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m of Jesse

Technology is for the Lord

User Tools

Site Tools


李常受文集:1964:第一册:在一的立场上站立并尽功用

Table of Contents

在一的立场上站立并尽功用

barcode

本段系李常受弟兄于一九六四年六月二十二日至七月四日,在美国纽约市所释放的信息集成。

第一章 身体上肢体的地位和功用

读经: 罗马书十二章五节。

互相作肢体

这一系列是训练的信息,内容是关于召会。在这些信息里,我们要来看关于肢体在召会中的功用、召会立场的原则以及我们实行召会生活一些基本的点。

在本章里,我们要交通基督身体上肢体的地位和功用。在此,我们要思考一处我们可能相当熟悉的经节。罗马十二章五节说,“我们这许多人,在基督里是一个身体,并且各个互相作肢体,也是如此。”互相作肢体乃是彼此相联。无疑的,真实的召会生活在于我们彼此相联。

然而,“相联”这辞也许含示一种被动的关系。假定有两样东西绑在一起。这两样东西虽然相联,却没有在生机上成为一。在基督的身体里,互相作肢体含示,虽然我们是个别的人,但我们不仅被动的相联,更是主动的联结。我们可以用手与手指之间的联结为例,来说明这事。手指联于手,不仅是手与手指相联,更是手与手指作为有不同功用的肢体,生机的结合在一起。我们肉身的眼和耳不仅联于身体,也在身体里主动的一起尽功用。

真实的召会生活不仅在于相联,也在于配搭。配搭含示尽功用。但在我们的基督徒生活中,我们可能彼此相联,却不尽功用。我们成为基督徒以后,可能从来没有与别人配搭。如果这是我们的情形,我们就像两个分开的物体,绑在一起,却没有相联在一起而尽功用。互相作肢体不是仅仅彼此相联,却没有尽功用;互相作肢体乃是互相配搭,与别人相联而积极的尽不同的功用。因此,作肢体就是在配搭的方式里与别的肢体一同尽功用。

持守我们作为基督身体之肢体的地位和功用

今天召会生活受到两件事严重的破坏。首先,肢体没有持守自己的地位,其次,很少有正确的尽功用。我们即是基督身体的肢体,就必须持守我们的地位和功用。持守我们的地位,就是认识我们在基督身体里的地位(林前十二18)。持守我们的功用,就是按照我们在身体里的地位,在身体里尽功用(19~21)。我们若正确的持守我们的地位和功用,就会正确的与别人相联。我们可以思想人体的肢体如何尽功用,以此为例来说明在基督的身体里如何尽功用。假定我们是基督身体上的“耳朵”。我们若不尽功用去“听”,反而想要“走路”,我们就绝不能与身体有正确的关系。我们要与身体有正确的关系,就必须持守我们在基督身体里的地位,并按照我们的地位,在身体里,并为着身体尽功用。当我们在自己的地位上尽功用,我们就与别人正确的相联。实际而言,这意思乃是,我们在基督身体里必须照着我们的所是来尽功用。我们都需要尽我们的一分,并让别人尽他们的一分。

在基督的身体里,“耳朵”经常不想在耳朵的地位上。反之,他们想要自居“手”的地位。更常有的是,耳朵想要取得“口”的地位。肢体没有持守他们在身体里正确的地位,结果召会就没有耳朵来听,却有许多自我派定的口。因此,身体生活不仅因肢体没有持守各自的地位而受破坏,也因肢体不正确的尽功用而受破坏。没有正确的尽功用,召会就无法有正确的肢体。因着每一个肢体有不同的功用,所以肢体若没有正确的尽功用,身体就不可能在实行上存在。肢体若不持守他们的地位,也不在他们的地位上尽功用,我们尽管谈论召会生活,却无法经历召会生活。

以为真正的召会生活仅仅是基督徒聚在一起,这种想法是不充分的。召会生活包括两件事。第一,在真实的召会生活里,每一个肢体都领悟他是那一种肢体,因而持守自己的地位。第二,在召会生活里,每一个肢体都正确的尽功用。正确的功用来自每一个肢体持守自己的地位。因着肢体知道自己的地位,他们就持守自己的地位,并照着自己的地位尽功用。在召会生活里,我们必须持守主所派定给我们的地位和功用。这样我们就自动的与别人有正确的关系,且“联络在一起,并结合在一起”(弗四16)。这就是身体的生活。我们是基督身体的肢体,必须持守我们的地位,并尽我们的功用。这样我们就真是互相作肢体。

今天我们没有真实的召会生活,原因是我们即不持守我们的地位,也没有照着我们的地位尽功用。在今天的光景中,几乎没有人正确的尽功用。这是因为大部分的信徒从得救起,从未在如何正确的尽功用这事上,受到指导或指引。实际来说,我们当中有多少人正确的尽功用?有多少人持守在身体里的地位,而不“僭越别人”,想要占据别人的地位,尽别人的功用?我们需要领悟,有些事情不在我们的度量之内,我们不该摸。另一个极端是,我们也许一点也不尽功用,没有按照自己的地位尽功用。在这种情形里,我们没有尽功用,反而依赖别的圣徒尽功用。我们若在任何一个极端,就不能经历真实的身体生活。

我们若不按照自己的地位尽功用,尽管我们一周又一周的聚在一起,我们即没有召会生活,也没有建造。我听过许多对召会、长老、同工和其他圣徒的批评。每当我听到这些事,我知道那些埋怨的人没有留在自己的地位上;反之,他们在干涉别人的事。我们必须持守自己的地位。人身上的手若到耳朵那里埋怨脚,耳朵要回应说,“不要与我谈话。我是耳朵。我知道我是什么,我知道我的地位。因为我是耳朵,我惟一的事是作耳朵。身体上其他的肢体作什么,不关我的事。我必须持守我的地位,我必须在这地位上尽功用。”这该是我们在基督身体里的态度。

我很遗憾的说,今天许多弟兄姊妹没有持守他们的地位。他们所谓的交通乃是彼此批评,证明他们不在自己的地位上,他们忘了自己的地位,并且没有按照自己的地位尽功用。只要我们留在这光景中,我们就无法有正确的召会生活。我们若要有正确的召会生活,就需要持守自己的地位,并按照那地位尽功用。我们只需要作我们自己的那一分。我们不该管别人作什么,或不作什么。我们每一位若作自己的一分,就自动有召会生活,也自然而然有正确的配搭。

进入基督身体的实际

我非常关切许多弟兄姊妹虽然知道许多关于身体的道理,在实际或实行上对于身体却少有经历。即使我们在某种程度上有身体生活,我们绝没有达到完满的地步。我们对身体的经历很有限。今天我们在地方召会里的众人都有同样的需要:我们需要面对我们的光景。我们为什么有这么多道理,却极少有实际?为什么我们有这么多关于身体的教训,却极少有实际的身体生活?我们不需要谈论召会生活的道理;我们只需要进入召会生活的实际。我们需要回到召会生活的起步,核对我们有没有真材实料。

要对身体生活有所看见,有一个不错的方式,就是思想我们肉身的身体。我们的身体是由许多肢体组成,这些肢体彼此生机的成为一,每一肢体持守其地位并照其地位尽功用。我们对召会生活的经历若像人体里肢体的配搭一样,我们对基督的身体就有真实的经历。我的手若不持守其地位,或者虽然持守其地位,却不按其地位尽功用,这对我的身体会有消极的影响。基督的身体也是一样。我们有没有持守自己的地位?我们若回答不知道,这也许指明我们甚至不知道我们的地位是什么;这比没有持守我们的地位更糟。这意思是说,日复一日,我们愚昧的行事,因为我们没有根据自己的地位行事,甚至不知道自己的地位是什么。如果这是我们的光景,我们就没有召会生活,只是一团糟。

虽然我们也许知道许多关于身体的事,大体来说,我们没有实行我们所知道的。这样的光景需要我们在主面前谦卑,求问说,“主阿,我的地位是什么?我若不知道我的地位,我愿意谦卑自己,求你指明我的地位是什么。我愿意到我的弟兄姊妹那里,请他们告诉我,我的地位是什么。无论他们告诉我什么,我都要接受。”我们若这样祷告,不久我们就会清楚自己的地位。一旦我们知道自己的地位,我们就绝不在自己地位之外作任何事或说任何话。我们若知道自己的地位,即使别人没有正确的尽功用,我们也不说一句话;我们知道自己没有地位说什么。不仅如此,我们若知道自己的地位,就知道自己功用的度量,并忠信的凭那度量尽功用。日复一日,我们会向主忠信的尽功用,达到我们被命定要尽功用的程度。惟有如此,我们才能互相作肢体。

我们是身体的肢体,每一肢体都有其地位和功用。我们若不持守自己的地位,或不按照自己的度量尽功用,我们就无法实际的互相作肢体。许多可悲的经历证明:亲爱的弟兄姊妹—不仅青年人,甚至长老和同工们-经常即不知道如何持守自己的地位,也不知道如何按照自己的地位尽功用。许多难处所以产生,都因某些负责弟兄们不知道如何持守自己的地位,并且不知道如何按照自己的地位尽功用。

靠着主的怜悯,从我进入工作并开始与别人一同作工那天起,我就知道我的地位和功用。我感谢主,我总是持守我的地位。已过许多时候,在同工聚会中,人要我说话。然而,除非我被嘱咐要说,否则我总不说什么。这是因为我没有地位说什么。在这样的场合里,我知道我的一分,我也知道我该尽那一部分的功用。我只作我的一分,此外不作什么。这拯救我脱离许多难处,也使别人得以与我有生机的相联。然而,我作为同工处在其他同工中间,若没有按我的度量尽功用(或者越分,或者不足),别人就会因我受搅扰。我若在五个球员的篮球队里,却不在我的位置上打球,或没有尽我在球队里的职责,我就会对整个球队造成难处,球队也无法有整体的表现。这种难处源自一个队员没有持守自己的地位,也没有按照地位尽功用;这正是我们在已过年间所经历的难处。甚至同工和那些在工作中负责任的,许多时候也没有持守自己的地位。他们没有持守自己的地位,反而“僭越”别人,不适当的尽功用。他们本该尽自己的功用,但他们并没有如此行。这制造相当大的难处,以致召会生活很难实行。

作为基督身体上的一个肢体,你实际上与谁相联?你是否持守在身体里的地位,并按照那地位尽功用?你若是,就会对身体生活有真实的经历。我们也许知道许多召会生活的事,但我们需要问自己,我们是否有召会生活的实际。我们是否持守在召会中的地位?我们是否总是按照自己的度量尽功用?这与道理或知识无关;这全然是实际和实行的事。我们若顾到这两件事,就会有召会生活的实际和实行。

第二章 为着召会生活的实际而尽功用

我们在前一章看见,我们必须与其他作基督身体肢体的人有生机的相联,使我们实际的经历召会生活。我们若没有与别人相联,我们就是分开的、隔离的;当我们与别人隔离,我们就无法经历召会生活的实行。因此,真实的召会生活在于肢体之间的相联。在本章里,我们要进一步来看关于基督身体里的相联,也就是肢体在他们功用上的相联。

在功用上相联

当我们说到相联,我们所指的不仅是外在的关系;我们乃是指在一种生机的相联里,作为基督身体的肢体在召会中尽功用。我们是基督身体的肢体,不是含糊的与别人相联;我们乃是在功用上与别人相联。仅仅有外在的关系,乃是真实相联与真实召会生活的代替品。惟独当我们都作为身体的肢体,尽我们一分的功用时,我们才相联一起。我们惟独在功用上有正确的相联,才能往前脱离肤浅的相联,而进入实行的召会生活。

我们在人的身体看见功用上相联的清楚图画。我们身体上所有的肢体彼此相联,不仅因为它们都是同一个身体的一部分,更因为它们在各自不同的功用上一同配搭。在功用上,眼睛与耳朵相联,耳朵与其他的肢体相联。在基督的身体里,我们在功用上相联,为要有真实的身体生活。在地方召会里,我们需要每一位弟兄和姊妹实际的尽功用。我们要有实际的召会生活,就都需要作为肢体,彼此相联而尽功用,甚至为着彼此的缘故尽功用。我们若领悟我们是身体上的肢体,知道我们是何种肢体,并且清楚自己的功用,又按照我们所领悟的尽功用,我们就会在召会生活的实际里。另一面,我们若领悟自己的功用是什么,却没有实际的尽功用,我们就没有召会生活的实际。人体的任何肢体若不尽功用,就不可能有真实、实际的身体生活。我的一只眼睛若不尽功用,它就会失去身体生活的实际;虽然它仍是我身体的一部分,但它没有参与身体实际的生活。我们作为基督身体的肢体也是如此。我是召会的一个肢体;然而,我在经历上也许不一定有召会生活。我们必须作尽功用的肢体,否则无法有真正的、实行的、正确的召会生活。我们需要投身于自己的功用中,一面操练我们的功用,一面也花时间就此与主办交涉。

在实行的召会生活中尽功用的六个要点

现在我们要交通到,在实行的召会生活中尽功用的六个重要事项。

受主调整

首先,我们要在召会生活中成为尽功用的肢体,极需受主调整。今天我们可能没有感觉我们需要许多调整。然而我确知,我们若开始注意尽功用并就此与主办交涉,就会很快领悟我们在许多事上需要受主调整。

人身体上任何肢体若脱节,或与身上其他肢体没有正确的相联,就不能尽功用。这是因为那肢体不在能尽功用的地位上。那肢体若要正确的尽功用,就必须受调整并被带回到正确的地位上。在基督的身体里,也是如此。甚至在小事上与别人出了问题,也会使我们无法尽功用。我们能尽功用,在于我们与神并与人是对的。这说明受主调整的重要性。

