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m of Jesse

Technology is for the Lord

User Tools

Site Tools


李常受文集:1963:第四册:为着实行召会生活被变化

Table of Contents

为着实行召会生活被变化

barcode

本段系李常受弟兄于一九六三年十一月七日至十五日,在美国德州泰勒市(Tyler)和|达拉斯(Dallas)所释放的信息集成。

第一章 为着有分于神永远的计划过基督徒生活的秘诀

读经: 创世记二章九节,约翰福音一章四节,四章十四节,五章三十九至四十节,六章三十五节,五十七节,六十三节,七章三十七至三十九节上,十五章四至五节,以弗所书六章十七至十八节。

关于我们有分神永远计划两个主要的点

在本章我们要来看,为使我们能有分于神永远的计划,过基督徒生活的秘诀。关于我们有分于神永远的计划,有两个主要的点。首先,我们需要将三一神-父在子里作为那灵—接受到我们里面作生命,让神圣的生命将我们变化成金、珍珠和宝石,好为着神的建造(约十10,林前十五45下,彼前二5,林前三12,启二一18~21)。因此,第一个主要的点,是我们被神的神圣生命,并凭神的神圣生命而变化。第二点,是我们所有被变化的人必须同被建造,成为团体的身体,作神的家和基督的新妇(弗二22,四12、16,彼前二5,启一二23)。因此,要有分于神的计划,我们必须接受神作生命,使我们被变化,并且我们必须同被建造,成为团体的身体,作神的家,并作基督的新妇,以满足基督。

关于人与神的关系,属人的观念与神圣的观念相对

我们也必须看见,关于我们与神之间关系的神圣观念。每当我们想到神,或想到我们与神的关系时,就有某些属人的观念。我们得救以前,不在意神,也忽略神。得救以后,我们开始想到神,也开始形成某些对神的观念,这些观念我们今天还在持守。照着我们的观念,我们信徒必须敬拜神并为祂作事。我们有一个观念,认为神即是如此伟大、崇高、大能,我们却如此微小、低下,所以每当我们敬拜祂,我们必须向祂俯伏并下拜。不但如此,我们许多人也有一种观念,认为需要为神作些事。无论我们来自东方或西方,我们都是这样。这几种想法虽没有错,却是出于天然、属人的观念。要看见我们与神之间关系的神圣观念,我们必须查考圣经是怎么说的。神造亚当以后,没有告诉他:“亚当,你必须领悟,我是伟大、崇高、大能的,我造了你,好使你俯伏敬拜我,并为我行善事。”圣经没有指明,神说过这样的话。反而,神造亚当以后,将他安置在生命树跟前,并告诉他要吃得正确(创二15~17)。因此,神对人的教导是要他吃,不是要他敬拜神或为神作工。神似乎对亚当说,“亚当,你必须谨慎。你必须吃得正确。我已将你安置在生命树跟前,但还有另一棵树-善恶知识树。要小心那棵树,因为你若吃那棵树的果子,就必定死。”神的心意是要亚当吃生命树的果子。

神的心意不是要人在外面敬拜祂或为祂作事,乃是要人接受神作他的生命(西三4)。可口可乐工厂制造许多瓶子,用意是要它们装可口可乐。然而试想,瓶子俯伏敬拜工厂主人,并想要为他作些事;倘若这样的事真的发生,主人可能会非常不高兴。他可能会告诉瓶子:“你们这些瓶子在作什么?我要你们装可口可乐。不要敬拜我,或想要为我作什么。”同样,神造人的心意不是要人敬拜祂,或为祂作什么。反而,神造人的心意是要将人作成器皿,盛装神自己(罗九21,林后四7)。

有一天,神在子的身位里来,作了一个在肉体里的人(约一1、14)。在约翰福音里主耶稣说,“我来了,是要叫羊〔人〕得生命,并且得的更丰盛。”(十10)有一天,祂用五饼二鱼食饱五千多人。所有的人都惊讶这样的神迹,并且以为主是重要人物,就想要立祂为王。然而,主告诉他们:“我就是生命的粮。”(六35)换句话说,祂在说,“我只是一小块饼。我不是这么伟大;我很微小。我甚至比你们微小。”作为一块饼,主甚至比那些吃祂的人更微小。主的意思是告诉他们:“我来是作生命的粮。我无意作王。我来作你们的生命,使你们能取用我并接受我。不要强迫我作王;反而,要接受我并吃我。那吃我的人,要因我活着。”(48、57)

神的心意不是要我们敬拜祂或为祂作工;神的心意是要我们吃祂并接受祂。这是神圣的思想。圣经一开始有生命树(创二9),圣经末了也有生命树(启二二2),这启示出神临到我们的心意,乃是要我们接受祂作我们的生命。我们必须看见基督教传统观念和神的思想之间的不同。大多数基督徒想到神,自然而然就想到敬拜神或为神作些事。他们从未思想或领会,神的心意是要他们接受祂作生命。

相当希奇,一个基督徒复兴以后,常常想到必须为神作些事,但神对他的心意完全是相反的。我们必须忘记我们的作事和作工,却要顾到我们的吃。我们应该即不是“作事”的基督徒,也不是“作工”的基督徒;反而,我们该是“吃”与“喝”的基督徒。按照神的思想,作事或作工的基督徒都不是正确的基督徒;惟有吃喝的基督徒才是正确的。我们必须吃主并喝主。神一直告诉我们:“忘记你的作为。要学习如何吃喝基督。”吃喝对我们肉身的生命极其要紧。我们若不吃,就无法生活或工作。虽然这是非常明显的,但今天大多数的基督徒却忘了他们属灵的吃喝;他们似乎不吃不喝也能生活并工作。基督徒的生活主要不在于工作,乃在于生活。我们若要过基督徒的生活,就必须有东西凭以活着,有可吃喝的东西。主就是我们必须吃喝的那一位。

凭着接触灵与话而接受主

作正常基督徒的秘诀,乃是学习如何吃喝主。在约翰福音里,主说,“你们要住在我里面,我也住在你们里面。…我是萄萄树,你们是枝子。”(十五4~5)祂的意思是说,“你们不必想要为我作什么。我是葡萄树,你们是枝子。简单的住在我里面,并让我住在你们里面罢。”住在主里面,并让祂住在我们里面,就是不断接受驰。我们若住在主里面,并让祂住在我们里面,主所是的一切就要成为我们的生命,并要借着我们得彰显。葡萄树的枝子住在葡萄树上,葡萄树的生命就成为枝子的生命。葡萄树所是和所有的一切,就成为枝子的供应,最终,枝子自然而然就结果子。他们的结果子不是他们作事或作工的结果,乃是他们住在葡萄树里面,并让葡萄树住在他们里

面的结果。葡萄树所是和所有的一切,都是他们的生命和生命的供应,而且枝子就自然而然结果子,作葡萄树生命的彰显。因此,基督徒生活的秘诀,就是住在基督里面,并让基督住在我们里面,意思就是我们必须一直将基督接受到我们里面,作我们的生命和生命的供应。这是何等美妙的生活!

我们若要接受主,需要先找到主在哪里。我们能在哪里找着主?圣经告诉我们,主即在诸天之上,也在我们里面(罗八3~4,10~11);事实上,祂无所不在。然而,我们要在日常生活中接受祂,就需要更实际的来回答这问题。约翰福音告诉我们,主就是道路、实际、生命(十四6)、葡萄树(十五1)、光(八12)和许多其他的事物。主的名是“我是”(24、58);我们需要什么,祂就是。我们若需要生命,主就是生命。我们若需要力量,祂就是我们的力量。主是一切。然而,约翰福音专特的说到主就是话。一章一节说,“太初有话,…话就是神。”圣经也告诉我们,主就是那灵(林前十五45,林后三17)。因此,我们若要找着主,就必须领悟,主作为话乃是具体化在圣经里,而主作为那灵乃是在我们里面(罗八16)。不但如此,主的话就是灵。约翰六章六十三节说,“我对你们所说的话,就是灵,就是生命。”我们必须领悟,在我们里面有圣灵,在我们外面有圣经。这些乃是主所赐给我们两个最重要的礼物。因着主就是灵与话,所以我们要接受主,我们所需要作的,就是接触灵与话。

借着祷告接触主作那灵

要接触在我们灵里的那灵,路乃是借着祷告。我们需要不住的祷告(帖前五17),因为我们凭着祷告,就接触主,接受祂,并将祂吸入我们里面。我们祷告时,需要在我们的灵里并凭着我们的灵祷告(弗六18)。大多数基督徒都知道需要祷告,但他们不知道凭着灵祷告与凭着魂(由心思、情感和意志组成)祷告之间的不同。我们要祷告,必须否认魂,就是否认己(太十六24~25)。在马太十六章二十六节主说,“人若赚得全世界,却赔上自己的魂生命,有什么益处?”然后在路加九章二十五节祂说,“人若赚得全世界,却丧失自己,赔上自己,有什么益处?”“魂生命”和“自己”二辞在这两节里交互使用。这证明魂生命就是己。因此,否认己就是否认魂,也就是否认心思同其思想和观念,情感同其愿望、好恶,以及意志同其拣选和定意。

大多数基督徒没有否认己,反而凭着己祷告。因此,他们越祷告,越失去主的同在,并且越觉得没有膏油涂抹。这不是祷告的正路。祷告的正路是凭着灵。我们到主面前去祷告,必须忘记我们的思想、我们的愿望、和我们的定意,却要将我们里面深处的感觉发表出来。我们若这样作,就会发现里面深处有一个感觉,要我们承认自己的失败、缺点、过失和错误。

举例说,有一次我的一个孩子病了,所以我到主面前去,存心为我的孩子祷告。然而,我来到主面前,深处有感觉,我该向祂呼喊,不是为着我的孩子,乃是为着我的错误。假定我照着我的想法祷告,说,“主阿,我的儿子病了。我祷告求你医治他。”这样的祷告并不正确,因为那时候这样祷告,可能是出于我的魂。因着主的怜悯,我没有这样祷告。反而,我被迫忘记我的孩子,并且将我灵里深处的感觉发表出来。我说,“主,赦免我。我在这么多事上犯了错。”在好几件事上认罪后,主向我启示更多失败,我就祷告了一个多小时。我简直忘记我的孩子,在那整段时间里一直在认罪。我越祷告,就越感觉主的同在,也越觉得舒畅并得着加强。我里面所有的负担都得了释放以后,我就觉得舒畅,得着加强,且满了平安。然后我问主:“主,我的孩子如何?”我深处感觉主告诉我,那没有问题,我也不需要祷告。后来,孩子得了医治。祷告完全在于凭我们的灵接触主。

借着话接触主

阅读并研读主话这件事,也是在于凭我们的灵接触主。主作为神活的话,具体化于神写出来的话,并借着这话得彰显;但大多数的时候,我们是以错误的方式阅读并研读主话,只想运用心思来明白圣经上的话。我们早晨吃早餐时,并没有分析我们的早餐;就是简单的吃。然而,我们来到神的话跟前,方式却常常不是这样。虽然圣经是给我们吃的,不是给我们分析的,我们却主要是以分析的方式来到圣经面前。

在马太四章四节主说,“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耶利米十五章十六节说,“我得着你的言语,就当食物吃了。”这些经文证明,圣经的话主要是给我们吃的。我们如何能吃主的话?就是当我们读一段经文,不该运用我们的心思分析。我们该简单的读,自然而然的就对这段经文有些领会。然后我们该就着我们所领会的来祷告,用我们所领会的向主祷告。至终,我们会在读经时祷告,也会在祷告时读经。很难说我们是在祷告或是在读经。我们也不该一次读太多经节。我们吃早餐,不该吃得太多;早餐吃少量的食物就够了。同样,我们不该一次读太多经节。只要读几节,并用所读的来祷告就够了。我们这样作,就会因所读过并祷告过的话,而在我们的灵里得着滋养。我们凭着祷告,就不是在心思里,乃是在灵里消化这话。这就是借着各样的祷告,借着在灵里祷告接受话(弗六17~18)。

约翰一章四节说,“生命在祂里面,这生命就是人的光。”曾有一次,我连续好几天早晨都读这节。我每次读完这节就祷告,这样我就与主有交通。我说,“主,我敬拜你,赞美你,并感谢你,在你里面有生命。生命在你里面。你是我的生命,这生命就是我的光。”我简单的祷告我所读过的,就是用圣经的话来祷告。凭着祷告,我就将话接受到我灵里,我的灵就得着滋养、舒畅并加强。日复一日,从早到晚,我们需要吃主的话。这就是接受主实际的路。

我们不该认为圣经仅仅是一本知识的书。反而,我们必须看见圣经乃是生命的书。正如伊甸园里有两棵树—生命树和善恶知识树,读圣经也有两条路-生命的路和知识的路。大多数基督徒是采取知识的路来读圣经;少有基督徒采取生命的路。我们不该以为仅仅读圣经就够了,我们也必须看见读经之路的重要。以生命的路读圣经是正确的,但仅仅以知识的路读圣经就不正确了(约五39~40)。

有些人熟知圣经字句,但多年没有属灵的长进。我们属灵长进所需要的,不仅是圣经的知识,更是圣经里的食物和生命的供应。日复一日,我们需要以生命的路来读主的话,好借着主的话接触主。我们读主的话时,应当祷告;我们就会得滋养,并且我们会整天觉得我们在主里面,并与祂有交通。

也许这路对我们相当新,但我们必须信,这是接触主的正路。我们必须学习不凭着我们的心思、情感或意志,乃凭着我们的灵来祷告;我们也必须学习不以分析的方式,而以祷告接受主的方式,来阅读并研读主话。我们若实行这点,就会发现我们的祷告和我们的读经与从前不同。我们的灵会刚强得多,活得多,也敏锐得多。我们的灵会总是预备好接触主。

过基督徒生活和召会生活的秘诀

我们许多人喜欢谈话,但有人提议要祷告时,我们却都安静下来。我无论到何处,都遇见喜欢说话的基督徒,他们喜欢听中国的情形和其他的事,但有人说,“让我们祷告”,他们却都安静下来。许多时候,我甚至被迫告诉弟兄们要祷告。这是因为他们的灵很弱,而且没有预备好。某些信徒对你说话,是用他们的心思说话,不是用他们的灵说话。少有基督徒天天运用他们的灵。他们有灵,但他们的灵从未加以运用,就变得很软弱。相反的,他们的心思非常刚强且敏锐。那些讲话多于祷告的人,是在心思里的基督徒;那些不住祷告的人,是在灵里的基督徒。

我认识一些非常在灵里的圣徒。他们祷告很多,不是凭着他们的心思,乃是凭着他们的灵。他们的灵非常活、刚强、活跃,并且预备好。他们随时预备好以活的、刚强的、有功效、且有能力的方式祷告,因为他们灵里刚强。我们需要自己核对,我们是否觉得很容易就祷告。倘若我们发觉自己很难祷告,这就指明我们的灵是软弱的。我们若每天运用我们的灵,我们的灵就会刚强,并会预备好来到聚会中祷告。若有机会祷告,我们将是首先祷告的人。

我们越祷告,主就越充满我们,我们也越感觉祂在充满我们。祂对我们就会是真实、实际、丰富,并使我们舒畅的。祂会加强我们,并开始借着我们作出许多奇妙的事,因为我们会满了祂。有一天,主也许借着我们作工,向我们的一位朋友传福音。那样的传讲不是我们自己的作为或工作,乃是主在我们里面并借着我们作的事。我们来到聚会中,主也许在我们里面作工,加我们力量,使我们能作一个又活又有能力的见证。那样的见证不是我们的作为,乃是出于那已作到我们里面的主,也是祂借着我们所成就的事。

我们被主充满时,祂会借着我们成就许多事。日复一日,主会借祂自己并以祂自己来变化我们。人们会在我们的生活里,看见真正的改变和属灵的长进。我们会与主同在,并在主里面到一个程度,祂要借着我们得彰显。我们会简单的在我们的灵里与主是一(林前六17)。我们无论说什么,服事什么,或传讲什么,自然而然会有能力,因为那不仅仅是我们在说话,乃是主借着我们说话(太十20),那将是主的成就并彰显。这是接受主并被变化的路。至终,我们要成为为着祂建造的金、珍珠和宝石,我们也会自动乐意与其他圣徒相联,并且同被建造成为一个属灵、团体的身体。然后主会得着团体的彰显,并且每当我们来在一起,我们就会团体的彰显主。我们来在一起将会展览基督。这就是我们过基督徒生活和召会生活正确的路。秘诀乃是学习如何接受基督,就是吃基督并喝基督。

关于祷告实行上的交通

我们有些人也许发觉,在祷告时很难忘记我们的想法和愿望,因为我们的心思也许太忙碌。这阻挠多数是来自撒但。仇敌撒但好像顽皮的男孩敲我们的门;我们越叫他不要敲,他就越敲。因此,我们必须忘记他的敲门。我们若不留意仇敌敲门,至终,他会离开。秘诀是忘记他敲门。我们的记忆、想法、和思虑会一直困扰我们,但我们不必理会。

这需要操练。开车对我们也许容易,因为我们操练了很久,但我们起初学开车的时候,并不容易。我盼望我们会操练凭着灵,不凭着心思祷读圣经。身为爱主并寻求主的基督徒,我们需要忘记我们的作事和作工,并且尽所能的来接触主。我们可以祷告:“主,我要整天与你同在。让我忘记我的作事和作工。我只要与你交通,接触你,在你里面祷告,并随时运用我的灵来读你的话。”我们若这样作,许多美妙、属天、属灵、永远、神圣、和圣别的事会借着我们得成就。我们会有真正的能力和影响力,因为我们将会被主充满并浸透。我们会被变化并被主模成祂的形像。这是主今天所需要的基督徒。

在读祷圣经上,没有成规。一切在于内里的膏抹。我们不需要将一段话读好几次。我们只该自然的读。不但如此,也没有规定我们祷告时必须闭上眼睛。我们可以睁着眼祷告。我们祷告时,该单单从里面,不凭我们的头脑,自然与主谈话。这样,我们的灵会得操练并刚强。每个运动员都必须操练他的身体。我若天天操练我的手臂,我的手臂就会成为我身体最刚强的部分。同样,我们必须天天操练我们的灵。

神借着我们的灵并借着祂的话向我们说话,将事情启示给我们(弗一17,三5,诗二九130)。今天圣灵在我们里面(罗八9、11、16)。这是事实,也是实际。圣灵时时在我们里面作工、运行并活动。那灵好像电流,一直在我们里面流通。因此,我们里面常常有深刻的知觉或感觉,那是来自那灵的工作或活动。我们祷告时,应当照着这深刻的知觉或感觉来祷告。我们不仅里面有那灵,我们外面也有圣经,神写出来的话。我们读祷写出来的话,就接受神活的话,就是那灵(弗六17~18)。然后我们凭着说话,释放在我们里面的那灵,里面的那灵就成为外面神的话。因为神的话就是那灵,所以主说,“我对你们所说的话,就是灵,就是生命。”(约六63)写出来的话在我们外面,但我们读祷写出来的话,就将神活的话,就是那灵,接受到我们里面。当神的话作为那灵在我们里面时,我们里面就有那灵的工作、运行并活动,我们会有那灵的感觉。然后我们祷告时,只要照着我们深处所感觉的来祷告。

第二章 运用我们灵的秘诀

过基督徒生活的秘诀,乃是我们必须像电器接上插座一样的“接上”基督。假设我们有一部电器,我们若想要凭自己的能力使其运转,那是无济于事的。要使电器运转,我们只要将它接上插座。同样,想要用我们天然的努力来过基督徒生活,也是无济于事的。我们越不想发脾气,我们就越发脾气;越想要忍耐,就越没有忍耐。我们不该努力凭自己过基督徒生活,反而必须“接上”惟一能过这种生活的那一位-基督。我们早晨到主面前去,必须忘记我们的责任、我们的脾气、一切善事恶事。我们必须忘记一切,专注于荣耀的主,说,“主,我敬拜你。我再来接触你,享受你,从你有所领受。我来吃你作我的活粮,并喝你作我的活水。主阿,我只爱你。进入我里面占有我。我将自己交出来给你。”这样祷告几分钟以后,我们就会被主“焚烧”,并且被主充满。我们全人的每一部分会被神浸透并浸润。结果,我们会满了喜乐,一直歌唱赞美主。我们会成为荣耀、属灵和属天的人。我们能过得胜和超越的基督徒生活,而不再有挣扎,因为我们会被主充满。

