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m of Jesse

Technology is for the Lord

User Tools

Site Tools


李常受文集:1964:第三册:召会聚会的基本原则

召会聚会的基本原则

barcode

本段系李常受弟兄于一九六四年八月十二至十九日,在美国加州洛杉矶所释放的信息一集成。

第一章 在聚会中尽功用的路

聚会乃是我们基督徒生活和召会生活中一个关键的元素。基督徒的主要特征之一,就是与其他基督徒一同聚集(太十八20,来十25)。再者,‘召会’一辞在希腊文是ekklesia,艾克利西亚,这辞的意思指明召会是被呼召出来聚在一起的一群人。召会的聚会对我们个人而言是极大的帮助,对召会也有益处;所以我们应该常常来在一起,若是可能,甚至该天天来在一起(徒二46,五42)。

聚会的益处

聚会的帮助和益处取决于聚会的丰富,而聚会的丰富又取决于两个因素。第一,我们必须有对基督的经历;否则,我们聚在一起将会空洞又枉然。为了使聚集满了基督的丰富,我们需要在日常生活中对基督有个人的经历。我们越在日常生活中经历基督,就越有基督的丰富能带来聚集中,在聚集中展览并供应给人。在旧约里,每当以色列人来在一起过节,他们都带来美地出产的富余,就是他们每天在美地上所劳苦的成果。 (申十二5~7、17~18)。以色列人必须在美地上劳苦,好能产生富余,可以在敬拜时献给主。这指明我们在日常生活中,需要在基督身上劳苦,使我们能有属灵的‘出产’,好带到聚会中。我们若这样作,聚会就会满了基督的丰富。

第二,我们必须知道在聚会中当如何行,以及如何操练我们的灵,来展览我们所经历的基督。有‘出产’是一件事,能够展览又是另一件事;我们也许有对基督的经历,但我们可能没有展览基督的技巧。所以,我们需要在这件事上受训练。根据我们的经验,每当圣徒在日常生活中对基督有经历,并懂得在聚会中当如何行,聚会就会丰富,并且人人都借着聚会得帮助,召会生活也得着加强。另一面,每当圣徒缺少对基督的经历,缺少在聚会中展览基督的技巧,聚会就贫穷,而召会生活也会被减弱。

会前预备自己

为了要有丰富并使人得益处的聚集,我们需要在会前预备自己。我们必须改变没有预备就来聚会的习惯。我们可能觉得没有时间为聚会有所预备,但实际上我们有时间。我们甚至可以在前去聚会的途中,抓住一点时间来预备。为了使聚会丰富,并使召会生活刚强,我们需要培养习惯,在会前预备自己。

我们必须确实花时间和主同在,好为着聚会预备自己。在这段时间内,我们不该和其他人说话,或受身旁事物打岔。反之,我们应该向主敞开,让祂带我们进入光中。我们在得着祂的光照后,需要承认一切的失败、软弱、错误,或是因得罪配偶、儿女、父母或神自己,而犯的过错。我们需要将基督的血应用于我们的良心,好得着洁净(来九14)。一旦我们的良心得了洁净,我们的灵就会得着释放。再者,我们应当让主对付我们的己。主可能会揭露我们所坚持的事物,或我们在那些方面不愿付代价来跟随主。借着祂的恩典,我们需要乐意让主来对付并破碎我们。最后,我们必须奉献我们自己,献上自己当作燔祭,在祭坛上被焚烧,好使我们能为聚会而火热(利一,罗十二11)。有这样一段与主同在的时间后,我们应该继续操练灵,在我们的灵里生活、住留,直到我们来到聚会中。这样,我们就会以活而得释放的方式来到聚会中。这就是在会前预备自己的路。

感觉聚会的气氛

我们一旦进到聚会中,就需要学会借着运用我们的灵,就是我们属灵的‘鼻子’,来感觉聚会的气氛。在旧约里,鼻子有缺陷或毛病的人,没有资格作祭司来事奉神(利二一17~18,歌七4下)。这表征我们要作神的祭司来事奉,我们属灵的鼻子就必须敏锐,使我们能感觉到一个特定场合中的属灵光景。没有这样敏锐的感觉,我们就无法作祭司事奉。当我们在聚会中尽功用,我们就是在事奉神;而在这样的服事里所需要的第一件事,就是操练我们的灵以感觉聚会的气氛。

每一个聚会都有一种特别的气氛。举例来说,结婚聚会有一种快乐、欢乐的气氛。在这样的聚会中,哀哭或流泪就不合式。相反的,在安息聚会中流泪就是合式的,因为安息聚会的气氛中有忧伤的成分。在擘饼聚会中,我们可能会感受到主对我们的爱,但隔周的聚会可能是充满神的荣耀。如果我们感觉到的气氛是充满荣耀,我们就该为着主的荣耀而赞美祂,或选一首关于祂荣耀的诗歌。如果再下一个主日的气氛是专注于基督的受苦,我们就该就着基督的受苦而祷告,或选一首关于基督受苦的诗歌。然而,我们时常没有感觉出聚会的气氛,结果就作了不合乎气氛的事。假设聚会的气氛满了神的荣耀,一位弟兄却突然选了一首关于基督受苦的诗歌,这就不合气氛。所以,在我们祷告或选诗之前,我们必须操练我们的灵以感觉聚会的气氛。