我们惟有在想要尽功用时,才领悟自己多么需要受调整。我们这样作时,主必然会摸着我们,我们也会到主面前说,“主阿,虽然我是你身体上的肢体,为什么我不能多尽功用?我不清楚我的功用。主阿,我在此就着这事与你办交涉。我必须是尽功用的肢体。我的功用是什么?我如何能尽功用?”我们若这样就着我们的功用,到主面前求问主,就会领悟我们里面有许多事需要受调整。

谦卑

第二,我们这些基督身体的活肢体,要正确的尽功用,就必须谦卑。要谦卑就要受教。骄傲杀死我们的功用。我知道许多弟兄姊妹只因骄傲,他们的功用就被杀死。他们因着骄傲,就失去功用。我们也许不知道为什么我们不能尽功用,为什么我们好像没有功用。原因可能是我们骄傲。我们若靠着主的恩典,学习谦卑,我们的功用就会显明。最谦卑的人会成为最尽功用的人。

基督身体的每一肢体都有功用(林前十二11、22)。我们的功用若不得显明,可能是因为我们需要受调整,或者我们需要学习谦卑的功课。我们若渴望尽功用,这两件事是我们必须学习的基本功课。

我们若核对自己的经历,就知道这两件事实际上是相关的。受调整总是与谦卑并行。我们不愿受调整,原因是我们骄傲。骄傲的人绝不愿受调整;惟有谦卑的人才愿意受调整。年长的弟兄姊妹有他们长者的骄傲,年轻的弟兄姊妹有年轻人的骄傲。很难找到任何年纪的人是谦卑、乐意受调整并乐于受教的。我们也许说我们只有一点骄傲;但只要一点骄傲,就足以销灭我们的功用。因着我们是骄傲的,我们在召会中的功用也许就不能显明,我们甚至可能失去功用。在召会中最有用处的弟兄姊妹,也是最谦卑的。

我们可以将这事应用在我们日常的召会生活中。假设我来到聚会的地方排椅子。我来排椅子,因为我爱主、爱召会、爱服事。当我排椅子时,另一位弟兄也许告诉我,我的排法错了。这小小一句话可能就冒犯了我。结果,我也许下次聚会就不来排椅子了。虽然我仍来聚会,但我也许在功用上受阻挠许多年。这例子也许看起来微不足道,却包含一个大原则。这原则是,骄傲销灭我们在身体里的功用。我若学习谦卑的功课,就乐意受调整,并珍赏受调整。我不被调整我的弟兄所冒犯,反而为着他帮助我而感谢他。我若是谦卑的,至终在排椅子的事上,我会成为最有用处的人。

我们在召会事奉小小的范围里,若乐意受调整、谦卑并受教,就会使我们在功用上有长进。我们在排椅子上若是可受调整的、谦卑的、受教的,主就能“提升”我们去“安排”人。例如,我们在排椅子时,主也许使我们对那些与我们一同服事的人有负担。这就会使我们从主接受托付,去照顾这些人。这样,主就使我们在功用上有长进。虽然我们的功用可能增进,我们也可能经历召会生活的实行,但今天实际的情形却不是健全的。比较来说,我们只是一小群信徒。但即使在这一小群里,大多数的弟兄姊妹也没有太多实际的功用。因着我们许多人没有按着我们的度量尽功用,既便我们有许多召会的聚会,我们仍没有实行的召会生活

殷勤

第三,我们若渴望成为基督身体活而尽功用的肢体,就必须殷勤。基督身体活而尽功用的肢体,绝不懒散。反之,他们在尽功用上显得生气勃勃,甚至奋力尽功用。一般来说,我们对于召会生活的态度太松散。我们需要学习奋力并殷勤。

为什么我们没有正确的功用?可能部分是因我们没有受调整,部分是因我们不谦卑。但可能有第三个原因-我们懒惰。我们若渴望学习,就必须殷勤。我们也许说功用和恩赐是出于圣灵的,因此我们不需要奋力。但圣经并不这样看。罗马十二章十一节说,“殷勤不可懒惰,要灵里火热,常常服事主。”林前十二章三十一节劝勉我们说,“你们要切慕那更大的恩赐。”十四章以同样的话开始:“你们要追求爱,更要切慕属灵的恩赐,尤其要切慕申言。”(1)这些经节都指明基督身体的肢体应当殷勤尽功用,甚至到奋力的地步。十九世纪的布道家慕迪曾写道:懒惰的人难以得救。懒惰的人不能属灵,这是极为确定的。身体上尽功用的肢体乃是殷勤的肢体。只要圣徒殷勤,无疑的,他就有确定的功用。

爱人、关心人、接触人

第四,我们要在身体里尽功用,就需要学习如何爱人,就是如何真实的关心别人。我们对人的爱和关切,会使我们接触人。召会中肢体的用处,主要在于接触人。我们若从不接触任何人,我们就没有尽功用,因而没有用处。我们越接触人,就越尽功用而越有用处。因此,我们必须学习如何接触人。聚会前后或聚会之外,主日或周中,我们需要找出路来接触人。这是因为我们接触人时,就学习如何尽功用。每个地方都有很大的需要。我们每一个人在每周固定的时间,需要去接触一些别的圣徒,特别是年轻的圣徒,好照顾他们。我们越接触人,就越学习如何尽功用,如何服事人,如何将出于主的事物供应人。这种尽功用会反过来使我们更多与主办交涉。

与主交通

第五,在基督身体里真实的功用,在于我们与主交通。我在这里所说的交通不是一般的交通,乃是特定的交通,在其中我们与主专特的办交涉。我们特别需要与主交通如何接触人。比如,你也许祷告说,“主阿,我如何能应付别人的需要?我如何能服事别人?主阿,上个主日聚会中我遇见一个人。我对他有负担,但我不知道如何帮助他。”每一天,甚至在你去上班的路上,你都能自然而然的对主说,“主阿,我如何能帮助这个人?”你不相信主渴望答应这种祷告么?你若是这样与主有交通的人,在几天的祷告考量之后,你就要从祂得着答应。在你这一面,你也许领悟如何帮助你所代祷的人;在那人的一面,主也许在他的环境中作事,预备他的心。此外,这人也许下个主日来找你,告诉你他的光景。你在听他讲说经历时,里面会有印证,主在祷告中启示你的,正是这人在环境中所经过的。然后,你就很容易帮助他。在这种经历里,不仅他会得帮助,你也会得帮助,并从主有所学习。这是作基督身体活而尽功用的肢体的正路。

配搭服事

第六,我们必须一直记得我们只是肢体,即是如此,我们就不是包罗一切的,也不是能胜任一切的。即使我们能胜任,也只能胜任一分功用。我们每一个人只是一个肢体,因此许多事我们不能作。这意思是说,我们需要与别人相联。当我们经历各种情形时,我们会发现我们不足以应付大部分的事。同时,我们会领悟,别的弟兄姊妹能顾到我们所不能顾到的事。这种领悟使我们与那些圣徒合作。比如,你也许不知道在某件事上该如何作。然而,因着你领悟自己的不足,你会与有能力处理这情形的肢体合作。反之也是如此:别的肢体会领悟你能应付一些他们不能应付的事,于是他们会将事情带到你这里。我们若进入这种领悟和生活,我们就在身体尽功用中彼此相联。

基于这领悟,我们必须一直宣告说,“我只是一个肢体。即使我足能胜任某些事,但我不能胜任一切。”许多时候,我们必须将召会中的需要交给别的肢体,因为我们自己有所不足。当我们这样作,召会中的事奉和职事就是活的、充分的。在这种事奉里,我们自动相联一起,并且自然的作为身体而行事。每一个人都尽功用,但我们都是配搭着尽功用。凭着这种尽功用,我们就逐渐并渐进的被建造成为基督活的身体,并进入正确、实际、真实的召会生活。这样,我们就成为一班不仅站在对的立场上,并且有召会生活之实行和实际的信徒。

我们需要经历召会生活实行的一面

我们要有召会生活实行一面的经历,就必须学习受调整、谦卑并殷勤。我们也必须学习如何爱人、接触主,并配搭着事奉主、服事人。我们若谦卑自己,与主办交涉,就会领悟并实行这六点。不仅如此,我们在召会中也会有真正的功用。在一个地方若所有的圣徒都这样实行,参加聚会的人数可能一年内会翻倍,召会肢体的质也会提高。不仅如此,召会也会有许多活而尽功用的肢体,恒常的聚在一起。愿我们都实行这些事,使我们中间能有真实的、实行的召会生活。这将是召会真实的见证。我们不需要更多的知识和道理;我们需要更多召会生活的实行、实际和应用。愿主怜悯我们,带我们进入这交通的实际里。

第三章 迫切在身体生活里尽功用

读经: 罗马书十二章一至八节。

罗马十二章里基督身体的肢体尽功用

罗马十二章很清楚的说到,基督身体的肢体在身体生活里尽功用。在一节,保罗劝勉我们将身体献上,当作活祭。在二节,他说,“不要模仿这世代,反要借着心思的更新而变化,叫你们验证何为神那美好、可喜悦、并纯全的旨意。”三节原文开始于“因为”(中文省略)这连接词,指明接下来的,是说明前面两节。因此,三节和接下来的经文,乃是说明二节里所提到的神的旨意。从三节开始的这个段落,乃是论到身体生活的实行,因此神纯全的旨意必定是过身体生活。保罗在三至五节用物质的身体为例,说明基督的身体,他说,“我借着所赐给我的恩典,对你们各人说,不要看自己过于所当看的,乃要照着神所分给各人信心的度量,看得清明适度。正如我们一个身体上有好些肢体,但肢体不都有一样的功用;我们这许多人,在基督里是一个身体,并且各个互相作肢体,也是如此。”这些经文和接下来的经文使我们清楚,这一章所著重的,乃是基督身体的肢体在身体生活里尽功用。

五节指明,我们不仅是基督身体的肢体,也需要尽我们作肢体的责任。换句话说,因着我们各个互相作肢体,我们需要守住自己在身体里的地位,并在身体的功用上尽我们的一分。我们知道这是对这节的正确领会,因为这节的内容在下面的经文里延续并发展:“照着所赐给我们的恩典,我们得了不同的恩赐:或申言,就当照着信心的程度申言;或服事,就当忠于服事;或作教导的,就当忠于教导;或作劝勉的,就当忠于劝勉;分授的,就当单纯;带领的,就当殷勤;怜悯人的,就当甘心乐意。”(6~8)这些经节强调两件事。第一,这些经节强调肢体尽功用,指明我们要过身体生活,就必须尽功用。真正的身体生活在于众肢体尽功用。身体的肢体若不尽功用,就没有实行的身体生活。只有当所有的肢体都尽功用时,才产生真正的身体生活。第二,这几节经文告诉我们,身体的肢体所尽的功用,主要不是超自然或神奇的,乃是平常的。我们在所提到之恩赐或功用的顺序里,可以看见这一点。特殊的恩赐和平常的恩赐没有以特别的次序列出。首先列出的是申言。申言乃是在神直接的启示下为神说话并说出神来,可以包括预言的一面。这里的申言可看作特殊的事。接着列出的是服事,或职事。这是指在众地方召会里执事和女执事的服事(十六1,提前三8~13,腓一1)。我们也可将服事看作不平常的。接下来提到的恩赐是教导和劝勉。有人也许说,教导是特殊的,但劝勉,就是说和蔼的话以鼓励人,必定不是特殊的。在劝勉之后所列的是分授。分授是每个肢体都能作的事。然后保罗说到带领的;带领比分授的分量重。但在这个分量重的恩赐之后,立刻有怜悯人的恩赐。这恩赐在身体里是那么平常,以致似乎根本不是一项恩赐。然而,它也包括在恩赐当中。我们都能分授或显出怜悯。

主在这章列出不同恩赐的方式,与祂在林前十二章八至十节所排列的方式完全不同。那里所提的许多恩赐都是神奇的。然而,罗马十二章里所列的恩赐不是神奇的。事实上,许多恩赐都很平常。甚至似乎特殊的恩赐也是列在平常的恩赐当中。这指明身体的每个肢体都有功用,并且能尽他的功用。

我的负担是要众圣徒看见,他们作为基督身体的肢体,必须尽功用。按照罗马十二章里所列恩赐之顺序的观点来看,我们不能说自己没有功用,也不能说不知道如何尽功用。我们当然有功用,我们也知道如何尽功用。我们惟一的需要,是要清楚这事并接受负担。我在本章里的负担,是要给众人在身体生活里尽功用的完整概要,并劝勉众人就着这事迫切寻求主。

在罗马书里神的定旨

罗马书是基督徒生活的完满概要。头两章半告诉我们,我们原是罪人,在神公义律法的定罪之下。从三章到五章中间,保罗给我们看见,基于基督的救赎,我们蒙神称义,就是蒙神悦纳。然后,从五章中间到八章末了,保罗给我们看见圣别并模成神儿子形像的路。下一段,包括九至十一章,是插入的一段话,论到神在祂拣选里的恩典。最后,在十二至十六章,我们看见身体生活。除了插入的那一段话以外,罗马书陈明四个主要的点:第一,我们是罪人;第二,我们蒙称义;第三,我们被圣别并模成基督的形像;第四,我们是基督身体的肢体,借着守住地位并尽功用,而实行身体生活。神的定旨不是仅仅要得着蒙称义或被圣别并模成基督形像的人;神的心意是要得着一些除了蒙称义、被圣别并被模成之外,还作肢体联结一起,形成基督身体的人。借着这简略的概要,我们能看见,罗马书终极的结果乃是身体生活。