我们凭自己谦卑,就是“骄傲的谦卑”。我们也许说,“看这人是多么骄傲,我是多么谦卑。我是最谦卑的人。”然而,当基督充满我们,占有我们,并浸润我们时,我们就不知不觉的谦卑、爱人且有恩慈。别人也许察觉我们谦卑、爱人、有恩慈,但我们自己也许不觉得。这可由摩西从西乃山下来,发生在他身上的事为例证。他下了山,以色列人看见他的脸因神圣的荣耀而发光,但摩西自己并不知道(出三四29~30)。

主要的事乃是神渴望将祂自己与我们调和。我们必须忘记一切其他的事。我见过好些基督徒,他们问我关于如何成功的带人得救等类的事。我给他们的回答是,我们若被基督焚烧,并被基督充满,我们就会非常成功的带人得救。当基督焚烧我们,我们不但被焚烧起来,也成为焚烧的,我们就会焚烧别人。我们会在领人归向基督的事上有能力且有功效。离了基督,凭自己努力带人得救是不管用的。基督徒的生活,基督徒的事奉,和基督徒的工作,乃在于一件事-基督与我们调和。我们必须被基督浸透、浸润并焚烧,而满了基督。然后我们就会焚烧起来,并且会焚烧别人。

用我们的灵接触神

“接上”基督的秘诀是什么?秘诀乃是:“神是灵;敬拜祂的,必须在灵…里敬拜。”(约四24)换句话说,要接触神,我们必须使用或运用正确的器官。不要以为我们这个人是简单的;其实我们相当复杂。我们的肉身是由许多不同部分组成;我们的魂由心思、情感、和意志组成;我们也有心和灵。马可十二章三十节说,“你要全心、全魂、全心思并全力,爱主你的神。”这节提起三样东西-心、魂和心思。帖撒罗尼迦前书告诉我们,我们有灵、魂与身子(五23)。这很清楚,我们并不简单;我们有许多部分,但我们若要接触某样事物,就必须使用正确的部分。

比如,我们听信息,就运用我们的耳朵;我们看东西,就运用我们的眼睛。我们无法用眼睛质实声音;这就是说,我们无法看见声音。我们也不能用耳朵质实颜色。我们必须用正确的器官质实某样东西。房间里若有气味,我们想要用眼睛质实它,我们就用错了器官。若有彩色的东西在我们面前,而我们闭上眼睛想要用耳朵听它,那也是我们用错了器官。虽然彩色的东西也许是真实且存在的,但我们无法质实它,因为我们用错了器官。

圣经告诉我们,神是灵,主耶稣作神的具体化身与我们同在(太二八20)。然而,我们若想要接触神,却用错器官,我们就无法质实祂。对我们而言,似乎没有神。那么,要质实并接触神,我们要运用什么器官才是正确的呢?正确的器官就是我们人的灵。不幸的是,少有基督徒知道如何运用他们的灵接触神。大多数的基督徒都是运用他们的心思或情感来祷告,照着他们的想法和愿望祷告;少有基督徒运用他们的灵来祷告。同样,大多数基督徒读圣经,都是运用他们的心思来领会,而不是运用他们的灵。大多数基督徒甚至不知道他们有灵。

有一次,我遇见一位传教士,与我争辩关于灵与魂的事。那时我们正在香港举行特会,由我主讲,这位传教士刻意参加那次特会。数日后,他来对我说,“李弟兄,我珍赏你的信息。然而,有一件事我不赞同。对我而言,灵就是魂,魂就是灵。这二字是同义字。”这表明这位传教士不知道人的灵与魂之间的不同。大多数基督徒都是这样。这就是许多基督徒软弱的原因。他们没有“接上”基督,因为他们不知道“接上插座”的秘诀。秘诀就是神是灵,并且祂在我们里面造了灵(亚十二1)。神给我们造了口和胃,使我们能摄取、消化并吸取食物。同样的原则,神给我们造灵,使我们能将祂接受进来,盛装祂,消化祂,并吸取祂。我们可以用电晶体收音机为例。电晶体收音机含有接收器。没有接收器的收音机无法接收无线电波。我们就像收音机;我们里面有“接收器”—我们的灵。我们的灵是我们接收神自己这属灵“无线电波”的接收器。不幸的是,我们许多人忽略这件事。我们不知道如何使用我们的接收器,就是用我们的灵来接触神。

神中心的思想和心意,是要将祂自己作到我们里面。祂不是以物质或心理的方式,乃是以属灵的方式作这事。神是灵,并且祂为我们造灵,使我们能接触祂。我们乃是凭着我们的灵,才能与神交通,与神来往,并与神调和。我们乃是在我们的灵里,并借着我们的灵,才能被神圣的灵充满、浸透并浸润。我们来接触神,必须学习忘记其他的一切。我们必须学习拒绝并否认己,就是否认我们的思想、渴望、愿望、定意和拣选。我们必须全神贯注于一件事-我们的灵。我们里面有灵,圣灵在这灵里居住、作工、运行并活动。圣灵不仅仅是膏油,更是膏油涂抹(约壹二20、27)。膏油涂抹是内住之灵的运行并作工,这灵是由出埃及三十章二十三至二十五节里的膏油所预表。这膏油涂抹会时时给我们某种深处的感觉或知觉。

祷告的路

我们来到主面前祷告,不该照着我们的心思祷告。反而,我们该否认我们的心思同其思想和回忆。然而,这不容易作得到。有一次,一位姊妹问我:“假定我的母亲病得很严重。我来到主面前祷告,如何能忘记我母亲的病?”我告诉她:“你若要学习如何祷告,就必须学习这功课:你来到主面前,必须忘记一切,甚至忘记你母亲的病。你必须来到主面前,将你自己向主敞开,并且忘记你的思想。但你却要留意你里面深处的感觉。你若这样作,主作为那灵就会在你里面运行,并给你感觉,祂是荣耀且恩慈的。你会自动为着主的恩慈和美善赞美祂。就一面说,你会忘记你母亲的病。”我们越这样祷告并接触主,我们就越被主充满。不但如此,我们会感觉主的同在,并且会领悟我们在主里面,主也在我们里面(约十四20)。我们会感觉,我们与主是一,并且我们与祂调和(林前六17)。至终,我们就会脱离自己。我们会在诸天之上,满了喜乐。然后,过一段时间,主也许给我们感觉,为着我们母亲的病或某件其他的事祷告。不是我们用心思向主祷告,乃是主引导我们并发起我们的祷告。我们甚至可以问主:“主,你要我为我的母亲祷告么?你愿意医治我的母亲么?”然后我们也许说,“阿利路亚,主,你是医治者。我确信你必医治我的母亲。”

这是祷告的正路。我们若这样祷告,全召会至终会被主焚烧。我们会在诸天之上,满了喜乐,超越,并满了基督。有些人也许会说,女儿不可能忘记母亲的病,但我们基督徒必须见证这是可能的。这是正常基督徒的图画。基督徒是奇特却美妙的人。基督徒可能有个病重的家人,但他到主面前去,能忘记家人的病。这样的人是正常的基督徒。正常的基督徒简单的与主同活。他知道主是他的生命,他是主的彰显,并且他简单的与主成为一。当我们达到这地步,祷告就变得非常容易。无论我们祷告什么,主必答应,因为祷告的不是我们;实际上是主借着我们祷告。我们没有发起祷告;发起祷告的是主,我们只不过是与祂合作。我们只要祷告祂在我们里面所祷告的。

我们这一面需要一些操练,因为我们太习惯运用我们的心思、情感和意志。我们从出生起就一直运用我们的心思、情感和意志。现今我们里面即然有了新生命,我们就必须忘记旧生命,并操练照着新生命而活。

好些年前,我的家人和我住在一间电力不多的屋子里。屋子里有电,但不足以使用电灯。因此,我们必须用油灯照明。每天晚上,我回家所作的第一件事,就是拿火柴点灯。然而,一段时间以后,我们分配到更多的电力,我们就在屋子里安装电灯。头几周我不习惯用电灯开关。晚上我回家,我会跑去拿火柴点灯。每当我那样作,我的孩子就笑了,然后我才想起来要用电灯开关。使用油灯这么多年,我已习惯拿起火柴点灯,不习惯用电灯开关。同样,从我们出生以来,我们一直运用心思、情感和意志,因此习惯这样。然而,现在我们重生了,我们的灵已被点活,并且在我们的灵里有圣灵(罗八2)。因此,我们必须忘记旧的“油灯”,操练“打开开关”,运用我们的灵。要习惯用我们的灵,我们就需要运用和操练。

另外几件关于祷告的事

我们需要提到另外几件关于祷告的事。首先,我们必须谨慎使用祷告事项表。起初我们可能照着祷告事项表来祷告,但不久以后,我们的祷告事项表也许对我们成为不必要的负担。我们越照章祷告,也许越感觉我们的祷告是空洞的。我们祷告,也许感觉缺少舒畅和膏油涂抹。倘若这事发生,我们就必须忘记我们的祷告事项表。我们祷告,也不该过于分析我们的情况。反而,我们该简单的到主面前去,敞开自己,并从里面深处对祂说话。我们不该编造句子;我们甚至该忘记使用正确的文法。我们该像小孩子,以不完整的句子祷告。我们该从我们的心说话,并照着我们最深的感觉有所发表。我们若这样作,圣灵会在我们里面流通,并用祷告的潮水漫溢我们。

祷告没有成文规定;我们不该为自己设立规条。有时候我们到主面前去,主告诉我们要安静。不但如此,会有能力使我们安静;我们不需挣扎着要安静。而在其他时候,主会引导我们大声祷告,甚至呼喊或喊叫。这没有规条。那灵像风一样(约三8),有时候那灵像微风,有时候祂像强风(徒二24)。要紧的事是要学习如何不凭着我们的己,乃凭着我们的灵祷告。只要我们有膏油涂抹,每当我们祷告,都会得着舒畅并加强。

在祷告的事上,我们也必须蒙拯救脱离自觉。倘若我们都来在一起,并否认我们的自觉,就会释放出许多祷告。我们都会祷告,并且被那灵充满。我们很难释放我们的灵,其中一个原因是,我们太在己里,并在己的控制之下。因此,我们蒙拯救脱离自觉是很要紧的。然而,最要紧的事是我们领悟神的中心思想和心愿,就是要将祂自己与我们调和为一。我们需要认识基督徒生活的秘诀,就是神是灵,并且我们有人的灵。我们若留意运用我们的灵来接触是灵的神,我们众人都会成为奇妙的基督徒。既使只有我们几个人认识并经历这秘诀,我们也会使全世界焚烧起来。这是正常的基督徒生活,这也是主今天正在寻求的。

第三章 主的救恩应用于三部分的人

主救恩的三歩应用

我们需要领悟,主救赎的完成是一回事;基于主所完成的救赎,而应用祂完整的救恩是另一回事(罗五10)。大约二千年前,主借着祂的死与复活完成救赎。然而,祂的救恩在我们身上的应用尙未完全成就。主的救恩分三步应用在我们身上。首先,主作为那灵来重生我们(约三3、6)。然后,在重生以后,主住在我们的灵里,并扩展到我们的魂里,将我们变化成为祂的形像(罗十二2,林后三5)。最终,在主回来的时候,祂要将我们的肉身改变形状(腓三20~21)。这将是第三也是末了的一步,是主的救恩应用于我们身上的完成。在我们这些真基督徒身上,头一步已经完成;就是我们已经得重生(彼前一3、23)。不但如此,我们在等候主回来,那时祂要借着将我们的身体改变形状,来完成第三步。然而,现今我们在第二步,在变化的过程中。

我们人由三部分—灵、魂、与身子所组成(帖前五23)。灵是我们这人最深和最里面的部分,肉身是最外面的部分。在这两部分之间,是居中的魂。因此,我们有三部分;我们是三部分的。我们有三部分,并且主的救恩应用在我们身上是分三个步骤,这是非常有意义的。在我们这人的每一部分,都有主对我们救恩之应用的一个步骤。主借着重生,将祂的救恩应用到我们的灵。在重生并更新我们的灵以后,主就借着变化,将祂的救恩应用到我们的魂。今天我们仍在变化的过程中。日复一日,主作为那灵在我们的魂里变化我们,直到有一天祂要回来,并将祂的救恩应用到我们的肉身。祂要将我们的肉身,从卑贱的身体改变形状,成为荣耀的身体,与祂在复活里的身体相同。这是主救恩之应用末了的一步。

变化在于我们心思的更新

林后三章十八节说,“我们众人即然以没有帕子遮蔽的脸,好像镜子观看并返照主的荣光,就渐渐变化成为与祂同样的形像,从荣耀到荣耀,乃是从主灵变化成的。”变化的灵就是主自己,如十七节所指明的,这节说,“主就是那灵。”主就是那住在我们的灵里,并且一直逐渐变化我们的灵。变化的过程很像丑陋的毛毛虫变成美丽蝴蝶的过程。我们在天然的人里面是丑陋的,像大多数的毛毛虫一样然而,在我们接受主耶稣那天,祂就进入我们里面,作为生命的种子撒在我们里面。从那时起,生命的种子开始生长。这种子越生长,我们就越被基督浸润并浸透,我们也从一种形状变化成另一种形状。在我们魂里的这种变化,乃是由我们里面的主灵-圣灵所完成。

我们的魂由三部分—心思、情感、和意志所组成,其中最主要的部分是心思。要变化我们的魂,主首先必须变化我们的心思,其后变化我们的情感和意志。这由罗马十二章二节所指明,这节说,“借着心思的更新而变化。”我们魂的变化,在于我们心思的更新。虽然我们的心思的确是天然、属世、属肉体、并罪恶的。然而,我们已在我们灵里得重生,这也是事实。在我们的心思里,我们是属肉体的;但在我们的灵里,我们是属灵的。在我们的心思里,我们是属地又属世的;但在我们的灵里,我们是属天的。因此,我们的灵得重生以后,需要使我们的心思得更新。我们心思的更新不是被另一个人洗脑,乃是我们的心思被圣灵重修、改变。我们对这事都有某种程度的经历。我们得救以后,当我们开始越过越爱主并寻求主时,我们的心思就渐渐开始改变并得更新。

被变化并模成神长子的形像

我们人原来是按着神的形像,照着神的样式造的(创一26)。然而,圣经告诉我们,神是不能看见的(西一15,提前一17)。不能看见的神如何能有形像?歌罗西一章十五节说,神的儿子,基督自己,是那不能看见之神的像。林后四章四节也说,基督本是神的像。因此,即然人原来是按着神的形像造的,并且神的形像就是基督,所以我们可以说,人是按着基督的形像,或照着基督造的。

罗马五章十四节告诉我们,照着基督被造的亚当,乃是基督的预像。假定有一位我们素未谋面的弟兄要来探访我们,但他来以前,先将他的相片寄给我们;这张相片就是他的预像或表像。同样,在基督来到以前,神将祂的“相片”-亚当寄给我们。亚当是基督的相片。然而,我们需要领悟,相片只有人的影像,没有那人的生命。相片是人的形像,却不含那人的实际。同样,亚当是基督的预像、表像,但他没有基督的生命或基督的实际。

罗马八章二十九节告诉我们,神预定我们模成祂儿子的形像。在已过的永远里,在创立世界以前,神定意并计划要我们被变化并模成基督的形像。神将我们模成祂儿子的形像,目的是使基督在许多弟兄中作长子。在约翰福音里,基督称为神的独生子(一14、18,三16、2)。曾有一时,神只有一个儿子,但如今祂有许多儿子(来二10)。在基督钉十字架以前,神只有一个儿子;然而,神借着基督的复活重生了我们(彼前一3),我们都成了神的儿子(加三26)。约翰十二章二十四节告诉我们,借着死与复活,基督这一粒麦子成了许多子粒。因此,借着基督的复活,神生了许多儿子,独生子就成了众子中的长子,也就是众弟兄中的长子。

在本篇信息中,我的用意不是要给你们圣经知识,乃是要帮助你们看见神对于我们的心意。神的心意是要使我们成为祂的儿子。首先,祂将祂儿子的生命,就是基督自己这生命,放在我们里面(约十一25,西三4)。因此,'我们借着并凭着基督得重生,成了神的儿子。然而,许多时候我看自己,似乎不是神的儿子。我天然的人是丑陋的,不像神的儿女;然而,既使在这样的光景当中,我还是要赞美主,我是神的儿子、神的儿女,因为我有神儿子的生命(罗八16,约壹五12)。神的心意是要将我们从丑陋的“毛毛虫”,变化成美丽的“蝴蝶”。虽然我们在天然的己里是丑陋的,但我们是在祂手中,并在变化的过程中。神的心意不是仅仅要改良、改正、或调整我们,乃是要变化我们。这过程是生命的工作。我们若没有神的生命,就绝不能被变化。然而,我们即借着圣灵得有神圣的生命,就能被变化并模成基督的形像。

举例说,一九四七年,我们在南京居住并作工,一位姊妹从远方来到我们那里。所有的圣徒都称赞她,因为她非常和善、温柔并谦卑。然而,这样温柔并谦卑的人未必是被变化的人。那么,我们如何才能分辨天然之人的温柔,和变化之人的温柔呢?变化之人的温柔,总是满了生命且满了能力。这样的温柔是活的,令人舒畅的,并将你带进主的同在里。然而,天然的温柔刚好相反。我若带着天然的温柔到你这里来,你会感到死亡。我可能像葬礼中的死人一样,看起来很不错,但你不会感觉生命的存在。我们需要会分辨天然人天然的温柔,和变化之人属灵的温柔。属灵的温柔是更新的温柔,令人舒爽,使人得加强,并且满了生命。你遇见被变化过的人,就感觉主的同在,因为这样的人被主占有,并为主所浸透。因此,这样的人是活而令人舒畅的。

在加拉太书里,使徒保罗首先指明,基督启示在我们里面(一16),然后基督活在我们里面(二20),再后基督成形在我们里面(四19)。我们可以用手套为例,说明我们对这事的经历。我可以把我的手放在手套里,但我也许只将手局部套进去,不是完全套进去。在这情况下,我的手在手套里,但还没有成形在手套里。今天基督已启示在我们里面,并活在我们里面,但祂在我们里面得着许多地位么?日复一日,我们需要让祂得着更多的地位,使祂能在我们里面扩展祂自己。我们大多数人没有让我们的心思服从基督,也没有使我们的情感和意志服从基督;反而,我们将祂局限在我们的灵里。基督要我们的心成为祂的居所(弗三17),但因为我们没有与祂合作,我们的灵就成了祂的囚牢。我们没有给祂自由的路进出,反倒将祂禁闭在我们的灵里。无论基督渴望去哪里,我们都必须给祂自由的路行动。基督必须有完全的自由,占有我们这人所有的部分。然后祂要接管我们的心思,并据有我们的情感和意志。结果,基督会成形在我们里面,我们也会被变化并模成基督的形像。

这完全是一件魂里的事。我们若让我们的心思、情感、和意志降服并服从基督,基督就会将祂自己从我们的灵扩展到我们的心思、情感和意志里。于是我们这人的每一部分就会满了基督。基督会在我们的心思里,基督会在我们的情感里,基督也会在我们的意志里。腓立比二章五节说,“你们里面要思念基督耶稣里面所思念的。”林前二章十六节说,“我们是有基督的心思了。”罗马八章说到“肉体的心思”就是死,但“灵的心思”乃是生命平安(6,直译)。当我们让我们的心思服从基督,并让祂占有我们的心思时,我们的心思就成为“灵的心思”。以弗所四章二十三节说,“在你们心思的灵里得以更新。”罗马八章六节有“灵的心思”这辞,以弗所四章二十三节有“你们心思的灵”这辞。我们知道,灵的心思就是在调和之灵管制之下的心思。然而,很少基督徒知道我们心思的灵是什么。以弗所四章二十三节几乎已被所有的基督徒忽略,因为大多数基督徒对这节所说的更新没有多少经历。在我们心思的灵里得以更新,意思是我们这已得更新的灵,扩展到我们的心思,因而成为我们心思的灵。换句话说,就是那在我们人的灵里,并与我们的灵成为一的圣灵(林前六17),用调和的灵充满我们的心思,因而更新我们的心思。这证明神的心意是要用祂自己渗透我们。我们这人的每一部分—我们的心思、情感和意志,都需要被神充满。这样,我们就会长大,直到我们成熟,完全长成(弗四13,西一28)。这就是我们的魂变化的过程。当我们的魂完全得着变化时,我们就会等候主救恩之应用的第三步—在主回来时,我们的肉身改变形状,成为荣耀的身体。