聚会中操练灵尽功用

我们感觉到聚会的气氛后,需要操练我们的灵尽功用,就是按照当时的气氛祷告、说话或选诗歌。我们之所以难有合式、丰富的聚会,有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是我们对基督的经历不多;第二个原因是我们的灵不刚强也不活,因此我们不知道该如何展览我们所经历的基督。这两个因素都启示在林前十四章。二十六节说,‘每逢你们聚在一起的时候,各人或有诗歌,或有教训,或有启示,或有方言,或有翻出来的话,凡事都当为建造。’本节的‘或有’一辞指明,我们来到聚会前,就应该已经领受了诗歌、教训、启示、方言或翻出来的话。我们不当空手来到聚会中。反之,我们手中该有些出于基督的东西,是我们每日在基督身上劳苦而得的。不仅如此,三十二节说,‘申言者的灵,是服从申言者的。’这节指明,当我们来在一起聚会,我们的灵必须受操练。我们需要操练我们的灵来申言,这是为着建造召会一项超越的恩赐(1、3~5、12、23~25、39)。我们的灵若受了操练,我们就会有路,在聚会中展览基督。

在配搭中尽功用

在聚会中,我们需要以配搭的方式尽功用。但往往我们在聚会时,就像一个各人自己拿球、自己打球的篮球队。在这种球队里,没有一个人在乎别的队员,各人只顾自己的球。然而,一个正确的篮球队只会用一个球,并且是以配搭的方式打球。同样的,我们在聚会中也必须像球队一样,只用一个‘球’,学习以配搭的方式尽功用。举例来说,如果一位弟兄以祷告来开始聚会,另一位弟兄就应该顺着同一条线,用祷告来跟上。然后,第三位可以选一首合式的诗歌,唱完后,另一位圣徒可以对诗歌作点解释。篮球队怎样传球,我们也应当照样在聚会中尽功用。

要以这样的方式来聚会和敬拜主,就需要训练。为了能开车,我们必须受训练。我们不能说,只因我们有人的生命,这生命有开车的性能,所以我们能开车。我们需要练习开车。惟有经过许多小时的练习,我们才能正确的开车。同样的,我们已经重生,并且领受了能够敬拜主的属灵生命。然而,仅仅有这生命还不够;我们也需要练习。我们常空着手来到聚会中,原因就是我们没有操练在会前预备自己。我们的聚会常是贫穷的,原因乃是我们没有操练灵来感觉气氛,并在配搭中尽功用。我们越操练这些事,就越习惯以这样的方式来聚会。

为了要以配搭的方式尽功用,我们首先需要学习祷告。与他人配搭尽功用,有赖于我们祷告的方式。第二,我们需要熟悉诗歌,并知道如何使用诗歌。有人在聚会中祷告或说话以后,我们可能有感觉,借着点一首诗来延续这个负担。我们若要作得有效,就必须能迅速找到诗歌。我们需要领悟,诗歌对聚会的气氛影响极大。一首诗歌能将聚会带到天上,或是拉下深坑。所以,我们需要学习将诗歌用得合宜、应时。第三,我们需要认识圣经。如果我们没有充分的圣经知识,就很难在聚会中与别人配搭。第四,我们需要有足够的属灵经历;我们的属灵经历会影响我们在聚会中的操练。这四个因素使我们能以配搭的方式,在聚会中尽功用。

问答

  • 问:如果不清楚聚会的气氛或方向该怎么办?

答:我们聚会的气氛常是云雾笼罩的,似乎没有焦点或方向;结果,圣徒们不知道聚会进行到哪里,或如何引导聚会的方向。在这样的情形里,必须有人率先操练灵来冲破这‘雾’。可能只要选一首诗歌,或在灵里有刚强的祷告,就能作成这事。这是我们需要学习的。我们需要领悟,主在我们中间能作什么,以及祂能作到什么程度,乃是在于我们的合作。如果没有人愿意与主配合,在聚会中尽功用,主就不能行动,聚会就会空洞。我们若真实向主敞开,主就能作许多事。

  • 问:在来聚会之前,我们是否该决定要在聚会中作什么?

答:我们不应该在来到聚会前作这样的决定。反之,我们应当持续向主敞开,借着操练我们的灵仰望祂。当我们来到聚会中,我们应该感觉主在会中的运行。如果我们有某个对基督的经历,但不符合聚会的气氛,我们应该学习不要说出我们的经历;否则,我们所说的可能会破坏那个聚会。我们在聚会中所释放的话,应该配合聚会的气氛。这就是我们需要对基督有许多经历的原因。我们若没有足够的属灵经历,就无法在聚会中配搭。因此,我们需要在我们的灵里储备属灵的经历,好使我们来到会中时,能便利的应用那些经历。

第二章 新约话成肉体的原则

为了要学习正确的聚会方式,我们需要强调新约话成肉体的原则,这原则就是神进到人里,与人调和,并借着人作一切。这个原则关系到人与神的合作。

照着话成肉体原则的聚会

不以宗教的方式聚会

关于聚会的方式,基督教中有两个极端。一个极端是宗教的聚会方式。大多数基督徒认识神是一位遥不可及的主宰者,他们必须敬拜祂,努力讨祂喜悦。他们仅仅是以客观的方式,而不是以主观的方式认识神并与神相联。这些基督徒也以客观的方式认识基督与召会。这乃是宗教。这样对神、基督和召会的宗教观点,是不正确且不充分的。

我们必须看见,召会乃是宇宙的新人,就是神与人的调和(弗二15,四4~6)。召会是基督的复制;基督是神的儿子,祂不仅仅是神,也不仅仅是人,祂乃是神人,就是神与人的调和(约一1、14)。祂的一切所是和所作,都关联到神性与人性。不仅如此,祂也是召会的头,而召会是祂的身体,祂的扩增(弗一22~23,西一18)。祂是原型,召会是祂的大量复制(罗八29)。因此,作为召会,我们必须与基督一式一样;我们也必须是神与人的调和。我们所作的每一件事,都应当不以客观、宗教的方式来完成,而是照着话成肉体的原则,就是神与人调和、人与神合作的原则。

