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m of Jesse

Technology is for the Lord

User Tools

Site Tools


李常受文集:1964:第一册:在身体里事奉以完成主的恢复

在身体里事奉以完成主的恢复

barcode

本段系李常受弟兄于一九六四年五月二十六至三十一日,在美国加州洛杉矶特会所释放的信息集成,该特会乃关于召会中的事奉。

第一章 在与神的交通里事奉,在灵里事奉,并将基督供应给人

读经: 利未记八章二十二至二十四节,三十节,罗马书七章六节,以弗所书四章十五至十六节,歌罗西书二章十九节。

在与神的交通里事奉

在这几章里,我们要来看关于我们在召会里的事奉,一些非常基本、基要的点。第一点是,我们在召会生活里的事奉,必须在与神的交通里。要事奉神和祂的子民,我们需要与祂交通。换句话说,我们必须享受神,好使神能作到我们里面,并且使我们能与神调和,与神成为一。这就是在与神的交通里的意义。我们在与神的交通里事奉时,不但是为着神事奉,也是同着神事奉,并且将神服事给别人。

借着救赎的血和涂抹的膏油维持交通

需要洒血

利未记八章论到祭司承接圣职,给我们一幅很清楚的图画,说出在我们的事奉里需要这种交通。亚伦和他儿子们就职进入祭司职任时,被那用来承接圣职之公绵羊的血所洒(22~24),并被膏油所涂抹(30)。在圣经里,血表征两件事-死与救赎。旧约祭牲的血表征旧造已经死了,并且表征所献给神的物已经蒙了救赎和拯救,脱离神的定罪。这指明我们事奉神,需要领悟两件事。第一,我们必须领悟,在我们天然的人里,我们一无是处,只配死。事实上,借着基督的十字架,神已经将我们治死(罗六6,加二20)。第二,我们必须领悟,我们是有罪的,我们需要救赎。我们与基督的同死和我们的救赎,都由血所表征。

我们开始有分于神的工作时,不该以为我们很能干,我们比别人更好,或者我们是蒙神悦纳的。我们反而需要深刻的领悟,我们只适于死,并且我们已被治死。不仅如此,我们需要领悟,我们是罪恶的,主为我们死了,流出祂的血,救赎我们,并拯救我们脱离神的定罪。没有主救赎的血,我们就无法在神面前存活,更无法事奉神。即使我们不过是在排椅子或整洁会所,我们在事奉里都需要有这样深刻的领悟;否则,我们在神的工作里就会成为难处。这就是旧约里洒血的意义。

利未记八章二十三至二十四节说,“摩西把些〔公绵羊的〕血抹在亚伦的右耳垂上,和右手的大拇指上,并右脚的大拇指上。又叫亚伦的儿子们近前来,把些血抹在他们的右耳垂上,和右手的大拇指上,并右脚的大拇指上。”耳是为着听;拇指作手的代表,是为着作工;脚是为着行走。要正确的事奉神,我们必须学习如何听神的话,作祂所要求的,并照着祂的方式行事为人。先提起耳,因为要为神作工,我们首先必须听神。我们要为神作工、行动,完成祂的定旨,并行祂的旨意,就不可照着自己的思想作工或行动;反之,我们必须照着我们从神所听见的作工(参赛五十4~5,路十38~42,约五30),采取奴仆的地位,单单听从主人。出埃及二十一章五至六节表明,奴仆爱他的主人,并愿意献上自己来服事他的主人,主人就带他到门框那里,用锥子穿他的耳朵。这样作是要提醒奴仆,他必须听主人所说的。同样,我们的耳朵和听力需要经过死,并洒上救赎的血,使我们事奉主时,可以学习听祂的声音。在我们对神的事奉里,我们该一直将基督的死和十字架的功效应用于我们的旧人,并蒙救赎的血所洒。

需要膏油

在圣经里,膏油是圣灵的预表(三十25~26,路四18);圣灵作神圣三一的第三者,是神给我们的应用、传输(林后十三14)。神若不是灵,祂就无法应用或传输给我们。举例来说,电是非常真实的东西,但若没有电的传输,电对我们就无法是真实的。我们惟有借着电的传输,才能应用电。照样,那灵是神的传输。父神是源头,正如发电机是电的源头。子,神格的第二者,是父的彰显。作源头的父,乃是隐藏的,但子却将父彰显出来(约一18,十四7~10)。那灵,神格的第三者,是神给我们的传输和应用。作为那灵,神不但能在我们中间得着彰显,也能进入我们里面给我们应用。那灵乃是神进入我们里面。

当一个人被膏油所膏,那个膏抹乃是象征神作为那灵应用于那人。在消极一面,血对付我们罪恶的光景;在积极一面,膏油将神应用于我们。我们蒙了救赎,并被救赎的血洁净以后,神就有立场将祂自己应用于我们。这可比喻为油漆一件物品。在油漆物品以前,我们应该先清洁那件物品,除去任何不该有的东西。清洁那件物品以后,我们就能涂上油漆。同样,在神能将祂自己作为膏油,就是那灵,涂抹我们以前,祂必须先洁净我们,使我们脱离老旧的性情、我们的旧人和许多罪恶的事。神能借着基督的死和祂救赎之血的流出,对付这一切事。神洁净我们以后,就能将祂自己作为那灵应用于我们;并且在膏油的涂抹之下,我们就在神的交通,神的流里。

