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m of Jesse

Technology is for the Lord

User Tools

Site Tools


李常受文集:1964:第三册:关于移民的交通

关于移民的交通

本段系李常受弟兄于一九六四年九月七日至九日,在美国加州洛杉矶所释放的信

第一章 借着移民扩展主的恢复

我们在这系列信息中要交通到,我们为着扩展主的恢复而移民到美国不同地区所该有的预备。为了要在这个国家开始新事物,我们需要领悟,我们这些从基督教进入主恢复中的人,受基督教的背景影响很大。因此,即使我们在主的恢复里,仍可能持守在基督教里所接受的传统观念。

每位圣徒都是主的同工,并且全时间事奉主

基督教里错谬的观念之一,是圣品阶级与平信徒的观念。我们常以为,只有某些人才能作主的仆人,我们大多数的人不能。这证明我们因着基督教的背景,不知不觉就接受圣品阶级与平信徒的堕落观念,这是借着罗马天主教所传输给我们的邪恶观念。相反的,主借着圣经所启示的,乃是所有神的儿女都是主的仆人,并没有例外,因为众人都是基督身体上的肢体,是神家中的祭司(弗五30,罗十二5,彼前二5、9)。原则上,每个得了重生的人,无论多么年幼,都该作主的同工事奉祂。

同工这辞,可以用在严格、狭隘的意义上,也可以用在宽广的意义上。一面,新约指明,与使徒一同出外作工的人称为同工,或一同作工的(罗十六21,林前三9,腓二25,门24)。另一面,新约指明,在神的工作并为着祂的权益上,所有的弟兄姊妹都是同工。我们都是主的同工,因为我们都为着主的权益一同作工;这就是我们不在同工和地方召会的圣徒们中间划分严格界线的原因。我们若仔细检视新约的记载就会领悟,很难划分界线,以区别为着主的工作出外的同工与带着世俗职业的地方圣徒。例如,我们来看与使徒保罗一同事奉的亚居拉和百基拉夫妇。照着新约,他们似乎是地方的圣徒,因为召会在他们家中,并且他们以制造帐棚为业(林前十六19,徒十八3)。然而,他们似乎也曾经是同工,因为他们为着主的工作出外,并且被使徒保罗称为同工(18,罗十六3)。

要点乃是,在指明谁是主的同工这事上,我们不该墨守成规。反之,我们该忠于一个原则,就是所有神的儿女都是祂的同工。因此,无论我们去哪里,都该为着主的权益和工作,与地方的圣徒合作,因为地方的圣徒也是神的同工。圣徒们当中没有等级或差别,没有圣品阶级或平信徒;反而每位圣徒都有同样的身分。主给我们各人的功用、职事和托付或许不同,但就着主的权益、工作和见证而论,我们都是相同的。无论我们是使徒,还是身体上最小的肢体,我们都是主的同工,因为我们共有同一的权益、工作和见证。

我们也可能有一种观念,认为全时间事奉主的人,比带着世俗职业或仅仅部分时间事奉主的人,还要圣别或摆上。然而就着外在一面,使徒保罗并没有一直全时间事奉主。有时候他会工作,制造帐棚(徒十八3,二十34,帖前二9);但即使当他制造帐棚时,他里面也在全时间事奉主。相对来说,提前五章指明,地方召会中有些长老不带职业事奉主。十七至十八节说,‘那善于带领的长老,尤其是那在话语和教导上劳苦的,当被看为配受加倍的敬奉。因为经上说,牛踹谷的时候,不可笼住它的嘴。”又说,作工的配得工价。”’这些经文指明,召会必须供给长老的生活,尤其是那些全时间照顾召会,而没有空在世俗工作中谋生的长老。因此,我们不该有一种观念,认为只有使徒们该全时间事奉主。地方的圣徒也可以放下职业全时间事奉主。不仅如此,我们不该以为,表面看来全时间事奉主的人比没有全时间事奉主的人更圣别,因为甚至使徒保罗有时也带着世俗的职业。

已往,有许多被我们看作有分量,并且给主的工作带来许多帮助的同工弟兄姊妹,都受主的引导,一生带着职业。有些人是医生和护士。有一位姊妹在上海一家最大的医院作护士,待遇非常优厚。然而,她只保留一些为生活上的需用,其余的就奉献给主和主的工作。她没有为自己积蓄。这位姊妹是护士,带着世俗的职业,但她实在是主真实的同工。不仅如此,有一些弟兄们是真实的同工,但每当地方召会中有需要,他们就作执事来事奉。因此,我们事奉主的方式不是规条或组织上的事。反而在主的工作上,我们应当在灵里为着主的权益生活并行动。

许多长老没有职业,却在主里凭信而活,主也照顾他们。另有弟兄们已建立了事业,就雇用别人经管事业。因此,正当事业继续在运作的时候,弟兄们也在召会中作长老全时间事奉主。他们在召会中并为着召会花上所有的时间,也在财物上为召会摆上许多。倪柝声弟兄曾经借一班弟兄姊妹的帮助,建立生化制药厂。那时候,神的话在中国扩展,同工们的需用一直增加。许多同工经济情况很为难;因此,倪弟兄觉得要创办这事业,以照顾他的同工们。即使倪弟兄在世俗职业里工作,他仍全时间事奉主。

我们在事奉主时必须领悟,不该有组织或传统,反而每个人都该以活的方式事奉主。我们不该墨守成规的说,只有某些弟兄是全时间事奉的同工。我们该领悟,每位信徒都是身体上的肢体,因此就是在身体里事奉主的同工。我们对召会的建造能贡献多少,取决于我们在生命里的长大、我们的尽功用(这功用乃是来自我们的长大)、我们从主而来的托付以及我们的环境。有时候我们的环境不允许我们有许多事奉,在这种情形下,我们必须受环境的限制而少些事奉。有时候主给我们环境,能更多事奉,在这种情形下,我们就该多事奉。无论我们事奉得多还是少,我们心中都必须是全时间事奉主。

在众召会中没有财物的控制

我们无论往哪里去都必须清楚,我们彼此之间的关系是属灵的,不是职务或组织上的。我们不该对人、召会或财物施行控制。虽然在召会中没有财物上的组织,却有许多在爱里的往来和交通。譬如,我若看见一位在主里的同工挨饿,我没有法定的义务要帮助他,但因着我对他的爱,我必须帮助他。然而,我若有困乏,却没有一位弟兄作什么来顾到我,我也不该抱怨,因为没有人承诺要为我作什么。

