用你的同在和祝福。我们感谢你,你对我们何亲何近。我们能每时每刻经历你并接触你。甚至此时此刻,我们也感觉你的同在。我们在你宝贵的名里祷告。

马太十六章里三件相关的事

首先让我们读马太十六章十六节:“西门彼得回答说,你是基督,是活神的儿子。”彼得在此认出主是基督,是活神的儿子。这意思是说,在此之前彼得还没有得着启示,看见主耶稣是基督,是活神的儿子。彼得的宣告启示基督的两方面。“基督”这名称指主耶稣的使命和工作;“活神的儿子”这名称指主的身位。“活神的儿子”告诉我们基督是谁,“基督”指祂的使命。论到主的生命和身位,祂乃是神的儿子;论到主的使命,祂乃是基督,就是为着神的工作,为神所膏的那一位。“基督”这辞是“受膏者”的意思。主受膏,因为祂受托有神的使命,要完成神永远的定旨。我们若要对主有完全的认识,就必须像彼得一样,认识祂这两方面。

彼得得着这启示之后,主立刻对他说,“我还告诉你,你是彼得。”(18上)“彼得”这名原文的意思是“石头”。因此,主实际上是对彼得说,“你是石头。”然后主耶稣继续说,“我要把我的召会建造在这磐石上,阴间的门不能胜过她。”(18下)请注意,彼得认出主是基督,是活神的儿子之后,主直接告诉彼得,他是石头,并且主要将祂的召会建造在祂自己这磐石上。主自己作为基督和神的儿子,乃是磐石,是召会要建造在其上的根基。彼得是用作建造召会材料的石头之一。我们这些信徒就像彼得一样,也是石头。因此,这些经节所含示的思想乃是:我们若认识主耶稣是基督,是活神的儿子,我们就要成为主建造召会的石头。

在启示了基督是磐石,以及信徒是神建造的石头之后,隔了几节,主耶稣告诉祂的门徒:“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否认己,背起他的十字架,并跟从我。”(24)一个人背起他的十字架,意思是承担他的十字架。二十五节继续说,“因为凡要救自己魂生命的,必丧失魂生命;凡为我丧失自己魂生命的,必得着魂生命。”这节经文开头的“因为”这辞,指明二十五节是前一节经文的说明或解释。有些译本将“魂生命”译为“生命”。然而,这里所用的原文是“朴宿克”(psuche),意思是“魂”。因此,这辞更正确的翻译是“魂生命”。在二十六节,主继续这条线:“人若赚得全世界,却赔上自己的魂生命,有什么益处?人还能拿什么换自己的魂生命?”你若赚得全世界,却丧失你的魂,有什么益处?请注意,二十四节告诉我们要否认己,然后下一节告诉我们,要为主丧失魂生命。因此,很清楚的,二十四节的己就是二十五节的魂生命。我们不该救我们的魂生命。反之,因着魂生命乃是己,我们必须否认并丧失它。

我们需要清楚马太十六章这段经文里所提的三件事,并清楚它们如何相关。首先,我们需要充分的认识主耶稣。我们必须认识,就着祂的生命,祂是活神的儿子;就着祂的使命和工作,祂是神的受膏者基督。第二,我们充分认识主,就能实化召会的建造和召会生活的事。第三,我们若要实化召会生活,就必须走否认己、丧失魂生命、背十字架并跟从主耶稣的路。我再重述,首先我们必须充分认识基督,才能实化召会的建造。然后,我们若要实化召会的建造,并过召会生活,就必须一直将基督的十字架应用于我们的魂生命,就是我们的己,并且跟从祂。跟从主的路,乃是照着灵而行(罗八4),因为在复活里,主是那灵,就在我们灵里(林后三17,提后四22)。因此,我们若要跟从主,就必须认识如何在灵里行事为人、生活并行事。

在前两章里,我们看过否认己以及在灵里行事为人。这样生活的结果,以及这样行事为人的目标,乃是召会生活。否认己、背十字架并照着调和的灵行事为人的生活,会把我们带到一个目标、目的地。那目标、目的地,就是召会生活。你越跟从主,就越渴慕与别的圣徒交通;你越否认己,就越爱弟兄们;你越背十字架,就越想要在召会里。这是属灵的律。你若爱主,就会爱别的圣徒。今天早晨你若向主有很活的祷告,在一天当中你会想办法接触弟兄们。什么时候你遇见主,主就会使你转向弟兄们。

