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m of Jesse

Technology is for the Lord

User Tools

Site Tools


李常受文集:1965:第二册:召会的立场与召会的聚会

Table of Contents

召会的立场与召会的聚会

barcode

本书系李常受弟兄于一九六五年夏季训练,在美国加州洛杉矶所释放的信息整合。该次夏季训练的主题为内里生命与召会生活。与本书信息同时释放的,还有关于生命之长大与生命之功用的信息,另刊于‘基督是召会的内容,召会是基督的彰显’与‘享受基督’等书。

第一章 召会的立场

读经:以弗所书四章四至六节,使徒行传八章一节,十三章一节,启示录一章十一节,二章一节,哥林多前书一章二节,罗马书一章七节。

许多重要的事都与召会生活有关,但为着我们的实行和经历,首要的有两项,就是召会的内容和召会的立场。召会的内容是基督,不是仅仅在教训或道理上,乃是在实行、实际和经历上。基督作召会的生命、内容和一切,乃是召会生活基本、主要且首要的一面。我们所实行的不是徒然的,不是照着一种形式或某种教训。我们所实行的生活,乃是以基督为其生命、内容和一切。召会的生活,召会生活的实行,乃是以基督作一切的生活。

召会生活的第二要点,乃是召会的立场。要建造房子,有两项是最重要的:材料和场地。人建造房子,首先必须决定用什么材料建造。他可以用水泥、石头、木头、泥砖甚至黄金来建造。第二,他必须决定在什么地方,在什么立场上建造,或在山上,或在河边,或在平原。为着召会的建造,作生命的基督乃是材料、内容。那么,我们该在什么地方,什么立场上过召会生活?我们正在建造召会作神的家,就是神的殿,所以我们必须在哪里建造?我们能在巴比伦、埃及、叙利亚或其他地方建殿么?

照着圣经的启示,召会的立场是非常重要的;在旧约关于召会的预表里,特别是如此。在旧约里,没有人敢在自己拣选的地方建殿。只有一个地方,就是神所拣选、命定的地方。一千年之久,没有一个以色列人敢在任何自己喜欢的地方建殿,因为所有犹太人都知道,只有在一个地方,一个场地建殿才是合法而正当的。在任何别的地方建殿,无论是那一种殿,都是不合法的。那是不正当的,因为不在正确的立场上。我们必须对这事非常清楚。

召会的根基与召会的立场之间的不同

在我基督徒生活至少头八年或十年间,我不认识召会的立场是什么。在基督教的书籍和信息里,我从未看过这辞。‘召会立场’一辞,是倪柝声弟兄在一九三七年首先使用的。那时以前,这事并不十分清楚,这辞也没有人使用。我盼望我们都对‘立场’这辞非常清楚。我们使用这辞,与‘根基’一辞的意思是不同的。根基是建筑物结构的基本部分。然而,立场不是结构的一部分,而是根基立在其上的那个地方,那块地,那个场地,那个立足点。我们可以在某个场地或地段奠立根基而盖造一栋房子,也可以在另一个地段,用同样的根基盖造同样的房子。例如,这栋房子的地址是一一○一号,但这房子也可以盖在一一○三号。‘立场’一辞,是指我们在其上建造的地段、场地。地段就是场地,在这场地我们奠立根基,然后在根基上盖造房子。这就是我们所说‘召会立场’的意义。

例如,在洛杉矶这个大都市,有一个大团体称为天主教。天主教声称是建造在基督这根基上。另一个团体称为长老会,也同样声称是建造在基督这根基上。照样,浸信会、美以美会和圣公会都这样声称,说基督是他们的房角石和根基。而基督的教会和拿撒勒会,也是这样。没有一个所谓基督徒的教会,不声称基督是他们的根基。他们全都以基督作他们的根基,但他们却忽略了召会正确的立场。

天主教声称是建造在基督这根基上,但这建造是在特别的立场上,就是在罗马天主教的立场上。长老会也声称是以基督作根基来建造,但这建造乃是在长老治会的立场上。同样,南浸信会声称是建造在基督这根基上,却是建造在浸礼的立场上;正如路德会是建造在路德的立场上。这些所谓的教会都有相同的根基,就是基督,然而,却都建造在不同的立场上。引起难处的就是这些立场。如果罗马天主教愿意放弃罗马天主教的立场,长老会愿意放弃长老治会的立场,南浸信会愿意放弃浸礼的立场,至终他们自然都会成为一。那时就没有分裂了。如果我们除去各公会所有不同的名字和不同的立场,剩下的就单单是在洛杉矶的召会,同着基督与所有圣徒,而没有分裂或公会。我们中间就没有分隔的线,只有一种圣徒同一位基督,形成在洛杉矶惟一的召会,组成在一起,建造在基督这根基上,并站立在洛杉矶地方召会这地方的立场上。

所有职事在正确的立场上建造召会

我们可以用哥林多这城市为例。保罗到哥林多去传福音,并作主的工,但保罗没有设立一个以基督为根基的保罗召会。亚波罗也去到那里,他也没有设立一个以基督为根基,以亚波罗为立场的召会。同样,彼得也没有以基督为根基,以彼得为立场,来设立一个彼得召会。在哥林多,没有一个保罗召会、彼得召会或亚波罗召会。保罗到哥林多去传福音,带许多人归主,就以基督为根基,在哥林多这地方立场上,设立了一个召会。保罗在那里设立了一个地方召会;当亚波罗到哥林多时,他没有设立另一个召会,他只是带更多人归主,把他们建造在同一立场上。彼得又带另一些人归主,但他也没有设立另一个召会。彼得把那些人建造在同一立场上。

所以,在哥林多只有一个召会,建造在基督这独一根基上,位于哥林多城这独一立场上。因此就有了在哥林多的召会。林前一章一至二节上半说,‘凭神旨意,蒙召作基督耶稣使徒的保罗,和弟兄所提尼,写信给在哥林多神的召会。’保罗不是说,‘给在哥林多神的众召会,’而是说,‘给在哥林多神的召会,’是一个召会,是单数的。保罗到哥林多去,亚波罗到那里去,彼得也到那里去。这几位执事带着他们的职事,都到哥林多去,但他们都以基督为根基,在独一的一个立场上,就是一的立场上,地方的立场上,建造一个召会。

所以,至终只有一个召会,就是在哥林多的召会;并没有一个以上的召会:保罗召会、彼得召会以及亚波罗召会,甚至没有一个带着分裂意味的所谓基督的召会(12)。只有一个召会,以一种圣徒,在一个根基(基督)上,在独一的立场上建造,这立场就是该召会所在地一的立场。只有一个召会,一个根基,一个立场。这是非常清楚的。

可能有人说,‘不错,在洛杉矶有天主教、长老会、浸信会和其他的会,都在不同种类的立场上。不只如此,我们这里也有许多自由团体,是没有立场的。’然而,如果有人的聚会是没有立场的话,他能站在哪里?甚至小小一个人至少也需要一平方英尺的地才能站立。没有一个人能浮在空中,照样,也不可能有自由团体是没有立场的。有些自由团体没有明文、宣示或标明的立场,却有某种心照不宣的立场。每一种自由团体都有一个立场。说他们没有立场,是受蒙骗了。

借此我们看见根基与立场的不同。今天难处不在于根基,乃在于立场。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说,要实行召会生活,就必须考虑立场,这是召会第二个主要项目。凭着主的恩典,我们竭力放弃任何别种的立场,只采取一的独一立场,就是地方立场。这是召会惟一的立场。

召会的一的管治原则

在旧约的预表和新约的启示里,都可以看到召会的立场。我们可以用在哥林多的召会,和启示录二、三章里的七个召会为例。召会的一也可以从物质宇宙的见证中看到,并可见于新耶路撒冷。所有这些预表和例子,都指出召会是建造在一个独一的立场上。

召会是基督的身体。管治的原则并规则乃是:一个头总是有一个身体。一个头无法有多于一个的身体。既然召会是基督的身体,而基督是那独一的头,所以召会必须是一,召会也只有一个。这就是为什么以弗所四章四至六节说到一个身体,一位灵,一个盼望,一主,一信,一浸,以及一位神与父。就召会而言,一切都是一,因为召会是一个。

在物质宇宙中一的见证

在全宇宙中只有一个召会。我们可以将召会比作月亮。在全宇宙中,地球只有一个月亮。有人可能会问,那么为什么新约说到许多召会?那是因为这许多召会乃是在许多城市、许多地方上的众召会。在宇宙中召会是一个,但召会的彰显是在这地上,在人群社会中。在一个城市有召会的彰显,那就称为地方召会,就是在某个城市的召会。然后在另一个城市有召会的另一彰显,称为在那城市的召会。在宇宙中召会是一个,但在这地上召会的彰显却有许多,是在许多城市里。然而,仍然有一个原则,就是召会在每一个城市里的彰显必须是独一的。

新约中召会立场的例子

这就是为什么在耶路撒冷城只有一个召会,就是在耶路撒冷的召会。行传八章一节说,‘就在那日,在耶路撒冷的召会大遭逼迫。’在耶路撒冷,只有独一的一个召会。原初在耶路撒冷有一百二十个信徒,之后有一天加了三千人,然后有一天又加了五千人。我们必须相信至终加了许多千人,在那一个城里可能有二、三万信徒(五14,二一20)。按照二章四十六节和五章四十二节,那几万人并不是只在一处聚会,他们是挨家挨户的聚会。有许多处的聚会,但没有一处的聚会单独成为召会;乃是所有的聚会加起来才是一个召会。

之后,主的见证与福音从耶路撒冷开展到撒玛利亚,又从撒玛利亚开展到安提阿。结果,在安提阿有多少召会?行传十三章一节开头说,‘在安提阿当地的召会中,有几位申言者和教师。’这节说到在安提阿的一个召会。在安提阿有好些有恩赐的人,有申言者和教师,如保罗、巴拿巴和其他人。然而,这些有恩赐的人没有形成许多召会。他们都是在安提阿同一个惟一的召会的肢体。所以,在安提阿只有一个召会。

主的行动从巴勒斯坦往前到小亚细亚,包括以弗所。在以弗所有多少召会?按照启示录一章十一节和二章一节,所有在以弗所的信徒就是一个召会。不仅在以弗所是这样,在小亚细亚所有七个城市中也是如此。在每一个城市,只有一个召会:一个在以弗所,一个在士每拿,一个在别迦摩,一个在推雅推喇,一个在撒狄,一个在非拉铁非,一个在老底嘉。都是按照这规则,没有一个例外。

从那里主的行动到了欧洲,包括哥林多。在哥林多有多少召会?按照林前一章二节,那里只有一个召会。照样,在罗马也只有一个召会(罗一7)。借此我们能看见,召会在宇宙中是一个,召会的彰显在每个地方也是一个。