不是漠不关心,乃是迫切在身体生活里尽功用

虽然基督的身体实化于召会生活乃是神的定旨,但这件事几乎完全被基督教所忽略。在基督教里,有关于称义和圣别的教训,但很少注意身体生活的实际。甚至我们在众地方召会里也忽略这事。赞美主,我们已蒙称义,现今在追求圣别和模成。但身体生活如何?我们也许赞成身体生活,但我们在实行身体生活么?我们自己对这问题的答案,足以证明我们许多人忽略了基督的身体。我们不该忽略基督的身体,反而必须找,出一条路来实行。我们必须作肢体行事并尽功用。我的负担不是要教导基督身体的道理,乃是要得着实行的身体生活。我盼望我们每个人都看见,我们需要实际的实行身体生活。

以实行的方式过身体生活的路,乃是众肢体都尽功用。假设有三个人在主的名里在你家里聚集。按照主的话,主就在你们中间(太十八20)。你们这班圣徒中,每一位都必须尽特定的功用。你若问我,你该如何尽功用,我会用这问题反问你。我无法告诉你,你该作什么;你需要仰望主,祂会告诉你。主也许告诉你要教导别人。主若这样带领你,你必须殷勤、刚强并放胆的实行祂的话。你不该说,你什么都不知道。你若觉得不合格,必须向祂祈求:“主,你带领我施教,但我没有什么可以教导人。你必须赐给我东西教导人。”你若这样与主办交涉,我确信当圣徒们来到你家里这小小的聚会中,你必会有东西可向他们说。你说话时,圣灵在别人里面会尊重你和你所教导的,他们也许有负担带更多人到你的家中聚会。

我们基督徒来在一起时,常常带着漠不关心的态度,这是很可怜的。我们认为自己不知道如何说话,如何供应;我们认为自己一无所有。我们甚至认为自己在召会中的功用是坐在椅子上聆听别人。然而,这不是我们的功用。我们必须为着供应人一些东西而寻求主。我们说自己一无所能,所以必须等候别的肢体尽功用,这是错误的。我们每个人都必须到主面前与祂办交涉。我们不该对祂说,“哦,主,我不知道要作什么,”然后在这样的祷告之后睡平安觉,第二天早晨起来聆听别人在召会的聚会中说话。反之,我们需要放胆的告诉主说,“主,我有心为着你,我对你是认真的。我的功用是什么?你将我作成你身体的肢体。因此,我必定有功用。主,我的功用是什么?主,你若不给我清楚的领悟、清楚的带领和真实的负担,我就不让你过去。”我们必须就着我们的功用放胆向主祷告。我们甚至应该和祂摔跤。我们应该学习像雅各一样,他与主摔跤,直到主给他祝福(创三二24~30)。我们需要与主办交涉,直到我们的功用得着显明。我们若今天晚上、明天早晨与主摔跤,我们必会知道要作什么,并且有力量去作。我知道我在说什么。一九三二年我即不知道要说什么,也没有什么可教导的。靠着主的怜悯,我骑着脚踏车到乡间,俯伏在地上,向主叹息,说,“主,我无法突破,我不知道要作什么,我没有什么可供应,你必须给我东西供应。”主答应了我迫切的寻求。

在基督的身体里有许多路可以尽功用

尽功用分授

在基督的身体里,我们有许多路可以尽功用。我们若向主认真,就会从祂领受关于我们在祂身体里有什么功用的负担。比如,在财物的分授上(罗十二8),我们需要寻求主,直到我们领受真正的负担。我们祷告说,“主,我看见我需要分授。然而,我不知道该如何分授。虽然我不会教导和劝勉,但至少我有负担分授。然而,虽然我必须分授,但我没有什么可分授的。因此,主,你必须赐给我东西分授。”这样与主办交涉是好的。我们若这样迫切与主办交涉,祂必会供给我们,使我们能分授,并继续供应我们的分授。借着迫切与主办交涉而尽功用,乃是我们中间极大的需要。关于这种寻求,我不是在讲理论。我在召会历史里看见这事,并且在我的生活中亲身经历

尽功用教导

让我们回到三个人在家中有小聚会的例子甚至这种聚会也有许多事要作。假设有两位弟兄对基督徒的生活所知甚少。在这情况里,你需要到主面前从祂领受负担。你可以祷告说,“主,这里有两位弟兄知道得很少。主,你必须给我路来教导他们。”你这样祷告,主必会教导你。然后你就够资格并得着装备来帮助那两位弟兄。也许你是年长姊妹,认识一些十几岁的女孩子。你需要寻求主,好让祂赐给你东西以教导她们。当你得着祂的答应,你对所照顾的人会是大帮助。

尽功用带着祷告照料会所

甚至在会所里排椅子也是尽功用的路。我们需要一些弟兄姊妹以属灵的方式顾到这件实际的事。二十年前在我家乡的召会,弟兄姊妹到会所来整洁椅子。他们整洁椅子之前会祷告说,“主,无论谁来坐这些椅子,他们必须得救,并得着帮助认识你。”他们整洁时,继续祷告。因着弟兄姊妹这样带着祷告而尽功用,结果有许多奇妙的事发生。有一次一位青年人经过会所。圣徒们在会所外的围墙上贴了大字经文。这个过路的人看见经文,停下来,脱下帽子祷告,便得救了。不久之后,他来会所要求受浸。我们问他如何认识主的,他告诉我们,就是借着看见会所。还有一次,我们正举行福音聚会。一位男士走进会所时感到很惊讶。他告诉我们,他前一天晚上梦见这会所。会后这位男士立刻流泪得救。至终,大约一百个人借着这位弟兄被带来归主。甚至街上的不信者也说,来会所很难不被劝服而相信。因着有许多祷告倾倒在会所中,所以会所有征服人、劝服人的能力,其冲击力是非常惊人的。

尽功用发福音单张

我要激动你们的心,使你们领悟并看见你是肢体,在召会里有确定的功用。甚至青年弟兄姊妹也有无穷尽功用的路。也许你是个姊妹,主给你负担发福音单张;你可以发福音单张并教导别的圣徒如何分发。你因着有这种负担,就与别人为这事一同交通并祷告。由于你尽功用发福音单张,人就会得救并被带进召会里。

尽功用接触人

这些日子我们不该忽略我们是谁。我们许多人来聚会只像是“上教堂的人”。虽然我们是基督身体的肢体,但我们似乎无事可作。然而,我们若考虑真实的情形,就会领悟其实我们有许多事可作。比如,我们可以接受负担,借著作四件事,顾到别人的属丽幸福。第一,主也许给我们负担,每周邀请一、两个人到家里吃晚饭,并向他们讲说救恩和其他属灵的事。我们所邀请的人,可能是邻居、同学或同事。第二,主也许给我们负担,每周在固定的时间访问一个人。第三,我们也许受带领,每周花一个小时在街头发福音单张。第四,我们也许有负担,每次聚会前后接触一个人,与他交通,从他接受帮助或给他帮助。这是真实的功用。我确信你只要这样实行半年,就会看见这样作多么美妙。你必会因此而结果子。

尽功用在聚会中为人祷告

我们能尽功用的另一条路,是在聚会中为新人祷告。这样祷告其实是帮助话语的供应。你来到供应话语的聚会,也许看见一个新人。你该为这新人祷告,看看他对所说的话如何反应。信息说到某个时候,你也许觉得所说的话会摸着他;那时你该为他祷告。会后你该去就着信息与他谈一谈。这样作在身体生活里是大帮助。我们读了以上这些点,就能看见在召会中,我们有多少路能正常而平常的尽功用。

为着召会的扩增操练尽功用

你若愿意作这些事,你当地的召会半年内人数也许会翻倍。现在若有一百人聚会,六个月后也许就有两百人。我们需要带进新的肢体。这个月若有一百人,你需要尽功用,好在下个月达到一百二十人,接下来的一个月达到一百四十人。你若尽功用并顾到新人,聚会将会是活泼而令人舒畅的。然而,你若留在目前的光景中,一周过一周只会有相同的人,不会有扩增,你也不会有活的冲击力。

仅仅知道召会生活的道理还不够,你需要将这些事付诸实行。假设在你所在的地方只有你一个人。这也许使你考虑参加当地的公会。然而,你若这样作,你这身体的肢体就不会尽功用,结果乃是死亡。你必须联于身体其他的肢体,即使他们是在别的城市里。你要请求他们为你祷告,并在灵里与你一同作工,使你能在所在的地方劳苦。你若操练并为主有所作为,祂会给你负担和功用。结果,两个月后,也许有两、三个人借着你得救,你的功用也会越发加增。

祷告,寻求主,从主接受负担

我没有意思要给你更多关于基督身体的道理。我只愿恳切的劝勉你,要为着你在身体里的功用到主面前去,不要满意于你的现况。你若到祂面前去,祂必使用你。甚至青年弟兄也能被祂使用。一面,你需要放胆到主面前去,向祂认真;另一面,你必须学习谦卑、顺从,接受并守住你在身体里的地位。守住你的地位需要真实的顺从。总要顺从弟兄。你若这样作,会学习许多功课,主也会大大使用你。 我们今天的光景并不健康。虽然有许多亲爱的弟兄,但我们当中很少显出功用。这情形不仅不正常,并且完全是错误的。我们都需要抵挡这种不正常而错误的光景,并加以拒绝。我们是在地方上彰显基督身体的召会,也是基督身体个别的肢体,我们必须主动、活跃甚至积极进取。我们是召会,有主作我们里面属天的冲击力。我们怎能静默并被动?我们想凭自己改变我们的情形是无效的。我们需要花许多时间与主在一起。这样召会才会被激动并且得复苏,新的肢体才会被带进来,生命的度量才会扩增,肢体的数目才会增加。愿我们众人祷告、寻求主并从主接受负担。让我们都为着这事兴起来,凭着主、为着主、同着主并在主里有所作为(但十一32下)。

第四章 召会的立场(一)

在前面几章里,我们看过对召会生活真实的经历。我们强调,我们要经历召会生活,就必须联于别的圣徒,也必须作基督身体上尽功用的肢体。我们也看见,我们要有正确的功用,就必须守住地位,并尽我们在身体里那一分的功用。作肢体合式的尽功用,对经历召会生活是正确、必要、基本且紧要的。在本章我们要接着来看,我们要生机的联于圣徒,并在身体里尽功用,就必须清楚召会的立足点,就是召会的立场。

我们若不联于别的圣徒,就不可能经历召会生活。但在此我们碰见一个问题:我们该联于那些圣徒?今天在全地以及我们所在的城市里,有许许多多的圣徒。他们在英国国教、美以美会、路德会以及包括罗马天主教的许多其他基督徒团体里。我们不该随便的联于信徒;我们必须在正确的立场上联于信徒。由于各公会或独立团体的信徒都不在一的正确立场上,所以我们不能联于他们,或在实行上与他们一同尽功用。

在远东,许多更正教的传教士问我,为什么我与公会无分无关?我用一个问题回答他们:“你为什么与天主教无分无关?”他们的回答总是说,因着天主教错了,所以不与他们相聚。我进一步问他们:“他们哪里错了?你的意思是说,所有其他所谓的教会都是对的么?”天主教今天主要在两件事上是错误的:第一,它的立场是错误的;第二,它有许多内容是错误的。各公会像天主教一样,也在立场和内容这两方面是错误的。虽然错误的细节不同,但原则上他们与天主教完全一样。天主教如何在召会的立场上是错误的,所有的公会也在召会的立场上是错误的;天主教怎样在其许多内容上是错误的,公会也至少在其部分内容上是错误的。原则上他们有相同的错误;天主教和公会之间的不同,只是程度上的问题而已。

比如,我们看看南浸信会的立场和内容。代表这个公会的人也许说,他们站在受浸的立场上。但按照圣经,受浸并不是召会的立场。就其内容而言,浸信会不像罗马天主教错得那么厉害。然而,在一些非常严重的事上,它仍是错误的,就如教导并实行圣品阶级与平信徒制度。在圣品阶级与平信徒的制度里,某一个阶级的人-圣品阶级-被视为牧师,另一个阶级的人-平信徒—则不是。这传统的制度实际上乃是罗马天主教的酵。这制度极为严重,因为它破坏了基督的身体。我们不是以批评的灵说这话;然而,我们不该眼瞎。我们研究这些事,好叫我们能清楚而不自欺。这例子应该帮助我们厘清我们所讲之事的原则。

我们和公会无分无关的原因,与公会和罗马天主教无分无关的原因相同。公会说他们不加入罗马天主教是对的,却定罪我们与公会无分无关。这个标准即不一致,也不公平。从一九三二年起,我就讲论关于召会的正确立场。经过这些年之后,我不是讲理论的人,乃是有经历的人。关于这个点,虽然我备受定罪、批评并强烈的反对,但我不在意人怎么说我。我必须为召会立场的真理站住。

召会的立场是一的立场

召会正确的立场乃是一的立场。在整个宇宙中,召会是独一的;也就是说,召会乃是一个。这意思是说,独一召会的每一彰显也必须是一。在任何地方,召会不该有一个以上的彰显。圣经始终一致的证示这事,而启示录特别给我们看见这事。启示录是寄给七个召会的书信;一章十至十一节指明,这卷书寄给七个召会,等于寄给七个城市:“当主日我在灵里,听见在我后面有大声音如吹号说,你所看见的,当写在书上,寄给那七个召会:给以弗所、给士每拿、给别迦摩、给推雅推喇、给撒狄、给非拉铁非、给老底嘉。”这两节经文,加上其他许多经文,清楚的给我们看见,早期召会生活的实行,乃是一个城一个召会,一个城只有一个召会(徒八1,十三1,罗十六1,林前一2,林后一1,西四16,帖前一1,帖后一1)。没有一个城有一个以上的召会。这一个召会就是地方召会,是以城为单位,不是以街道或区域为单位。地方召会行政的区域,应当包括该召会所在的整个城市,不该大于或小于该城的界限。所有在这界限内的信徒,应当构成该城内惟一的地方召会。