约翰一书启示神圣生命的交通,就是我们与神的交通,也启示出这交通借着血和膏油涂抹得以维持。一章七节说,“我们若在光中行,如同神在光中,就彼此有交通,祂儿子耶稣的血也洗净我们一切的罪。”九节告诉我们:“我们若认自己的罪,神是信实的,是公义的,必要赦免我们的罪,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然后二章说到膏油涂抹;这膏油涂抹教导我们住在祂里面,就是住在神圣生命的交通里(20、27)。因此,借着血和膏油涂抹,我们与神的交通就得以维持。

正如旧约里的祭司蒙血所洒并被膏油所涂抹,照样,我们作新约的祭司事奉神(彼前一15),也必须蒙基督救赎的血所洒,并被那灵所涂抹,那灵就是神对我们的传输。身为在旧造里的人,我们必须被治死;身为罪恶的人,我们必须被血救赎并洁净。不仅如此,我们需要被神作为那灵所膏抹,并用神作为那灵所膏抹。借着膏抹,神应用于我们,我们就在神的传输、应用并膏抹之下。结果,我们会与神调和,神也会与我们调和,并且当我们事奉时,不但会为着神而事奉,也会同着神事奉。

在基督教里,事奉常常被视为“不需要与神交通的属人活动”。然而,要有真实的H会事奉,我们必须与神有交通。这要求我们治死天然的人,并且领悟我们需要主耶稣基督救赎之血的洁净。每当我们站在这地位,我们就来到基督的洒血之下,有立场取用神的膏抹;然后,神作为那灵就有立场膏抹我们,且将祂自己应用于我们。

血和油应用于我们的人位和我们的生活

在利未记八章三十节里,膏油和血不但弹在亚伦和他儿子们身上,也弹在亚伦的衣服和他儿子们的衣服上。因此,人位-表征我们的所是,和衣服-表征我们日常生活中的行为(赛六四6,启十九8),都必须抹油并弹血。利未记十三章论到在人身体和衣服上的麻疯。身体上的麻疯,表征我们所是里的罪;衣服上的麻疯,表征我们在神面前的作为、行动和日常行事为人上的污秽。因为我们在所是里是罪恶的,在行为上是污秽的,所以不但我们的人位,连我们日常的行事为人,也应当在基督的洒血和那灵的膏抹之下。

我们也许在召会里完成一项基督徒的工作或事奉,并且相当成功。然而,成功是一件事,在我们的事奉里为神所膏是另一件事。在政治的范围里,我们越耍手腕,就会越成功。然而在召会里,我们所需要的不是手腕,乃是膏抹。在召会里作政客,以操纵的方式事奉,不是在召会里真实的事奉。召会不是政治圈,召会乃是神的家(提前三15)。在神的家里,每件事都必须是透明的,并且在光和基于洒血的膏抹之下。我们都需要领悟,我们一无是处,只配死。我们都该将基督的死应用于我们天然的人,并蒙血的洁净,好接受膏油的涂抹;如此,我们就不可能在我们的事奉里耍手腕。在膏油涂抹之下,每件事都会是透明的,如在新耶路撒冷里一样。在新耶路撒冷里,没有一样是不透明的;反而,每样事物(甚至金子)都是透明的(启三18、21)。这就是在召会里事奉的性质。

亚伦和他儿子们蒙血所洒并被膏油涂抹以后,无论他们去哪里,无论他们作什么,他们身上都有血和油。同样,无论我们去哪里,无论我们在召会里作什么,我们都需要领悟,我们是在洒血和抹油之下。我们该领悟,我们与神是一,并且神已将祂自己与我们调和。我们不是仅仅为着神或在神面前事奉,我们也是在神里面并同着神事奉。我们若这样事奉主,在召会里的事奉就会是荣耀、超越且满了神的。不仅如此,无论我们作什么,神的同在都会随着我们,因为我们有神的膏油涂抹在我们身上。

在灵里事奉

关于我们在召会里事奉的第二个点,是我们必须在灵里事奉。我们在事奉里无论作什么,都该在我们的灵里,并照着我们的灵来作(罗一9)。罗马七章六节说,“我们既然在捆我们的律法上死了,现今就脱离了律法,叫我们在灵的新样里服事,不在字句的旧样里。”本节里所说到的灵,不仅仅是我们人的灵,乃是我们由神的圣灵所内住的灵。在我们的灵里事奉就是同着圣灵事奉,因为圣灵与我们的灵是一灵(八16,林前六17)。这就是不照着我们的推论、知识、思想或观点来事奉,乃照着我们的灵来事奉。

当我们在我们的灵里事奉时,一切都是单纯的,但我们若在我们的心思里事奉,一切都是复杂的。当我们照着我们的心思,就是照着我们的看法、思想、推论和逻辑事奉时,在我们的事奉里就没有一,反而可能有议论和争辩。然而,我们若学习在灵里事奉主,领悟那灵活在并住在我们的灵里,就没有议论或争辩,乃会有一。我们只知道在我们的灵里事奉,不知道议论或争辩。

我们需要蒙主光照,领悟在召会里事奉的性质和光景是什么─召会的事奉完全在世界和人类社会的范围以外。在这事奉里,我们只知道主爱我们,我们爱祂,并且我们与祂是一。我们只知道与祂交通,并且在我们的灵里行动、活动、事奉并说话。我们若接受这话,并将其应用于我们的事奉,我们在主的工作里无论作什么,都会有新样的感觉。每当我们来事奉,为主作工,或与圣徒们聚集,就会有新样的感觉。我们也许天天传福音,或者我们也许周周有某项特别的事奉,但我们会有新样的感觉,因为我们会享受神自己,而神就是新。没有神,就只有老旧,老旧属于死;有神,就有新样,新样属于生命。

