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m of Jesse

Technology is for the Lord

User Tools

Site Tools


李常受文集:1965:第二册:在生命中尽基督身体恩赐的功用

Table of Contents

在生命中尽基督身体恩赐的功用

本书系李常受弟兄于一九六五年夏季训练,在美国加州洛杉矶所释放的信息整合。该次夏季训练的主题为内里生命与召会生活。与本书信息同时释放的,还有关于生命与召会的信息,另刊于‘基督是召会的内容,召会是基督的彰显’,与‘为着生命的长大对付我们内里的诸部分’等书。

第一章 借着运用我们的恩赐,在生命中尽功用

读经: 马太福音二十五章十四至三十节。

随着生命总是有长大。每一种生命都会长大;一样东西若不长大,就是没有生命。不仅如此,生命的长大总是为着尽功用。每一种生命,无论动物生命或植物生命,都是为着尽功用而长大。一棵树长到某种程度时,就会结果子。这样结果子,就是生命的功用。动物长大时也有其功用。甚至一个小婴孩开始长大时,他就有生命的功用;他越长大,就越有功用。长大是为着尽功用。

基督身体上所有的肢体都需要尽功用

圣经清楚告诉我们,召会是基督的身体,有许多肢体;所有肢体都必须尽功用(罗十二4~5)。然而,我们必须领悟,功用在于生命的长大。如果没有生命,没有生命的长大,就没有功用可言。功用来自长大,而长大乃是生命的事。这就是为什么基督教必须有圣品阶级制度。人类社会中任何一种社群,都需要聘请人来作某些工作。他们也要从会员当中组织并形成理事会或委员会,选出会长、秘书和司库。在所谓的基督教团体中,原则也是一样。因为太多人灵里发死,所以他们就形成一个组织,其中没有生命,也没有生命的功用。

我的家多年来在这样的地方。然而我从那背景出来了,你们许多人也出来了。可是,我们不知道我们受那背景的影响有多大。不仅如此,那在我们周围的基督教,仍然不知不觉的影响我们。我们并不感觉,如果我们不作基督身体的肢体而尽生命的功用,那是非常严重的错误。如果我们没有在身体里尽功用,我们需要严肃的对待这事。我不需要向你传讲,但我要请你察觉这点:如果你是一位弟兄或姊妹,是身体上的一个肢体,却不尽功用,那是非常严重的错误。

我们的功用在于生命的长大

我们必须尽功用,但功用在于长大。为什么今天许多基督徒不尽功用?这是因为今天许多基督徒没有长大。在今天所谓的基督教团体里,很难得到真正的喂养,也没有丰富的滋养。不错,有些人真得救了,也有生命,但他们没有足够的食物。今天的基督教大多是教训的宗教。然而,召会必须生产人并拯救人。这就是为什么在马太十三章的七个比喻里,主来不是教训人,乃是将祂自己作为种子撒到我们里面。祂来不是要教导我们的心思,乃是要撒出祂自己作为生命的种子,好长在我们心里。这不是教导,而是生产。

主把祂自己作为生命的种子放在我们里面,使我们得以长大,不是长成大树,而是作为微小的麦子(3)。麦子是为着喂养人。当麦子长大时,就产生子粒,能用作食物。仇敌的诡计,首先是要把生命的种子夺去(4、19)。第二,他使人的心硬化如同石头,使种子无法生长;第三,他挤住种子的生长(5~7、20~22)。但是,至终召会必须像一棵小菜蔬如芥菜。芥菜只适合作人的食物,仇敌却使其成为大树,不能生产食物(31~32)。这是今天基督教的光景;基督教成了一棵大树,没有食物,却有许多宿处,让‘天空的飞鸟’,就是许多恶人和恶事,栖宿其上。召会必须是微小的菜蔬好给人吃,但仇敌却改变了召会喂养人的性质,使其变成‘大树’,失去功用。

今天主正在恢复全地,但我们在这里不是想要作一棵大树。不要有那种想法。我们必须蒙拯救脱离堕落的基督教。召会在地上不是为着别的,乃是要作麦子生长,以产生子粒,或作微小的芥菜,以喂养人。微小的菜蔬不能作什么,只适合给人吃。在召会里没有别的,只有一块生长的麦田,不是产生博士和教授,乃是产生微小的子粒,以喂养人;这是最重要的。盼望我们都能看见这事。

我感谢主,在我得救以后不久,主就开启了我的眼睛,使我看见这一切事,祂也拯救我脱离了那棵大树。我们必须领悟,主的恢复乃是生命的恢复。主将祂自己分赐给我们,并且一天过一天祂喂养我们;结果我们就长大并尽功用。我们已经得着生命;如今我们必须以祂作我们的食物和筵席,然后我们就会长大并尽功用。功用来自于生命的长大。

肢体乃是恩赐,其功用是生命的事

现在我们来看新约中几处关于生命功用的经文。以弗所四章七至十六节给我们看见,与我们尽功用有关的一个原则。恩赐与功用是有分别的,许多基督徒没有把二者区分出来。我们的两个耳朵有聆听的功用;然而,两个耳朵本身乃是给身体的恩赐。如果身体上没有耳朵,我们就无法听声音,我们就会缺了一个恩赐。我们赞美创造主,祂将两个耳朵赐给身体作为恩赐。如今两个耳朵这恩赐有聆听的功用,但这功用乃在于生命和生命的长大。婴孩的两个耳朵有生命,但这两个耳朵不够长大。原则乃是:身体上各部分所有的功用,都需要某种程度的长大。当肢体长到某个程度时,就有正确的功用。肢体是一个恩赐,但肢体的功用不是恩赐的事,功用乃在于生命的长大。

以弗所四章所提到的恩赐,乃是作为肢体的人,有大的肢体—使徒、申言者、传福音者、牧人和教师;也有较小的肢体(7~8、11、16)。我们可能不是使徒、申言者、传福音者、牧人或教师,但我们的确是肢体。每一个肢体都是给身体的恩赐。如果主没有给我一个胃,我怎能接受食物进来呢?甚至舌头也是从主这神圣的赐与者而来的真实恩赐。我们有多少次感谢主赐给我们舌头呢?我们享受多种不同恩赐所带来的好处,但我们可能从未感谢主这赐与者。然而,如果我们失去了身上其中一个肢体,我们就会领悟这真是恩赐。

赞美祂,所有的肢体都是恩赐,而每个肢体作为恩赐,都有某种功用。耳朵是恩赐,鼻子是恩赐,两片嘴唇是恩赐,但功用各有不同。耳朵的功用是听,鼻子的功用是呼吸、闻味,两片嘴唇的功用不是闲聊,而是赞美主,并接受喂养。

罗马十二章四至八节里生命的恩赐,不同于以弗所四章八节所说的恩赐,那是指有恩赐的人,由基督升天的时候,为着祂身体的建造所赐给祂身体的。罗马十二章生命的恩赐,也不同于林前十二和十四章所说神奇的恩赐。这生命的恩赐,是借着生命的长大和在生命里的变化(罗十二2),从林前一章七节所说内在、初期的恩赐发展出来的。

银子的比喻

马太二十五章十四至三十节说到银子的比喻。然而在这之前有十个童女的比喻(1~13)。童女的比喻是生命的事。在这生命的事之后,就有银子的比喻,那是功用的事。童女是为着纯洁的生命,而银子是为着服事,为着功用。我们再次看见这原则:功用来自生命。在生命上我们必须是童女;在功用上我们必须使用我们的银子。我们需要看见圣经这段话里关于功用的基本原则。

马太二十五章十四至十五节说,‘诸天的国又好比一个人要往外国去,就叫了自己的奴仆来,把他的家业交给他们,按照各人的才干,个别的给了一个五他连得银子,一个二他连得,一个一他连得,就往外国去了。’主提到五他连得、二他连得以及一他连得。主既然特意这样说,就必定是有意义的。前一个比喻里也提到‘五’。十个童女分为两组,每组五个。这是很有意义的。按照整本圣经,五这数字表征负责任。五由四加一组成。看看我们的手,手是借着四加一而作工,就是负责任。四表征创造里的受造之物,一表征创造者。四加一就是受造之物加上创造者,来担负责任。我们是受造之物,创造主已经加到我们里面了。现今我们是四加一,我们必须担负责任。主数算银子是从五他连得算起,因为五表征负责任。我们原来是四,但自从我们接受基督进到我们里面,我们就不再是四;我们成了五。

你们读圣经时要仔细,并且要学习正确研读的方式。一面,我们忘掉仅仅字句的教训;但另一面,我们需要有正确的教训。神的话是独特的,并非属人的心思以仅仅属人的方式就能明白的。反之,我们必须有启示,然后神的话才会向我们打开。神是亚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二二32)。我们能明白在神这称谓里指明了复活么?这是主解经的方法。在二十五章十五节,主以五这个数字开始。然后祂跳过四,因为我们绝不能再成为四了。照样,我们绝不能是三,因为三表征三一神。我们曾经是四,但如今我们不再是四,而是五了。

‘二’表征见证。所有生命的功用都是一个见证。一个人有两个肩膀、两个胳臂、两只手、两个耳朵和两只眼睛。每一样都有两个;这是为着平衡、见证和功用。许多功用都是两个的。听是借由两个耳朵,看是借由两只眼睛,闻味是借由两个鼻孔,说话是借由两片嘴唇。

为什么主此后又提到‘一’?人是一个,人的身体整个来说也是一个。‘一’表征完整的单位。不管我们从主所领受的是多么微小,仍是一个完整的单位。我们已经领受了‘一’。有人可能说,‘我太微小,不足以成为肢体。’不错,你可能是最小的,甚至比最小者还小,但你必须领悟,你仍是一个完整的单位;你是一个。这是很有意义的。

十六至十八节里有两个关键辞。对那有五他连得的肢体和那有二他连得的肢体,主用了一个辞,而对那有一他连得的肢体,祂用了另一个辞。对那有五他连得和二他连得肢体的关键辞是‘作买卖’。那有五他连得的去作买卖,那有二他连得的也去作买卖。然而,对于那有一他连得肢体的辞是‘掘’。那有一他连得的掘开地,把主人的银子埋藏了。

那有五他连得的另赚了五他连得,那有二他连得的也另赚了二他连得。为什么他们不是另赚四他连得、六他连得或七他连得?我们绝不能赚得多于主所给我们的。换句话说,我们绝不能作出多于我们从主所领受的。无论我们作出什么,都必与我们从主所领受的一样。

这段话说出与功用有关的原则:因着我们已经得救了,我们就有所领受,可能不是五他连得而是二他连得,或者不是二他连得而是一他连得。如果你说你连一他连得都没有领受,那你就必定还没有得救。我们若是得救的,就至少领受了一他连得。现在我们必须去作买卖,使用我们所领受的。这会产生更多。五会产生五,加起来就会有十。二会产生二,加起来就会有四。一至少会产生一,我们就会有双倍的。这里的原则就是要尽功用。

然而,那领一他连得的没有尽功用;十八节说他去掘开地。你喜欢作买卖,还是喜欢掘地?作买卖很容易,掘地却有点难。许多弟兄姊妹不尽功用,一天过一天是在作困难的工作。他们掘地,却不作买卖。那些掘地的人很忙碌,但不是忙在天上,而是忙于掘地来埋藏他们的银子。许多基督徒不尽功用的原因,乃是他们把他们所有的埋藏了。他们在学校里,可能从来不把从主所领受的告诉人;在召会的聚会里,他们也把从主所领受的埋藏了。这里的原则乃是:我们需要运用我们所领受的。我们正常的情形,应当是要运用我们所领受的,而不要埋藏起来。我们必须鼓励所有的弟兄们,甚至较年轻的、新得救的,运用他们从主所领受的,而不要埋藏起来。

那有一他连得的说,‘主阿,我知道你是忍心的人,没有撒种的地方要收割,没有簸散的地方要收聚。’(24)这句话到底是对还是错?一面,主承认这点,祂说,‘又恶又懒的奴仆,你既知道我没有撒种的地方要收割,没有簸散的地方要收聚。’(26)但是,就另一面意义说,恶仆那样说是不对的,因为主已经给他撒了一他连得。主的确撒了种,如今祂要收割更多的。然而,主不与奴仆争论,祂单单用奴仆的话来定罪他。不要尝试与主争论;你越争论,就越被你自己的话定罪。

二十七节说,‘就当把我的银子放给兑换银钱的人,到我来的时候,可以连本带利收回。’主的银子就是祂所撒的种子。奴仆应当把主的种子,主的银子,放给兑换银钱的人来生利息。主在这里已经撒种了,如今祂来收割。主已经簸散了,如今祂来收聚。奴仆不该说主没有撒种。祂已经撒了一粒种子,一他连得在他里面。懒惰的奴仆把责任归咎于主,说,‘你没有撒种,你没有簸散,又怎能收割并收聚呢?’然而主把责任转回到他的肩头上。主的确有撒种,祂将一他连得给了奴仆;如今这一他连得在哪里?奴仆该运用这一他连得银子。

甚至新人和年幼者也需要尽功用

这段话里的原则乃是:我们必须尽功用。简单的学习尽功用吧。许多在基督教里的人以为,有些人什么都不会作,所以别人应该为他们作一切。在我们中间一些召会里,负责弟兄们也有这种错误的观念,说,‘这些弟兄姊妹不知道如何作某些事,所以我们不要让他们作。我们自己来作好了。’这是错误的观念。作母亲的不会说,‘不要叫我的孩子走路,因为他不知道如何走。’反之,她们知道,孩子越走路,就越会走。作母亲的只要鼓励孩子走,在旁边扶着,帮他一下。即使孩子不知道如何走路,作母亲的至少会鼓励他爬,至终他借着爬行就学会走路。

在地方的聚会中,负责的人必须鼓励弟兄们尽功用。让他们爬,然后他们就学会走。让他们作错事吧。不要怕孩子作错事,他们需要犯错,因为这样会学得更多。我们都是从错误中学习的。要帮助新得救的人尽功用。

许多与我们一起聚会的姊妹们受了教导,变得聪明。从前在聚会中有较多的姊妹祷告,但现在许多人变聪明了,她们不作任何行动;这样,就没有人知道她们是对还是错。不错,没有人知道,但姊妹们这样就永远无法学习尽功用。她们必须祷告,必须尽功用,然后才会有所学习。如果你不知道如何走路,那么就是爬着走也可以。你借着爬就学会如何走。我不喜欢与属灵大汉一起擘饼聚会,每个人祷告得很好,甚至可能比使徒保罗还好。那不是一个健康召会的标示。在擘饼聚会中,我们需要一些有经历的人祷告,我们也需要一些属灵的婴孩,说出一个婴孩所说的话;这是美丽、美妙的。一个家里的情形不该是一律的。家中有祖父、祖母、父亲、母亲、较大的孩子、较小的孩子甚至婴孩,有许多不同的声音;那就像音乐一样。

如果只有老练的人,就是祖父和祖母,那是太老旧了。有时在擘饼祷告中,都是老练的人祷告,那种光景感觉上是太老旧了。要鼓励弟兄姊妹尽功用。作母亲的都知道,孩子顽皮是一回事,事情作错了又是另一回事,那不是顽皮。年幼者和新得救的人在召会中尽功用而犯错,那不是顽皮;那是正常的。让他们犯错吧,这样他们就可以学习。绝不要认为,他们既然不能作什么,或者他们不知道如何作,我们就不让他们作。这是错误的观念。要让他们作,让他们尝试,让他们学习。

