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m of Jesse

Technology is for the Lord

User Tools

Site Tools


倪柝声文集:第一辑:第十二册:卷一第二章

卷一第二章 灵和魂

barcode

信徒知道他自己是有一个灵的,这乃是一件最要紧不过的事。因为不久我们就要看见,神所有与人的来往,都是在这个灵里面。如果信徒不知道什么是自己的灵,就不知如何在灵中与神交通,而误以心思,或情感的属魂部分,来代替灵的工作,以致始终属魂,不能达到属灵的境界。

林前二章十一节说到:在人里头的人的灵。
林前五章四节说到:我的灵。
罗马八章十六节说到:我们的灵。
林前十四章十四节又说到:我的灵。
林前十四章三十二节说到:先知的灵。
箴言二十五章二十八节说到:自己的灵。
希伯来十二章二十三节说到:义人的灵。
撒迦利亚十二章一节说到:耶和华造人里面之灵。

这几节圣经,足以证明给我们看,我们人是有一个人灵的。这个灵并不是我们的魂,也并非圣灵。我们就是借着这个灵来敬拜神。

按着圣经的教训,和信徒的经历来看,人的灵乃是分作三部分的,或是说有三种大功能的。此三者就是人的良心、直觉、和交通(指与神的交通,就是敬拜)。

良心就是分别的机关。良心的分别是非,并不靠心思里知识的影响,乃是有一种天然直接的判断。在许多的时候,虽然在理由是说得通的事情上,良心也是有所判断的。良心的工作多是单独的,直接的,并不是随着外面的说法而转移的。人的行为如果错了,就是良心要发出控告的声音。直觉就是人灵里的知觉。这与体的知觉,魂的感觉,是绝对不同的。其所以称为直觉者,乃是因为这一种的知觉乃是直接的,无所倚赖的。我们里面不必有心思、情感、意志相帮助,而后才生的知识,就是由直觉来的。人借直觉得以真“知道”一件事,心思不过叫人“明白”而已。神所有的启示,圣灵所有的动作,信徒都是在这直觉里知道。良心的声音,和直觉的指教,乃是信徒所当跟从的。交通就是敬拜神。心思、情感,和意志─这些都是属魂的机关─是不会敬拜神的。神不是由思想得来,感觉得来,欲望得来的。神是要在灵里直接知道的。人们的敬拜神,和神与人们的往来都是直接的在灵里,就是在“里面的人”里,而非在魂或外面的人里。

我们看了以上之后,我们就知道良心、直觉、和交通这三部分是如何深深相联合,而彼此连带着工作的。良心和直觉是相连的,因为良心是借着直觉而判断的。良心要判断不照着直觉而行的行为为非。直觉和交通或敬拜也是相连的。因为神乃是在直觉里被人知道的,也是在直觉里启示祂的自己和旨意的。盼望和推想,是不能知道神的。因为将来我们还要详论这些,所以现在就不多说了。

灵有良心的功能(并不是说灵就是良心)我们可以看以下的经文:

“神使他灵中刚硬。”(申二30)
“拯救灵痛悔的人。”(诗三四18)
“使我重新有正直的灵。”(诗五一10)
“耶稣说了这话,灵里忧愁。”(约十三21)
“看见了满城都是偶像,就灵里着急。”(徒十七16)
“我们所受的不是奴仆的灵,仍旧害怕。”(罗八15)
“圣灵与我们的灵,同证我们是神的儿女。”(罗八16)
“我灵却在你们那里…判断行这事的人。”(林前五3)
“我灵里没有安息。”(林后二13)
“神赐给我们不是胆怯的灵。”(提后一7)

灵有直觉(或知觉)的功能,我们可以看以下的经文:

“灵固然愿意。”(太二六41)
“耶稣灵中知道他们。”(可二8)
“耶稣灵里深深叹息。”(可八12)
“耶稣灵里悲叹。”(约十一33)
“保罗在灵里为道迫切。”(徒十八5)
“这人灵里火热。”(徒十八25)
“我往耶路撒冷灵里被捆绑。”(徒二十22)
“除了在人里头的灵,谁知道人的事。”(林前二11)
“他们叫我和你们灵里都快乐。”(林前十六18)
“使提多灵里畅快欢喜。”(林后七13)

灵有交通(或敬拜)的功能,我们可以看以下的经文:

“我的灵以神我的救主为乐。”(路一47)
“真正拜父的,要用灵和诚实拜祂。”(约四23)
“我用灵所事奉神。”(罗一9)
“叫我们事奉主按着灵的新样。”(罗七6)
“你们所受的乃是儿子的灵,因此呼叫阿爸,父。”(罗八15)
“圣灵与我们的灵同证…。”(罗八16)
“与主联合的,便是与主成为一灵。”(林前六17)
“我要用灵歌唱。”(林前十四15)
“你用灵祝谢。”(林前十四16)
“我在灵中被天使带到。”(启二一10)

读了这些经文,我们知道灵所包括的最少有良心、直觉、和交通这三大部分。未重生的人,虽然他们还未得着生命;然而他们也有良心、直觉、和敬拜(此时他们所拜的都是邪灵)。不过有的人,他灵的表显多一点,有的少一点而已。然而,这并不是说,当他们还未重生时,他们并不是死在罪恶过犯之中的。新约圣经并不以良心活泼,直觉伶俐,或者有属灵的倾向和趣味的人,就是得救的。这些不过证明给我们看,人是有一个灵的,是在他魂的理性、情感和意志之外,另有一个灵的。当人还未重生的时候,他的灵乃是与神的生命隔绝的;乃是等到他重生之后,神的生命和圣灵才住在这灵里面,而叫他活过来,成为圣灵的工具。

我们查考灵的要点,就是要信徒知道我们人是有一个独立的灵。这个灵并不是人的心思、意志、情感,乃是包含有良心、直觉、交通的功能的。神就是要是在这里重生我们,指教我们,而带领我们进入祂的安息里。信徒因为已经过久被魂所支配,所以对于灵的知识,就非常薄弱。我们应当战兢的在神面前,求祂在经历上指教我们什么是属灵的,什么是属魂的。

信徒尚未重生时,他的灵堕入魂里面,而为其所包围,而与之组织,合为一起,以致灵的作用和知觉,就与魂调和起来,叫人不能分别什么是从魂来的,什么是从灵来的。加之灵向神方面主要的技能,已经丧失了,已经死了,所以它好像成为魂的附属品。魂的心思、情感、和意志,一刚强起来,自然灵的功用,就不大能为人所知了。所以就是信徒重生以后,还应当有魂和灵分开这一步的工作。我们若查读圣经,就能看出一个未重生人的灵,好像和他魂的工作(等一下我们就要看见),乃是一样的。以下几节的圣经,可为证据:

“法老灵里不安。”(创四一8)
“以法莲人的怒气(灵)就消了。”(士八3)
“灵暴躁的大显愚妄。”(箴十四29)
“忧伤的灵,使骨枯干。”(箴十七22)
“愚妄人怒气(灵)全发。”(箴二九11)
“灵中迷糊的。”(赛二九24)
“因灵里忧伤哀号。”(赛六五14)
“你们灵里所想的,我都知道。”(结十一5)
“你们所起的这心思(灵)。”(结二十32)
“但他灵也刚愎。”(但五20)

这几节圣经,将未重生的人灵的作用告诉我们。我们看见它的作用,与魂的作用,是何等相像。这里所以说是他的灵如此,而不说他的魂如此的缘故,乃是表明这些人,在他“人”的最深处,乃是如何。这样,人的灵,乃是被他的魂所支配、所影响,所以灵就发出魂的作为来。虽然如此,他的灵还是在的,这些还是从灵出来的,人并不因魂掌权的缘故,就失去灵这个机关,叫灵归于乌有。

人除了他与神往来的灵之外,还有他的魂。这魂就是人的自觉;人们觉得有个自我的存在,这就是魂的工作。魂就是我们人格的机关,凡我们人格所包含的,就是那些叫我们成为人的要素,都是属乎魂的。我们的智力、心思、理想、爱情、刺激、判断力、意志等等,不过都是魂的各部分而已。

我们已经说过,灵和体二者,本都是和合在魂里面,所以魂就成为人的个格,成为人格的总枢。就是因此,圣经就单单称人为“魂”,好像人只有魂一样。例如:创世记十二章五节的“人口”,在原文就是“魂”字。当雅各带他全家下埃及的时候,圣经就记说,“雅各家来到埃及的共有七十个魂。”(创四六27)原文圣经中还有不胜枚举的地方,用“魂”字来代替人。这无他,因为魂就是人格,和人格里的要素。一个人如何,乃是看他的人格如何。一个人的存在、特性、生命等等,都是因魂而有的。所以圣经就称人为魂。