我们若学习不在我们的心思里,乃在我们的灵里事奉,我们就会自然而然蒙拯救脱离许多事。例如,我们来在一起,也许有闲谈的试诱。要蒙拯救脱离我们罪恶、闲谈的嘴唇,似乎很困难。然而,我们若在我们的灵里为人、工作并事奉,就会自然而然蒙拯救脱离闲谈。

将基督供应给人

关于我们在召会里事奉的第三个点,是我们该一直将基督供应给人。以弗所四章十五至十六节和歌罗西二章十九节启示,我们乃是身体里供应人、尽功用并事奉的肢体。然而照着这些经文,我们对身体的事奉,必须基于我们与元首基督的关系。我们供应给其他肢体的,必须出于元首并属于元首。换句话说,我们供应给别人的,必须是基督。在以弗所四章和歌罗西二章,身体里供应的节从元首有所领受,然后将他们所领受的供应别人,作他们的滋养。换句话说,他们是将基督供应给人。

有些圣徒也许以为,长老和同工在他们的事奉里供应基督,比一般圣徒以一般的方式事奉,如在会所里排椅子更加容易。然而,排椅子的时候,有更多的机会能实际的供应基督给人。你若与四、五位圣徒聚集来排椅子,你可以抓住机会,将你所领受的基督交通给他们。这是非常实际的。当你在身体里这样尽功用时,那灵会为你作见证,并且别人会领悟你有出于基督的东西。

然而,我们若仅仅来到会所服事,没有经历持定基督作真实或实际,我们就没有东西供应别人,并可能落入闲谈。我们可能有心爱主,但我们可能没有对基督的经历;因此,我们可能没有任何出于基督的东西,可作滋养供应别人。.但我们若天天在我们实际的人性生活里,尤其在我们的家庭生活和职业生活里经历基督,我们就会从基督有所领受。我们若持定基督作元首,并在一切事上长到祂里面,我们就会有一些出于基督的东西,供应别人并服事别人。我们在排椅子、整洁会所或探访人时,就会与别人交通,并将基督供应给别人。

我们需要学习,召会里真实的事奉,乃是满了基督自己,并将基督供应给别人。在我们所作的每件事上,我们都该有基督的富余。当我们被基督充满时,基督就会从我们里面洋溢出来。

在我们事奉神以前,我们必须与神是对的。我们该一再将自己奉献给神,并且应用祂的洒血和那灵的膏抹。我们需要学习,在我们的灵里活动、行动、工作,并将基督服事且供应给人;否则,我们的事奉就会没有意义。在召会里真实的事奉就是基督的事奉,是将基督供应给别人的事奉。基督是实际,祂是我们事奉的内容;而基督的丰满应当在我们的事奉中,借着我们得显明。但愿我们学习将这些点应用于我们在召会生活里的事奉。

第二章 为着我们在身体里的事奉与及人相联

读经: 以弗所书四章十一至十二节,十六节,彼得前书二章五节,罗马书十二章一至二节,四至五节。

在身体里生活、行事为人并工作

罗马书是一卷关于基督徒生活的书。一至八章启示罪人如何借着称义、圣别并模成基督的形像,被作成神的儿子。然而,罗马书没有结束在八章。反之,在九至十一章关于神的拣选这段插进的话以后,罗马书从十二章起,继续至十六章。这五章描述基督徒在得了称义、圣别并模成基督的形像以后,日常的生活和行事为人。

十二章里所提到这行事为人的第一个元素是身体生活(4~5)。因此,我们得称义、圣别并模成基督的形像以后,需要在我们的事奉里,在日常的行事为人和生活里,经历并实化身体生活。一至二节说,“所以弟兄们,我借着神的怜恤劝你们,将身体献上,当作圣别并讨神喜悦的活祭,这是你们合理的事奉。不要模仿这世代,反要借着心思的更新而变化,叫你们验证何为神那美好、可喜悦并纯全的旨意。”神只有一个旨意,那旨意就是要我们实行身体生活。换句话说,我们要验证神的旨意,就该在身体里生活、行事为人并工作。

作独立的人,与在身体里作倚靠、配搭的肢体相对

我们需要领悟,作为新造,我们乃是基督身体的肢体,并且与身体的其他肢体相联。一个在亚当里、在旧造里的人,是完整而独立的个体。这样一个人能凭自己作许多事,并不需要倚靠别人。然而,现今我们不再在亚当和旧造里,乃是在基督和新造里作祂身体的肢体(林后五17,弗五30)。作为肢体,我们无法凭自己独立作任何事,因为我们每个人在身体里都有不同的功用。我们物质身体的肢体若向身体独立,就会死去。同样,我们若向基督身体其他的肢体独立,就会遭受属灵的死亡。因着我们是基督一个身体的众肢体,我们就无法使自己与其他的肢体分开。我们从前在亚当里,是独立的人,但如今我们在基督里,我们就不再是独立的人;我们是基督身体彼此相联的肢体。

我们也许客观的知道这点,但在我们的经历中,我们在事奉上也许仍是独立的。我们需要领悟,我们不再是单独的,乃是彼此作肢体。我刚成为基督徒时,是独立的。然而,今天照着我的感觉、领悟和经历,我无法凭自己生活、行事为人、工作或事奉。我领悟我只是一个肢体,需要其他的肢体。这是在身体里事奉,就是在召会里真实事奉的特征。