我们都必须尽功用。尽功用的原则就是去尽功用,去作买卖,而不要掘地埋藏起来。我们不要埋藏我们的恩赐,乃要运用恩赐,然后我们就会看见扩增。五他连得的会再增加五他连得,至终我们会一个一个的增加。这是很有意义的。如果我们聚在一起时,你尽功用,我却不尽功用,至终我所有的会成为你的。凡多尽功用的,就得着更多。只要学习尽功用,不要争辩什么或有什么借口。不要说,‘你是忍心的人,没有撒种的地方要收割,没有簸散的地方要收聚。’我们不该这样说,也不该有任何借口。

正确的路,正常的路,乃是召会中每一个人都尽功用,包括新得救的,甚至我们中间最年幼的在内。虽然我们在教训上没有圣品阶级制度,但我们可能不知不觉中却有这样的实行。在主日某些弟兄祷告,下一个主日还是同样的人祷告。一百二十位圣徒参加擘饼聚会,约有四十位常常祷告;另外八十位就是‘平信徒’。整年下来,有四十位是作买卖的,八十位是掘地的。

如果一位常常祷告的弟兄,有一天不祷告,别人就会认为奇怪,因为按他们的想法,他是作买卖的其中一个。然而,若有某位姊妹祷告,圣徒也会惊讶。她常常是掘地的,但突然兴起成为作买卖的。这不是正常的情形。正常的情形应该是:在一个主日某些弟兄们祷告,下个主日另一批弟兄们祷告。然后整年下来,每一个人都祷告,很难预料某一天谁会祷告。然而,以我们目前的情形,我们可以说出那些弟兄或姊妹会尽功用,我们甚至能预期谁会开始聚会,谁会结束聚会。这是不对的。面对这种情形,我们必须作些事,来鼓励所有的弟兄姊妹们祷告。

这种情形就是林前十四章的背景。一面,保罗说妇女应当静默;但另一面,他说众人都能申言(24、31)。所有与会者不只有申言的责任,也有申言的性能。神渴望每一位信徒都申言,就是为祂说话并说出祂来(1下,参民十一29)。

第二章 照着恩典的恩赐

读经: 罗马书十二章六节上,一至二节,十一节,以弗所书四章七至十六节。

表面看来,罗马十二章很容易明白,但实际上要进入这段话并不容易。我们可以再用马太二十二章三十二节作比方,那里主耶稣说到神的称谓:‘亚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要明白神是亚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似乎很容易;但在这称谓里有些东西,需要有某种属灵的洞察力,才能明白。在罗马十二章里也有同样的原则。

恩赐照着恩典而有所不同

六节上半说,‘照着所赐给我们的恩典,我们得了不同的恩赐。’这里说,恩赐是照着恩典。恐怕不是很多基督徒知道‘照着…恩典…的恩赐’是什么意思。这里所说的恩典是什么?恩赐与恩典有什么不同?照着恩典而有不同的恩赐,又是什么意思?恩典好比我们身体上各肢体血液的供应。如果一个肢体血液供应的容量较大,那肢体就有较大的恩赐。如果肢体血液供应的容量较小,那肢体里的恩赐就较小。在我们的小指头里,血液供应的容量很小,所以小指头的恩赐,就是它的功用,也很小。

在罗马十二章,恩赐就是功用。以弗所四章告诉我们,肢体赐给了基督的身体作为恩赐;但罗马十二章告诉我们,功用赐给了个别的肢体作为恩赐。在以弗所四章,恩赐是赐给了身体,而在罗马十二章,恩赐是赐给了肢体。后者的恩赐就是功用,赐给个别的肢体作为恩赐。手臂作为恩赐,赐给了我们的身体;不仅如此,手臂得了一个恩赐,就是一个功用,使它能作事。这功用作为恩赐赐给这个肢体,乃是照着肢体所能容纳血液供应的度量。如果肢体对流进来的血液供应有较大的容量,那么恩赐就较大;如果对流进来的血液供应容量较小,那么恩赐就较小。所以我们可以说,恩赐或功用,来自对血液供应的容量。这是恩赐照着恩典而有所不同的正确意义。

恩典乃是基督作我们的生命,基督在里面作‘血液的供应’,生命的供应。我们是肢体,我们会有怎样的恩赐或功用,乃在于我们有多少基督作生命。我们若有较多恩典,就是较多基督,所赐给我们的功用就较大。如果我们只有少量基督,如果我们接受基督进来的容量是小而有限的,我们就只能有很小的功用;所赐给我们的功用就会很有限。这就是为什么罗马十二章六节告诉我们,恩赐是照着恩典而有所不同。主给使徒保罗很大的功用作为恩赐。我们若有这么大容纳基督的度量,我们就也会有保罗那样的功用。恩赐是照着恩典的度量,就是基督作生命的度量而赐给的。

得释放脱离霸占,好将身体献上

我们怎能有度量来容纳恩典,就是基督在我们里面作生命呢?罗马十二章说到三件事,与我们这人的三部分有关。第一,我们必须献上身体(1)。这就是释放我们的身体。我们不该让我们的身体被主以外的事物霸占。我们的身体太多时候是被霸占,而不是得释放的。我同意年轻人必须读大学,我总是鼓励人要好好受教育。然而,我不喜欢看见年轻弟兄们完全被学业霸占了。有时他们甚至不来聚会,因为他们说自己太忙碌了。他们的身体完全被学业霸占了。我不赞同这事。读书是对的,但完全被学业霸占是不对的。

照顾我们的家也是这样。我们要好好打扫、整理我们的家,那是正确的;但我们不该被家事霸占我们的身体。如果我们的身体被家事霸占,我们又怎能尽功用?我建议你们若没有很多时间,就该牺牲一点你读书和作家事的时间,好释放你的身体脱离霸占,使你能尽功用并事奉主。在美国和在远东,有些姊妹和弟兄把住家弄得美轮美奂,却没有时间接触主。一位姊妹可能只有时间在主日来召会聚会,把钱投到奉献箱里。对她来说,这表示她已尽了她的责任。然而,她可能花很多时间,布置自己的家,把地板擦得发亮。

花太多时间整理自己的家,乃是一种奢侈。我们必须好好整理自己的家,但仅此而已。我们将我们的情形,与主和使徒们的生活比较看看,他们没有花时间布置华丽的家。我们不能把我们的家带进新耶路撒冷,所以那无疑是一种浪费;至终它会进到‘垃圾桶’里,不是进到新耶路撒冷里。我们与其花太多时间在那将要进垃圾桶的事物上,不如花在别的事物上。我不赞成把自己的家弄得乱七八糟;我们必须有整洁的家,但仅此而已。我们的身体太有限了。我们需要释放我们的身体,为着事奉主,为着尽我们的功用。

为什么我们不能尽功用?乃是因为我们太受学业、家庭、事业霸占了。有些弟兄们太被事业霸占了。去年他们赚了五百万元,今年他们想要八百万,明年他们想要一千万。他们若是这样,就不能事奉了。要学习释放自己的身体,不要被这么多主以外的事物霸占。这就是罗马十二章一节的意思;那里告诉我们,要将身体献上,当作活祭。我们必须有具体的奉献,这个具体的奉献就是将我们的身体献上。每件事都必须是借身体作出来的。这就是释放我们的身体,脱离各样的霸占。 在我们的魂里被变化

第二,我们必须借着我们心思(魂的领头部分)的更新,在魂里被变化(2)。我们的身体必须献上,并得释放脱离这许多的霸占;而我们的魂,就是我们这人,必须被变化。我们不该带进老旧、天然的观念。我们越带进天然的观念,在功用上就越被杀死。我们要正确、充分的尽功用,就必须借着我们心思的更新而变化。我们需要让心思得着更新,好有新的观念和新的领会。

灵里火热

第三,我们必须是灵里火热的(11)。我们的身体必须献上,我们的魂必须变化,我们的灵必须借着接触主而火热。我们需要不断在灵里接触主;这样我们就会焚烧,我们就会灵里火热。

如果我们在以上所说,与我们灵、魂、体有关的事上有所缺欠,我们就无法充分的尽功用。有人可能说,他已经放下他的事业,现正全时间事奉主;因此他的身体是得释放的。那可能很好,但他的变化如何?心思的更新又如何?有人可能声称他读过神学院,从一所很有名望的学校毕业。那是太老旧了,那废除了他的功用。他必须在心思里得更新。另有的人可能说他是医生或教授,他认识很多事。不要这样说,那只会杀死你。忘掉那些事吧。我们的心思必须得更新。另有的人可能说,‘我是有经验的商人,我有很多知识,知道如何作事、管理并组织。’那样的事也要忘掉;那必须摆在十字架上。银行或企业需要那些,但基督的身体不需要。你必须得更新。

另有的人可能说,‘赞美主,我放下了哲学、博士学位、银行经理的地位、甚至神学院。’这很好,这说出他的心思是更新的。然而,他的灵如何?他的灵是焚烧的么?这需要与主有不断的接触。一天过一天,每时每刻,我们都必须灵里焚烧。如果我们的身体是献上的,我们的魂是变化过的,我们的灵也是火热的,那么,我们就能尽功用。

守住一个原则—顾到我们的生存而不被霸占

我们领受恩典的度量在于这三件事—我们将身体献上,我们愿意被变化,我们天天被主焚烧。这样,我们就有更大的度量领受恩典,基督就会进来并充满我们。然后,照着这恩典的度量,主会给我们某种功用作为恩赐,我们自己就会成为赐给身体的恩赐。我们必须先在罗马十二章,才能来到以弗所四章。当我们的身体献上了,我们的所是,我们的魂变化了,我们的灵也是焚烧的,我们就有度量,让主进来作我们的恩典。我们会被恩典充满;出于这恩典并基于这恩典,就会有某种功用作为恩赐赐给我们。我们自然而然的会领受恩赐,然后作为肢体,我们就会成为赐给身体的恩赐。这样,身体就会变得丰富,并且被建造起来。

假如所有的弟兄姊妹都被霸占了:年轻的弟兄姊妹被学业和学位霸占,首先要得学士学位,然后是硕士,之后是博士,再来是另一个博士学位。作母亲的被孩子霸占,家庭主妇被家事所霸占,弟兄们被事业所霸占。这样,我们能有基督的身体么?在某处曾有一位弟兄,表面上带着很好的灵对我说,‘今天是科学时代,所以我们作事必须科学化。在任何事业或机构,作事都有科学的方法。在召会生活中,我们必须应用这原则。我们不该期望每一位弟兄或姊妹都供职并尽功用。有人要读书,有人要照顾小孩,有人要照顾家庭,有人要顾到事业;他们实在没有时间在召会里尽功用。所以我们该训练一些人专门作召会的事;召会可以雇人来尽功用。’这种思想是出于天然的观念。召会不是社会团体,召会乃是基督的身体,我们都是这身体上的肢体。身体上的一个肢体可以说‘我要顾到的事太多了,所以我愿意雇请肩膀替我尽功用’么?如果一个肢体能这样说,所有肢体也能这样说。那将会有什么样的身体?那简直就不是身体了。

正确的原则乃是:我们必须平衡。如果你是非常用功读书的学生,可能的话,你该稍微少读一点,好使你的身体在时间上得释放。为了省下时间使你的身体得释放,你可能要花更长的时间来完成教育。此外,如果你能不过奢华的生活,每月只赚一定的钱来维持正常的生活,那就够好了。不要多作工来赚更多的钱;那是把自己卖掉,作金钱的奴仆。过一种正确、健康、美好的生活,达到某种水准,那就够好了。不要提高你生活的水准。你若提高水准,就会出卖自己,作高水准生活的奴仆。那是仇敌的诡计。我们应当总是维持简单而不损害身体的生活。只要我们活得健康,那就够好了。这样,我们就可以省下时间和精力来事奉,我们也会有度量领受恩典。毫无疑问,我们不该忽略我们的小孩。我们要养育并照顾孩子,但我们不该顾得太过,我们该保持平衡。我们在这地上不是为着儿女,我们在这里是为着事奉。我们的房子、食物、衣服、婚姻、家庭和孩子,都是为着我们的生存,而我们的生存乃是为着事奉。

为什么今天的基督徒不能尽功用?这是因为他们的身体被霸占、被占有了。一个百万富翁可能每年捐一万美元给召会,资助盖造工程,但他可能不会尽功用。主不要这种事。对主来说,一万、十万、一百万美元都算不了什么。主所要的乃是我们。按照罗马十二章,祂要我们将身体献上当作活祭。主所看重的不是钱,而是活的人,就是我们的身体。我们必须释放我们的身体脱离许多霸占。

我们仰望主的怜悯。我们说到主的恢复时,也包括这件事。在美国必须有一班基督徒真正为主活着。我们必须有正确的生活,不是贫穷得像乞丐;我们也许过得富裕一点,但没有任何事霸占我们(提前六6~10)。我们在这里生存,乃是为着神圣的事奉。无疑我们应该鼓励年轻人读书,好好受教育,从学校毕业。我们也要鼓励姊妹们好好照顾家庭并养育儿女。然而,我们必须保持平衡并守住原则。我们在这里不是为着学业、家庭,不是为着养育儿女,不是为着料理家事,也不是为着事业;我们在这里乃是为着事奉。我们要活着、要生存,就需要这些事,但只要达到适当的水准;不应该让任何事霸占我们。

加增我们领受恩典的度量,好得着更大的恩赐

要有主的恢复,不是仅仅有关于恢复的道理。不,我们必须在罗马十二章:我们的身体献上、我们的所是(我们的魂,以心思为领头的部分)被变化、我们灵里常常焚烧。乃是基于这三项,我们才有度量领受恩典。恩典会进来充满我们;从这恩典并照着这恩典,会有某些功用赐给我们作为恩赐。我们都会有恩赐,就是功用,我们就会得着这恩赐的装备。然后我们自己就会成为活的恩赐赐给身体。借着赐给身体的这些活恩赐,身体就会建造起来。我的确请求你们为此祷告。我不要只是作教师,把教训传给你们。我乃是要使你们对这事有负担。请你们在祷告中把这事带到主面前。

我们的衣着必须整齐大方,但我们,特别是姊妹们,不该被服装霸占。对许多妇女来说,服装成了一种霸占。我们该顾到我们的穿着,我们花钱、花时间买衣服,但只要作到整齐、合式的地步就够了(提前二9~10)。服装对女人真是试诱,在全世界都是如此。姊妹们,你们若爱主,若对主认真,你们的衣着就只要合式、整齐就可以了,绝不要多花一分钱、多花一分钟在服装上面。在金钱、时间和精力上,你要限制自己;这样你就会得着释放。你会看见,你领受的恩典何其多,你接受基督的度量何等的被扩大;你会看见,有更大、更高的功用作为恩赐赐给你。你会得着这恩赐的装备,你也会成为赐给身体的活恩赐。然后身体会因你得丰富,全身体也会得着建造。这与今天的基督教不同;我们在这里是说到主的恢复。

我们必须持守我们中间实际的事。我们应该穿着合宜,好好照顾家庭,好好养育儿女,好好作我们的事业。然而,我们必须总是守住一个限度,作这些事只到某种程度为止,不受仇敌试诱超过限度。我们必须保守自己在限度之内,好释放自己脱离任何一种霸占或占有。这样,我们的身体会完全献上,我们的魂会得着变化。我们就会有时间接触主,我们也会常常在灵里焚烧。这样,我们就会有度量,让更多恩典进来。