第四章 心思─我们变化的秘诀

读经: 罗马书八章六节,哥林多前书二章十四至十六节,腓立比书二章五节,以弗所书四章二十三节,罗马书十二章二节。

心思的重要

罗马八章六节说,“心思置于肉体,就是死;心思置于灵,乃是生命平安。”这节里的生命与死,是指属灵的生命与属灵的死。因此,心思是我们属灵光景的关键。我们这人若在死的光景里,就指明我们的心思置于肉体;但我们这人若在生命平安的光景里,就指明我们的心思置于灵。借此我们能领悟,心思不是件小事;反而,它对我们过基督徒生活相当紧要且中心。

我们的心思也决定我们是怎样的基督徒。林前二章十四节说,“属魂的人不领受神的灵的事,因他以这些事为愚拙,并且他不能明白,因为这些事是凭灵看透的。”这节说到属魂的人,就是天然的人。十五节说,“属灵的人看透万事,却没有一人看透他。”这节有另一种人,属灵的人。因此,我们基督徒可能是属魂的人或属灵的人。我们是属魂的或属灵的,乃在于我们的心思,如十六节所指明的,这节说,“谁曾知道主的心思能教导祂?但我们是有基督的心思了。”属灵的人能看透万事,因为他有基督的心思(腓二5)。以弗所四章二十三节和罗马十二章二节都告诉我们,我们需要在我们的心思里得以更新。这些经文都向我们证明,心思是基督徒生活的秘诀。我们若要有正确的基督徒生活,就必须对付我们的心思,并让我们的心思得以更新,使我们能被变化。

人的各部分

我们要领会如何正确的过真实、属灵的基督徒生活,就必须领会我们的心思与我们这人其他部分的关系。如果我们有一辆车,却不明白它的不同部分,就很难正确的保养这辆车。同样,我们需要对我们内里各部分有些领会,好能过基督徒生活。除了我们外面的肉身,我们有好些内里的部分,如诗篇五十一篇六节所指明的。马可十二章三十节说,我们必须全心、全魂、全心思并全力爱主。许多基督徒不明白心、魂、心思、和我们这人其他部分之间的不同。我们若要领会这些事,首先必须领悟,人是由三个主要部分组成的─体,就是人最外面的部分;魂,就是人较里面的部分;而灵,就是人最里面的部分。因此,人是三部分的。这由帖前五章二十三节清楚得证明,这节说,“且愿和平的神,亲自全然圣别你们,又愿你们的灵、与魂、与身子得蒙保守,在我们主耶稣基督来临的时候,得以完全,无可指摘。”这节清楚说到人的三部分─灵、与魂、与身子。

人的三部分符合三个不同的范围。首先,有物质的范围,是我们能借着身体接触的。我们的身体有五种知觉,用以接触并质实物质的范围。第二,有属灵的范围,包括那是灵的神(约四24)神在属灵的范围里,我们能借着使用我们人的灵来接触神(林前二11)。我们的情感,就如喜乐和忧伤,属于第三个范围,心理的范围,我们能以魂来接触。英文的“心理学”(psychology)这辞来自意为“魂”的希腊字朴宿克(psuche)。因此,我们用身体接触物质的事物,用灵接触属灵的事物,并且用魂接触心理的事物。

要接触或质实某件事物,需要特定的器官。我们不能用眼睛质实声音,或用耳朵质实喜乐。尝试这样作是无济于事的,因为我们用的是错的器官。我们若没有使用正确的器官来质实某物,我们的反应可能会是否认该物的存在。可能有声音在对我们说话,但我们若没有用耳朵听,就无法质实声音。可能有彩色的东西在我们面前,但我们若没有用眼睛看,就无法质实那色彩。我可能满了喜乐,但你若没有魂,就无法领悟我是喜乐的,因为喜乐只能被我们这人心理的部分质实出来。

同样的原则,约翰四章二十四节告诉我们,神是灵,我们必须在灵里敬拜祂。我们若要敬拜并接触神,就必须在灵里接触祂。我们无法借着心思的思想,或借着运用肉身的知觉,来质实神。我们必须运用我们的灵来质实神。我们的肉身有五种知觉,我们的魂也有性能来感觉心理范围里的事。然而,我们有另一个知觉,属灵的知觉,借此我们能感觉神的同在并质实神。

关于人各部分进一歩的细节

照着圣经的教训和我们的经历,我们知道魂有三部分。魂的第一部分是心思,就是为着思想和考虑的器官(箴二10,诗十三2)。心思是魂主要且最重要的部分。第二部分是情感,使我们喜乐或忧伤,恨恶或喜爱(八六4,撒上三十6,歌一7,撒下五8)。第三部分是我们借以拣选并定意的意志(伯七15,六7)。这三部分合在一起等于魂,就是人的己,人的所是。魂就是己,这点能借着比较两节经文得以证明。马太十六章二十六节说,“人若赚得全世界,却赔上自己的魂生命,有什么益处?”路加九章二十五节说,“人若赚得全世界,却丧失自己,赔上自己,有什么益处?”在这两节里,“魂生命”这辞和“自己”这辞交互使用,因此证明魂生命就是己。

灵也有三个部分或功用。第一部分是良心,借此我们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以及什么是神所称义的,什么是神所定罪的(罗九1,八16,二15)。第二部分是交通,借此我们能接触神并与神交通(腓二1,约四24)。第三部分是直觉,这使我们能直接感觉神(可二8)。圣经里说到的心,不是在灵、魂、体以外的第四部分;它乃是魂的三部分和灵的一部分所组成的,包括心思、情感、意志和良心(来四12,约十六22,来十22)。一般而言,这就是人的组成。每个人都有体,有灵带着良心、交通和直觉三种功用,并有魂,由心思、情感、和意志三部分所组成。

主的救恩应用于我们的三步骤

第一步─重生

主的救恩应用于我们有三个主要步骤。第一步是重生,是我们起初相信主耶稣时发生的。当我们接受主耶稣作我们的救主和生命时,圣灵就进入我们灵里,更新、点活、并重生我们的灵。我们的灵需要得更新,因为它经过堕落,就变得老旧且败坏。我们的灵需要被点活,因为它已变得发死、沉寂。在我们得救以前,我们有良心,但我们的良心沉寂且迟钝。当我们得救时,圣灵进入我们灵里,点活我们的灵,包括我们的良心(弗二5,罗八10)。不但如此,我们的灵没有神的生命;因此,它需要得重生。神的生命进入我们灵里,使我们在灵里再生一次(约三3、6)。因此,在主的救恩应用于我们的第一步,我们的灵得更新、被点活并得重生,使其不再留于黑暗中,却满了亮光(箴二十27)。

第二步─变化

然而,许多已得重生的基督徒仍在黑暗里,并且显得和他们未得救时一样老旧。虽然他们已在他们的灵里得重生,但在魂里没有什么改变。因此,需要主救恩之应用的第二步-魂的变化。罗马十二章二节说,我们需要借着心思的更新而变化。在变化的过程中,心思是领头的。我们的心思得更新,我们的情感和意志也就得更新;这就是魂的变化。

我们主要是受我们心思的管制和指引。我们作什么,我们去哪里,和我们说什么,都是受我们心思的指引。这就是为什么世界上有这么多宣传,这么多广告和报纸。这些东西被用来说服人的心思。你若说服人的心思,你就说服了那人。这就是为什么人听见福音时,圣灵在人身上工作的第一步,就是使他们悔改。“悔改”的希腊字,实际上的意思就是“心思转变”。圣灵在完成福音的工作上,首先乃是使人的心思从世界和罪恶的事转向神。然而,我们成为基督徒以后,心思仍有难处。我们的心思与我们的肉体站在一起,还是与我们的灵站在一起?我们的心思是肉体的心思,还是灵的心思?肉体和灵就像两国,我们或是这国的国民,或是另一国的国民。我们的心思能服从我们的肉体,也能服从我们的灵。

当我们的心思与我们的肉体站在一起,我们就与撒但合作,因为撒但作为罪住在我们的肉体里(罗七17)。当我们的心思与我们的灵站在一起,我们就与神合作,因为神作为那灵在我们的灵里(八16,提后四22)。在我们的肉体里有撒但的生命,在我们的灵里有神圣的生命。因此,我们的心思有两种可能-它能与我们的肉体站在一起,成为肉体的心思,或者与我们的灵站在一起,成为灵的心思(罗八6)。

肉体与身体不同。身体是神用地上的尘土所造物质的东西(创二7)。撒但借着人的堕落,进入人里面以后,身体就变质成为肉体。神用尘土所造的身体是纯洁的。然而,在堕落的时候,属撒但的东西进入人的身体里,使身体变质,在性质上改变成为罪恶的东西—肉体。满了情欲的肉体(加五24),就是败坏的身体。

我们的心思与我们的肉体或与我们的灵站在一起,就与我们的肉体或与我们的灵合作。例如,肉体的情欲可能使我们想去看看报纸的某些段落,或去看电影。我们被肉体的情欲诱惑时,就需要告诉我们的肉体:“我不要随从你。”我们的心思不该与我们败坏且满了情欲的肉体站在一起。不幸的是,我们常常失败,并且向肉体的试诱让步,结果就是死。与肉体站在一起的心思带进死,因为在肉体里的撒但就是死。有撒但就有死,但是有神就有生命。我们若受了试诱去看电影,却说,“不,我不赞成去看电影;我要跪下祷告,并将我的心思转向神,且转向话,”我们就会立刻满了生命。

我们若将心思置于灵,就会满了那灵,并被那灵浸透。这样我们就会成为属灵的人。否则,我们会成为属魂的人,就是心理、天然的人。我们若在灵里,并让那灵扩展并浸透我们全人,那灵甚至会赐生命给我们必死的身体。虽然我们的肉身无法在今世改变形状,但它能借着内住的灵得复苏并被点活(罗八11)。

我认识一些年长姊妹,她们得救以前喜欢听闲话。若有人告诉她们关于儿女家人的难处,她们就留意听。然而,若有人对她们说到主的事,她们就很难接受。这些年长姊妹得救以后,变得非常单纯。她们爱主,并且多多祷告。她们没有多少圣经的知识,也没有用心思研读主话,但她们有心昼夜祷告。她们在属灵的事上变得非常敏锐。她们听见人提到某种情形,就立刻领会那情形,并且全人得着加力来祷告。这是属灵的生命浸透她们的魂,并复苏她们身体的结果。当我们在灵里刚强,并且我们的魂被那灵浸透时,我们就会在我们的身体上得着加力。

第三步─改变形状

今天我们正在等候主回来,那时祂要将我们的身体改变形状,使其成为荣耀的身体(腓三20~21)。那时我们要从里到外与主毕像毕肖。在我们的灵、我们的魂和我们的体里,我们要彻底、全然、并完全像主耶稣(约壹三2)。

变化的秘诀

今天我们是在魂变化的过程中,这发生于灵的重生和身体改变形状之间。我们在这过程之中,必须领悟心思乃是秘诀。当我们的心思与我们的肉体站在一起,在我们灵里的圣灵就无法作什么。当我们的心思与我们的灵站在一起,就给圣灵铺路开门,在我们里面扩展,好浸透并更新我们的心思、情感和意志,就是变化我们的全魂。然后我们会被圣别,成为得胜并真正属灵的人。这是过得胜基督徒生活的路。

圣灵在我们里面作工的一个原则是:祂总是从中心扩展到圆周,从里面扩展到外面。另一面,魔鬼撒但和邪灵的工作总是循相反的方向,就是从圆周到中心。我们若领悟这一切事,并加以实行,我们的灵和我们的魂就会蒙拯救脱离败坏,我们的身体也会得着医治。圣灵会浸透我们,并且顾到许多事。我们全人会在圣灵的管制之下。结果,我们将要成为满了神、被神浸透、并与神调和的人。

第五章 罗马书七至八章里的三个生命和四个律

读经: 罗马书七章十五节至八章二节。

罗马书里的四个律

在本章,我们要来细看保罗在罗马七至八章里所说到的四个律。首先,七章二十二节有神的律。其次,二十三节有心思的律。魂是由心思、情感、和意志组成的,而心思乃是魂的领头部分。因此,心思的律也是魂的律。我们可以说这律是善的律。第三,在我们的肢体中有个律。这是堕落身体中的律,因为我们的肢体是身体的一部分。因此,在我们的肢体,我们的身体里,有第三个律,就是罪与死的律(23、25,八2)。罪与死的律和心思的律彼此交战,如七章二十三节里所描述的。然后在八章二节有第四个律—生命之灵的律。可能我们从来没有领悟,有这么多律与我们基督徒有关。除了人类政府一切的法律以外,我们还在罗马七章十五节至八章二节所描述的四个律之下,这四个律就是神的律、心思的律(魂的律)、在我们肢体中的律(罪与死的律)以及生命之灵的律(生命的律)。

这四个律中有三个在我们里面。这三个律分别在我们灵、魂、体三部分的一部分里。我们这人由三部分组成(帖前五23),我们这人的每一部分都有一个律。在我们的身体里有一个律,在我们的魂里有一个律,在我们的灵里也有一个律。在我们的身体和其肢体里有一个律,称为罪的律。这律带进死,所以又称为罪与死的律(罗八2)。罪与死的律,就是恶的律,在我们肉体的身体里。在我们的魂和心思里有善的律,一个总是想要行善的律。一面,人是恶的,但另一面,人一直想要行善事。我们若察看自己的历史,就会领悟,甚至在我们得救前,我们也想要行善。我们可能作事损害别人,同时在心思里却仍想要行善。因此,在我们的魂里有善的律。在我们这人最深处,我们重生的灵里,还有第三个律。这律,就是生命的律,在我们的灵未得重生的时候,还不在我们里面,但现今我们的灵得了重生,我们就有生命的律。

除了在我们里面的三个律以外,还有在我们外面和我们之上神的律(七22、25)。在罗马七至八章里的四个律中,三个是主观的,是在我们里面,一个是客观的,是在我们之上。这不是我的想像;这是圣经在罗马七至八章里的启示。

基督徒里面的三个生命

三个律在我们里面,因为我们里面有三个生命。不要以为我们是简单的人。重生的基督徒不是简单的人。我们基督徒非常复杂,因为我们有三个生命。有时候似乎有两三个人活在我们里面,有时候这些人似乎在相争互斗,或者好像在会议中彼此争论。这三个人与我们里面的三个生命相呼应-属人的生命、撒但的生命和神圣的生命。属人的生命就是人的生命、天然的生命。撒但的生命就是魔鬼的生命、属撒但的生命。神圣的生命就是属灵的生命、神的生命。

我们有这三个生命,因为我们都有分于三件事。我们若是真基督徒,就都有分于三件主要的事。首先,我们为神所创造。我们由父母所生,借此就有分于神的创造。身为人,我们有人的生命,就是受造、天然的生命。我们都有分于的第二件事是堕落。我们在亚当里成为堕落的。我们不但是受造的人,也是堕落的人。由于堕落,撒但进到我们里面,我们就接受了另一个生命,撒但的生命。因此,我们一面是亚当的子孙,另一面却又是魔鬼的儿女。约壹三章十节说,所有的罪人都是魔鬼的儿女。由于堕落,我们成了撒但的产业和魔鬼的儿女。在约翰八章,法利赛人告诉主,他们的父是亚伯拉罕(39);但在四十四节,主告诉法利赛人:“你们是出于那父魔鬼,你们父的私欲,你们愿意行。他从起初就是杀人的,并且不站在真理中,因为在他里面没有真理。他说谎是出于他自己的私有物,因他是说谎的,也是说谎者的父。”因为魔鬼是说谎的,我们即是祂的儿女,我们也就说谎。魔鬼撒但是一切说谎者的父。要断定我们是不是魔鬼的儿女,只需要核对我们有没有说谎。我们若说谎,那就证明,我们是那最大的说谎者撒但的儿女。因此,由于堕落我们接受了撒但的生命,魔鬼的生命。然而,由于重生,就是我们有分于的第三件事,我们接受了神圣的生命,神的生命,因此成了神的儿女,神的众子(一12~13,罗八14、16,加三26)。

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我们有三个父。我们有人作我们的父,魔鬼作我们的父,和神作我们的父。我们是人的儿子,我们是魔鬼的儿女,我们也是神的儿女和众子。因此,我们是复杂的。在伊甸园里有三个项目:有两棵树—生命树与善恶知识树,和一个人(创二8~9)。今天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小型的伊甸园,因为这三个项目也在我们里面。人在我们里面,魔鬼在我们里面,神也在我们里面。

善的律,罪的律,和生命的律

我们知道每一种生命都有一个律。并非所有的律都与生命有关,但每一种生命的确都有一个律。较高的生命有较高的律,较低的生命有较低的律,恶的生命有恶的律,善的生命也有善的律。比如,每天我们都会饿,因为我们有人的生命,又因为这生命有个律,使我们会饿。死了的人绝不会饿,因为不再有生命,或与生命相联之饿的律。人的生命也有消化的律;我们吃了一餐,我们的身体就自动会消化食物,因为我们身体里的生命有消化的律。植物也给我们看见,每一种生命如何有某一种的律。假定我们有许多看起来非常类似的种子。我们把它们种下,当它们开始开花时,也许一株开红花,另一株开黄花。这是因为每一种生命都有特别的律。

我们基督徒有三个生命,因此我们有三个律。在我们的魂里有神所创造属人的生命。这属人的生命是善的,因为是神所创造的。因此,在这属人的生命里有善的律。虽然我们是堕落并罪恶的,我们仍是属人的,又因为我们是人,带着属人的生命,我们总是想要行善。我们总是在心思里思想,我们该行善。这是属人的,是神所创造的。神是善的;因此,祂创造我们有属人的生命,这属人的生命带着善的律而来。甚至盗贼偷窃的时候,也可能有行善的思想。这是因为他们是人,有属人的生命。神所创造属人的生命是善的生命,随着这善的生命有善的律。

然而,神创造我们以后,撒但的生命进到我们里面。这生命是恶的,随着这生命有恶的律,就是罪的律。因为撒但的生命是恶的,这生命的律也是恶的。每个堕落的人,在他身体的肢体中都有恶的生命。这生命反对神,也反对人,是黑暗并罪恶的。不但如此,这恶的生命之律是有能力的。然而,我们也得了重生;结果,我们就有了神圣的生命,神的生命,并且这生命带着最强的律—生命的律—而来。因此,在我们里面有三个律-善的律、罪的律、和生命的律。

生命的律拯救我们脱离罪与死的律

我们是三部分的人;就是说,我们有三部分─体、魂和灵,而灵乃是我们这人最里面的部分。这清楚启示在帖前五章二十三节。在我们堕落以前,我们只有神创造的属人生命。这个属人生命是在我们的魂里。因着人的个格在魂里,属人的生命也必在魂里。在创造之时,堕落以前,我们是非常简单的人。我们只有一个生命,没有冲突、争战或争论。我们里面只有一个人位和一个生命。然而,在堕落以后,撒但进入我们的身体。亚当把表征撒但之善恶知识树的果子接受到他的身体里(创三6)。因此,在我们的身体里有撒但的生命。我们得重生时,圣灵作生命之灵进入我们灵里。因此,在我们灵里也有神的生命。

在我们的魂里有善的律,在我们的身体里有恶的律,而作为重生的人,在我们的灵里有生命的律。除了这三个律以外,在我们外面还有神的律。神的律总是要求我们行善。每当神的律要求我们行善,在我们心思中善的律就回应。神的律要求,善的律就回应,想要顺从神的律。然而,除了神的律和善的律以外,还有罪的律。每当善的律回应神的律时,罪的律就与其交战(罗七23)。善的律是软弱的,因为它仅仅是属人的。另一面,罪的律强得多,因为是属撒但的。因此,罪的律击败善的律。每当神的律要求我们行善,而我们心思中善的律回应并想要行善时,在我们身体中罪的律就立刻起来与善的律交战,并击败善的律。罪的律把魂掳掠,并且行魂所不愿行的事。这就是为什么保罗在罗马书里说,“若我去作所不愿意的,就不是我行出来的,乃是住在我里面的罪行出来的。…但我看出我肢体中另有个律,和我心思的律交战,借着那在我肢体中罪的律,把我掳去。我是个苦恼的人!谁要救我脱离那属这死的身体?”(5、23~24)赞美主,我们有拯救的路!我们有一位能拯救我们。我们有神自己,驰在子里作为那灵,乃是我们的生命,而最有能力的律就随着这生命而来。这最有能力的律,就是生命的律,现今在我们里面运行。

