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m of Jesse

Technology is for the Lord

User Tools

Site Tools


李常受文集:1964:第三册:洛杉矶其他交通记录

洛杉矶其他交通记录

barcode

本段系李常受弟兄于一九六四年八月十二至二十九日,在美国加州洛杉矶的交通记录集成。

第一章 生命里的恩赐与超自然的恩赐

照着新约的教导,属灵的恩赐可分为两类—罗马十二章六至八节所提到生命里的恩赐,就是照着恩典的恩赐,以及林前十二章九至十节所提到神奇、超自然的恩赐。我们需要领悟这两种恩赐之间的不同;否则,我们在基督徒生命里的进展就会受到拦阻。

在生命里的恩赐

罗马十二章四至五节启示,我们是基督一个身体上的众肢体,正如我们肉身的肢体,每个肢体都有特别的功用,基督身体上每个肢体的功用,是出于每个肢体属灵的才能或恩赐。因此,六节说,‘照着所赐给我们的恩典,我们得了不同的恩赐。’这节里的恩赐不是那灵神奇的恩赐,就如说方言或医病的神迹,乃是在生命里的恩赐,是照着恩典的恩赐。我们若研读新约就会领悟,恩典乃是基督作我们的生命给我们享受(约一14、16~17,林前十五10)。因此,罗马十二章六节里的恩赐,是照着我们所接受并享受生命的分量而有不同。

我们都已接受基督作我们的生命(西三4),这生命在我们里面长大时,就产生某些恩赐,就是这个生命的技巧、才能和功用。这好像血液供应我们身上的众肢体一样,身体的每个肢体都接受了某种分量的血液,这血液的供应就产生每个肢体的功用。不仅如此,每个肢体的功用与它所接受血液的分量成比例。例如,手臂比耳朵接受更多的血液,因为它在身体上的功用比耳朵的功用大。如果我们的手臂接受像耳朵一样分量的血液,我们的手臂就不能尽功用。因此,每个肢体的功用是照着所得着血液供应的分量。同样的,基督身体上各肢体的功用或恩赐,是照着各肢体享受基督作恩典的程度而有所不同。

每个肢体所接受的恩典分量或许不同,但品质是相同的。我们的手臂和耳朵也许接受不同分量的血液,但它们所接受的血液在品质上是相同的。同样,赐给基督身体每个肢体的恩典,在品质上是相同的。

林前十二章所说到的恩赐主要是神奇、超自然的恩赐,就如说方言的恩赐。这些恩赐不是来自我们里面神圣的生命,乃是忽然以神奇的方式临到我们。罗马十二章里的恩赐是在生命里的恩赐,就像我们身体不同的功用,如说话、听觉和视觉。这些恩赐是正常的,不是神奇的,并且是我们在神圣生命里长大的结果。六至八节说,‘照着所赐给我们的恩典,我们得了不同的恩赐:或申言,就当照着信心的程度申言;或服事,就当忠于服事;或作教导的,就当忠于教导;或作劝勉的,就当忠于劝勉;分授的,就当单纯;带领的,就当殷勤;怜悯人的,就当甘心乐意。’在物质上分授以及怜悯别人,并不是神奇的事,乃是我们在属灵生命上长大自然的结果。我们越在主里长大,我们就越爱主,也就越爱别人,分授给别人,并怜悯别人。分授给穷人和怜悯人这样的事是恩赐,证明罗马十二章里的恩赐不是超自然的恩赐,乃是从我们里面神圣的生命自然而来的恩赐。

申言的不同方面

有些人也许会指出,六节里所说到的申言是预言,是神奇的恩赐,因为预言就是预告未来。然而,我们若读林前十四章,就会领悟,预言只是申言的一个方面。旧约和新约都指明,‘申言’(prophesy)这辞有三个意义。第一,申言是预告或预言末来(约十一51,彼前一10~11)。第二,申言是为某人说话(耶十九14~15,结十三2)。在旧约里,主常常对申言者说话,然后申言者就为主说话,将这话说给其余的百姓听。第三,申言是说出主,就是向人供应基督,为着勉励、安慰并建造召会(林前十四3、50)。

就一面的意义来说,申言是在事情发生以前神奇的预告,像巴兰的驴得着说话的恩赐,没有人的生命却神奇的用人的语言说话(民二二28~30)。这样的恩赐不是在生命里的恩赐,乃是神奇、超自然的恩赐。同样,预告未来不需要生命或在生命里长大,乃是忽然、神奇的赐给人的。

在罗马十二章六节里的申言,主要是为神说话并说出神,这是生命所产生的结果。譬如,一位弟兄在聚会中站起来说话,就是为神说话并说出神。这不是神奇的事,乃是在生命里长大的结果。婴孩长大,就开始发展某些功用和才能,就如说话的才能。换句话说,说话的恩赐来自他在生命里的长大。同样,我们在神圣的生命里长大时,就会发展出申言的性能,为神说话并说出神。我们越认识基督、在基督里长大、经历基督并得着基督,我们就越会申言并为神说话。

基督徒正常的发展乃是借着在生命里的恩赐

罗马书只说到在生命里的恩赐,没有说到神奇的恩赐,因为罗马书是要给我们看见基督徒生活的概略或轮廓。我们在罗马书前几章看见,我们是在神律法定罪之下的罪人(一3~三20)。在下一段我们看见,因为基督救赎了我们,我们就能因信称义,就是因信基督而得称义(21~五11)。接下的一段-从五章中间至八章—告诉我们,我们正在被圣别,并模成基督的形像(五12~八39)。这一切的目的乃是要我们来在一起,成为基督身体的众肢体,实行召会生活并彰显基督,如十二至十六章所指明的。这是基督徒生活的概略,也是基督徒正常的发展。我们若一直正常、健康的发展,就只需要平常的恩赐,在生命里的恩赐;我们不需要超凡、神奇的恩赐。这就是为什么罗马十二章只提到在生命里的恩赐。