倪柝声弟兄读大学的时候,至少用一半的时间事奉主,但他仍然得到优异的成绩。我们必须平衡而受限制,这样我们对主和祂的恩典,就会有更多的度量。不然,我们只是在讲说道理,听道、学道而没有实行。到主回来时,在祂的审判台前,这一切都会被试证并试验(林后五10)。我们不可认为我们的事业是单单为着我们自己的。我们需要说,‘主,我在这里不是为着我的事业,我在这里是为着事奉主。我作事业不是为着我自己,而是为着事奉你。’我确信主会恢复一班人,是这样活在地上的。他们会来在一起高举基督。他们会实际的经历基督,并显出各种的功用。

恩典照着恩赐而赐给

以弗所四章七节似乎与罗马十二章的话相反。罗马十二章说,恩赐是照着恩典,而以弗所书这一节却说,‘但恩典赐给我们各人,是照着基督恩赐的度量。’这里恩典是照着恩赐而赐给的。罗马书里所说到的恩赐,是赐给肢体的功用;但以弗所四章里所说到的恩赐,乃是赐给身体的肢体。恩赐作为功用是照着恩典,但恩典是照着作恩赐的人而赐给的。因着你是某个肢体,你就需要若干恩典。你若是大肢体,你就需要较大量的‘血液供应’。血液供应是照着我们作为肢体的恩赐而赐给的。 以弗所四章也告诉我们,较大的恩赐是为着成全较小的恩赐(11~12)。较大的肢体是要成全较小的肢体,不是顶替他们;而较小的肢体也必须学习接受较大肢体的成全。不要以为这是容易的。我们很容易让别人顶替我们,说,‘我不想作这事,那太麻烦了。让我们雇一个牧师为我们作吧。’另一方面,即使我们作了,我们也不想接受别人任何的成全。我们作事,总觉得自己知道如何作,就想要凭自己去作。如果有人想要成全我们,我们就会说,‘我不作了,你作吧。不然就请你走开,让我来作,你不要说什么。’在弟兄、姊妹甚至年幼的人身上,情形都相同。在家里,小孩总是不喜欢听父母说话,他们想要独立作事。然而在召会中,我们作事,必须受较大肢体的成全。我们需要尽功用,但我们必须接受别人的成全而尽功用。

在以弗所四章,我们再次看见长大的需要。十三节说到长成的人,十五节说我们在一切事上长到祂,就是元首基督里面。在这一章,我们也看见身体的配搭,看见所有的功用,不管是那一种的,都必须为着身体的建造(16)。恩典是照着恩赐而赐给的,较大的恩赐是为着成全较小的恩赐,而较小的恩赐必须在较大者的成全之下尽功用。不仅如此,所有肢体必须长大,在配搭里尽功用,并且为着建造基督的身体。这样,我们就会合式的尽功用。这是在积极一面。然后在消极一面,有教训之风,将肢体吹离元首和身体(14)。这里所指的不是异端,而是正确的道理,错误的过度使用,而成为吹摇、将人带走的风。我们要不再作小孩子,为波浪漂来漂去,并为一切教训之风所摇荡,就需要长到基督里面。这就是要在凡事上,让基督在我们里面增加,直等我们达到长成的人。

第三章 肢体作为恩赐赐给身体

读经: 诗篇六十八篇十八节,以弗所书四章七至十六节。

在上一篇信息中,我们看见恩典是照着基督恩赐的度量而赐给的(弗四7)。这里有非常深的意义。我们不容易有这种观念,但我们若有属天、属灵的洞察力,就能看见这里真正的意义。以弗所四章引用诗篇六十八篇十八节的话,那里说,‘你已经升上高处,掳掠了那些被掳的;你在人间,甚至在悖逆的人中间,受了恩赐,叫耶和华神可以住在他们中间。’这里的‘你’是指基督,这段话是论到基督的升天。

基督在人间受了恩赐

达秘的新译本将‘你在人间…受了恩赐’,译为‘你在人里面受了恩赐’;他的脚注说,‘在人里面,就是作为人,…与人类有关联。’基督升上了高处,掳掠了那些被掳掠的,就在人里面得着了恩赐,并且这些恩赐就是人;这就是说,祂得着了背叛的人作为恩赐。祂作这事的目的,是要在这地上,在悖逆的人中间,建造祂的居所。祂作这事,乃是为着召会的建造。以弗所四章七节没有引用诗篇六十八篇十八节的最后一句:‘叫耶和华神可以住在他们中间,’但以弗所书的上下文是说到神的居所。借此我们的确能看见,圣经不是照着属人的心思或观念写的。我们凭属人的观念绝无法想出这样的真理。反之,圣经乃是圣灵所写的(彼后一21,提后三16)。

每个肢体都有恩赐,并且就是恩赐

以弗所四章所说到的恩赐就是肢体,有恩赐的人。身体的肢体就是赐给身体的恩赐。身体的每一个肢体都是恩赐,不仅使徒、申言者、传福音者、牧人和教师是恩赐(11),连最小的肢体也是恩赐。甚至我们的小指头也是恩赐。许多时候我很感谢主,我有小指头。每当我耳朵发痒时,没有东西帮得了我,只有小指头能帮忙。我感谢主,我们有一个这么小,却又这么实用的恩赐。小指头是给身体一个很实用的恩赐;它的确能帮忙。你若失去了小指头,就会发现是何等不便。当我们拥有这样的肢体时,可能不觉得它的实用性;但我们若失去了它,就会感觉没有它是何等笨拙。身体上的每一个肢体都是恩赐。

许多基督徒,包括许多基督教教师在内,都不知道罗马十二章所说的恩赐,与以弗所四章所说的恩赐,有何不同。有些人即使知道不同,却没有发表说出其中的不同。正确的发表乃是:罗马十二章所说的恩赐,是赐给肢体的功用;而以弗所四章里的恩赐,乃是赐给身体的肢体。我们可以用我们的耳朵和眼睛来说明这不同。耳朵若没有聆听的功用,就是可怜、无用的耳朵。然而,主是满有恩典的,祂将功用赐给耳朵。聆听的功用作为恩赐赐给耳朵,所以耳朵本身就成了给身体的恩赐。同样,眼科专家可以给你一只人工假眼,但它没有看的功用,没有恩赐。看的功用对于眼睛这肢体是恩赐。然后,因着眼睛有看的功用这样的恩赐,眼睛就能赐给身体作为恩赐。功用是给肢体的恩赐,而肢体是给身体的恩赐。

恩赐是照着恩典

罗马十二章里的恩赐是照着恩典而赐给的。这就是说,赐给肢体的功用,是基于肢体里面的生命。如果没有血液供应给我的眼睛,眼睛就会失去功用。眼睛也需要维生素A;我若很久没有吃维生素A,我的双眼就会失去功用。眼睛的功用是照着里面的维生素A而赐的。恩典是我们的‘维生素A’。赐给身体上之肢体的恩赐,是照着恩典,就是内里生命的供应,内里的‘维生素’。如果肢体有内里的维生素,肢体就有功用;若没有内里的维生素、内里的恩典、生命的供应,肢体的功用就会失去。我们需要内里的生命。罗马十二章所说到的一切功用,都需要内里的供应。

恩典照着恩赐的度量而赐给

在以弗所四章,恩赐乃是众肢体,而恩典是照着肢体的大小,就是照着恩赐的度量而赐给的。就如血液供应给我们身体上的肢体,是照着肢体的度量,肢体的大小;照样,恩典赐给基督身体上的肢体,乃是照着肢体作为恩赐的度量。内里的供应是照着肢体的大小而赐给的。一个人若是大肢体,他就有较大的度量,领受更多的恩典;但如果他是小肢体,他领受恩典的度量就较小。

基督借着祂的死、复活和升天,以及我们的重生,而产生恩赐

我们是身体上的肢体,但已过我们不是肢体。肢体不仅仅是一个人。洛杉矶有数百万的人,但只有少数人是基督身体的肢体。基督身体上的肢体,与不是肢体的人,分别就在于重生。一个未得重生的人只是一个人而已,不是基督身体上的肢体。得重生就是得着三一神—父、子、灵—进到三部分的人里,在他的灵里作生命。如今这人有了神圣的生命,那是在他受造之属人生命以外的生命(彼前一3,约三6,西三4)。

借着祂的死、复活和升天产生恩赐

然而,我们重生的故事不是这么简单。三一神乃是父在子里,子就是那灵(约十四10上,林前十五45下)。有一天,这一位成了肉体的人,在人中间并作为人活在这地上。然后祂进到死里,又在复活里从死出来。祂升天并登宝座,得着权柄和国度。不要以为这只是我的观念。这是照着诗篇六十八篇十八节:‘你已经升上高处,掳掠了那些被掳的。’这含示主耶稣借着祂的死与复活,完全对付了仇敌撒但。借着祂的死与复活,基督掳掠并解除了撒但掳掠的能力。在一场战役中,征服者会解除被击败者的武装;这就将被击败者的战斗力都夺去。主耶稣基督借着祂的死与复活,已经将仇敌掳掠的能力掳去了,就如希伯来二章十四节所说,祂‘借着死,废除那掌死权的,就是魔鬼’。掌死权,就是仇敌掳掠的能力,这能力已经被掳去了。就这一面意义说,诗篇六十八篇十八节里‘掳掠了那些被掳的’,含示主这位升天者,经过了死与复活,并借着死与复活,掳掠了撒但掳掠的能力。所以这篇诗说到基督的升天,并含示祂的钉死与复活。

借着重生产生恩赐

如今基督已经升到诸天之上,并且作为人、在人里面、带着人的性情,在那里登了宝座,并且祂领受了恩赐。乃是这位奇妙者进到我们灵里来产生众肢体。所以,‘你在人间…受了恩赐’含示一件很深的事。基督作为人、代表人、在人里面并同着人,已经受了恩赐。这位成为肉体、钉死、复活并升天的基督,带着神圣的性情和属人的性情,进到我们里面,重生我们,目的是为着产生众肢体。

恩赐乃是肢体,肢体是借着重生所产生的;重生含示以上一切的事。我们重生以前,就是我们得救以前,乃是有罪的,是死的,且在撒但的掳掠之下。我们身体里有罪,魂里有己,灵里满了死亡,我们也在撒但的黑暗之下。我们被掳掠,成了俘虏。我们没有任何属神的事物,却有许多属撒但的事物。我们如何能一面除去这一切消极的事物,另一面得着三一神在我们里面作我们的生命?惟有借着包罗万有的药剂—三一神的一切所是,包括祂那拔高、变化过的人性,和祂经过死与复活所成就的一切对付—才能成就这事。借着死与复活,主掳掠了撒但一切掳掠的能力。这包括主对付了罪、己、死亡与黑暗。借着基督的死与复活,一切属撒但的事已经受了对付。如今祂死的功效和复活的大能,都包括在这包罗万有的药剂里。这药剂进到我们里面时,在消极一面,立即将死亡、己、罪和黑暗消解,并且在积极一面,将三一神带进我们里面。对于这包罗万有之药剂一切所是的启示,我们实在无法穷其究竟。祂进到我们里面,目的就是要产生众肢体,这一切的肢体就是恩赐。这是祂在人间得着恩赐的路。

在主升天后,我们重生以前,就实行一面说,基督还未得着我们作恩赐。我们仍然在罪、己和死亡的黑暗之下。然而,当三一神进来对付我们的死亡、己、罪和黑暗,并带着祂拔高的人性,将祂自己分赐到我们里面时,我们就产生成为恩赐。就实行一面说,乃是在这时,基督才得着我们作恩赐。我们可以将得着恩赐的意思,领会为产生恩赐;这会帮助我们更领会这事。基督经过了死而复活;祂这样作,就掳掠了撒但掳掠的能力。这就是说,借着祂的死与复活,祂解决了一切消极的问题。然后祂升天以得着恩赐,也就是产生恩赐。但是,在实行一面,基督身体的肢体又是如何产生为恩赐,而被祂取得、得着呢?乃是借着这位奇妙者进到堕落的人里面,重生他们。

之后祂将所领受、得着、取得并产生的一切恩赐给了身体。如今这一切的恩赐摆在一起就是身体。在诗篇六十八篇十八节原来的话是说,祂受了恩赐,但到了以弗所四章八节引用时却说,祂赐给恩赐。祂先领受恩赐,然后就将所领受的赐下。至终,祂的领受就是祂的赐给。当祂产生肢体的时候,这些肢体立即成了赐给身体的恩赐。

父是源头,所有的恩赐都从这源头而来。这些恩赐由子基督所领受,并由那灵传输给身体。所以,说基督产生恩赐,意思是祂领受恩赐,祂也赐给恩赐。恩赐产生的时候,就被祂领受;恩赐被祂领受时,就由祂赐下。基督的身体是由所有肢体组成的,所有的肢体都是恩赐,这些恩赐乃是由三一神的工作(包括我们的重生)所产生的。这不是属人的观念,这是神话语里的启示。

身体的头乃是三一神,带着祂的人性、人性生活、死与复活、升天、登宝座与权柄。身体的肢体有大肢体和小肢体,所有的肢体有不同的度量、不同的大小;恩典赐给每一肢体,乃是照着肢体作为恩赐的度量。这恩典就是基督作为内里的生命供应,‘血液循环’,内里的‘维生素’,这恩典是照着恩赐的度量,就是照着肢体的大小而赐给的。如果有人是像保罗那样大的肢体,就有大量的生命供应给他;但如果他是个小肢体,他就得着较小量的生命供应。

肢体作为给身体之恩赐的原则

关于肢体作为给身体的恩赐,至少有三个原则。第一,以弗所四章所提到的恩赐乃是肢体,而肢体就是得着重生、再造的人,不是天然的人。所以,任何天然的事物必须弃绝。我们要在召会中尽职、尽功用,首先必须弃绝天然的人。凡我们天然的所是,都必须弃绝。我们越弃绝天然的人,我们就越有用。

第二,我们必须常常体验基督的死、复活和升天。我们已经与祂一同钉死、埋葬、复活并升天了,如今我们是在诸天之上。我再说,这不仅仅是我的观念。以弗所四章前面有第二章,那里告诉我们,我们已经与基督一同复活,一同坐在诸天界里(6)。消极一面,我们必须否认魂,否认天然的人;积极一面,我们必须看见如今我们乃是在诸天界里,所有属地和消极的事物都在我们脚下。这是基督身体之肢体的性质与地位。肢体的性质是神圣、复活、拔高的性质,肢体的地位是在诸天界里。

第三,我们必须不断接受恩典,让祂的生命作我们内里的供应。我们若不接受恩典,不接受内里生命的供应,我们就成为无用、枯萎的肢体。一个肢体若没有血液供应,就会枯萎而无法尽功用。我们需要借着与主交通并接触主作元首,而有新的循环,带来血液的供应。这样我们就会变得很活,并且能尽功用。

我们若看见这些事,就会非常得印证,得加强,认识尽功用正确的路。我们必须看见,如今我们是基督身体的肢体;我们不是天然的人,活在地上仅仅为着这地。不仅如此,我们乃是坐在诸天界里,不断接触主作我们生命的供应。我们需要对这些属灵的事,以及新约中所有的启示,有更清楚的领略。

第四章 成全肢体使其尽功用

读经: 以弗所书四章十三至十六节。

我们要成全别人,第一必须作的,就是将生命供应给他们,帮助他们长大。然后我们必须给他们机会事奉,就是尽功用。大的肢体很容易取得所有的机会;另一面,年幼者,较小者,要取得机会相当困难。他们能否取得机会,乃在于较大肢体的态度和作法。此外,我们也需要教导众肢体一些尽功用的技巧。