一个人真正享受个人与主的关系,却孤立自己,脱离别的信徒,这是不可能的。你若说早晨遇见主,却在一天之中不寻找弟兄们,那指明你早晨没有真正遇见主。这属灵的律与自然界里地心引力的律一样真实且不变。要确实的知道,我们若遇见主,就必定会寻找弟兄们。我们在约翰二十章看见这事;那里说到马利亚在主复活那天清早遇见主。无疑的,那必定是宝贵且美妙的时间。但是主接着告诉她:“你往我弟兄那里去。”(17)在这里,主似乎是对马利亚说,“你不能独自享受我;你必须与我的弟兄们来在一起交通。”你若否认己,就必定尊重并尊荣所有的信徒。的确,你越否认己,就越认识信徒们是何等可亲、可贵。你越背十字架,对召会生活就越有渴慕与饥渴。有一次我遇见几位弟兄,他们是这么爱召会生活,以致他们问我,他们是否可以搬到召会的会所里住。他们的渴慕证明他们必定是背十字架的人。你若对基督有活的认识,祂必定使你转向召会。

你若要实化真正的召会生活,就需要弃绝己、背十字架并在调和的灵里跟从主。反过来说,你若否认己、背十字架并在调和的灵里跟从主,你必定会在召会生活里。你若走这条路,就必定无法向圣徒独立,也无法单独。你也许个人经历主,但你无法单独。反之,你会在召会里寻找交通。

活石为着神的建造

在马太十六章,主告诉彼得,他是为着神建造的石头。彼得在他的头一封书信里写到这事:“像才生的婴孩一样,切慕那纯净的话奶,叫你们靠此长大,以致得救。”(彼前二2)这节经文告诉我们,我们必须得着新生,也就是必须重生(一23)。借着重生,我们成为在基督里才生的婴孩,切慕那纯净的话奶。话是属灵的奶;按照二章二节,我们需要成为才生的婴孩,切慕那纯净的话奶。然后彼得继续写道:“你们若尝过主是美善的。”(3)我们重生以后,我们能说,我们尝过主是美善的。然后彼得引进一些非常特别的说法:“你们来到祂这为人所弃绝,却为神所拣选所宝贵的活石跟前。”(4)首先,我们必须重生,成为才生的婴孩。第二,我们尝过主是美善的。第三,现今我们必须来到主跟前接触祂这活石。第四,彼得在五节告诉我们,我们自己是“活石”。第五,我们作为活石,“被建造”在一起。第六,我们被建造成为属灵的殿—召会。第七,这属灵的殿乃是圣别的祭司体系。殿不是单个的祭司,乃是祭司体系—由一些材料所组成的建造实体。因此,活石被建造成为属灵的殿给神居住,并建造成为活的祭司团事奉主。

经历真实的召会生活

林前十二章十二节说,“就如身体是一个,却有许多肢体,而且身体上一切的肢体虽多,仍是一个身体,基督也是这样。”保罗写这节经文,开始于人的身体是一个,然后结束于令人印象深刻的辞句:“基督也是这样。”“基督”是指团体的基督,由作为元首的基督自己,以及作为祂身体的召会所组成(一切信徒是这身体的肢体)。因着基督的信徒在生机上与祂联结,被祂的生命和元素所构成,他们就成为祂的身体彰显祂。因此,基督不仅是头,也是身体(参西三10〜11)。正如我们的肉身有许多肢体,却是一个身体,这位基督也是这样。

真正的召会不是基督徒在其中聚集敬拜神的建筑物,也不仅仅是一班信徒。严格说来,召会乃是基督自己与我们调和,借着我们并在我们中间得着实化、经历、展览并彰显。我们在亚当老旧、天然的生命里聚集在一起时,我们没有召会。我们在己里聚集在一起时,我们也没有召会,只有宗教社团。宗教社团不是召会,召会乃是基督自己。我们众人来在一起,满了基督时,基督就得着彰显、高举,并被众人彼此分享。这才是召会。

基督徒的聚会,召会的聚会,乃是展览。在世界上,展览乃是公开展示物品和产品。在召会里,我们需要展览,但不是展览各种物品,乃是展览基督自己。我们来在一起时,各人必须带着基督的一些方面来展览。我也许来展览基督是我的恒忍,分享见证说,虽然邻舍恶待我,我却如何享受基督。一位姊妹也许来聚会分享她虽然受了很多苦,里面却有安息,因为她经历基督是她的安慰。一位弟兄也许带着他对基督作能力和权柄的赞赏而来,另一位弟兄也许带着他对基督作智慧的享受而来。各人都展览他那一分基督时,我们就得着深刻的印象,不是这些说话的人,乃是基督自己实化并彰显出来。我们在众肢体身上感受到基督。我们在一位圣徒身上感受到基督是恒忍和安慰,在另一位圣徒身上感受到基督是能力和权柄,又在另一位圣徒身上感受到基督是智慧。召会生活乃是我们实化、经历并展览基督的地方。