每个地方召会都有自由,按他们觉得最佳的方式,支配他们所收到的奉献款。同样,地方召会中每位圣徒都有自由,为着有需要的召会或因事奉主而有需要的圣徒,摆上奉献。甚至全时间事奉主的人,也有自由为着有需要的召会或圣徒摆上奉献。许多时候,同工们在财物上也顾到众召会。因此,在召会里面或召会之间,没有财物的控制。

看见圣徒们奉献钱财是很激励人的。在一些地方召会中,奉献箱在主日聚会后满了要交给不同圣徒的奉献包。一个也许是要给一位即将结婚的弟兄,另一个也许是要给一位需要缴学费的弟兄,还有一个也许是指名要给一位即将住院动手术的弟兄。有些奉献包标明为着传福音,有些为着另一处召会盖造会所,也有些为着福音书房。这样的奉献使圣灵在圣徒们当中作工,因为每次圣徒们奉献钱财,他们都必须祷告并寻求主的引导,该将钱财奉献给谁。在众召会中,每件事都该以活的方式来作,不该墨守成规。

奉献钱财的人并不具名,他们不让受者知道奉献款从谁而来。这是主祝福祂恢复里之工作的原因。这工作不是由人手所组织的,乃是神圣且属灵的事。无论我们奉献钱财或接受钱财,我们都必须寻求主。我们若在财物上有缺乏,惟一能去的地方就是至圣所,在那里受神对付。我们不该请求弟兄们帮助,反倒该到主面前,告诉祂,与祂办交涉,并受祂对付。

移民的原则

我们预备移民到其他地方时,必须晓得几个原则。首先,我们要清楚自己该去哪里。其次,我们不该单单自己移民。原则上,我们至少该与另一位圣徒一起移民。我们知道,我们在众地方召会中该使自己服从召会,不独立于其他圣徒之外而事奉。同样,我们移民时,至少该两个两个的出去。因此,关于我们该与谁一同移民,我们需要寻求主的意思。第三,我们需要清楚何时该移民。我们必须祷告并考虑地点、同伴和时间这三件事。主已将我们带在一起,因为祂在我们身上有个定旨。我们在一起的时候,该彼此交通,对于主在这个国家里的行动,有鸟瞰的观点。这会帮助我们认识主的引导。我们也该有更多个人和团体的祷告。

当我们移民到新的地方,我们这些清楚主恢复道路的人,该率先以正确的方式开始召会生活。当地的信徒也许不熟悉这恢复的道路,我们若等他们来开始召会生活,也许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建立召会生活;并且他们若开始了不合式的事,以后情况会很难调整。因此,我们不该等候当地的信徒有所开始,乃该率先有所开始。然后当地的信徒会受吸引并被带进这新路。至终,我们盼望许多当地的信徒会得着训练,也会把恢复扩展到邻近的城市和其他地方。

这移民需要我们有主的引导。我们不该组织任何事。将人聚在一起形成一个团体,这样组织起来非常容易,但那不是主的路。我们需要寻求主的意思,并接受祂的引导。假定有些弟兄领受负担移民到某个城市。他们移民以后,也许自然而然在家里一同聚集,他们可以从那里出去传福音,并接触其他的信徒。在美国,主已经预备许多人。因此,我们若简单的出去,并建立正确的召会生活,许多人就会来。我们只需要挖沟,然后水就会来(王下三16~17)。

将恢复的火炬传递给人

我们该学习将恢复的火炬传递给人。一九三八年,我们这些在远东的人忙于我们那一带的工作,几乎没有想过主要差遣我们到美国。然而在那一年,我从一位姊妹接到一张支票,能购买往返美国的机票。我写信给那位姊妹,告诉她说,我的负担是为着中国,不是美国。她回信叫我把钱留下,并说迟早主会差遣我去美国。最后,经过了许多年,我来到这个国家。我到这里来的负担,只是作个带火炬的人;我只要将恢复的火炬传递给你们,使你们能为着主的缘故兴起,并承担祂在这个国家里恢复的责任和带领。我只愿意作个帮助者,像工厂里的领班一样。

我们从已过的历史学知,倘若一处地方召会没有当地圣徒被兴起,负责那地方的工作,工作的进展就会缓慢。我们感谢主差遗传教士到中国为主作工;但我们也领悟,他们没有正确的传递火炬,因此拦阻了主的行动。在中国,当有本地的圣徒被兴起时,工作就比在传教士手中进行得快多了。我来到美国,学了这功课,我将整个工作放在本地弟兄们的手中。在已过二年内,这工作被建立起来的每一部分,都已放在本地弟兄们手中。

我对主在美国的见证有很深的负担。虽然我对远东的工作仍有责任,但我相信主要我在这里。我的心和我的每一滴血,都是完全为着主在这里的见证。我要因着主的怜悯,尽我所能的将我从主所学习的交给你们,但我只能给与帮助。责任是在你们的肩头上。盼望你们好些人会借神的恩典得加强,为着神的定旨起来担负你们的责任。

主恢复扩展的原则是,同工们可以从一地到另一地去给与帮助,但一地工作的责任必须在当地圣徒的肩上。在远东工作的责任和结果,完全在当地弟兄们和众地方召会的手中。工作的结果无一在我手中。这是扩展主的恢复最快速、最有功效的路。

第二章 以主恢复的路建立召会生活

要在美国扩展主的恢复,我们需要走的路,乃是移民到战略性的城市,并在那些城市建立地方召会。我们不该等候每个城市里当地的基督徒来建立地方召会。倘若一个城市里当地的基督徒建立了一个聚会,那个聚会也许并不纯净或新鲜,也许仍照着基督教的老传统。不仅如此,一旦聚会这样被建立,以后就很难作调整。

一九三四年,有一波基督教潮流横扫中国大陆。那时我正主编一分基督徒刊物,我们的办公室满了信件,述说聚会在全国各地被建立。然而,那些聚会几乎都是老旧的。开始那些聚会的基督徒,看见公会是错误的,就离开公会;然而,他们不知道如何以新路来开始聚会,因此带进许多老旧的事物。至终,这对我们成了一大难处。这些基督徒更换聚会的地方,但他们的生命和他们这个人仍旧一样。他们丢弃公会,在家里聚集,但他们的作法仍然老旧。惟一有能力的聚会,乃是以新路建立起来的聚会。

在台湾的开始是全新的;我们有全新的开始。曾在中国过召会生活,后来迁到台湾的圣徒们,都聚在一起祷告。没有一个聚会是当地的基督徒兴起的;几乎每一个地方召会都是借着受过训练以新路来聚会的圣徒,借移民而建立的。每件事都是全新的,所有新进到主恢复里的人,都必须投身于这新路。这是在台湾的工作进展迅速的原因。