我们一个人的人格所包含的,有三个最大的要素:就是我们意志、心思、和情感。意志就是出主意的机关,就是我们的判断力,表明我们愿不愿,要不要等等。没有这个意志,人就变成一个机械。心思就是我们发出思想的机关,就是我们的智力。我们的聪明、知识、以及一切用心的,都是从这心思而出。没有心思,就叫人变成完全愚笨。情感就是我们的爱好、恨恶、感觉的机关。我们所以能爱人,能恨人,能感觉得喜、怒、哀、乐,都是借着我们的情感。没有情感,人就像木石一般的没有感觉。我们若细查圣经,就知道这三个人格最大的要素,都是属乎魂的。都不过是魂的各部分而已。因为圣经章节太多,现在不过略举几节,作为例子而已。

魂包含有意志的部分:

诗篇二十七篇十二节说,求你不要把我交给敌人,遂其“所愿(原文,魂)。”
诗篇四十一篇二节说,不要把他交给仇敌,遂其“所愿(原文,魂)。”
以西结十六章二十七节说,使他“任意”(原文,魂)待你。
申命记二十一章十四节说,就由他“随意”(原文,魂)出去。
诗篇三十五篇二十五节说,遂我们的“心愿”(原文,魂)了。
民数记三十章二节说,约束“自己”(原文,魂)(本章共用十次)。
历代志上二十二章十八节,…现在你们应当立定魂寻求耶和华。
耶利米四十四章十四节说,他们举他们的魂,要寻求归回居住之地。
约伯记六章七节说,我魂不肯挨近。
约伯记七章十五节说,我魂宁肯噎死,宁肯死亡。

这里的“愿”、“意”、“心愿”,就是人的意志。“立定”、“要”、“不肯”、“宁肯”等,都是人意志的作用。这些都是从魂发出来的,所以我们看见魂是包含有意志这一部分的。

魂也包含有智力、或心思的部分:

以西结二十四章二十五节说,“心”(原文,魂)里所看重的儿女。
以西结三十六章五节说,“心”(原文,魂)存恨恶。
箴言十九章二节说,魂中无知识的,乃为不善。
诗篇十三篇二节说,魂里筹算。
诗篇一百三十九篇十四节说,你的作为奇妙,这是我魂深知道的。
哀歌三章二十节说,我魂想念。
箴言二章十节说,魂以知识为美。
箴言三章二十一至二十二节说,要谨守真智慧和谋略,…这样,祂必作你魂的生命。
箴言二十四章十四节说,你魂得了知识。

这里所说的“知识、”“筹算、”“看重、”“想念、”“存”等等,都是人们的心思、或智力的作用。圣经以为这些都是从魂发出来的。所以我们知道,魂乃是包含有人智力、或心思的部分的。

魂包含有情感的部分:

魂里有情爱:

申命记六章五节说,以全魂爱耶和华你的神。
撒上十八章一节说,约拿单的魂,与大卫的魂,深相契合。约拿单爱大卫,如同爱自己的魂。
申命记十四章二十六节说,随魂所欲…凡你魂所爱慕的…。
撒上二十章四节说,你魂里所求的。
诗篇八十四篇二节说,我的魂羡慕渴想主的院宇。
以西结二十四章二十一节说,魂中所爱惜的。
诗篇四十二篇一节说,我的魂切慕你。
雅歌一章七节说,我魂所爱的阿。
以赛亚二十六章九节说,夜间我魂中羡慕你。
马太十二章十八节说,我魂所喜悦的。
路加一章四十六节说,我魂尊主为大。
路加二章三十五节说,你自己的魂也要被刀刺透。

这几节圣经说出魂的一种作为,就是魂会爱慕。我们人爱慕的行为,乃是从魂来的;所以我们人的爱情,乃是魂的一部分。

魂会恨恶:

约伯记三十三章二十节说,魂厌恶美味。
撒下五章八节说,我魂里所恨恶的瘸子。
撒迦利亚十一章八节说,我的魂厌烦他们。
约伯记十章一节说,我的魂厌烦我的生命。
诗篇一百零七篇十八节说,魂里厌恶。

这几节圣经教训我们,恨恶是魂的作用。

魂会受刺激:

撒上三十章六节说,众人的魂苦恼。
王下四章二十七节说,魂里愁苦。
士师记十章十六节说,魂中担忧。
约伯记十九章二节说,搅扰我的魂。
以赛亚六十一章十节说,我的魂靠神快乐。
诗篇八十六篇四节说,魂里欢喜。
诗篇一百零七篇五节说,魂里发昏。
诗篇四十二篇五节说,魂里烦躁。
诗篇一百十六篇七节说,我的魂阿,你要仍归安乐。
诗篇一百十九篇二十节说,魂碎。
诗篇一百十九篇二十八节说,我的魂因愁苦而消化。
箴言十六章二十四节说,魂觉甘甜。
以赛亚五十五章二节说,魂中喜乐。
约拿书二章七节说,我的魂在我里面发昏。
马太二十六章三十八节说,我魂里甚是忧伤。
约翰十二章二十七节说,我现在魂里忧愁。
彼后二章八节说,他的义魂就天天伤痛。

这几节圣经,将魂如何会受刺激告诉我们。刺激乃是从魂来的。

看了以上所说,我们就知道,我们情感中所有的作为:“爱情”、“恨恶”、“刺激”、“感觉”等等,都是从魂来的。这样,叫我们明白我们的情感也是魂中的一部分。

魂的生命

有的读圣经的人指明:在希腊文里有三个“生命”字:(一)“比阿司”,(二)“朴宿刻”,(三)“奏厄”。这三个字虽然都是说生命,但它们所说的生命,却各有不同的意思。“比阿司”是指着肉体的生命说的。当主耶稣说,寡妇将一切养“生”的,都献给神,就是用这字。“奏厄”就是最高的生命,灵的生命。圣经用永“生”的地方,都是用“奏厄”这个字。“朴宿刻”就是叫人有生机的生命,就是人天然的生命,就是魂的生命。圣经中说到人的生命时,就是用这一个字。

我们现在所要注意的,就是在圣经里所用的“魂”字,和“魂的生命”这个字,在原文都是一样的字。旧约是用希伯来文写的,新约是用希腊文写的。旧约说“魂”字是用“尼法尺”,但是用以说“魂的生命”时,也是用“尼法尺”。新约说魂时,是用“朴宿刻”,用以说“魂的生命”时,也是用“朴宿刻”这个字。这样我们看见,魂如何是三元素中之一,而魂又如何是人的生命,天然的生命。

在圣经中有很多的地方,都是将“魂”译为“生命”或“性命”,兹举几个例于下:

“惟独肉带着血,那就是它的生命。”(创九4~5)
“因为活物的生命是在血中。”(利十七11)
“要害小孩子性命的人。”(太二20)
“安息日救命害命,哪样是可以的呢?”(路六9)
“为主耶稣基督的名不顾性命。”(徒十五26)
“我却不以性命为念。”(徒二十24)
“舍命,作多人的赎价。”(太二十28)
“好牧人为羊舍命。”(约十11,15,17)

以上这些地方的“生命”、“性命”、“命”,在原文都是“魂”字。但不能译作魂,因为若译作魂,就读不下去,失了意思。这是因为魂就是人的生命。

“魂”就是人三元素中之一,就是像从前我们所说的。“魂的生命”,就是人们天然的生命,就是叫人有生存可能的生命,就是以生机给人的生命,就是人现在所借着而活的生命,就是以能力赐给人,叫人能为人的生命。圣经既然以“尼法尺”,和“朴宿刻”作为“魂”用,又作为人的生命用,我们就知此二者是若可分,而又不可分的。可分,因为在有的地方,“朴宿刻”只可译为“魂”字,或“生命”字,并不可调换。例如路加十二章十九至二十三节,和马可三章四节的“命”、“生命”、“灵魂”等,原文虽是一字,却不能同译为为一样的字。不然,就无意思。不可分,因此二者在人里面,是有完全的和合的。因为除了魂之外,人就再没有生机了。圣经里并没有告诉我们一个血气的人,除了魂之外,还有生命。人的生命不过就是浸透身体的魂而已。当魂与身体联合时,魂即是人的生命。生命乃是魂的现象而已。就是因为我们现在身体的生命,乃是魂的生命,所以圣经以为人们现在的身体,乃是“属魂的身体”(林前十五44)。