相反的,哥林多前书是对付误用特别的恩赐,如医病和说方言等;这卷书描述那些在属灵上发展不足、幼稚并属肉体之人的光景(三1~3)。因着召会的贫穷,有时候就需要超凡的恩赐来激动人。然而,基督徒若单单顾到特别的恩赐,忽略平常的恩赐,就无法正确的长大。举例来说,要养育孩子并使他健康的长大,不是借着每天给他吃药,乃是借着给他寻常的食物。你若正确的养育孩子,每天诿他健康、寻常的食物,他就会保持健康,并不需要给他药物。同样,我们在属灵上生病时,也许需要超凡的恩赐,但我们健康的时候,就不需要超凡恩赐的‘药’。我们只需要‘寻常的食物’,就是基督作我们的生命。持守超凡的恩赐,甚至在不需要这些恩赐的时候也这样作,就证明我们是幼稚,发展不全的。

我接触过许多有超自然恩赐的人,我发现几乎在每个事例中,他们对于超自然的事都上了瘾,使他们很难在生命里长大。这不是说,我们完全不需要超自然的恩赐,或者我们该藐视它们。那些说超自然恩赐是属魔鬼的,乃是错误的;甚至主自己也使用超自然的恩赐帮助人,正如父母给病弱的孩子用药一样(太八16)。超自然恩赐的‘药’是有帮助的,但我们若食用太多这种药物,可能会上瘾而受到破坏。我们得救以后,使我们长大最好、最健康的路,乃是借着接受寻常的事物;我们不需要超凡、神奇的事物。我们若在属灵上软弱,也许需要超自然恩赐的帮助,但我们得了帮助以后,必须学习丢弃那些恩赐,并且在属灵上以平常的方式活着。日复一日,我们需要在里面接触主,并读祂的话。我们该学习与祂交通,与祂办交涉,并且内在的认识祂。

使徒保罗出外传福音时,行了许多神迹且医病。人们甚至因着保罗身上所带的手巾得医治(徒十九12)。然而,许多年后他自己的身体有难处,主却不愿医治(林后十二7~9)。不仅如此,保罗告诉他的同工提摩太要稍微用点酒,因为提摩太胃口不清,屡次患病(提前五23)。保罗和提摩太在生命的长大上都是进步的;在属灵上也没有疾病或软弱,所以他们都不需要医病的神迹。他们学会了丢弃医病的神奇恩赐,并且以平常的方式往前。

使徒保罗写哥林多前书来限制哥林多信徒。他给他们的书信,没有就着他们恩赐的使用给与鼓励,乃是限制、改正、平衡并调整他们。在这封书信里,保罗没有高举超自然的恩赐;他乃是说,‘在召会中,我宁愿用我的心思说五句话,可以教导人,强如用方言说万句话。’(十四19)他劝戒哥林多人以适度且受限制的方式运用他们神奇的恩赐;否则他们不会从这些事得着益处,反而会破坏别人,并且受阻挠不能在生命的路上往前。保罗也说,他曾定了主意,在信徒中间不知道别的或不传扬别的,只知道基督并钉十字架的基督(一23,二2)。我们该经历并供应人的,乃是钉十字架的基督,而非神迹和超自然的恩赐。

我们可以在召会历史中,看见有人过度强调超自然的恩赐。弟兄会被主兴起时,他们在灵里相当活,但他们逐渐从活的灵漂向字句的知识。于是主兴起一些人开始五旬节运动,作为对弟兄会之死沉的反应。然而那些在五旬节运动里的人,过于强调超自然恩赐的事,特别是说方言的事;结果,许多基要派的信徒就被吓跑。五旬节派消极和破坏人的影响,今天仍然存在。我们在这件事上的立场该非常适度。我们不该反对正确的方言或医病。如果主在我们中间使用超自然的恩赐激起一些信徒,我们不该反对那些信徒。我们该帮助信徒们往前,不倚靠那些超凡的事物。我们若在属灵的生命上年幼并软弱,也许需要超自然恩赐的帮助。然而,我们一旦从这些恩赐受了帮助,就必须学习以平常的方式往前。

需要学习属灵的技巧

运用超自然的恩赐,不需要学习技巧;这种运用恩赐单单在于圣灵降临在我们身上。巴兰的驴要说人话,不需要学习什么。不仅如此,在五旬节那天,一百二十个门徒不需要学习任何技巧来说方言。只要圣灵降临在他们身上,他们就说起方言。我不需要研究另一种语言或研读圣经,才会说方言,或以神奇的方式说预言。即使我是无学问的人,也不认识圣经,只要圣灵降临在我身上,我就能说方言,或以超自然的方式说预言。然而,作为一个在生命之路上事奉主的弟兄,并作为一个教导别人、为主说话并说出主的人,我必须与那灵合作,并学习许多事。我需要研读主话,好认识圣经各卷的内容,我也需要研读英语。我需要学习许多事,因为我说话时,不是以神奇的方式,乃是以生命的方式说话。为要运用在生命里的恩赐,我们需要学习一些属灵的技巧,并且在我们的灵和心思里受训练。

作为召会,我们不该倚靠超自然的恩赐,乃该倚靠平常的恩赐,正如平常的家庭生活不是借着超凡的事,乃是借着平常的事来度过。要使用平常的恩赐,我们需要学习、操练并运用某些属灵的技巧。我们需要认识属灵的语言、用字和措辞,我们也需要学习如何祷告,如何表达我们里面所感觉的,如何感觉聚会的气氛,并如何运用我们的灵。我们需要学习如何以非常正常且平常的方式往前、举止并为人,然后主就能在信徒中间建立祂真实、正确的见证。

第二章 主对基督见证的恢复

神对人原初的心意

主的恢复乃是恢复神原初的定旨和心意.,就是在历世历代以来所已经失去的。因此,我们若要认识主的恢复是什么,就必须认识神原初的定旨和心意是什么。首先,我们必须领悟,我们的神是三一的。祂是一(申六4),却又是三─父、子、灵(太二八3,林后十三14)。那是源头的父,在那是流道的子里(约十四10~ll)。作为流道,子挪去一切的障碍,使父能将祂自己流入我们里面。譬如,我们这人里面有罪恶的性情,我们也有犯罪的行为,这些都是障碍。子在十字架上了结我们罪恶的性情,并用祂的血洗净我们的罪,借此挪去这两个障碍(三14,约壹一7)。另一个障碍是阻挠神定旨的对头和仇敌—撒但。因着这阻挠的因素,神无法将祂自己作到人里面。因此,撒但必须受对付。子也对付这个障碍,借着祂包罗万有的死毁坏撒但(来二14)。