丢弃老路并学习恢复的新路

根据我们已过的经历,我们常看见在个别的人身上有许多改变,但我们不常看见一班聚集一起的人身上有改变。当一群人中有人坚持维持老路,改变的希望就很有限。情况若是这样,就很难为着主的道路成就什么。这种非常强烈的属人思想和作法,就成为阻挠。

倘若新的地方召会是由我们建立,不是由当地的信徒所建立,新人就会进来;新人进入召会生活时,就会有所学习,那会帮助他们进步神速。我们学习开车时,若有教练,就能在短时间内学会。有教练就能节省时间,并保护我们免于坏习惯和造成伤害的意外事故。我们一旦养成坏习惯,就很难除去。

我们若在各城建立地方召会,就能提供好机会,让弟兄们供应主的话。当我们访问一个地方想要供应人时,常常因着受限于当地的情况而难以供应。譬如,在美国最能让我自由尽职的地方是洛杉矶。倘若在这个国家战略性的城市里,能兴起众地方召会,像在洛杉矶的召会一样,主的职事就会有更多机会得着释放,人也有更多机会借着职事得帮助。并且,当正确的地方召会被建造起来,就成为模型,供人观看,并使人借此能得着帮助。这是带进主的祝福最好的路。

我们需要领悟,我们一旦拿起某件事,就很难放手。这不是我们从书本或信息里所学到的事,乃是我们从已过的经历中学到的。借着实行和经历,我们发现建造召会的路。我们不是在第一或第二世纪;我们是在第二十世纪,在我们背后有许多历史和经历。从那些经历中我们知道,建造地方召会作基督身体之彰显正确的路。然而,很难说服人走这条路,因为大多数的人无法扬弃老路。

去年,在洛杉矶地区有些信徒很喜乐的来在一起,学着实行召会生活。我以为这事是出于主。然而,后来我领悟到,这样的实行没有用。许多人在内里生命的事上得着我职事的帮助,但几乎没有人真正愿意学习实行召会生活。为这缘故,我们中止了那些聚会。那些聚会的目的,是让人学习如何实行召会生活。然而,人却坚持老路,不愿意改变。我对他们一些人说,他们走老路,就绝对无法在当地建造基督的身体。我告诉他们,他们若不接受我的话,有一天他们会领悟自己错了,然而到那时候,时间已经浪费掉了。那会造成许多伤害,并且许多人会被耽误。

常有人请我去帮助他们,我回答说,我愿意帮助他们,但我能帮助他们多少,在于他们给我多少地位。他们若没有给我多少地位,我就无法帮助他们。他们若不接受我向他们陈明的路,至终会像人本该从大学毕业了,却仍在读三年级。到那时,即使他们想要往前,也太迟了。人在十几岁的时候,正是该在中学读书的阶段,但人过了五十岁,要在那阶段读书,一般而言是太晚了。

我们也许能传扬福音,帮助人寻求主、认识主的话,甚至帮助他们属灵到某种程度,但我们可能无法帮助他们丢弃在基督教里的实行。我们需要领悟,基督教里没有一个实行适合建造基督的身体。要建造众地方召会作为基督身体彰显的路,与基督教里的路全然不同。

以生命的路建造众地方召会

建造众地方召会的路,不仅是方法或形式,而是生命的实行。我们可能一辈子作基督徒聚在一起,却没有任何建造。聚会是一回事,建造是另一回事。基督教里有许多聚会,却没有建造。建造是扎实、刚强并活的;这是主所渴望得着的。光借着听信息,不能成就这事。这必须在我们每日的实行里作出来。

我认识一位丹麦姊妹,她去台湾不是差会打发的,乃是由一班熟人资助的。她是真实在寻求主。她到达台湾时,领悟她不能独自作工。她断定她需要加入一处本地的召会,而且是最属灵的召会。她研究当时的情况以后,断定自己必须加入主恢复里的圣徒们。我们在传教士当中没有好名声,但她仍来到聚会中。她越来,就越受吸引。

有一天,她来问我:‘你们是什么?’换句话说,她在问主的恢复是什么。我告诉她:‘这是很难回答的问题。要知道我们是什么,你必须作几件事。首先,你必须迁入我们的工人之家,与我们同住。其次,你必须每天与住在那里事奉的姊妹们交通。第三,你必须参加所有的聚会。第四,你必须读我们到目前为止所出版的一切书籍。你若作这四件事,两年后你就会清楚。惟有这样,你才能知道我们是什么。’次日,她就迁入工人之家,她与我们同住大约两年。她与姊妹们交通,参加所有的聚会,并且至少读了一些书籍。一年后她到我这里来,说,‘李弟兄,你是对的。’她看见主的恢复是什么,并且献上一生走这条路。

主的恢复与基督教不同。主的恢复不是仅仅在于传扬福音、教导主话或属灵的职事,乃在于建造基督的身体。我无法向你述说或解释这条路是什么。你必须简单的与我们同在一段时间,然后你就会领悟。

因着主的主宰,倪柝声弟兄所著‘工作的再思’一书在美国出版。我很感谢那本书得以出版,但是我没有信心,人仅仅借着读那本书,就能把召会生活实行出来。那本书给我们看见一些关于召会生活的亮光,但召会生活无法仅仅借着看见一些亮光就实行出来。惟有凭着生命的路,借着我们每日的实行,才能将召会生活作出来。

第三章 受训练为着身体的建造

身体的平衡

美国不是异教国家,乃是基督教国家,由敬畏神的人建立的。因此,在美国有许多基督徒。然而,在这个国家里少有神的建造。有福音运动、神学院和圣经学院,就着神的话教导人,甚至也有一些职事强调内里的生命。然而,实际上这里并没有建造。我走遍全世界,还没有找着两个被建造在一起的人。有一次我应邀去英国,有一些世上最属灵的人住在那里。就一面的意义说,我非常失望,因为甚至在属灵的人当中也没有建造。

有一位非常著名的属灵姊妹,名叫宾路易师母(Mrs. Jessie Penn-Lewis)。从使徒时代以来,没有人像她那样释放过十字架的信息。主使用她恢复十字架的主观方面,但她没有看见身体。虽然她是属灵的人,对十字架有很深的领悟,但因着她忽略身体的建造,她的属灵生命是以可怜、悲惨的方式结束。我们若仔细来看召会的历史及其实行,就会得到结论:所有问题、难处和短缺的源头都是这一件事─缺少身体的平衡。