事奉在于我们与其他肢体相联并建造

我们若研读使徒行传和书信,就会看见,每一个正确的基督徒在身体里都有功用,都能作身体的肢体而事奉(徒四31,八4,罗十二4~8,林前十二7~12、27,弗四7)。彼前二章五节说,“也就像活石,被建造成为属灵的殿,成为圣别的祭司体系,借着耶稣基督献上神所悦纳的属灵祭物。”我们要献上属灵的祭物,就是要事奉神,仅仅作祭司事奉主并不够;我们也必须成为祭司体系,祭司团。我们也许是活石,但我们需要同被建造成为属灵的殿,好成为圣别的祭司体系。摩西五经表明,没有一个祭司是独立的;他们都在配搭里成为一体,在大祭司的带领之下行动。

彼前二章五节指明,我们不但是祭司,是事奉的人,也是石头,是为着建造神居所的材料。我们就像旧约中帐幕里直立的竖板(出二六15~30)。我们是为着建造的石头,为着祭司体系的祭司,这事实指明,我们的事奉是基于我们同被建造。在我们的身体上,手的功用在于它与身体其余部分的关联。因此,我们必须同被建造,然后我们才能事奉。我们无法以单独或独立的方式在召会里事奉主,我们需要与其他的肢体相联并建造。

实际又明确的与别人相联

我们需要自问,我们有没有与别人同被建造。一块被建造到墙里的砖头,是联于某些特定的砖头-在其上、下和旁边的砖头。我们与谁相联?我们不该说,我们是笼统的与基督徒相联。在基督教里,基督徒当中有某种相联,但那种相联太笼统了。我们需要与其他的基督徒有特定的相联。例如,你若是姊妹,你可以明确的与三、四位姊妹相联。每当你遭遇难处或需要,你可以将自己向她们敞开。当你考虑要作什么或去哪里,你可以将这件事带到她们那里交通。这种相联对我们是真正的祝福、加强和扶持。所有的圣徒都需要在灵里,在召会生活的实行里,并在事奉里与别人相联。然后每当我们来在一起事奉,我们就是作为身体上相联的肢体来事奉,在我们当中就会有身体真实的建造。

两位弟兄可能天天同住,但他们中间却没有建造。我们可能年复一年聚在一起,却没有建造在一起。就着这事,我们该到主面前,将自己献给祂,并祷告说,“主,我知道你所寻求的是身体。因此,我为着建造将自己献给你。引领我该与那些肢体相联。”我们这样祷告以后,就会领悟我们该与谁相联。没有人手能安排这事。在基督的身体里,在我们里面和我们当中的圣灵,会带领我们与某些圣徒相联。自从我得救起直到现在,我很清楚我该与那些圣徒相联;因此,在我为主的事奉和工作里,我从不单独作什么。

一旦我们与其他的人相联,我们就不该使自己与他们分开。我们若不断与其他的肢体“离婚”,就学不会任何与配搭有关的事,并且没有建造。在这件事上我们需要承认主的主宰。我们也许宁愿与别处的弟兄们同被建造,而不愿与本地的弟兄们同被建造。我年轻时,就有这样的思想。我在华北,就以为与华南的弟兄们在一起会很美妙;然而一旦我到了华南,我就会回想与华北的弟兄们在一起是何等美妙。今天我学了功课,我满意于当前的情况,并承认现在的情况就是主所给我的。在与其他的圣徒相联这件事上,我们需要寻求、接受主主宰的安排,并且与我们所在地其他的人相联。

相联的果效

为要合宜且正确的事奉主,我们需要不笼统,而是明确的彼此相联。惟有我们明确的与圣徒们相联,我们才会学习关于对付己和破碎外面之人的功课。我们的己被对付,以及我们外面的人被破碎,最好的路就是我们与人相联。不仅如此,我们与人相联,就会立刻知道身体里的等次和限度。我们会知道我们在身体里的地位,并且会守住身体里的等次。然后召会就会在基督的作头和权柄之下。我们若没有与别人相联,没有同被建造,也不知道召会里的等次和我们在召会里的地位,我们就会成为难处。有些圣徒的事奉拆毁召会,另有的圣徒事奉,却建造召会,原因就在这里。那些拆毁召会的人,没有学习与别人同被建造的功课。因此,他们事奉时,是独立、分开并独自行动。

我们不愿与别人相联,主要的原因是我们害怕失去自由。砖头一旦建造到墙里,就失去自由,因为它与其他的砖头相联并受束缚。我们若拒绝与人相联,会免于某些限制,但我们会失去事奉里的祝福。许多人以为,为着工作的能力和权柄是来自圣灵的浇灌。实际上,真正的能力和权柄是在建造里。我们的事奉没有能力、果效或冲击力,原因是我们没有与人相联;我们不是在建造里的石头,反而好像堆积在一起的散乱材料。我们需要到主面前去,问问祂,我们该与谁相联。我们至少该与三、四位圣徒相联。然后我们就会有真实的建造,我们的工作也会在别人身上有果效。我们的事奉会满了光、生命和冲击力,因为我们会在身体里同被建造。我们越这样事奉,就会越来越同被建造,并且越会将别人建造到召会里。

倘若在一地有两位弟兄同被建造,即使其中一位迁离,他们中间的建造也仍然会存在。没有什么能破坏建造,这是仇敌不能胜过的真实召会生活。主在马太十六章十八节说,“我要把我的召会建造在这磐石上,阴间的门不能胜过她。”石头被建造并结合在一起而成为墙,就能抵挡暴风。主必须在美国建造召会作祂的见证,在身体里为着祂的国度争战。在远东,仇敌一直并仍在设法阻挠、破坏并损毁建造,但他不能得胜,因为在那里的召会当中有刚强的建造。