子挪去一切的障碍,使那灵作为三一神的涌流能流入我们里面。那灵流自源头,流经流道,并流入我们里面。父在子里,子就是那灵(林前十五45下,林后三17),那灵将神自己,包括神格的丰满、神的神圣本质和神的神圣所是,带进我们里面。当这水流进入我们里面,我们就得重生,并且神与我们调和。这调和一直在我们里面得扩增,并在别人里面得复制,使我们成为召会,基督的身体,就是基督的丰满和基督的见证(弗一22~23,启一2)。这就是神对人原初的定旨和心意。 回到基督见证的中心点

为要帮助我们领会基督的见证是什么,神在圣经里给了我们一些教导。神也给我们一些恩赐,来扶持并加强基督的见证(林前十二4~11)。这些恩赐包括在生命里的恩赐,就如教导并供应神的话,以及神奇的恩赐,就如医病、说预言预告未来并说方言。为要使我们能在召会作基督见证的这分职事里,成为活的、活跃的、积极的并尽功用的,我们需要恩赐。因为我们不是活而刚强的,反倒是软弱、静止并死沉的,我们有时候需要恩赐将我们激起。

教1¾和恩赐都是为着基督的见证。难处是许多人忘记或忽暑见证,并将注意力转向教训或恩赐。有些人也许将注意力转向一种特别的教训,另有的人也许将注意力转向另一种教训,至终造成分裂。有些人可能注意医病,有些人注意说方言,有些人注意说预言,有些人注意传福音,另有的人注意特别的职事或功用。最终的结果是许多分裂。分裂的产生,是因着过度注意不同的教训、恩赐和职事,而不注意基督的见证。神所赐的一切教训都是为着扶持见证,但这些教训反而使人受打岔,离开基督见证的中心点。一切的恩赐和职事都是神所赐下,为要加强这见证,但这些却成了打岔的因素。

主的恢复乃是要回到基督的见证。我们没有,也不该反对任何合乎圣经的教训,或任何真正的恩赐;我们应该领悟,一切的教训和恩赐都是为着基督的见证。我们珍赏一切健全的教训和真正的恩赐,但我们领悟,这些必须使用得正确。我们必须全神贯注于中心的事—基督的见证。

关于来在一起作基督见证的几件事

.我们来在一起作基督的见证,不该有任何企图想要成立或组织什么。我们甚至不该想要成立照着新约的召会。我们不可成立或组织什么,反而必须学习丢弃所有使我们受打岔而离开基督见证的事,包括我们可能带有的任何公会名称。我们在这里不是作长老会或浸信会信徒;我们只不过是基督徒来在一起实化基督的见证。我们珍赏并接受一切美好的教训和恩赐,因为这些教训和恩赐帮助我们爱主并寻求主;但我们并不以这些事为焦点。我们所强调的不是教训,乃是基督的见证。我们是基督徒,来在一起单纯的在各地彰显基督,实化基督的见证,并过身体的生活。

我们也绝不该想要使人与我们相同。因着主的怜悯和恩典,并因着多年有祂的同在,我已被带到一个地步,丢弃一切世物。譬如,对我而言,为娱乐而拍照乃是属世的。然而,我绝不会叫你不要拍照;你若拍照,我也不会轻视你。我若这样作,就会使自己成为‘不拍照’的宗派。我不喜欢拍照,是因着在我里面的恩典。我对地上的任何事物都没有爱好或渴望,因为我的主耶稣已经满足了我。然而,我不眨低那些没有被带到这地步的人。我们绝不该想要改变人和他们的作法,除非他们在作罪恶的事。譬如,倘若一位弟兄在吸毒,我会告诉他要戒掉,因为这样的事是罪恶的,并且破坏主的见证。然而,拍照不是罪恶,不会破坏主的见证。我们必须将这样的事留给主的恩典。

有些圣徒已定意为主放弃他们所有的一切。这是好的,但他们不该将他们的标准,强加于那些还有许多属世产业的人身上。我们若藐视仍然持守产业的人,并且心里控告他们爱世界,我们就会产生宗派。我们必须爱所有的年轻人和新人,并在他们的软弱上同情他们。我们绝不该想要使他们与我们相同。这是真正的召会作基督的见证。在召会中,我们不以某些弟兄为我们属灵的标准。我们没有任何人的标准;我们惟一的标准就是主耶稣。我们各人都亲自向祂负责,并且我们各人必须照着祂在里面引导我们的路,同着祂往前。我们必须将别人留在主恩典的手中,并让作恩典的基督在他们心里作工。这完全是照着早期在使徒们当中,基督原初的见证。主会用祂的恢复来恢复基督真实的见证。

第三章 神的见证

在前一章我们看见,神的定旨是要得着召会—基督的身体,作基督的见证。在本章我们要来看,基督的身体也是神的见证。

基督的身体作神的见证彰显于众地方召会

神的见证是神的说明、解释和彰显。在圣经的开头,神没有被清楚的说明、解释并彰显出来。亚当是按着神的形像造的(创一26),但他没有向我们清楚解释神的所是。亚伯拉罕、以撒和雅各虽然是蒙神拣选的,也没有向我们解释神的所是。惟有当两块法版颁赐下来时,神才得以清楚的启示给祂的子民(出二十2~17)。借着十条诫命,人就能领悟神是爱、光、圣、义的神。因此,律法作为神的见证,在旧约里说明、解释并彰显神。这律法放在约柜里,约柜放在帐幕里(四十20~21)。为这缘故,约柜和帐幕被称为见证的柜和见证的帐幕(三十26,三八21)。这证明律法是神在旧约里的见证。