我们若看见这件事,就会领悟我们需要许多训练,并要学习许多功课。

为着身体的建造所需要的训练

我感谢主,祂将我和倪弟兄摆在一起多年。倪弟兄借着苦难和仇敌的攻击,学习了属灵的功课,因此他认识建造召会的路。他受过主的训练和管教。他留给别人的印象是,他在每个场合和情况下,都绝不轻率。他是个严谨、规矩的人,但他并不墨守成规。你接近他,从不会觉得他是完全人;反而,你会觉得他只是平常人。然而,他没有一事是轻率的。

要建造众地方召会,我们也需要在许多方面受主的训练和管教。首先,我们需要属灵的长大。其次,我们需要建立我们的性格。在众地方召会的建造上,我们的性格几乎和属灵的长大一样重要。当然,我们若有真实属灵的长大,我们的性格也会被建立。我们不可能生命成熟,性格却依然懒散。第三,我们需要爱,不但在言语上,也在实行上。为着建造众地方召会所需要的爱,不是一种多愁善感,在情绪上的爱,乃是实际、实行上的爱。我们对别人该有关切,并有心分担别人的重担。第四,我们需要在许多方面受平衡。我们需要在属灵的经历上、在属灵之事的领会上并在接触人上受平衡。譬如,我们对人的爱,也许是天然、不平衡的;这破坏建造。即使我们对一个人有很亲密的认识,我们与他的交通也该受平衡并限制。第五,我们需要对主的话有充分的知识。我们若仅仅有经历,没有正确的知识,我们就不平衡。我们需要知识以平衡我们的经历。

要完成主心头的愿望,我们需要受训练。清扫街道是较低的工作,并不需要许多技巧或训练;另一面,开飞机这工作却高得多,需要许多的训练。就一面的意义说,要传扬福音并领人归主不需要多少训练,正如挖石头或砍树不需要多少训练。在属灵上复兴别人也不需要多少训练;只要人得复兴、焚烧并火热,他就能激起许多人。甚至将主的话教导别人,并帮助他们寻求属灵,也不需要多少训练。然而,建造召会作基督的身体是严肃的事。建造身体的H作,不同于任何别的工作。没有别的工作要求我们像建造身体那样多。我们挖石头和砍树时,可以有点漫不经心,但我们用这些材料来作工建造时,就不能漫不经心。盖造建筑物的人必须受训练,而他执行建造的过程必须谨慎。否则,可能因着他的轻率,拆毁的比建造的更多。原则是:不管我们多么劳苦努力,我们无法作出高于我们所是的工作。我们若有某种程度的属灵,我们的工作就只能达到那么高的程度。因此,我们必须为着身体的建造受训练。

恢复身体的建造

在这世代末了,主必须恢复一件事-基督身体的建造。我们若追溯主恢复的历史,就会看见主是按着美好的次序来恢复。主恢复的第一项是因信称义。后来,祂借着宾路易师母恢复十字架的事,又借着史百克(T. Austin-sparks)恢复基督复活的事。我们若这样追溯主的恢复,就会得到结论:主当前正在恢复的项目,乃是基督身体实际的建造。照着新约,这是神终极的目标(弗四15、16),这也该是我们的异象。这不是说,我们该忽略福音的传扬或复兴的工作。我们依然可以传扬福音并复兴别人,但这些事不是我们的异象。今天我们的异象,乃是建造基督的身体,以预备基督的新妇。主必须借着我们完成这事;否则,祂会去找另一班人。主绝不会停止。祂是阿拉法和俄梅嘎(启一8,一二6,二二13);祂所开始的,祂必完成。我们无法中止祂,但我们可能因着不忠信而使祂耽延。

每个人都珍赏五旬节那天所发生的事,但许多人忘记,门徒在五旬节以前经过了三年半的训练。因此在五旬节那天,并五旬节之后,主能使用那一百二十位门徒(徒一15),尤其是被祂训练过的十二使徒。使徒行传表明召会生活的开始,而不是结束。在使徒行传之后有书信,其中十四封是使徒保罗写的。这些书信主要论到身体的建造。我们若没有认识并经历书信中所包含的事,就不能作建造身体的工作。即使我们经历圣灵里的浸,也只能作一个类似五旬节那天所作的工作,而不能建造在书信中所描述的众地方召会。新约的主要思想是在保罗书信中,这思想乃是在众地方召会中建造基督的身体。

提摩太书、提多书和腓利门书,论到许多关于在地方召会中建造基督身体的实际问题。这证明基督身体的建造是相当实际的。然而,这件事在已过的世纪中被忽略了。因此,主必须恢复这点。今天主需要身体。

第四章 需要看见神的经纶

神的经纶是圣经中基本的事

很少人正确的领会三一神。对大多数人而言,神圣三一的事只是神学上的道理。我们需要看见,神不但是一也是三,这乃是关乎祂的分赐。借着祂的三一,神完成祂的经纶,就是将祂自己分赐并作到我们里面。

让我们用吃西瓜的方式为例,来说明这事。要吃西瓜,我们必须先将西瓜切成片。当我们吃一片西瓜,西瓜就在我们里面成为汁。表面看来,西瓜、西瓜片和西瓜汁是三样分开的东西,但事实上,它们是同一样东西,三种不同的形态。西瓜要给我们接受并消化,成为我们这人的构成,必须有三种形态。没有西瓜片和西瓜汁,西瓜就无法分赐到我们里面,并成为我们的构成,我们的所是。这幅图画能用来说明这事实:神是三一的,不是为着道理,乃是为着将祂自己分赐到我们里面。

大多数基督徒不知道神圣分赐的事,就是神要分赐到我们里面。甚至有人知道基督作为那灵在他们里面,却不知道神的分赐,就是神的经纶。他们知道自己原是罪人,主爱他们,为他们受死流血,甚至知道主进入他们里面,并赐给他们圣灵。这是好的,但他们仍没有看见神的经纶,就是神为着完成祂永远的定旨,将祂分赐到我们里面的神圣分赐。