已过许多时候,我为着主的工作必须坐火车或汽车前往不同的地方。那样的行程很艰难,常常使我生病。然而,有一次我搭飞机,行程非常愉快。所花的时间短得多,我飞行的时候,所有的障碍都在我的脚下。假定我们要从一地到另一地,但在两地之间有高山和深水。走陆路从一地到另一地是很困难的。然而,我们若搭喷射机飞行,旅程就非常容易,因为喷射机超越所有的障碍。我们里面有属灵的“喷射机”。我们不需要搭乘破旧的车船。我们若搭乘神圣的喷射机,就会超越一切,并且会更快且更容易到达我们的目的地。神自己在我们里面,祂比喷射机更好。我们里面有神作我们的生命,作生命的律,并作我们的一切。祂是我们的拯救。神在我们里面作我们的生命、律、能力、力量和一切。然而神对我们是否能成为这一切事物,全在于我们。我们若选择固守我们那像破旧轿车的己,凭我们自己的生命而活,就没有人能帮助我们。如果我们有神圣的喷射机,却还搭乘我们的己这部破旧的轿车,神就不能为我们作什么。

今天大多数基督徒选择凭着己活,既使他们的己破得像旧车一样,他们仍固守它,并想要修理它。他们作不到,就求主帮他们修“车”。他们祷告:“主,你知道我如此可怜。主,帮助我,使我成为更好的人。”然而,他们越祷告,就变得越可怜。我们该忘记可怜的轿车,可怜的己。我们不该一直祷告并乞求,反而该赞美主。我们不需要乞求。我们只需要赞美主,然后我们里面的主会超越所有的难处。让我们忘记可怜的轿车,把它扔掉。我们赞美、歌唱、感谢主、并敬拜主时,就没有努力或劳苦。这是得胜的生命,圣别的生命,和变化的生命。就是这么简单。

难处是我们基督徒就是忘不掉可怜的己。我们的己一直霸占我们。我们觉得软弱时,就祷告求主帮助我们改良。主要开我们的眼睛,并使我们看见,我们有祂在我们里面作美妙的律。我们该忘掉己,我们该赞美主。己是如此可怜,我们不需要改良它;反而该放弃它。这是我们真正的得胜和安息。这是简单而荣耀的路。我们所需要作的,就是将我们的眼目从可怜的己转向三一神这神圣并活的人位,这位三一神就是父神在子神里作为灵神。我们需要注视祂,歌唱、赞美并敬拜祂。我们该实行忘掉己并赞美主。我们需要看见,我们里面有三一神作我们的分和我们的一切。

第六章 照着灵而行,得释放脱离罪与死

读经: 罗马书六章五节,五章十二节,七章二十节,二十四节,八章二节。

身为基督徒,我们必须透彻的认识罗马书,因为这卷书在圣经六十六卷书当中是最重要的书之一。这卷书最重要和紧要的段落是五至八章。这四章论到两件事-罪与死,给我们看见,罪是何等有能力,死是何等得胜,但也给我们看见,得释放脱离罪与死的路。

我们在亚当里所承受的乃是罪与死

我们必须领悟,有个邪恶且有能力的东西住在我们里面,有能力管辖我们,并且强迫我们去作违反我们心思和意志的事。我们知道有某些事我们不该作,但我们却无法不作。我们甚至可能想要得胜,但我们发现我们不能,因为住在我们里面的这个东西比我们更有能力。这个东西称为罪,它一直强迫我们作违反我们意志的事。因此,在罗马书里使徒保罗说,“若我去作所不愿意的,就不是我行出来的,乃是住在我里面的罪行出来的。”(七20)

罪的结果就是比罪更有能力的死。没有什么能胜过死;死是宇宙中最有能力的。当死临到人时,人无法拒绝。不但如此,使徒保罗告诉我们,我们的身体是属死的身体,意思就是死已使我们的身体软弱无能(24)。因此,我们的身体不但是罪的身体,如罗马六章六节所说的,也是死的身体。在我们的身体里有两样东西-罪与死。罪在我们里面,死也在我们里面。我们里面的罪使我们成为罪恶的,我们里面的死使我们在行善上软弱无能。我们也许愿意且存心要行善,但死使我们软弱无能。罪强迫我们行罪恶的事,死一直使我们软弱。

罪与死是从哪里并借何种方式进入我们里面?罪与死乃是借着我们天然的出生,进入我们里面。我们承受罪与死,因为我们是由父母所生,他们是亚当的后裔,罪与死乃是借着亚当进到人类里面(五12)。借着出生,我们就都在亚当里,在亚当里我们承受了罪与死这两件事。罪在我们的性情里,并且一直在我们里面作工。因此,我们不需要学习如何犯罪,因为我们在性情里承受了罪。没有学校教导我们如何说谎,如何恨人,如何发脾气。在我们的性情里有罪,这罪是有能且自动的。因此,我们说谎是自然的。我们不用学习,就轻易犯罪或作罪恶的事,因为我们从亚当承受了罪。

我们也在死的威胁和管治之下。我年轻时,以为人一直在长,但一段时间以后,我的眼睛得开启,就看见人是一直在死。我们可以将这情况比喻为花钱。假定我有九十元,但我每天花五角或一元;渐渐的,就会花掉九十元。一段时期以后,我可能只剩五元。同样,假定我会活到九十岁。倘若我现在六十岁,大多数人会说,我活了六十年。然而,我会说,我已用掉一生九十年中的六十年。就这一面意义来说,我们是在死,不是在活。人常常在生日或新年的起首庆贺说,“生日快乐!”或“新年快乐!”然而,对我来说这些不是快乐的场合,因为这意思是我离死亡更近了一年。我们活得越久,离死的日子就越近。

在基督里的人接受基督的死与复活

我们人有两个难处-罪与死。每个哲学家、学者、和教师都尝试对付罪与死这两件事,但他们无人能逃避,或从其中得释放。然而,赞美神,我们已得了重生,并且如今就在基督里!借着我们的重生,我们已与基督联合,与基督联结,并与基督成为一。我们借着与基督联结,就接受了好些事物。首先,我们接受了另一种死-基督的死。我们已在基督的死里与祂联合,并且已被栽种在祂的死里。其次,我们接受了基督的复活。在亚当里我们承受罪与死,但在基督里我们接受了基督的死与基督的复活。

按照罗马六章,我们在基督里的人已经接受了基督的死与复活(4~5)。基督的死与在亚当里的罪相对,基督的复活与在亚当里的死相对。在亚当里我们承受罪,但今天在基督里我们有基督的死;祂的死释放我们脱离在亚当里的罪。惟一能脱离罪的乃是那些死了的人。因此,我们即已与基督同钉十字架,并且已与祂同死,我们就脱离了罪(6~7,18)。基督的死释放我们脱离在亚当里的罪。只要我们还活在自己里面,我们就在亚当里的罪之下,但当我们在基督里死了,我们就脱离在亚当里的罪。基督的死治疗并医治在亚当里的罪。不但如此,基督的复活,就是基督生命的能力,拯救我们脱离在亚当里的死。正如基督的死医治在亚当里的罪,照样,基督的复活也治疗并医治在亚当里的死。我们在基督里死了,就脱离罪;我们在基督里得复活,就胜过死。

行善与照着灵而行相对

然而,我们大多数人不得不承认,在我们的经历中,我们还没有得释放脱离罪,或得拯救脱离死。虽然我们在基督里,但罪仍搅扰我们,死仍管辖我们。这是保罗在罗马七章的经历。在五章我们看见,借着亚当我们承受罪与死,在六章我们看见,在基督里我们有基督的死与复活。然而,在七章,我们看见一个人总是想要凭自己行善,就是想要凭肉体遵行律法并行正确的事。不过,每当他想要凭自己且凭他的肉体行善的时候,他就在罪与死的能力之下(15~25)。只要他在肉体里,他就在亚当的实际里。他想要凭自己在肉体里行善,讨神喜悦,并遵守神的律法;他越想要行这些事,就越发现罪在他里面何等有能力,死在他里面何等威胁人。

我们众人都得救了,但没有多少人得释放脱离罪,并得拯救脱离死。原因是什么?乃是因为我们仍活在肉体里,并想要凭自己行善。只要我们想要凭自己在肉体里行善,我们就在罪的能力和死的威胁之下。我们需要忘记行善。拯救的路乃在灵里(八4)。今天几乎所有的传道人和牧师都告诉人,要尽力行善。然而,我们需要忘记行善,并停止行善。反而,我们需要在灵里行事为人并生活,自然而然,基督的神圣属性就会成为我们的人性美德。

我们需要领悟,我们有灵(亚十二1,伯三二8,箴二十27,罗一9)。今天大多数基督教里的人以为,圣经里所用的“灵”字单单指神的圣灵。他们以为照着灵而行,意思就是照着圣灵而行。然而,使徒保罗用“灵”字,不但指神的圣灵,也指我们人的灵。

在罗马八章十六节他说,“那灵自己同我们的灵见证我们是神的儿女。”在四节他说,“使律法义的要求,成就在我们这不照着肉体,只照着灵而行的人身上。”这节里的灵,就是圣灵调和着我们的灵而成为一灵(林前六17)。

我们需要领悟,我们里面有灵,并且神的灵住在我们的灵里(罗八16)。神圣的灵不但住在我们人的灵里,这二灵也调和在一起成为一。今天我们无需想要行善或想要讨神喜悦。反而,我们需要简单的照着灵而行,这灵就是我们的灵与神的灵调和。我们照着灵而行,生命的灵就释放我们脱离罪与死(2)。

我们都知道基督徒经历的事。假定有一个已得救甚至得复兴的基督徒,他爱主,并且日复一日,每天早晨向主祷告,读祂的话,并与祂交通。这些事里面的任何一件都没有错。然而,这个基督徒有一件事错了;他有错误的观念,认为现在他得复兴了,就必须为神行善事。例如,他也许有个观念,在他得救以前,他有理由可以发脾气;但现今他已得救并得复兴,每个人也都知道他爱主,他就不该再发脾气了。他也许自己想:“我若发脾气,意思就是失去了我的见证。包括我的妻子和儿女在内,每个人都知道,现今我是基督徒,并且我爱主。我不敢发脾气。”因此,他定意并运用意志不发脾气。他也许会祷告:“主,你知道我软弱,我无法控制脾气。主,我来就你。请你帮助我。”这样的祷告管用么?主应允这样的祷告么?

在我的经历中,我越这样祷告,就越发脾气。就一面说,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不祷告更好,因为我越祷告,我就越可怕,我的脾气也变得越暴烈。似乎我越祷告,求主拯救我脱离发脾气,我的妻子就越常来搅扰我,试诱我发脾气。然后我提醒自己不要发脾气。然而,一段时间以后,孩子们也来搅扰我,直到我不能不发脾气。次日早晨我到主面前去,我就告诉祂:“主,赦免我。昨天我失败了。”我求祂赦免以后,又定意不发脾气。我告诉主:“主,赞美感谢你赐我新的一天,给我另一个机会行善。主,帮助我今天不要发脾气。”我们都知道在我们经历中这样的事。我们越这样祷告,就越发脾气。至终,我们和保罗一样说,“我是个苦恼的人!”(罗七24)我们领悟,我们作我们所不愿意作的事,因为不是我们作的,乃是住在我们里面的罪作的。我们如何能得拯救脱离这样的情况呢?

赞美主,拯救之日就在这里!我们无需一直想要行善。我们该忘记行善。我们早晨来到主面前,该简单的仰望祂并赞美祂。我们可以说,“主,我赞美你。你是我的生命、我的力量、我的光和我的保护你是我的一切。”仇敌会一直试诱我们留意行善。他也许试诱我们祷告:“主,帮助我行善。”这是绝对错误的。我们该忘记行善和胜过脾气,但应该赞美主,注视祂,仰望祂,并且一直与祂交通(林后三18,来十二12上)。

我们里面不但有圣灵,也有我们人的灵。我们有圣灵住在我们的灵里。因此,我们该运用我们的灵,赞美祂,仰望祂,注视祂,简单的与主交通,而忘记想要行善。这条路非常简单。然而,我们该受警告,仇敌会一直想要试诱我们行善或作好人。每当为善的思想进入我们的心思,我们就必须领悟,那是来自仇敌的试诱。

善与生命之间的不同

我们基督徒也许有一个观念,认为仇敌只会试诱我们作恶事。我们也许没有领悟,仇敌其实更会试诱我们行善事。在伊甸园里有两棵树;在园子里的这两棵树不是善树与恶树,乃是生命树与善恶知识树(创二9)。这指明不但恶与生命相对,善也与生命相对。今天仇敌的试诱与在伊甸园里相同;他总是试诱我们留意生命树以外的东西。生命树是什么?生命树就是基督(约一4,十一25,十五1)。因此,我们需要忘记行善,因为在我们受造、天然生命里的善不是基督。我们必须转向生命树,就是基督作生命。

我们需要看见善的事物与生命的事物有所不同,并且能在二者之间加以区别。比如,一个人也许生来就非常谦卑。他在认识主并得重生以前,可能就是非常谦卑的人。这样的谦卑是善,但不是生命。反之,也许有另一个人,他不知道谦卑,只知道基督,凭基督并在基督里活着。你接触他,你就感觉基督的同在。你感觉到有个东西是活的、焚烧的、并且在注入。外面,似乎你所感觉的仅仅是谦卑,但其实它不只是谦卑,乃是有个活而焚烧的东西在灵里。

生来谦卑的人也许真的谦卑,但许多时候他会以他的谦卑为傲。这样的人是“骄傲的谦卑”。他们也许说,“看看这些人,他们都这么骄傲,但我是他们当中最谦卑的。”他们可能没有公开这样说,却会私下对自己说。这是属人的善,属人的谦卑,不是基督作生命或基督作我们的谦卑。我们若凭基督活着,就不会觉得谦卑。我们会不知不觉的谦卑。我们会非常谦卑,但我们不觉得。然而,别人会感觉我们的谦卑是活的,是令人舒畅的,并且是焚烧的。这给我们看见,生命是一回事,善是另一回事。

我们需要领悟,每当我们摸着善,恶就会随之而来;每当我们摸着谦卑,骄傲就会随之而来。因此,今天我们不该想要行善,却该简单的运用我们的灵,借着赞美主,仰望祂,以诗章颂辞向祂歌唱,而与祂交通。我们需要忘记善恶,并告诉仇敌:“我是在神的国,就是生命的国里的人。我不知道善恶的国,现今我不在那国里;反而,我是在生命的国里。”我们若这样,就会在灵里。只要我们在灵里,就会得释放脱离罪与死。

我们早晨到主面前去,会受试诱想要行善。甚至读完本章以后,仇敌也会这样试诱我们。在这样的时候我们需要受提醒,行善不是基督徒过得胜生活的路。基督徒过得胜生活的路,是要忘记行善,单单专注于基督,与祂交通,运用我们的灵赞美祂,并且注视祂。我们若这样作,就会在灵里,并会自动、自然、且不知不觉的得释放,脱离罪与死。我们会在灵里赞美主,我们也会一直有生命的得胜。

因此,罗马五章给我们看见,我们从亚当所承受的是罪与死。但在六章里,我们借着与基督联合,而有基督的死与复活。在七章里,每当我们照着肉体而行,我们就在罪的能力和死的威胁之下。然而,照着八章,我们若忘记想要行善,并简单的运用我们的灵与主交通,且照着调和的灵而行,我们就会得释放脱离罪与死,并会一直过得胜的生活。

第七章 借着生命之律写在我们心上而更新我们的心思

读经: 诗篇五十一篇六节,耶利米书三十一章三十三节,希伯来书八章十节,十章十六节,以西结书三十六章二十六至二十七节,希伯来书四章十二节,哥林多后书十章三至五节,罗马书十二章二节。

我们魂的变化和心思的更新

我们对神救恩的经历,主要包含三个步骤—重生(约三3、6)、变化(罗十二2,林后三18)和改变形状(腓三21,林前十五51~54)。主已经在我们的灵里重生我们,现今祂正借着祂的灵变化我们的魂,并且祂回来的时候,要使我们的身体改变形状。至终,我们要全人与主毕像毕肖(约壹三2)。

我们需要清楚关于我们的魂变化的事。罗马十二章二节说,“不要模仿这世代,反要借着心思的更新而变化,叫你们验证何为神那美好、可喜悦、并纯全的旨意。”我们魂的变化在于我们心思的更新。要找出我们的心思如何能得更新,我们必须研读圣经。研读圣经不是简单的事,因圣经不是仅仅凭人的心思写成的,乃是无限无量的神写的。圣经看来也许是一本简单的书,事实上并不简单。然而,这本圣经却是真实、实际的。所有属灵的事物和经历,都不可基于我们的思想、考虑或想像,必须基于圣经。要找出我们的心思如何能得更新,我们需要找出神在圣经里怎样说到更新这件事。

生命之律

耶利米三十一章三十三节说,“耶和华说,那些日子以后,我与以色列家所立的约,乃是这样:我要将我的律法放在他们里面,写在他们心上;我要作他们的神,他们要作我的子民。”耶利米三十一章三十三节用单数说到神的律法,而希伯来八章十节和十章十六节引用耶利米三十一章三十三节时,却用复数说到神的律法。起初放在我们这人里面的是一个神圣的律法,就是生命之律;但在我们的经历中,这一个律成为许多个律。每种情况都有某种律或规律。这些规律和律,是出自我们灵里的那一个律。那一个律至终成为许多个律,规律并更新我们的全魂。f希伯来八章十节和十章十六节告诉我们,神要将祂的律法分赐到我们里面,写在我们心上。主的律法放在或赐在我们里面,和祂的律法写在或刻在我们心上,有什么不同?主的律法写在我们心上,胜于祂的律法放在我们里面。主的律法必须先放在我们里面,然后要写在我们心上。仅仅将祂的律法放在我们里面并不够;祂的律法也必须写在我们心上。

这件事非常细致,我们必须领会得非常清楚。主在耶利米三十一章三十三节说,“我要将我的律法放在他们里面,写在他们心上。”祂是指着什么律法说的?主所说到的律法不是字句的律法,乃是生命的律。每种生命都有一个律,某种生命的律就是那生命的原则。

假定我们有一棵小苹果树和一棵小桃树。苹果树可能长大结出桃子,或是桃树长大结出苹果么?这是不可能的,因为树的生命里面有遗传学的律。如果我们有一棵苹果树,我们不需要祷告:“主,使这树结出苹果,不结出桃子。”不需要这样祷告,因为树里面有苹果的生命,这生命有个使树自然结出苹果的律。

若我们有一些小鸡和小鸭,我们不需要训练鸭子游泳。我们不必说,“小鸭,要小心。听我说,我现在要教你如何在水里游泳。”我们只要把牠们带到水池,牠们就会跳进水里。然而,鸡会怕水。鸭知道如何游泳,鸡害怕水,因为牠们里面各有特定的生命,随着那生命有特定的律。

身为基督徒,我们不但有属人的生命,也有神的神圣生命,并且随着这神圣生命有神圣的律。这律就是生命之灵的律(罗八2)。因为我们都有神的生命,我们对生命之灵的律都有过一些经历。我们可以提出一些例证来解释这事。我们得救以前,每当我们夸耀自己或荣耀自己,我们会觉得非常快乐。这是属人生命的律,罪恶生命的律。我们里面有罪恶的生命,随着这生命有许多罪恶的律,其中一个就是骄傲和夸耀的律。然而,我们得救以后,可能有机会夸耀自己,使自己骄傲,我们或许也想要夸耀并骄傲,但我们这样作不会觉得快乐我们得救以前,夸耀自己就觉得非常快乐,但如今我们夸耀时并不觉得快乐。这是另一个律,生命之律的运行。

我们有些人在重生以前,若是有机会得利,也许就会说谎。说谎是罪恶生命的律。人不需要上学研究并学习如何说谎。没有训练人如何说谎的大学。我们自动知道如何说谎,因为我们里面有一个生命连同一个律是说谎的。苹果树自然结出苹果;它不需要学习如何这样作,因为它的生命里有一个使它结出苹果的律。同样,在重生以前,我们罪人是很容易说谎的,因为说谎是我们里面生命诸律当中的一个律。然而,如今我们得了重生。我们仍有可能说谎;但我们说谎时,并不觉得快乐,因为我们里面有另一个律。