在新约主耶稣基督出现时,祂乃是神的见证(约一18);因此,祂结束了那仅仅是影儿的律法(罗十4)。虽然律法是神的见证,却无法完全彰显神,因为律法不是活的。另一面,主耶稣完全是神活的见证。祂是神又真又活的说明、解释和彰显。借着祂,活神得以彰显(约十四9)。我们若仔细来看耶稣在四福音里的生活,就会看见神是爱、光、圣、义的神。

主耶稣经过死、复活和升天以后,将祂自己作到我们里面,使我们与祂相同。祂使我们成为祂的复制、扩增和扩展,并且使我们成为祂团体身体—召会—的肢体(罗十二5,弗一22~23)。这团体的身体就是扩大的基督(林前十二12,西三10~11),神扩大的见证,彰显神是爱、光、圣、义(弗五2、8,彼前一15~16,林后五21)。基督的身体是神完满、团体的活见证。

这完满、团体的见证得以产生的路,乃是借着三一神进入我们里面。父(源头)在子(流道)里作为那灵(水流)进入我们里面,好将我们作成祂的见证,说明、解释并彰显祂。三一神进入人里面,这人成了团体的人作神的见证。因此,神的见证乃是三一神与人性调和而成为团体的人,以彰显祂自己。这就是神的见证,正确的召会生活,和正确的身体生活。我们这些得有基督作到我们里面的人,乃是这见证的各部分和众肢体。无论我们在哪里,我们都该来在一起,照着这见证的原则来生活、为人、行动并作事。我们若这样作,真正的地方召会就会被兴起来,作基督身体活的见证。

地方召会不是借人手形成,或是借信条、宪章或规条组织而成。那样形成的一个会乃是宗教,不是基督身体在地方上的彰显。真正的地方召会是一班人,得有基督作到他们里面,并且团体的照着神见证的原则来生活、为人、行动并作事。我们若走这条路,自然而然就会成为地方召会,就是基督身体在地方上的彰显。

不被打岔离开神的见证

神使用许多不同的凭借以加强并充实祂的见证。譬如,祂用传福音把更多的人带进这个见证里。因此,传讲是为着见证。然而,今天许多传讲使人受打岔,从见证转到传讲本身。这阻挠神正确的见证,至终产生分裂。假定有些年轻的弟兄有负担传福音。这些弟兄必须谨慎,不使人受打岔,从神的见证转到他们的传讲。我们绝不可为了成立或建立我们自己的职事而传讲;我们的传讲该加强并充实神的见证。

有些人有教导的恩赐,为着帮助人认识基督和圣经。然而,无论他们的教导有多美妙,他们的教导都必须为着神的见证。假定一位弟兄有教导和讲道的恩赐;每当他讲道的时候,人就受吸引。这样一位弟兄必须谨慎,不将人从神的见证中吸引到他的职事里。他必须一直将人转向神的见证,告诉人他的职专不是别的,乃是为着加强这见证的一个凭借。他不该将他的职事建立为中心,使基督徒转向他的职事。他的职事无论有多美妙,也不是灯台。惟有召会是灯台。使徒约翰有丰富、属天和属灵的职事,如启示录里所启示的,但他的职事不是灯台;众地方召会才是灯台(一20)。虽然许多地方召会是软弱的,这些召会仍是灯台。众地方召会不是为着建立约翰的职事;反而,约翰的职事乃是为着众地方召会。

也有好些基督徒虽然爱主,却没有传讲或教导的恩赐。然而,他们很会赚钱,并且忠信的摆上所赚的钱,为着主的权益、国度和见证。这些信徒有分授的恩赐(罗十二8)。这也是主用以加强祂见证的一个凭借。然而,钱财也可能非常破坏人。假定我爱主,并且凭着祂的供备在赚钱上很成功。不仅如此,假定我没有花费什么在自己身上;我把一切都花费在主的工作和祂的见证上。我若是这样的人,我就必须非常谨慎,因为我也许会变得受人欢迎并吸引人,并且在其他人当中很有影响力。因此,我有可能成为身体上一个打岔、甚至破坏的因素。甚至分授财物,也可能使人受打岔离开神的见证。已往有许多例子,就是人摆上了财物,最终却破坏神的见证。

另一面,已过有些人学了功课,、为着神的见证而摆上。一九三二年,主在中国北方我的家乡烟台兴起地方召会。当地为着主的见证站住的弟兄,大多数是贫穷的年轻人。然而,我那时不贫穷,因为我有很好的职业。后来主引导我放下我的职业,并凭信而活。这影响一位在公司上班的年长弟兄。有一天,这位弟兄告诉主:‘主,既然李弟兄放下他的职业,为着你的工作凭信而活,我也觉得要放下我的职业,不是要作传道人或有恩赐的人,而是要兴办事业,扶持你的工作。’这位弟兄没有许多钱作资本,却凭信辞去原有的职业,而另开创事业。他第一次尝试失败了,他非常失望;但内里的膏油涂抹加强他。因此,他第二次尝试,就成功了;并且因着主的祝福,在短时间内赚了大钱。不仅如此,他守住他向着主的诺言,完全为着主的权益使用他的钱。这位弟兄说话不多,也不喜欢成为引人注意的焦点。他是召会隐藏的肢体,但他住在主里面,并对祂忠信。他总是使自己服从召会和我们中间那些服事主的人。我们合作近二十年之久,我在许多方面从他得着莫大的帮助。惟有在永世里我们才能述说,这位弟兄给了召会何等的帮助。

另一件打岔人,使人离开神见证的事乃是属灵。我认识一位姊妹,非常安静,说话不多,却几乎时时祷告。每当我们与她在一起,我们就感觉主的同在。每当她在聚会中祷告的时候,整个气氛就被挑旺。这样属灵的人非常容易自然而然,且不知不觉的变得以自我为中心,而不以神的见证为中心。这样的人也许会批评召会的聚会,照她属灵的标准论断召会。作这样的事,会使她自己成为中心,并将人吸引到她这里,而没有把人领到召会—神的见证。但是我认识的这位姊妹,从不批评召会的聚会,总是敬重并尊重聚会。每当有人似乎受她吸引的时候,她就隐藏自己。结果,召会就借着她得了加强。