伦敦是全地最大的城市之一。然而,那里只有一个美国大使馆,因为只有一个美国政府。假如伦敦有两个美国大使馆,彼此毫无关系,那就证明美国政府是分裂的,甚至有了两个美国政府。这样的情形似乎是假设,但这假设曾有一度几乎成为事实。在一八六〇年代早期美国内战期间,有两个美国政府-一个在北方,一个在南方。北方的首府在华盛顿特区(Washington D.C.),而南方,就是所谓的美国邦联(Confederate States of America),包括脱离合众国(United States)的一些州,首府在维吉尼亚州的瑞治文(Richmond,Virginia)。南方曾经企图在伦敦设立第二个美国大使馆。他们的企图若成功,伦敦就有两个美国大使馆-一个从华盛顿特区设立,另一个从瑞治文设立。这样的情形会破坏美国在伦敦的独一彰显。要维持在海外独一的彰显,任何一个城市必须始终只有一个美国大使馆。无论城市大小,这个原则都保持不变。虽然在大城市里的美国大使馆有好几个办事处,但仍只有一个大使馆。这是因为全地只有一个国家称为美国。代表美国的每个大使馆在其所在的城市,必须是独一的。这说明了召会一的立场。因着宇宙中只有一个召会,所以任何一个城市只该有一个召会的彰显。在这原则上妥协,乃是在基督身体的一上妥协。

一的立场是一般的,不是特别的

一的立场有几个特征。第一,一的立场是一般的,不是特别的。我们不该在任何事上,就是在教训上,或在实行上,使自己特别、特出。我们必须完全是一般的。即使我们令人难以了解,也不可让人给我们命名。我们若在任何方面特别或特殊,人就会按着那显著的特点给我们命名。比如,一个召会若在说方言的事上特别,别人就会称那个召会是说方言的会。我们若想要站在一的立场上,就必须是一般的。 一的立场是所有神儿女的立场

第二,无论神儿女的背景或观念为何,一的立场是为着所有神儿女的。所有信徒是否实际在这立场上聚集,不在于我们。这不是我们的责任,因为我们不能操纵信徒。他们是否在一的立场上聚集,完全是他们的责任。但无论别人是否来到这立场上,我们所站的立场必须是为着主所有儿女的立场。这也要求我们是一般的。我们若在任何事上特别,就有一个只为着像我们一样的基督徒的立场,而不是向主所有儿女敞开的立场。我们若基于非基要道理的点使自己与别的信徒分开,就会失去正确的立场,使自己成为宗派。

一的立场是向所有信徒敞开的

第三,一的立场完全是向主所有儿女敞开的。假设有几位穿着神父外袍的天主教神父走进我们的擘饼聚会,我们会接纳他们么?只要他们是得救的,我们就必须喜乐的接纳他们。我们在擘饼聚会时,会接纳说方言的弟兄么?因着一的立场要求我们向所有的真信徒敞开,我们站在这立场上的人就必须接纳他们(参罗十四1,十五7)。我们若不高兴接纳这样的信徒,那证明我们还必须看见一的立场,并确实以一般的方式实行一的立场。

我在本章里不想说到太多召会立场的细节,在往后的信息里我们将说到那些事。此时我只要给你们关于这事的几个提示,使你们操练你们的灵和悟性,开始清楚的领悟关于召会的立场。召会的立场乃是一的立场,这立场是一般的,适合主所有的儿女,无论他们的背景和观念为何,并且也向所有的信徒绝对敞开。

祷告:主,当我们在这一切事上寻求你的时候,我们需要你宝血的遮盖。主,把我们隐藏在你自己里面,并用你主宰的手保护我们。我们信靠你,将自己交在你的手中。主,我们祷告,但愿天向我们开启,使我们对你永远的定旨有更清楚的认识,并使我们在这些日子认识你的道路和你的恢复。哦,主,我们何等微小,又是何等软弱!虽然我们一无所是,但我们蒙你拣选,并且受了你的托付。我们在你面前战兢。主,在这些争战的日子里,在这一切事上帮助我们。把我们加强到里面的人里,并为我们争战。我们在你宝贵的名里求。阿们。

第五章 召会的立场(二)

我们已经看见,我们若要经历正确的召会生活,就必须联于别的肢体。仅仅参加聚会还不够;我们尽功用时,需要确定的与一些圣徒相联。不仅如此,我们与圣徒相联时,必须谨慎。我们不可随便或轻率的与人聚在一起。反之,我们要与圣徒相联,必须先清楚这些圣徒的立场,立足点。我们是否与主一同往前,非常在于这件事。在上一章,我们说过如何正确的与其他基督徒相联;在本章里,我们要基于上一章所说过的,继续往前交通。

召会的立场这件事是原则,可应用于我们与所有基督徒的接触。我们要联于别的圣徒时,必须清楚他们所站的立场。一个家庭从一地搬迁到另一地,买房子时考虑的第一件事,是他们要住在什么街坊邻舍当中。假设有一栋房子很漂亮,很精致,也很符合他们的需要,但这房子位于败落且不安全的区域。毫无疑问,因着这房子不恰当的地点,这家人不会住在那里。同样的,我们对召会的立足点也不可不慎。的确,我们无论去哪里,都需要联于别的圣徒。但我们需要顾到的第一件事,乃是守住召会立足点—立场—的原则。

一的立场是一般的,不是专特的

什么是我们所据以分辨正确立场的原则?换句话说,我们如何决定那个立场是对的,那个是错的?召会正确的立场,乃是一的立场。一的立场乃是代表基督身体的立场,不代表任何团体、道理或实行。一的立场是一般的,不是专特的。我们中间除了基督徒的信仰(犹3,提前六12),不该有任何特色。我们所说的基督徒信仰,意思是指我们相信圣经、神、基督、基督的工作、我们的救恩和召会,就是一切真信徒所共有的。信仰之外的特色不是基要的项目,因为这些项目在共同的信仰之外。这些特别的项目至终导致信徒分裂。这些项目在大的堂会当中显而易见,在小团体的信徒当中也能见到。我们对于任何专特的事都必须非常谨慎。

在经历中,一般与专特相对

人生来就是古怪的,每个人都喜欢与众不同。比如,有一次一位弟兄问我,为什么我们在聚会中不实行彼此握手。他觉得我们不握手把聚会的气氛弄得很冷淡。我告诉他,在新约里,很难找出在聚会中握手是否是对的。我告诉他,我们若坚持握手,会使自己成为宗派。我告诉他,他若觉得他该与每个人握手,我会依从他;我不会反对他,因为我恐怕会形成不握手的宗派。因为握手不握手都没有错,但我们若坚持这样或那样,就会使自己成为宗派。原则上,我们把非信仰之一部分的事物作成规条,就为自己建立特色,而使自己成为宗派。早期的众地方召会很可能在实行的小事上不是一律的。这不是说,我们该特意尝试与别的地方召会不同;这乃是指明我们不该尝试使别人的实行与我们的实行相同,否则我们就成为宗派了。

最近我们中间有一位弟兄坚持在聚会中摇铃鼓。虽然我不受搅扰,但大部分别的圣徒都受搅扰。我告诉他说,“弟兄,摇铃鼓没有不对。然而,我们必须顾到别人的感觉。你若坚持摇铃鼓,你就在形成宗派的原则里。当然,别人若坚持你不能摇铃鼓,他们也在形成宗派的原则里。不仅如此,你需要看见,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弟兄姊妹都不同意你摇铃鼓。你若继续这么作,可能两周以后大家都离开了,只有你自己留下来摇铃鼓;那就会破坏你当初与我们来在一起实行召会生活的目的。我把这件事留给你决定。”我说这话,因为我领悟,这位弟兄的坚持可能真的会导致所谓摇铃鼓的会。至终,这位弟兄不再来聚会。这种坚持显示典型的宗派观点。

假设你去一个地方,弟兄姊妹聚会时坐在地上,你会如何反应?我提出这简短的例证,给你们看见,许多分裂是源自于什么。我们都相信耶稣和祂救赎的血,我们也爱慕、敬拜并接受祂,以祂为我们的生命。然而,我们是分裂的。曾经有人告诉我,英国普利茅斯的一个弟兄会分裂,是因为这个团体有一部分人坚持在聚会中弹钢琴,另一部分人坚持不弹钢琴。我们不该以为这是小事。我们都需要学习一件事:不要坚持任何事或反对任何事,除非那件事与不道德、拜偶像、异端或分裂有关。对于任何不是不道德、拜偶像、异端或分裂的事,我们都必须包容。另一面,我们仍然必须认识什么是对的。然而,即使我们在某件事上是对的,也不该坚持要使对的事成为律法。使徒保罗知道在新约时代,人不需要守饮食的条例(参徒十9~15,提前四3~5)。然而,在罗马十四章,关于吃的事,保罗没有指出什么是错、什么是对。反之,他的态度非常宽大;他告诉那些凡物都吃的人,不可轻视只吃素的人,他也告诉那些吃素的人,不可审判那些凡物都吃的人(3)。保罗处理吃的事,显示了召会生活里包容的原则。

假设你所在的城市里,有两位弟兄坚持要在安息日,就是在周六聚会。你怎么办?一面,你需要学习认识,根据圣经什么是对的。在这例子里,新约是清楚的:不再有守日的需要(加四9~10,西二16)。另一面,一些弟兄若坚持周六聚会,你不该与他们争论。在这些较小的事上,你该学习宽大。你需要认识什么是对错的标准,但你不可坚持对的事,除非那是信仰的事。你若认识水浸是对的,但别的弟兄相信洒水礼就够了,你不要和他们争论。你的态度应该是,他们若认为洒水礼是对的,他们可以实行洒水礼。虽然你仍然知道什么是对的,但你不该坚持你的方式,也不该让他们的方式揽扰你。要学习包容;要学习无保留的向别人敞开,并站在一的立场上,这立场适合所有的信徒。

付代价并忠信的实行召会的立场

忠信的实行召会的立场,要求我们向主绝对并付代价。大多数信徒对召会的立场不清楚,但一些清楚的人仍然不实行。原因有几个:第一,这些信徒也许认为实行召会的立场太困难了。第二,他们也许害怕得罪人。第三,他们也许害怕与不实行召会立场之人的关系会决裂。第四,因着这些惧怕,他们也许不愿意付所需的代价走这条路。结果,他们虽然清楚,却妥协并原谅自己。

你对召会的立场若不绝对,对主就不是绝对的。因着你不愿付代价,你也许会失去许多属灵的事,包括正确的属灵看见(参启三17~18)。结果,你可能很难有真实生命的长大。你也许还是非常热心并爱主,却失去了冲击力。过一段时间,你虽然保有很多知识,却在你的良心里并在属灵的事上变得迟钝。你甚至可能失去主同在的感觉。

我们若不说到召会生活,就不需要提出召会立场的事。我们只需领人归主,帮助信徒更属灵,并教导圣经。我们采取这容易的路会使我们受欢迎,也会使我们召会的人数增加。然而,我们若带着实际实行召会生活的眼光来讲论召会生活,就必须非常清楚召会的立场,并以这立场为起点。这是因为没有召会正确的立场,也就是没有召会明确的立足点,就不可能有正确的召会生活。召会的立场对真正的召会生活极为重要,以致我们若不顾到召会的立场,即使谈论召会生活也没有用。我们若对主认真,渴望经历真正的召会生活,就需要有新起头,在召会的立场上是明确的。我们走这条路,会看见主的祝福。诸天会向我们开启,我们的灵和良心会清明,我们会绝对为着主,我们也会在许多其他方面得着加强并束上腰。

假设你搬到新的城市,想与一些信徒相联。你该与谁相联?有两条路处理这种情况。第一,你可以走放松的路:你可以去找能给你属灵帮助的会众,或去找你能给与属灵帮助的团体。虽然这条路容易,却是错误的路。正确的路乃是投入一班在那城市里站在正确的立场上,就是一的立场上的信徒。你需要在这事上谨慎。在你的城市里若已经有身体的正确彰显,你必须投入这彰显。你若不投入这彰显,就是分门别类并在己里。为自己有所谋求,而不投入你所在城市里已有的召会,这乃是分门结党。

若是在你所在的城市里,没有一班信徒作为基督身体在地方上的彰显而聚集,你该怎么办?无论外面的光景如何,你仍然必须忠于你所看见的召会立场。首先,你需要领人归主。逐渐的,会有一些人与你来在一起。你该供应他们,帮助他们得救;或者他们若是已经得救,你就帮助他们建造在一起。至终,那些借你得救并得造就的人会与你一同站在正确的立场上,你和他们就一起成为你所在城市里身体的彰显。你若是姊妹,该走同一条路,帮助别人站在正确的立场上。你所帮助的人也许是弟兄。你帮助这些弟兄之后,该守住你作姊妹的地位,尊重弟兄们。这样,基督身体小小的彰显会在你的城市里兴起来。原则是这样:你绝不可对召会的异象不忠信,说这会给你造成许多麻烦,或需要你付很大的代价。说这话指明你对主不忠信。我们必须对主并对我们从祂所看见的忠信。