要照着话成肉体的原则服事主,我们就需要学习如何与主合作。这与两人三脚的游戏相似。两人相邻的腿绑在一起,这样,两个人必须用三只脚行走如同一人。两个人被绑在一起之前,是自由且独立的,但他们被绑在一起之后,必须操练彼此配合。配合最好的两个人就能裸得比赛。今天,我们这些基督身体上的肢体,是被绑在基督上(林前六17)。我们不该像那些在宗教里的人,向神独立而行事、敬拜、事奉神。在召会里,我们在聚会中行事、行动、服事并尽功用,应该如同那些受内住基督约束的人。我们需要学习如何与这位基督合作并一同行动。

召会的每一样行动和活动,都必须在神与人的调和中,才能完成。当我们为神说话时,我们需要领悟,我们受内住之基督的约束,并且必须在我们的说话中与祂合作。当我们在聚会中祷告,不应该向神独立,反该与内住的基督一同祷告(罗八26~27)。宗教与真实的召会,二者之间的差别乃是在于:人在宗教里是敬拜并事奉一位客观的神,然而在真实的召会里,我们是以主观并调和的方式敬拜、事奉神。召会作为身体,在行事、行动和事奉上都受基督的约束。

不过度强调超自然的恩赐

宗教的基督徒是一个极端,他们作什么都是独立于神之外;五旬节派和灵恩派的基督徒是另一个极端,他们过度强调超自然的恩赐,并且相信在敬拜神的事上,乃是圣灵来作一切。五旬节派和灵恩派的基督徒忽略人与神合作的责任,并且将自己完全交付给属灵界的事物。五旬节派的观点和宗教的观点一样,都违背话成肉体的原则;这是不正确,甚至是危险的。当我第一次参加照着这种观点而举行的聚集,我看见人们摔倒在地,又叫又跳。之后,我又看到所谓‘圣滚者’,他们说,当圣灵临到他们时,他们就必须在地板上打滚,好得着释放。我也看到‘圣笑者’;他们宣称当圣灵临到他们,他们就必须笑。这种运动虽然强势,却是放肆的。

当我在中国和弟兄们一同事奉的时候,我们就感觉五旬节运动和灵恩运动不正确,但我们在说话反对他们的事上是谨慎的,因为许多人借着他们得救,特别是那些无人能帮助,沉溺于不良嗜好,如赌博、吸烟和酗酒的人。例如,曾经有个富人吸食鸦片成瘾多年,不能胜过这样的癖好。但是有一天,他借着五旬节运动得救了,并且自动戒掉他不良的嗜好。之前,他的身体被渐渐耗尽;但他得救后,体重就开始增加。他身上带着两张自己的照片,见证他所得的救恩:一张是在得救前拍的,那时他骨瘦如柴,营养不良;另一张是得救后,看起来健康许多。他是真得救,但他对于那两张照片以外的事完全不认识,也不感兴趣。他没有兴趣寻求主的引领,并认识内住的基督。他只对五旬节运动中超自然的事物感兴趣。因此,即便在五旬节运动和灵恩运动中有那灵的工作,然而却太过强调超自然的经历。

一位在中国的老姊妹曾有过超自然的经历。她说,每当她以某种方式祷告,就会有一位身穿白袍、有白发白须的老人向她显现。我们告诉她停止这样祷告,但她不愿意;因为每当那个人向她显现,她就觉得很快乐、很高兴,也觉得这是出于主的。然而,一段时间后,她开始受那个人的揽扰;并且当她要试着拒绝他的显现时,却无能为力。我们花了很多时间为她祷告,经过一段很长的时间之后,她才从这种经历中得了释放。

只专注于属灵或属灵的恩赐,却忽略我们需要在神的行动中与祂合作,乃是危险的。这使我们变得极端。我在中国曾有一段时间罹患肺结核,卧病在牀休养,无法与圣徒聚集。在这段期间,某位曾有灵恩经历的弟兄,从另一个地方来访问召会,并帮助圣徒经历超自然的恩赐。不少圣徒有了这样的经历,聚会就变得相当有力。当负责弟兄们告诉我聚会何等美妙,我觉得有些事不对劲。当我听到其中一位姊妹有了许多超自然的经历,并在聚会中变得非常强势而且有影响力,我就为此格外担心。所有的圣徒都认为这位姊妹真是神奇,并鼓励我要见见她。

我并不想要见她,但至终我去了某一场聚会,她要在那场聚会中说话。那场聚会的空气相当认真、活泼且满了祷告。然后,在某个时刻,那位有影响力的姊妹与她的一些助手进来了。每个人都期待神奇的事要发生。然而,那位姊妹进来时看见了我,她说了几分钟的话之后,突然告诉所有的人,她必须停止说话。之后,她和她的助手离开了,留下圣徒们在那里,百思不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在会后与负责弟兄们交通,告诉他们,召会中的这种运动不是出于主。他们信服这话,并开始为其余的圣徒祷告。然而,圣徒们不愿相信;他们完全信任那位姊妹。我告诉弟兄们,他们惟一能作的,就是祷告。假使他们试着要告诉圣徒,说那位姊妹有点问题,圣徒们不会相信他们。

几周之后,召会中另一位众人所爱的姊妹罹患肺结核而过世了。整个召会都十分悲伤。于是那位有影响力的姊妹预言,隔天正午,这位死去的姊妹要复活,所有的圣徒都很兴奋。他们告诉那位过世姊妹的家人不要预备丧礼,反要预备筵席。第二天,所有人都挤进那家的房子里,等着要看这位姊妹复活。那位有影响力的姊妹和她的助手在另一个房间里,为着过世的姊妹得着复活而祷告。然而到了正午,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了许久,一位负责弟兄吩咐所有人都回家去,不要相信那位强势的姊妹所说的话。他嘱咐那家去买一口棺材,并为那位姊妹筹备葬礼。召会借着这个情形,就从那位强势姊妹的属灵极端中得了释放,整个光景也得着清理。