第四章 被分别归于神的圣别,并与别人保持和睦

希伯来十二章九至十四节说,‘再者,我们曾有肉身的父管教我们,我们尚且敬重他们,何况万灵的父,我们岂不更当服从祂而得活着么?肉身的父是在短暂的日子里,照自己以为好的管教我们,惟有万灵的父管教我们,是为了我们的益处,使我们有分于祂的圣别。一切的管教,当时固然不觉得喜乐,反觉得愁苦.,后来却给那借此受过操练的人,结出平安的义果。所以你们要把下垂的手,瘫弱的膝挺起来;也要为自己的脚把路径修直了,使瘸子不至脱臼,反得医治。你们要追求与众人和睦,并要追求圣别,非圣别没有人能见主。’

在这段话里,我们需要留意三个项目:圣别、义以及平安(和睦)。‘平安的义果’这辞指明,平安乃是义的果子(赛三二17)。不仅如此,义是有分于神圣别的结果。换句话说,圣别的结果是义,义的果子是平安。因此,我们若要追求与众人和睦(‘和睦’与‘平安’原文同字—译注),就需要留意圣别。圣别是关乎我们与神的关系, 平安是关乎我们与别人的关系。

为了要追求并跟随主,我们需要是圣别的,就是从一切凡俗的事物中分别出来。要没有任何保留的被分别到极点,我们就不能中庸;我们必须绝对。我们若有一些保留,没有完全分别出来,就会感觉乌云将我们与神分开。非圣别‘没有人能见主’(来十二14)。因此,我们若使自己分别到极点,乌云就会消失,我们就会有晴朗的天空,能看见主。不仅如此,我们会与主是对的,并在我们的情形中是对的;这就是义。圣就是神那圣别、神圣的性情,义就是在神面前正当并正确的光景。

首先,我们需要有分于神圣的性情,好成为圣别(10,彼后一4)。一旦我们有分于神圣的性情,我们与神之间的光景和情形就是对的;我们将得着义。圣是根,义是果。这义产生平安为果子。一旦我们与神有义的立场,我们就会追求与众人和睦。

希伯来书是带着一个特别背景的观点而写的。这封书信的受者是生长于犹太教中,却成了基督徒的犹太人。在新约里,犹太教对神的经纶乃是拦阻。因此,犹太人要作基督徒,就必须从犹太教中分别出来。希伯来信徒必须使自己从犹太教中分别出来,归于神的圣别,因为神已不再在犹太教里。神是圣别的神;祂有别于各种搀杂(参林前五7~8,林后六14~18)。

那时的大祭司名为亚拿尼亚(徒二三2),他逼迫希伯来基督徒,宣告要把任何相信耶稣基督的犹太人从犹太教中剪除。从犹太教中被剪除不是小事;这意思是你完全被断绝,脱离犹太人的社会。希伯来圣徒受这逼迫之苦;他们与亲戚、朋友、邻居分离,甚至家业被抢夺(来十34)。他们因自己的处境而感到困扰、困惑,甚至怀疑这样绝对的追求主是否正确。因此,希伯来书乃是为了证实他们该跟随主并受逼迫而写。他们受逼迫,是神对他们的管教,使他们成为有分于祂圣别的人。神使用逼迫来迫使信徒有分于神圣的性情,从犹太教搀杂的情况中分别出来,并且跟随神归于祂的圣别。这是本书的写作背景。

原则上,我们的背景是相同的。我们成为有分于神圣性情的人以后,就受主引导离开组织的基督教,并且被分别归于神的圣别。结果,我们与神之间并在神面前的立场就是正确的;我们便得着了义。现今若是可能,我们需要与众人和睦(罗十二18,来十二14上)。我们需要受平衡:我们该对神圣别,并且我们该与人和睦。有时候我们可能与某人和睦,但他却不与我们和睦。那不是我们的责任,乃是他的责任。我们的责任只是要有分于神圣的性情,在神眼中是正确的,使我们得着义,并且尽所能的与众人和睦。

第五章 一篇个人的见证—关于主在抵恢复里的行动

在我一生中,我从来没有遇到像倪柝声弟兄这样的人。我天生就是个骄傲的人;因此,要我服从别人,不是容易的事。然而,我从接触倪弟兄开始,就完全服他,因为我从来没有遇见过一个人在生命上、在神的话上并在对属灵原则的认识上,像他这样深,又在行事上那么有鉴别力、平衡且能干。我认识并尊敬许多著名的基督教领头人,但我并不珍赏他们任何一位。然而,我遇见倪弟兄时,主给我鉴别力,并且使我深深感觉,我需要全人降服于他,即使他只比我长两岁。从那时起,我就服从倪弟兄,向他学习。倪弟兄的回应是将他自己向我敞开,尽他所能的帮助我,使我得建立。

有一天,倪弟兄送我两套书。一套是阿福德(Henry Alford)所著‘给英语读者的新约’(New Testament for English Readers),共四册,是关于希腊文新约解经的权威著作。另一套是达秘(Darby)所著的‘圣经略解’(Synopsis of the Books of the Bible)。以后,倪弟兄开始将重要的责任托付我,给我机会研读并学习这些书。结果,我得着洞察力,看见主工作的性质,以及召会的建造。

倪弟兄花了许多时间,研读从第二世纪教父的时候起直到今日,最好的基督徒著作。他研读召会历史和男女基督徒的传记。他甚至研究特别的主题,如弟兄会的实行。我没有读过很多历史,但倪弟兄把他所有的知识都传授给我。他向我指出,什么事是对的,什么事是错的,以及我们该持守什么,该丢弃什么。他也帮助我认识内里的生命,并且将圣经向我完全解开。他教导我召会历史中具有战略性的重点,以及实行召会生活正确的路。他甚至教我如何认识人,如何与人同工并相处。 倪弟兄是今时代从元首赐给身体的恩赐。我借着他从主所学习的,不仅仅是为着远东的基督徒,乃是为着基督的整个身体,为着身体在全地的众肢体。倪弟兄多次告诉我,我们所学习的必须翻译成英文,并且应当有些来自西方世界的弟兄姊妹来访问我们,使我们所学习的能传输给他们。然后,他们这些在身体上的肢体,就能将我们所学习的,带给基督身体上在西方世界里的其他肢体。那时我们甚至无法考虑前往西方世界,因为在中国的工作庞大,占用了我们所有的时间和精力。