今天我们都必须清楚。关于召会生活,我们有两条路可走。一条是放松的路,另一条是绝对的路。放松的路是避开召会这件事;绝对的路是在正确的立场上尊重并实行召会生活。你若认真要过召会生活,到了没有基督身体正确地方彰“«之处,你需要向主并向你所看见的忠信,放胆站在正确的立场上,与你所联于的弟兄们交通,为主有所作为。你若走这条路,我确定主会尊重你为祂所作的。这条路绝对是正确的路。

对异象忠信带来祝福

我们若对召会生活漠不关心,就会对正确的立场漠不关心。然而,我们若有心要实行真正的召会生活,那么无论我们去哪里,我们都会顾到地方召会的真理和实行。在我们所在的城市里,若已有召会正确的彰显,我们会投入这彰显。不仅如此,我们不会联于任何别的团体,也不会建立自己的团体。当地若还没有召会正确的彰显,我们会忠信的站在正确的立场上,并仰望主,使真正的召会生活兴起来,为祂作见证。我们若走这条路,会蒙祝福,也会带给主的儿女许多祝福。

在远东和美国,我见过许多走这条路的人。我能很强的见证,因着他们对他们所看见的忠信,并站在正确的立场上,结果他们蒙祝福,也成为主儿女的祝福。我在远东和美国也见过一些人到不同的城市去,没有站在正确的立场上。今天他们多少都在退后的光景中,那些与他们一同聚集的人也没有很好的往前。就着我在各地所见到的,我能见证,尊重召会立场的路是惟一的正路。我们若走任何别的路,都会很可悲,并失去方向。我很有把握的说,即使你有最好的职事,但你若在这事上轻率,你的职事将失去冲击力。圣灵不会像从前那样尊重你和你的职事。在主的遮盖下,我知道我在说什么。我见过并经历过这些事。

我有胆量着重的说,主必定恢复正确的召会生活。虽然这恢复不会包括整个身体,但至少会包括一些余数。这正确的召会生活会在远东、欧洲、非洲、澳洲、北美、南美并全地各处兴起。我们若对召会的立场轻率,虽然我们也许有某种有限的祝福,但在我们所作的一切事上,我们会失去冲击力、新颖和新鲜。不仅如此,我们会失去主的大能、同在和笑脸。但是我们若在这些日子,随着主召会生活的恢复而往前,主会尊重我们所作的。我们会有冲击力,也会有主的同在和笑脸。愿我们都学习忠信,并学习拒绝己,好为着正确召会生活的实行和恢复。

第六章 信仰、教训之风和真实

读经: 以弗所书四章三至四节,十三至十五节。

今天在基督教里的光景很混乱,也很复杂。大部分的基督徒对召会一的立场即使有些看见,也看见得很少。甚至在那些看见一点召会立场的人中间,愿意付代价照着圣经启示而实行召会生活的人也不多。因此,基督的身体四分五裂,召会也没有正确的彰显。我们若想要在这混乱当中实行召会生活,就必须清楚保罗在以弗所四章一至十六节所揭示的四件事:“那灵的一”(3),“信仰上…的一”(13),“一切教训之风”(14),和“持守着真实”(15)。在本章,我们要来看信仰上的一、教训之风和持守着真实这件事。

信仰

我们也许以为信仰和道理的教训是相同的。然而,这二者并不相同。清楚保罗在以弗所四章十三节所说信仰之意义的基督徒不多。在新约里,“信(或信仰)”(faith)一辞至少有两个意义。第一个意义是主观的意义。主观的“信”与我们相信的行为有关。按照这意义,有在主里的信(faith in the Lord)就是相信主(believe in the Lord)。

“信仰”的第二个意义是客观的意义。客观的信仰是指我们所相信的对象,也就是我们所相信的事物。几乎所有的基督徒都熟悉“信”是相信的行为,但认识信仰第二个意义的基督徒并不多。然而,新约满了信仰客观方面的经文。犹大书三节说,“亲爱的,我尽心竭力要写信给你们,论到我们共享之救恩的时候,就不得不写信劝你们,要为那一次永远交付圣徒的信仰竭力争辩。”提后四章七节说,“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赛程我已经跑尽了,当守的信仰我已经守住了。”这两节经文所提到的信仰,不是相信的行为,乃是客观的信仰,指我们所相信的事。同样的,以弗所四章十三节里“信仰上…的一”这辞所提到的信仰,也是客观的信仰。我们该注意,保罗在五节所写的“一信”,不是客观的信仰,乃是主观的信,也就是我们相信的能力。这节说,“一主,一信,一浸。”我们知道这里的信是主观的,原因是这节里信和浸的顺序-我们首先相信,然后我们受浸。因此,在以弗所四章里,我们看见信(信仰)的主观方面和客观方面。

我在本章中的负担,是要交通客观的信仰是什么、以及不是什么;j我们若要认识客观的信仰,就必须认识我们基督徒相信的是什么。客观信仰的主要项目是我们所必须相信而借以得救的事物。我得救后的那几年,我相信耶稣是神的儿子,由童女所生。我也相信祂借着在十字架上的死所完成救赎的工作、祂的复活和祂的升天。然而,除了为着我得救必要的事物以外,我还相信许多其他的事物,就如水浸、灾后被提、时代的真理等。我得救后的头几年,若知道什么人不是借着水浸的方式受浸,我就不与他有交通。任何人若质疑我被提的信仰,我就与他争辩。除了这些小事,我还相信许多其他次要的点,就如蒙头、洗脚和主日(与所谓的安息日相对)。因此,虽然我信仰的主要项目是基督的身位和工作,但我还相信许多附加的次要的点。于是我就在这些次要的点上,与许多别的信徒有了分歧。

信仰的项目是什么?信仰的项目只是与我们救恩有关的项目—换句话说,只是与基督的身位和工作有关的项目,包括基督是神的儿子,由童女所生,为救赎我们而死,第三天复活,升天,并且作为那灵降下。其他的点都与我们的救恩无关。因此,我们是否相信附加的点并不重要。我们是否相信水浸、灾后被提或任何其他这类的事,并不影响我们的救恩。只要我们相信以上所提的基要项目,我们就得救了。我们若不相信这些项目,就失丧了。与我们救恩有关的这些基要项目,构成了信仰。所有其余的点都不是信仰的一部分,只是道理的教训。今天我所严格持守的信仰,只是与基督的身位和救赎工作有关的项目。我们必须相信那些项目。无论我们是否相信其他的点或道理,都没有差别,这些与我们的救恩无关。我们对于这些次要的点所采取的立场,与我们的救恩无关,这事实证明这些点不是信仰的项目。信仰只包括与我们救恩有关的事物,也就是关于基督的身位和工作的项目。

借着持守基督作真实并长到祂这元首里面,达到信仰上的一

以弗所四章十三节告诉我们,我们需要达到信仰上的一。这是非常有意义的。信仰上的一是我们需要达到的。我成为信徒时,相信信仰的项目。然而,我也相信许多其他的事物。有一天,我遇见一位在主里亲爱的弟兄。我第一次遇见他时,问他是否信主。当我们发现对方是信徒时,都很高兴,并见证我们是弟兄。我们的谈话若停在那里就好极了。然而,我追问他对于受浸的看法。他回答说洒水就够了。我告诉他,我认为水浸是必要的。然后我们又开始辩论被提的事。我们越谈,越发现我们的不同。至终,我们彼此问:“你参加什么会?”我告诉他,我是南浸信会:我的家人三代都是南浸信会的教友。然后他告诉我,他去长老会-他坚持长老会比我的南浸信会好。最后,我们发现我们是何等的不同。虽然我们两人都是信徒,却彼此争论而分开。把我们分开的,是我们在信仰以外所持守的点。

当我们持守信仰时,我们就有一;当我们专注于附加的事时,我们就分裂。以弗所四章十三至十四节说得很清楚。信仰的一使我们众人成为一,道理的教训之风把我们吹离一。甚至正确的教训也能把我们吹离。比如,水浸、蒙头和主日的道理教训是对的,但这些能成为风,把我们吹离基督和祂的身体。我们若坚持水浸、蒙头和其他合乎圣经却非基要的点,就会被吹离基督与召会。

在三节所说的一,是那灵的一,也就是在实际上神圣生命的一;十三节所说的一,是在实行上我们生活中的一。我们在实际上已经有了神圣生命的一,我们只需要持守这一。但我们需要往前,直到我们在实行上达到生活中的一。这方面的一,包括两件事:信仰,以及对神儿子的完全认识。信仰不是指我们信的行动,乃是指我们所信之事,就如基督神圣的身位,以及祂为我们的救恩所成就的救赎工作,如犹大书三节,提后四章七节,提前六章二十一节所启示的。对神儿子的完全认识,乃是对关于神儿子之启示的领略,是为着我们的经历。我们越在生命中长大,就越固守信仰,持定对基督的领略,也越抛弃一切引起分裂,次要且较低的道理观念。然后我们就要达到或达成这实行上的一,也就是说,我们要达到长成的人,达到基督丰满之身材的度量。

所以,信仰的一与那灵的一相对,是我们需要达到的。我们借着长大达到这一。我们众人都在主里长大时,自然而然就不再坚持不属基督徒基本信仰的教训,并逐渐达到信仰上的一。那时一切分裂我们的事物就没有了,我们就在信仰上是一。

以弗所四章说到信仰、教训之风和真实。“真实”的意思是“实际”。真实即是实际,就与道理不同。犹太教只有预表、预言、教训和律法。这些事物与基督分开时,就是空洞的,没有实际。预表、预言甚至律法的实际,乃是基督(约十四6)。律法说,“要爱邻舍。”(太二二39)我们若没有基督,就没有凭以真实爱人的那种爱。因此,基督是旧约里一切正面事物的实际(路二四27、44,约五39)。我们说基督是真实(实际),就是这个意思(十四6)。犹太信徒有许多对的、好的、合乎圣经的教训,他们信主时把这些带进召会里。然而,这些教训成为教训之风,将信徒吹离基督和作祂身体的召会。信徒因着这些道理的教训而漂离,结果就不能达到信仰上的一。

今天基督徒很像古时的犹太信徒。虽然我们许多人不是犹太人,却被基督以外的许多道理所灌输。至少我们受教导要持守一些合乎圣经的好事。那些,物无论多么美好且合乎圣经,终究不是基督自己。这样的事物使基督徒分开并分裂,并且形成公会的基础。因着有不同的教训,结果产生持守关于受浸之特别教训的浸信会、强调长老治会的长老会和许多强调其他各种教训的公会。这证明不同的教训制造分裂。所有的真信徒,无论名称是什么,在信仰上是相同的。我们若放下不同的教训,就会达到信仰上的一。

作为信徒,我们不该专注于道理的教训,乃该持守基督作实际,并长到祂这元首里面(弗四15)。然后我们从祂有所领受,以供应身体其他的肢体。结果,身体就得扩增,并且被建造(2)。持守基督作真实不仅是正路,也是完成基督身体之建造惟一的路。我们需要在凡事上长到元首基督里面,使道理教训之风不能再把我们吹离。

一是在信仰上,不是在道理上

我们的一不是在于各种不同的道理教训,乃是在于我们所相信那使我们得救的信仰。这信仰是我们独一的“信条”。我们越注意那些不属于信仰的道理教训,就越分裂。道理的教训是今天弟兄会中间有那么多分裂的原因。弟兄会开始于一八二八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前,他们开始才不过约九十年,就分裂成至少一百五十个团体。今天弟兄会中间有更多的分裂。我知道在美国的某个城市里,就至少有六个不同的弟兄会聚会。弟兄会中间的分裂,主要是由于许多派别想要为道理的教训争辩。

在历史上,弟兄会中间只要在教训上出现些微的不同,他们的聚集就分裂了。弟兄会中间第一次主要的分裂,是发生在达秘(John Nelson Darby)和牛顿(Benjamin Newton)之间。牛顿弟兄与达秘弟兄分开,是由于两个原因。第一,达秘相信灾前被提,而牛顿说,按照圣经,召会在大灾难期间仍然在地上,并且直到大灾难之后才会被提。这两位弟兄之间分裂的第二个原因,是达秘定罪牛顿持守关于基督身位的不正确教训。因着道理上的不同,这两位弟兄就分开,弟兄会也分裂了。

我告诉你们这事,意思不是我们不该学习合乎圣经的教训。相反的,我们甚至需要认识圣经的一切细节。然而,我们不该坚持任何非基要的教训到一个地步,使其成为共同信仰的一部分。水浸完全合乎圣经,若是可能,我们总该实行。然而,我们不该把水浸当成信仰的一部分。有些弟兄若坚持洒水礼,我们该告诉他们:“弟兄们,你们若有平安实行洒水礼,我们不会与你们争论。”我们能这样说,因为我们都有相同的信仰。虽然在道理的教训上我们也许不同,在信仰上我们却是一。我们只该持守信仰,而将道理的教训留在次要的地位上。这是我们持守一的惟一之灌。一个人若不坚持蒙头,我们不该说他是异端,因为蒙头不是信仰的一项。然而,他若相信主耶稣不是神的儿子,他就是异端,我们不该与他交通(约贰9~10)。

我们都必须记住信仰与道理教训之风的不同,以及道理教训与真实的不同。信仰包括我们所必须相信以得救的那些项目。道理教训是次要的项目,与我们的救恩无关,因此不是信仰的一部分。真实乃是基督自己作实际。我们需要达到信仰上的一,并持守基督为真实。我们绝不可坚持任何非基要的道理教训,使其成为信仰的一部分。我们若这样作,会形成宗派或公会,因而在圣徒中间制造更多分裂。