我们必须谨慎,不落到宗教的极端,就是人敬拜神,却向神独立;也不要落到属灵的极端,就是人抛弃所有属人的责任,为要得着那灵的浇灌和属灵的恩赐。关于我们敬拜并事奉神,新约的原则乃是我们需要与那灵合作。召会是神与人的调和;新约的基本原则就是那灵进入我们里面,为要住在我们里面,并使祂自己与我们调和(约二十22,罗八9、11、16)。圣灵降在人身上,本是旧约的原则。在旧约里,当圣灵降临在某个人身上,那人就说预言(民十一25,撒上十10)。然而,这并不是新约的基本原则。新约的基本原则乃是基督内住于我们里面,并使祂自己与我们调和。这就是我们需要学习顾到内住之基督并与祂合作的原因。今天我们为主说话,也应当照着新约的原则(林前七10、12、25、40)。

与主合作并与祂调和,乃是照着灵而行的真正意义(罗八4)。要照着灵而行,我们就需要照着基督而行,并与祂成为一。我们不应向祂独立而行事,也不该是祂替我们行。反之,是我们该照着祂而行。向主独立而行事,是走宗教的路;让主替我们行,是走五旬节运动的路。我们生活行事正确的路,乃是照着那住在我们里面的主而行。我们不再是单独的个人;我们已经与主联合(林前六17),主这位奇妙的赐生命之灵就住在我们灵里(十五45下,罗八16)。因此,我们必须学习与祂合作。

当我们一同聚集,我们需要学习,一面借着跟随内住之灵的引导而尽功用,另一面也借着运用我们的意志来尽功用。无论我们是申言或说方言,我们都必须不仅跟随内住之灵,也运用我们意志的功用。林前十四章三十二节说,‘申言者的灵,是服从申言者的,’指明我们不该像五旬节派的作法一样,让自己毫无限制的服于灵;却该运用我们意志的功用,并领悟我们的灵能服从我们和我们的意志。许多人所以受神奇之事的欺骗,原因在于他们将自己完全置于他们的灵之下,忽略了这事实:他们的灵是服在他们意志的运用之下。今日我们是在新约时代;在新约时代,申言者的灵是服从申言者的。在这个时代,神作为那灵与我们调和。神并没有废除我们意志的功用;因此,我们需要学习如何运用我们意志的功用,好与内住之灵合作。

关于超自然的恩赐,我们众人都需要受劝勉和警戒。否则,我们会被欺骗,遭受损失和破坏,我们甚至可能成为破坏召会的因素。我们不反对超自然的恩赐,但我们坚决反对误用并过度强调这些事。若使用得当,这些超自然的恩赐就是良好、有益的;但若使用不当,就是潜在的危险。就某一面意义而言,我们需要属灵的恩赐,但我们也必须受警戒,要小心这些事。要经历作为那灵的内住基督,活而安全的路就是操练我们的灵。我们若学习借着操练我们的灵来接触内住的灵,以正常的方式与主交通,我们的聚集就会活泼、刚强、丰富、有次有序。任何一项属灵恩赐的外在表显,都必须受内住之灵的管制。然后,我们要在聚会中,安全且有次序的操练我们的灵。

聚会的各阶段

我们已经看见,我们来到聚会中需要操练灵,以感觉聚会的气氛,照着这气氛、并以配搭的方式尽功用。要在聚会中尽功用,我们也必须认识每一个聚会都有一个流程,是由好几个阶段组成的。第一个阶段是引介的阶段,这时聚会正要开始;末了的阶段是总结的阶段,此时聚会即将结束;在这之间,至少有三个主要的阶段。假使这聚会才刚刚开始,而我们的行事却仿佛在聚会即将结束的阶段,就不合式。因此,我们认识聚会的不同阶段是很关键的,道使我们能在聚会中正确的尽功用。

在引介的阶段之后,就需要另一个阶段,将聚会带进其主题或目的。举例而言,假使某个聚会是为着祷告,就该有人起来操练祷告,将聚会带进它的目的。又如,假设我们是来到擘饼聚会,感受到主的荣耀。这聚会可能已经开始了,但需要有人作些事─祷告、见证、说一段圣经的话或点一首诗歌─好将聚会带进主的荣耀的实际里。那灵总是在聚会中运行,但那灵需要我们的配合。若那灵在聚会中运行,却没有人愿意与祂配合,这聚会就不会有结果。另一面,若是那灵引导某位弟兄作些事,他也有属灵的技巧可以作这事,有些东西就可以借着他与那灵的合作而被带进来。 我们就像篮球队员;如果我们当中只有一个人懂得如何打球,其余的人都不懂,比赛就会中止。问题不在于那灵的运行;问题在于我们的合作。我们知道那灵在聚会中运行,因我们是在主耶稣的名里聚集,我们是祂身体的肢体,我们爱祂并寻求祂。基于这些因素,那灵在我们中间运行。然而,我们的聚会却常因为我们缺乏属灵的技巧、能力和操练,没有与那灵配合,而毫无结果。 如果我们是篮球队员,却因着缺乏技巧、能力和练习,而不懂得如何接球、传球、投球,那么在我们的比赛中就没有什么会发生。然而,我们若有控球的技巧和能力,当球传过来时,无论是怎样传来的,我们都能掌握。今天,我们在聚会中有‘球’,就是那灵,但我们欠缺技巧。因此,我们的聚会是空洞的。当那灵临及我们,我们却不知道如何与祂配合,那灵就只好因着我们欠缺技巧而越过我们。在聚会中,我们有主的同在,但我们没有技巧能掌握祂的同在。