关于这点,我们可以用美国的独一性作比方。全世界只有一个美国,而在任何地方若有美国的显出,那显出必定是独一的。这就是为什么在伦敦只有一个美国大使馆。照样,如果你到东京或香港,你只会找到一个美国大使馆或领事馆。美国公民不需要问人要到那个领事馆。如果有人这样问,人就会说他是愚笨的。这地上只有一个美国,所以在香港只有一个美国领事馆。人只要问在香港的领事馆在哪里。如果在香港有两个美国领事馆,意思就是美国已经分裂为二了;如果在香港有三个美国领事馆,美国就是分裂为三了。

一个在耶路撒冷的人得救,他不需要问,该加入那个召会,因为在耶路撒冷只有一个召会。他得救以前是在召会之外。他得救后,就成了当地那一个召会的成员。晚上我若叫一位弟兄去看月亮,他不会问要看那一个月亮,因为只有一个月亮。同样,我们不需要想该到那一个召会—长老会、浸信会、拿撒勒会、路德会、美以美会或圣公会—因为只有一个召会。

一位弟兄可能为了实际的理由,从耶路撒冷搬到安提阿。他到达的时候,不需要问该到那一个召会,他必定就是在安提阿的召会。他惟一需要知道的,就是召会在那里聚会。也许聚会今晚是在某位弟兄家里,明天晚上是在另一位弟兄家里,但那仍然是一个召会。如果那位弟兄后来又搬到以弗所,那里的情形也一样。在以弗所,召会聚会可能也是一晚在某个家里,而下一周在另一个家里,但那仍然是一个召会。照样,他在哥林多也不需要考虑,‘属保罗的’召会是否比‘属彼得的’召会好;不需要说,‘我来自耶路撒冷,所以我比较熟悉彼得,我就去属彼得的召会。’没有这种属彼得的召会,只有一个召会。再者,如果那位弟兄从哥林多搬到罗马,情形也是一样;在罗马只有一个召会。

最终在新耶路撒冷一的道路

在新耶路撒冷里,只有一条道路,一条街道(启二二1)。因着只有一条街道,所以没有人会走岔。这一条道路拯救我们;没有混乱,也不可能走岔。即使我们想要走岔,我们至终也无法走岔,因为在新耶路撒冷里只有一条道路,我们不可能偏离。 今天分裂的路 这幅图画是何等美丽,何等可悦,就如诗篇一百三十三篇一节所说:‘看哪,弟兄和睦同居,是何等的善,何等的美!’然而,今天在每个城市里,情形却不是这样。在每一处—在洛杉矶、旧金山、西雅图、东京、台北和香港—人会问:‘你是基督徒么?你得救了么?赞美主!你去那个召会?’一位美国弟兄也许说,‘我去英国圣公会。’美国人却到英国的会,这似乎很可笑。如果他搬到另一个城市,他会寻找那城里的英国圣公会。类似的情形,一位在美国的中国弟兄,可能说他是在‘中华自立会’,而有北欧血统的基督徒却说他属于瑞典路德宗。在美国一个城市里可能有英国的会、中国的会、瑞典的会。这听起来何等奇怪,但情形正是这样。这里有一个所谓的召会是建造在英国的立场上,另一个是建造在中国的立场上,还有一个是建造在瑞典的立场上。

同样,一个日本人可能说他属于日本浸信会。一个从希腊来的人可能不喜欢英国人,认为他们太政治了;他不喜欢中国人,认为他们太爱钱;他也不喜欢瑞典人和日本人。因着他只喜欢自己家乡的人,就是希腊人,所以他要找希腊正教,就是建造在希腊立场上的会。这就是今天的光景。我们需要‘预防注射’,来抵抗这疾病。

在许多分裂的立场以外聚会

如果有人问我们属于那个召会,我们该简单的说,‘我属于召会。’他若问是那一种的召会,我们可以说,‘就是召会。’在每个城市里有许多小‘圈圈’在聚会—英国圈、中国圈、瑞典圈、日本圈,也有长老会、浸信会、美以美会、圣公会和路德会的圈。那么我们该把自己放在哪里?我们该在那些圈圈之外,出到营外(来十三13),在召会这一个‘圈’内。弟兄们之间的难处乃是因着小圈圈。我们若除去这些小圈圈,我们就都会在一个召会里,没有分裂,因为分裂都来自小圈圈。所有这些小圈圈成了许多不同的立场,在其上建立了许多各种各样的会。

如果所有的立场都拆毁了,就只剩下一个立场,没有分裂。然而,有人可能会说,拆毁所有这些立场是不可能的。我同意这话:是不可能的。按照新约的预言,公会的立场会存留到主再来。实际拆毁这些立场,不只是不可能的,主自己也没有意思要将其除去。主会容忍这一切事,让这些存留到祂回来,那时才将这一切都摆在祂的审判之下。

然而,在这样满了混乱的光景里,我们要站在哪里?我们能站在各种公会的立场上么?不,我们不能。我们能站在国教的立场上么?不,我们不能。我们该单单站在我们所在地的地方立场上。我是住在洛杉矶的圣徒,所以我该站在这城的立场上;其他许多人也该如此。这样我们能聚在一起,但我们不‘画一个小圈圈’。我们不是建造在另一个立场上。不只如此,我们并不专门强调某件事,却是非常包容。这些在小圈圈之外的弟兄姊妹来在一起时,他们就是站在正确的立场,地方的立场,一的立场上。

学习十字架的功课,以及神命定之限制的功课

如果一些弟兄们新近来到一个城市,他们可能看看那些在正确立场上聚会的弟兄们,注意到他们不说方言。因此,这些新来的弟兄可能决定要在自己家里分开来聚会,这样他们就可以说方言;他们在家里的聚会成了说方言的聚会。然后,渐渐的他们可能带进更多的人进到这聚会中,仍然声称他们不是公会。然而,他们事实上是一个小宗派。我们没有权利这样作。我们若这样作,就会制造分裂,制造另一个小‘圈圈’,不受主的命定和定意所限制。

好些弟兄可能在一切‘圈圈’之外聚在一起,但渐渐的其中三、四位可能对别人、对聚会不高兴。他们可能觉得自己可以作得更好,所以就开始分开来聚会。这样,这三、四位就制造了另一个小分裂。如果我们对别的弟兄们不高兴,我们要怎么作?惟一要作的,就是学习十字架并受限制的功课。我们都必须受限制。

在东京已经有一个美国大使馆。假如有两个美国人到大使馆,那里的人不是很有礼貌,那么这两个人可以另设一个大使馆么?他们可以回到自己的公寓,立一个‘美国大使馆’的牌子么?他们若这样作,美国政府就会找他们麻烦;他们没有权利这样作。然而,今天的光景是何等可怜!基督徒无论到哪里,都觉得自己有权利,有自由,去作一切他们所能作的。今天人很容易不赞同别人,而在自己家里设立一个召会;这比开杂货店更容易。我们不能这样作,我们没有权利这样作。这就是申命记十二章在一里聚会的预表所启示的。只有一个独一的地方,是神所命定,敬拜主的地方(5~6、11、13~14)。乃是借着那独一、命定的地方,以色列人的一才得蒙保守。一个立场、一个中心以及一个地方,保守了这一。

有人可能说,这观念非常好,但如果一个城市里有数以千计的信徒,在许多的聚会里,这事就太难实行了。实际上,这并不困难。在一个大城市里,就如洛杉矶,有一家银行称为美国银行。然而,这家银行可能有近一百间分行。同样,一个城市里可能有许多聚会,但所有的聚会乃是属于一个召会,那仍然是在洛杉矶的召会。最近我们中间有些弟兄们到台北,看到那里的光景。在台北,主日可能有将近四十个擘饼聚会,所有聚会都在同一个城市,同时举行。然而,所有这些分家聚会却属于在台北的一个召会。如果有人到台北,他可能参加第一家的聚会,或第四十家的聚会,但他仍然是参加同一个召会。那里没有分裂,反而是有一。

凭这一就有冲击力。如果美国五十州是分裂的,这个国家就会失去冲击力、力量和能力。为什么今天美国如此强盛?这是因着一。有了一就有冲击力。哦!仇敌是何等诡诈,使主的儿女分而又分。今天的光景是何等软弱;没有冲击力,也没有学功课。我们若持守一,我们就会学到一个功课,就是体认每位信徒都是我们的弟兄;我们若学习十字架并受限制的功课,我们就会有冲击力。

召会的立场不是一件小事;这拯救我们,保守我们,保卫我们,并且关闭分裂的后门。不管我们是否喜欢某一个人,我们都必须与他在正确的立场上聚会。没有别的路,也没有别的选择;只有一个选择,就是神的选择。

第二章 在一的正确立场上实行身体生活

读经:申命记十二章五节,十一节,十三至十四节,十八节上,十四章二十三节,十五章二十节,十六章二节,六节,十五至十六节。

有人可能问我们为什么这么注意召会的立场。这似乎与福音、内里生命、生命的长大或主的荣耀无关。然而,当我们对付任何一件事时,我们需要有透视力,洞察其中的情形,不是只看外面,乃是看到其根本。仅仅从外面来看事情,是太幼稚、太肤浅了。我们不要像小孩子那样。木造的东西外面上了油漆,如果你称那个东西作油漆,就不对了。真正的实体是木头,不是油漆;油漆只是在表面上。这说明我们必须有正确的透视力。

仇敌撒但非常诡诈。在已过的年日他一直在阻挠、蒙蔽并打岔神的子民,甚至作出许多假冒品。然而,在这些日子,我们清楚神的目的、永远的定旨和心意,乃是要将基督作到一班人里面,使基督与他们调和,并将他们建造起来,成为基督活的身体,在人类群居之处作祂活的彰显。在基督复活升天之后,神就开始这工作,祂要在今世在地上实现这事。当然,神圣计划的终极完成乃是新耶路撒冷;但在那时以前,神的目的乃是要在今世,在地上各处所有的城市,得着祂儿子活的彰显。这点对人来说应该不会太难理解;如果我们没有先入为主的偏见,圣经给我们看见的这个异象,乃是非常清楚的。然而遗憾的是,许多基督徒都不愿意清楚认识这事,因为他们被别的事物霸占并打岔了。