第七章 在召会生活的实行上保守一

我们在前一章看见,以弗所四章十三至十五节至少说到四件事;我们已看过其中的三件-信仰、道理的教训和真实。我们在前一章清楚的区分了信仰和教训。在本章我们要继续并发展那一条线的交通,并将其应用在召会生活的实行上。

两种教训的区别

信仰是由那些我们若要得救就必须相信的项目所组成。如果我们不相信这些项目,我们就会失丧。按照我们到目前为止的用语,信仰和教训有所不同。然而,为了准确并清楚起见,我们可以说,教训实际上有两种,一种教训构成信仰,另一种教训与信仰毫无关联。我们在圣经里发现许多教训。有些教训是关乎主耶稣是神的儿子,是神的话,成为肉体来作人,在地上生活三十三年半,为我们的罪死在十字架上,并且复活,复活以后过了四十天升到天上,并且差遣圣灵,为要将祂自己分赐给我们作生命和能力。另一些教训是关乎水浸、蒙头、主日(与安息日相对)和正确的饮食这类的事。我们必须清楚,属于信仰一部分的教训,与不属于信仰一部汾的教训之间是不同的。信仰的项目,只包括那些与基督的所是(祂的身位),和祂为我们所作成的(祂的工作)有关的教训。再者,我们也已看过,属于信仰的教训,只是那些为着我们的救恩所必须有的教训。若没有这些教训,我们不会得救。

假设我们不相信基督是神的儿子,并且由童女所生而成为人。我们若不相信这些事,就不能得救。照样,假设我们不相信基督为我们的罪死在十字架上,并在第三天复活。我们若不相信这些事,我们也不能得救。只要我们不相信基督的身位和工作,我们就不可能得救。然而,假设我相信水浸是对的,你认为点水礼是对的。既然受浸的方式与我们的救恩无关,关于受浸方式的教训就不是信仰的一部分。南浸信会的人相信水浸。然而,许多不相信水浸的人也得救了。这证明受浸的方式与我们基本的救恩无关,因此它不是信仰的项目之一。所有真得救的人在信仰上乃是一,不拘他们是属于南浸信会、长老会、循道会、英国国教或天主教。一个人只要得救了,就在信仰上与其他所有得救的人是一。

信仰使人联结,而教训使人分裂

所有的真信徒虽然在使人得救的信仰上是一,但在所持守的教训上,可能非常不同。因此,通常最好是不要谈论不同的教训。我们越讲说信仰,就越是一,并且越受鼓励。相反的,我们越讲说教训,就越分裂,并且也越沮丧。信仰使我们成为一,教训却使我们分裂。为这缘故,我们需要紧紧联于信仰,不要依附于各种教训。我们虽然需要学习认识那些教训是正确的,那些是不正确的,但是在我们与其他信徒的关系上,我们不该坚持某些教训。

使徒保罗可作为例证。无疑的,他非常清楚一切的教训。比如,他非常清楚在新约时代不需要守特别的日子(西二16)。他知道日日都一样,并且不该有守主日的律法。他也清楚在新约时代,信徒无须为吃这事起争论。对他来说,不论是蔬菜或是肉,每样东西都好作食物(提前四3~5)。然而,尽管保罗是清楚的,他却不坚持关乎这些事的道理。在罗马十四章,他表现出非常宽大的态度。他说,“有人信百物都可吃,但那软弱的,只吃蔬菜。吃的人不可轻视不吃的人,不吃的人也不可审判吃的人,因为神已经接纳他了。…有人断定这日比那日强,有人断定日日都一样,只是各人自己的心思要坚信不移。”(2~3、5)虽然保罗清楚守日和吃的事,但他并不坚持自己关乎这些事的教训。反之,他怎样劝告别人,要接纳所有的信徒,自己也照样作。

除了拜偶像、淫乱、勒索、辱骂等粗鄙的罪(林前五9~11,六10~11),以及分立 (罗十六17,多三10)和否认基督成为肉体(约贰7~11)以外,我们必须学习不审断别人在道理上的看法。只要人是真基督徒,有新约基本的信仰,即使他在道理上的看法与我们不同,我们也不该见外;反之,我们该在同一位主里接纳他。

我知道水浸合乎圣经(太三16,徒八38~39,太二八19,罗六3~4)。然而,假设有几位弟兄不同意我,我们也无须争论。虽然我知道水浸是正确的,我并不坚持。他们若坚持点水礼,我坚持水浸,最后的结果将是两个召会—“水浸召会”和“点水召会”。我们需要学习这功课,不要坚持不属于信仰的教训。凡坚持这种教训的,乃是分门别类。我们不该坚持这些事,因为这些不是信仰的项目。若我们考量的事乃是信仰的项目,我们不仅必须坚持,也必须愿意为此牺牲性命。按照犹大书三节,我们必须为那一次永远交付圣徒的信仰争辩。然而,这节经文没有叫我们为各种教训辩护。信仰使人联结,而教训使人分裂。或者如保罗在以弗所四章所说,信仰使人联结,教训却将人吹离基督和祂的身体。十三至十四节说,“直到我们众人都达到了信仰上并对神儿子之完全认识上的一,达到了长成的人,达到了基督丰满之身材的度量,使我们不再作小孩子,为波浪漂来漂去,并为一切教训之风所摇荡,这教训是在于人的欺骗手法,在于将人引入错谬系统的诡诈作为。”我们越谈论教训,就越被带开。这就是为什么保罗称教训为风。

请注意保罗写的不是“一切异端之风”。我年轻时,以为保罗在十四节乃是说到异端之风。虽然我读到的是“教训之风”,领会的却是“异端之风”。然而,保罗说的不是异端之风,乃是教训之风。在我自己的经历中,从我最初成为信徒开始,至少有七年的时间,我被各种教训之风带离开。

我们基督徒来在一起实行召会生活,绝不要坚持不是信仰项目的教训。我们只该坚持基督为真实。换句话说,我们必须持守着真实,也就是持守基督,我们就得以在一切事上长到祂,就是元首基督里面(15)。我们这些来在一起实行召会生活的人,坚持基督和祂的身体,就是召会。在召会生活的实行上,只有这两件事是重要的。至于那些不属于信仰的教训,我们不需要坚持任何一方面。我们不要坚持水浸或点水礼,我们只要谦卑并彼此顺服,彼此交通,一同祷告,让主在受浸的事上带领我们,使我们可以学得正确的路。

只要我们坚持非信仰项目的教训,就会分门别类。假设我们说自己不是分门别类或宗派意识浓厚,我们凡是站在召会立场上,没有特别的名称或实行,然而我们却坚持水浸;这指明我们是水浸派。我们一旦使水浸成为与人不同的特点〉就失去召会的立场(召会的立场乃是一),自居水浸的立场。,我们虽然可以宣告是站在召会的立场,实际上,我们因着坚持水浸,已经失去这个立场。因此,我们即使认识受浸正确的路是水浸,也不该坚持这路。我们绝不该使一种特殊的教训成为我们与人交通的条件。

不坚持任何教训或实行

虽然召会立场这事非常简单,今天的基督徒却非常复杂。在前面几章里,我们已经看见关乎召会正确立场的事。我们若能领会这几章所包含的一切事,就能清楚召会立场的原则。

我们要思考一种可能发生的情形,借此进一步阐明召会立场的事。假设我们在自己的城市里有聚集,并宣告我们弃绝任何一种公会。此外,假设我们宣告自己不是宗派,并且在主耶稣的名里聚集,没有信经、典章、准则、规条、组织的身分或名称。即使我们宣告自己的确是如此,然而,除非我们的实行符合我们的宣告,否则我们不该自认为在正确的立场上。在我们未察验实际的光景之前,我们不该按表面接受我们的宣告。要察验的最重要之事乃是:我们中间是否强调任何信仰以外的事?我们强调水浸、说方言或任何其他次要的教训或实行么?我们若是如此,意思就是说,我们是宗派。

作为信徒,我们必须站在一的立场上。我们接纳信徒,若在信仰以外有任何条件,就不是真的站在召会立场上。

那么,对那些实行水浸或蒙头的人,我们的态度该如何?有些人可能说,如果那些实行成为我们中间的争论点,我们就该祷告。然而,最好的答案是说,我们向这一切事敞开。主若带领我们有分于这些合乎圣经的事,我们不该惊慌,更不该反对。我们是否持守某些教训,或有某些实行,应当严格的照着主的带领。我们只坚持一件事:主耶稣基督是我们的一切。我们不坚持任何其他的事。我们即不赞成也不反对那些美好却不是基本的教训和实行;我们照着主的带领,向一切合乎圣经并有益的事敞开。我们要避免分门别类,就不该坚持任何教训或实行。我们都需要学这功课。

已过二十世纪以来,信徒中间发生过许多事,并尝试过许多不同的作法。这一切事对我们都是很好的功课。我们借着从历史学习功课,知道实行召会生活正确并合式的路,乃是来在一起接受主耶稣作我们的中心,并且惟独坚持基督自己。至于其他一切美好并合乎圣经的事,我们必须向主绝对的敞开。

关于我们自己,我们每个人必须非常清楚圣经的一切教训。然而,在与别人的关系上,除了共同的信仰以外,我们绝不可坚持任何事物。你若是姊妹,y就必须清楚蒙头的事,并且按照你所看见的,实行蒙头。然而,不论你对蒙头多么清楚,都不该为别人定下蒙头的规条。水浸的原则也是一样。虽然我们渴望清楚正确的路,然后走那条路,但我们不该将这条路定为规条,要别人遵守。我们在受浸的事上,与在任何次要的教训或实行上一样,该对别人宽大。

保守一,不墨守成规而严求划一

我们必须保守一,但我们不该严求划一。每逢我们来在一起,我们不该坚持姊妹们要蒙头。这种墨守成规的划一是不正确的。我们在实行上所持守的一乃是本于信仰,不是本于各种作法或教训。作法或教训上的一不是真实的一,那不过是划一。因此,我们该保守一而放弃划一。否则,我们就无法实际的保守一;我们没有保守一,反而分门别类而失去召会的立场。

总之,我们必须记得三件事。第一,我们必须努力,甚至竭力奋斗,好达到信仰上的一。第二,我们必须放下一切教训之风。换句话说,我们绝不可坚持那些不属于信仰的教训,而将人从基督和祂的身体吹离。第三,我们必须持守基督自己作真实、实际。我们若实行这三件事,就会有真实的一和实行的召会生活。

第八章 在召会正确的立场上站立得稳

实行召会生活的基本认识

有四个点,构成召会之实行的基本认识。第一,召会是基督在宇宙中独一的身体(弗一22~23,四4)。第二,这宇宙身体在这世代彰显于许多地方(徒八1,十三1,林前一2)。第三,不论哪里有基督身体的彰显,那个彰显在其所在地必须是独一的;在任何一个地方,基督身体的彰显不可超过一个以上(启一11)。第四,身体的任何彰显必须非常简单,这意思是说,召会的彰显必须没有规条、仪文或任何一种组织(林前二2,罗十四1~6,十五7)。在任何地方,召会的彰显必须只是当地的圣徒在灵里来在一起敬拜神,高举基督,向不信者传福音,并且彼此供应基督。这四点概略的说出实行召会生活的基本认识。我们实行这四点,就足以过召会生活。

早期召会生活的光景

我们可以在早期的召会生活里看见这四点。我若是大约主后五十年住在耶路撒冷,并且在某个时候蒙主拯救,自然而然就会被带进在耶路撒冷的召会y因为我是经由耶路撒冷召会的肢体得救的。因着在耶路撒冷只有一个召会(徒八1,五11,十一22,十五4),我这新蒙恩的人不需要决定该加入那个召会。这事的一个例子记载于使徒行传。四章四节叙述,借彼得的传讲,大约五千位耶路撒冷的居民相信了(三12~四4)。在下一章,圣经丝毫未加解释,就称这些初信者为召会(五11)。

我们可以将耶路撒冷的独一召会比作新耶路撒冷的一条街道。因着在新耶路撒冷只有一条街道,我们进城时,不需要弄清楚该走在那一条街道上(启二二1)。不论我们从东、西、南、北的哪个门进城,只要我们进了城,就在这一条街道上,并在这一道流里。照样,每一个城市只该有一个召会(徒十四23,参多一5)。我们基督徒在自己的城市里,不应当有去哪里聚会的问题,因为在那里只该有一个召会。所以地方召会乃是新耶路撒冷的雏形。第一世纪在耶路撒冷得救的人,自然而然被带进耶路撒冷的那一个召会和那一道流中。我们只要进到流中,并跟随圣徒,就在一个召会里。

在神的定旨和心意里,只有一条路;也就是说,只有一个召会。因为在第一世纪这是召会的实行,所以那时很容易在召会里。我若是第一世纪在耶路撒冷的信徒,从得救的那刻起,我就自然而然在耶路撒冷的召会里。我若因某种原因搬到安提阿,召会生活的问题仍然非常简单,因为在安提阿只有一个召会(徒十三1,十一26)。

假设我在安提阿召会一些日子以后,搬到一个没有召会的城市。我该怎么办?我自己可能这么想:“当我在耶路撒冷,我是在召会里重生的。我搬到安提阿时,那里也有召会。但如今我在一个没有召会的城市,无法有召会生活了。我就忘掉召会罢,直等使徒保罗来到,在这里兴起召会。若这事没有发生,我可以等候主把我带回到耶路撒冷或安提阿。在那时以前,只要我留在这城市,就无法有召会生活,因为这里没有召会。”我的想法若是这样,我的态度就不正确。在这样的情况下,我该作什么?第一,我该到主面前去。第二,我不该忘记,不是只有我搬到那城市,乃是身体的一部分搬到那里。