今天在基督教里,对于属灵的恩赐有许多争论,因为大多数基督徒不清楚关于神的经纶基本的事。要对属灵的恩赐有正确的观点,我们需要认识圣经中基本的事。圣经中基本的事,不是说方言或圣灵的浇灌。圣经提到说方言的事例,但说方言对于神定旨的完成并不是关键性的。虽然申言和那灵的浇灌被用来完成神的定旨,但这二者本身并不是神终极的定旨,也不是圣经中所启示基本的事。圣经中主要、中心并基本的事,乃是神的经纶,就是神将祂自己分赐到我们里面(弗一10,三9,提前一3~4)。三一神乃是为着分赐。父像西瓜,子像西瓜片,灵像西瓜汁。倘若神在基督里从未借着基督在十字架上的死被‘切割’,我们就绝对无法将祂接受进来;不但如此,倘若神在基督里,没有借着基督在复活里成为赐生命的灵(林前十五45)而成为‘汁’,祂就无法成为我们的构成。三一神必须经过过程,好作为那灵进入我们里面。

那灵之于人内里和外在的方面

神作为那灵,以两种方式临到我们:祂进入我们里面(约二十22),以及祂降在我们身上(徒一8)。第一种方式是内里的,第二种方式是外在的。外在的方面不是目标;反之,外在的方面是为着内里的方面,因为神的经纶乃是借着那灵进入我们里面,才得以完成。在旧约里,神分赐的目标还没有启示出来;因此,我们只看见那灵降在人身上这外在的方面(民十一24~26,撒上十10,十九20,珥二28)。然而在新约里,基督复活并升天以后,神永远定旨的目标和目的就启示出来,并得着成就;因此,我们看见那灵进入人里面这内里的方面(约十四17,罗八9、11、16,林前六19)。外在的方面是为着成就内里的方面,内里的方面需要外在的方面才得完成。这是关于那灵之于人基本的思想。

要在主的话里看见这件事,我们需要把好些经文放在一起,就像我们将拼图的各片拼在一起。我们若将各片正确的拼在一起,就会看见一幅有意义的图画。在约翰七章三十七至三十九节,主耶稣将那灵比喻为我们可喝的水。在同一卷书里,主耶稣吹气到祂的门徒里面,并告诉他们受圣灵(二十22)。因此,主耶稣的气就是那灵。这两样—可喝的水和可吸入的气-表征那灵内里、素质的方面。那灵作为可喝的水,解我们的干渴,并将生命内在的供应我们。这是我们属灵生活所必需的。然而,那灵作为气更是重要。多日不吃,数日不喝,还可能存活;但我们若五分钟不呼吸,就会丧命。因此,我们的呼吸比喝水更重要。

约翰福音陈明那灵是水和气,因为这是一卷生命的书。这卷书告诉我们,主耶稣是神的儿子,也是神自己,借着成为肉体来作我们的生命和生命的供应(十10下)。祂作生命的粮和生命的水临到我们(六35、48,四10、14)。主若仍然在肉体里仅仅作为一个人,没有成为那灵,祂就不能进入我们里面作生命。因此,主耶稣必须成为那灵,好使我们接受祂作我们的生命和生命的供应。这就是主在约翰十四至十七章里所教导的。这四章主要的点是:借着死与复活,主要改变形态,从‘西瓜片’变为‘西瓜汁’,就是祂要成为那灵。因此主在复活以后,来到门徒那里,并向他们吹气,说,‘你们受圣灵。’这吹气乃是为着生命。

然而在路加二十四章四十九节,主耶稣又对门徒说,‘你们要留在城里,直到你们穿上从高处来的能力。’在这节里,那灵被比喻为可穿上的外衣。穿上那灵与喝那灵不同。不但如此,在行传二章二节,五旬节那天降在门徒身上的那灵,被比喻为刮过的暴风。经历那灵作风不同于经历那灵作气。风多少与气有关,因为风带进新鲜的空气。然而,风本身与气不同。因此,在约翰福音这卷关于生命的书里,主用水和气来象征那灵;但在路加的著作里,论到传福音并传讲时所需要的能力和权柄,是用风和衣服来象征那灵。基于这点,我们很清楚那灵有两方面-为着生命的内里方面,和为着能力与权柄的外在方面。

风是为着能力,外衣是为着权柄。警察的权柄在于他的制服,他的外衣。警察到街上去,若不穿制服,又想要运用他作警察的权柄,没有人会尊敬他,因为他没有穿制服。然而,他若穿上警察制服,他就不需要告诉别人,他是警察,因为每个人都会自然而然明白这点,并尊敬他是有权柄的人。因此,警察的制服就是他的权柄。门徒所穿上能力的圣灵,就是他们的能力和权柄。这样能力的灵在旧约里由以利亚传给以利沙的外衣所表征(王下二8~15)。以利亚的外衣,代表以利亚的能力。

在约翰和路加的著作里,使用了两个与那灵工作有关的介系词-‘在…里面’与‘在…上面’。约翰福音主要是说到那灵在我们里面,而路加福音和使徒行传在说到那灵的工作时,主要是用介系词‘在…上面’。介系词‘在…里面’指那灵内里的工作,介系词‘在…上面’指那灵外在的工作。

那灵外在一面的工作,与在圣灵里的浸有关。林前十二章十三节说,‘我们不拘是犹太人或希利尼人,是为奴的或自主的,都已经在一位灵里受浸,成了一个身体,且都得以喝一位灵。’在那灵里受浸是一回事;喝那灵是另一回事。我们不能说,在水里受浸就是喝水。这一节同时说到那灵的两方面及其正确的次序。外在的方面在先,因为外在的方面是为着内里的方面。我们在那灵里受浸,就是浸没在那灵里以后,就该不断喝那灵,使我们活着并长大。

比较新约中那灵浇灌的五个事例

新约提到五个事例有那灵的浇灌,但这些事例中只有两个被视为在圣灵里的浸(徒一5,十一15~16),其他三个没有被特别视为在圣灵里的浸。在行传八章,使徒按手在一班撒玛利亚的信徒身上,好使他们接受那灵的浇灌(14~17)。在九章,亚拿尼亚按手在大数的扫罗身上,好使他被圣灵充满(17)。然后在十九章,使徒保罗按手在以弗所大约十二个门徒身上,圣灵就降在他们身上(1~7)。这三个事例没有一个被视为在圣灵里的浸。除了在五旬节那天的事例以外,只有另一个事例被视为在圣灵里的浸,那就是十章里哥尼流家的事例。彼得向耶路撒冷的使徒们报告时指明,哥尼流家里的人在圣灵里受了浸,正如门徒们在五旬节那天受了浸一样(十一15~17)。