撒但对召会的三类阻挠

基督的代替品

召会经过了近二千年的历史。这二千年间,我们能看见仇敌所作的许多事。从召会生活一开始,仇敌就进来阻挠、破坏、打岔并假冒神的计划。仇敌所作的一切事,可归为三类。第一类是基督的代替品。想想看有多少基督的代替品。对于神所拣选的选民,基督是中心、实际、一切的一切。然而,歌罗西书的写作背景,就是因着那时人类哲学成了基督的代替。在人类所有的发明里,最好的一项乃是哲学,包括智慧派。神的目的是将基督作到祂所拣选的人里面,仇敌却利用人类文化最好的发明,来代替基督。所以,使徒保罗告诉歌罗西人,基督是所分给众圣徒的分,并且对于我们,基督必须是一切,又在一切之内(一12,三11)。

同样的,希伯来书的写作背景,是因着仇敌撒但甚至利用犹太教,就是神所订定、指定的宗教,来顶替基督。犹太教是神所订定、指定、设立并使用的。我们可以用药瓶来比喻犹太教。作母亲的也许是要将药物给她的小孩,但顽皮的小孩也许只要药瓶,而不要药物。神的目的不是要把犹太教作到祂所拣选的人里面。神的目的是要把基督作到祂所拣选的人里面,但神的仇敌却利用犹太教,来顶替并代替基督。那就是为什么希伯来书的作者写那卷书,告诉我们基督超越一切,比一切更美。神的目标乃是基督,而不是犹太教或任何宗教的事物。

加拉太书同样有其写作背景,是因着当时热中犹太教者被仇敌利用,使律法代替了基督。律法是神所赐的,但甚至神所赐的事物也能被仇敌利用来顶替基督,占取基督在神所拣选之人中间的地位。

保罗写哥林多前书,是要在教训和恩赐的使用上,调整哥林多人,这包括说方言。仇敌甚至利用新约时代的恩赐来顶替基督。在一章二十二至二十三节,保罗说,‘犹太人是求神迹,希利尼人是寻求智慧,我们却是传扬钉十字架的基督。’甚至恩赐、神迹和智慧,都可以成为基督的某种代替品。在第一世纪的召会里,所有这些事物—哲学、宗教、律法和恩赐—都成了基督的代替品。

然后从第二世纪到现今这时代,一直有许多别的代替品。形式、教训和许多别的事物,都代替了基督。例如,许多人不是单单为基督站住,而是为某种教训站住。罗马天主教本身就是基督巨大并邪恶的代替品。甚至神学也代替了神;神学的‘学’,就是那种研究,代替了‘神’,就是那个实际。仇敌非常诡诈,使用一些很接近却不是真实的事物。他将这些事物注射到我们里面,我们在不察觉之下就中了毒。我们不知不觉被很接近基督的事物打岔了。今天在所谓基督徒的教会中,有唱诗班、独唱,也有一些罪恶的事。有各种的代替品—包括善良的、邪恶的、属灵的、世俗的。撒但不在意这是何种代替品,只要他能使我们受打岔偏离基督,他就满意了。

圣品阶级和平信徒制度

撒但对召会的第二类阻挠和破坏,乃是圣品阶级制度。按照历史,撒但不只利用许多代替品,来顶替基督并篡窃基督的地位,他也发明了圣品阶级的制度。今天圣品阶级与平信徒之间有分别,这就扼杀了基督身体肢体的功用。原本基督身体所有的肢体,没有一个例外,都是尽功用的肢体,但仇敌逐渐的设立圣品阶级制度,使功用受限于少数的信徒,大部分信徒却失去了功用。这样,基督的身体就瘫痪了。这就是仇敌的诡计。撒但第一个阻挠是用许多别的事物来代替基督,借此杀死身体的生命,就是基督。第二个阻挠就是仇敌发明了圣品阶级制度。

基督身体里的分裂

撒但不满意只有这两个阻挠。他第三项的阻挠和破坏乃是分裂、宗派和公会。这些不仅顶替生命,扼杀基督身体的功用,更使身体支离破碎。这样,基督的彰显就受了破坏。生命被顶替,功用被破坏,整个身体也支离破碎了。一个大城市里有许多真基督徒,也许至少有五万真信徒。如果这五万真信徒没有分裂,他们将会有很大的冲击力;要征服整个美国就很容易了。

仇敌是非常诡诈的。他借着篡窃基督的立场和地位,顶替了基督;他扼杀众肢体的功用,又将身体分裂了。这是何等的可怜、可悲!许多基督徒互不来往交通,仅仅作独立、孤立、个别的信徒。因此,肢体虽有许多,却没有基督的身体。今天仇敌仍在作这工,他利用许多美好的事物来孤立我们。仇敌在我们的推理中作工,但无论我们有多少理由,只要我们是孤立的,仇敌就满意了。

借着以上所说三类的手段,撒但几乎将召会生活完全破坏净尽。美国是一个基督教国家;这国家的先祖来到这地,大多是因着他们的基督徒信仰。但今天,甚至在这个国家,召会在哪里?这里有基督的代替品,有圣品阶级,有分裂,却没有召会。对于这事,不需要争辩;事实是显明的。召会受这三类事物破坏了。这就是为什么这些日子以来,我们一直强调基督作我们的生命、内容和一切—不是基督的代替品,而是基督自己。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彼此帮助,好作身体的肢体尽功用。我们不要有圣品阶级或平信徒;却要有弟兄姊妹作尽功用的肢体。我们都必须尽功用。如果你说我是‘牧师’,我就会说你是‘服事者’。我们鼓励所有弟兄姊妹都服事,好彰显基督。那么,为什么我们如此注重召会的立场?这乃是要对付分裂。

为着主恢复召会的一争战

今天主的恢复包括三大项:恢复基督作我们的生命和一切;恢复普遍的祭司体系,所有肢体尽功用;恢复召会正确的一。当这三项都得着恢复了,我们就会有正当并充分的召会生活。必须有一班信徒,他们以基督为他们独一的生命和内容;他们领悟每一个人都必须作为活的肢体尽功用,而不是作圣品阶级或平信徒;他们弃绝分裂、宗派和公会,来到正确的立场以实行正确的一。如果有这样一班人,主的恢复就要完满的得着实现。

在一些地方,有些亲爱的朋友劝告我说,‘赞美主,你有从主而来的职事。只要你讲解圣经,我们都很珍赏;但请你不要讲到召会。’最近我在某个城市释放信息,接待我的人对我很客气,但他们说,‘每个人都珍赏你关于内里生命的职事,但现在不是合式的时候来摸召会的问题。’他们尽所能的阻止我讲说任何关于召会的事,但我在那里的最后一个晚上,我说,‘我不管这限制了,我必须说到召会。’当我开始读罗马十二章的一些经节,说到关于身体的事,那些亲爱的朋友都不高兴。第二天早晨我们离开时,没有人来送行。赞美主!我喜欢受这样的对待,我喜欢为基督的身体受苦。

许多在远东和欧洲亲爱的朋友也是这样劝我,不只当面劝我,也有的长篇大论写信给我。他们说主在我们中间的工作很好,但关于召会的事就像死苍蝇,‘使调制香料者的膏油变臭发酵。’(传十1)我得着一个众所皆知的头衔:‘在远东召会最强的代表人物。’我不配有这个头衔,我微不足道,一无所是,人却给我这样大的头衔。这是仇敌的诡诈。赞美主!我被算为配,得以这样受苦。

我们出版过一本倪柝声弟兄所著的书,中文原名是‘圣洁没有瑕疵’。当我们翻译为英文时,我们觉得书名该改为‘荣耀的召会’。‘圣洁没有瑕疵’的销路非常好,许多人都来订购。但是当书名改为‘荣耀的召会’时,虽然是同一本书,却销不出去。这是因为书名说到召会;召会乃是绊脚的石头。哦!仇敌是何等诡诈!我们必须为召会争战。人越劝我不要讲召会,我越要讲召会。人越想要封住我的口,我越巴望能有两个口来讲说。

实行身体生活而没有分裂

在洛杉矶这样的大城市里,有许多公会和分裂团体。一个人得救并成了基督身体的肢体,就必须过身体生活,他如何能实现身体生活呢?他要加入罗马天主教么?他要到长老会、浸信会或圣公会么?他在哪里才能实行身体生活呢?这是真实的问题;这不是一件小事。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有召会正确的立场,没有公会的元素,没有任何分裂。正确的立场乃是地方的立场,召会一的独一立场。

得救的人该尽力找到他城里其他的信徒,他该与他们聚会,帮助他们,也受他们帮助。然后这些信徒,就是那些不在公会里而仅仅是住在这城里的信徒,该来在一起,不是要形成任何组织,不是要制造另一个分裂,而是站在他们所在之地方的立场上。如果有任何人在分裂的‘小圈圈’里,领悟到他们必须放下那些圈圈,他们就该这样作。然而,他们若没有这样作,我们也不需要改变他们的想法。我们可以向许多未得救的人见证基督,供应基督,将他们带来归向基督,并把他们带进这正确的召会生活中。这样的实行,就是实行一的独一立场。

如果这位弟兄有一天搬到另一个城市,他首先该领悟到,他只是该城里的一个弟兄而已,然后他该尽力去找另外一些站在同样地方立场,合一立场上的人。当他与他们聚在一起,他该尽力帮助他们,也尽力受他们帮助。这些聚在一起的人,就成了一班在那城站住正确立场的人。如果在那城已经有一班信徒站在这正确的立场上,这位弟兄就必须愿意将自己归服他们。他不该说,‘在我看来,那些人似乎很奇特。我祷告时很安静,那些人祷告时却太激动了。我不想加入他们,我要在我家开始另一个聚会,在那里我可以安静祷告。’他若这样说,至终就会兴起一个‘安静祷告会’。他可能没有声称或宣称这样作;他可能宣称自己不属宗派或公会。然而,实际上那正是他所作的。这就是分裂的难处。如果那位弟兄找到一班站在正确立场上的真信徒,那么不管他们的聚会、服事或祷告的方式如何,他都必须加入他们。

这样说很容易,但单单过去两年内,我们就在这方面一直受试验。有些弟兄们听到我们在洛杉矶的聚会,就来到我们这里,想像我们必定在三层天上。然而,当他们来了,却发现我们实际上是在‘谷底’。他们开始以分门别类的口吻问:‘为什么这样?’‘为什么那样?’只要人这样问,他就是分门结党的。对‘为什么这样’的回答乃是:我们就是在洛杉矶的召会。对‘为什么那样’的回答乃是:原则上我们是在耶路撒冷的召会,或在安提阿的召会。如果人不喜欢与地方立场上的召会聚集,他也不该在这城里兴起另一个聚会。这样作就是分门结党。有人可能说,‘这些在洛杉矶可怜的人在“谷底”祷告,我要到一处能使我在“天上”祷告的地方聚会。’他可以这样作,但他应当到另一个城市去作。然而,当他到了另一个城市,他可能发现那里已经有一班人站在正确的立场上。如果他想要再搬到另一个城市,他仍然必须守住那城正确的立场。至终,他必须服下来,否则他就会制造分裂。我们没有权利制造分裂。