不是顶替,乃是成全较小的肢体

就属人一面说,较大的肢体太容易顶替别人了。每当较大的肢体尽功用时,都有一个危险,就是他们顶替了别人,特别是较小者。这是因为较大者认为,他们能作的是较小者作不来的。此外,肢体凭自己作事容易,要与别人一同作事就比较困难。在我基督徒事奉的年日中,许多时候有人(特别是姊妹们)告诉我:‘如果要我来作,我就自己作好了,不要让任何人来打扰我。’有些姊妹煮饭时会说,‘离开厨房,让我来煮。如果你要煮,你就自己煮;但如果要我来煮,我就要自己一个人作。’

要带进一个人来帮助我们,并与我们一同学习,的确不容易。一收学徒就会有难处;然而,请看使徒保罗,他总是带着一个年轻、较小的人—就如提摩太或提多等,来帮助他并跟他学。我们必须守住这原则—我们若是比别人大的肢体,就绝不该顶替人;反之,我们必须给别人机会操练并学习。

甚至在参加聚会的事上,我们都需要帮助年幼者。我们可能注意到,一位年轻弟兄超过两个月没有在聚会中祷告了;也许因着主主宰的安排,他与你住得很近,就在同一个社区。这样,我们需要作些事来帮助这位年轻弟兄,与他交通到聚会的事。我们可以说,‘弟兄,你不觉得我们该在聚会中祷告么?’他可能说不知道如何祷告。我们可以回答说,‘简单的向主敞开,从你的灵里有一些发表就可以了。弟兄,我们现在一起来祷告,好不好?如果你不知道如何祷告,只要操练你的灵来摸主,从里面有一些发表。你接触主时,必须借耶稣的血得洁净。你如果觉得自己有不对的地方,就告诉主。你如果觉得有些失败,就向主承认,取用祂洁净的血。’

下次主日擘饼聚会之前,我们可以请弟兄吃饭,然后找机会进一步帮助他。我们可以问:‘弟兄,你预备好在擘饼聚会中祷告么?’如果他说他不知道祷告什么,我们可以解释召会如何聚在一起,记念、享受主,并有分于主。然后我们可以花一点时间与他一同祷告:‘主,帮助我们今晚有所发表来彰显你。’这样,我们就能对这位年轻弟兄有一些供应。我们能给这样一个人多少教导和供应,就在于我们有多少学习和经历。我们都必须学习如何培育年幼者。

我们来聚会以前,可以与年轻的弟兄谈谈,帮助他认识如何选诗,如何作一些事。之后,我们来到聚会中,就坐在他旁边。到某个时刻,可能是点某首诗歌的时候了,我们就可以请弟兄喊出来。这可能是他头一次喊诗,我们该为他开路。我们可以起个头,但由他来作。半小时之后,我们可能觉得弟兄该在聚会中祷告或赞美,我们就可以帮助他作这事。

聚会之后,我们可以与他有一点交通。我们可以与他再读一次那首诗歌,解释为什么需要在那个时候喊这首诗歌;我们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到某个时候他需要祷告。他会有所领悟,由此有所学习。他可能会问:‘你认为我祷告得对么?’他这样问,就给我们开了门,可以对他有些改正、指导或供应。我们这样作,经过一段短时期,就会得着一个‘毕业生’。那时这位弟兄就知道如何帮助别人了。我们若认识这原则,就能应用到所有的服事上,甚至应用在微小的事上。这需要我们对主有真实的爱,对身体有真实的爱和关心。

带所有的肢体都尽功用的路,不是仅仅借着教导。作母亲的大多不是教导孩子,她们主要是帮助孩子,让孩子学习。我们必须给年幼者有机会作事。原则乃是:凡我们所作的,绝不可顶替别人。一年到头,我们每次聚会可能总是祷告三、四次。然而,我们需要学习如何带别人也这样尽功用,不要顶替他们,乃要成全他们。

我们成全别人时,必须将生命供应给他们。就如我在前面所举例说明的,我们可以与一位弟兄分享说,他该向主敞开,承认自己的失败,并且接触主。这不仅仅是一个方法,乃是生命的供应。至于解释为什么要喊某首诗歌,或者为什么到某个时候有人要祷告到主的荣耀,这可视为教导方法或技巧。在一切事上,无论我们作什么,我们都必须找人帮着我们一同作,让人跟我们学。这样,我们就会不断生产并繁殖。一位弟兄产生许多弟兄,那许多弟兄又繁殖更多弟兄和姊妹。我们都需要学习这点。

自然而然,我们中间就会有某种领悟。年幼的人会服从年长的,好得着成全;较小的也会服从较大的。单单说年幼的和较小的必须服从,是行不通的,我们不能这样要求。反之,我们必须有正确的实行;然后年幼的和较小的自然就会服从别人,好得着成全。这不太在于较小者,乃在于较大者。在一切事上,在服事的每一面,我们都必须应用同样的原则。

一个成全别人之肢体的见证

我年轻的时候,因着主的怜悯,得以接触倪柝声弟兄,又在主主宰的权柄下,被摆在他手下。一面,他不是仅仅教导我;但另一面,他给我很多教导。一九三三年,有一次上海召会要有福音聚会。负责弟兄们以为倪弟兄预备要讲信息。然而,他们去找倪弟兄时,他却说,‘请李弟兄讲吧。’于是那些负责弟兄们来找我,要我一定得讲一篇福音信息。我问,聚会时倪弟兄会在哪里,他们说,‘他大概很忙,或者他要到外地去。现在你一定得讲了。’当然,我是讲了信息,但后来我发现在我所站的讲台后面,有一个后门;我讲信息时,倪弟兄从始至终就站在那里听我讲。我永远无法忘记这件事,那是我头一次得着约翰十六章的亮光。八节论到实际的灵说,‘祂来了,就要为罪,为义,为审判,使世人知罪自责。’那灵使人为三件事知罪自责。为罪,因为我们在亚当里;为义,因为我们需要迁入基督里;为审判,因为我们若仍留在亚当里,而不愿意迁入基督里,我们就会与撒但同受审判。

两、三周之后,倪弟兄与我坐在他的客厅,他说,‘李弟兄,看见为罪自责是指人在亚当里,为义是指人需要在基督里,为审判是指人跟从撒但,这的确是一个亮光。’我不知道他从哪里听到这事。后来我才得知,他就在后门那里听了整篇信息。那时他鼓励我说,‘弟兄,你必须出去,按着你对圣经的领会教导人。’

那个时候,我们约有八位不到三十岁的弟兄都在学习。我们无意作任何事,就是住在那里天天学习。倪弟兄常常释放信息。有一次主日早晨,我们都很快乐的来吃早餐,准备要听倪弟兄再讲一篇信息。因着我们都是学习者,我们只想听他。聚会是十点钟开始。那天早上,大约九点半或九点四十分的时候,服事饭食的弟兄来找我,拿来一张倪弟兄写给我的纸条,上面写着:‘今天早晨请你讲信息。’那位弟兄把纸条递给我之后就不见了,所以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不过,在那之前,我与倪弟兄有许多接触,他很自然的在尽职供应生命的事上,给我帮助和指导,借此我也有所领受。所以,当我收到这张纸条,我的确有东西可以供应。我站在那里讲信息时,乃是在受试验。倪弟兄没有来聚会,但我知道他下午会来找某些较年长的弟兄,询问我讲信息的经过。之后,大概过了两、三周,我们一同坐在他驾驶的车上,他跟我说话,就谈到我所讲的信息。

另一次我被请去主日讲道,我很强、很细的说到如何住在主里面。我非常有负担,认为自己讲了一篇很好的道。这次倪弟兄也不在那里。几天以后,他告诉一位住得很靠近我那里的年长姊妹说,‘请你对李弟兄说,我们若是在基督里,就无须学习如何在祂里面了。’后来,我去看望那些年长姊妹时,其中一位说,‘李弟兄,倪弟兄叫我告诉你一件事:我们若是在基督里,就无须学习如何在基督里了。’这的确开了我的眼睛。我人在美国,就不需要学习如何在美国了。同样,我们不需要学习如何住在基督里,乃要领悟我们已经在祂里面了。这些事例说明,倪弟兄是如何成全肢体的。

我们都必须学功课,不顶替别人,而总是生育并成全别人。除此之外,我们必须有生命的长大,然后我们就会知道如何将生命供应给人。培育别人是会遇到很多难处的,但那些是我们必须学习的功课。我们必须学习在许多方面成全别人,包括如何帮助他们读圣经、接触人并探访人。这样,全召会就都会尽功用。

较小肢体的态度

在召会中,较大的肢体必须学习成全别人,而较小、较年幼的肢体必须学习接受成全。这不仅是服从,更是接受成全。在早年,因着主真实的怜悯,我作了学习者。我自己里面定意,只要作个学习者。许多时候人叫我建议什么,但我只是回答:‘我没有建议。’凡是那些成全人的肢体所吩咐我的,我就去作。我们若接受别人的成全,我们会学得更多。

如果有人说,‘弟兄,可否请你讲一篇信息?’最好就是问:‘我该讲什么信息?’如果成全者说,‘你可以讲些关于内里生命的话,’我们就要问:‘我该讲什么关于内里生命的话呢?我完全不知道要说些什么。请你对我说一说,让我学习。’头一位弟兄可能回答说,‘也许你该讲说内里的生命就是基督。’然后我们可以问:‘我说了以后,又要讲什么呢?’我们要这样一点一点的往前。我对倪弟兄常常就是用这种方式。我甚至问他,我的信息要讲多久。倪弟兄可能说,‘你自己决定吧!’但我会回答说,‘我不知道要讲多久。’如果他建议我讲半小时,我就会在三十分钟内讲完。有时我要花三小时,才完成与倪弟兄这样的应对。我站住一个地位—我真的不知道什么。这样我就学得很多。一天我花了三小时学习,第二天我根据所学习的讲信息,所讲的却不到一小时。

我们不只要聚在一起,更要学习。你们许多人都是较年幼并较小的肢体。你们可能有一些东西,但较大的肢体所有的比你们多。不要炫耀你所有的,那并不能帮助你学习。你在这里不是为着教导,你在这里乃是为着学习。如果你要炫耀你所有的,你就不需要更多的学习了。

‘工作的再思’一书中的信息,头一次是在一九三七年初,从一月一日开始释放的。当时我们还在北方,就接到倪弟兄的电报,叫我们南下到他那里。他没有进一步说什么原因,所以我们就照着他所说的作了。我们乘坐没有卧铺的火车,从北方的北京坐了三十六小时,一直到了南方的上海。到达上海时,倪弟兄来车站接我们,马上他就开始释放那本书中的信息。那些不是普通的聚会,而是同工们的特会。

不过二天之后,倪弟兄得了重感冒,因为发烧,无法起床来聚会。第二天一大早,倪师母来找我,叫我去看倪弟兄。他在床上,我就坐在他旁边。他说,‘李弟兄,我起不来,你必须释放关于行传十三章的信息。’过去两年,他已讲过使徒行传的头一部分,从第一章到十二章。现在我们来到十三章,但他无法讲。我说,‘我要讲什么?行传十三章里有什么?’他说,‘你是知道的。’我说,‘我真的不知道。我所知道的就是在安提阿召会中有申言者和教师。’他回答说,‘你要告诉人安提阿的路线。’我说,‘什么是安提阿的路线?’于是他向我说到这些事。

当我去讲的时候,我说,‘倪弟兄因感冒不能来,他叫我向你们讲道,但我只能照着他告诉我的讲。’于是我从行传十三章说到安提阿的路线。两天之后倪弟兄起来了,他来到聚会中,把安提阿路线的信息再讲了一遍。我坐在那里听,我对自己说,‘这与我刚讲过的百分之百不同。’他讲到更多的事,我就从他得着学习。

因为倪弟兄的感冒,一月分那八天的信息讲得不够充分。同年七月日军侵华之后,我们被迫从沿海退到内地。那时我与一些人在华北,靠近蒙古的地方旅行作工。有一天我们接到电报,叫我们南下到华中,长江沿岸的汉口,那是国民政府退守之地。那时倪弟兄将信息再透彻的释放了一遍。‘工作的再思’就是根据在那里所作的笔记而出版的。

我总是站住一个立场,就是我是在学习的。我们要学一些东西,就必须百分之百作学习者。我们若这样作,就会看见我们所学的是何等多。我们会学更多,甚至学最多。

关于我们在召会中尽功用,需要顾到两面。较大、较年长的肢体必须站的立场,是不要顶替别人,乃要繁殖并成全他们;而较小、较年幼的肢体,必须总是站在学习的立场。如果我们顾到这两面,基督身体的尽功用就会迅速而充分。

然而,召会生活中可怜的光景乃是:较大的肢体不繁殖并成全,较小的肢体也不学习。学习者若为着这可怜的光景批评较大的肢体,这对他们没有帮助。学习者该专心一意的学习,这样才会学得多。假如你教我如何驾驶,我若是个好的学习者,就不该与你争论。你若叫我开到某条路上,我不该说路上会怎样。我只要接受命令就好了,这样我会学得更多。

这些都是正确的原则。在召会中,有人比较年长、比较大。这是相对、比较的。有人可能比一个人年幼,但比另一个人年长。我可能比你小,但比另一个人大。我们若是比较年幼,就必须学习;若是比较大,就必须繁殖并成全别人。我再说,我们会看见所有的功用很充分、丰富并快速的发展出来。这两个原则不是一件小事。

在一切事上长到基督里面,使我们有完满的长大以尽功用

我们也必须在一切事上长到基督里面,使我们有完满的长大。尽功用在于长大。以弗所四章十三节说,达到了长成的人。我们所需要的不是部分的长大,而是完满的长大,直到我们成为长成的人。然后十五节说,我们在一切事上长到祂,就是元首基督里面。这长大不是仅仅在某些事上,而是在一切事上。这就是说,我们可能在某些事上长,却没有在别的事上长。我们需要在一切事上长到基督里面。

十四节说,我们不该再作小孩子,为波浪漂来漂去,并为一切教训之风所摇荡。达秘新译本圣经把‘小孩子’译作‘婴孩’。我们若仍是婴孩或幼稚的,就很容易被波浪漂来漂去并摇荡。这样,我们怎能尽功用?今天在召会生活中,惟有那些得坚立的人才能尽功用。得坚立的路乃是借着长大。我们若没有得坚立,就无法正确的尽功用。我们必须得坚立;但是惟有借着长大,才有可能得坚立。

有人可能问,在他们长大以前,仍然是婴孩或小孩子时,他们该作什么,才能避免为一切教训之风所摇荡呢?他们所需要的,乃是与较年长的在一起。想想看小孩或婴孩的情形,他们留在父母或哥哥那里就安全了。有的妈妈带着三、四岁的小孩到超级市场或百货公司,有时小孩会走失;小孩子若要不走失,就要留在父母身边。要学习留在较年长的圣徒身边,并学习长大;这样你就会有某种功用。

我们需要在一切事上长到基督里面。在某些事上我们也许已经长到基督里,但在别的事上我们可能没有长大成熟。我们能尽多大的功用,完全在于我们的长大。我们越长大,就越有功用。我们必须强调长大这件事。我们必须将生命和滋养,供应给弟兄们,使他们能长大。