然而,共产运动在中国得势,倪弟兄领悟共产党至终会接管全中国,就为此忧心。因此,一九四八年十一月,倪弟兄召开紧急同工聚会。当时我正在另一个城市服事重要特会,也赶回上海参加聚会。在那次聚会中,倪弟兄没有事先通知我,就宣布他们必须差遣我离开中国大陆。他说,因为美国的政策对中国不利,国民政府会被共产党推翻。所以,我们必须预备好面对这种政治上的变动。他告诉所有同工要向主祷告,并且就着他们该离开或留下而寻求主。但是我没得选择;不管我怎么想,我都要被差遣出去。

次年春天,倪弟兄召聚另一次紧急同工特会。在那次特会中他说,我们必须留在中国帮助众召会面对政治局势,并且我们必须预备好,甘愿为召会牺牲性命。然而,他又说,我必须离开中国。我问他为什么只有我被差遣出去;他说,有一天共产党也许会将众召会中所有的人都消灭。所以,为了使主的工作能有所存留,我必须去香港或台湾。

中国政治及军事情势改变非常迅速。整个国家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落入共产党手中。共军接管南京,靠近上海时,倪弟兄拍电报给我,叫我将召会中所有的责任交给当地的弟兄们,并到他那里去。这是他的爱、关切和智慧的表现。他领悟一旦共产党接管上海,我就会被监禁,因为我的名字在他们的黑名单上。我到达上海时,弟兄们尽其所能的要为我买到台湾的机票或船票。然而,普通人很难买到票,因为所有的军政官员也要离开中国。我花了许多天寻找愿意载我的船。有一天,当我在找船的时候,一位弟兄开车,匆匆忙忙的叫我撇下一切跟他走。我们疾驶到机场,我下车时,他给我一张机票,叫我跑向某一班飞机。我登上飞机,门关了,飞机就起飞了。我就这样离开了中国。

我到达台湾时,既忧伤又失望。在当时中国三十多个省分当中,有六百多处地方召会,至少有一千位全时间工人。小小的台湾岛上一无所有;没有同工,我也没有钱。我只有一本圣经和我里面的主。我躺在床上两个多星期,望着天花板,不知道我在那里要作什么。然而,一段时间以后我领悟到,必定也有一些弟兄逃来并散居在岛上。因此,我从北到南走了一趟,探访所有散居的弟兄们。借着那次行程,主使我深深感觉到,在这岛上有主的工可作。因此,我与接触到的弟兄们有一些交通,并告诉他们,我们需要在台湾开工。

我们的人数在五、六年内,从五百人增加到两万三千多。这些几乎都是初信者。我们也得着大约一百位全时间工人。在那些年间,我每年花三、四个月在马尼拉帮助那里的圣徒。后来,主开始在日本和马来西亚作工。然后在一九五八年,我应邀访问伦敦和丹麦,途中经过美国。我对美国的第一个印象是,主的恢复至终会在那里有起头,但我没有多想这事。一九六〇年,我访问纽约、洛杉矶和旧金山。我在那次访问中得着深刻的印象,主已经开始祂在美国的恢复了。然而,我不觉得我会有分于主在美国的工作;我想主会借着别人作工。因着主的主宰,将近一九六一年底,我第三次被带到美国。我原本打算只留在美国两三个月,但结果我停留了一整年。我一直为着离开的事与主挣扎,但主不愿意让我离开。最终,我放弃挣扎,服从主的主宰。我清楚我必须放下返回远东的想法,并留在美国。

一旦我决定留在美国,并开始访问不同的城市,我在灵里对于我的决定,就得着很强的印证。无论我往哪里去,都找到寻求的人,他们又饥又渴,想要得着内里的生命,就是基督作我们的生命,并过身体的生活,就是召会生活作基督的彰显。主使我深深觉得,祂要在这个国家恢复基督作生命和召会生活,并且这件事是要为着在全地基督的身体。

主恢复的负担是重大的,我们的责任也是重大的。所以,我们需要花许多时间一同祷告并寻求主的引导,好使我们知道如何往前。主的恢复是一个全面的恢复,不是局部的恢复一些教训、实行或主工作的某些方面。主的恢复是主见证的恢复。其中心且必要的事,乃是我们需要经历并实化基督,并且我们需要彰显并见证祂。我们所经历并实化的基督是内里的生命,所彰显并见证出来的基督是召会生活。这两件事是中心且必要的事。所有的教训、恩赐和实行都是为着这两件事。

愿主怜悯我们,并使我们领悟主在这时代恢复的工作是什么。愿我们领悟什么是中心且必要的事,并领悟所有其他如教训、恩赐和实行的事,其地位在哪里。中心项目是内里的生命和召会生活;所有其他项目也许是需要的,却是次要的。只要我们继续沿着中心之事的路线,我们就有主的同在、笑容和印证。我们就会蒙福,并且我们会在今世成为主儿女的祝福。只要我们专注于内里的生命,就是由我们个人、个别并团体所实化的基督,并且专注于召会生活,就是在各地彰显并见证出来的基督,所有其余的教训、恩赐和功用,就会自然而然且充分的赐给我们,为着主见证的恢复。

第六章 关于性格的交通

新约的基本原则之一,乃是话成肉体的原则。照着这原则,神不独自作什么;祂作每件事,都是借着人的合作,并凭着将祂自己与人调和。神与人调和为一,使神的定旨能得着完成。

神的定旨尚未得完成的原因,乃是我们有问题,不是神有问题。我们需要领悟,我们不仅仅是受造的人;我们也是堕落的人。因此,神救恩的定旨,首先是恢复我们,将我们从堕落的光景带回;第二,是要拔高我们的全人。因这缘故,我们需要在我们的灵里得重生(约三6),在我们的魂里得变化(罗十二2,林后三18),并在我们的身体上改变形状(腓三21)。