当主说到把召会建造在祂自己这磐石上时,祂不是说到建造组织、宗教或人的聚集。组织、宗教或聚集无法抵挡仇敌的攻击,惟有真实的建造才能抵挡这样的攻击我们的需要不是照着道理或信条被组织起来,乃是在灵里并照着生命被建造起来。身体就是这样一个建造。在身体里真实的事奉乃是出于建造,并为着建造;我们越这样事奉,就越被建造在一起。

第三章 在交通和祷告里释放我们的灵而事奉

读经: 罗马书十二章十一至十二节,以弗所书六章十八节。

在彼此的交通里事奉

在本章里,我们要来看关于事奉的三个点。首先,我们在召会中事奉时,应当在彼此的交通里事奉;其次,我们必须在祷告里事奉;第三,我们需要学习释放我们的灵。

在第一章里我们看见,我们要在召会中事奉主,就需要活在与神的交通里。然而,我们也需要领悟,我们应当在彼此的交通里事奉。在这个时代,主的愿望是要得着召会作祂的身体。主的祝福总是为着召会,同着召会,并在召会里。因此,我们事奉时,不应当以单独的方式,乃要以配搭的方式事奉。我们所作的每件事,以及我们所完成的每项职责,都必须在与身体其他肢体的交通里。

在我们的事奉里,我们所作的事是次要的;建造是主要的。召会事奉和工作的目的是为着建造身体。因此,倘若我们事奉而不花时间与别人交通,我们就会阻挠、拦阻并破坏身体的建造。我们必须学习,在作任何事以前,先与别人交通。我们交通得越多越好;我们不但该在作任何事以前有交通,也该在作的时候有交通。我们越与别人交通,就越会觉得主的同在,也越会觉得我们在主里面。我们借着交通,就会知道主的旨意,并将祝福带给召会。

我们不该害怕我们与别人交通会浪费时间。倘若我们需要花一小时来完成召会里一项特定的事奉,我们就该花两小时交通。然后我们和那些一同交通的人就会被建造。我们需要记得,在我们的事奉里,我们不是仅仅作事;我们乃是在建造召会,并且被建造到召会里。

假定我们在召会里的事奉是要在会所里排椅子。我们不该以为,排椅子是我们事奉的主要方面。事实上,排椅子是次要的;交通是主要的。我们在排椅子以前,该与别人交通,在排椅子的时候,该继续交通。许多圣徒殷勤并尽责完成在召会里的事奉,但他们不与别人交通,也不喜欢别人干预他们。你若想要与这些人交通,他们也许就不干了。有这样个性的人是骄傲的。虽然我们知道,我们是肢体,并且我们必须与别人一同事奉,但我们常常不愿意交通,因为我们是骄傲的。我们喜欢作事并事奉,但是不喜欢与别人交通到我们正在作的事。这破坏召会里的事奉,因为事奉的目的是要建造基督的身体。

正确事奉的路,乃是在作任何事以前与别人交通。我若要来排椅子,就该先到另一位弟兄那里,并且问:“弟兄,你觉得我们排椅子最好的方式是什么?”弟兄也许回答:“让我们先祷告罢。”我们不该以为,像排椅子这样简单的工作不需要祷告。我们越运用我们的灵祷告,那灵就越膏抹这些椅子。

我们要与别人交通,就需要被破碎。然后借着帮助别人进入灵里,并允许别人帮助我们,我们就会在灵里与别人同被建造。这不是知识或道理的事,乃是实行的事。我们若实行这事,就会领悟,我们需要学习许多功课。比如,我们需要学习谦卑,也需要学习客观。在我们与圣徒们的交通里,我们需要客观,学习如何接受圣徒们的交通而不主观,也不被他们的交通冒犯。我们也需要学习敞开。我们许多人生来就有封闭的个性,我们不喜欢让人进入我们这人或我们的情况里;然而,我们必须学习向圣徒们敞开自己。这些功课也许看起来很难学习,但我们需要花时间来付诸实行。

在祷告里事奉

关于我们的事奉,我们需要看见的第二点,乃是我们必须在祷告里事奉。在我们的事奉里所需要的那种祷告,不是个别、私下的祷告,乃是与别人一同的祷告。对我们许多人而言,个别和私下的祷告很容易,但公开和团体的祷告却很难。就一面说,与其他两三位一同事奉的人祷告,也许比在召会的祷告聚会里祷告更难。因这缘故,我们需要学习一同祷告。我们与别人一同祷告时,该向主并向圣徒们敞开。我们也需要在灵里刚强,因为祷告是关乎我们灵的事(弗六18)。我们不该以耍手腕的方式来祷告,就是照着我们心思中的思想祷告,而不释放我们的灵。我们反而必须学习借着祷告来运用并释放我们的灵,有真实且真诚的祷告。

每当我们来在一起事奉,都应当先祷告。一面来说,在这事上我们需要严格,正如我们对于饮食和睡眠是严格的。我们若不吃不睡,就会死去。同样,我们在事奉里对于祷告也必须严格。在召会生活里我们没有规则,但有些事,就如一同祷告,是非常需要的。祷告是需要的,不但为着我们同被建造,甚至也为着我们属灵的长大。我们也许以为,排椅子或整洁会所与我们属灵的长大无关。然而,我们在召会里实际的事奉,与我们属灵的长大很有关系。我未曾看过有任何一位弟兄或姊妹能不用学习在召会的事奉里向别人敞开,而真正在主里长大的。每当我们来在一起事奉,我们就该敞开我们的灵并祷告。我们若这样作,在我们里面的许多事物就会受对付,我们也会经历真正的长大。