借着每一部分的度量而配搭

以弗所四章十六节含示基督身体的配搭。在这一节里我们看不到‘配搭’一辞,但其中的确有配搭的事实和实际。十六节说,‘本于祂,全身借着每一丰富供应的节,并借着每一部分依其度量而有的功用,得以联络在一起,并结合在一起,便叫身体渐渐长大,以致在爱里把自己建造起来。’本于祂,意即本于元首基督。这节说到联络在一起,并结合在一起。仅仅联络在一起并不足够。如果我将三本书叠在一起,它们只是联络在一起,却没有结合在一起。表面看我们在召会中是联络在一起,但我们可能没有结合在一起。结合在一起指明真实的建造。我们不只要来在一起,乃要真实建造在一起。使徒很谨慎的使用‘联络’并‘结合’二辞,因为其中是有分别的。我们若聚在一起,却从来没有结合在一起,我们就没有建造,而只是一堆材料而已。我们不只需要聚在一起,更要建造起来,结合在一起。

全身体乃是借着每一丰富供应的节而联络在一起,并结合在一起。在身体里有许多节,这些节都是供应的肢体,是较强并较丰富的。在召会中有些弟兄姊妹是作节的。他们比较丰富并刚强,所以他们是丰富供应的肢体。他们常常向众肢体尽职而有所供应。乃是借着这些供应的节,全身就结合在一起。联络并结合,乃是借着每一部分依其度量而有的功用。这功用就是众肢体的尽功用。

‘每一部分依其度量而有的功用,’含示了肢体的配搭。如果我照着我的度量尽功用,而每一个人都照着各自的度量尽功用,我们就会有配搭。每一部分依其度量而有的功用,就是每一肢体在配搭里的功用。如果一个肢体不尽功用,我们就缺了一个度量。我们都必须照着自己正确的度量来尽功用,不太多也不太少。当我们各照自己正确的度量尽功用,我们就有配搭。其结果乃是基督身体的长大,以致身体在爱里把自己建造起来。召会乃是借着生命的功用,而建造起来的。

借着我们这次的交通,我们都得帮助清楚这事了。然而我们需要许多操练。请为这些事祷告,并在你所在的地方付诸实行。我们越有这样的交通,就越看见需要有真实生命的功用。真实的功用来自生命,不是来自恩赐。正如我们已经看过,在罗马书里,恩赐乃是赐给肢体的功用,而在以弗所书,恩赐乃是赐给身体的肢体。林前十二章的恩赐是神奇的恩赐,这些神奇的恩赐只是帮助我们来到生命这里;神奇的恩赐本身不会带来很多的建造,只是开一条路,把我们带到生命的实际里。乃是借着生命的供应,才产生出某些功用来;这就使我们成为够资格建造身体的肢体。

第五章 在基督的死、复活与升天里,借着三一神的涌流产生恩赐

读经: 诗篇六十八篇十八节,三十六篇八节,以弗所书四章十一至十二节。

扩大本圣经(The Ampl—f—ed B—ble)将诗篇六十八篇十八节译为:‘你升上了高处,帅领了一列被征服的仇敌作俘虏。’主在十字架上,并借着祂的复活,征服了仇敌,击败他们,将他们解除武装。然后当祂升到诸天之上时,祂就帅领着一列、一队被击败的仇敌。在古代,一个将军出去争战,得着胜利,掳掠了仇敌,凯旋时就带着一列被击败的仇敌游行,展示他的得胜。这就是诗篇六十八篇十八节里的思想。基督就是那上战场赢得胜利的将军。祂击败了仇敌,将他们解除武装,并掳掠了他们;他们就成了一列被击败的游行队伍,向人展示这位将军赢得了何种的胜利。当基督升上高处,升到诸天之上时,祂就是帅领着这样一列被击败的仇敌,来展示祂的得胜,并且宣告宇宙中所有消极的事物已经受了对付。

三一神的涌流

现在我们对于基督升上高处,就有更多的领会。在三一神里,父是源头,子是流道,灵是流道里的水流。这是生命的水。父是活水的源头,水源。这源头经由子这流道涌流出来。在这流道里有生命河的流。这就是三一神涌流出来,流到我们里面作生命。这不是属人的思想,乃是神话语里真实的启示。已过二十世纪以来,只有零星少数基督教教师稍微摸到这件事。一般来说,几乎整个基督教都失去这个观念与启示。在这末后的日子,我们有运行之灵内里的感觉,主要再一次恢复这事。一次又一次,供职的灵一直奋力要达到这目标。

在圣经开头,在生命树旁边有一道流(创二9~10)。然后这流贯穿了整本圣经。在旧约,从被击打的磐石流出活水(出十七6),在诗篇四十六篇四节,以西结四十七章一至十二节,和撒迦利亚十四章八节,都有一道水流。在新约约翰四章和七章,林前十章和十二章,都说到活水的流。林前十二章十三节说,我们‘都得以喝一位灵’。这就是说,那灵对我们乃是水。至终我们来到启示录二十一至二十二章,再次看到这个流。这流是生命的水,就是神自己。

圣经里有好几处告诉我们神是源。诗篇三十六篇八至九节说,‘他们必因你殿里的肥甘得以饱足,你也必叫他们喝你乐河的水。因为在你那里,有生命的源头。’这里同时说到河与源。神对我们是活水;这是神圣的观念,神圣的思想。

涌流产生神与人宇宙的调和

父是源头,子是流道,灵是流道里的水流。我的确希望你们对这个观念有深刻的印象。诗歌第九首说,‘哦神,你是生命源头。’这生命源头在子里作为那灵涌流出来。至终,这道活水的流,就是三一神的三者,流到我们里面,就是流到有灵、魂、体三部分的人里。在创世记二章十节,园子里的河分为四道。这里的‘四’代表人,意即这一道河流向人,并流进人里面。从祂自己这源头,神涌流出来并流进人里面。这流出与流入,至终产生了神与人的宇宙调和。借着这流,神就被带进人里面;也是借着这流,人被带进神里面。所以主说,‘你们要住在我里面,我也住在你们里面。’(约十五4)。这节里的第一个‘我’是谁?乃是神。住在我里面,意思就是住在神里面。这节里第二个‘我’又是谁呢?这也是指神。约翰十四章二十节说,‘到那日,你们就知道我在我父里面,你们在我里面,我也在你们里面。’这就是神与人借着这流而有的调和。我希望将这事对你们说得非常清楚。这是关于内里生命和召会生活非常基本的事。

神进到人里面

当这流降临而进到人里面,是称作什么呢?这乃是成为肉体。借着成为肉体,神已经被带进人里面。当那婴孩在伯利恒生到人类中间时,有一件非常不平凡的事发生了。以赛亚九章六节说,‘因有一婴孩为我们而生,有一子赐给我们;政权必担在祂的肩头上;祂的名称为奇妙的策士、全能的神、永远的父、和平的君。’一个婴孩生于马槽里,但祂的名却称为全能的神。乃是借着这成为肉体,神就被带进人里面。四福音里有一个人在地上工作,祂里面有神作祂的内容。这是奇妙,也是奥秘。那时,这奇妙的事对人乃是秘密,因为外表看来这只是一个人—耶稣。然而,在祂里面却有一些东西与人不同,那就是神。借着成为肉体,神就将祂自己带进人里面。

人被带进神里面

后来基督复活并升天了;借着复活与升天,人就被带进神里面。所以在升天后有一个人在诸天之上。当司提反被石头打死时,诸天向他开了,他看见人子在神的右边(徒七55~56)。那在诸天之上的人不只在天上,也在神里面。司提反看见一个人在神里面。借着成为肉体,这地上有一个人,在祂里面有神。神进到人里面,并在这地上行走。那时人可以指着祂说,神在一个人里面。然而,借着祂的复活与升天,如今有一个人在神里面。这是何等奇妙!神被带进人里面,人也被带进神里面。

诗篇六十八篇十八节首先说,‘你已经升上高处,’然后说,‘掳掠了那些被掳的。’基督什么时候击败祂所有的仇敌?希伯来二章十四节告诉我们,祂借着死,废除了那掌死权的魔鬼。基督借着祂的死,击败了所有的仇敌;然后借着祂的复活,祂解除了他们的武装。之后,当祂升上诸天时,祂帅领了一队被击败的仇敌。你看见这事么?基督已经废除并掳掠了所有掳掠的权势,祂也击败了所有的仇敌。祂解决了诸天之上和地上所有的难处。

基督在复活并升天里往父那里去,领受人作恩赐

基督不只去到诸天之上,更往父自己那里去。约翰福音告诉我们,耶稣从父出来,且要往父那里去(十三1、3,十四12)。祂从父出来,将神带到人里面,然后又往父那里去,将人带进神里面。诗篇六十八篇十八节说,基督在人中间,在人里面,或作为人,领受了恩赐。基督是人。祂在这人里面,作为人,代表人,并为着人回到父那里去,领受恩赐。这些恩赐就是所有的肢体。

不要仅仅接受我的话,你必须读神清楚的话。以弗所四章八节说,‘所以经上说,“祂既升上高处,就掳掠了那些被掳的,将恩赐赐给人。”’九至十节是插进来的话,所以十一节接着八节说,‘祂所赐的,有些是使徒,有些是申言者,有些是传福音者,有些是牧人和教师。’这里基督并没有赐下说方言、医病、奇事、异能、神迹。反之,祂乃是赐下人作为恩赐,为着成全圣徒。恩赐不只是使徒、申言者、传福音者、牧人和教师。不只手臂和肩膀是给身体的恩赐,甚至小小的指头也是给身体的恩赐。恩赐乃是众肢体。

按照诗篇六十八篇,基督升到高处,借着祂的死与复活击败了仇敌,并解除了他们的武装。借着祂的成为肉体、死、复活与升天,基督完成了消极一面和积极一面的一切事。在消极一面,祂解决了所有难处,击败了所有仇敌,并且领着他们作为一列被击败的仇敌,向全宇宙展示祂的得胜。在积极一面,祂把神带进人里面,又把人带进神里面。如今每一件事都完成了。在祂升天的时候,祂已预备好作为人、在人里面并代表人,从父这源头领回恩赐。这些恩赐就是祂身体的肢体。

产生众肢体作为赐给身体的恩赐

基督为着祂的身体产生肢体,就是祂从父领受恩赐,因为父是源头。同时,这领受肢体也就是将肢体赐给身体作恩赐。产生就是领受,领受就是赐给。

我们在哪里?我们是包括在这产生、这领受和这赐给里。我们乃是身体的肢体;我们既是肢体,就是赐给身体的恩赐。倘若一位弟兄不是赐给身体的肢体,他所在地的召会就绝不会产生出来。众恩赐,就是基督身体的众肢体,乃是借着三一神涌流出来并涌流回去所产生的。这产生开始于复活那天,而完成于五旬节那天。在复活那天和五旬节那天,我们都产生为肢体了。保罗、彼得、雅各、约翰、你和我,都是同时产生的。

你是什么时候得救的?你必须说,‘是在彼得得救的同时。当彼得得救时,我也得救了。’过红海是这事实的预表。所有的以色列人都借着逾越节和过红海得救了。不是摩西在某个时候过红海,而其余的以色列人许多年后才过红海。在神眼中,全以色列人,包括老老少少,都在同一时候守了逾越节并过了红海。在神没有时间的限制。照样,借着基督的复活与升天,我们都产生作肢体,就是作恩赐。这些恩赐为父所领受,因为祂是源头。然后子作为身体的头,从父这源头领受肢体。这就是肢体的产生。同时,所有的肢体就赐给了身体作为恩赐。因此,产生就是领受,领受就是赐给。对父和子而言是赐给,对身体而言乃是领受。

借着三一神这包罗万有的药剂进到我们里面,而成为宇宙调和的肢体

现在我们能看见我们在哪里,我们是如何产生的。乃是借着基督的成为肉体、死、复活与升天,一直到我们得重生,我们这些堕落的人才被作成基督身体的肢体。重生就是从一个堕落的人产生出一个肢体。堕落的人是怎样的人呢?罪在他的身体里(罗七23),己在他的魂里(太十六24~26,路九23~25),而死就在他的灵里(弗二1、5,西二13)。当魂向神独立时,魂就成了邪恶的己。不仅如此,堕落的人是死的,不是在身体或魂里死了,而是在灵里死了。我们得救以前,我们在身体里活着,在魂里非常活跃,却在灵里死了。在这样的光景中,我们全人都在黑暗之下,就是在撒但的权势之下。

这样一个人怎能成为基督的肢体?乃是借着包罗万有的药剂进到他里面。这包罗万有的药剂进来时,就带来基督死的成分,来解决罪、己和死,也带来复活的大能,好释放我们。这是在消极一面。在积极一面,这药剂包含了成为肉体,将神带进人里面,也包含升天,将人带进神里面。这就产生了一个调和,这调和已经进到我们里面,使我们得重生,并使我们成为宇宙调和的一部分。这宇宙的调和乃是头同着身体,至终就是新耶路撒冷。所以,成为宇宙调和的一部分,就是成为身体的肢体。我们都已被作成这调和的一部分,成为这调和里的众肢体了。

一切消极的事物—罪、己、死、撒但和黑暗—都得着解决并消除了,神与人的调和已被带进我们里面,我们也成了这调和的一部分。这就是说,我们被作成这宇宙人的肢体,这宇宙人就是神与人的宇宙调和。这调和已经注射到我们里面,我们就成了肢体;这些肢体乃是赐给身体的恩赐。严格说来,大数的扫罗不是恩赐,保罗才是恩赐。所以,我们都必须改换我们属土、属地的‘名字’,也就是说,我们都要变化。

现在我们对诗篇六十八篇十八节更清楚了,我们对升天有了更新的领会。升天的意思乃是:人已经被带进神里面,以完成神与人的调和。成为肉体将神带进人里面,但这只是神与人调和的一半;当基督升到诸天之上时,祂把人带进神里面,借此这调和就完成了。一切都完成了,消极一面和积极一面的所有事都作成了。如今这包罗万有的药剂进到我们里面,产生肢体,使我们成为基督身体的肢体,并将那些从父所领受的人,赐给身体作恩赐。我们的眼睛若得着开启,看见这一切事,我们就会得着真实的释放和拯救。我们无须挣扎来胜过失败,或应用十字架在自己身上。我们若有异象,看见消极一面的事都受了对付,积极一面的事都是我们的,我们就会得着释放。

产生肢体,目的为着建造神的居所

诗篇六十八篇十八节总结说,‘你在人间,甚至在悖逆的人中间,受了恩赐,叫耶和华神可以住在他们中间。’产生肢体,领受恩赐,以及将恩赐赐给身体,目的乃是为着在这地上,在人中间建造神的居所。这一切都是为着建造身体。这与以弗所四章里的思想完全相符。十一至十二节说,‘祂所赐的,有些是使徒,有些是申言者,有些是传福音者,有些是牧人和教师,为要成全圣徒,目的是为着职事的工作,为着建造基督的身体。’基督的身体就是神在这地上,在人中间的居所。

惟有借着三一神的涌流,召会的建造才得以成就

在已过几年间,我曾听见人说到要形成‘新约召会’。我觉得许多这些亲爱的弟兄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召会不是这样形成的;召会乃是借着三一神的涌流,带着成为肉体、钉十字架、复活和升天所形成的。当这流进到我们里面,包罗万有的药剂就应用在我们身上,然后罪、己、死亡、黑暗、撒但、世界以及其他消极的事物就都解除了。不仅如此,神一切的所是和人一切的所是,都带进了我们里面,使我们得以产生成为身体的肢体。乃是在这流中,我们就成为赐给基督身体正确、活的肢体。当我们在这流里活着,我们就得着变化并建造起来。这样,我们就有召会的实际,身体的实际。