我们魂的变化与我们的性格很有关系;性格不仅在于我们的性情,也在于我们的习惯。我们性格的百分之三十是我们天性的所是,就是天生的所是,百分之七十是我们习惯和习性的所是。换句话说,我们的习惯和习性是决定我们性格很大的因素。例如,华裔孩子在美国的家庭和社会里长大,并在美国学校受教育,就会有美国人的性格,而没有中国人的性格。这证明我们的习惯与我们的性格多么有关系。毫无疑问,我们性格的一部分是由于我们的性情,但更大的部分是由于我们的习惯。因此,我们需要神的救恩,使我们的性情,尤其是我们的习惯,能受对付。

我们可举例说明我们性格的重要性:假定我们将颜料涂在一块布上,产生了鲜明的颜色;我们若将同样的颜料涂在另一块不同的布上,结果也许不会像前一块那样鲜明。两种结果之间的差异不是由于颜料,乃是由于布料。照样,基督的生命和神的救恩已应用于我们每个人,但应用的结果却不同。对有些人,应用神救恩的结果是绝佳的,但对其他的人,就不是那么绝佳。救恩是一样的;差别是在于我们这些‘布料’。因此,我们需要借着运用我们的灵,将基督的生命应用于日常的习惯,好拔高我们的性格。

基督徒常常专注于伦理,就是专注于什么是善的,什么是邪恶或有罪的。然而我们需要领悟,神救恩的目的不仅仅是拯救我们脱离罪恶的事物,也是拯救我们脱离整个堕落的光景。我们需要蒙拯救,脱离我们堕落的光景。譬如,轻率不是罪,乃是我们堕落生命的特征。我不信在堕落以前,神所造的人是轻率的。轻率不是来自神的创造,乃是来自堕落。

在主用五饼二鱼食饱五千人的故事里,有两点启示出主的性格。首先,在主将食物分给人以前,祂吩咐门徒叫众人一班一班的坐下,有五十一班的,或一百一班的(可六40)。主是全能且主宰一切的.,祂可以把食物扔给他们,他们也会得馁养。然而,主没有这样作。我们若期待主在我们当中作工,就需要有秩有序。主在混乱的情况里不能作什么。

其次,主用饼和鱼食饱众人以后,就吩咐门徒将食物剩下的零碎好好的收拾起来(约六12)。我们若是门徒,可能会想:‘我们可以不必理会这些食物的零碎。主并不贫穷;祂很丰富。我们不需要管这些食物。’然而,主吩咐门徒有秩有序的把零碎收拾起来。主特意作这些事,好训练门徒行事有秩有序而不轻率。这对门徒有很大的影响。因此,在五旬节那天,三千人受浸并加给召会(徒二41),门徒就能指挥所有的人,并使他们有秩有序,因为主训练过他们指挥群众。

我们不但需要建立我们内里的生命,也需要建立我们的性格和日常的习惯。我们越建立日常的习惯,我们的性格就会越进步。在行事上,我们该按时并一致。我们每天在日常生活中,应当建立一种照着内里的膏抹行事的习惯。甚至在小事上,如整理床铺或擦鞋,都该运用我们的灵来感觉内里的膏抹。不要以为这些事微不足道。内里的生命会严格对待罪恶的事,对付我们的习惯更是严格。那些活在灵里的人不能轻率。

我们安排事情、行事、整理床铺和擦鞋的方式,证明我们是否活在灵里,是否在内里生命的控制之下。

今天主不需要我们遵守行事的方式或方法。主乃是需要一班受过训练并在祂生命上得建立的人。我们不需要规则或规条来告诉我们,要作什么或不要作什么。我们若学习活在灵里,在我们灵里的那灵就会在日常生活中一切的事上管治我们。

第七章身体里的等次

已过我常想,作姊妹比作弟兄好。当姊妹有难处或有必须完成的职责时,她们能到弟兄那里求帮助。我被带进主恢复的工作里以后,倪弟兄有好几次受仇敌的攻击而不能尽功用。所以,众召会和工作的责任就落在我身上。在那些时候,我必须担起作弟兄的责任,但我渴望作姊妹。

有一位比我长六岁的姊妹,她在主里是很深的人,我从她得着许多帮助。她不但供应姊妹们,也供应弟兄们;惟有在永世里,我们才能领悟她给人多少帮助。弟兄们常常到她那里去交通,她就供应基督给弟兄们。她也邀请圣徒们到她家里用餐,有许多人借着她得帮助。然而,她从不离开作姊妹的地位,从不僭取弟兄的地位。每当有了负担、责任或难处的时候,她就交给我,好使我能顾到这些事。我会点头向她保证,我会去处理,但我里面渴望作姊妹。然而,一段时间以后主给我看见,渴望改变自己的地位,是不正确的。我们需要守住我们的地位。神是创造主,祂造我们或男或女。祂的创造绝没有错;我们是祂创造的杰作。所以,我们该守住我们的地位,并且感谢主,祂是以祂的方式造了我们。

哥林多前书是说到生命和等次的书。这卷书对付召会中的等次;等次不是组织的事,乃是生命的事。表面看来,十一章上半对付蒙头,下半对付擘饼。然而,我们若洞察主的话,就会看见十一章上半事实上是论到基督的作头,下半是论到基督的身体。蒙头不是一种作法而已,乃是关乎基督作全宇宙的头。不仅如此,擘饼是关乎基督的身体。因此,在十一章里我们看见头与身体,构成宇宙的新人。作为基督身体的众肢体,我们需要与头和好,然后我们能与整个身体和好。我们不该以为,蒙头和擘饼的事仅仅是形式。这些事与基督的作头和基督的身体有很深的关系。我们若维持我们让基督作头的立场,就会与身体是对的。我们会在生命里并在生命的等次里。