许多妇女喜欢到百货公司购物。有些妇女也许不满足于只有几双鞋,就一直买更多的鞋。我们重生以前,也许没有多少考虑就到百货公司去买东西。我们有这倾向和渴望去买东西,因为我们里面有个律,使我们买多余和过于我们需要的东西。这是买的律。我们绝不会满足于我们所买的东西,因为我们里面有个买的律,要求我们买更多。然而,如今我们得救并重生了。我们若想要作过去常作的事,我们还是会去作,但每次我们作的时候,就觉得不快乐。东西买得越多,就越不能祷告。我们购物以后,可能就觉得很难祷告,也许需要几天来恢复我们祷告的力量。圣经里没有一处告诉我们不可去购物,不可买这么多东西。然而,我们里面有个律-不是字句的律,乃是神圣生命的律─常常这样告诉我们。

我能见证我有过这种经历。我得救并重生以前喜欢踢足球,并且向别人卖弄我的球技。然而,在我得救以后,有一天我正在踢足球,球到我这里来,我却踢不下去。我想要踢,却停下来不踢了。那天我踢不下去,是因为我里面生命之律在约束我。圣经没有说到踢足球的事。我们该不该踢足球不在于教导,乃在于生命。因为我由神而生,是神的儿女,是神的儿子,我里面有生命之律,所以行事必须正确和属灵。这不是说操练身体是错的;我们需要操练身体,但为要卖弄并荣耀肉体而操练,就是错的。

从前在中国有位弟兄,得救以前很喜欢喝酒。他每餐都喝酒,每次喝酒就觉得高兴、快乐。有一天他得救了,但他继续喝酒,并告诉妻子说,喝酒不是罪恶的,因为圣经从未禁止人喝酒。他甚至把这件事带到弟兄们面前,争辩说基督徒喝酒不是罪恶的。没有人能与他争辩。然而,每当他喝酒,他就没有平安或喜乐。最终,几天后他在用餐时告诉妻子,他不需要喝酒。他的妻子问为什么,他说,“很简单。照着主话里的字句或教训,没有关于喝酒的律法。然而,我里面有个东西。我得救以前,每当我喝酒就觉得快乐,但现在我喝,并不觉得快乐。”这就是神圣生命之律在他里面运行。

有一天,我在讲台上说话,我提到保罗告诉提摩太,要为着他的健康稍微用点酒(提前五23)。一位弟兄听见这个,就去预备一些酒,并邀另一位弟兄与他同喝。他称义自己,说,“我们可以喝一些'提摩太酒'。”不过,弟兄们喝了酒以后就无法祷告。好几天之久,他们没有一个人能祷告。后来,他们发现他们里面有生命之律,不容让他们喝。这就是神已放在我们里面并正写在我们心上的律。

生命之律写在我们心上

我信我们都有生命之律放在我们里面。然而,这律有否写在我们心上,乃是另一回事。生命之律也许已经放在我们里面,但可能还没有写在我们心上。乃是生命之律写在我们心上时,我们才得更新。神的律写在我们心上,我们的心思就实际的得更新。

假定有一个爱喝酒的人,有一天得救且得重生了。那天,他是在灵里得重生,但还没有在魂里被变化。他仍有老旧的心思,会跟人争辩并理论基督徒喝酒是对的。他的灵得了重生,但他的心思还没有得更新。他的灵里有神圣的生命,随着神圣的生命有许多个律作为规律的元素和因素。这些律已放在他里面,但还没有写在他心上。然而有一天,当他喝酒的时候,也许没有先前所有的欢喜、快乐和平安。至终,他可能就戒除并放弃喝酒。因着这样,他心思的一部分就得着更新。神圣之律的这方面不但已放在他里面,也已写在他的心思上。因此,他的心思在这一方面得着更新。这是我们内里各部分,魂的各部分,能逐渐得更新的实际之路。首先,神的律必须放在我们里面。然后,这律需要借着许多实际的经历写在我们心上。这种经历不是仅仅客观的教训,这些乃是主观的生命经历。

这些经历非常在于我们对主的爱。我们若不爱主,我们会在这些事上非常随便、愚昧。我们也许想:“我不管这些事。只要我得救并会上天堂,那就够好了。”我们若不爱主,并且对祂狂野粗鲁,祂就必须等候我们改变。然而,我们若爱主,并且说,“主耶稣,我爱你,”日复一日我们就会领悟,我们里面有个东西在规律我们。我们越说,“主耶稣,我爱你,”我们就越领悟这点。

关于我们心思的更新,最重要的是我们爱主。若我们不爱主,却想要爱主,我们就该到祂那里去,并且告诉祂。我们可以告诉祂:“主,我不爱你,但我想要爱你。”主就会作奇妙的事。我们该简单的到祂面前,并与祂有些接触。对我们心思的更新最有帮助的,就是爱主。因此,我们每天早晨该告诉主:“主,这是新的一天。更新我对你的爱。”

我们有些人可能有个一直游荡的心思。我们的心思也许能在一分钟内从日本游历到美国。我们的心思也许满了幻想。所有这些难处都由于一件事-不爱主。我们若真爱主,无论我们作什么,我们里面都会一直,有神圣之律的规律和书写。一个人也许看起来爱主,但他的心思若昼夜一直思想并幻想,他就不是真爱主。真正爱主的人在主面前是安静的,像马利亚一样(路十39)。我们越爱主,我们对祂就越温柔并安静。

圣经里有一卷书以爱主为中心,就是雅歌。雅歌开头说,“愿你吸引我。”(一4上)只要祂来吸引我们,我们就能爱主。主的吸引使我们爱祂。主的自己若向我们显现,那怕只有一瞥,我们就无法抗拒祂的吸引。我们会被祂的可爱所吸引。那些不爱主的人,未曾在他们的灵里看见主。

今天主就是那灵,那灵温柔如鸽子(太三16)。祂不是像老虎。我们若与老虎打斗,老虎会还击。然而,我们若与主争战并拒绝爱祂,祂就离开我们,并等候我们改变。祂不会困扰或搅扰我们。但另一面,我们越爱主,我们越说,“主耶稣,我爱你,”祂就越来规律并搅扰我们,甚至使我们困扰。然而这些规律和困扰实际上使我们得释放,因为乃是借着这一切规律,神圣的律就写在我们心上,这个写就是我们心思的更新。主越将祂神圣的律写在我们心上—就是在我们的心思、情感、和意志这些内里的部分上—我们的魂就越得着更新。日复一日,我们的心思就会逐渐的得更新。借着我们心思的更新,这些律也会影响我们的意志和情感。我们越在心思里得更新,越在心思里被那灵浸透并浸润,我们在心思里就会越清明,我们在意志里就会越合宜而刚强。不但如此,我们在情感里会满了爱和柔细的感觉。逐渐的,我们魂的各部分会被已写在我们这人心上的神圣之律所充满。

这是我们得更新并在主里长大惟一的路。这是基督能成形在我们里面惟一的路(加四19)。我们得救时,主就进入我们灵里。乃是我们在魂里逐渐得更新时,主才逐渐成形往我们襄面。我们越得更新,主就越成形在我们里面。

真正、实际和真实的更新发生在心思里。心思在属灵争战中乃是要塞、战略据点。主可以浸透我们的情感或我们的意志,但除非我们的心思得更新,否则就没有多少意义。有许多基督徒在情感里热心为主,在心思里却没有得着更新。大致上,姊妹们的难处主要是在情感里,弟兄们的难处主要是在心思里。虽然如此,我们的责任是简单的爱主,并且在这爱里顾到神圣生命之律的规律。这会使神圣的律逐渐书写在我们内里的各部分,并会使我们内里的各部分得更新。有越多的书写,就会有越多的更新。我的目的不是以道理的方式,乃是以主观经历的方式陈明这件事。这件事非常真实且必要。我们若不知道也不实行这一切事,我们也许花许多年作基督徒,一直寻求却不会进步。

更新的事是在于我们经历中的神圣生命,不是在于我们所铭记的传统。我们里面有神圣的生命,随着这神圣的生命有神圣的律。许多规律来自这神圣的律,每一规律都是一个律。因此,许多个律来自一个神圣的律。我们必须爱主,与祂交通,随从祂,并顾到一切内里的规律。这完全是我们经历的事。我们越顾到内里的规律,神圣生命的律就越写在我们心上,我们就越得更新。我们不该过度分析,因为这会使我们复杂。

反而,我们该简单的学习爱主。我们里面有神圣的生命,这神圣生命里有神圣的律;有许多内里的规律来自这神圣的律。原则是我们越爱主,我们就越受内里的规律。

生命之律的规律和膏油涂抹的引导

受主引导与受生命之律规律有所不同。希伯来八章说到主的律法分赐到我们里面,并写在我们心上,使我们不需要受教导以认识主。另一面,约壹二章二十七节说到膏油涂抹在凡事上教导我们,并不需要任何人教导我们。在生命之律和膏油涂抹之间,以及在生命之律的规律和膏油涂抹的引导之间,是有所不同的。假定你决定购物,选择商店是引导和膏油涂抹的事。然而,一旦你在店里,并决定要买什么,那是内里规律和生命之律的事。你若要买属世的东西,你里面的律会规律你。另一个例子是,假定你要理发,决定要去那一家理发店是引导的事。然而,你要理的发型不是引导的事,乃是内里规律的事。你若要理属世的发型,你里面神圣的生命会规律你。这些事非常细微、细致。因此,我们必须学习这一切事,好在生命里长大,并在生命里成熟,以建造基督的身体。

第八章 生命之律和膏油涂抹的功用

读经: 约翰一书二章二十七节,希伯来书八章十至十一节。

新约里有两段告诉我们,我们不需要任何人教导我们。这是因为我们信徒里面有两样东西:生命之律和膏油涂抹。希伯来八章十至十一节说到生命之律,约壹二章二十七节说到膏油涂抹。

生命之律

希伯来八章十一节说到基于内里生命之律认识主:“他们各人绝不用教导自己同国之民,各人也绝不用教导自己的弟兄,说,你该认识主;因为他们从最小的到至大的,都必认识我。”本节的两个“认识”,在原文是不同的字,前者是g-osko:基诺司寇,表明外面客观的知识;后者是o-da,欧依达,指里面主观的知觉。我们不需要任何人教导我们在外面客观的意义上认识神,因我们已经借着里面主观的知觉认识祂,这知觉源自我们里面生命之律的功用。

生命之律是神圣生命的原则,是神圣生命自有、自然的功用。每种生命都有一个律。生命之律给我们内里的知识,就是内在、主观的生命知觉。我们有神的生命,这生命有神圣的原则,并且给我们神圣内里的知识。这内里的知识比外面客观的知识深得多。我十几岁时,有一次应邀赴席。席间有两种白色粉末在桌上:精盐和细糖。在席间我想要把糖加在食物上,所以我把一些白色粉末加在食物上。我想,粉末又白又细,必定是糖。然而,我把食物放进口里,察觉我加的是盐,不是糖。虽然我外面客观的知十识错了,但源自我里面属人生命功用的内里知识告诉我,我加的不是糖,乃是盐。我若是死的,就会没有咸或甜的感觉。然而,因为我是活的,并具有人的生命,我就具有属人生命的律,就是属人生命自动的原则,这律会传达某种内里的知识。虽然我的眼睛犯错,但我的舌头连同基于我属人生命之律的味觉没有犯错。我们是由神所生的重生之人(约一12~13),因此,我们里面有神自己作我们的生命。在这神圣生命里面有个律,就是神圣生命同着内里知识自动的原则,自动的功用。在以上这个例子里,因为我有属人生命的味觉,就不需要任何人教导我什么是咸的,什么是甜的。同样,因为我们有生命之律同其里面的知识,就不需要任何人教导我们在外面认识主,因我们已经在里面认识祂。

让我提出生命之律发挥功用的另一个例证。你若把糖果放在幼儿口里,他会接受。然而,你若把苦的东西放在他口里,他会吐出来。甚至没有任何人教导他,他也会有这些反应。父母不需要告诉幼儿:“孩子,要小心。这是甜的,你可以享受。但那是苦的,你必须吐出去。”不需要这样教导幼儿,因为幼儿有人的生命,只要幼儿活着,这生命就有个律,那与生倶来自动的原则,使他不需外面的教导,也会在里面知道这些事。同样,因为我们有神圣的生命,我们这重生的基督徒就不需要任何人教导我们认识主。我们若在属灵上是死的,就会没有感觉,没有里面的知觉。在以上例证里的幼儿若是死的,不管我们把糖或苦的东西放在他口里,都会没有反应。因此,具有生命是决定的因素。没有神圣的生命,我们就没有生命内里的知识和知觉。然而,因为我们有神圣的生命,我们就有生命之律,以及神圣生命内里的知觉和内里的知识。因此,不需要任何人教导我们。

膏油涂抹

生命之律是神圣生命自有、自然的功用,给我们神圣生命内里的知觉,而膏油的涂抹乃是圣灵在我们里面的工作、运行和行动。圣灵,就是三一神的完成,乃是神圣的膏油(参出三十23~25),而祂作为膏油,就在里面膏抹我们。这圣灵乃是真实的人位,不住的作工、运行并行动,教导且引导我们。约壹二章二十七节说,“你们从祂所领受的膏油涂抹,住在你们里面,并不需要人教导你们,乃有祂的膏油涂抹,在凡事上教导你们;这膏油涂抹是真实的,不是虚谎的,你们要按这膏油涂抹所教导你们的,住在祂里面。”因为我们有膏油涂抹,我们就不需要任何人教导我们。

一九四四和一九四五年,我病得相当重,我离开家住在另一个城市休息。虽然我不能直接向该城市的圣徒们尽职,个别的圣徒却经常到我这里来交通并接受帮助。某位非常爱主的弟兄也到我这里来,并告诉我关于他的情况。他告诉我之后,会请我告诉他,他在那种景况下该怎么办。每次他问我,我都会给他同样的答案。我说,“弟兄,你知道。你知道。”他就回答:“是的,是的,我知道,”就离开了。不久以后,他又回到我这里来,并且告诉我更多关于他的情况。他告诉我所有这些事以后,再问我该怎么办。我又再告诉他:“弟兄,你知道。你里面知道。”他就回应:“哦,是的,我知道。”至终,我告诉他,即然他灵里已经知道该怎么办,他就不需要那么远来与我交通。虽然他赞同我,但数日后他又会在我的住所出现,问我该怎么办。这位弟兄需要领悟,因为他有膏油涂抹,他就不需要任何人教导他;他已经知道该怎么办。

有一次,一位年轻的弟兄来与我争辩。他说,“李弟兄,你似乎不赞同人去看电影。李弟兄,你对电影的感觉如何?我应不应该去看?”我回答说,“你觉得如何?你岂不是已经知道你是否该去么?你是知道的!”他回答说,“是的,似乎我知道,但有时候我怀疑。我该怎么办?”然后我问他:“你愿意简单的跟从主的说话么?”作基督徒非常简单,但我们却弄得非常复杂。因为我们有膏油的涂抹,所以我们知道主的带领。我们不需要向任何人问任何事。我们有生命之律和膏油涂抹。这两样东西在我们里面,并且一直教导我们。

有人也许会问我:“我们若不需要任何人教导我们,为什么你在教导我们?”有两种教导:外面知识的教导和关于内里生命的教导。我不是给你知识的教导。我所作的,只不过是向你指出你所已经有的。你有一直规律你的生命之律,你有一个活的人位,就是三一神,作为膏油涂抹一直在你里面运行并作工。

摩西的律法和申言者相当于生命之律和膏油涂抹

在旧约时代,有律法和申言者。律法是一套不变的原则,不是引导。原则和引导之间有所不同。律法是一套原则,而申言者给以色列民引导。例如,律法说我们必须孝敬父母。这是律法,是恒常不变的原则。因此,孩子不需要跪在主面前祷告:“主,引导我。让我知道是否必须孝敬父母。”有了这条律法,我们就不需要寻求引导;所有的律法都是如此。律法作为诫命本身是非常清楚。其他的律法告诉我们不可偷盗并说谎。即是律法,我们就不需要祷告:“主,请告诉我该不该说谎并偷盗。让我知道我作这些事是不是你的旨意。”关于律法,不需要我们寻求引导。律法不是在于引导,乃是在于原则。这些原则一定永定,不随时间改变。摩西给神的子民律法或原则,管制他们的生活,而申言者给旧约圣徒引导。律法和申言者之间的不同是:律法给我们生活的原则,申言者给我们引导,就是使我们认识神的旨意和心思。

在旧约时代,神的子民有摩西的律法,这给他们生活的原则。然而,今天在新约时代,我们的律法是我们里面生命之律,不是我们外面字句的律法。我们里面有生命之律-神圣生命的规律,作为属灵生命的原则。随着这神圣的生命,有许多个律,包括公义的律、圣别的律和爱的律。所有这些律都是神那神圣生命的元素、原则。我们能用以下的方法说明这点。我们有神的神圣生命,这神圣生命里面有公义的律。在神的生命里有就着公义规律我们的原则。有了这个领会,我们可以举例说,我去买东西,从收银员收到的零钱比当得的更多。在这种情形之下,我不需要祷告:“主,请告诉我是否必须归还额外的钱。”因为我里面有神圣的生命同公义的律,所以我知道我必须归还额外的钱。我若不归还,我的祷告生活会受阻。我每次去祷告,就会想到我所收到额外的钱;在我归还以前,这些钱会压迫我的良心。这是在神圣生命里公义之律的运行。这律规律我们,使我们公平且公义。

公义之律只是生命之律里许多律中的一个。生命之律中的另一个律是忍耐的律。因为你是基督徒,在工作中或在学校里也许有人逼迫你。在那种情况下你不需要祷告:“主,让我知道我是否必须忍耐。”反而,在我们里面神圣生命中有忍耐的律。我们必须随从那律。那律规律我们,指引我们忍耐。因此,我们能看见,生命之律不是外面的知识,也不是摩西或保罗所写的律法。反而,它是神自己写在我们心上的生命之律。我们里面有在凡事上规律我们的生命之律,因此不需要任何人教导我们。

生命之律相当于旧约里摩西的律法,而膏油涂抹同其引导,相当于旧约的申言者。因为我们里面有膏油涂抹,我们就不再需要申言者引导我们。我们有三一神活在我们里面,在我们里面作工,并且一直膏抹我们。因此,在旧约时代,神的子民有摩西的律法和申言者,但今天在新约时代,我们有生命之律从里面规律我们,也有三一神在里面作为膏油涂抹,一直引导并带领我们。

顾到生命之律和膏油涂抹的结果

我们若爱主,并且一直对祂真实忠信,我们对内里的生命之律和内里的膏油涂抹,就会非常敏锐。日复一日,时时刻刻,我们会忠于神圣生命的规律和三一神的膏抹。我们若忠信的顾到这两件事,圣灵同神圣的生命就会得着完全的机会,一直浸透我们全人。然后我们的心思就会满有基督的心思;我们的情感就会平衡,并满了基督的爱;并且我们的意志会顺从神,且向着仇敌刚强。换句话说,我们若留意生命之律和膏油涂抹,我们的心思、情感、和意志里就会满了基督。要被变化成为基督的形像,使基督成形在我们里面,得成熟,并为着主的回来预备好,其路乃在于顾到生命之律和膏油涂抹。

问答

  • 问:神的话说到,我们不需要任何人敎导我们认识主。那么为什么需要有人向我们尽职?