惟一敬拜神的中心

有人可能问我们:‘如果你没有权利制造分裂,为什么你不参加我们的圈圈?为什么你将自己从所有圈圈分隔开?那不是分裂么?’我们不能参加那些‘圈圈’,因为那些是分裂。加入任何一个圈圈都是加入分裂。我们怎能这样作?我们必须避开分裂。想想看以色列人在美地的图画。当神将祂所有的子民带进美地时,祂拣选了耶路撒冷作为他们来在一起敬拜祂的惟一地方。按照申命记十二至十六章,耶路撒冷是那惟一的中心。十二章五节说,‘但耶和华你们的神从你们各支派中,所选择出来立祂名的地方,就是祂的居所,那是你们当寻求的,你们要往那里去。’所有十二支派的人都必须到这一个地方。不管任何理由,没有人有权利设立另一处敬拜的地方。历世纪以来,十二支派的一乃是借着这惟一的中心,才一直得着保守。 假如以色列人有权利可以设立别的敬拜中心,五年后另一个小中心可能在北方兴起,再过五年,更多中心在别的地区兴起;因着所有这些中心,神的子民至终就分裂了。然而,他们不得这样作,他们没有权利这样作。一个以色列人可能在住棚节之前刚与邻舍争执,但是当节期来到时,他和他的邻舍,就像以色列所有男丁一样,别无选择,只能到耶路撒冷去。如果在往耶路撒冷的路上,其中一位看到另一位,他没有权利说,‘你要去那里么?这样我就不去,我要在这里设立一个敬拜中心。’他若这样作,就会从以色列人中被翦除。被翦除就是被处死,这是非常严肃的。所有以色列人的男丁,一年三次必须去到那惟一的地方。为要不被翦除,每一个人必须到同一个地方,即使他的仇敌在那里,他还是必须去。他们不只要去到那地方,他们也要借着献上平安祭,并彼此分享,来敬拜神。这就会迫使每一个人说,‘弟兄,求你赦免我。’然后他们就会经历诗篇一百三十三篇:‘弟兄和睦同居,是何等的善,何等的美!’(1)

按照申命记十二至十六章,是不可能有分裂的;因为没有选择的余地,人被束缚,受了限制。神已经拣选了一个地方要他们去,他们没有权利自己选择。他们从美地所收成的出产,百分之九十可供他们随时在自己拣选的地方享受。然而,他们没有权利拣选要在那里享受那百分之十。要享受那地富余的那一分,他们必须去到神所拣选并指定的惟一地方。这是我们今天经历的预表。一面,我们有权利在任何时间,在我们喜欢的任何地方,享受并经历基督。然而,我们若要过召会生活,在团体一面享受基督,作为对父的敬拜,我们就没有选择。我们必须作这事来保守基督身体的一。

遗民归回,为着合一使自己分别出来,但并不制造分裂

以色列人照着神所吩咐的而行,但后来他们被掳,就迁徙到巴比伦和其他地方七十年之久。七十年以后,主进来召他们归回,以保守一。然而,不是所有被掳的人都回来,只有少数人归回。当这少数人回到合一的地方,他们自然就从那些没有归回的人分别出来了。这是一种分别,不是一种分裂。他们只是回来,在正确的立场上实现正确的一。乃是那些坚持留在巴比伦的人制造了分裂。那些回来的人有合一,但那些留在被掳中的人却持守分裂。

一些留在被掳中的人可能说,‘以斯拉和尼希米,你们传讲说我们必须守住主子民的合一。那么为什么你们从我们分别出来?为什么你们不留在我们这里,与我们在一起?你们一面传讲合一,另一面却制造分裂。’如果有人这样问我们,我们该说,‘弟兄,跟我一同走吧!我们惟有在正确的立场上才能保守合一。只要你在正确的立场以外,你就在分裂里。所以,我加入你们是不合法的。我如果加入你们,就是加入分裂了。’

有人可能问:‘但以理怎么样呢?但以理留在巴比伦,并没有从被掳之地归回。’不错,在主的主宰下,但以理没有回去。然而,但以理的心和眼目一直是回去的。他每一天打开窗户,向着耶路撒冷祷告(但六10)。我们不该拿但以理的例子作借口,而不回到合一之中。留在分裂中是不对的。我们无法在错误的立场上有真实的一。我们必须回到正确的立场上。我们在公会里无法有真实的一。加入公会就是加入‘分裂’。

有些以色列人离开巴比伦,但他们到达正确的立场以前,中途却停在亚拉伯地。他们这样作,就制造了另一个分裂。另有一些离开巴比伦的人回到很靠近耶路撒冷的地方,他们很接近了,却停在那里,又制造了另一个分裂。我们必须回到独一的立场,就是地方立场这合一的立场。有人可能说,‘我们已经放弃了公会,现在我们是在自己家里作自由团体。’然而,那个立场可能是在‘亚拉伯地’,或者甚至很靠近耶路撒冷,却仍然不是正确的立场,这仍然是在分裂里。

今天,以色列国只有几百万人。然而,在纽约有更多犹太人。谁是在分裂里?是那些回到巴勒斯坦去形成以色列国的,还是在纽约的?留在纽约的是在分裂里,因为他们是在错误的立场上。如果他们要实行犹太人的合一,他们必须回到以色列。他们在纽约绝不能实行正确的一。纽约是分裂的立场,不是一的立场。

我们也可以用一所有数千学生的大学为例来说明。学校可能呼召所有学生到大礼堂聚集。然而,大部分学生可能不想到那里去。有的喜欢到另一个礼堂聚集,有的想留在宿舍里,有人要留在自己的小房间里,有人想要在外面;各人有自己的选择和喜好,大部分人都不愿遵守学校的规定。只有少数人,也许二、三十人,可能想到自己既是这所学校的学生,就必须接受学校的指令,在正确的地方聚集。然后他们会叫其他的人说,‘朋友,让我们来在一起吧!’谁是在正确的立场上?谁是在错误的立场上?所有其他的聚集都是错误的,那些都是分裂。只有少数学生在竭力持守学校的合一。其他的聚集,可能有一处学生人数有好几千,但那仍然是分裂,因为他们的立场错了。我们必须在正确的立场上持守一。

关闭分裂的后门

我们作人,就必须作基督徒;作基督徒,就必须作基督身体的一个肢体。作为身体的肢体,我们必须有身体生活;要在身体的生活里,就必须找到正确的立场,把自己摆在其上,并实行正确的召会生活。这是非常重要的,这不是一件小事。没有正确的立场,就不能防止进一步的分裂。如果我们对正确的立场没有认知,我们今天可能很高兴,但两个月后我们可能都不高兴。我们可能在另一处开始另一个聚会,并且觉得两处的聚会并无分别。再过五个月以后,有人可能开始第三处聚会。如果没有保障、标准或限制,这会无止境的继续下去。然而,如果我们都认知正确的立场,并且对召会的立场有异象、亮光,我们就会受限制,分裂的后门就都关闭了。我们中间没有人能制造任何分裂,因为我们知道在召会生活中要有一,我们必须保守自己在正确的立场上。

带着信心和正确合一的异象,转向外邦人

我们不能留在公会里,因为那是分裂的。然而,如果有人想要留在公会里,我们不需要与他争论或试着说服他离开公会。许多时候在远东并在西方,基督徒来见我,对我说,‘李弟兄,我不觉得我必须放弃公会。’我对他们说,‘弟兄们,照着你们觉得平安的而行吧。’如果他们想要留在那里,就让他们留在那里,但至终他们会遭受损失。

有人可能以为我们该去到公会,与他们交通,使他们能看见我们所看见的。这种事我们作了许多次。一九三七年我几乎走遍整个华北,就是为着这个目的,但果效非常小。在行传十三章,使徒们尽力向犹太人传讲话语,犹太人却弃绝这话。于是使徒说,‘看哪,我们就转向外邦人去。’(46)我们若被弃绝,也要这样作。我绝不能忘记一九三四年五月,倪柝声弟兄和我从上海往附近一个小城的时候,我们在车上所谈论的。他一面开车,一面转向我说,‘常受弟兄,现在我们没有别的路,只好转向外邦人。’他说这话,乃是因为那时我们被中国的基督教弃绝。人们使用我们关于福音、造就和生命的著作,但在召会这一件事上却过不去。我们是因着这事被弃绝。人们暗中来买我们的书;他们喜欢,也使用这些书,但他们不走召会的路。所以,倪弟兄被迫,不得不说,‘我们转向外邦人吧。’

我们赞美主,几年后在外邦人中间的工作得胜的展开,好些人被带进召会生活里,每天有数以百计的初信者受浸。我们的成功在于我们对主如何忠信。不要看环境,不要看当前的光景。我们要有信心,也要有异象。

第三章 基督徒的聚会乃是见证我们日常生活中对基督的享受

读经:提摩太后书四章二十二节,加拉太书六章十八节,腓利门书二十五节,哥林多前书六章十七节,约翰福音四章二十一至二十四节,申命记十六章十六节。

基督徒的聚会,就是聚在一起的方式,对基督徒是很普通的事。然而,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看见一些不平常的事。基督徒聚会的正确方式是什么?新约中有什么地方给我们指导,告诉我们如何聚会?今天基督教改采取的聚会方式正确么?我们改采取的聚会方式正确么?

似乎林前十四章二十六节是圣经中惟一指导我们如何聚会的经节。就着我所知道的召会历史,这一节是十九世纪弟兄们所发现的。弟兄们是在一八二八年左右兴起,不久之后,根据我们所读到他们的著作,他们领受了关于林前十四章二十六节的亮光。从那时起,弟兄们非常强调一件事:每当基督徒聚在一起,都不应该由一位牧师施教,负起聚会的全部责任。反之,所有弟兄都必须分担聚会的责任,跟随圣灵,与人有所分享。

然而,在多年的经历之后,我得了一个结论:甚至在这节里我们也没有基督徒正确聚会的路。这节不过是在技术一面给我们一些技巧,但严格说来,这节没有告诉我们正确的路。那条路是什么?似乎我们没有得到任何关于这事的指导,使徒行传也没有告诉我们。在书信中,以弗所五章十九节告诉我们要唱诗章、颂辞、灵歌。然而,这较重在基督徒日常的生活。虽然这节告诉我们要彼此对说,但这里没有清楚是指聚会说的。所以,严格说来,新约中很难找到一段经文指导我们如何聚会。

今天基督教所用的聚会之路是正确的路么?我们可以很快的回答:‘不。’我们必须丢弃基督教的路。那是不正常、宗教的路,完全从传统而来,我们必须放下。那么我们今天聚会的方式如何?我们也必须承认,我们的路不是正确的路,因为我们源自于宗教的路。我们太受我们的背景影响了。这不是今天独有的光景,三十年前我就亲自听见倪柝声弟兄谈到这问题。那时他正想要推掉主日早上的信息聚会。他向我们挑战,问我们说,‘这是什么聚会?’不错,我们称之为主日信息聚会或造就聚会,但他说这聚会只不过是照着传统的路,让教友可以去作宗教‘礼拜’。他说这种聚会没有圣经根据,所以我们应当丢弃。这样的教导已经超过三十年了,但今天我们还是没有丢弃这种聚会方式。哦,我们不知道多么受传统和背景的影响!