基督的身体乃是基督自己。我们活在基督里并凭基督而活时,就在召会生活里。我们越活在主里面,就越渴慕在召会生活里。我们若真实享受主,就无法一天过一天独自在房间里与主同在,而不与别的基督徒聚在一起。或许我们不喜欢弟兄姊妹,认为他们奇特并令人厌烦。然而,当我们遇见主时,圣徒们虽然也许奇特,但对我们而言却很宝贵。我们会爱他们,并且渴慕与他们在一起。当我们不在主里时,我们连一天都无法忍受别的信徒。然而,当我们遇见主时,我们就觉得越奇特的弟兄越显得甜美。我们爱他们,甚至享受被他们搅扰。我们许多人都有过这样的经历。

真实的召会生活是什么?真实的召会生活乃是基督自己。我们需要像彼得那样,认识主是基督,是活神的儿子,在这一位里面有生命(约一4)。我们若认识祂是活神的儿子,就要实化祂这生命,而成为活的。我们成为活的,就成为才生的婴孩,切慕吃基督,并从基督这属灵的奶得着馁养。我们越有分于基督,就越接触祂这活的一位,并且越成为活石,被建造成为属灵的殿和圣别的祭司体系。

变化为着建造

马太十六章,彼前二章,和林前三章含示变化这件事。这些经文告诉我们,我们是石头。我们原是用尘土造的,因此是泥块(创二7)。然而,我们这些蒙“石头”生命重生的人,乃是在变化成为“石头”过程中的泥块。即然我们至少有一部分已经被变化,我们就有盼望,从一块泥完全变化成为石头,而成为召会建造的材料。召会是用石头,不是用泥建造的。你若是泥块,就与召会的建造无关,因为在召会里没有泥。

在圣经中有两个建造。第一个是用泥烧的甎所建造的巴别塔和巴别城(创十一3〜4),第二个建造是用金、珍珠、宝石所建造的新耶路撒冷(启二一18〜21)。林前三章说到金、银和宝石(12上)。建造召会所用的这三种东西,与新耶路撒冷变化过的材料相符。林前三章也说到木、草、禾稭(12下)。这三种东西分别表征天然人的性情,堕落之人(属肉体之人)的性情,以及出自属地源头的工作与生活。原则上,这些东西与表征亚当生命(魂生命)的泥相符。在新耶路撒冷里没有尘土或泥。我们若仍是泥块,就与召会生活无分无关。我们必须从泥块变化成为石头,使我们能与别人建造在一起,成为召会。 我们在天然的生命里是泥块,这意思是我们乃是亚当,因为亚当是泥作的人。就这面意义说,我们的名字都叫亚当,因为我们都是亚当的一部分。因着亚当是泥块,我们是他的后裔,所以我们也都是泥块。泥表征亚当的生命,石头表征基督的生命。基督是磐石,我们是石头,就是小磐石。作为石头,我们乃是出自基督,有基督的生命和性情。因此,我们不再称为“亚当”,乃称为“基督徒”。基督徒乃是基督人。在我们的旧生命里,我们是亚当;然而,在我们的新生命里,我们是基督。在我们的旧性情里,我们是泥块;然而,在我们的新性情里我们是石块。就里面说,我们是石头;然而就外面说,我们仍有许多泥土。换句话说,在属灵的生命里我们是基督;然而,在天然、属魂的生命里,我们仍然是亚当。为这缘故,我们正在经过从亚当成为基督,从泥土成为石头的变化过程中。我们越变化成为石头,就越在召会中。我们越变化为属灵的石头,就越有召会生活。反过来说,我们这些泥块越留在老旧的生命里,就越少有召会生活。虽然我们都得救了,若是我们留在作为泥块的老旧性情里,我们全人就只有一小部分—我们重生的灵—是石头,大部分仍然是泥土。我们都需要变化成为活石,使神属灵的殿得着建造。

barcode

李常受文集/1963/第二册/变化为着神的建造.txt · Last modified: 2016/08/11 00:38 (external ed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