我计划要离开安提阿时,该与在安提阿的召会有交通:“弟兄们,主要带我到另一个城市,你们知道那里没有召会。我虽然去那里,却不是单独去。我请求你们都在灵里与我同去。”在这交通之后,召会会为我多方祷告。这交通和祷告的结果是,某弟兄可能告诉我,他未信主的叔叔就在我既将迁居的城里。这弟兄可能写一封信给他的叔叔,并请我去拜访他。有些在安提阿的人听到这事,可能为这位弟兄的叔叔有刚强的祷告,要为着那城的召会得着他。若有这种交通和得胜的祷告,这位弟兄的叔叔就会得救。

我们搬到新的城市以前,需要学习实际的与我们当地的圣徒建造在一起。这意思是说,我们需要与一些肢体建造或联结在一起。这样,我们在新的城市两周以后,与我们相联的两、三位弟兄和姊妹可能打电话给我们,告诉我们要来探访我们。我们接到他们的电话以后,可以告诉我们的朋友,在圣徒来访的那天到我们家里来。传福音的机会自然就会出现,人就容易得救。

我们的朋友得救了,结果我们的城里如今就有几位弟兄一同聚会。又过了一个月,或许我们原来那地方的一些弟兄,为着事业迁居到我们的城里,并且知道有些新人和我们在那里。结果,他们会来与我们聚在一起。这是正确的路,使召会能容易并得胜的在我们新到的地方,和许多其他地方兴起。不仅如此,这条路会吸引别人,因此就会激励众信徒在召会生活里非常主动并尽功用。

今天混乱的光景 早期召会生活的光景非常单纯;但是今天基督教分裂的光景一片混乱,以致要正确的实行召会生活并不容易。然而,今天的原则还是和古时一样。因着我们蒙主光照,我们与分裂无分无关,并在一切分裂之外。在实行上,这意思是说,无论我们在哪里,或去哪里,我们必须清楚,我们只能站在一的立场上。

搬到一个没有召会正确彰显的城市

假设你今天迁居到一个城市,那里没有圣徒是在分裂之外一的立场上聚集。你该怎么办?你该照着我们已经举例说明的原则行动:你必须联于你原先所在地方的圣徒,并请求他们提供你身体里真实的交通以帮助你。然而,这在今天混乱的光景里并不容易。我们容易因着一些想法而复杂。当我们搬到一个城市,那里没有一个人是在一的立场上聚会;几乎可以确定的是,那里必定有许多基督徒和所谓的堂会。在许多基督徒当中,必定有一些非常爱主的寻求者,然而他们不清楚召会的立场。在这种光景里,我们容易变得复杂而困惑。撒但会利用这情形对我们说,“这些信徒不是你在基督里的弟兄么?”当然你会回答,他们的确是弟兄。然后仇敌可能利用你的谦卑,说,“他们比你更属灵。你不需要他们的帮助么?”你可能回答:“不错,我需要他们的帮助。”魔鬼可能对此回应说,“那么你为什么不去与他们一同聚会?”因着撒但的影响,你至终可能加入那些信徒。你接触他们以后,撒但会使你越来越复杂。似乎是你问自己这些问题,实际上乃是魔鬼。他可能问:“你去参加那些信徒叙会的团体,有什么不对?你为什么不去?”我们若遵循这些建议,至终会失去我们的眼光,甚至失去亮光。结果,我们至终会被带回到分裂里。

退回到公会

大约在一九三七年,我头一次看见召会立场的光。从那时起,凡是看到这光却逐渐退回到公会的,我从来没有看见这样的人在属灵生命上有多少进步或长进。反之,几乎每一位看见召会却弃绝召会立场的人,在属灵的事上变得漠不关心。他们不是常新而新鲜,反倒变得老旧而被动。不仅如此,我也从未见过任何回到分裂的人,带给主的子民任何真实的祝福。有些人可能给主使用到某个程度,却是平常、流于宗教而冷淡;他们对信徒的服事不再是活泼、新鲜、令人舒畅的。

请严肃的考量这事。想想看你所认识的那些领受了有关召会的光,之后却为着某些原因退回到公会的人。他们可能还是好基督徒,甚至参加基督徒的聚会,并且事奉主。但你能指出那一位自从退回到公会以后,在主里变得得胜、令人舒畅、活而新鲜?我有分于中国大陆的工作三十多年,与倪柝声弟兄紧密的一同劳苦。我知道那些在这事上反对倪弟兄的人一切的故事。几年过去以后,我叫人看看那些批评倪弟兄和他所走召会之路者的光景。所有批评并反对倪弟兄的人,都逐渐从主的祝福漂离。直到今天,我甚至无法找到一个反对这条路,还能颇有进步或带许多祝福给主的儿女的人。

主尊重我们为着正确的立场站立得稳

这原因很简单:一的立场是主祝福的路。召会的立场若仅仅是属人的意见、领会和教训,我不相信神会尊重。相反的,召会的立场若是出于主,触及神永远的定旨和计划,我确定主会非常尊重。我们需要非常清楚,召会的立场不是属人的意见,乃是与神永远定旨有关的事。因着是如此,对于召会的立场,我们需要刚强。我们不论去哪里,必须刚强为着召会的见证。我们不该漠不关心,甚至不该有一点点的妥协。已过的年日里,我看见许多弟兄姊妹在这事上绝对,从不妥协。结果,他们在基督徒的生命上不仅是跑步,更是在飞。他们在属灵生命上大有长进,并带给主许多的儿女许多祝福。我们为着主的召会刚强站立,主必尊重。

放胆站住正确的立场

我们无论去哪里,必须学习站住正确的立场,并联于身体。我们无论去哪里,该确信不仅是我们去,身体也与我们同去。此外,我们无论去哪里,都必须刚强站住正确的立场。我们不该认为自己太渺小、太年轻、太软弱或一无所知。我们不该等候“使徒保罗”来到我们的城市,或等候主将我们迁移到有召会正确彰显的城市。我们需要忘记这样的思想,只要在正确的立场上站立得稳。因着我们为主的见证站住,主会尊重我们和我们的立场。

站住正确的立场乃是实行召会生活的第一步。在你的城市里,若有在正确立场上的聚会,你必须将自己交给那个聚会。你没有权利开始另一个聚会。然而,你的城里若没有在正确立场上的聚会,你必须放胆、刚强并坚定的站住正确的立场。我可以向你保证,主会尊重你。由于你站住正确的立场,主甚至会给你一分职事或恩赐,对你和别人的属灵前途都有益处。

我们都需要对这事有印象。我们不知道主如何带领我们,也不知道祂要带领我们去哪里。无论主带领我们去哪里,我们必须记住一件事。这几章所教导我们的,乃是为着主见证的路,也是主所尊重的路。我们无论去哪里,都需要清楚这事。我们必须作的头一件事,乃是坚定、刚强并放胆站在正确的立场上。我们该忘记我们的软弱、环境和一切的光景。我们必须信靠主,并相信我们是在身体里。身体会尽其所能的帮助我们。主会尊重这种见证。

问答

  • 问:我若因工作的关系,从一城搬到另一城;对我来说,重要的是与头一个城市的弟兄姊妹有交通,或是我该与最靠近我新地方的召会的彰显有交通?

答:最好是与你所离开以及最靠近你新地方的两处都有交通。然而,应用这事不该成为律法。原则上,我们越联于别人就越好。若可能向全地众地方召会提说你的情况,那是最好的。这样,全地许多地方的圣徒会为你祷告。这乃是在身体里,这是得胜的路。

这正是我们所实行的。今天我在美国;然而,我能满有确信的告诉你们,每天有许多信徒在远东、欧洲和美国,为着我和我在美国的工作祷告。我非常联于这些圣徒。我在这里不是单独作工,我在这里乃是在联结里作工。我无法告诉你这个联结是多么美妙且得胜。这是身体的原则。

第九章 为着召会生活而奉献

读经: 罗马书十二章一节。

将我们的身体献上,当作活祭

我们在本章要继续交通到实行的召会生活,将我们的注意力转到奉献的事上。保罗在罗马十二章一节说到为着召会生活而奉献:“所以弟兄们,我借着神的怜恤劝你们,将身体献上,当作圣别并讨神喜悦的活祭,这是你们合理的事奉。”我们领会将身体献上当作活祭是什么意思,对我们是紧要的。我担心我们中间许多人不明白这意思。

“祭”是分别归神的,不用作其他的目的。我们将身体献上当作活祭,意思乃是我们将自己、以及与我们有关的一切献给主,完全受祂的管制。我可以举例说明如下。你若将你的身体交给我,这意思是说,你再也不能为自己作事,为自己活,甚至不能有一个工作为自己赚钱。你若把你的身体交给我,这意思是说,你和你一切所有的都是我的;凡你所有并所作的都是为着我。当我们交出我们的身体,一切与我们有关的事物都随之交出。不论我们的身体在哪里,我们的全人以及与我们有关的一切事物也在哪里。这例子说明将身体献给主的意思。

我们若以这种将身体献上的领会,核对我们的奉献,就会领悟我们的奉献不太真实或明确;反之,我们的奉献太抽象而不够具体。我们虽然多次告诉主:“主,我将自己奉献给你,”我们却仍然独立行动。一面,我们说我们将自己奉献给主;但另一面,我们仍然任意行动。我们一旦真的将身体献给主,就再也不能任意行动。基于对奉献正确的领会,我们可能必须承认,我们许多人的奉献并不真实。我们不但欺骗自己和别人,也欺骗了主。

有真实的奉献

我们在前面几章看过召会生活的细节。然而,我有点怀疑我们的奉献是否实际;我怀疑当我们说到学习如何实行召会生活,我们是否真的对主认真。我必须坦诚,否则我就对主不忠信。关于实行召会生活,我们真的对主认真么?我们若对主认真,除了将身体献给主和召会生活以外,没有其他的路。我们若仍然坚持我们W自由,也就是任意为自己和自己的权益作事,召会生活对我们就只是道理。

当我们看到使徒行传里五旬节那天所有的光景,就看见真实的召会生活。每个人和每件事物都是为着主和召会。那一百二十人领头作这事(一14,二1)。就他们而论,他们所是并所有的一切,都不是他们的(参44)。他们将自己放在祭坛上。这一百二十人来自加利利(7)。他们聚集在耶路撒冷,这事实指明,他们离弃自己的家乡、自己的家以及所宝贵的一切事物。他们留在耶路撒冷,饱受犹太人的威胁,甚至预备好为他们的见证牺牲自己的性命。这例子说明了为基督的身体将身体献上当作活祭的正确意义。

从这一百二十人奉献的观点来看,当我们说自己是为着召会生活时,我们有多认真?我们认真为着召会生活到什么程度?愿主怜悯我们。我们要彻底察验我们的奉献。因着我们奉献给主和祂身体的程度有限,这就把我们带到一个关头。我们若不能成功的过这个关,就多多少少仅止于谈论召会生活。我们若没有这种真实的奉献,就不可能在召会生活的实际里。召会生活需要一个祭,需要我们将自己放在祭坛上,将我们的身体献上给主。从那时起,我们不再有自由为自己作任何事。

为耶稣的见证,牺牲我们的性命

惟独凭这种奉献,我们才能实现基督身体的生活。我们的目的,不是仅仅谈论召会生活的道理,我们必须有这生活实行的实际。召会生活的实际不仅是主日来在一起听信息、唱诗并献上祷告。仅仅如此并不是召会生活。召会生活是许多人牺牲自己,并牺牲与他们相关的一切事物而有的生活(参林后十二15)。这些人为耶稣的见证,甚至牺牲自己的性命(启六9,二十4)。真实的召会生活并不像基督教,基督教已经成为死的宗教,人在其中仅仅聚集敬拜神、听信息并学习道理。真实的召会生活乃是一班牺牲自己的人所过的生活,他们牺牲一切所有、所是以及所能作的。这些人将自己,甚至将他们的身体,当作活祭献给主。他们这样作,就实现身体生活。我们若不这样作,就不会有真实的召会生活,只会有另一个宗教团体所过的宗教生活。

在宗教里,人们敬拜神并帮助人,盼望神怜悯他们,赐给他们平安,并祝福他们,使他们过更好的生活。然而,这不是召会生活。召会生活乃是为着耶稣见证的生活。在这种生活里,许多人牺牲他们一切所有、所是和所作的。在召会生活里,信徒将自己连同他们的身体当作活祭献给神。

我没有意思要帮助你们在宗教里。反之,我渴望激动你们的心,使^:们对召会生活有一些基本的认识。召会生活不是宗教生活;召会生活乃是许多人牺^1自己,并对主认真的生活。我们若没有这认识并进入这实际,不论我们教导什么,也不论我们受什么教导,原则上,我们不过是宗教。真实的召会不是宗教。

我们都需要到主面前考量我们的奉献。当我们说到实行召会生活,我们有多认真?我请求你们到主面前,与祂核对这事。然后我盼望你们祷告,直到在这事上有所突破。我们正处于紧要关头。我们都需要站起来,反对像“上教堂的人”那样来聚会的习惯,反对成为宗教,反对失去耶稣的见证(启二4~5)。我们需要争战。我们不可用属肉体的兵器争战(林后十4);我们必须借着祷告,凭那灵争战。我们都必须被带过这一关。