因此,在全本圣经里只有这两个事例-五旬节那天的事例和哥尼流家的事例—被视为在圣灵里的浸。这事的原因是:在五句节那天,作元首的基督将祂身体的犹太部分浸在圣灵里;在哥尼流家里,作元首的基督将祂身体的外邦部分浸在那灵里。借着这两个事例,基督在祂的整个身体上成就了那灵里的浸。如今圣灵里的浸乃是已经完成的事实,正如基督的钉十字架是已经完成的事实一样。今天我们不需要求主为我们钉十字架;我们只需要经历主所已经完成的。同样的原则,我们不需要求主将我们浸在圣灵里;我们只需要经历祂作元首在身体上所已经完成的。

主耶稣在祂复活以后,作为气,就是生命之灵,进入门徒们里面(约二十22,罗八2)。在祂升天以后,就是在祂得荣耀并带着能力和权柄登宝座以后,升天的基督作能力的灵降在召会身上,作召会的制服、权柄和能力。这意思不是说,有两位灵;这意思是,一位灵有两方面。在启示录,那灵被称为七灵(一4,三1,四5,五6),意思不是说,有七位个别的灵,乃是在神的行政里,神的一灵在功用上是七倍的。

行传八、九和十九章的那三个事例,不被视为圣灵里的浸,因信徒是借着按手,间接受了那灵。在那灵里的浸那两个事例中,没有按手。反而,升天的基督作元首,直接将整个身体浸在那灵里。在其他三个事例中,关于撒玛利亚的信徒、大数的扫罗和以弗所的门徒,都有按手的需要,因为在那些事例中,信徒必须借着身体上的代表肢体来接受那灵里的浸。这意思不是说,我们该实行按手成为一种形式。按手的形式算不得什么;按手的原则、实际才要紧。原则乃是:为了要经历那灵里的浸,.我们就需要领悟身体,并与身体联合。

我们可以借着一位代表身体的肢体来按手,而经历那灵里的浸。然而,若没有这样的肢体,我们仍可以经历那灵里的浸。我们若与身体是对的,我们就有地位和立场要求取用那灵里的浸。我们可以告诉主:‘主,我是你身体上的一个肢体,我有权利和地位要求取用你在身体上所完成的。’我们若要求这经历,我们就会得着,因为主尊重这样的信。

那灵浇灌的表显

现在我们要详细来看那灵浇灌的表显。以上所提起的五个事例中,有三个—五旬节那天的事例,哥尼流家中的事例,和以弗所门徒的事例-与说方言和申言有关。另二个事例-关于撒玛利亚信徒的事例,和大数扫罗的事例-没有提起说方言或说预言。神所没有说的,往往比祂所说的更有意义。至少两个事例没有提起说方言,我信这是指明说方言不是那灵的浇灌起初的表显。

让我们看另外三个提起确定表显的事例。行传十九章六节说,‘保罗给他们按手,圣灵便降在他们身上,他们就说方言,又说预言。’在这事例中,那灵的浇灌有两个表显—说方言和说预言。我不信所有在以弗所的门徒都说方言并说预言。本节没有证明,每个接受那灵的人都说方言。惟有一些人说方言,而其他的人说预言。这证明说方言不是那灵浇灌惟一的表显,也不是为了要接受那灵浇灌所必备的。

林前十二章二十九至三十节说,‘岂都是使徒么?岂都是申言者么?岂都是教师么?岂都是行异能的么?岂都有医病的恩赐么?岂都说方言么?岂都翻方言么?’本节含示,不都是使徒,不都有医病的恩赐,也不都说方言。有些提倡说方言的弟兄,宣称本节是指运用我们的恩赐。换言之,他们说,每个人都该说方言当作那灵起初的表显,但未必每个人都会继续运用说方言的恩赐。这样说并不合理;认为起初说方言的人不会继续运用这项恩赐,乃是荒谬的。我从他们的实行中看见,他们起初说方言的人都会继续说方言。

我们若检视召会历史就会发现,一个世纪接着一个世纪,许多属灵深厚且有能力的人,从不说方言;甚至还有好几位反对这件事。宾路易师母反对说方言,她写了‘圣徒灵战’(War on the Saints)一书为要对付这件事;本世纪初许多属灵人也是这样,他们许多人甚至祷告反对在英国和美国的说方言运动。所有中国著名的传道人都反对说方言,其中一位甚至称五旬节运动为属鬼魔的。然而,倪弟兄比较平衡;他没有称五旬节运动为属鬼魔的。在我家乡有些人开始实行说方言时,倪弟兄拍电报给我,在其中他说,‘不都说方言。’他没有反对说方言的恩赐,但他向我们清楚指明,虽然有些方言是真的,但现代有许多方言不是真的,乃是人造的。不但如此,有些方言是属鬼的,因为那些说方言的人是被鬼所附。

关于这件事,倪弟兄透彻的研读主话并下结论说,不都说方言。坚持每个人都必须说方言,是不合乎圣经的。另一面,声称说方言在时代上已经过去或是属鬼魔的,也是错误的。即使今天许多的方言都是假的,仍可能有一些是出于那灵的真方言。然而,在今天的情况里,大半的方言不是出于那灵,乃是人造的;并且在有些事例中,还搀杂了鬼魔的工作。

有一段期间我涉入五旬节运动,但之后我发现,就着生命和能力而言,五旬节运动对我并没有帮助,我就将它丢弃了。在我接触五旬节运动以前,我对圣灵里的浸有真实的经历。有一天,我在讲台上说话,照着我的感觉,有一片云降在我身上并遮盖我。这不是我在物质上所看见的,乃是我在属灵上所感觉到的。我在云里说话时,整个聚会的气氛都改变了。那就是真实经历圣灵里的浸,但我没有说方言。后来,当我开始实行一些五旬节运动的事,就如说方言,我领悟其中没有帮助或意义;因此,我将这些丢弃了。

我无意反对五旬节运动里的任何事情,但为着主权益的缘故,我觉得有义务将情况澄清。在中国,我有好些关系密切的熟人在五旬节运动里。我丢弃灵恩的事物以后,他们尽力说服我回到这些事上。我没有以道理的方式与他们辩论,我给他们实际的例子。在中国有两个地区。在一个地区,许多人借着五旬节运动得救;在另一个地区,有更多的人借着一班与灵恩事物无关的信徒得救。借着这班人,许多地方召会在各村庄被建立。十年以后,在头一个提倡灵恩事物的地区,信徒人数大为减少,而在第二个地区,多而又多的地方召会被兴起并得建造。这表明第二个地区的信徒,比那些专注于说方言和在圣灵里受浸的人更有能力,并且属灵的程度更高。我们若对全本新约有平衡的观点,就会领悟,新约只有一点地位是给说方言的事。在使徒行传之后,只有一卷书,就是哥林多前书,提到这件事。不仅如此,我们若公平,就必须承认,在那卷书第十四章里,使徒保罗并没有把说方言说得很高。