答:就如我所说过的,有两种教导。第一种教导是知识的教导,不包含生命。第二种教导是帮助并指导我们认识生命之事,就是认识如何凭着基督作我们的生命而活。这种教导与第一种教导大不相同。今天基督徒所需要的不是知识的教导,而是生命的教导,就是健康的教训(提前一10,多一9)。

比如,我若告诉你,你必须爱别人,像神爱他们一样,你必须守规矩,为别人牺牲自己,好好作事,敬畏并敬拜神;我若那样作,就适合作孔子的仆人,过于作基督的仆人。我们说不需要教导,意思是我们不需要知识的教导。身为主的仆人,我必须教导你,基督是你的生命;我也必须教导你,如何经历基督作你的生命。不但如此,我还必须教导你,你有灵,基督作为那灵活在你里面,作你的生命,并且祂一直加力给你、加强你、并使你舒畅。借着这样教导,我帮助你认识基督,与基督交通,爱基督,并将你自己交给基督。这种教导的结果是美妙的;基督在我们里面并借着我们活着。我们急切需要生命的教导。借着这样的教导,我们得知基督是我们的生命,祂活在我们里面;我们也受教导如何经历祂作我们的生命,如何与祂交通,并如何在我们的日常生活和行事为人中接受、享受、应用、并取用祂。这是生命的教导,这是我们所需要的教导。

第九章 团体生活

在本章里,我愿抓住机会说到基督身体的团体生活,就是召会生活。基督徒不是独立、彼此不相关的人;他们乃是基督身体上的肢体。因着这事实,基督徒生活有两方面-个人的和团体的。作为基督徒,我们该有个人的祷告生活,和团体的祷告生活;就是我们该有个人的祷告,也该与其他圣徒有团体的祷告。我们也该在家里个别的研读主话,并且该与圣徒来在一起团体的研读主话。关于福音也是一样;我们该个别的向人传讲,也该与圣徒来在一起配搭着传福音。在这一切事上,我们都看见基督徒生活个人和团体的方面。我们若试着只凭自己祷告,研读主话,并传福音,只要很短的时间,我们就会成为退后的人。我们与圣徒来在一起,是很重要的。

基督徒像蜜蜂,不像蝴蝶。蝴蝶偏好独立—很少看见两只蝴蝶同飞。蝴蝶是单独的,蜜蜂总是成群的活动、行动。主的话告诉我们,我们是主的羊,主的羊群(路十五47,彼前五2)。不但如此,我们是基督身体的肢体(林前十二27)。一个肢体如何能与身体分开?我们不能有个人主义;我们必须与别人来往。

每位圣徒都有功用

作为基督徒,我们需要与其他圣徒来在一起。我们需要来在一起,作为身体上配搭尽功用的肢体。这些日子,特别在美国,有许多自由团体兴起。这些团体里的基督徒,大多聚集在家里研读主话并祷告。虽然这样聚在一起是好的,但还不够好。只是聚集研赎主话并祷告,这还不够;我们需要来在一起实行召会生活,身体生活。身体生活包括罗马十二章、林前十二章、以弗所四章、和彼前四章所提到的许多事。在这四章里我们发现,所有的基督徒都是基督身体的肢体,并且他们有某些恩赐和功用。作为里面有主生命和圣灵的人,我们有某种恩赐和功用。因此,我们需要与其他基督徒来在一起,好运用我们的恩赐,尽我们的功用。

你也许觉得你没有任何恩赐。然而,不管你是否觉得你有恩赐,圣经清楚指明你有。使徒保罗以人的身体为例,说明每个肢体都有功用(林前十二22、27,参弗四7)。甚至人身体上的小肢体,就如小指头,也有功用。即然人的身体是基督身体的说明,我们就能说,基督身体的每个肢体都有恩赐或功用。我曾在某个地方说过这话,并且告诉那里的信徒,在要来七天的期间,我们要传福音,在传福音时他们都必须尽功用。因为他们很年幼,好些弟兄姊妹对我说,“李弟兄,请告诉我们,我们有什么恩赐。我们两周前才受浸。”我告诉他们,他们的确有恩赐;最低限度,他们有祷告的恩赐。

一位弟兄坚持他没有恩赐。经过许多交通以后,我告诉他,他的恩赐可能就是到他的亲戚、朋友那里去,告诉他们主耶稣是救主,祂爱他们,并且他们必须在那七天中来,到福音聚会好信入祂。传福音的那周到了,这位坚持没有恩赐的初信者,带来坐满一辆大巴士约五十位的福音朋友。另一位作中学教师的姊妹带了七十多人来到福音聚会中。结果,会场、院子以及院子前面的马路都挤满了人。这给我们看见,我们各人都有恩赐。

尽功用实际的路

我们的功用也许就是暗中为福音聚会的与会者祷告。倘若每位参加福音聚会的弟兄姊妹都祷告,那个聚会的冲击会何等有力!这是三十五年多来,我们在远东所实行的。在那里,每人都拿起负担为福音聚会祷告。聚会开始时,弟兄姊妹不是谈天、闲聊,乃是自动、自然的祷告。有时候他们安静的坐着祷告。另有些时候,他们一位接着一位大声祷告,直到弟兄们释放福音信息。众圣徒这一面的祷告,对聚会有很大的帮助。照着我们的经历,弟兄们无论陈明什么,与会的人都能吸收。在有些聚会中,弟兄们很难释放话语;在这样的聚会中安静献上的祷告,保护且顾到聚会。因着这些祷告,听众肃静,屋子里满了主的同在。

福音聚会以后,我们也能以活的方式接触人而尽功用。我们能简单的帮助较年幼的人清楚聚会的内容,与他们一同祷告,并且帮助他们祷告。在聚会结束散会以后,我们不该闲谈。反而,该有许多关于信息的交通;这样交通到信息的内容,对人是很大的帮助。我信这些实际的例子已使我们清楚:我们都能尽功用,并且我们都有恩赐。

祷告聚会时,每位与会者都该自动祷告,运用他的灵并尽功用。擘饼聚会也该一样;我们应当有一个小时,甚至一个半小时,充满了歌唱、赞美和感谢。许多圣徒告诉我,最有益处且最有帮助的聚会就是擘饼聚会,因为在那个聚会中,每位弟兄姊妹都能尽功用,并且照顾别人。

一个人通常能照顾四、五个人。若我们每人照顾四个人,加起来就能顾到许多人。我们说到照顾人,意思不是单单在聚会中留意他们;我们的意思也是在他们个人生活中照顾他们。要照顾人,我们必须知道他们的工作、经济状况、健康、家庭、婚姻、读经、祷告生活、和他们有分于福音的程度。倘若我们照顾的人没有来聚会,我们就需要找出他们不来的原因。我们必须知道我们所照顾之人的一切状况。然而,这并不是要使我们成为所谓的牧师,在召会生活中我们没有“牧师”;反之,我们乃是圣徒彼此照顾。我们好像一个家庭,在家中祖父照顾父亲,父亲照顾儿女。在这样的家庭里,每人都尽功用。既使一位姊妹在某个周六受浸,隔周一她就能被赋与责任,照顾四位与她相近,住在她附近的福音朋友,或是她的同学。她这样作,就会拿起召会的负担,并有分于召会的工作、事奉。

借着这样实行召会生活,众圣徒都会大得鼓励而要有分。他们不觉得召会的事奉是别人的责任,反而会觉得是他们自己的责任;每个人都会感觉自己有分于召会的事奉。无论召会决定作什么,所有的肢体都会作,像活的身体一样行动并尽功用。有了这种功用,冲击力就来了。

在我们的城市里来在一起实行召会生活

借着神的恩典,我们需要刚强,在我们的城市里来在一起实行召会生活。然而,我们不该来在一起形成任何一种新“召会”。我们不该是宗派、公会或分裂的。反而,我们应该只是来在一起实行身体生活、召会生活的基督徒,经历基督,高举祂,并传扬祂作救主直到地极。无论我们去哪里,无论我们在哪里,都必须与圣徒来在一起,以活的方式实行召会生活。圣徒的背景并不要紧;无论他们是长老会或衞理公会的人,都没有两样。我们甚至不该问及信徒的背景。反而,我们该简单的将自己和所有其他一的信徒都视为基督徒,主身体的肢体,在主里的弟兄姊妹。不要形成新“召会”或新-宗派。我们是基督徒,如此而已。这样,无论我们去哪里,无论我们在哪里,我们都-需要来在一起实行召会生活。我们若这样作,结果将是美妙的;我们当中将会有恩赐、能力、主的权柄、医治、冲击力和主的同在。我们会经历使徒行传里所记载的一切事。在已过年间,这就是我们的经历。我们爱主,并以生命的方式个别的经历祂,同时也一以活的方式来在一起实行召会生活,基督一切追测不尽的丰富和神格的丰满,就会在我们中间得着彰显。

第十章 为着真实的召会生活对付己并展览基督

读经: 以弗所书二章十五至十六节,四章二十二至二十四节,二章二十至二十二节,彼得前书二章二至五节,哥林多前书十二章十二节,歌罗西书三章十至十一节。

本章我们要继续说到真实的召会生活。以弗所二章十五至十六节说,“在祂的肉体里,废掉了那规条中诫命的律法,好把两下在祂自己里面,创造成一个新人,成就了和平;即用十字架除灭了仇恨,便借这十字架,使两下在一个身体里与神和好了。”这些经节告诉我们,由犹太人和外邦人组成的一个新人,就是基督的一个身体-召会。在同卷书稍后,四章二十二至二十四节告诉我们,我们需要脱去旧人,在我们心思的灵里得以更新,并且穿上新人。我们若将这些经文与二章十五至十六节同读,我们就会领悟,穿上新人就是穿上基督的身体-召会。我们必须脱去旧人,并且穿上新人,意思就是我们必须有完全的召会生活。穿上新人,意思不单单是我们凭着新生命活,或我们穿上基督。照着保罗在歌罗西书里所写的,基督是新人的构成成分(三10~11),和身体的头(12)。在以弗所二章,保罗指明新人是基督的身体。因为整卷以弗所书特别论到召会,所以当保罗由圣灵默示,在这卷书里告诉我们要穿上新人时,显然他是在告诉我们,我们必须有完满的召会生活。

以弗所二章二十至二十二节说,“被建造在使徒和申言者的根基上,有基督耶稣自己作房角石;在祂里面,全房联结一起,长成在主里的圣殿;你们也在祂里面同被建造,成为神在灵里的居所。”这几节清楚告诉我们,正如石头必须同被建造成为房屋,我们作为基督的肢体也需要同被建造,成为神在我们灵里的居所。我们若仅仅有石头作材料,而没有建造起来,就不会有居所。有材料是第一步;把材料建造在一起是第二步。惟有那时我们才会有房屋,居所。我们作为材料需要同被建造,成为神在灵里的属灵居所。

同样,彼前二章二至五节说,“像才生的婴孩一样,切慕那纯净的话奶,叫你们靠此长大,以致得救;你们若尝过主是美善的,就必如此;你们来到祂这为人所弃绝,却为神所拣选所宝贵的活石跟前,也就像活石,被建造成为属灵的殿,成为圣别的祭司体系,借着耶稣基督献上神所悦纳的属灵祭物。”照着这几节,首先我们得重生成为才生的婴孩。其次,我们需要接受属灵的话奶,使我们长大。我们接受这奶,乃是基于我们尝过主。认识主并不够;按照这段话,我们必须尝祂。尝主就是经历并享受主。我们若尝过主,就必然会渴望喝在话奶中的主,使我们长大。我们若尝过、享受过、并经历过主,就会渴望更多享受并尝主。这享受会使我们长大。我们所尝的主也是活石,我们来到祂跟前;我们自己也是活石,“被建造成为属灵的殿,成为圣别的祭司体系”祭司体系,既配搭的祭司团或众祭司的会集,就是建造起来的属灵的殿。我们是活石,被建造成为属灵的殿,就是圣别的祭司体系。我们这样被建造,为要“借着耶稣基督献上神所悦纳的属灵祭物”。因此,一面,我们需要尝基督,从祂得馁养,并饮于祂,使我们靠此长大。另一面,我们需要同被建造成为属灵的殿,圣别的祭司体系,好献上属灵的祭物。

林前十二章十二节说,“就如身体是一个,却有许多肢体,而且身体上一切的肢体虽多,仍是一个身体,基督也是这样。”许多人将本节末了一部分错误的读作:“召会也是这样。”虽然本节关乎召会是基督的身体,但保罗说到身体时,用的是“基督”这辞。这意思是说,身体,召会,就是基督。

召会是基督的扩增

在本章里,我们要说到一些关乎召会非常扎实的事。我们若要实行召会生活,首先必须认识召会是什么。召会是基督的身体。“基督的身体”这辞对基督徒而言非常熟悉,但很少人领悟它真正的意义。我们需要领悟,召会作基督的身体,乃是基督的扩增(约三29~30)和基督的丰满(弗一22~23)。按肉身说,人的身体是他的扩增和他的丰满,就是他的彰显。我若没有身体,就没有扩增,没有丰满。不但如此,正如我的身体就是我自己,召会作基督的身体就是基督自己。

召会生活是“不再是我,乃是基督”的生活

召会作基督的身体就是基督自己,因为召会是一班有基督活在他们里面的人。这些人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并且放弃了他们自己的生命,接受基督作他们的生命(西三4)。因为基督活在他们里面,他们就是基督的身体,就是基督自己。因此,召会作基督的身体就是基督自己,因为召会就是基督自己活在一班接受基督作他们生命的人里面。我们若要谈论召会生活,首先必须领悟,我们这些人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并且与基督同埋葬。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们,乃是基督在我们里面活着(加二20)。我们需要凭基督活,并且不在道理上,乃在实行上,以祂作我们的生命。我们若凭基督活着,并以祂作我们的生命,那么当我们在基督里并带着基督来在一起,彼此分享基督,我们就会是真正的召会,并且会有真实的召会生活。

假定我们都是信徒,但我们凭自己活,并不以基督作我们的生命。这样,虽然我们是真实、重生的基督徒,我们来在一起也不会是真正的召会生活。我们不是真实的召会和基督的身体,反而会是在己里之人的集合。当我们这些重生的人领悟基督是我们的生命,并且我们已经与祂一同钉在十字架上,当我们弃绝并否认己,当我们以基督作我们的生命,凭祂而活,并且在我们的日常生活和行事为人里应用祂,那时,对基督身体的经历,真正的召会生活,就实际的出现。当我们成为这样的人,在基督里并带着基督来在一起,彼此分享基督,我们就真是基督的身体,并且在实行真正的召会生活。

我们需要看见,为要有真实的召会生活,我们需要十字架。己必须被“除去”,使基督能成为召会生活的实际。惟有我们被除去了,基督才会实际的作我们的生命。基督实际的作我们的生命,我们就会有召会生活的实际,这一点不差就是基督自己。歌罗西三章十至十一节说,“穿上了新人;这新人照着创造他者的形像渐渐更新,以致有充足的知识;在此并没有希利尼人和犹太人、受割礼的和未受割礼的、化外人、西古提人、为奴的、自主的,惟有基督是一切,又在一切之内。”在新人里,就是在基督的身体里,基督是一切。即然基督是一切,我们作为基督的肢体就必须被除去。我们每个人都必须被除去,使活在我们里面的基督有路过真正的召会生活。真正的召会生活一点不差就是基督自己在我们里面,并借着我们活着。

借十字架对付己为着召会生活

我仰望主,使你们在这些日子里清楚看见这些事。从基督升天以后,基督徒一直期待主回来。将近二千年过去了,祂还没有回来。主还没有回来,因为新妇没有预备好(启十九7)。新妇预备好,乃是借着成熟,就是借着长大。长大的路就是经历己的除去。信徒不爱主时,就是冷淡的,好像退后的人。然而,这样的人得复兴并开始爱主时,就可能在肉体里爱主。我们在彼得身上看见这点。主指明祂要被杀,第三日要复活,彼得就拉祂到一边,开始责劝主说,“主阿,神眷怜你,这事绝不会临到你。”(太十六22)彼得爱主,但他不领悟他是用己来爱主。因为撒但在己里,主就转向彼得说,“撒但,退我后面去罢!”(23)我们若没有经历过十字架而爱主,我们就相当可能在己里爱主。

我们可以借着以下的例证看见这点。假定我们都爱主,并且我们来在一起聚会。然而,若是在聚会中,我坚持一些我觉得对的事,你坚持你觉得对的、不同的事。结果,我们在聚会中彼此争吵。有些圣徒同情我,有些圣徒支持你。到最后,结果也许是分裂。这样的争吵原因是我们都在己里爱主。我们若一点也不爱主,我们首先就不会来聚会。因此,就没有争吵,也没有分裂。因为我们都相信,我们是为着所爱的主争吵,我们就都不会被别人说服,或服从别人。这样向着主的爱是属于己的爱。难处和分裂来自我们在己里爱主。我们越这样爱主,就产生越多难处。这是今天基督徒可悲情况的特征。信徒越在己里爱主,就越争吵并分裂。当然,爱主并没有错。然而,我们爱主的方式也许会错。因为己没有被除去,我们对主的爱也许就在己里。我若借着经历己的除去而爱主,就会领悟我了了。同样,你若允许自己被除去,你就不再是难处。然后当我们来在一起,就不会争吵并争辩,反而会服从圣灵,情况就会平安且属灵,并且我们都会在基督里是一。

我鼓励你们就着这件事祷告。我们若要跟随主,并且借着实行召会生活完成主的定旨,我们就必须领悟,真正的召会生活就是基督自己在我们里面活,并借我们而活。己必须被除去,我们必须被带到尽头。我们来在一起实行召会生活时,必须被十字架“核对”正如人进入一个国家,必须接受移民官员的核对。我们需要天天被十字架核对。我们必须天天、时时刻刻学习经历基督并凭基督活着的功课。然后,我们就不会在己里来在一起,反而会在基督里来在一起,凭着且同着基督彼此交通,彼此分享基督。这是召会生活里基本的事。

展览基督

我们需要天天凭基督活着并经历祂。没有基督,就没有召会。我们不该以为,每个宣称是召会的基督徒团体都真的是召会。一群基督徒可以聚在一起,但他们若不活基督,就没有召会生活。惟有我们活基督,我们才有召会生活。召会生活一点不差就是基督自己。我们若天天活基督,当我们聚在一起时,就有许多基督可以彼此分享。因着我们经历基督,我们就能带着基督来在一起,并展览基督。

“展览”这个动词非常特别。制造商聚在一起展示并说明他们产品的活动,称为展览。每当我们这些实行召会生活的人来在一起,该带着基督来展览基督,不是展览自己。我们展览基督,就将基督供应给别人。我们的祷告、赞美、和见证非常在于我们对基督的经历。我们若没有经历基督,我们的祷告、赞美、和见证就会没有内容。换句话说,我们会没有基督可供展览。然而,我们若确实经历基督,就会用各种方式向圣徒展览基督。我若在祷告聚会中献上祷告,基督就会在那个祷告中得着展览、荣耀和彰显。你若见证你如何经历了基督,你就会展览基督。倘若一位弟兄向我们说一段简短的话,告诉我们基督是何等丰富,一位姊妹简单的打开圣经读几节经文,给我们看见我们所有的是怎样的基督,基督就会得着展览。这样我们就能来在一起彰显、荣耀、高举、并展览基督。我们若这样作,我们每个人都会得着滋养、加强并造就,我们也都会同被建造。在我们的感觉、说话、工作、彰显和态度上,我们会一同被基督充满。这会让圣灵有自由的路,把我们带进基督一切的丰富中。

我们若有这种经历,我们中间就会有冲击力和能力。每当人来到我们的聚会中,就会感觉主的同在,并且会俯伏敬拜神说,“神真是在你们中间了。”(林前十四25)我们会火热;我们甚至会“焚烧”别人。然后我们会带着负担传讲。在我们的传讲中,我们就不仅是对别人说话,更会焚烧别人。真正的召会生活,乃是我们在其中凭基督活,并且不断经历基督的生活。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我们该经历基督,然后来在一起彼此分享基督,将基督献给神,并且与神一同享受基督。在这样的聚会中没有规章、形式或仪式。我们若有规章、形式和仪式,我们的聚会就会死沉、窒息并熄灭。我们不该走所谓基督教的路。反而,我们该走活的、实际、并富有基督的路。我们若这样作,我们所有的聚会就会是令人舒畅、加强人、并光照人的。

要有这样的召会生活,需要我们的实行。我们不该盼望别人会为我们经历并展览基督。我们都必须实行来到聚会中运用我们的灵,彰显我们所经历的基督我们这样作,就必然会长大;借着长大,我们就会同被建造。然后在我们中间,就会有基督身体的实际,以及信徒真正的建造。这个建造,这个一,将是神的住处,居所,安息之所。我们将是神的居所,作祂的安息,也是基督的新妇,作祂的满足。

我们进入这实际时,就会学到许多功课。我们会学到否认己,彼此服从,并维持身体中属灵的等次。不但如此,我们会学到如何彼此供应,彼此服事,彼此相顾,并且彼此担就。我们若这样实行召会生活,弟兄姊妹就会被兴起,蒙主呼召,并受差遣出去传福音。这就是基督的身体,在这地上并在今世实际并真实的尽功用并作工。基督的身体绝不是组织,也不是被任何形式束缚的东西。反而,身体的每一件事都在那灵里,并且每件事都与经历基督有关。

虽然这对我们相当清楚,但因着我们在基督教里的背景,我们许多人对于基督的身体都感到困惑并混淆。然而,我们若愿意简单的学习借着经历基督来实行召会生活,一切就会很简单。我信我们已看见以下这些事的原则:凭基督而活,领悟自己已被钉十字架,借着运用灵而来在一起展览并彰显基督,彼此服从,彼此担就,彼此照顾,以及学习如何在聚会中尽功用。这路非常简单,我们只需要去实行。我们越考虑这路而不实行,它就似乎越复杂,我们就会遭遇更多难处。实行真实的召会生活非常简单。使徒行传证实这点。早期的基督徒非常简单的实行召会生活。他们不断的经历基督,.并且在圣灵里来在一起,一同尽功用。那就是他们所作的一切。这路非常简单,没有任何形式、规条或规章,但这是蒙福的路。我们越有规章和规条,就越失去祝福,失去主自己作为那灵的同在。我们若简单的作为基督徒,在那灵里来在一起,并且不作什么,只操练我们的灵来彰显并展览基督,我们就会满了主的同在、祝福、亮光、生命和能力。我们打开主的话,它就会是活的,满了光,并且满了推动的能力来感动我们。不但如此,我们所唱的诗歌,尽管我们也许唱过许多次,对我们却完全是新的并新鲜的。

问答

  • 问:年幼的基督徒能在聚会中展览基督么?