想想看召会历史和我们今天的光景。有人写了许多关于召会的书,谈论许多关于召会生活和‘新约召会’。但是,请你们告诉我,这样一个召会在哪里?今天没有这样一个召会,因为人没有经历这流。如果我们这里的弟兄姊妹没有看见这流,那无论我们谈论多少召会生活以及身体生活,我们仍然没有,也不会得着。身体不是从谈论而来的,乃是从涌流而来的。

这就是为什么在已过两年半以来,我的负担一直是要强调这事。我们必须有三一神的涌流,带着祂的成为肉体、钉死、复活和升天,将神带进人里面,并将人带进神里面,使我们完全得着变化。乃是借此,我们才能实行基督身体的建造。我在这里所陈明的药方,不是‘来自空中’;这药方是经过三十五年以上的使用得着验证的。我向你们保证,这的确有效。惟有涌流算得数,惟有这涌流行得通。

我们十年前在台湾举行第一次训练时,我强调同样的事。我不需要向你们传讲别的,单单有这道流就够好了。水流解决一切难处,水流应付所有需要。不仅如此,这流的目的乃是为着建造,使主能住在人中间。我们必须为这事祷告,叫主能把更多寻求者和流荡者,带进这实际。若没有这样的领会,寻求者就无处可去,他们也没有得着安息的盼望。此外,也无法让神得着居所,让主今天在地上得着安息之处。这是惟一的路,这是惟一的盼望。主耶稣在约翰十四章二节、四节说,‘在我父的家里,有许多住处;若是没有,我早已告诉你们了;我去是为你们预备地方。…我往那里去,你们知道那条路。’主所说到的地方和路,就在三一神那产生祂居所的流里。

主的儿女、寻求者和流荡者若没有被带进这样的看见,他们就绝不能有安息;他们仍在流浪的过程中,神在他们中间是无家可归的。所以,我们必须为他们祷告。这不是一个运动、组织或人所形成的事物。反之,这乃是生命水流的事。乃是借着这流,才会实现基督身体真实的建造。主应许祂要快来,但二千年过去了,祂还未回来。这是由于缺乏这流的实现。

乃是借着这流,新妇才会预备好并妆饰整齐(启二一2)。我没有把握全召会都会预备好作新妇。按着新约的启示,并不会如此。然而,我相信至少有一小部分,少数的圣徒,会被带回这流中。这少数人就会把基督带回来。这与旧约的预表相似。带进基督第一次来的,不是大多数的犹太人,而是少数回到圣地的遗民。他们的光景可能很软弱,但是把基督第一次带进来的,还是他们。千万的犹太人分散在各地,有些甚至是众多的人聚居在一起,但基督并没有生在他们中间。反之,基督生在少数回到圣地的人当中。

基督第二次的来,原则上与祂第一次的来是一样的。如果少数人回到原初的立场和地位,他们就会把基督带回来。这就是主的恢复。这不是一个运动、组织、人为形成的事物、教训或恩赐。这纯粹是生命的流。我们都必须被带到这生命的流里,我们必须为此祷告。什么时候我们到主面前为此事祷告,我们里面就是被点活并活着的,我们感觉到内里的流,里面的膏油涂抹。这证明主渴望得着这恢复。

这是祂的行动,不是我们的运动。我们若忘记自己的需要、我们家庭的难处,甚至忘记别人的需要,单单记念主需要这一道生命的流,并且我们若为此祷告,我们立即就会感觉到里面的涌流和膏油涂抹。我们就会被点活,因为这是主的心愿。祂在寻求要得着这流。我再说,这不是任何一种的教训、恩赐、组织或形成。这纯粹是生命的流。这就是主所寻求要得着的,因为惟有借着这流,祂的定旨才能达成,祂的目标才能达到,祂的新妇才能预备好。现今主已开始了这工作。

第六章 圣别的祭司体系和君尊的祭司体系,供应神诸般的恩典

读经: 彼得前书二章二至九节,四章十至十一节。

彼得前书给我们看见几个与召会事奉有关的重要项目。头一项是信徒出生为才生的婴孩,这就是一章三节所说的重生:‘我们主耶稣基督的神与父是当受颂赞的,祂曾照自己的大怜悯,借耶稣基督从死人中复活,重生了我们,使我们有活的盼望。’然后二十三节说,‘你们蒙了重生,不是由于能坏的种子,乃是由于不能坏的种子,是借着神活而常存的话。’神圣的出生对我们乃是一切。第二,出生以后就有长大。二章二节说,‘像才生的婴孩一样,切慕那纯净的话奶,叫你们靠此长大,以致得救。’第三,长大的路乃是借着吃主,这包括尝主(3)。我们若尝过主,就会想要吃祂。吃主含示主的宝贵(4)。世人拒绝、弃绝主,我们却宝贝祂。我们看见祂的宝贵,所以我们尝祂,从祂得喂养。第四大项乃是建造(5上)。借着吃,我们长大;借着长大,就有建造。

彼得前书里第五件重要的事乃是祭司的事奉,祭司体系(二5下,9)。这祭司职任就是事奉,乃是功用的事。这事奉在于建造,建造在于长大,而长大来自出生。所以祭司的事奉乃是生命的事。我们必须再次强调,若没有内里的生命,和生命的长大,就不可能有召会生活。约翰说到重生,保罗说到内里的生命,而彼得也论到同样的事。彼前一章说到借着基督的复活,并借着神的活话作为种子种到我们里面,而得着重生。这是内里生命的开始,这也是祭司职任,祭司事奉的开始。事奉来自生命。

借着吃主而长大

生命的长大乃是内里生命的扩展、开展。我们必须再来看人的灵、魂、体。约翰三章六节下半说,‘从那灵生的,就是灵。’我们乃是在我们的灵里从圣灵所生的。如今生命的长大就是这生命扩展到我们魂的各部分。我们在彼得前书看见灵与魂之间的关系。一章二十二节上半说,‘你们…洁净了自己的魂。’我们魂的洁净是在重生以后完成的。二十三节说到重生;重生是在灵里,在魂的洁净之前。我们在灵里重生之后,就需要魂的洁净。我们的魂有三部分:在心思里有老旧的思想,在情感里有老旧、腐败、邪恶的事物,在意志里有背叛。所以,我们的魂需要洁净。彼得提到的这种洁净,等于保罗所说的变化。魂的洁净就是魂的变化。重生是出生,而变化是长大,就是内里生命的扩展,以弥漫、浸透并洁净我们的魂。

这长大惟有借着我们吃主才有可能。二章二节说,我们喝纯净的话奶;三节说我们尝过主。四节开头就说,‘你们来到祂…跟前。’来到祂跟前不是一次永远的,这来必须是不断的。我们必须一再的来到主跟前,我们这样作的原因,乃是我们感觉到主是宝贵的。祂对我们是亲爱、甜美、宝贵的。我们就是喜欢来到祂跟前接触祂。我喜欢‘来到祂…跟前’这句话。我们越来到祂跟前,我们就越从祂得喂养。彼前二章说到喝话奶,尝过主,以及不断来到祂跟前。我们宝贝祂,祂对我们如此恩慈、甜美、亲爱并宝贵,所以我们就是喜欢来到祂跟前。然后我们越多来到祂跟前,就越饮于祂、吃祂并接受祂进来。乃是借着这样与主的接触,我们就长大。

变化成为活石

这样借着吃主而有的长大,使我们变化成为活石。我们原来不是活石,只是泥土,由尘土造成。然而,这里说我们是活石。这是由于变化。在整本圣经中,神的建造总是用石头建成的;神的建造从来没有用砖造的。巴别城和巴别塔,以及法老的两座积货城,是用砖建成的。砖是由尘土形成,尘土是我们天然生命的成分。创世记二章七节说,我们是尘土所造的;林前十五章四十七节告诉我们:‘头一个人是出于地,乃属土。’林后四章七节也说,我们是瓦器。砖表征由天然生命形成的东西。撒但乃是用人天然的生命,来建造他的建筑。

在神的建造里只有石头,没有砖头。所以,我们必须重生,在性质上有所改变,而不再是天然的。其次,我们需要变化,从属地的变成属灵的。我们所有天然的观念、天然的能力和天然的成分,都必须变化。从泥土造出砖头,乃是形成的,不是变化成的。然而,要产生石头,泥土不仅要成形,更要变化。乃是借着变化,我们才有活石作建造的材料。得着这变化的路,乃是从基督得喂养。我们从基督得喂养,就借此长大,这长大使我们变化。我们越从基督得喂养,就越在祂里面长大;我们越在祂里面长大,就越得着变化。我们不能持守美国人的观念,也不能持守中国人的观念。我们所有天然的观念,都必须变化成为属灵、神圣并属天的观念。天然的生命,泥巴的生命,泥土的生命,必须变化成为石头。

为着建造,长大和变化是必需的

没有长大与变化,是不可能有建造的。我在许多地方都观察到,一位姊妹可能在天然生命里非常善良、亲切、谦卑、甜美、有爱心,召会甚至把相当的责任托付给她。然而,不到几周以后,这位姊妹可能受几件小事影响,就不来聚会了。同样,去年表现非常好的弟兄,今年却可能去追求世界。我们可以把这种‘好’,比作泥土的建筑。泥土看起来很扎实,但是如果把水浇在上面,泥土就崩塌,建筑就有破洞了。任何泥土的建造都不能抵挡水。然而,如果把水浇在一块大理石上,只会把大理石洗干净;越多水浇在大理石上,大理石就越干净。我们到底是大理石,还是泥土,像一所泥砖砌成的房屋?如果我们是大理石,就不管何种雨水冲打下来,只会洁净我们,使我们更照耀。然而,如果我们是泥土,就会被冲走;仅仅两个月后,我们就从聚会中消失了。人对召会生活谈论很多,但若没有长大和变化,就不可能有召会生活。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必须再次强调内里生命和长大的需要。没有内里的生命和长大,是不可能有召会生活的。不管我们建造了什么,那只是泥巴、泥土、木、草、禾秸的建造,不是石头的建造,不能抵挡任何的试验。建造乃是从变化与长大而来的。

某位在中国很属灵的同工被共产党抓去坐牢。共产党无法控告他什么,所以只要求他说两件事:倪柝声不过是个人,是不完全的,他有可能犯错;召会也是不完全的,是有短缺的。只要这位弟兄肯说这短短两句话,就会立刻得释放。然而,他不说。于是共产党在他的妻子身上作工,她是较软弱的器皿,多多少少被他们说服了,就被带到监牢,来说服她的丈夫。这位弟兄告诉他的妻子:‘我不能说这样的话来救自己的性命。如果那灵在我里面引导我说,我就说;不然,我不会单单为了救自己的性命而说的。’于是共产党又说服他儿子去作同样的事。他儿子第一次与他谈话之后,弟兄不听他,所以儿子也不能作什么。没有人能动摇这位弟兄,或使他移转。至终他因肾衰竭而去世。这位弟兄属灵性格很强,就像一块大理石。他忠诚可靠,没有人能改变他。乃是凭这种材料,一种刚强、变化过的性格,不像一堆泥巴,召会才能建造起来。召会真实的建造,需要这种石头,需要这种借长大而变化成的材料。

召会能委派多少责任给某些弟兄或姊妹,全在于他们有多少变化。人没有经过变化,是不可靠的。我们不能信托一个像泥巴的人;今天他可能很好,明天却不见了。召会惟有借着长大而有的变化,才可能建造起来。这就是为什么彼前一、二章里按着顺序说到出生、长大、变化以及建造的材料。

建造起来的祭司体系,其圣别和君尊的两面

接着在建造之后,就有祭司体系。彼前二章五节上半说,你们‘也就像活石,被建造成为属灵的殿,成为圣别的祭司体系’。这属灵的殿是什么?乃是圣别的祭司体系。祭司体系本身就是那个建造、那个殿。这意思就是我们成了一个事奉的体系。祭司是事奉的人,但这节不是仅仅说到事奉的人,而是说到事奉的群体,事奉的体系,事奉的一班人。乃是当我们建造在一起的时候,我们才有充分的事奉;也就是说,充分的事奉,充分的尽功用,来自真正的建造。当我们建造在一起时,我们就能事奉。换句话说,事奉就是建造,而祭司体系就是殿。我们若是建造起来的殿,我们就是事奉的团体,祭司的体系了。

这祭司体系有两面的讲究。五节说到圣别的祭司体系,九节说到君尊的祭司体系。圣经里说到祭司有两种等次,就是亚伦的等次和麦基洗德的等次。亚伦的等次是圣别的祭司体系,麦基洗德的等次是君尊的祭司体系。麦基洗德是君尊的祭司,他是君王同时作了祭司(来七1)。圣别乃是分别归神,并带着对人的负担到神那里去。亚伦进到神面前的时候,肩上和胸前,意即在能力和爱里,担负着十二支派的名字(出二八9~12、15~21)。他从一般人分别出来归给神,他也把百姓带到神面前。这样,他就是圣别的祭司。君尊的祭司是麦基洗德所例证的。当麦基洗德遇见亚伯拉罕的时候,亚伯拉罕是在争战,他需要饼和酒给他加力。麦基洗德从神那里出来,带着饼和酒满足亚伯拉罕的需要(创十四17~18)。这是祭司的两个方向。圣别的祭司带着人的需要去到神那里;君尊的祭司从神出来去到人那里,带着饼和酒的供应,满足人的需要。真实的召会事奉总是有这两面。

我们可以用传福音来说明祭司体系的这两面。我们要有一周的传福音以前,可能花一周时间祷告。这样,我们就把负担带到主那里,天天在主面前祷告。这是圣别祭司体系的事奉。然后经过祷告,我们就从主面前出来,带着饼和酒供应人,满足人的需要。这时我们就成了君尊的祭司体系。这就是事奉的原则。我们要有真实的祭司事奉,真实的祭司体系,就需要建造作基础,我们也需要到主那里,作圣别的祭司来接触祂。然后我们从祂面前出来,带着出于祂的东西作饼和酒,供应给人,满足人的需要。这乃是真实的召会事奉。

如果建造起来的祭司体系是圣别的,也是君尊的,我们就有正确的事奉。这需要有充分的建造、充分与主的接触、以及充分从主那里供应饼和酒给人。我们作君尊祭司所供应给人的,不仅仅是教导,必须是饼和酒,就是主的丰富,借着我们供应给人。这是事奉的正确原则。

彼前二章五至九节似乎是很短、很简单的一段话,但事奉的所有原则都在这里。这是重生、喂养、长大、变化、建造、圣别的祭司体系以及君尊的祭司体系的原则。借着这一切,我们就有了生命的职事,以及召会正确、充分的功用和事奉。

作神诸般恩典的好管家

在彼前四章还有一个关于事奉的原则。十节说,‘各人要照所得的恩赐,将这恩赐彼此供应,作神诸般恩典的好管家。’这里的原则乃是:所有恩赐都是为着向人供应恩典。彼前四章里的恩赐,与罗马十二章里的恩赐是同样的。这些恩赐就是各种功用。我们都领受了恩赐,意即我们都领受了功用,因为我们都是肢体。每个肢体都有功用,这功用就是赐给那肢体的恩赐。按照彼前四章十节,我们都领受了恩赐。现在我们必须运用恩赐,使用它将神诸般的恩典供应给人。