我们需要非常清楚,圣经里基本的事既不是说方言,也不是在圣灵里的浸,乃是神的经纶,就是三一神分赐到祂所拣选的人里面,以完成祂永远的定旨。

第五章 以神经纶的观点正确的接受恢复的真理

在主的恢复里真理的往前

今天在主的恢复里,我们继承了许多已往所恢复的真理。其中一项真理乃是因信称义。许多人知道‘因信称义’一辞,却不知道其正确的意义。因信称义不是在于转嫁,乃是在于联合。它不是基督的义转嫁或归给我们,乃是基督自己成为我们的义(林前一30)。照着神学上转嫁的观念,我们有罪,基督有义,借着我们相信基督,我们的罪就换成祂的义,这使神称义我们。换句话说,基督担当我们的罪,借着我们相信祂,祂的义就转嫁给我们。这种因信称义的观念太肤浅了。因信称义是在于联合。用预表基督的挪亚方舟为例证,就可以说明。挪亚和他的家人进入方舟,并且在方舟里经过洪水而得救,脱离神的审判。因为他们在方舟里,因此与方舟联合,并与方舟是一;凡方舟所经历的,他们都经历了。基督是我们必须借信进入的真方舟。借着在基督里,我们就与祂联合,并且祂的经历成为我们的历史。这就是联合。人的想法是,我们承认自己的罪并相信基督,我们的罪就归给基督,而这位拥有义的基督,就将祂的义给我们。神圣的思想是,基督已将祂自己与我们联合(来二14上,四16),借着我们信入祂(约三15~16,加二16),我们已与祂联合。如今我们在祂里面,祂就是我们的义。耶稣是公义、完全的,好使驰在神面前有资格作我们的救主。然而,我们借着因信称义而得享的,不是耶稣的义,乃是耶稣自己作我们的义。因此,基督的义归给我们,与基督借着我们与祂联合或联结而成为我们的义,这二者有很大的不同。

在主的恢复里,另一个得着恢复的真理,是关于成圣(sanctification)或圣别(holiness)的真理。传统上关于圣别的教训,是始于卫斯理约翰(John Wesley),他教导人要遵守某些作法,才能过更好的为人生活。这是他对圣别的观念,许多人跟从他。有些卫斯理的跟从者,就如拿撒勒教派,接受一种思想,认为圣别包括拔除罪恶的性情。然而,所有那些赞同这思想的人,都还留在他们罪恶的性情里。

圣别主要与分别有关,不是与罪有关。与圣别相对的,乃是凡俗或俗世。在希伯来文和希腊文里,‘圣别的’(holy)、‘圣别’(holiness)和‘成圣’(sanctification)含示分别。照着马太二十三章十七和十九节,使金子成圣的乃是殿,使礼物成圣的乃是坛。一块金子在市场上是凡俗的,但放在殿里,就成为圣别,分别归神。同样,在田野里的羊羔或山羊是凡俗的,但放在坛上,就借着坛成圣并成为圣别。提前四章四至五节指明,我们所吃的食物借着我们的祷告而成圣。所有在商店里的食物都是凡俗的,但我们买来放在桌上,并为着食物祷告,食物就成为圣别。这些例子给我们成圣的清楚图昼。就这一面的意义说,成圣是关乎地位上的改变,就是从一个凡俗、属世的地位,被分别到一个为着神的地位。 然而,照着新约完整的启示,成圣不只与地位上的改变有关,也与性情上的变化有关,是从天然的性情变化为属灵的性情。在我们性情上这样的变化,是由基督作赐生命的灵,用神圣别的性情浸透我们内里的各部分而完成,使神圣的性情成为我们的性情。这样性情上的圣别,在罗马六章十九和二十二节有提到。

在主的恢复里,我们也领受了关于属灵恩赐及其表显的正确教训和观点。在五旬节运动里,许多关于恩赐的教训是错谬的。有些在五旬节运动里的人说,一个人若没有说方言,他就没有在圣灵里受浸,并且还没有得重生。这是错误的。他们也说,照着林前十二章七至十节,那灵的表显只有九种。然而事实上,还有更多那灵的表显,就如行传二章十七节里的见异象和作异梦。这证明五旬节派的教训是不准确的。在五旬节运动里的人也说,照着加拉太五章二十二至二十三节,那灵的果子只包括九项。然而,那灵的果子也包括其他项目,就如卑微(弗四2,腓二3)、怜恤(1)、敬虔(彼后一6)、公义(罗十四17,弗五9)、圣别(一4西一22)、清洁(太五8),只不过这些并非在加拉太五章里提到。错误的教训是严重的事,因为错误的教训,就像给驾验人错误的指引,会将人带入歧途。

我们花了许多时间研究这些事。我们读过圣经,连同许多关于基督教历史的书籍、传记和知名基督徒作家的著作。我们并非赞成或反对任何事或任何人,但我们要以正确的方式来接受正确的事物。已往我们对这些事都作了研究。我们研究在那灵里的浸这个真理。我们研读圣别,考量那些恢复这事的人,并且比较传统观念里的圣别与圣经里所启示的。我们感谢主恢复所有这些真理,但关于这些真理的讲论,我们不该全盘接受。我们应该只接受正确的,并且我们接受这些事该有正确的比例。譬如,我们接受因信称义、圣别和属灵的恩赐,是有正确比例的。

今天主正继续恢复进一步的事。倘若路德马丁今天在世,他不会仅仅满足于恢复因信称义。今天主需要恢复的主要真理乃是祂经纶的目标,标竿(编者注:关于神的经纶完整的说明,见李常受文集一九六四年第三册‘神的经纶’,即本册第四段)。

为着移民进一步的预备

照着我们已有的交通,我们清楚知道,需要用更长的时间留在一起,好学习如何作出召会生活,并实行召会生活。我们要参加所有当地召会的聚会,为要在此地实行召会生活。因此,这里的地方召会将会得加强,身体真实的见证要扎实的建立起来,对于寻求者成为模型。除了地方召会的聚会,我们要每周来在一起一两次,作许多事。我们可以讨论已过一周在召会聚会中的活动,并且预备好受改正或调整。我们可以研究实行聚会的作法,使我们都有所学习。这会带来许多改进。还有些时候,我们可以研读圣经里的一些主题。