基督徒的聚会是我们日常生活团体的彰显

我们要找到聚会的路,必须先认识基督徒的聚会到底是什么。基督徒的聚会乃是我们基督徒生活团体的彰显。换句话说,这乃是基督徒生活,在团体一面的彰显。我们都同意,我们最重要的聚会是擘饼聚会。我们基督徒可能会放弃任何一种聚会,但有一种聚会是我们不该放弃的,就是擘饼聚会。为什么我们聚在一起擘饼?可能有人说,这是为了记念主。如果我们对主的筵席只是领会到这地步,我们的领会仍然是宗教的。主的筵席乃是基督徒生活一个团体的见证、宣告、宣示。我们凭着钉十字架、复活并升天的基督生活行动;祂是我们的生命,我们天天凭祂而活。如今一周一次,在七日的第一日,就是祂复活之日,我们聚在一起来见证这种生活,团体的向全宇宙宣告、宣示并见证,我们凭钉死、复活并升天的基督而活。借此我们就能领会,聚会乃是我们个人日常生活团体的见证。

祷告聚会也是基督徒祷告生活团体的见证、彰显。如果所有的弟兄姊妹在日常生活中不祷告,我们就无法来在一起有很好的祷告聚会。如果我们个人有正确的祷告生活,那么我们在团体一面就能有正确的祷告聚会。借此我们再次看见,基督徒的聚会乃是基督徒生活团体的彰显。

读经的聚会也是如此。如果我们没有一个人在日常生活中读经,那么当我们来在一起读经,我们就要请一位教授或神学院的毕业生来教我们了。这不是正确的读经聚会。正确的读经聚会必须是个人基督徒读经生活团体的彰显。我读经,你也读经,每一个人在日常生活中都读经,那么我们大家来在一起时,就会有读经生活团体的彰显。

同样,如果我们没有一个人顾到罪人,也不传福音,当我们来在一起有福音聚会时,谁来传福音呢?在我们日常的生活行事中,我们都该传福音,向人作主的见证人。然后我们就会觉得需要某一天来在一起,使这种生活有团体的彰显。这就是传福音的聚会。我们再次看见,基督徒的聚会乃是基督徒生活团体的彰显。

见证聚会也是一样。如果我们从来不为主作见证,那么我们来在一起时就都会闭口不言。那么我们要请谁来作见证呢?见证聚会乃是基督徒见证的生活团体的彰显。交通聚会也是这样。如果我们没有彼此交通,我们如何能来在一起有交通?看过所有这些例子,我们就能发现基督徒聚会的原则。基督徒的聚会乃是基督徒生活团体的彰显。

借着操练我们的灵来经历基督

我们过基督徒生活的路,乃是操练我们的灵,不断在我们的灵里经历基督。这‘灵’不是仅仅指圣灵;反而,一天过一天,我们必须在我们人的灵里经历基督。这是基督徒生活的路。强调我们人的灵,好比教小孩子如何吃东西。小孩子可能没有把食物好好放进嘴巴里,他甚至可能把食物放到鼻子里。他似乎连嘴巴是什么、嘴巴在哪里也不知道。所以,我们可能不得不告诉他:‘吃东西不是这样的,你必须用嘴巴来吃。’说这话并不是教条,乃是非常必需的。如果小孩子不知道吃东西正确的路,并使用正确的器官来吃,他就会瘦弱。我们在日常生活中操练我们的灵,也是如此。

我们在新约中找不到一句话,告诉我们要在心、魂或心思里生活行动。不错,我们必须用我们的心来爱主,在我们的心思里得更新,但新约从未告诉我们要在心思里行事为人,或凭心思而活。反之,新约多次告诉我们要在灵里行事为人,并活在灵里。这并不是单单指圣灵。提后四章二十二节说,‘愿主与你的灵同在。’这里是用‘你的’一辞。基督徒的生活乃是经历基督的生活,但基督在哪里给我们经历呢?任何人都没有争辩的余地;因为圣经清楚说到基督是‘与你的灵同在’。所以,我们都必须学习如何凭着我们的灵来经历基督。

加拉太六章十八节说,‘愿我们主耶稣基督的恩与你们的灵同在。’腓利门书最后一节也说到同样的事:‘愿主耶稣基督的恩与你们的灵同在。’(25)主的恩就是主自己给我们享受。所以,基督徒的生活乃是在我们灵里经历基督的生活。我们天天在我们的灵里经历基督,天天在我们的灵里生活,并学习如何在灵里行事为人。我们的灵就是圣灵居住的所在,我们的灵也与作为那灵的主(林后三17)成为一灵。林前六章十七节说,‘但与主联合的,便是与主成为一灵。’我们天天在这灵里行事为人,并活在这灵里,以经历基督并接触基督。这就是我们的生活。基督徒的生活是什么?基督徒的生活就是凭着灵经历基督的生活。

我们基督徒的生活里有多少基督?我们的操练灵到底有多少?我们可能有许多别的优点,就如忍耐。事实上,我们有忍耐,过于有基督。我们也可能有真诚,过于有基督。这就是说,至少我们有些真诚不是基督。我们不容易说谎,我们是诚实的,但我们可能有诚实过于有基督。这指明弟兄姊妹们的优点有一部分并不是基督。我们的真诚和诚实是太凭着己,就是凭着魂,而不是凭着操练我们的灵。如果我凭着我自己非常真诚,你凭着你自己很诚实,姊妹们凭着自己很温柔谦卑,我们都凭着自己有许多优良的属性,当我们聚集在一起,我们会有怎样的聚会?我们会有己的表现,而不是真正的交通。

一位姊妹可能很温柔、和善、优雅,就像天主教教堂前面马利亚的雕像。另一位姊妹可能很谦虚,许多弟兄也许很真诚、忠信、诚实。当这些奇特的、表现己的人来在一起,他们就会有一个奇特的、表现己的基督徒聚会。在十九世纪,弟兄们发现了林前十四章二十六节,他们就把这发现传给许多很好,却是表现己的基督徒。今天,每一个来到聚会的人只是温柔、谦卑并真诚的坐在那里。每个人越坐,就越成了‘坟墓’,整个聚会就越变成‘坟场’,非常安静,每一件事都按合式的次序。这是因着缺少正确的基督徒生活。

如果我们领会,要有正确的基督徒聚会,就必须天天经历基督,我们就不会在意我们的诚实和温柔。反之,我们会真正在意基督,我们会在意操练接触主。我们会操练灵,并活在灵中。早上和晚上,白昼黑夜,我们都会在灵里与主有真实的交通。这样我们就会不断对基督有许多经历,经历祂作我们的温柔、真诚和一切。我们会在我们的灵里非常刚强、活泼、主动并积极。我们里面的人会得着加强,满了对基督的经历。然后我们就能来到聚会中,带着刚强、活泼、主动并积极的灵,满有基督,满了对基督完满、丰富的经历。如果我们都这样来到聚会中,我们就会自然的操练灵并供应基督。这才是聚会的正路。

借着带来美地的富余献上给神而聚会

在圣经很难找到一段话有这种教导。然而,我们若真认识旧约和新约,也从主领受了一些启示,就会看见这是圣经所启示的。约翰四章所提到的敬拜,就是撒玛利亚妇人与主谈论时所说的,不是个人的敬拜,而是团体的敬拜。这是在聚会中的敬拜。古时,神子民中的男子,必须一年三次,就是在除酵节、七七节(即五旬节)和住棚节的时候,聚在一起(申十六16)。他们聚集的方式乃是将美地的富余带来,并献上作为对神的敬拜。这富余是一种象征,代表他们的生活。他们从岁首到年终,都在美地上生活并劳苦。他们耕地、播种并浇灌,然后有所收成,他们就是凭他们在美地上劳苦所得的收成而生活。然后,他们又从所收成的出产当中,摆出一部分为着他们在一起的敬拜。

美地预表基督。我们已经蒙神拯救并被带进基督里。我们已经被放在作我们美地的基督里面。所以,我们必须天天在祂身上劳苦,好有所收成,我们就凭所收成的基督而活。然后我们可以带着我们所凭以活着的来在一起。这就是对基督正确的经历。

每当所有以色列人来在一起,他们都是带着一些出产的富余来献给主。他们献上一些作燔祭,一些作素祭,一些作平安祭,一些作赎罪祭,一些作赎愆祭。他们在神面前献上一些作摇祭,一些作举祭。他们带给主的所有供物,都是从美地的出产献上的。他们所献上的,一部分是焚烧给神作食物,成为馨香之气给祂享受。然而,其余的就给他们彼此享受。如果我们能够参与当时的聚会,我们会看到美地所有丰富出产,美地富余的展览。神享受那些供物,所有敬拜者也在神面前,与神一同,并与彼此一同享受那些供物。这是他们聚会的方式。

在约翰四章,撒玛利亚妇人提起敬拜的问题(20)。主耶稣告诉她说,‘时候将到,那时你们敬拜父,不在这山上,也不在耶路撒冷。’(21)时候将到,意即时代改变了。如今神的子民敬拜,不是借着去到耶路撒冷,不是带着作预表的供物,乃是在灵和真实里敬拜(24)。今天我们的敬拜不是凭着供物,而是凭着实际,就是基督。今天我们必须在基督身上劳苦,我们必须收成基督许多的丰富,给我们凭以活着,并有富余带到聚会来,为着敬拜神。

神的子民聚在一起的路,乃是把基督的富余带到聚会中,借着操练我们的灵而向神献上。我们天天在我们的美地基督身上劳苦,然后就有对基督真实的经历可以收成。我们凭着从基督所收成的活着,并且有收成的富余可以带到聚会中,然后在聚会中就将所经历的基督献上给神使祂满足,也给我们在神面前彼此享受。这就是我们聚会的路。