聚会被带进其主题或目的后,就到了第三个阶段,聚会的灵应当被加强、充实并拔高。例如,某位弟兄也许能尽功用,将聚会带进主题,但聚会的灵可能不太丰富、刚强或高昂。因此,我们必须作些事,将聚会进一步带进灵里,并加强、充实、拔高聚会。至终,聚会将达到顶点,达到最高峰;这就是聚会的目标。聚会的第四个阶段,是要保持或延续聚会的高峰。有时聚会在达到高峰后,聚会的灵很快就落下去。因此我们需要尽功用,以保持聚会有够长的时间在高峰,直到第五个阶段,就是总结的阶段。我们需要学习如何合式的总结聚会。这的确需要属灵的技巧。一个丰富的聚会,有可能因为总结得草率而变得贫穷。照样,一个贫穷的聚会若是结束得美妙,也会变得丰富和美妙。我们若操练并学习这些属灵技巧,就能在聚会中与那灵合作,帮助我们所在地的圣徒,并将聚会带进属灵事物的实际里。

第三章 擘饼聚会的几个基本方面

在接下来的几章,我们要来看擘饼聚会;这是地方召会所有聚会中最重要的一种聚会。地方召会作为基督身体在地方上的彰显,必须有正确、适当的擘饼聚会。否则,那处地方召会的见证就是软弱的。若是一处地方,召会的擘饼聚会是刚强、正确的,这就指明那个召会的见证与彰显是刚强的。因此,一处地方召会的见证和彰显刚强与否,在于擘饼聚会是否刚强。

擘饼聚会的两个主要方面

擘饼聚会有两个主要的方面。第一个主要的方面乃是记念主。我们聚擘饼聚会,主要的用意该是记念主。林前十一章二十四至二十五节说,‘祝谢了,就擘开〔饼〕,说,这是我的身体,为你们舍的,你们要如此行,为的是记念我。饭后,也照样拿起杯来,说,这杯是用我的血所立的新约,你们每逢喝的时候,要如此行,为的是记念我。’我们在基督教里,曾受教导要记念主在十字架上的死;但照着圣经,我们在擘饼聚会时应当记念主自己。

擘饼聚会的第一个方面,是记念基督的身位过于祂的工作。我们很自然会记念基督在十字架上的工作;但记念基督自己,需要对祂的身位有神圣的异象(参加一15~16)。我们若没有这样的异象,就很难记念基督。我们在擘饼聚会中的祷告,大多是在记念主的工作,而非记念主自己。举例而言,我们可能会祷告:‘主,感谢你从诸天降下,在地上生活并受苦三十三年半,且为我死在十字架上,流出你的血救赎我脱离我的罪。’我们献上这样的祷告,是容易又自然的。然而,我们却很难祷告到主的自己,因为在我们天然的观念中,对于祂的身位毫无概念。为此,我们需要关于基督身位的神圣异象。我们若得着这异象,就会祷告:‘主,我感谢你,你是神的具体化身。神的丰满,神一切的所是,都有形有体的居住在你里面。你是那不能看见之神的像,是神荣耀的光辉,是神本质的印像。’我们需要领悟,我们对于基督的工作,有许多天然的观念,并且缺乏关于基督身位的异象,结果乃是我们以天然的方式向着主献上赞美和感谢,却没有异象。

擘饼聚会的第二个方面,是主身体上所有肢体之间的交通。林前十章十六节启示这事:‘我们所祝福的福杯,岂不是基督之血的交通么?我们所擘开的饼,岂不是基督身体的交通么?’擘饼聚会的第一方面是垂直的,是我们对主的记念,也是主与我们之间的交通。第二方面是水平的,是我们与彼此的交通,就是身体上众肢体之间的交通。因此,一个人无法单独聚擘饼聚会,因为他若是这样作,或许能记念主,但他无法与众圣徒有交通。

我们需要看见,‘主的晚餐’与‘主的筵席’之间有显著的不同。林前十一章二十节所用的‘晚餐’一辞,指明我们对主的记念,如在二十四至二十五节所证明的。十章二十一节所用‘筵席’一辞指明交通,特别指我们与众圣徒的交通。当我们围着桌子聚集用餐时,我们聚集不仅仅是为了吃,也是为着交通。因此,‘主的晚餐’这辞含示对主的记念,‘主的筵席’这辞含示众圣徒间的交通。然而,这不是说主的晚餐和主的筵席是两件分开的事;反之,它们是同一件事的两个方面。

当我们说到主的筵席,使用‘筵席’一辞比使用‘晚餐’一辞更为合式,因为‘筵席’包括记念主以及与人交通的观念,‘晚餐’却只有包含前者。许多基督徒没有领悟主的筵席是为着交通;他们以为主的筵席仅仅是为着记念主。每当我们来到擘饼聚会,我们都需要领悟:一面,我们是来记念主;但另一面,我们是来与身体上的众肢体交通。

擘饼聚会的两个次要方面

擘饼聚会除了有两个主要的方面之外,也有两个次要的方面。第一,我们在主的筵席上陈列祂的死。林前十一章二十六节说,‘你们每逢吃这饼,喝这杯,是宣告主的死,直等到祂来。’‘宣告’一辞的希腊文也可译为‘陈列’。我们在桌上陈列象征基督身体的饼,以及象征基督之血的杯。一个人的身、血分开,指明死亡。因此,饼与杯分开,含示基督的死。每当我们来到擘饼聚会并观看饼杯,就当领悟饼杯乃是陈列基督的死。在擘饼聚会中,我们不是记念基督的死,而是宣告并陈列基督的死。

有十二个主要的项目包括在基督的死里:堕落天使的生命(西二15),堕落的人类(林前十五45下),撒但(约三14,来二14),撒但的国,世界(约十二31,加六14),罪(约一29),罪的性情(罗八3,林后五21),肉体(罗八3),死(提后一10,来二14),己(加二20),旧人(罗六6),以及整个旧造(西一15、20,来二9)。宇宙中一切消极的事物都被基督的死所了结。在积极一面,神圣的生命借着基督的死得了释放,使我们能得着基督作我们的生命(约十二24,西三4)。一面,我们借着基督的钉十字架被治死;另一面,我们却在祂的复活里与祂一同活过来(弗二5)。旧造借着基督的死被了结,新造在祂的复活里有了新生的起头(林后五17)。