对于我们这些在基督身体上的众肢体,最大的试验就是我们能否维持生命里的等次。我们被破碎多少,我们能得着多少恩典,乃是借着我们有否维持等次而受到试验。召会不是组织,但召会中需要有活的等次。我们若凭基督而活,召会中自然而然会有等次,这等次就是召会的建造。我们在活的等次里,就指明我们被建造起来。例如,一栋物质建筑物所有的材料,乃是以某种等次建造起来的;这些材料若没有等次,就没有建造。没有人能创造出召会中的这种等次。我们越操纵并想要造出这种等次,就越没有等次。然而,我们若凭基督而活,并学十字架的功课,就会自然而然并很活的认识我们在神所命定之等次里的地位。

我起初开始事奉时,守住了自己在身体等次里的地位,但我对此不感到喜乐。以后,我领悟到我们该喜乐,并且甘愿居于主所指派给我们的地位。我们越活在神圣的生命里,就越能在召会中实化生命的等次。没有人能将我们带进这样的等次里;惟有我们里面神圣的生命能作到这事。在有等次的情况里,就有安息、满足和生命的职事。在这情况里,我们享受身体一切的丰富,并成为有用、尽功用的肢体,使主能借此将生命供应给身体。

第八章 关于召会生活实行的几个点

有许多功课是我们能从召会历史中学习的。譬如,历世纪以来,在神子民当中有过许多不同的实行,我们若将那些实行与圣经里的教训相比,就能借着那灵的帮助,领悟那些实行是正确的,那些实行是错误的。我们需要以召会历史为鉴戒,好叫我们不至重复已往所犯的悲惨错误。

首先,我们该照着地方召会得以建立之所在地的地方,来实行召会生活。众召会,就是基督身体地方的彰显,必须受地方的限制(徒十四23,多一5,启一11)。这实行曾经保守我们,并要继续保守且保护我们免于不必要的分裂。

第二,我们不该建立任何一种控制别人的中心。我们甚至不该有工作的中心。这样的中心似乎会有帮助,实际上却是有害的。我们不要有任何一种控制人员或财务的中心。我们作为个人,不应该控制别人;我们作为地方召会,不应该控制其他召会。我们相信主的见证会蒙保守,不是借着任何一种中心,乃是借著作为灯台的众地方召会(20)。

第三,每个地方召会就其行政而论,都该是独立的。这适用于所有的地方召会,无论大小。当然,所有的召会都该彼此有交通,但在行政上应该独立。譬如,台北市有一个好几千人的大召会,周围有好几个小乡镇。假定其中一处乡镇只有两位弟兄;因着他们无法兴起一个地方召会,他们就与台北市召会一同聚会。后来,他们带了一些该乡镇的人归主,他们在生命里长大以后,那乡镇的圣徒就受主引导,站住立场作为他们那乡镇的地方召会。从那时起,那些圣徒就是在那乡镇的地方召会.,他们就不再在台北市召会之下。那一处小地方召会该有自己的行政和区域。这样的实行是有益的;这事向着恶事关门,并为着更多的扩增开门。

第四,众召会不需要划一。在传扬福音或几时举行擘饼聚会这样的事上,两个地方召会采取不同的作法是可接受的。众召会当中该有多样性。我们该保守众召会当中的一,但我们不该想要划一。划一是试诱人并损害人的。照着我们天然的个性,我们喜欢别人和我们一样。然而,我们需要学习给别人自由,在某些事上采取不同的作法。举例说,我也许是用筷子吃饭,但我不该将我的习惯强加在别人身上。别人也许用手指吃饭,但至少他们吃了。我们需要保守一,却不强迫别人顺应我们的作法。

这些事很要紧。我们若不留意这些功课,就会破坏工作,破坏召会的扩增,甚至破坏我们自己,并且会阻挠那灵的祝福。无论我们在灵里多刚强,多与主同在,并且多认识主,每当我们事奉主,为主作工,并实行召会生活时,我们都该记得这些点会拯救我们脱离不必要的破坏、难处和分裂。

第九章 有纯洁的心,只爱神自己

我们是神为着祂的定旨所造的器皿(罗九21,林后四7,提后二20)。神在这些器皿里面造了一个灵以接受祂,并造了一个心以爱祂。我们无法接受我们所不爱的,正如我们无法吃我们所不爱吃的。因此,神不但给我们造了一个灵,也给我们造了一个心,使我们借着爱祂而接受祂。人的心是为着爱神,不是爱其他的事物(可十二30)。我们若爱任何其他事物,那样事物就可能成为我们的偶像。偶像不仅仅是用来敬拜的雕像或图像。任何事物若是得着我们宝爱并珍赏过于神自己,都会成为偶像。我年轻得救以后,有一样东西是我所爱的-圣经。我爱圣经过于主自己。我爱阅读并研读圣经;我甚至成为圣经收集者。有一天,主给我看见,圣经已经成了我的偶像。我的心宝爱圣经过于神自己。当我们有了任何一种偶像,这偶像就成为我们的帕子。帕子可以是任何我们所爱的事物,甚至像圣经一样纯洁的事物。只要不是神自己,那样事物就能成为我们的帕子。这是我们许多人没有光和属灵视力的原因。我们也许宣称与主亲近,但我们若受到遮蔽,我们就无法看见祂。我们也许天天祷告并寻求主,但我们不会有光或洞察力;我们里面会满了黑暗。这是由于我们爱了神以外的东西。一旦偶像被除去,我们就会变得清楚。

林后三章十六节说,‘他们的心几时转向主,帕子就几时除去了。’我们若用我们的全心单单爱主,我们的眼睛就会得开,我们的视力就会变得清楚。问题的起因是我们的动机。当我们将心置于神自己以外的美好事物上,帕子就遮蔽我们,拦阻我们看见神。因此主说,‘清心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看见神。’(太五8)当我们清心,就能看见神。我们需要一颗纯洁的心来爱神,并且只爱祂自己。

李常受文集/1964/第三册/洛杉矶其他交通记录.txt · Last modified: 2016/08/11 00:52 (external ed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