我们若学习在每次事奉以前都祷告,我们的己,我们天然、外面的人,就会自然而然被破碎,并且我们会蒙拯救脱离许多天然的事物。不仅如此,我们的灵在祷告时会更刚强,更受操练;每当有需要祷告时,我们就能立刻释放我们的灵祷告。我们独自祷告,不像与别人一同祷告那样要求我们操练在灵里刚强。我们与其他事奉的人来在一起,就需要在灵里刚强,并且自然而然被迫运用我们的灵。

最近,有些弟兄们和我在作新的诗歌本。每天我们来在一起作这本诗歌时,我就觉得需要祷告;每次在开始工作以前,我们都祷告。没有祷告,我们不能完成这计划。我甚至有些不满意,因为我觉得我们欠缺祷告。我们需要更多的祷告。我们实际所完成的事奉,次于我们的祷告。我们的祷告是主要的事,因为乃是借着祷告,我们才能同被建造。我们需要充分的祷告,来遮盖所有我们事奉的范围。我们在事奉的时候,必须学会习惯为着我们的事奉祷告。

我在中国事奉主时,当圣徒们在会所从事实际的事奉,祷告非常多,并且他们的祷告有果效。有一天,一个经过会所的人忽然受感要祷告。他就停下来,并且祷告,后来请圣徒们给他施浸。另一个人被弟兄邀请来参加福音聚会,他到达会所时,发觉他所看见的会所,与前一晚所梦见的完全相同;他立刻悔改接受主。这些事发生,是因为弟兄姊妹来排椅子或整洁会所时,有很多的祷告。我们必须学习总是带着祷告来事奉。无论我们在作什么,或是整洁会所、排椅子,或是探访人,我们在事奉的时候都该祷告,并与主交通。

释放我们的灵

关于我们在召会里的事奉末了一点,是我们需要学习释放我们的灵。这是非常困难的功课。我们的观念也许是,我们在祷告聚会里,或者我们对别人说话时,需要释放我们的灵,但事实上,我们该一直并在一切事上释放我们的灵。即使我们只与另外两三位圣徒来在一起排椅子,我们也该学习敞开自己,并释放我们的灵。

我们若在某方面亏欠主,就会很难释放我们的灵。假设主要求我们某件事,我们不服从祂,反而妥协或与主讨价还价。我们若妥协或与主讨价还价,也许还能在会所里排椅子,却不能释放我们的灵。我们若在任何事上得罪主,我们还能以外在的方式事奉,但我们不能释放我们的灵。我们能欺骗人,但我们不能欺骗在我们灵里的那灵。

我们也许想要与我们的灵理论,但我们的灵不会赞同我们。常常当人来到倪弟兄那里争辩,他就只会微笑并倾听。至终,他会说,“虽然你与我争辩,你的灵却与我站在一起。”这话结束所有的争辩。我们常常在召会里作事而不释放我们的灵,因为我们得罪了神或某个人。我们的灵不会赞同我们,直到我们对付那件事,直到我们与神并与周围的人是对的。要释放我们的灵来事奉,我们就必须与每个人和每件事都是对的。在某件事上错了的人,还能讲道或在祷告中喊叫并哭泣,但他不能真实的释放他的灵来祷告。

要释放我们的灵,我们不但需要与神,与所有的人,并在所有的事上都是对的;我们也需要被破碎并蒙拯救脱离天然的个性。假定一位弟兄的个性是非常健谈的。每当他与别人说话,就没有人有机会说什么。这是释放他天然的个性,不是释放他的灵。这样的人要释放他的灵,就必须先蒙拯救脱离天然的个性。

我们若没有学会对付天然个性的功课,就无法分辨别人属灵的光景。我们也许以为,来到会所事奉的弟兄姊妹都好,我们该珍赏他们。实际上,他们许多人的个性也许从未受过十字架的对付。我们若实行这一切事,就会看见我们在哪里,也会知道别人属灵的光景何在。

今天召会软弱的原因,是我们这些身为召会众肢体的人,在灵里软弱。每当我们事奉,我们灵里是软弱的。因此,我们必须强调释放我们的灵这件事。我们若不释放我们的灵,就不能摸着别人的灵,并且供应基督给他们。我们释放我们的灵,就摸着别人的灵。要摸着别人的情感,我必须释放我的情感。我若笑,别人就会笑;我若哭,别人也会哭。我能借着释放我的情感摸着别人的情感;然而,我不能借着释放我的情感来摸着别人的灵。要摸着并挑旺别人的灵,我必须运用并释放我的灵。

我们的灵比我们的推理更深且更高。我们若活在我们的灵里,使用并释放我们的灵,主就会有路应付别人的需要。我们会领悟别人所需要的,并且凡从我们的灵所释放的,都会应付需要。许多圣徒渴望事奉,因为他们在事奉里,借着交通和灵的运用并释放,得着真实的帮助和供应。他们从这样的事奉中所得着的帮助,甚至可能胜过职事聚会中的教导。

每当我们参与任何一种事奉,我们就需要预备释放我们的灵。这就是说,我们该正确对待神,并对待所有与我们有关的人事物,好使我们在一切事上都是对的,并使我们的灵认同我们。然后我们在良心里就会有平安和确信,我们就能完成在我们灵里的负担。

在这些日子里,我们必须遵循圣经,并照着新约回到起初的召会生活。在基督教里,头一个世纪真实的召会生活已经失去了;基督教有许多聚会和许多传讲并教训,却失去了照着新约圣经中召会生活的实行。我们若实行真实的召会生活,召会就会被建造,人数也会繁增。这事要发生,不是仅仅借着我们的传讲和教训,也要借着召会真实的事奉。我们若走这条路,就会有冲击力和能力,吸引并促使人归向主。