在基督教里,没有多少人领悟主的筵席之意义和重要性。他们的领会只是照着他们的传统。当我们来赴主的筵席,我们必须领悟,饼和杯表征主的身体和祂的血分开;因此,主的筵席乃是陈列并宣告基督包罗万有的死,向宇宙宣告一切消极的事物都已被了结,我们能得着基督进入我们里面作生命。旧造已被了结,我们现今乃是新造。基督是我们的生命和一切,我们凭着祂作我们的食物和饮料而活。这就是我们在主的筵席上的见证。

主的筵席第二个次要的方面,可见于林前十一章二十六节末了:‘直等到祂来。’即使我们因基督而满足,我们仍盼望并等待祂来。我们不像无望的世人。我们能得胜的宣告:基督的死已了结宇宙中一切消极的事物,并且我们有荣耀的盼望,就是有一日主要回来。当我们在擘饼聚会中宣告主的死,并领受基督作我们的生命,撒但可能会来控告我们,说,‘你还有肉体;你在肉体里仍然软弱。’如果这事发生,我们应当立刻告诉他:‘或许我仍有肉体,但我不是没有盼望的,因为我有基督再来的盼望。’擘饼聚会的意义和目的乃是要记念主,与圣徒交通,宣告基督的死,并等候祂的回来。每当我们来赴主的筵席,都需要有这样的领悟。

在擘饼聚会时记念主并与圣徒交通的路

在擘饼聚会时记念主的路,启示于林前十一章二十四至二十五节;在这段经文中,主告诉门徒要吃饼喝杯。按照这段经文,记念主的路就是吃喝祂。这不是根据我们天然的属人观念。照着我们天然的观念,若有人去世了,我们是借着思想他在地上的一生来记念他。然而,我们若要记念主,就应当接受祂,并从祂得喂养。我们越接受祂、吃祂、喝祂、从祂得喂养,我们越是真正的记念祂。

我们吃饭时,不会用我们的心思来思想并思考我们的食物;反之,我们只要张开口来吃。照样,在主的筵席上,我们不该用我们的心思去思考主;我们应当操练我们的灵来吃喝祂。在主的筵席上,我们的见证就是:基督是我们的生命,我们因祂而活(西三4,约六57)。因此,我们在祂的筵席上一再的吃主、喝主,见证祂是我们的食物,并且我们因祂活着,这才是适当的。每当我们来赴主的筵席,就需要操练我们的灵,从祂得喂养。

这也是我们在主的筵席上与所有圣徒交通的路。照着林前十章十六节,与众圣徒交通的路,乃是借着有分于这一饼一杯。我们借着分受同一个饼、喝同一个杯,我们的一就得着证实,交通也得以实化。因此,我们在主的筵席上对主的记念,以及彼此的交通,都在于我们从基督得喂养并饮于祂。

这些就是擘饼聚会的几个基本方面。我们若明了这几个方面,就知道如何在擘饼聚会里尽功用。无论我们是选唱诗歌,或向主献上感谢的祷告,都会照着我们对主筵席的领悟而行。我们的擘饼聚会之所以常是贫穷的,原因乃是我们的认识不够丰富。若是我们对这个聚会的认识更加丰富,我们在擘饼聚会中向主献上的赞美和感谢,就会更加丰富。

第四章 饼和杯的意义

读经: 哥林多前书十一章二十四至二十五节,十章十六节。

在擘饼聚会时,桌上有两样表记I饼和杯。在本章,我们要检视圣经中饼和杯的意义,以及饼和杯的顺序或安排。

解经的基本原则

在我们考虑这些事之前,需要放下我们传统的观念。我们的难处是常常把事物视为理所当然,以为我们懂了,但实际上只是照着我们传统的观念来领会。我们传统的观念需要被翻转。举例来说,在林前十一章二十四至二十五节,是先提饼再提杯,但在十章十六节,乃是先提杯后提饼。为什么这两章中的顺序有差别?我们不该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反该放下我们传统的观念,并寻求主,使我们得以明白。

解释神的话很困难,需要多研读。要解释圣经,我们就需要对主的话有足够的认识;否则我们就会在解释时犯错。解经的基本原则乃是我们必须以经解经(参太二二31~32)。换句话说,为了要解释圣经中的一个片语,甚至是一个字,我们都需要查考整本圣经。圣经中的每一个辞都有确定的意义。因此,我们不该照着我们天然的观念来领会一个辞,而该照着经文的启示来领会。

杯的意义

我们可以基于这个原则,来检视圣经中‘杯’的意义。在圣经中,杯的意义乃是分。约翰十八章十一节说,‘我父所给我的那杯,我岂可不喝?’诗篇十六篇五节说,‘耶和华是我的产业,是我杯中的分。’此外,二十三篇五节说,‘我的福杯满溢。’而一百一十六篇十三节说,‘我要举起救恩的杯。’在这些经文中,‘杯’都指明分。

在亚当里,我们的杯,我们的分,乃是神的忿怒(罗一18,参启十四10)。然而,基督为我们喝了那杯,并且流了祂的血(约十八11),祂借着祂的血,成就了另一个杯,就是福杯(林前十2),并将其带给我们。从前我们的杯是忿怒的杯,但如今我们得着另一个杯,就是新约所称的福杯,也是旧约所称救恩的杯。因着主耶稣在十架上所成就的,我们的杯、我们的分,从忿怒杯转为福杯,也就是救恩的杯。