许多时候我们接待人,这样的接待乃是一种恩赐。然而,我们所作的不只是接待人而已。借着接待人,我们就作了神诸般恩典的管家。借着接待,我们将恩典,就是基督作生命,供应给我们的客人。然而,我们可能接待人而没有供应生命。太多时候我们接待人,却没有供应生命,反而供应死亡。如果从早到晚我们仅仅向客人传说闲言闲语,我们就是供应死亡;这是一种杀死。我们没有供应恩典,反而供应了细菌。我们的功用不是仅仅作一些事,乃是借着作这些事,将基督作为恩典供应给人。在聚会中作招待的,借着招待就把基督供应给人。整洁会所的不只作整洁,乃是借着整洁把基督作为生命和恩典供应给人。我们都领受了恩赐,使我们能作神诸般恩典的好管家。

我在中国曾看过一位姊妹,她没有作什么,只是为我们的客人洗衣服。就是借着这样的清洗,这位姊妹一直将生命供应出去。任何借着她的洗衣服接触她的人,都感觉到得着生命的供应。这是真正事奉的原则。彼前四章里关于事奉的惟一原则乃是:所有的功用不是仅仅作事,而是将基督作为生命和恩典供应给人。

一九四八年在上海,我们中间有一次美妙的复兴。其间的一天,召会有爱筵。我们中间一位服事的姊妹每件事都能作得很好,但那时她没有供应生命。人可以感觉到她的能力与聪明,但是那拦阻了生命。那时有另一位姊妹在服事,她服事时把碗掉在地上。她犯了一个错,但我们凭她的态度和灵,可以感觉到生命的流。就着作事来说,头一位姊妹很好,第二位姊妹很差。然而,就着生命来说,第二位姊妹有生命的流。她打破了碗,但有生命从她流过。我们都必须学习借着运用恩赐,尽我们的功用,将基督作为恩典和生命供应给人。我们尽功用,正在作某件事时,必须将生命供应给人。

十一节继续说,‘若有人讲论,要讲神的谕言;若有人服事,要按着神所供应的力量服事,叫神可以在凡事上借着耶稣基督得荣耀。愿荣耀权能归与祂,直到永永远远。阿们。’再一次,这里的原则乃是我们将恩典供应给人。我们必须为这些事祷告,并把这些点带到主面前。

第七章 祭司职分(一)

读经: 彼得前书二章五节,九节。

为了要看见神圣生命的功用是什么,我们必须多看一点关于祭司职分的事。在圣经中,祭司职分是非常重要的事。我们必须思考:祭司是什么?祭司的生活是什么?祭司的功用是什么?此外我们可以问:圣经中头一班祭司是谁?末了一班祭司又是谁?祭司、君王和申言者之间的不同在哪里?最后,我们必须问:祭司职分和神的形像、权柄之间的关系是什么?如果我们能找到这七件事,我们就会对祭司职分有深刻的印象。这与我们基督徒的功用非常有关系。今天许多基督徒不能正确的尽功用,主要是由于缺乏对这七个点的领会。

祭司是什么

一个以基督事奉神的人

单单说祭司是一个事奉神的人是不够的;我们必须说,祭司是一个借着基督作祭物的实际来事奉神的人(利一~七)。一个外邦的祭司,是事奉神而没有基督的人;但是神真实的祭司,乃是以基督、借着基督并凭着基督来事奉神的人。

一个享受基督的人

此外,祭司乃是享受基督的人。祭司乃是吃自己所献的祭物。事奉的人以基督并借着基督服事神,并且他们享受基督。利未记中的供物是给神享受,也是给献祭的祭司享受的。燔祭是完全烧给神,没有东西留下来给祭司(一3、9)。然而,素祭中的大部分是给祭司享受的(二1~3,六16~18)。在平安祭中,很大一部分,就是胸和右腿,是给祭司吃的(七34)。右腿表征力量,而胸表征爱。这两部分作为举祭和摇祭,是给祭司享受的。同样,赎罪祭和赎愆祭中的一部分是给神的,但大部分是给献祭的祭司吃的(六25~26,七1、6)。

一个凭基督而活的人

祭司也是一个凭基督而活的人。他所吃的是基督,他所穿的是基督,他的住处也是基督。今天人总是谈论关于吃、穿和住的事。然而,祭司乃是吃供物,就是基督。此外,祭司所穿的衣物,每一项都是表征基督;他们实在是穿戴基督作他们的衣服。他们的居所是帐幕,帐幕也表征基督。因此,他们的吃、穿、住,和他们的一切,都是基督。

一个在与神的调和中接触神的人

祭司是一个在与神的调和中接触神的人。祭司经过圣所,进入至圣所,他就是与神接触;并且这样的接触,不是在他自己里面,乃是在与神的调和里面。祭司与神的接触乃是在神里面。那就是说,当他接触神时,他就与神调和,不是客观的,乃是主观的。这是非常深的。今天我们是祭司,我们去接触神时,不是仅仅客观的接触,乃是主观的接触。我们不是在神之外接触神,我们乃是在神里面,也就是在与神的调和里接触神。帐幕里的整个气氛就是神。所以当祭司进到帐幕里的时候,他乃是在神里面来接触神,并且神也在他里面。我们可以用接触空气来作比方。我们并不是像接触书那样的来接触空气,我们乃是借着在空气中而接触空气。不仅如此,空气也在我们里面,所以我们就与空气调和。照样,如果我们跳进河里,并且喝河水,我们就被水盖过,且被水充满。同样的,我们乃是在与神的调和里来接触神。

一个绝对并彻底与神调和的人

祭司是一个绝对并彻底与神调和的人。在帐幕气氛中的每一样事物,包括供物的烟、气味和本体,都表征神的某方面。祭司进到帐幕里,表征一个人进到神里面。一旦祭司在帐幕里,那个气氛,那个气味,甚至神那看得见的荣耀,就要进到他里面,这就产生祭司与神的调和。当摩西与神留在这样的情形中四十昼夜之久,他就发光(出三四28~30)。神借着他照耀出来,因他与神调和。

一个成为神家一部分的人

祭司是一个成为神居所、神家一部分的人。在新约中,彼前二章给我们看见,神的家乃是所有祭司组成的祭司体系(5)。所以,每位祭司都是建造神家的一项材料。当祭司与神调和时,他自然就成为神家的一部分。至终,彼得成了新耶路撒冷的一部分,是新耶路撒冷的根基之一(启二一14)。每一位蒙救赎并变化过的人,都是新耶路撒冷的一部分。

被神变化就是与神调和。如果我放一些茶叶在一杯白开水里,这水就会与茶调和。原先,它只是一杯白开水,但现在,它与茶调和了。这样的调和就是变化。白开水被变化成为茶的性质、样子、颜色和味道了。我们是‘白开水’,神是‘茶’,放在我们里面,与我们调和。神越多与我们调和,我们就越被变化成为祂的性质、‘颜色’、‘样子’、‘味道’。这样,我们就成为祂居所的一部分。

一个背负神见证的人

祭司也是一个背负神见证的人。背负神的见证不仅仅是客观的,像旧约祭司扛抬约柜一样。我们看过了前面六项,就可以看见,背负见证是指我们自己成为见证的一部分。背负真实的约柜,就是神的见证,并不仅仅是客观的扛抬约柜,而是主观的与这约柜调和,成为约柜的一部分。

一个供应基督给别人的人

祭司是一个供应基督给别人的人。如果我们是基督的一部分,那么,无论我们供应什么,都是基督。我们被基督充满,被基督遮盖,与基督是一,与基督调和,所以我们不论传什么,分享什么,或供应人什么,都是基督,不是知识、形式或任何别的事物。水与茶调和,就背负茶的见证。这是一个主观的见证。甚至只是这杯饮料当中的一滴,都含有茶在其中,因为它与茶调和了。同样的,如果我们与基督调和,无论我们给别人什么,就都有基督在其中。

在祭司的服事中,无论祭司与百姓分享什么,都表征基督的某一面。当一个以色列人带着供物到祭司那里,祭司就献上给神。这是祂作祭司的服事。祭司献祭之后,就将祭物的一部分传给献祭者。这表征将出于基督的东西传给人。当祭司进到圣所或至圣所,他乃是更完满、甚至最完满的享受了基督。然后,他就有更多的基督可以与别人分享。他从神的面前所带出的一切,都是一分的基督。这是今天我们经历的一个影儿、图画。

一个把人带进与神的交通里,并把神带进与人的交通里的人

祭司是一个把人带进与神的交通里,并把神带进与人的交通里的人。祭司越服事—无论是借着献祭牲、摆设陈设饼、点灯或烧香—就越把人带进神的同在和交通里。于是,他们带给人一些神的东西,或是神的信息,或是神的指示,或是神的一些项目,来供应人。

乃是借着祭司,神与祂的百姓之间才有交通,神的百姓中间也才有交通。交通完全是根据祭司职分。我们思想旧约的图画:如果将祭司职分拿掉,在神和祂的百姓之间就没有交通,神的百姓中间也没有交通。有了祭司职分,就有这两面的交通,就是百姓与神之间的交通,并百姓中间的交通。这一个两面的交通乃在于祭司职分。我们若有祭司职分,就有交通;我们若没有祭司职分,就没有交通。

今天在召会中也是一样。我们越有祭司职分,就越有交通。如果没有祭司职分,就没有属灵的交通。在今天的基督教里,有一些友谊的成分,却没有多少真正的交通,因为缺少祭司职分。交通乃是根据祭司职分。

一个建造神居所的人

最后,祭司是一个建造神居所的人。为着帐幕的建造,和以后圣殿的建造,以及圣殿的恢复,祭司职分是必要的。基督是殿的建造者,有祭司职分。撒迦利亚六章十二至十三节说,‘对他说,万军之耶和华如此说,看哪,有一人,名为苗;祂要从自己的地方长起来,并要建造耶和华的殿。祂要建造耶和华的殿,并担负尊荣,坐在宝座上掌权;又必在宝座上作祭司,在两职之间筹定和平。’那名为苗的人,就是基督。作为神殿的建造者,祂必须是祭司。这给我们看见,乃是祭司职分建造神的殿。

祭司的生活

基督也是祭司的生活。生命树表征神在基督里作为圣灵,乃是我们的享受(创二9,约十10下)。享受基督最多的人就是祭司。凡祭司所是的,并祭司所穿戴的,都是基督。他们的衣服是基督,他们的住处是基督。在旷野那四十年间,以色列百姓享受吗哪。然而,祭司乃是天天享受更丰富的一分基督。百姓享受简单、小小的一分吗哪,但祭司甚至在旷野里,也天天享受供物,就是基督在祂不同的方面更丰富、更完满的一分。今天基督教里许多人珍赏吗哪,但享受吗哪也是飘流的记号。享受吗哪的人仍在旷野里,没有进入安息,也不在帐幕里。在帐幕里的人就不只享受吗哪,即使还在旷野,他们也享受供物的一切丰富。今天召会中大部分的人就像在旷野的以色列人。然而,有一小部分的人,为数不多,他们乃像祭司,在帐幕中更丰满的享受基督。

基督是祭司的生活,由他们的穿着指明出来。帐幕所有的材料都可见于祭司的衣服。帐幕是用细麻覆盖的,祭司袍也是用细麻作的。在帐幕里面有金子,祭司袍上也有金子,为要托住宝石(出二八5~8、15~21)。这表征祭司衣服的每一方面,每一细项,都是基督的一部分。在袍子的胸牌上有十二块宝石,其上有十二支派的名字;这指明十二支派被变化成为宝石,由金子托住,并建造在一起。在创世记二章那河的流里有红玛瑙,一种宝石,而在祭司袍的肩带上,也有两块红玛瑙(创二12,出二八9~12)。祭司有基督作他们的义,由白色的细麻所表征;基督作他们的圣别,由金子所表征;基督作他们的变化,由宝石所表征。他们也有基督作他们的得荣,由宝石的照耀所表征;并有基督作他们的建造,由十二块宝石一同镶在金槽里所表征。这些都是基督不同的方面。祭司生活中的吃、穿、住和一切,都是基督。

祭司的功用

祭司的功用,总是将基督服事给人或给神。他们献上祭物时,是将基督服事给神。他们与人分享祭物时,是将基督服事给人。然而,祭司之功用的重点不在献祭,乃在烧香。根据出埃及记和利未记,祭司的职责是以烧香作他们中心的服事。并且每逢他们烧香时,他们也必须点灯台的灯,并摆设陈设饼。

今天我们的功用乃是烧香。这不只是祷告,更是在祷告中向神献上复活的基督。我们在聚会中来在一起,主要的不是献祭;我们所作的主要乃是献香。当我们来在一起聚会时,我们是在外院子还是在圣所?传福音的聚会是在外院子的聚会,但基督徒的聚会,如祷告聚会和擘饼聚会,乃是在圣所里。在这些聚会里,我们在祷告中向神献香,就是献上复活的基督。这样作的同时,我们也在点灯。当我们带着香献上祷告时,人就蒙光照。同时我们也在桌上摆陈设饼,来喂养人。

已过我们曾说,我们在聚会中献上基督作供物。这仍是正确的。我们中间较年幼的献上主作供物,而较老练的则是献上主作香。你喜欢献供物呢,还是喜欢献香?我们愿意献香。然而,这是装不来的。如果我们没有香的经历,就很难献香;我们没有就是没有。我们可能只经历并享受基督作燔祭和素祭。我们也许说,这是美妙的,也是充分的,但这只是在外院子。我们必须更深的经历基督。然后,每逢我们开口时,我们就会献香,而不只是献供物。这样,祭司的功用就是一直供应基督,不只将基督服事给人,也服事给神。

所有神的百姓都是祭司

我们不该说,圣经中第一个祭司是亚伦,甚至也不能说是麦基洗德。亚伯献祭给神(创四4),并且毫无疑问,亚当必定作过同样的事。挪亚也如同祭司献祭给神(八20),亚伯拉罕、以撒、雅各,每个都筑坛向神有所献上(十二7,二六25,三三20)。他们献祭时,没有一个是去找‘正式的’祭司为他们献祭。这证明每一个神的选民都是祭司。就如我们所看见的,祭司就是借着在基督里享受神而事奉神的人。神的心意是要他所有的百姓都作祭司享受他。神原初的心意是要摆出祂自己作生命树,给人享受;而最享受神的人就是祭司。

当所有以色列人在埃及献逾越节的羊羔时,没有正式的祭司为他们作这事。乃是每个家自行献上逾越节的羊羔。这再次表明,神要祂所有的选民都作祭司。当以色列人被带出埃及,并带到西乃山时,主对他们说,‘你们要归我作祭司的国度,为圣别的国民。’(出十九6上)。祂的意思是说,‘我把你们带出埃及,作祭司的国度。你们每一个都是祭司,没有人需要雇用别人,你们自己就是祭司。’

所有在新耶路撒冷里的人都是祭司,直到永远

启示录二十章六节说到,有些人要作祭司一千年;二十二章三节说,‘祂的奴仆都要事奉祂。’事奉祂就是永远作祭司。谁是末了一班的祭司?乃是所有蒙神救赎,有分于新耶路撒冷的人。他们要成为末了的祭司,直到永远。 借着这一切,我们可以看见,作为信徒,我们的功用不是小事。我们在今天的基督徒中间看不到太多正确的尽功用,因为许多人没有充分的领会和经历。然而,在这些日子里,主要恢复我们的事奉。我们要更多更多的领会,并要进入对基督更多的经历里;这样我们就能正确的尽功用。

第八章 祭司职分(二)