我们也许以为交通、祷告和灵的释放这些事并不十分重要,但事实上这些事对召会生活是紧要的。我们也许以为,我们是否有分于召会的事奉不是很要紧,以为只要我们去聚会并有分于聚会,我们就在建造里。然而我们无法只借着参加聚会,就能真实的在建造里。要在建造里,我们必须一同事奉,因为我们乃是在事奉里才能与别人同被建造,并且与别人相联。但是,我们若来在一起事奉,而没有将自己向别人敞开,没有交通、祷告并释放灵,我们就仍然不在建造里。我们事奉的时候需要学习向别人敞开,与别人交通,一同祷告,并且释放我们的灵。然后在我们当中,就会有美妙的相联,也会有刚强、真实并扎实的建造。仇敌恨恶这点并害怕这点,因为这建造会击败他。这样的建造要站住,为主作见证。

第四章 需要接触人

对人有兴趣

在以下三章里,我们要来看关于事奉一些实行的点。这些点不是道理的论点,乃是实行的事。头一点与我们接触人有关。要事奉主,就必须服事人。我们在事奉里所作主要的事,就是接触并照顾人。我们也许以为,我们能爱主、事奉主,而不服事人,以为我们能向主祷告,而不为人祷告。然而,我们若这样作,就会领悟:没有人,我们事奉主就没有凭借,也没有负担祷告。因此,我们都需要学习对人有兴趣。

人可以分为两类:喜欢社交的人和内向的人。喜欢社交的人是友善的,他们觉得很容易交到朋友并与别人谈话。另一面,内向的人有几分封闭,并且不喜欢接触人;他们宁愿独处。他们也许胆怯、害羞,使得他们很难交到朋友。我们会以为喜欢社交的人比内向的人对主更有用;但事实上,我们需要领悟,虽然内向在主的工作里不是有用的天性,但喜欢社交也不是。无论人的个性是喜欢社交或是内向,都是天然的。我们需要蒙拯救脱离天然的个性,好接触人,并真实的事奉主。

我们需要有主的感觉作到我们里面,使我们有祂那样对别人的关切(腓一8)。神宝爱人,并对人有兴趣(约三16)。神按着自己的形像造人,祂的愿望和目的是要完全与人调和,与人是一(创一26)。在人以外,神没有喜悦和兴趣。因为人是按着神的形像造的,人也有能力对他自己以外的事物感兴趣。许多人对他们的儿女或衣着感兴趣,有些人对集邮或居家布置感兴趣。有些人也许对某件事很有兴趣,以致别无所思;他们也许使兴趣成为事业。然而,那些受过主对付的人,乃是对人有兴趣。主越作到那人里面,那人就越对人有兴趣。这可见于一些人物生活的记载,就像使徒保罗,他是一个关心众圣徒与众召会的人(罗一9~11,林后十一28~29,十二15,腓二19~20)。

我们若对人没有兴趣,就无法事奉主。主必须将祂神圣的性情分赐到我们里面,使我们关切人,与人交通并爱人。在我们里面的那灵总是渴望接触人;我们若学习爱人,就会发觉为着福音接触人很容易。然而,我们若对人没有兴趣,为着福音接触人对我们就似乎很难。主越作到我们里面,我们就越爱别人,服事别人,并供应基督给他们。死会在我们身上发动,生命却在他们身上发动(林后四12)。

虽然所有的圣徒都需要对人有兴趣,但长老和执事尤其需要这样。倪弟兄说,这是作长老的资格之一。我们在事奉里的用处有多少,在于我们对人的兴趣和我们对人的爱。我得救以前,对人是封闭的,主拯救并呼召我以后,我发觉要对人有兴趣很难。我必须到主面前去,并且祷告:“主,破碎我天然的性情,并将你神圣的性情赐给我。”我们需要让主在各方面破碎我们。即使我们天性喜欢社交,我们也该让主破碎我们天然的性情,使我们对别人有真实的爱和关切。然后,接触人将会成为我们的喜乐。我们会渴望供应基督给别人(罗一9~15)。我们将基督供应人,这会成为我们的食物(约四12)。我们需要祷告,直到主给我们这种渴望。

接触人实行的路

接触人有许多实行的路。首先,每当我们来赴召会的聚会,会前或会后至少应该接触一个人。我们不该轻率的作这事;反而,在我们的接触里该有明确的目的。我们也不该周周接触同一个人.,我们该每次接触不同的人,使我们能认识不熟悉的人。最好能在笔记本里记下新人的姓名和地址,使我们以后能去探访他们。

我们能接触别人的第二条路,乃是借着邀请他们到我们家里一同吃饭。这事我们至少每月该作一两次,每周一次更好。我认识一位姊妹用这样的方式牧养许多人。每周她都祷告并仰望主,在主日要邀请谁到家里。她照着主的引导打电话并邀请某些人。

每个主日至少有五个人在她家里。这对她是很大的祝福,并使她在主里长大。我们若每两周邀请一两个人,我们就会开始与圣徒们相联。数年后在我们当中就会有很多的相联和建造。

第三,我们每两周至少该探访别人一次,好牧养他们。不管我们是否被邀请,都该去探访别人,用意不是要闲谈,用意乃是要祷告,彼此相顾,也彼此分担我们的需要。我们甚至该为此牺牲一些祷告和读经的时间。我们若这样作,别人就会得帮助,召会就会扩增,我们自己也会长大。我们需要这样作,好被建造并且彼此相联。