然而我们需要领悟,虽然在杯里的是象征耶稣之血的葡萄汁,但杯所表征的分却不是血。杯得以成就的基础乃是血,这血完成两件事I洗去我们的罪,并将神自己带给我们(约壹一7,弗二13,彼前三18)。因着我们的罪,我们远离神,神也远离我们(创三23~24,赛五九2)。基督救赎的血既已洗去我们的罪,神就能被带给我们,我们也能被带给神。然而,血并非杯中的分;反之,神才是这福杯里的分。我们的福不仅是赦免、平安和喜乐,更是神自己,包括祂的一切所是和所有(诗十六5,加三14)。在擘饼聚会中,我们需要学习因祂流了血而赞美感谢主,也因祂成了我们的分、我们的福而赞美感谢主。

这个福杯也就是路加二十二章二十节所说的新约,是一切神圣福分的‘权状’。权状乃是见证某物属于我们。我若持有某栋房子的权状,这权状就证明房子是我的。这权状的‘分’就是那栋房子。主的筵席上的杯是新约,就是借基督之血所立的神圣权状。在这约中,我们的分乃是神自己(诗七三26,西一12)。

饼的意义

主的筵席上的饼乃是一个表号,表征主的身体,为我们在十架上裂开,释放出祂的生命,使我们能有分。我们借着有分于这生命,成了基督奥秘的身体(林前十二27),这奥秘的身体也是由桌上的饼所表征(十17)。因此,借着分受这饼,我们得与基督的身体有交通(16),结果就带进基督奥秘身体的交通。

主的筵席上的饼,表征我们有分于主的生命(约六48~51上),也是基督团体身体的表号。林前十章十七节说,‘因着只有一个饼,我们虽多,还是一个身体,因我们都分受这一个饼。’一个饼是由许多子粒被压碎、磨成细面所组成的。这就是基督身体的一幅图画。因此,饼象征神圣的生命和身体。在主的筵席上,我们需要领会,分受这饼就指明我们将神圣的生命接受到我们里面,并且我们因着有这生命,而成了一个身体。我们接受基督作生命,使我们成为基督身体上的肢体。

饼和杯的顺序

林前十一章二十四至二十五节先提饼,后提杯;但在十章十六节先提杯,后提饼。这个差异的原因乃是:十一章二十四至二十五节对付的是主的晚餐,而十章十六节对付的是主的筵席。主的晚餐重在记念主;在我们记念主的时候,代表基督身体的饼先提到,因为基督的身体是神永远定旨的终极目标(弗三10~11,参一22~23)。神永远的定旨乃是要得着一个身体来彰显基督。然而,在祂的计划成就之先,人堕落了;因此需要救赎,这个救赎就包含在杯同着酒里。杯同着酒,指明基督的血洗去我们的罪,并移除所有的阻碍,使神能进到我们里面,作我们的生命和我们的分。饼所象征之基督的身体,乃是神原初计划和定旨的焦点;而杯同着酒所描绘那借着基督流血而有的救赎,乃是附加的,是跨越神与人之间鸿沟的桥梁。

另一面,林前十章十六节说到主的筵席,重在圣徒之间的交通。先提杯再提饼,是与我们基督徒经历的历史有关。照着我们的经历,我们先领受了杯;也就是我们的罪得着赦免,我们和神之间的障碍被除去了,并且我们凭着基督的血得了救赎。然后我们就成为身体,并在身体的交通中彼此作肢体。

我们若研读并祷告这些关于主的筵席的要点,就会发现主的筵席是何等的有意义,何等的重要,这会使我们为着主的筵席,向祂满了赞美和感谢。我们在擘饼聚会中的举止和功用,取决于我们对这筵席的认识。因此,我们需要领会主的筵席不同的讲究,以及饼和杯的意义。

第五章 在擘饼聚会中敬拜父

我们在上一章看见关于主的筵席几个主要的方面,就是对主的记念,以及基督身体里众圣徒之间的交通。在这一章我们要来看,照着圣经的启示,主的筵席也与敬拜父有关,因为子神所作的一切都是为着父。'(约六38,七18)

敬拜父确定的时间和方式

希伯来二章十至十二节说,‘原来万有因祂而有,借祂而造的那位,为着要领许多的儿子进荣耀里去,就借着苦难成全他们救恩的创始者,这对祂本是合宜的。因那圣别人的,和那些被圣别的,都是出于一;因这缘故,祂称他们为弟兄,并不以为耻,说,“我要向我的弟兄宣告你的名,在召会中我要歌颂你。”’主是那位圣别人的,我们是那些被圣别的。不仅如此,祂和我们都是出于一,也就是出于父。因这缘故,主称我们为弟兄,并不以为耻。

在这些经文中,主向我们启示,祂是我们的弟兄,我们也是祂的弟兄,并且祂要向我们宣告父的名,在召会中歌颂父。实际上,这不是发生在祷告聚会、职事聚会或福音聚会时,而是发生在擘饼聚会时。再者,赞美父的正确时间不是在擘饼聚会的开始或中间,而是在结尾。原则上,记念主之前就赞美父是错误的,因为在我们的属灵经历中,我们不是先来到父面前,乃是先来到子这里,然后子将我们带到父那里(约十四6,弗二3)。

照着我们的经历,当我们还作罪人的时候,那灵就来寻找我们,将我们带到十字架那里遇见子,然后子将我们带到父那里(路十五,彼前一2)。这个原则可见于林前十二章三节:‘若不是在圣灵里,也没有人能说,主,耶稣!’这指明圣灵将我们带到主那里。此外,约壹二章二十三节说,‘凡否认子的就没有父,承认子的连父也有了。’这指明子将我们带到父那里。因此,我们需要先来到子这里,使祂能将我们带到父那里。根据这原则,我们在擘饼聚会中该先记念主,然后到聚会的末了,让主带领我们敬拜父。这样,我们这些基督的众弟兄就能加入我们的长兄,同祂一起敬拜父。