答:要在聚会中尽功用而展览基督,我们必须经历己的除去。甚至我们在主里非常

年幼的人,也不可让己阻碍我们展览基督。家庭中最有趣的成员,就是在游戏的孩子。初信和年幼的信徒可比喻为小孩子。假定一位弟兄三天前才得救,尽管他在主里很年幼,他却可以在聚会中站起来,向我们作关于基督新鲜的见证,也许见证不是很深,却非常令人舒畅。倘若一位比较成熟的弟兄作同样的见证,就会如同一个老人像婴孩般在玩耍。然而,年幼的人这样说话却非常令人舒畅。在“召会家庭”的聚会中,我们需要“孩子们”尽功用。

  • 问:你说到在己里爱主的信徒;这样的人开始同我们实行召会生活时,我们该怎么办?

答:我们该接受十字架。十字架是这种情况惟一的答案。不管他们接受十字架与否,我们都必须接受十字架。

  • 问:想想我们在美国这里基督徒的背景,你能否说一说我们该在哪里聚会以展览基督?必须在某种地方么?

答:我们可以在任何一个地方聚会以展览基督。惟一必须符合的条件,就是那里必须有主的同在。我们若有主的同在,任何聚会的地方都好。若是可能,最好选择对人方便的地方,但地方本身不该是主要的考虑。在中国,我家乡那个省的省会,有一班医学学生,因着他们特别的情况,开始时是在墓地聚会。因为他们有主的同在,他们的聚会很美妙。决定的因素是我们有没有主的同在。

  • 问:在召会和召会的建筑之间有什么关系?

答:真正的召会是一班不在自己里面,乃在基督里并带着基督来在一起的基督徒。十这是在使徒行传里召会早期的情形。那些在早期召会里的人没有建筑、规章、规条或组织。他们只有作为那灵的基督。

  • 问:对于今天基督徒当中的规章和规条,我们该如何?

答:这件事需要许多祷告。这需要我们的祷告过于我们的作为。召会在这地上将近二千年了。历经这么长的时间,召会采取了许多属地、属世、甚至异教的事物。结果,今天基督教有许多的形式和规条,却少有基督。关于这样的情况,我们只能到主面前去祷告。

  • 问:李弟兄,在你召会生活的经历中,你曾亲身经历过参与党派、宗派或分裂么?你曾与倪柝声争论么?

答:没有。然而,有时候召会里有一些次要的事出现,就如怎样具体的、在物质一

面照顾召会。我们已学会把物质的事单单看作物质的事。我们需要两张椅子,就买两张椅子。我们需要会所,就租会所。我们不能租会所,但主让我们有办法买,我们就买会所。然后次年,我们也许把它卖出去。换句话说,我们不太注重这些物质的事。我们所盖的会所都很简单。我们也许使用一个会所一年,次年就不使用了。这一直是我们的实行。

  • 问:你能告诉我们,你如何成为基督徒么?

答:在我出生以前,我家已有三代的基督徒。南浸信会传教十二从德州被派到中国,并给我的曾祖父施浸,他成了浸信会的成员。他女儿的女儿,就是我的母亲,十五岁在南浸信会教会学校受浸。然而,那时她只是挂名的基督徒;她没有真正得救,直到她五十多岁。虽然我生于基督教,长于基督教家庭,并且从小学到大学都在基督教学校受教育,但我也是挂名的基督徒。一九二五年,我十九岁得救时,初次经历基督。我得救以后,影响我的弟弟,他也得救了。然后我们的母亲受我们的影响,也真正得救了。这样,我的母亲是在我以后得救的。

我得救以后不久,一九二〇年代末期,主在年轻的一代当中行奇妙的事。好些大约和我同年龄的年轻人得救了,并且爱上主和主的话。那时主的话对我们甘甜如蜜,并且宝贵如纯金;我们殷勤的研读。然后,约在一九三年,主向我们启示基督作生命的事。虽然我们从前看见关于赦罪、平安、和喜乐的事,但我们现今看见基督自己对我们是生命。主的确开启我们的眼睛。

在那期间,主也引导我们发现存在于基督教里面所有的辖制—规章、规条、形式等等。因此,我们对所谓的基督教打了很大的问号。那时主引导我们非常简单的实行召会生活。主天天给我们新的经历。然而,好些较年长的基督徒不赞同我们。这迫使我们到“外邦人”—未得救的人那里去。主祝福我们的传讲,成百、甚至成千没有基督教背景的未得救之人得救了。然后我们帮助他们事奉主,并且简单的实行召会生活。

我在基督教里出生、长大并受教育。那是我人生的初期。我得救以后,花了七年研读圣经,特别是预表和预言;那是我人生的第二期。在我人生的第三期,神开启我的眼睛,看见基督作生命的事。在那以后,至今已有许多年了。现今,在我人生的第三期里,我能确定的说,我认识基督教和其中的情况。虽然我认识基督教,但我无法帮助它或修理它。我所能作的,就是向你见证关于真实、正确的召会生活。我们需要从已往学功课;不需要重复基督教的历史。我们不需要形成新“召会”或形成新组织。让我们放弃我们宗派的灵和道理的不同,单单爱主,凭祂而活,也与其他基督徒来在一起高举祂。

总之,我们即是基督徒,有基督作我们的生命,我们就需要爱主,并凭祂而活,与其他基督徒来在一起,彼此展览并彰显基督,也尽我们所能的向不信者传扬祂。这三件事会荣耀主,羞辱撒但,并且带给我们和别人许多祝福。然后我们必须往前,照着主的引导作每件事,不凭规条和规章。我们不该立规章,写信条,因而重复基督教可悲的历史。已往,几乎每个基督教团体都写下规条、信条、宪章等等。我们不该那样作。我们没有宪章、信条或规条。我们什么都不是,只是简单的基督徒,来在一起寻求主的心意,照着祂的引导往前。

第十一章 迦南出产的十分之一

读经: 申命记十二章五至十五节,十七至十八节,二十至二十二节,二十六至二十七节,十四章二十二至二十三节,十五章十九至二十节,十六章十六至十七节,约书亚记五章十至十二节。

旧约─一本图画的书

圣经由两部分-旧约和新约-所组成。在新约,主给我们关于祂的旨意和定旨的明言;在旧约,祂给我们说明祂的旨意和定旨的预表。在现代的教育里,教师不只给学生明言,也给他们图画。这些图画使学生对于要学习的事物,有完全且正确的领会。例如,幼稚园教师会向学生描述什么是球,并且在黑板上写“球”这个字,然后会给他们看一个真正的球。因此学生有黑板上的字,和教师手中真正的球。将文字和图画一同陈明是最好的教学方法。这就是神采取的方法。因此,旧约包含许多图画和预表,而新约用明言解释旧约里的图画。

在一幅图画里所能陈明的,也许需要千言万语才得以完全描述。属灵的事和物质的事都是这样。有些信徒以为单单新约就够了;然而,只有新约并不充分。没有旧约里所陈明属灵事物的图画,我们绝不能清楚在新约里所启示之神的定旨,同其许多细节。

美地的预表

旧约许多图画中,有一幅是主拯救以色列人出埃及,并领他们进入迦南地。在这幅图画里有好些预表。埃及预表世界,就是撒但的国,黑暗的国(西一13上)。以色列人预表我们新约信徒(林前十16)。神拯救以色列人脱离埃及地,预表神拯救新约信徒脱离世界。以色列人一蒙了拯救,就行在旷野,吃吗哪(出十六4、31)。吗哪预表基督是神所赐给我们属天的粮食(约六31~35,49~51)。旧约图画这些方面都有新约的应验,迦南地也是这样。迦南地预表包罗万有的基督。迦南预表包罗万有的基督有一个证明,就是吗哪与迦南地之间的关连。以色列人进入迦南,并开始吃迦南的出产,尤其是小麦之后,吗哪就止住了(出十六35,书五10~12)。换句话说,一旦对迦南的享受开始,吗哪就止住了。以色列人到了迦南地,就不再需要吗哪。这就是说,迦南地是吗哪的继续。即然吗哪清楚的预表基督,迦南地作吗哪的继续,也必是基督的预表。正如吗哪预表基督作神子民的供应,照样,迦南地也预表基督作我们的供应。因此迦南地是包罗万有之基督的预表。

神拯救以色列人进入迦南,预表神领我们进入基督。歌罗西一章十三节描述这个迁移,说父神“拯救了我们脱离黑暗的权势,把我们迁入祂爱子的国里”。身为得救的人,我们是在基督里(林前一30)。地作基督预表的思想,出现在圣经第一章。在第三日,神使淹没在深水底下的旱地从水里升起,使生命能产生(创一9~11)。这预表基督在第三日复活。基督在第三日复活成为赐生命的灵(林前十五45下)。许多生命借着复活的基督产生(彼前一3,约十二24)。作为美地的实际,基督是我们在其中生活并行事为人的那地(参西二6~7,一12)。保罗所写的书信,一再的说到我们在基督里。我们活在基督里,相当于以色列人活在美地上。正如他们在美地上作每件事,我们也必须在基督里作每件事,因基督是我们在其中生活的范园、领域和那地。这也清楚证明,迦南地是包罗万有之基督的预表。

迦南地是极其丰富的地。迦南的丰富预表基督追测不尽的丰富(弗三8)。在申命记八章一段简短的经文里,我们找着美地丰富的记载:“那地有川,有泉,有源,从谷中和山上流出水来;那地有小麦、大麦、葡萄树、无花果树、石榴树;那地有出油的橄榄树,有蜜,。你在那地不缺食物,你必一无所缺;那地的石头是铁,山内可以挖铜。”(7~9)这地的一挂葡萄,大到需要两个人抬(民十三23)。这地也称为“流奶与蜜之地”(出三8)。奶与蜜都是结合植物生命与动物生命而有的出产。母牛从所吃的草产生奶,蜜蜂从花蜜产生蜜。在预表里,这是指基督在两方面作我们的生命。一面,祂有动物的生命,救赎的生命;另一面,祂有植物的生命,生产的生命。约翰福音启示祂是属动物生命的羔羊(一29),又是属植物生命的一粒麦子(十二24)。在迦南,就是在包罗万有的基督里,我们一无所缺,并且有所需要的一切(西二9~10)。

享受美地出产的两条路

主给以色列人两条路来享受迦南地的出产。第一条路,是在他们所选择的任何地方和任何时候享受出产。照着这条路,无论以色列人在哪里,他们都能享受不同种类的出产(申十二15)。他们能享受美地出产的第二条路,是借着奉献十分之一。奉献美地出产的十分之一,就是将一个人出产的十分之一给主。一个旧约圣徒若收割十吨小麦,他就需要将十分之一,就是一吨,分别给主。他若有十只母牛,就需要分别一只母牛。以色列人没有权利在他们自己选择的地方,享受这出产的十分之一。反之,他们必须将它带到神所选择的地方,到神立祂名的地方,到祂的居所(5~7,17~18)。惟有在那里,他们才可以在神面前,并与神一同享受那十分之一。

在我们所选择的任何地方个别的享受百分之九十享受美地出产的第一条路是自由的路。以色列人能在他们所选择的任何地方,享受他们出产的百分之九十。以色列人能享受迦南的出产,惟一的路是借着在迦南地上工作。他们若没有在那地上劳苦,没有耕地、撒种、浇灌田地、整理作物、并牧养羊群,他们就不会有任何出产可享受。因为出产是劳苦的产品,他们若懒惰,就不会享受任何出产。

以色列人在美地上的劳苦,预表我们在基督身上的劳苦;迦南的出产,预表对基督丰富的经历;以色列人对迦南地出产的享受,预表我们对所经历之基督的享受。正如我们所指出的,我们在基督里,并且我们都有基督作为所分给我们的分(西一12)。然而,我们若没有在基督身上劳苦,就不会享受祂。实际的说,在基督身上劳苦,就是在早晨接触祂、读圣经、祷告、与祂交通、服事圣徒、照顾幼嫩信徒、并且向不信者传福音,而借此寻求祂。我们若这样在基督身上劳苦,就会有许多的喜乐和属灵

我们可以宣告我们在基督里,并且基督是我们的一切,但我们若没有借着祷告、读圣经、彼此交通、花时间与祂同在、并且赞美祂而寻求祂,当我们来在一起,必然会空手而来。这就是说,虽然我们在基督里并据有基督,但我们可能非常贫穷,缺少基督。我们的贫穷是由于我们懒惰。虽然我们在基督里,祂是迦南美地的实际,但我们仍必须在祂身上劳苦。按表号说,我们需要耕地、撒种、浇灌田地、整理作物、并照顾牲畜。我们若这样,就会有许多基督的出产。所有的基督徒都是得救的,意思是他们真正在基督里,他们有基督在他们里面,但他们许多人仍然在非常可怜的属灵光景里,没有任何基督的出产。你若请这样的人作见证,他们没有什么可说。你若请他们赞美主,他们没有话。这是因为他们虽然在基督里并且有基督,但他们在属灵上是贫穷的。他们有基督,但他们没有基督的出产。他们贫穷,因为他们没有在祂身上劳苦。因此,他们非常软弱,几乎饿死。许多信徒没有多少基督的出产,基本的原因是他们懒惰。他们没有在基督身上劳苦。

我们必须领悟,仅仅在基督里并不够;我们必须借着与基督合作而在祂身上劳苦。神已赐给我们土壤、阳光、雨水和空气;就是说,祂已赐给我们基督、圣灵、神的恩典、和更多神圣且属灵的事物(彼后一3)。然而,我们需要借着与那灵合作、向主祷告、等候祂、与祂办交涉、并受祂对付,而在我们所领受之事物上劳苦。我们若没有劳苦,就不会有属灵的出产。神已赐给我们所需要的一切,好有丰富的出产,但祂仍需要我们与祂合作,使我们能真正产生出产我们若劳苦,就会享受基督的丰富。有鉴于此,我们最好这样祷告:“主,我来就你。请对付我。我要与你办交涉。”不但如此,我们必须勤读主话。我们需要经历在主的话里所启示的,将话作为种子撒在我们心里,并将我们的心当作地来耕耘(路八3)。然后就会有一些属基督的东西在我们里面生长。不但如此,我们必须耕地,并将种子撒在别人心里,照顾较年幼的基督徒,并且向不信者传福音。此后,我们必须浇灌他们并照顾他们。我们若作这些事,有些“作物”就会长大成为我们的出产,我们的果子。许多时候,我们传福音给别人,我们就结果子。我们越传福音给别人,我们就越得满足并滋养。我们在基督里、在基督身上、同着基督、并借着基督一切的工作和劳苦,会产生基督作出产,给我们享受然后我们就会在基督里是丰富的。我们会有许多的出产可食用,凭以活着并饮用。在基督身上劳苦,使我们能享受迦南美地百分之九十的分。我们有完全的自由和完全的权利,这样个别的享受基督。

在神所选择的地方团体的享受十分之一

以色列人不可在随他们所喜欢的地方享受那十分之一。反而,照着申命记,十分之一必须被带到神所选择的地方(十二17~18,十四22~23,十五19~20)。享受美地出产的十分之一,预表对基督团体的享受,作我们对神的敬拜。

我们需要与其他圣徒聚在一起,彼此并与神一同分享基督,作我们对祂的敬拜。天然观念中的敬拜神,是要安静、俯伏、并以天然虔敬的方式祷告。然而,在新约里我们无法找着这样的敬拜。真正的敬拜是享受基督,与神并神的子民一同分享基督。我们在旧约以色列人敬拜神的图画里看见这点。按那幅图画,以色列人来到神所指定的地方敬拜神。他们每年三次这样行(十六16)。他们没有以宗教的方式敬拜.,反而,他们带着迦南的出产来到神所指定的地方,与神一同享受。每人都带着许多出产来;没有人空手来。他们将迦南的出产献给神,并与神一同享受。神与以色列人同享这些供物,并因此而满足。以色列人也彼此分享这一分。也许有人带橄榄油,另有人带酒,他们会一同享受美地的丰富。这是他们对神的敬拜。

照着这预表在新约的应验,我们团体的来敬拜神时,必须将我们所经历的基督带来。

惟一蒙神悦纳的供物就是基督。这见于基督是在十字架上所献上,作旧约祭物之应验的那一位这个事实(约一29,来十5、10)。我们将基督献给神作燔祭并作举祭,使神在我们中间,并与我们一同享受基督。我们献给神的基督,就是我们所经历的基督。在我们私下的生活里,我们天天在基督身上劳苦,在基督身上作工,并得着许多对基督的经历。然后我们与圣徒一同聚集,就不是空手来,乃是双手满带我们所经历的基督而来。我们一旦聚在一起,就将基督献给父神,并让祂与我们一同享受基督。这是神所渴望真正的敬拜。除了与神分享基督,我们也借着见证、祷告、并为主说话,而彼此分享基督。圣经向我们所启示的属灵敬拜,包括我们带着基督来在一起,在神面前彼此分享基督。我们越经历基督,就越有基督的出产,可以带给神并与别人分享。我们越经历基督,神与我们就越享受真正的敬拜。

召会生活就是在基督身上劳苦,将基督献给神,并且彼此分享基督。无论我们在哪里,我们每天都该在基督身上劳苦,在基督里行事为人,并且经历基督作一切。这样我们就会满了基督。然后我们就能带着所经历的基督来在一起。当我们聚集在一起,众人就都能将基督献给神,与神一同享受基督,并且在神面前彼此分享基督(林前十四26)。这是使神满足的敬拜。

不空手而来

召会生活在于我们有私下的基督徒生活,我们在其中天天都经历基督。我们若不寻求主,爱主,在祂身上劳苦,并经历祂,那就指明我们懒惰。我们懒惰的结果,就是每当主日我们与圣徒聚集在一起,我们就会空手。空手来就是没有带着属基督的东西来献上,没有带着属基督的东西与别人一同分享。我们没有一分基督可以彼此分享,就会来到聚会中安静的坐着,等候别人与我们分享基督。倘若这是我们的情况,我们对召会生活的经历就会贫穷。然而,若我们每人都天天在基督身上劳苦,就会满带基督而来,并能将祂献给神,且彼此分享祂,我们的聚会就会满了真正的敬拜。基督会得高举并得荣耀,父也会感到喜悦并满意。然而,这样的召会生活是在于我们在私下、日常的行事为人中,对基督有许多个人的经历。

倘若我们对基督只有一点经历,而那经历的百分之九十是我们对基督个人的享受,那么,我们所带给神的十分之一就会非常少。相反的,我们若对基督有许多经历,我们所带给神的百分之十就会非常多;我们在聚会中释放那一分,聚会就会非常丰富。

若是我们在日常的生活行事里没有个别的经历基督,就不能期待有真正且丰富的召会生活。事实上,我们对基督若没有这种享受,就不可能有这样的召会生活。你若要有真正的召会生活,不要期望别人;要期望你自己。以色列人必须终年劳苦,好有足够的出产,凭以活着并带给神。今天我们也是这样。当我们满有基督的出产,我们聚集在一起,在敬拜上就会丰富。我们会有许多可献给神,并有许多可彼此分享。倘若以色列人懒惰,仰仗别人的出产,时候到了,他们手中只会带着很少的出产而来,他们的敬拜就会非常贫穷。