这魂就是我们人的生命,乃是最要紧的一点,因为这与我们作属灵,或属魂的基督徒是有大关系的。这个我们到了后来再说。

我们已经看见许多的经言,证明魂所包含的有心思、情感、和意志等机关。我们知道人们的思想、想像、决断、感觉、情感、刺激、爱慕等现象,都是从魂来的。所以人的生命,不过就是联合这心思、情感、意志的生命而已。人的生活,不过就是这心思、情感和意志的表显而已。人格在天然境界里所包含的一切,就是魂的各部分。魂的生命就是人天然血气的生命。以上圣经所说人各种的活动,如爱慕、厌恶、知识、谋略、烦躁、欢喜、“立定”等,就是魂生命的作用。

魂与人的自己

我们既然看见了魂如何是我们的人格、主意机关、生命,我们自然就会下断语,这魂也就是我们的“真我”,就是我们的“自己”。我们的“己”就是这魂。这也是圣经所确实证明的。

在民数记三十章里,计有十次说到“约束自己”,在原文都是“约束魂”。这叫我们明白,魂就是我们自己。圣经将魂字译为“自己”的地方很多,我们举几个例于下:

利未记十一章四十三节:使自己不洁。
利未记十一章四十四节:污秽自己。
以斯帖九章三十一节:为自己与后裔。
约伯记十八章四节:将自己撕裂。
约伯记三十二章二节:自以为义。
以赛亚四十六章二节:自己倒被掳去。

不特如此,出埃及十二章十六节说到“预备各人所要吃的以外”,原文就是“各魂”。民数记三十五章十一节、十五节说“误杀人的”,原文就是“误杀魂”。民数记二十三章十节说到“我愿如义人之死而死”,原文就是“魂愿…”。利未记二章一节说到“若有人献素祭”,原文就是“魂献素祭”。诗篇一百三十一篇二节说到“我的心平稳安静”,原文乃是“魂平稳安静”。以斯帖四章十三节说到“莫想你在王宫得免这祸”,原文就是“莫想魂在王宫”。阿摩司六章八节说到“指着(祂)自己起誓”,原文乃是“指着魂起誓”。这几节圣经,用各种的话语,指明魂乃是人的自己。

就是在新约里,也是如此。彼前三章二十节的“八人”,行传二十七章三十七节的“二百七十六人”,在原文都是魂字。罗马二章九节的“一切作恶的人”,原文乃是“一切作恶的魂”。警告了作恶的魂,就是警告了作恶的人。雅各书五章二十节以为救一个魂不死,就是救一个罪人。路加十二章十九节那个愚昧的富翁,对自己的魂说安逸的话,就是对自己说话。

所以圣经以为人的魂,或人魂的生命,就是人的自己,乃是很明显的。因为,以上所举的几个例,若直译为“魂”,或“生命”,就要变毫无意思,惟有译作“自己”,才可以。这是因为圣灵以为人的魂,或生命,就是人的自己。我们若重主耶稣的话,就要证实这个。

马太十六章二十六节说,“人若赚得全世界,赔上自己的生命(原文,朴宿刻),有什么益处呢?人还能拿什么换生命(朴宿刻)呢?”

路加九章二十五节说,“人若赚得全世界,却丧了自己,赔上自己,有什么益处呢?”

马太所记的事,和路加所记的,都是一样的。但一个说魂的生命,一个说自己。这样,我们看见,圣灵用马太来注解路加“自己”的意思是什么;用路加来注解马太“生命”的意思是什么。人的魂,或生命,就是人的自己;人的自己,就是人的魂,或生命。

当我们读过圣经讲论魂的话语之后,我们知道人的魂,就是人的生命,人的自我,人的人格,和人格中所包含的意志、心思、和情感等等。这样的查考,叫我们得着一个断案,就是人的魂所包含的,就是每一个人“为人”所共有的一切事物。每一个血气的人都有魂,和魂所包含的一切。魂就是每一个血气的人所同有的生命。在人未重生之前,生命里所包含的一切,无论是自我、是生命、是气力、是能力、是心思、是主意、是爱情、是感觉,都是属乎魂的。换一句话说,魂的生命,就是人从母腹生出来所得的生命。这生命中一切本来(在未信主前)所有的,所可有的和所能有的,都是属于魂生命的。我们若认准了什么是属乎魂的,我们后来就容易知道什么是属乎灵的,就能分别属灵和属魂的。

倪柝声文集/第一辑/第十二册/卷一第二章.txt · Last modified: 2021/03/17 14:29 (external ed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