希伯来二章十二节里的引经部分,是出自诗篇二十二篇,这是一篇论到基督的死与复活的诗。这篇诗的第一部分预言基督的死;十二至十八节生动详尽的描绘基督如何经过钉十字架的苦(参可十五16~37)。当基督被钉在十字架上时,由大力的公牛所表征的许多凶恶之人包围祂(诗二二12)。他们向祂张口,好像抓撕吼叫的狮子(3)。

由犬类所表征的恶人(参腓三2上)围着祂,恶党环绕祂(诗一三16上)。他们扎了祂的手和脚(16下)。他们分了祂的外衣,又为祂的衣服拈阄(3)。他们也瞪着眼,轻蔑、恼恨的看祂(17下)。祂在十字架上如水被倒出来(14上,赛五三12)。祂的骨头都脱了节(诗二二14中),因为祂无法支撑挂在十字架上的体重;这造成祂极大的煎熬和痛苦。并且,祂的骨头,祂都能数算(17上)。祂的心如蜡,在祂里面融化(14下)。祂的精力枯干,如同瓦片(15上),就是陶器的碎片。祂的舌头贴在牙床上(15中)。神将祂安置在死地的尘土中(15下)。主在十字架上时,这一切都发生在祂身上。因此,在诗篇二十二篇中,关于基督之死的预言,所有的细节都在新约应验了,包括人为祂的衣服拈阄的预言(太二七35)。

然而,诗篇二十二篇也预言,基督在复活之后,就回来向祂的弟兄宣告祂父的名,并在会中赞美父(22)。这预言应验在主复活的那日;主向马利亚显现,并对她说,‘你往我弟兄那里去,告诉他们说,我要升到我的父,也是你们的父那里,到我的神,也是你们的神那里。’(约二十17)之后祂在当晚向门徒显现,并吹气到他们里面,说,‘你们受圣灵。’(22)这指明祂将自己吹入门徒里面,这样,每当门徒赞美父时,子就在门徒里面领头赞美。换句话说,主能在祂的众弟兄中、在召会中赞美父。

因此,我们在主的筵席上记念主之后,需要在我们的长兄,就是基督的领头下敬拜父。内住于我们里面的长兄会领头赞美父,我们只要跟随祂,并向父发表我们的赞美。

另一处印证这原则的经文,是马太二十六章二十六至三十节,那里说到,主和祂的门徒吃饼喝杯之后,他们就唱诗;这诗乃是对父的赞美。他们向父唱了诗,就出来往橄榄山去。在橄榄山上,主寻求父的面并与父交通(39~44)。这指明我们吃饼喝杯以后,应当让主带我们到父面前,使我们能敬拜祂。

因着主救赎了我们,所以我们需要有确定的时间和方式来记念主。这确定的时间就是擘饼聚会,而我们记念祂的方式就是借着吃饼、喝杯。然而,因着我们是神重生的儿女,所以也需要有确定的时间和方式来敬拜父。敬拜父确定的时间,是接续我们在主的筵席中记念主之后;我们敬拜祂的方式,乃是在我们长兄基督的领头之下敬拜祂。这就是希伯来二章、诗篇二十二篇以及马太二十六章所指明的。我们若这样作,我们在主的筵席中的敬拜就是完备的。

在擘饼聚会中保持适当的次序

我们需要在擘饼聚会的方式上受调整。举例而言,我们在聚会中常不清楚我们是在记念主,还是在敬拜父,因为有些人的感谢和赞美是向着主,另有些人却是向着父。当我们在吃饼喝杯时,我们应当记念主。我们所有的赞美、感谢、祷告和歌唱都该直接向主而去,并专注于祂身上。我们记念主之后,应当向父表示感谢。因此,我们应当跟随里面的主,敬拜并感谢父。当我们正在记念主时,若将感谢和赞美归给父,就不合逻辑,也不正确。反之,我们应当照着希伯来二章十至十二节的启示,让主领头,带我们进到父里面,并跟随祂来赞美、感谢、敬拜父。

我们不应该让主的筵席这两个段落混淆不清。当我们在餐桌上吃晚餐时,我们不会同时喝汤并吃甜点。相反的,我们是按照某种顺序来吃每一道菜。照样,主的筵席也应当有某种顺序。我们记念主时,就当单单记念祂;不该在那时敬拜父。即使我们自己已经预备好要敬拜父,也应先把我们的‘甜点’留在一旁,直到完成记念主。

有人也许会说我墨守成规,或吹毛求疵。然而,我们聚擘饼聚会时若不照着适当的次序,就会破坏聚会的‘味道’,正如在主菜之前先上甜点会破坏晚餐的风味一样。当我们正在记念主耶稣时,某位弟兄若是呼求父神,这并没有错,但这种呼求破坏了聚会的味道。论到神圣的事,每一件事都必须是透亮清明的,没有任何混淆(参启二一3)。召会中的一切事都应当按着合式的次序而行(林前十四31~33、39~40)。我们不应该将主筵席的这两个段落混在一起。我们记念主并敬拜父,必须照着正确的方式和适当的时间。

我们需要学习,如何以合式的方式并在正确的时间向主祷告、感谢、赞美。我们也需要学习,如何用正确的方式,在正确的时间赞美并敬拜父。我们若学知记念主和敬拜父的不同之处,我们的擘饼聚会就会正确。我们应当保留足够的时间为着敬拜父。要有足够的时间敬拜父,我们可能就需要同时传递饼杯,或将饼分到两个盘子里。我们若花太多时间在传递饼杯上,敬拜父的时间就不够了。我们需要学习这些事,使我们有正确的擘饼聚会,好为着记念主并敬拜父。

李常受文集/1964/第三册/召会聚会的基本原则.txt · Last modified: 2016/08/11 00:50 (external ed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