离弃传统和老旧的观念,带着所享受的基督,以活的方式来到聚会中

关于聚会的技巧,是没有规定或条例的。无论何种聚会,就像擘饼聚会、祷告聚会、读经聚会或信息聚会,我们几乎总是坐着,等候唱诗。没有一种教训叫我们一定要用诗歌开始聚会。我们从哪里学到这事?这只是偷着进来的一个传统。用诗歌开始聚会到底是对是错,乃在于基督和那灵。不仅如此,我们从谁学知,只有负责弟兄才可提诗?谁给我们这种规定?我们不该为这事定罪负责弟兄们,因为乃是我们太像‘坟墓’了;因着我们不背起责任,所谓的负责弟兄们就被迫作‘圣品阶级’。我们可以说我们没有平信徒和圣品阶级之分,实际上我们却有。对于这事,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责任。愿主怜悯我们。

我们必须改观念,我们的老观念必须丢弃。这不是仅仅改变形式的事,这乃在于我们日常的生活。我们都必须凭基督而活,都必须在美地上劳苦,也必须操练我们的灵。然后当我们来到聚会中,就不需要等候,不需要先有祷告或诗歌,一切都会自然产生出来。正确聚会的路,要求我们有正确的日常行事为人,对基督有充分的经历,并且操练我们的灵。这样我们的灵就会得着加强、活泼、主动且积极。然后当我们来到聚会中,我们就自然会祷告。

可能有人说这自然的路会引起混乱。我不相信会这样,但我甚至宁愿有这种活的‘混乱’,而不要有发死的秩序。如果我们都活在灵里来经历基督,我们到了聚会中,无论祷告什么都是对的。多样化会产生美丽。我们若能参加以色列人的节期,就会看见美地的富余有各式各样的丰富。如果我们都操练我们的灵,从我们对基督的经历来祷告,即使是多样化的,那仍然是美丽的,而且会有生命的涌流。

因着受到某种规条的影响,我们每个人来聚会就是坐在那里。大家都习惯这样作。我不是说我们需要形式上的改变,反之,我们需要生命上的改变,观念上的改变。这样,我们就会真正在灵里慇勤、热心、主动、积极、刚强并活泼。作为基督徒弟兄姊妹,我们必须这样过我们的基督徒生活,天天在基督身上劳苦,凭着我们的灵经历祂。我们必须学习如何操练我们的灵,在我们的灵里得加强、活泼并主动,时时经历基督。

然后每当我们来到聚会中,我们必须领悟我们有职责要分享。申命记十六章十六节告诉我们,神的子民朝见耶和华不能空手。他们必须带着美地的一些出产来过节。照样,我们需要有出于基督的一些东西带来聚会。然后我们都向祂敞开,这样就会铺好一条宽广的路,让圣灵在我们中间运行。基督许多的丰富会涌流出来,献上给神使祂满足,并且给我们在神面前彼此享受。这是我们聚会的路,并我们向神的敬拜。这样就没有形式、规条,没有平信徒和圣品阶级。反之,所有活的肢体都会带来基督的一些东西,借着操练灵而献上给神。这是正确的聚会之路。

我们是在恢复的路上,这条聚会的路乃是主恢复的一项。我们必须丢弃老路,就是我们以前所实行,从传统而来的形式和规条之路。愿我们仰望主,与祂合作。我再说,我们不该仅仅改变我们的形式,我们必须改变我们的领悟、观念和生活方式。然后我们就会在新的领悟之下,有新的生活方式,而以活的方式来聚会。

带着活的灵来聚会

因着我们大多数人来自传统基督教的背景,我们周围仍然有那种环境,所以我们很难改变对聚会的观念。已过我们曾经很活的传福音给道地的外邦人,他们与所谓的基督教从来没有任何联系或关系。他们得救时,我们简单的给他们一点话语,他们就都知道如何尽功用了。但是,许多老基督徒却很难尽功用,因为他们太受自己的背景影响了。我们必须尽所能的丢弃我们的背景,学习借着实际的享受并经历基督而在灵里生活行事。我们天天享受基督,天天在灵里经历祂。然后每逢我们来在一起,我们就带着活泼、满足、复苏、加强、拔高、积极并主动的灵,也带着一些对基督的经历而来。

当我们来到聚会中,我们不该想这是什么聚会。反之,我们必须想这是一次机会,让我们敬拜、分享我们的负担、并尽我们的职责。我们该忘记我们的考虑,单单来与同作基督徒的聚在一起。这全在于我们是否在灵里,在于我们是否有一些出于基督的东西而在灵里祷告。如果我们从灵里分享基督的一些东西,任何内容都好,那绝不会打岔聚会。只要我们操练灵来彰显并供应基督的一些东西,那就是对的,必会释放别人的灵,带来水流,并且自然就开始聚会。

也许我们在聚会开始时没有唱诗,弟兄姊妹们可能只是在祷告;也可能聚会开始时唱了一首接一首的诗歌。我们应该没有规条,只有水流。然而,这水流完全在于活的灵。我们的灵必须是活的。当我们的灵发死,而我们之于基督又很贫穷,没有出于基督的东西,我们无论作什么,就都是错误的。即使每个人都开口,那仍然是错误的。事实上,我们越开口,就越有发臭的味道,而没有馨香之气。凡我们所作的,必须是来自里面活的东西。

可能有人问:‘如果聚会当天我堕落并失败了,怎么办?’我们不只有燔祭、素祭、平安祭,我们也有赎愆祭。我们若失败了,就该带着痛悔的灵来到聚会中,在主面前悔改认罪。我们可以用痛悔的灵向主献上认罪的祷告,悔改并应用耶稣之血的洗净。甚至这种祷告也会给聚会带进一道水流,因为这是活的,是出于基督的,是真实经历基督作赎愆祭。然后,也许这道水流会带来许多珍赏基督作赎愆祭的祷告,许多人也许跟着祷告:‘主,我们真感谢你,我们能经历你作我们的赎愆祭。’那会是在水流中,是很活的。

我们必须预备自己来聚会。我有很深的感觉,我们需要改变我们的观念,改变我们生活的方式。这会帮助我们在日常行事为人中,慇勤并灵里火热。然后我们就能以全新的方式来到聚会中。可能有人说,不按传统来聚会将引起混乱。释放灵到底会不会引起混乱,还不确定;我们要试试看。如果引起混乱,我们可以试试别的方法。我们要往前,看看我们找到什么方法,并且会产生什么结果。请大家放心,我可以向你们保证,我们在聚会中操练灵,是不会有损失的。

我不是提议改变形式或规条,那绝对行不通。反之,我们必须改变我们的观念和领悟。我们必须改变我们基督徒生活的方式。我们必须学习如何借着操练我们的灵,在基督里并凭着基督生活行事。我们的领悟和观念必须改变,我们生活的方式必须不同。然后当我们来在一起,自然就会有出于基督的东西。

第四章 擘饼聚会里的四要项

读经:哥林多前书十章二十一节,十一章二十三至二十五节,十五章四十五节下,约翰福音四章二十四节,约翰一书二章二十三节,希伯来书二章十一节下至十二节,马太福音二十六章三十节。

记念主就是有分于祂

我们在擘饼聚会中必须实行的,有四个主要的项目。第一,在祂的筵席上记念祂,就是有分于祂。这点的圣经根据是在林前十至十一章。十一章二十三至二十五节说,‘我从主领受又交付你们的,就是主耶稣被出卖的那一夜,拿起饼来,祝谢了,就擘开,说,这是我的身体,为你们舍的,你们要如此行,为的是记念我。饭后,也照样拿起杯来,说,这杯是用我的血所立的新约,你们每逢喝的时候,要如此行,为的是记念我。’这指明真实的记念主就是领受祂、吃祂、喝祂。

吃喝某物就是有分于某物。十章二十一节说,‘你们不能喝主的杯,又喝鬼的杯;不能有分于主的筵席,又有分于鬼的筵席。’说我们有分于主,这不是我们自己的话;在圣经里我们有这句话:‘有分于主的筵席。’既然这是筵席,就必定是给我们享受的。在林前十一章有吃喝,在十章有筵席和有分于筵席。这一切有力的证明,记念主,就是赴主的筵席,乃是有分于主。我们来赴主的筵席,不仅仅是在心思里记念祂,而是有分于主,再次享受祂,吃祂喝祂,与众圣徒坐在祂的桌子前彼此分享祂。这是主的筵席的第一个意义。

今天,基督教非常忽略了这个思想、观念和领会。今天许多基督徒来参加所谓的圣餐,他们的想法乃是要记念耶稣为我们所作的,记念祂是神的儿子,在十字架上为我们死了。然而,我们来赴这筵席,乃是再次来领受主自己。我们是来有分于主。主的桌子乃是主自己陈列在桌上作为筵席。祂借着死与复活,将祂自己给了我们。如今祂给我们的,首先不是祂的血,而是祂的身体。祂的身体在先,接着才是祂的血,这证明祂是在复活里将自己给了我们。虽然主是在受死以前设立祂的筵席,但那是祂在复活的预期中所设立的。祂是借着受死,将自己给了我们,而祂乃是在复活里,将自己摆在我们面前。如今在祂的复活里,我们来赴祂的筵席,来享受祂,筵宴于祂,吃祂并喝祂。

借着操练我们的灵预备自己

关于擘饼,第二要点乃是操练我们的灵。我们来赴主的筵席有分于主,就是吃主喝主,乃是借着操练我们的灵。如果我们不知道如何操练我们的灵,我们就无法享受主。这事太被人忽略了。每当我们来赴主的筵席,我们必须领悟我们乃是来有分于主。所以,我们需要操练。我们来吃美味的筵席以前,都必须预备自己。许多时候,我被请去吃晚餐,我会问邀请的人要请我吃什么。如果是我很喜欢吃的,我会整天为着晚餐预备我的胃口,这样我就能去充分的享受这一餐。来赴主的筵席就是有分于主,享受主,吃主喝主,为此我们必须预备我们的灵。所以,关于擘饼聚会的第二要项就是操练灵。

每逢我们来赴主的筵席,我们必须领悟我们是来享受主。今天主就是赐生命的灵(林前十五45下),祂将自己分赐给我们的路就在我们的灵里。所以,我们必须操练我们的灵。证明这点最强的圣经根据,乃是约翰四章和六章。六章六十三节说,‘赐人生命的乃是灵,肉是无益的;我对你们所说的话,就是灵,就是生命。’我们也可以加上四章二十四节:‘神是灵;敬拜祂〔即接触祂,享受祂,有分于祂〕的,必须在灵和真实里敬拜。’我们需要操练我们的灵。