我们也要学习如何接触人。我们该每周至少一次去公共场所传福音、发单张并接触人。这也会帮助当地圣徒们进入福音。我们是地方召会,该向不信者传扬福音。这是召会主要的功用之一。关于传福音,我们要多学习,包括如何带领我们的亲戚、朋友、同学、同事和邻居归主。我们也要实行接触信徒,并帮助他们在今天基督教堕落的光景中认识主的路。借着我们的经历,我们将学会如何分辨人,并如何领悟人的需要。

为要帮助人,我们需要知道如何区别属灵生命不同的阶段。譬如,第一阶段是重生。

我们接触人时,必须能断定他是否已得重生。他若没有得重生,我们就该把他当作不信者对待。然后我们该分辨他是怎样的人。渔夫能分辨不同种类的鱼,并知道用怎样的饵才能捕捉某种特定的鱼。我们若知道某人是何种人,就会知道如何接触他,好领他归主。我们该认识每一个属灵生命的阶段,并知道哪些经历属于哪些阶段。然后,我们就像医生一样,能断定人需要什么,并能给他正确的药物和正确的剂量。

为了要完成主在美国的行动,我们不能只是出外并开始劳苦。我们需要充分的祷告。我们该为着美国,为着主在这个国家的见证,为着祂的行动,并为着主的恢复从这个国家扩展到全地而祷告。这也会给主时间行在我们前面,并预备道路。

我们也需要时间编辑并润饰职事所释放的信息,好出版成书。我盼望能出版一九六二年所释放关于包罗万有的基督的信息,关于神的经纶的信息,以及关于约翰福音的研读。这些信息以内里的生命和神永远的定旨为中心。这会给人很大的帮助。我们也盼望继续出版双月刊‘水流报’。

我们留在此地时,若是可能,该找一分工作,至少是兼职的工作。我们不愿累着圣徒们。主会顾到我们,但主正借着众圣徒和众召会作许多事。若是可能,我们该减轻他们的担子。甚至使徒保罗有时候也带职业(徒十八3,二十34,帖前二9)。因此,我们鼓励年轻人找工作好顾到自己,若是主给他们额外的,甚至要顾到别人。我们该这样往前,殷勤不累着别人。可能一年后主会给我们托付,我们会被主差遣出去。然后我们就没有时间带职业;我们所有的时间都为主的工作花费。我们该有弹性,照着需要尽功用。无论我们是为着主的工作出外,或在职业中劳苦赚钱,都是一样的。没有人是圣品阶级,也没有人是平信徒。这是我们对今日基督教的见证。

主不但在恢复内里的生命和召会生活;祂也在恢复正确的聚会方式。我们盼望,至终在我们的聚会中不会有传统的东西。我们的聚会甚至不需要划一。我们也许在洛杉矶以一种方式聚会;在旧金山的人也许以另一种方式聚会。我们聚会的方式应该活,不流于传统和形式。今天我们仍被基督教背景捆绑;我们不晓得我们承继了多少传统。我们没有完全蒙拯救脱离这些事;我们的聚会很有秩序,但不在那灵里。主会彻底翻转我们的聚会方式,然后祂也会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我们相信有些人会照着行传二章和四章来生活,凡物公用。可能不是全召会,但在召会中至少有一些人,会呈现出这样的见证。

一九三六年,约有五、六位同工与我的家人,以行传二章和四章所启示的方式来生活。主实在祝福那种生活,这成了对别人的见证。我们不该将这种生活加诸于别人,或想要将全召会带进这样的生活。如果我们只有少数人受引导这样过生活,其余的人以另一种方式生活,这并没有问题。你若不这样生活,意思并不是说你不属灵。然而,我盼望有好些圣徒会被恢复到这个地步。我们就能向基督教国和世界作见证,我们绝对为着主耶稣并为着神的国而活,不为着我们自己。我们所给他们的,不仅仅是道理,而是属灵生活和召会生活真实的见证。这见证将是传福音的见证。

似乎我们在批评别人不像我们那样生活。事实上,我们无意批评。然而,我们既是主的见证人,就会自动发出抗议。不但世界在走堕落的路,甚至基督教也在走堕落的路。所以,主需要一些人见证祂的路。主在启示录二章十三节提起安提帕,这名的意思是‘反对一切’。安提帕作见证,反对一切与神旨意相抵触的事物。这就是我们该担负的见证。

这件事不是律法,乃是在主的主宰之下。主若引导我们在这条路上往前,祂就会作成一切。我们的妻子或儿女若不赞同走这条路,我们不该勉强他们;因为这也许指明那不是主对我们的旨意。若主对我们的旨意,是要我们走这条路,主就会使我们的妻子愿意。没有律法,每件事都有弹性。主要的原则是:我们向世界见证,我们对主是认真的。无论我们作什么,我们都是为着神的国而作。

一位开工厂的弟兄为着神的国花费钱财;他花费在神国上的,过于他在自己身上所花费的。他的家庭生活和个人生活都非常简单。他为着主的工作、同工们和众召会所花费的,比他为着自己家人所花费的还多许多倍。我们都该绝对的为着主的见证。这是真实的召会生活。

我们不要走基督教所采行募款的路。我们不定罪那些这样作的人,因为主可能许可一些人这样作。然而,我们没有自由这样募款。我们宁愿贫穷,手中一无所有;我们若没有钱生活,就会找工作。有些移民到内蒙古的弟兄是黄包车车夫。大多数黄包车车夫很无礼,但我们亲爱的弟兄们给别人最好的见证。人问他们为什么不同,弟兄们就回答:‘我一无所有。你若觉得我有什么不同,那是因为我有耶稣。我是基督徒,我作这工作是要服事祂。’这影响人并给人深刻的印象。因此,有四十处地方召会在那里被建立。这种生活是有能力的。移民到那里的七十位圣徒没有一位是传道人。有些是修鞋匠。他们移民到一地,就在街角立起小看板,好叫别人来修理鞋子。他们的顾客晓得他们不一样。他们的见证乃是:‘我不是在这里作生意。我是在这里传扬主耶稣。生意只是为着我的生活,但我是活着为耶稣。’

在那些圣徒移民以前,召会将一切交给主,并且用所有的奉献款项当作移民圣徒的旅费,并给他们足够三个月生活开销的款项。因此,当圣徒们移民时,每个人都祷告要在三个月内找到工作。主为他们预备了。多年后,我收到一位前往蒙古的弟兄写的报告,我就得知主用许多丰富赏赐了他们。这就是召会该移民到全地的路。

李常受文集/1964/第三册/关于移民的交通.txt · Last modified: 2016/08/11 00:52 (external ed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