走这条路难免要付代价。我们走这条路以前,要计算花费(路十四28)。我们若不想付代价,就不该走这条路。我们必须对召会生活认真。我们对自己所说的召会生活若不是认真的,就是欺骗自己。我们若没有召会生活的实际,就不过是另一个宗教团体。这是已经临到我们的危机,我们必须蒙拯救脱离这危机。我们需要将这事带到主面前。愿主怜悯我们。

第十章 实行召会生活四个紧要的点

在这一系列论到召会的信息里,我们的目标不是要讨论道理,乃是要学习如何实行召会生活。在我们所看见的事项中,有一项是关于召会的立场如何限制我们信徒。我们看见,当我们搬到某城,必须看看是否有任何基督徒团体,在一的立场上聚集。若有这样的一班信徒,我们必须为着召会见证的缘故,将自己交给他们,联于他们,与他们成为一。我们不该开始另一个聚会。若是已经有召会正确立场上的聚会,而我们试图在那城市另作不同的事,这就是分门别类。另一面,那城市里若没有召会正确立场上的聚集,我们就必须采取另一种行动。几乎所有不同的基督徒团体,都在分裂的立场上。我们若蒙主光照,对基督身体的一和一的立场有所看见,就不可有分于任何一种分裂。反之,我们必须放胆,为着身体的见证,刚强的站在正确的立场上。我们要这样作,就必须联于身体,也就是说,我们必须与一些地方召会有联络而联于这些地方召会。

我们若站在正确的立场上,我满有确信的说,主会尊重我们。这日1为召会的立场不在于属人的意见或教训;召会的立场与神永远的定旨、神在这宇宙中的管理以及神在这时代的行政息息相关。召会的立场是非常严肃的。有许多事,我们若作错了,关系不大,因为这些事与神的行政和管理不大有关。然而,我们若是反对属乎神的行政和管理的事,即使是稍微反对,也是相当严重的。我们在自己的地方,刚强壮胆的站住召会正确的立场,不是因着某种道理、属人的思想或意见;我们走这条路是因为这是神的路,因为这条路乃是照着神的行政、定旨、管理和经纶。我完全确信,你若在正确的路上跟从主,并与祂合作,祂会将人带给你。逐渐的,在你的地方会有一些,弟兄姊妹一起聚集。

一旦有些弟兄姊妹加到你所在城市的召会,你会开始经历难处。所有的弟兄姊妹都可爱,但可爱的人也可能是麻烦的人。结果,你有越多弟兄姊妹,就遭遇越多麻烦。你该如何解决这些难处?你该如何与弟兄姊妹聚会?要回答这些问题,我给你们四个主要的点。

守住我们在身体生活里作姊妹和弟兄的地位

第一,要学习守住你的地位。你若不知道如何守住自己的地位,你就是造成困扰的人。你可能说,你没有意思要造成任何困扰。然而,你若不守住自己的地位,就会成为许多难处的根源。 假设你是姊妹,你搬到一个没有地方召会的城市。靠着主的恩典,你该为着主在那地方的见证刚强站住。结果,主会尊重你,差派一些弟兄姊妹到你那里。两个月以后,可能就有八位、十位,甚至十五位弟兄姊妹和你一同聚会。因着你是开始那个聚会的人,你可能对自己说,“这个团体是由我开始的,所以,我是女皇。”你一有这种想法,就在你城市的召会里,立下许多搅扰的根基。你不可背弃作姊妹的地位;你城里的召会一开始,你就必须守住自己的地位。即使是你开始那个聚会的,你作为姊妹,就需要守住自己的地位。

你若是姊妹,就必须认识你的地位乃是留在弟兄的遮盖下。因此,你要守住姊妹的地位,保守自己在弟兄的遮盖下。虽然你可能知道的比弟兄多,在属灵的事上比较有经历,在主里比弟兄年长,你还是必须守住姊妹的地位。你不可以作头;反之,你必须在头之下,接受头的遮盖,留在主和弟兄们的作头之下。你们可能说,我对这事的思想是守旧的。然而,关于姊妹在召会中的地位,我们的头脑若模仿这世代,召会将被了结。你虽然可以与我争论,却不能与主的法则和主的行政争论。林前十一章三节说,“我且愿意你们知道,基督是各人的头,男人是女人的头,神是基督的头。”我们若要有正确的召会生活,姊妹们必须按照“男人是女人的头”这真理,站在自己的地位上。

现在我们转过来看弟兄们。假设你是年轻弟兄,去到一个没有地方召会的城市;靠着主的怜悯,你为着主在那里的见证,刚强站住。主会尊重你,经过几个月的时间,带给你一、二十人。作为年轻弟兄,你必须守住自己的地位。你的地位可能是领头,然而,你可能认为自己太年轻,不能那样尽功用。你可能“谦卑”得甚至胆怯惧怕,结果你可能没有站住自己的地位。你若鼓励其他的弟兄们代替你领头;这似乎是你很谦卑,也没作错什么事。然而,你至少作错一件事:你没有守住自己的地位。你退缩而不守住自己的地位,乃是当地的召会扰乱的开始。另一个极端是,主或许没有给你领头的地位,而将这地位给了另一位弟兄。你很可能不满意主的安排;你不同意你的地位,而希望站在另一位弟兄的地位上。因着你采取野心的路,你当地所有的弟兄姊妹会跟从你走同样的路。你有野心作领头者,并且背弃自己在召会中的地位,这会在当地召会引发无止尽的纷扰。弟兄们都必须学习守住自己的地位,即不退缩,也没有野心。

在你的城市里,一旦开始了聚会,最急切的事乃是你要学习守住自己的地位。当你守住自己的地位,就有好的开始。因着你守住自己的地位,每个人都会跟随,也守住他们的地位。我们学习这功课,就会防止日后许多的难处。这是我们必须学习的重大功课。我们有时需要让别人领头,因为我们的地位不是领头;他们必须领头,我们必须让他们领头。另有些时候,我们必须领头,因为那是神指派给我们的地位。在召会中对地位这件事,我们必须非常谨慎,动机要非常单纯,并且我们的灵要非常谦卑。我们若谨慎、单纯并谦卑,就会明白自己必须站在那一种地位。我们若有地位作一件事,就必须作;照样,我们若没有地位作一件事,就不可以作。我们若站在正确的地位,就会解决许多难处;我们若站在错误的地位,就会制造许多难处。我们都必须学习守住自己的地位。

不争论

第二,要学习不争论。你对于任何不属于信仰的作法或教训,若有不同的意见或想法,不要谈论或争辩。反之,要避免并逃避任何一种争论或讨论。如果你和别人之间意见不合,不需要将这事带到祷告聚会里代祷。许多时候,你越将事情带到祷告聚会,就制造越多难处。当你感觉你或别人对某事有不同的意见或想法,最好不要提这件事。你若提这件事,惟一的结果就是争论,也不会有人得着益处。这是我们必须学习的重大功课。

我鼓励你们简单的接受这话,并付诸实行,你们就会知道这话多么有价值。我从经历知道,每当一个召会兴起,仇敌就忙着挑动许多难处,导致讨论和争辩。你若争辩并讨论,就没有时间或精力作任何积极一面的事。反之,你昼夜都被争论占满。在这事上,你必须有智慧。你必须有见识,看透争论,并明了真实的光景。不要注意争论。忘记那些导致弟兄姊妹中间意见不合的事;只要在弟兄姊妹同意并且愿意跟从的那些事上,积极往前。

不相信消极的说话

第三,绝不要相信消极的说话或谣言;反之,要相信积极的事。假设我和十位弟兄姊妹在一起。有一天,一位弟兄来找我,表示他感觉某位弟兄不可靠。即使他的感觉是正确的,我也不该相信。若另一位弟兄来找我,说,一位圣徒犯了大错,我也不该相信。原则上,我们不该相信消极的说话。我们若相信消极的说话,仇敌就会天天制造许多事,将我们霸占,使我们沮丧。我们就都会受影响,所有的谈话几乎都会成为闲言闲语。只要过两三天,每个人都会谈论头一位弟兄如何不可靠,第二位弟兄如何犯了大错;许多搅扰会由这样的说话生发出来。我们需要向仇敌关门(弗四27,雅四7)。我们不该相信消极的说话,更不该传述给别人。我们需要“即往不咎”,需要忘记消极的事。我们不是为着这些事,也不在意这些事;反之,我们乃是为着积极的事。不论某人是否可靠,我们必须积极往前。我们若积极往前,甚至不可靠的人也会得着帮助而被带着往前。我们甚至可能发现,消极的说话不过是谣言,而那位弟兄的失败不是真实的,乃是猜测的。

我们在召会生活里,需要学习在一个接一个的情况中,不要去听谈论别人的话。所有实行召会生活的弟兄姊妹,需要学习如何关闭他们里面的耳朵和眼睛,不让任何事物进来。我们不该探听其他弟兄姊妹的事。我们可以用以下的例子说明这事。我若进到你家,最好就坐在客厅,不要进入厨房。然而,有些圣徒被邀请到别人家里,就自行进入厨房和卧室,窥探其中究竟。他们离开这个家后,立刻向别人报告在那里所看见的。你若原则上是这样的人,就不是建造召会的人;反之,你是破坏召会的人。不论你释放的信息多么好,你绝不能建造召会。你需要学习什么也看不W。即使弟兄们请你“参观他们的卧室”,你也不去。你即使被勉强进去,也只“看看天花板”。你离开时,别人问你有什么想法,你连这位弟兄的“卧室”有多少张“牀”也不知道。你只会回答:“那卧室有很好的天花板。”这若是你的实行,你就是建造召会正确的人。

一个召会可能在刚开始的几个月非常活,但是半年内就变得死沉。原因可能是召会里有许多闲言闲语、许多谣言和许多“消息”;甚至可能与别地之间有许多用电话和信件的来往,传述这些“消息”。这样的事多次在召会里发生。对于那些带着消极说话来找我的弟兄姊妹,我从来不感激他们;我不珍赏这种讯息。不听消极的事,却积极往前,这是我们众人建造召会正确的路。

避免天然的关系

第四,绝不要与任何弟兄姊妹形成天然的关系。在召会生活里,我们没有友谊,我们只有“肢体关系”。友谊可以定义为:以天然的爱好或感情为特征的关系。在召会里,我们彼此是弟兄姊妹,并且互相作肢体(罗十二5);然而,我们不该彼此作朋友。你若在某地召会里成为某人的朋友,就会制造难处。一般来说,人有朋友是正确的;然而,我们作为弟兄姊妹,不该有任何朋友。在地方召会里,我们不该建立友谊。在旧约里,友谊是由素祭里的蜜所预表。利未记二章十一节说到素祭里禁止搀蜜:“你们献给耶和华的素祭都不可搀酵;因为你们不可烧一点酵、一点蜜当作火祭献给耶和华。”正如蜜会成为素祭里败坏和发酵的因素,友谊也会使召会遭破坏。素祭里不可搀蜜,乃需要盐、油和乳香(3)。盐预表十字架的工作和杀死的能力,油预表圣灵,乳香预表基督的复活。你若在经历中有十字架、圣灵和基督的复活,就绝对无法与任何一位圣徒维持友谊。

有些人可能以为友谊是好的。然而,我们需要谨慎。今天我们若在召会生活里发展友谊,明天这友谊会成为建造召会的阻挠和拦阻。在召会里,我们不是朋友,我们乃是肢体。我们若越过了肢体的身分,就会与某些人成为朋友,这会成为召会里败坏的根。我在召会生活里,看过许多这样的事例。

假设有一位弟兄和我有亲密的友谊;那意思是说,我们不再仅仅互相作肢体,却成了朋友。我虽然是这位弟兄的好朋友,和另一位弟兄却不是那样好的朋友。因此,即使我们都是弟兄,因着其中一位是我的朋友,我与他就有特别的关系。腓立比二章二节说,为着保守一,我们对众圣徒该有相同的爱。罗马书非常清楚的告诉我们,我们是互相作肢体(十二5,参林前十二27,弗三6,四25,五30)。因此,哦们必须提防任何天然的友谊。我们不论多么爱我们的弟兄和姊妹,只该爱他们如肢氍。我们在召会里,不该爱任何人如同朋友。

你若爱任何人如同朋友,搅扰会来到;你迟早必须吃天然关系的果子。友谊的果子是酸涩、多刺且难吃的,然而,果子一旦结出,你没有选择的余地,只有将它吃下。天然的关系破坏召会的建造,甚至使身体瘫痪。在召会里,圣徒不该作朋友,只该互相作肢体;因为特殊的关系,会毁坏召会的建造。这虽然不是容易的功课,却是我们必须学习的重大功课。这功课不容易,因为我们有情爱的天性,我们很容易天然的照此结交朋友。天然的情爱必须受素祭的盐(利二2)所表征的十字架对付。

我劝你们将这四点带到主面前祷告考量。你不论在那个地方召会,都要记住这四点。你若不记住这些点,就会成为难处,并且不得不吃你自己的苦果;此外,召会将受破坏,甚至瘫痪。许多时候,地方召会不积极、不活、没有能力,就是因为没有遵守这四点。不要认为这些是小事;要记得:毁坏葡萄园的,乃是小狐狸(歌二15)。

祷告:主,这些日子当我们这样寻求你时,我们需要你用宝血遮盖我们。哦,主,保守我们在你里面,将我们隐藏在你里面。我们也需要救恩头盔的遮盖。哦,主,我们需要你的保护。为此我们信靠你,我们将自己交在你手里。再次为我们捆绑那壮者。在这些争战的日子,我们何等需要你。我们在你的名里祷告。阿们。

李常受文集/1964/第一册/在一的立场上站立并尽功用.txt · Last modified: 2016/08/11 00:47 (external ed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