我们也需要放下所有霸占的事物;这就是说,我们必须不只预备我们的灵,更要深深的敞开我们的灵。我们要从深处将自己打开,就不仅要敞开我们的心思和心,更要敞开我们的灵。每当我们来赴主的筵席,我们都必须从我们的灵,从我们全人最深处向主敞开,借此把自己预备好。这不是仅仅罪得洁除,脱离属世的事物而已,也是我们丢弃任何霸占我们的事物,从里面深深的向主敞开。这样,我们的灵就会预备好并得着操练。

感觉聚会中的空气,跟随那灵的水流

第一,我们必须领悟,我们是来有分于主。第二,我们需要预备并操练我们的灵。第三件关于主的筵席实际的事,更是重要的;我们必须感觉聚会中的空气,并且跟随水流。这些事是非常关键的。我们要有好的擘饼聚会,就必须有这些要项。 我们可以将在聚会中跟随水流,比作在筵席中上菜,我们必须知道上菜的正确流程。如果主菜是牛排,我们必须先上牛排。在牛排餐里,我们不可以先上冰淇淋作第一道菜。我们必须知道头一道菜是什么,接着头一道菜再上第二道。这样,我们就会有很好的筵席,每一道菜都合式的摆上。当我们来赴主的筵席时,必须感觉聚会中的空气,并且跟随水流。在那聚会中,我们要‘摆上牛排’,或是要‘摆上鱼’?比方说,我们可以着重主的所是,或者我们可以着重主的升天和荣耀。

聚会中总是有一道水流。我们可以将水流比作一队比赛的球员。在篮球比赛中,每一队有五位成员,但他们没有一个以上的球,他们只有一个球。这意思是说,那个球是随着一个流在动,如同在水流中。如果在篮球赛中,有一个人踢起足球来,别的人又打许多不同种类的球,那场比赛必定一团糟。最好的球赛,就是所有的队员都在一个流里,打一个球。为此我们需要练习。

我们的擘饼聚会似乎没有大的错误,但有时那灵的浪潮太低。这是由于我们的灵缺少操练,我们的灵不是太活并刚强。这也许是因为我们怕犯错,但那仍会扼杀我们,并且销灭那灵。

有时某些诗歌非常阻挠祷告的流。聚会开始时可能有一道真实祷告的流,但还没有完全显明,这时并不适宜喊诗歌。在这样的时候,任何一首诗歌都会阻挠更多在灵里祷告的流。又有的时候,敬拜父可能是聚会上好的一段,我们正要达到高潮时,一首诗歌可能又阻挠了水流。这样的诗歌好比浇在火上的冷水。正当我们真正感觉到,再有两、三个祷告就会把我们带到高峰时,一首错误的诗歌却会封闭我们的口。这样的喊诗歌,乃是因着我们的形式、仪文和知识所带来的结果。所以,我们必须学习感觉水流。仅仅有知识是不行的,首先我们必须感觉水流,然后我们该操练正确的知识,合宜、正确的作事。那里若是真有一道祷告的水流,我们就不该作任何事使水流受阻挠。

有时我们需要诗歌来挑旺祷告的灵。但有的时候,我们却不该喊诗歌,因为祷告的灵已经有了,喊诗歌就会使祷告的灵停下来。我们必须跟随水流,不要过于注重知识而已。有人总是说,四、五个祷告之后,就需要一首诗歌与祷告相配;这样说就是单单照知识而行。字句的知识杀死人,我们必须注重水流。如果有一道活的水流,就不要阻挠它;要让水流有自由的路往前。我们必须学习操练灵,从里面释放出一些东西来,我们也必须学习常常操练内里的感觉,顾到水流。

向父的敬拜

关于主的筵席,第四要点就是向父的敬拜。圣灵总是把人带向子基督。我们被圣灵感动时,就说,‘主,耶稣!’(林前十二3)同样,子总是把人带向父。你若有了子,你必定有父。约壹二章二十三节说,‘承认子的连父也有了。’这里的原则乃是:当我们被圣灵摸着时,我们就领略一些属于子基督的东西;当我们经历子时,祂就带我们到父那里。所以,我们在主的筵席上经历了主以后,不该结束聚会。照着这个原则,当我们经历了子,祂就带我们到父那里。没有来到父面前就结束擘饼聚会,乃是不对的。

希伯来二章十一节下半至十二节说,‘祂称他们为弟兄,并不以为耻,说,“我要向我的弟兄宣告你的名,在召会中我要歌颂你。”’主耶稣什么时候在召会中歌颂父?必定是在召会中圣徒们擘饼之后。我们经历了主之后,子就把我们带到父那里,在祂的弟兄中间歌颂父。马太二十六章三十节告诉我们,主设立了祂的筵席后,就来到父面前,借着与门徒一同唱诗来接触父。这是我们跟随的原则。每当我们享受了主,我们必须借着主被带到父面前。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享受了筵席以后,就必须跟随主来敬拜父。擘饼聚会的头一部分是借着有分于主来记念主。在分享主以后,聚会的第二部分就是跟随主这长子来敬拜父的时间。我们是众子,跟随着主来敬拜父。

今天基督教里大多忽略了这四个要点。天主教和更正教在守‘圣餐’的时候都没有注意这些事。我们若要有主的筵席,就必须学习这四要项。我们来赴这筵席,乃是有分于主自己;所以,我们必须预备我们的灵,洁净自己,并操练灵来接触主、享受主。然后我们要学习如何感觉当时聚会之空气,并跟随聚会之水流的技巧。如果我们都如同‘一队球员’来行事,我们就会充分并正确的享受主。从这灵里的享受,我们就有了子;然后主这位父的爱子带我们到父面前,我们就跟随祂敬拜父。这样我们就会有一个完满的聚会,有两部分来达成两个目的:记念主并有分于祂,以及敬拜并赞美父。

第五章 关于擘饼聚会实际的点

准时赴擘饼聚会

参加擘饼聚会的人往往不准时赴会。聚会开始时,与会者也许只有三分之一;然后渐渐多起来,可能二十或三十分钟后所有圣徒才逐渐到齐。这非常破坏聚会。假如五个人打篮球,头一个人自己来了先打,之后另一位来了,五分钟或者更久之后,第三、第四和第五位才来,那会是什么球赛?又假设有人邀请二十个人参加筵席,首先来了八个人,然后再来六个人,其余的人后来才陆续来到,那时食物都冷了。

我们非常注重擘饼聚会,因为这对召会生活极其重要,是非常有意义的。召会要刚强,就必须有正确的擘饼聚会。所以,我们必须凭着主的恩典,竭力使所有与会者在聚会开始时就来到。我们擘饼聚会迟到,都该感到羞耻;迟到的确是羞耻。如果有人邀我参加他的筵席,我最后一个才到,我就会感到羞耻。我们是受主所邀来赴祂的筵席,所以我们必须准时。我们若都准时赴会,聚会就会非常得加强。

聚会中正确的就座

有时,我们擘饼聚会入座的方式很不好。有的时候,许多人坐在会场的一边,另一边却有许多空位;坐在角落的,聚会中就很难听得清楚。我们来聚会时,都该学习如何入座。如果我们是头一批来聚会的,就该坐在第一排,一次坐一个区。下一批到来的该坐满第二排,再后来的该填满余下的排。有次序的填满座位,的确使聚会得加强。当我们到达聚会中,就该观察情形,知道要坐在哪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请一些弟兄们作招待。

我们都爱召会,也爱主。为了要有正确的召会生活,我们必须学习顾到这些实际的事,即使那是微小的事。

合式的祷告与喊诗

第三,我们必须学习在聚会中以听得见的声音说话。我们祷告的时候,必须操练我们的灵,也要操练我们的声音,使别人可以听见。我们需要顾到别人的耳朵。例如,人若用很微弱的声音喊诗,就会破坏并杀死聚会,且销灭聚会的灵。我们喊诗的时候,必须大声并合宜。

我们该学习以上微小的事,使擘饼聚会没有弱点。所有与会者都该准时赴会;甚至提早五分钟来到更好。然后我们该学习合式的入座,用人人能听到的声音祷告并说话。这些事会对聚会非常有帮助。

合式的背负聚会中的责任

即使弟兄姊妹们准时来到擘饼聚会,并合式的入座了,他们仍有可能没有在灵里预备好。如果没有够多灵的操练,如果所有与会者的灵都是沉寂的,我们都感觉得出来。

擘饼聚会的短缺是在于那些该背负责任的人太安静了。有时姊妹们过分尽功用,因为弟兄们迟到,或来到却‘埋葬’了。弟兄们若‘埋葬’了,就很难顾到较软弱的人。这样,较软弱的人就进来取代他们的地位。错不在于那些尽功用不合宜的人,乃在于那些不作事的人,就是那些没有背负聚会责任的人。如果那些该背负责任的弟兄没有尽责,那就成了聚会的弱点。他们不该抱怨那些错误尽功用的人。两只脚应当尽功用,但如果脚不尽功用,让两只耳朵背起走路的责任,这就产生难处了。 擘饼聚会中最大的错误,可能就是那些该分担责任的人不作事,他们‘退休’了。因着太多人退休,就有人错误的尽功用。如果有些人退休不负责任,我们就必须操练我们的灵来拯救聚会,把聚会带回,免得失落。我们都需要学习,受训练,并操练这些事。

聚会要有好的开始

篮球队员晓得,一场好球赛必须有好的开始。如果开始得不对,比赛必定会输。我们都必须学习如何开始擘饼聚会。喊第一首诗并不容易。例如,用‘永活的故事’(诗歌七五首)来开始,可能会使聚会开始的空气很低落,一旦聚会被第一首诗‘埋葬’了,就很难使之复活。

至少在聚会预定开始以前几分钟,弟兄们就应当开始祷告,而不要喊诗歌。这会立刻把聚会带到正确的感觉中。然而,许多人墨守成规,一直等到预定时间到了才开始聚会。有人该向主献上赞美,然后另外该有人跟着。我们不需要按规条,用诗歌开始聚会;反而,我们该以活的方式开始,那会使整个气氛改变。选一首诗歌来开始聚会并不容易;反之,我们该简单的学习有祷告。

选一首诗歌来开始信息聚会是容易的,但用诗歌来开始擘饼聚会却很难。很难说为什么是这样,但我们从经历中知道是如此。所以,我们必须学习用祷告来开始擘饼聚会,除非有人很有把握某首诗歌非常适合来开始聚会。然而,如果没有把握,就不该这样作。惟有正确的诗歌才能为正确的聚会铺路,所以除非我们非常清楚,而聚会已经很敞开并拔高了,否则最好不要先选诗歌。

如果聚会开始错了,不需要直接调整或改正;反而我们要尽力有另一个开始。我们可能感觉第一首诗歌选错了,而我们也不作什么来挽救,那就是进一步的错误。错误的开始以后,我们必须马上作些事,好有正确的开始;这就会拯救那个聚会。如果我们任凭这种情形下去,聚会就会没有正确的方向而‘飘浮’。