团体的享受需要在神所选择的地方,为要保守神子民的一

正如我们所指出的,以色列人有完全的权利和自由,在任何地方个别享受迦南地的出产,但团体的享受迦南出产作为对神的敬拜,乃是受限于神所选择并指定的一个地方。神命定这条路来享受那十分之一,是要保守祂子民的一。甚至在所罗门时代以后,国家分裂为南北时,在神眼中,他们的敬拜也从未分裂;北国的人必须来到耶路撒冷,那独一敬拜的地方(参代下三十)。这种敬拜方式维持神子民的一。神若没有吩咐以色列人在祂选择独一的地方敬拜,以色列十二支派一旦进入迦南,就可能在他们十二个各别的领地里,建立十二个分开的敬拜中心。结果,以色列人会自然而然的分裂成十二部分。历世历代,犹太人在任一时候都一直只有一个圣殿。这是因为只有一个立场─耶路撒冷,能让圣殿建造在其上,那是神所选择并指定的地方。这预表我们作为神的子民来在一起敬拜神,必须接受神所命定独一的立场。

我们和以色列人一样,不该分裂(林前一10,十二25)。若有圣徒在某个城市聚集成为召会,我来到他们的城市,就没有权利与他们分开聚会。反而,我必须加入他们。照着旧约的预表,没有一个以色列人,十二支派中没有一个支派,有权利将自己分开,或有分开的聚集。神吩咐他们到祂所选择、指定、且命定的那一个地方。倘若我们新约信徒在我们实行召会生活时不清楚这点,我们只需要看旧约的预表。它清楚告诉我们,我们没有权利彼此分开聚会。我们必须到神为要保守祂子民的一,所命定并指定的那一个地方去。我们绝不该以为,我们有权利或自由与其他信徒分开聚会。今天几乎所有的基督徒都觉得,他们有权利和自由设立他们自己的聚会。这分裂主的子民。我们合法聚会的立场只有一个,就是一的立场。我们必须保守神子民的一。

我请你们看召会的早期。照着使徒行传的记载,信徒在一里聚在一起。他们当中没有分裂。他们和以色列人一样,众人乃是一。无论我们在哪里聚会,我们必须在一的立场上一同聚集成为一。我们没有权利在对神的敬拜上,将我们自己与别人分开。虽然这可能是严厉的话,但我们作为神的儿女,必须一直尽我们所能的保守身体的一(弗四3)。我们若将这件事带到主面前祷告,祂就会开启我们的眼睛,使我们越过越清楚的看见这件事。

主要祂子民敬拜祂的路,乃是一的路,不是分裂的路。这就是为什么在申命记十二、十四、十五和十六章里,主一再重复,以色列人要在耶和华他们的神所选择,使祂名得居住的地方聚集。以色列人能在任何地方个别敬拜,但没有一个以色列人有权利选择团体敬拜的地方。他们必须到神所命定的地方去,使一得着保守。我们作为基督徒必须保守神子民的一。任何一种分裂,既使在我们看来似乎是对的,在神眼中却是错的。

在本章里,我们看见了正确的召会生活由两件事组成。第一,在正确的召会生活里,神的子民在他们日常的行事为人里经历基督,并且来在一起将他们所经历的基督献给神,且彼此分享。第二,在正确的召会生活里,神的子民保守神子民的一。我们敬拜神的聚会必须是保守这一的聚会。即是如此,我们必须为正确的召会生活多有祷告。我们若有来自圣经的眼光,就会为着今天基督教里可悲的情况哀哭。今天基督教少有基督,且满了分裂。一个小城市也许只有一万名基督徒,但那些基督徒也许全然是分裂的。似乎每人都有权利到一个城市设立他自己的聚会。几乎每个人都忘记并忽略神所命定的立场—一的立场。这是今天基督教可怜的光景。在一个地方上所有的信徒都在基督里是一(加三27~28),不应有任何一种分裂。然而,基督教到处满了分裂。

我在本章里所给你们看见的图画,不是出于我自己,乃是出于圣经。神子民的敬拜是对基督满了经历的敬拜,和保守神子民一的敬拜。这在旧约的预表里是够清楚的。不但如此,这个真理也明显的展现在早期召会里,如使徒行传所记载的。那时召会满了基督,没有分裂;信徒在他们所住的每个城市中留在一里(八1,十三1)。然而,今天的情况正好相反;基督教满了分裂,少有基督。我们若爱主并跟随祂,就必须到主面前去,就着这件事祷告。否则,我们无法有真正并正确的召会生活。愿主带我们进入召会生活的实际,正如在祂的话里所启示的。

第十二章 关于召会生活各面的交通

祷告:主,我们感谢你,在你同在中,你给了我们这喜乐。我们也感谢你,我们有这特权,在你的名里并在你的灵里喜乐。然而主,我们仍觉得,我们需要你的洁净和你宝血的遮盖。主阿,你是如此有恩惠,却又如此圣别。在你的光中并在你的同在中,我们感觉我们仍在老旧的性情里,并且多少仍是罪恶的。主,我们需要你的洁净和你的遮盖。我们赞美你,你是罪人的朋友,并且我们有权利、地位和立场,在有福的祝福中,和你圣灵里的交通中享受你。主,我们祷告,今天晚上,在这时刻,愿你在你的圣灵里再降卑自己,降临且眷临我们。愿我们每一位都被你摸着,被你得着。主,我们再次将自己献给你,并告诉你:我们是你的,我们属于你。我们已被你用至高的代价,你宝血的代价救赎并买来。今天晚上,愿你使我们能领悟,我们是你的,并且我们有你的生命和你的灵。我们在这里寻求你的心意,并等候你,使我们得帮助,认识那些永远和属天的事,却又能在今天、在今世、在这地上、并在这城市里实化出来。愿你的圣徒认识你的旨意,在你的光中行,并且实化耶稣真实的见证。愿他们为着真实的见证,实行正确的召会生活,不但向着人,也向着在天上执政的、有能的和掌权的。我们知道这对你是荣耀,对人是祝福,并且对仇敌是羞辱。主,为着你的见证捆绑那壮者,那仇敌,并释放寻求的圣徒。求你把他们带给父,正如你所祷告的,并且把他们带进一里,正如你所应许要作的。我们将这件事交在你手中。主,我们向你并向彼此敞开。我们感谢你,我们在你里面,在你的灵里,并在你的生命里。在这里,在神圣的生命里,我们真正是一。我们在你里面是一。主,我们赞美、感谢你,甚至尊崇你。你是那配得的羔羊,配得我们爱戴并敬拜。我们在你宝贵的名里祷告。阿们。

没有形式和规条的聚会

  • 问:在台北召会这样大的召会里,有许多人来在一起,有任何依循的形式么?

答:严格的说,我们没有任何形式、规章或规条。照着使徒行传,在早期的基督徒当中,召会生活的实行里并没有形式、规条或规章。信徒单单是重生的人,有活的基督作那灵活在他们里面,很难找着他们来在一起聚会方式的细节;这是因为基督徒的聚会完全是在那灵里的事。

虽然没有形式、规条或规章,但基督徒聚会仍有正确的方式。基督徒来在一起,每人必须在灵里,并领悟他是基督身体上的肢体。身体所有的肢体都是活的肢体,不是死的肢体。因此,作为活的肢体,我们必须预备好被圣灵感动,在聚会中说些话。圣灵也许感动一人作见证,又感动另一人向主献上赞美的祷告。

今天在基督教里,许多基督徒聚会的路不是合乎圣经的路。在基督徒敬拜的“仪式”里,人上教堂并坐着作教友,等候牧师说话。在圣经里找不着这样的聚会。反而,照着新约,早期基督徒以活的方式来在一起。既使会众庞大,人人也都在灵里,人人也都预备好为着聚会分担责任,领悟他们都是基督身体上的肢体。每当基督徒作为身体上的肢体来在一起,人人必须预备好操练,人人也必须是活的,并且在灵里。不应当有圣品阶级和平信徒,因为所有的与会者都是在主里的弟兄,众人也都是神的祭司(约二十17,彼前二9,启一6)。我们来在一起,每人都必须在灵里预备好操练,如同球队正在比赛篮球或足球一样。我们需要在配搭里祷告,不是个别或分开的祷告。也许我献上祷告,然后也许有一位弟兄接在我之后,好像在“接球”。这样我们就会像一支球队在“打球”,彼此合作,我们里面的圣灵就会得着释放。不但如此,主耶稣也会得着展览。每当我们来在一起聚会,我们的目标该是展览基督。我们每人都必须带着基督来,为要展览基督。借着彼此合作,我们展览基督并荣耀祂。这就是基督徒聚会正确的路。

  • 问:似乎我们必须有一些领导或组织,那怕只是要安排聚会的地点。

答:当基督徒来在一起,作为身体彰显主耶稣基督,一切都该是自然的。有三件特别的事,是我们必须自然而然进行的。首先,我们是基督徒,因此是在主里的弟兄,所以无论我们在哪里,都必须与那地方所有的基督徒是一。例如,我若来到你的地方,我必须自动与你们众人是一。同样,你若到旧金山,你必须自动与那里的圣徒是一。我们不可以有什么特别;一切都必须是非常一般且自然。

你若去到在旧金山的一个聚会中,并且说,“我是长老会的成员,长老会在哪里?”这就是特别,不是一般的。不但如此,这不是自然的,乃是一种形式。你即是基督徒,为什么又是长老会信徒?一般且自然的就是单单作基督徒。我来到一个地方,就该简单的与那里所有的基督徒是一。

第二,基督徒来在一起,不需要选主席和委员会成员。反而我们该像一个家庭,有祖父母、父母、兄弟和姊妹。即然在家庭里已经有自然的等次,家庭成员若还要投票选出祖父和祖母,那就是荒谬的。同样,当一些基督徒来在一起,每人都该自然而然的承认某位弟兄是长老,不是因着他肉身的年龄,乃是因着他属灵的成熟。二、三十人来在一起数次以后,他们会自然而然的领悟,在他们当中谁是比较成熟的人。

第三,关于建筑物,就是会所这件事,也该是自然的。今天你们也许有不到三十人聚在一起,所以你们可能预备一个家来聚集。两个月以后,你们也许有三十多人,也许主会提供较大的家。六个月以后,你们也许有二百人,所以自然而然每人都会觉得需要第二个聚会场地。在这件事上没有规条。可能再六个月以后,祷告聚会和擘饼聚会有三百人。那时你们也许将聚会分在八个家里,每家有三、四十人。在某些日子,为着较大的聚集,你们也许租用大会场,或预备两个会场。这该是自然的事,没有任何规条或组织。每当有需要,你们该简单的一同祷告寻求主的引导,然后照着主所带领的在灵里往前。

主对祂身体的恢复

召会作为主的身体,乃是由活的基督徒所组成活的身体;我们需要对这事实有深刻的印象。然而,历代以来,人已被仇敌撒但所利用,把许多异物带进身体里。我们可以将这事比作把钉子放进我们人体内钉子对身体是异物,不属于身体。历世以来,许多异物已被带进基督的身体里,这一切破坏了身体。

如今,在今世末了这些末后的日子里,主要恢复祂的身体。大约五百年前,主所恢复首要的事之一,就是因信称义。在那时以前,因信称义这项真理被埋没,从基督教中断绝了。然而,主兴起路德马丁恢复这真理。在改教以后的数世纪,主往前恢复许多项目,如因信成圣和凭信而活。祂也恢复召会生活,首先是在摩尔维亚弟兄们当中某种程度的恢复。这恢复发生在二百五十年前,在新生铎夫伯爵(Count von Z-nzendorf)的带领之下。后来,在达秘(John Nelson Darby)带领之下的弟兄们当中,主又得着正常召会生活进一步的恢复,但这恢复仍没有达到最完满的程度。在十九世纪,主借着史密斯夫人(Hannah Wh-tall sm-th)恢复奉献的事,她写了“基督徒快乐生活的秘诀”一书。她和丈夫一同创立强调奉献这件事的“开西大会”(Kesw-ckcon-vent-on)。他们领悟基督徒快乐生活的秘诀,就是完全将自己奉献给主。后来,主还借着慕安得烈(Andrew Murray)恢复住在基督里的生活。此后,祂借着宾路易师母(Jess-ePe目-Lew-s)恢复十字架主观方面的事,并借着史百克(T.Aust-n-sparks)恢复复活的生命。主也恢复预言的解释和预表的意义。

虽然主恢复了许多事,但其中最为重要、包罗、主观、和关乎经历的事,就是基督作生命(西三4)和召会生活。基督作生命和召会作基督的彰显,是主的恢复两件最重要和包罗的事,但从来没有完全得恢复。主要作新郎回来,为要得着祂的新妇(太二五1、6,启十九7)。新妇若没有预备好,只像不到六岁的小孩子,新郎如何能来?召会必须预备好了,如同新妇妆饰整齐迎接新郎(二一2)。

我们需要领悟,现在是主恢复这两个主要项目的时候:基督作生命,以及召会作基督的彰显,如同新妇预备好了,并且妆饰整齐,为着主的回来准备好。在这些日子里V主毫无疑问的要恢复召会生活,所以让我们忘记一切的异物,并且积极、一般的往前。我们不该说我们是怎样的基督徒,或我们属于什么召会。我们该单单是属于召会的基督徒,并且我们该非常简单的来在一起。这将给圣灵有地位,大有能力的作工。会有许多美妙的事发生。相反的,今天基督教里有许多事捆绑圣灵并使圣灵的火熄灭。然而,我们若给圣灵自由的路,有完全的自由,火就会焚烧,许多事也就会点燃起来。

在聚会中操练我们的灵

此外,当我们来在一起时,一面,我们必须学习忘记自己,另一面,我们必须预备好操练我们的灵。你来到聚会中,首先要安静,然后忘记自己,在你的灵里寻求主,并且照着主所给你的内里感觉往前。例如,你若有感觉要祷告,就该开始祷告。你祷告后,另一位也许有感觉要读一节圣经。在这之后,一位姊妹也许有负担,有膏油涂抹,要见证主如何在她的日常生活中是她的力量。

在聚会中我们即不该松散,也不该关闭。反之,我们该敞开,但要非常在圣灵的管制之下。尤其我们不该闲谈。每人都需要学习,我们来在一起,是进入主的同在里。因此,我们必须忘记自己,并且恭敬的向主敞开自己,寻求祂的意思和引导。我们若觉得,主要我们提某一首诗歌,我们就该恭敬的提诗歌,行在主面前。有人作见证,我们都该听。若有人说错了什么,我们该寻求在会后正确的时机与他交通,但我们绝不该在聚会中争辩或批评别人。反而,若有人说错了什么,我们该让他说完。我们众人都该只有积极往前的负担。

关于决定在哪里聚集的问题,有两种方式能解决。倘若领头者还未显明,那么在聚会结束时你们都能交通。所有的与会者,都该恭敬的在主面前,彼此敞开,一起作决定。过了一段时间,若有两三位弟兄自然而然被显明为领头者,你们也都承认且尊敬他们是这样的人,就不需要在一般的聚会中讨论事情。诸如聚会地点这样的事可留给领头者来料理。他们会向主祷告,考虑弟兄姊妹的感觉,然后作决定。之后,他们会宣布聚会地点。

借着祷告和倚靠圣灵来应付需要

  • 问:关于儿童,我们该如何?

答:我们必须遵守一个原则,就是召会生活就像家庭生活。在家庭生活里,虽然没有正式的规条,但仍然有许多非正式的规条。原则是要作事应付需要。召会里若有儿童,我们就必须应付这需要。关于要作什么,什么是照顾他们最好的路,我们需要祷告并寻求主的意思。若不需要作什么,我们就不该作。在召会里,我们该一直照着需要作事。

我们实行召会生活时,每个人都必须学功课,一面要敞开,另一面绝不要坚持任何事情。我们必须一直有预备受调整的态度。我们若决定下周早晨九点有儿童聚会,后来却发现这时间不合式,我们就该立刻更改时间。不幸的是,我们人太习惯于形式和规条。在我们的心思和考虑里,每当我们作什么,总该有规条。然而,在召会生活里,我们必须学习一直倚靠圣灵。我们必须接触主,等候主,多祷告,并学习拒绝自己。我们不该与别人争辩,或坚持我们自己的意见。我们若学习这一切功课,我们在作决定应付需要时,就会有主的引导。

我们能确信,弟兄们若多祷告,主会提供原则然而,我现在若告诉你一个原则,那就只是在字句上一条死的规则。我们若忘记争辩和讨论,并用我们所有的时间祷告,一切都会很好。我们越讨论并争辩,问题就越多。我们必须忘记基督教里的一切,不受基督教任何消极事物的影响。在积极一面,我们该记住一件事—祷告。为着每个难处、需要和问题,我们都必须祷告。除了主以外,没有一人能解答我们的问题。倘若在主以外,有某人给我们答案,那个答案就会对我们成为规章和规条。然而,我们自己若祷告,就会有主的引导,那不是规章。甚至我们该不该把难处或重担告诉别人,也必须照着主的引导。

没有恐惧和怀疑,积极往前

不但如此,在实行召会生活时,我们不该有任何恐惧或预期。我们不知道明天会如何。因此,我们必须简单的带着信心、把握和喜乐,没有任何疑惑或怀疑,积极、全面、自然、自动自发的往前。我们若怀疑某人可能来到我们当中传异端,在半年内,就必然会有两三个人来这样作。预期和怀疑总会为仇敌开门。约伯记三章二十五节告诉我们,我们所恐惧的就临到我们身上;因此,我们不该恐惧任何事情。

学习操练我们的灵

  • 问:操练是什么意思?

答:我们若操练凭着灵,不凭着心思祷告,就会发现要在灵里非常容易。操练我们的灵就像学习开车,开头的时候会觉得笨拙,但我们不该失望,乃该继续开车。同样,我们该实行凭着灵,不凭着心思祷告。不需要分析;反而,我们该简单的实行。这就像小孩子开始学习如何用双手和双膝爬行,至终却学习如何用双脚走路。起初,实行凭着灵,不凭着心思祷告也许很难。然而,我们不该失望;我们该实行,直到我们学会如何作。例如,我初次有了脚踏车,就问人如何骑。一位朋友告诉我:“就骑罢!”所以我骑了,并且练习了两个小时,直到我学会骑脚踏车。我们需要实行不凭着心思,乃凭着灵祷告。我们只要实行一段时间,就必学会。

召会扩增的路

  • 问:召会如何扩增?

答:带进新人这件事非常重要。我们实行召会生活一段时间以后,就会有真实的一。然后会有冲击力和能力,因此也会有传福音的路;很容易带进人来,召会就会不断扩

召会也可以借着我们与其他的基督徒接触而扩增。有时候,我们需要到公会那里传讲并施教,正如使徒们到会堂去(徒十三5)。然而,我们必须领悟,今天的基督教相当混乱、复杂并分裂。有些基督徒属于一个会,其他的人属于另一个会。身为人,我们对于我们的归属都有个人的感觉。例如,我若有一段时间属于浸信会,必然会对它有个人的感觉,并且会支持它。因此,我们必须谦卑、智慧、友善和属灵,并且将所有重生的基督徒,不管他们来自什么背景或公会,都视为我们在主里的弟兄姊妹。我们不该轻率的邀请他们到我们的聚会中。否则,有些人也许说,我们在拉他们离开他们的会。虽然我们相当自由的邀请不信者到我们的聚会中,但我们邀请基督徒时,若是公会的成员,就必须非常谨慎。我们的责任是要帮助每一个人认识主。你若告诉路德会或衞理公会的成员,公会是错误的,并且他必须来到我们的聚会中,那是愚昧的。反而,在接触这样的人时,你必须非常谨慎,并让主带领你。你必须与这样的人交通,摸摸感觉,看你是否有些东西能在主里帮助他,或是他有比你多的东西能帮助你。若是后者,你该简单的接受帮助。可能数周或数月以后,他就会向你有所请教,这会给你机会见证你如何得救,后来如何从主得着关于聚会正确道路的亮光。

我们曾强调需要一直接触主。今天基督教与主对立且无能,因为它满了规条。关于召会生活的实行和基督徒的聚会,基督教里有重重规则,以致人不需要接触主。让我们回到圣经,在其中没有规条,只有活的神和活的基督。我们所需要作的,就是祷告并接触祂。

barcode

李常受文集/1963/第四册/为着实行召会生活被变化.txt · Last modified: 2016/08/11 00:41 (external ed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