读经: 创世记一章二十六节,启示录一章六节,二十章六节,二十二章三至五节。

祭司、君王和申言者的职事

在整本旧约中,有三种职分或职事。从这个观点,我们可以把旧约三十九卷书分成三组。从创世记到路得记是祭司的职事。在这段圣经里,外邦人中间有王,但神的子民中间没有王,这里只有祭司。接着从撒母耳记上到以斯帖记有王。然后从约伯记到雅歌,从以赛亚书到玛拉基书,有申言者。祭司、君王、申言者就是三种职分或职事。

乃是在祭司职分堕落之后,君王职分才显明出来。在这条线上的最后一位祭司是撒母耳。在他之前的祭司是以利和他的两个儿子,这两个儿子在祭司职分里是完全失败的,当时几乎将祭司职分带到尽头。所以,主兴起小撒母耳。撒母耳是出于利未支派,但他不是亚伦家直接的后裔,所以我们可以说,在当时,亚伦家的祭司职分被以利的两个儿子终结了。主兴起撒母耳作祭司,带进君王的职分。这证明君王职分的显明,是由于祭司职分的失败。

之后,申言者职分的兴起,是由于君王的失败。以利亚和以利沙是申言者的代表。当君王职分,君王的职事堕落、败坏、腐化的时候,他们就被兴起。甚至当大卫王犯罪失败时,就有申言者拿单进来,借着向王说话而尽功用(撒下十二1~12)。

在堕落的光景中,就需要申言者的职分

当祭司职分失败,君王职分就进来,而当君王职分失败,申言者就进来。这指明申言者的职事并没有包括在神原初的心意中。神原初所想要的,乃是君王职分,甚至是祭司职分。我们得救,主要的不是成为申言者,而是成为君王和祭司。启示录一章五至六节说,‘并从那忠信的见证人、死人中的首生者、为地上君王元首的耶稣基督,归与你们。祂爱我们,用自己的血,把我们从我们的罪中释放了;又使我们成为国度,作祂神与父的祭司;愿荣耀权能归与祂,直到永永远远。阿们。’这节经文说到国度和祭司,但没有提到申言者。这再次指明,我们得救乃是要作君王和祭司。今天许多基督徒想要有申言的恩赐,但并没有太多教训鼓励信徒尽君王职分,并履行祭司职分的职责。然而,却有太多的教训鼓励人寻求说话的恩赐。 根据林前十四章,我们可以切慕成为申言者,但我们并不需要切慕作君王或祭司。君王职分和祭司职分是我们生来就有的,我们乃是重生成为君王和祭司。我们可以放胆宣告:‘赞美主,我已经重生成为君王和祭司!我生来就是君王,生来就是祭司。’彼前二章五节和九节说到圣别的祭司体系和君尊的祭司体系。我们是君王作祭司,所以我们有君尊的祭司职分;这与启示录一章六节是一样的思想。另一面,林前十三章九至十节说到申言的恩赐:‘因为我们所知道的是局部的,所申言的也是局部的;及至那完全的来到,这局部的就要归于无用了。’申言者的职分、职事,在主再来的时候就要结束了,但君王职分和祭司职分却永不结束。我们要作祭司和君王,直到永永远远(启二二3、5)。

然而在现今的时代,当祭司软弱,君王腐败,二者都不尽职时,我们就需要申言者。这样堕落的光景驱使主兴起申言者。今天在基督教里,许多人珍赏申言者、讲员、传道人、牧师,但他们没有充分的看重祭司职分和君王职分。这就是说,主所渴望得着的几乎完全被忽视了。我们有祭司职分么?我们有君王职分么?还是我们只有申言者?今天有太多人只注意申言者、申言、说话、教导。几乎没有君王职分和祭司职分。

申言是一件恩赐的事,但祭司职分和君王职分是生命的事,乃在于我们的重生。我们都是生为祭司和君王。如果我们喜欢,我们可以渴慕申言的恩赐,但这不是我们与生俱来的权利之一。这不单单是生命的事。

我们不可太过注意恩赐,恩赐是在不正常的光景下才加上的。当召会不正常时,我们就需要申言者;就好像我们的健康出状况时,就需要医生。我们家里不是时常有医生,但我们总是有厨房。在召会里太常有传道人的‘药房’,却没有厨房。我们需要有人供应食物,过于有人分配药物。

我们是生为君王和祭司。如果召会生活是健康并正常的,就不太需要申言者了。反之,每一个人都作祭司尽功用。如果每一个人都尽祭司职分和君王职分,申言者就必须到别处找工作了。当君王失败了,‘拿单’就进来;但如果祭司和君王都是正常的,就不需要申言者了。林前十二章和十四章反映了在哥林多召会不正常的光景;然而,罗马书和以弗所书反映正常的光景。当我们在罗马书和以弗所书时,就不需要林前十二章和十四章;但是当召会生活中的光景不正常时,我们就需要申言者,我们需要恩赐。

召会生活乃是君王和祭司的生活,而不该是申言者的生活。如果我们需要申言者,我们就是堕落了。我们在‘申言者书’中,就显示出堕落的情形。从使徒时代起,召会一直主要有申言者和教师,就是因着堕落的缘故。一位伟大的传福音者是顶尖的传讲者,最大的讲说家,但祭司和君王在哪里?主必须恢复祭司职分和君王职分。

诗歌六百十二首第四节说到祭司职分:‘因着召会堕落荒凉,祭司职分被忽视;因着圣徒灵不刚强,话语职事独得势。’祭司职分因着召会的堕落而荒凉。在今天基督教的团体中,我们可以听见许多传讲,但是要人祷告时,许多人就跟坟墓一样安静。当传讲得势时,就表示有申言者的职事,却没有祭司和君王;有恩赐,却没有生命。我再说,我们是生为祭司和君王;祭司职分和君王职分是关乎我们新的出生。如果我们想要有申言的恩赐,我们可能切慕申言,但那不是我们生来就有的权利。

我们已经看见,申言者的职事是因着祭司和君王的失败才需要的;需要有申言者来恢复祭司职分和君王职分。因此,在祭司职分和君王职分被恢复之后,就不再需要申言者了。申言者的职分不是在神原初的心意中。在神原初的心意中只有两件事:祭司职分和君王职分。

祭司职分和君王职分是为着神的形像和管治权

人受造主要有两面:形像和权柄,就是管治权(创一26)。形像是指神的彰显,而管治权是为着代表神对付祂的仇敌。这两面都是在神原初的心意中。从起初,神就想得着祂的彰显和祂的代表。祂造人有祂的形像,使人可以作祂的彰显;祂也将祂的权柄赋予人,使人可以作祂的代表。从圣经的开头到末了,有这两条线:形像和彰显的线,以及管治权和代表的线。

祭司职分是为着神的彰显。祭司享受主,他们就成为祂的彰显、显出、居所和住处。借着祭司职分,神完全的得着祂的形像和彰显。另一面,君王职分是为着权柄和管治权。君王代表神对付祂的仇敌。这是神原初心意的两个项目。

我们已经看见,启示录一章六节说到国度和祭司。二十章六节也说,‘在头一次复活有分的有福了,圣别了,第二次的死在他们身上没有权柄;他们还要作神和基督的祭司,并要与基督一同作王一千年。’这节说到祭司和掌权的君王,却没有说到申言者。当然,这节是关于千年国;但二十二章说到在永世里的情形,三至五节说,‘一切咒诅必不再有。在城里有神和羔羊的宝座;祂的奴仆都要事奉祂,也要见祂的面;祂的名字必在他们的额上。不再有黑夜,他们也不需要灯光日光,因为主神要光照他们;他们要作王,直到永永远远。’在永世里,蒙救赎的人要在主的面前事奉祂;这是指祭司职分。不仅如此,他们要作王,直到永永远远;这是君王职分。

请记住:祭司职分是为着彰显,君王职分是为着代表;二者都是生命的事,不是恩赐的事。然而,申言是恩赐的事,不是生命的事。连外邦申言者巴兰也有申言的恩赐,但他没有神圣的生命。

君王职分依赖祭司职分

我们已经说过,申言者的兴起完全是由于君王的失败。然而,君王职分的兴起,主要是由于祭司职分的失败,但并不完全是由于这失败。祭司职分若没有失败,仍然需要有君王职分。撒迦利亚六章十二至十三节告诉我们,主耶稣作为建殿者,既是祭司,也是君王。神需要祭司职分,也需要君王职分。然而,当祭司职分和君王职分正常的时候,我们就不需要申言了。当祭司职分和君王职分不正常的时候,我们才需要申言者来恢复这二者。

所有神的选民都该作祭司和君王,但君王职分是有赖于祭司职分。这就是为什么圣经先提到祭司职分。然而,这并不是说,我们不需要君王职分。乃是说,如果祭司职分是刚强的,就如摩西和亚伦的时代那样,君王职分不需要被显明。乃是当祭司职分软弱时,君王职分才被显明。神的心意首先并不是要有君王职分的权柄。神心意的第一项乃是要有祂的形像。不过,至终这两面我们都需要。

祭司职分是神心意里的主要项目,而君王职分是与祭司职分相配的。第一位正确的王是大卫。在大卫得王位之后,他将耶和华的约柜带进他的城,当时他穿着细麻布的以弗得,那就是祭司的衣服(撒下六14)。这指明虽然大卫是王,并且当时的君王职分很刚强,但他知道他还需要祭司职分。在召会中,当所有的圣徒在生命上都很刚强,享受主,吃喝祂,作祭司尽功用时,君王职分就不太需要被显明出来。君王职分的目的是管理、掌权、维持秩序并对付仇敌。当神的儿女在生命里刚强,并作祭司尽功用时,一切都是很井然有序的,就不特别需要权柄来维持秩序。

召会中的长老职分不仅仅是关乎神的形像,也是关乎神的权柄。就这面的意义说,长老主要不是属于祭司职分,而是属于君王职分。在召会中,我们不该有太多的长老职分。反而,我们必须有祭司职分,我们的祭司职分越多越好。然而,当祭司职分变得软弱时,我们就需要长老职分,就是君王职分。例如,弟兄会在早期的时候有祭司职分,就不怎么需要权柄。然而,他们后来失去祭司职分的功用,就强调召会中权柄的需要。

我们都重生成为祭司;所以,我们必须学习如何享受我们与生俱来的权利。我们必须学习如何作祭司活着,享受基督,接触祂,从祂得喂养,凭祂而活,穿上祂作衣服,并以祂为我们的住处。当我们这样享受基督时,我们就有祭司的功用,一直将基督服事给神并给人。这样,我们的召会生活就会非常健康并正常;从这样的情形里,神的权柄自然就会实现出来。乃是借着祭司职分,我们才有君王职分。

在正确的召会生活中,神得着彰显,祂的权柄也得以施行。这就是祭司职分加上君王职分。在这样的情形下,并不太需要申言者职分。靠着主的怜悯,我们可以见证,在我们一些擘饼聚会中,我们有祭司职分带着君王职分。没有教导,没有恩赐的运用,也没有申言,只有祭司带着君王职分的供职。当我们进到这样的聚会中,我们感觉到神的形像、彰显,带着祂的权柄和代表;那就是说,我们感觉到祭司职分和君王职分了。这是召会正确并正常的光景。然而,当我们软弱的时候,祭司职分就不见了,君王职分也消失了,然后申言者就兴起来。能彰显基督并代表神,而不需要申言,乃是正常的光景。这是主所要恢复的。在千年国的时代并在永世里,将不再有申言者。甚至今天在主的恢复里,我们就可以预尝要来的事。

要有权柄,就需要生命的长大

这并不仅仅是劝勉我们要尽功用而已。我们必须领悟,功用是一件生命的事。所以我们必须吃喝主,凭祂而活,与祂调和,就如祭司所作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上一篇信息说到的第一项,就是看见祭司是什么。我们必须是那样的人,有那样的生命、那样生命的享受和生命的长大。然后我们就能成为正确的人来彰显基督。这是我们的功用。然后随着祭司职分,我们会感觉到君王职分也在这里。神的权柄是随着神的形像得以施行的。什么时候我们有神的形像,我们就有祂的权柄。亚当是按着神的形像造的,所以神的权柄托给了他(创一26)。权柄总是随着形像。

乃是借着祭司职分带同君王职分,神的形像才得着彰显,神的权柄也才得以施行。启示录二十章和二十二章告诉我们,在千年国和永世里,当我们作祭司事奉时,我们也都要作君王掌权。不仅如此,那时再也不需要申言者的职分。我盼望借着祂的怜悯,在各地的召会都能有一个满了祭司职分带着君王职分的生命,不需要申言者的职事;也就是说,我们有丰盛的生命,不需要许多恩赐。

我们可能领受恩赐而没有生命,但我们在召会中绝不能有权柄而没有生命。如果一位弟兄在长老的地位上,但缺乏生命的长大,他至终会渐渐失去真实的长老职分,就是权柄。然而,一位弟兄越在生命里长大,越被基督的丰富充满,即使他不在长老的地位上,弟兄姊妹也会认识,在他身上有权柄。民数记十七章二至八节里亚伦发芽的杖说明了这事。杖象征权柄,杖的发芽乃在于复活的生命。在主儿女中间的权柄乃是生命的事,而不仅是地位的事。选一位弟兄作长老并不管用;我们可以把他放在长老的地位上,但如果他没有在生命里长大,他那死而无生命的‘杖’是不会发芽的。君王职分乃是一件生命的事。另一面,申言乃是恩赐的事。我们可以很快的得着申言的恩赐,但我们无法这样行使君王的职分。君王职分有赖于生命的长大。我们必须吃基督,穿基督,住在基督里面,并与基督调和。基督必须作到我们里面,编织到我们里面,并与我们调和。然后我们就有基督的身量来作祭司事奉。这是生命的事,不是恩赐的事。

在某种程度上,我们都是祭司。有些人可能是大一点的祭司,有些人可能是小一点的祭司。有些人可能不是至圣所里的祭司,但靠着主的怜悯,他们是圣所里的祭司。其他人可能仍是外院子里的祭司。也许去年我们在外院子,但今年我们在圣所里。去年我们也许只知道如何献供物,但今年我们知道如何献香,也许明年我们会成为至圣所里的祭司。为此我们需要在生命里长大。在生命里长大的路,乃是借着吃基督,以祂为筵席。

正确的祭司职分要求我们认识并分辨我们的灵

希伯来十章十九节告诉我们,要进入至圣所。只有祭司能进入至圣所。这样看来,希伯来书印证我们是祭司。如果我们不是祭司,我们就没有资格进入至圣所。今天至圣所就在我们人的灵里。所以我们需要学习,如何认识并分辨灵(四12,罗八6)。这样我们就会知道如何尽我们的祭司职分。我们若不认识灵,也不会分辨灵,就很难实行祭司职分了。认识我们人的灵,不是仅仅道理而已。我们若不认识我们的口在哪里,就无法进食。同样的,我们必须被带回来认识我们的灵,在灵里我们才能接触主。

我完全有把握,主会为着正确的祭司职分和君王职分,恢复我们灵里的享受。这是主的恢复,是祂行政的事。摸主的行政不是一件小事。愿主怜悯我们,叫我们学习以活的方式认识祂是生命树,认识灵,并尽祭司的职分来享受祂。愿主怜悯,叫我们到祂面前,为着这一切事花时间停留在祂面前。我们该为着这些事祷告,将这些事祷告过,我们就会看见,这不是仅仅一个教训而已;这一切事乃是给我们有分并享受的。

barcode

李常受文集/1965/第二册/在生命中尽基督身体恩赐的功用.txt · Last modified: 2016/08/11 02:52 (external ed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