有时我们也没有感觉到传饼杯的正确时间。传饼杯需要正确的气氛。否则,那就仅仅是一种程序或规条。擘饼聚会若没有正确的次序,是非常可怜的。在这种情形下,可能有人仍然放胆发表一些话,却没有水流或方向。

使用感觉适当的诗歌

在敬拜父的时候,我们不该唱不同感觉的诗歌。有些诗歌甚至可能很相近,但这并不表示彼此相配。一首诗歌可能说到神的伟大,而另一首却说到父的新鲜。一首可比作冬天,另一首却像夏天;还有的像春天和秋天。全部‘四季’都唱,就是没有正确的方向。我们该知道水流往哪里去,我们该向罗盘的那个方向‘扬帆起航’。

林前十一章二十六节说,‘你们每逢吃这饼,喝这杯,是宣告主的死,直等到祂来。’在这短短一节里有三个点:吃喝,宣告、陈列、宣扬主的死,仰望主的再来。所以,在主的筵席上,我们总是吃主喝主享受祂,并且陈列基督的死。不仅如此,在擘饼结束时,我们灵里感觉是在仰望祂的再来。我们若有这感觉,那么唱一些关于主再来之荣耀盼望的诗歌,是很有帮助的。然而,有时候可能喊一首关于主再来的诗歌,却没有合式的感觉。所以我们强调需要跟随水流。喊一首关于主再来的诗歌而没有水流,就只是规条;那就像摆出一盘冷冰冰的食物一样。

先顾到内里的感觉,然后顾到知识

有些诗歌适合用在聚会开头的时候,因为这些诗歌没有特别的主题。唱过这样的诗歌以后,最好有一些祷告,好寻求主的引导。我们可能不确定聚会的方向,所以我们简单来到主面前寻求,并感觉要往那个方向走。可能在某个祷告中,我们都感觉到那道水流,知道这是我们在那个聚会中所要着重的点。在这时候,如果喊了一首不对的诗歌,就会减弱并打岔聚会,圣徒们也不知道往那个方向走。我们需要学习这些原则。

有些人可能喊一首不合式的诗歌,因为他们忽略了里面的感觉。我们都必须学习知道,在我们属灵的配搭中,知识不是首要的事。我们所需要的第一件事,乃是我们的感觉。我们必须凭着我们的感觉,而不是凭我们的知识,来跟随聚会的水流、空气。然后,在我们有了一些感觉之后,我们可以运用我们的知识,或发表一个祷告,或选一首诗歌,好配上我们所感觉的。

有时聚会中灵的感觉非常普通,从聚会开始到末了,可能没有特定的感觉。那时候,我们不该把聚会中的感觉严格加以区分。我们只要唱一般的诗歌,甚至有一般的祷告就可以了;那会将众圣徒灵里所有的发表出来。当我们发表了一般的感觉,所有圣徒的灵都会说阿们。例如,我们可以唱一些一般性的诗歌,说到主的甜美;不需要说主是供物的实际,或祂是我们的食物。我们就可以一般性的享受主的甜美和新鲜。那时若强调主是供物,可能会太强、太确定了。那个时候,唱一首有特定主题的诗歌是太过了,重复的唱就更糟糕。喊这样的诗歌,是由于按知识而尽功用,没有操练内里的感觉。

我再说,要跟随聚会中的水流,首要的事不是运用知识,而是运用灵。我们可以用气温来说明如何用感觉,接着才用知识。感觉热不是知识的事,那只是我们所感觉的。甚至小婴孩,虽然不知道‘热’这个字,当感觉太热了,也会有所反应。这乃是感觉的事。然而,我们有了感觉之后,就需要某种知识,才知道要作什么。我们感觉热以后,就必须用我们的知识,好知道确实的温度,并决定到底要穿春天、秋天或夏天的衣服。这是正确的使用知识。首先我们用感觉,然后用知识,来作配合感觉的事。这是跟随聚会中的水流正确的路。

在聚会中受灵引导进入不同的线

有些人可能按着教训而行动,认为我们在聚会中必须守住同一主题,却没有核对内里的感觉。然而,有时圣灵会引导我们在一条线上,然后转到另一条线上往前。这是很有意义的。我参加过一些聚会,开始时是在主升天的线上,水流非常清楚,我们马上很高昂的在升天里开始;然后唱了一、两首诗歌,又有一些祷告后,就感觉到升天的基督作为举祭乃是我们今天的享受。联接这两条线的路,大多是借着祷告。我们可以祷告说,‘主,你是升天的一位,带同天上、地上所有的权柄,登了宝座。但是主,你也在我们里面,天天作我们的食物,给我们享受。’自然的我们就应用升天的基督,就是举祭,作我们的享受。如果我们借着学习而有正确的预备,圣灵就会在我们中间自由的行动。

我曾参加过这种聚会。当我们非常享受主的时候,一位姊妹祷告说,‘主阿,我们越享受你,就越变化成为你的形像。’或说,‘我们越享受你,就越与你是一而在诸天之上。’这种祷告把我们带到诸天之上。然后紧接着这祷告,再唱一、两首诗歌。当我们与主一同在诸天之上时,可能有人接着祷告说,‘主阿,我们不只在这地上享受你作我们的饮食,我们更与你是一而在诸天之上。’在这个时候,若是拘泥于一个主题,就像乐器只奏一个音符,那并不是音乐;要奏出不同的音符,有不同的音高,才是音乐。

这样的实行需要在我们这一面有学习和预备。一面,我们的聚会还可以挑毛病;但另一面,我很高兴,因为我看见有了进步。然而,我们仍然必须更多学习。圣灵需要我们的配合。如果我们有正确的预备,那么到了聚会中,我们看见主作举祭被高举到天上时,我们里面自然会有一种感觉:‘主阿,你是如此的高,但今天你在我们里面也很微小、亲近且便利。’这样,我们就把主带到我们的享受里。我们这样祷告以后,就可以操练灵来选一首关于主作食物和饮料的诗歌。

有时我们可能从主升天、得荣并登宝座这个点来开始,但圣灵可能引导并带领我们重温主的一生。我们可能自然有很深的感觉说,‘主,你今天的荣耀反映你已过的受苦。’这样我们就来到十字架,看见主在地上的受苦。这是非常有意义的。我们不该认为我们要一直留在升天的线上。

我们需要记住这些点,特别在擘饼聚会中付诸实行。我们必须先操练内里的感觉,来感受聚会的空气,然后我们该运用我们的知识来作一些事,有一些发表,就如选一首配合感觉的诗歌。一位弟兄可能发表一些话,许多人也发表同样的话;这是因为他们在流里,有相同的感觉。

在聚会中不要沉寂,乃要预备好尽功用

传饼杯的时候,弟兄们可能在‘沉睡’,没有准备好尽功用。可能没有合式的诗歌,也可能没有充分的祷告,把聚会带到一个感觉,知道是传饼杯的时候了。这使那开始聚会的人,不得不再次尽功用。那个人可能清楚要点那一首诗歌,但可能不该由他来作这事;必须由对的人来作这事。如果一个较年轻的人喊这首诗歌,那就更美妙了。再一次,我们又缺少正确的感觉和学习。如果篮球队员有充分的学习,他们就会知道如何打这场球赛,到某个时候就知道要作对的事。

正确的祷告需要有正确的观念和领会

有人喊了一首关于生命的诗歌,却可能没有够多的祷告接上去。我们唱到神的爱或神的伟大时,有很多可说的,只是这种对于爱的观念可能不是属灵的,乃是天然的。然而,当我们唱到关于生命时,我们就闭口无言。这是我们的短缺。诗歌第九首开头说,‘哦神,你是生命源头,神圣、甘美、丰满!你如活水向外涌流,一直流到永远!’这是完全违反我们天然观念的。二十五或三十年前,这对我是外国话,我不知道其中的意思。如果我们对那首诗歌的意思没有概念,我们就无法接着诗歌来祷告。第二节说,‘你在子里因爱流出,流到人类中间。’我们可能对于爱有一点点认识,但我们却不知道‘你在子里因爱流出’是什么意思。这样,我们就无法用祷告来接这首诗歌,因为我们没有这种观念和领会。然而,从今以后,我们要更多的学习;这样,当我们选唱这种诗歌时,我们马上会有许多祷告接着,也会分析、扩大并发展其中的意思。

区分父的称谓和主的称谓

在记念主的那一段里,若有人向父祷告,就打岔了水流。这样使用父的称谓是由于已过祷告的习惯。同样的,在敬拜父的那一段里,有人祷告时使用主的称谓。称呼父是主,错误还不太严重,但若是可能,最好说,‘父。’一般说来,我们提到主的时候,主要是指主耶稣。因着我们祷告的习惯,我们很容易说,‘主阿,’但我们不习惯说,‘阿爸,父。’我们必须更多学习,更多操练,然后我们就会有更好的聚会,我们也会更多与圣灵合作。

聚会的实行对召会生活是要紧的

我们在聚会中如何操练并行动,乃是召会生活中非常重要的事。基督徒非常依赖聚会来得造就、成全并建造。如果我们有活的聚会,这样的聚会是丰富的,是使人得加力,是掌权并在灵里的,当人来到聚会中,他们就会得丰富,不仅因着信息,更是因着聚会本身。在聚会中有个东西,是活泼、真实、刚强的。所以,召会生活非常依赖召会的聚会,我们必须充分注意聚会,好实行召会生活。一个贫穷、下沉、软弱的聚会,相当破坏召会生活。

已过两年半,我们在洛杉矶已经领悟到,聚会对于召会生活的意义何等重大,聚会何等帮助人,并把人带到召会生活里。一个正确、活泼、掌权并使人得加力的聚会吸引人。人一进到聚会中,就被抓住。然而,一个下沉、软弱、枯燥、贫穷的聚会,使人来过一次就失望了;他们在聚会中既然一无所得,就不会有动机再来了。

我们可能是非常属灵的人,却仍可能不知道如何照料聚会。我们可能不知道如何在聚会中操练灵并在灵里行动。如果是这样,那么即使我们很属灵,贫穷的聚会仍会把召会生活破坏了。我们的擘饼聚会必须是正确、活泼的,是使人得加力、得造就并吸引人的。人一旦进到这样的聚会中,就会受吸引、被抓住、得造就。所以,我们都必须学习这一件事。我们要实行召会生活,就必须学习如何一同聚集;否则,召会绝不能被建造起来。我们都必须凭着主的恩典,竭力操练灵,为聚会背负责任。

barcode

李常受文集/1965/第二册/召会的立场与召会的聚会.txt · Last modified: 2016/08/11 02:51 (external ed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