第四,我们每周至少该接触一位不信者。我们只需定意要传福音,然后就去传。我们传福音,可以借着探访不信的亲友,或者挨家挨户叩门,甚或站在街头发单张。大布道家慕(D.L. Moody)与主约定,每天至少向一个人传福音。一天晚上他在牀上醒来,忽然想到他那天没有接触任何人。虽然是半夜,他却起牀,到街上去,在那里遇见一位警察,就与他分享基督。警察的反应并不好,想说这个疯子到底是谁。然而,次日那位警察去寻访慕迪,至终就得救了。我们若定意在一年内接触一定数目的人,就会看见,每年至少领一人归主是何等容易。倘若每个基督徒都这样作,不久以后全地就会福音化。

总而言之,接触人有四条路,我们需要在聚会中认识人,邀请人到我们家里,探访别人,以及向别人传福音。我们该规律的作这事。然后我们会被建造起来,别人会被建造起来,召会也会扩增。虽然这些不是规则,要我们遵守的;但在某种意义上,我们在这些事上应当有规律,正如我们在日常饮食习惯上是规律的。

与人相联的路

我们需要知道如何与不同种类的人相联。我们若不知道如何与人相联,那么我们与他们的接触,对主、对我们所接触的人并对我们自己就没有益处。

知道该帮助别人还是从别人接受帮助

我们与别人接触时,所需要知道的第一件事,就是我们该帮助别人,还是从别人接受帮助。我们与别人的接触常常一.无所成,因为我们不认识,相对于他们,我们自己属灵的地位和光景如何。我们接触人,灵里必须敏锐并儆醒,使我们立刻知道,相对于我们,别人的属灵光景如何,因此能得知我们该帮助别人或从别人接受帮助。

既不骄傲也不过于谦卑

我们不该骄傲,想要每次都帮助别人。反而,我们该学习谦卑,并从别人接受帮助。然而,我们不该过于谦卑,以为我们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能作,只能从别人接受。在天然的个性上骄傲是丑陋的,但在天然的个性上过度谦卑也是丑陋的。我们既不该骄傲,也不该谦卑;我们只该照我本相。人越属灵,他就越真。你遇见属灵的人,很难说他骄傲或谦卑。真实的属灵不是善恶知识树的事,乃是生命树的事。因此,我们需要学习真,使我们能帮助别人,并从别人接受帮助。

在基督徒生活里需要某些经历

要分辨我们是该帮助人,还是从人得帮助,我们在基督徒生活里需要某些经历。例如,我们若没有得救的经历,就不能分辨别人是否得救了。然而,我们若对得救有清楚、明确的经历,立刻就能辨认出另一个人是否得救了。真正的分辨基于经历。关于这点,我们需要到主面前去,并且核对我们对祂有多少经历。我们常常无法帮助别人或从别人接受帮助,原因是我们没有足够的经历。我们也许有很多教训和知识,却少有经历,因此少有分辨力。

有许多基本的经历是我们必须要有的。首先,我们必须经历得救,这是基督徒生活的第一步。然后我们需要有对付罪的经历;我们必须对付所有的罪行和邪恶、黑暗的习惯,并且对已往有完全的清理(路十九8,徒十九3~19)。要与神是对的,并与别人也是对的,我们就该向神认自己的罪(约壹一9),也该赔偿我们所亏负的人。这会使我们的良心纯净并透明。我们的良心可比作一扇窗户。窗户若长久不擦拭,就会变得肮脏不透明。但窗户越擦拭,就变得越透明。同样,我们越在神和人面前对付罪和错误,我们的良心就会越洁净并透明。然后每当我们接触人,就能辨别他良心里是否透明。

我们也需要学习,照着我们内里的感觉跟随主(林后二3)。我们需要有时时活在主面前的经历,顾到我们内里的感觉,随主而行,并且保守自己在与主的交通里。之后,我们需要将自己献给主,向祂而活,被祂的爱困迫(五14)。我们需要祷告并交通,将我们的难处带给主,仰望主的帮助,并相信主,好得着祂的答复。我们在一切事上必须这样与主来往,并寻求祂的意思。然后我们需要学习,不以天然的方式,而以属灵的方式阅读并研读主话。我们该读主的话,接受光和生命,好被作我们食物的话所滋养(诗二九130,约五39~40,提前四6)。这些只是基督徒生活中几样基本、起初的经历。我们若有这一切经历,我们接触人时,就会立刻领悟他在哪里,以及他的需要。

作为召会里活的肢体,我们该学习并实行这些事。我们若说,这太难,我们作不到;我们就会变得像基督教的“教友”,只是坐在座位上,轻松的听他们所雇来为他们事奉主的牧师讲话。这是堕落基督教里的情况。我们走主恢复的路,不是要过这种基督徒生活;我们走主恢复的路,乃是要成为召会里活而尽功用的肢体。所以我们必须付代价,学习并经历这些基本的事,使我们对主成为有用的。

在主的事奉里我们不该笼统,乃该专特且明确。我认识许多弟兄姊妹在某些事上是专家。比如,一位弟兄在帮助人得救的事上是专家。每当遇到需要得救的人,我就把他带到这位弟兄那里,十分钟后,他就会得救,因为这位弟兄是面对不信者的专家。另一位弟兄在奉献的事上是专家。若是某人在奉献的事上挣扎,我们可以把他带到这位弟兄那里,不久以后,他就会在奉献的事上被带过来。

我们不该以为,学习并经历这些事是容易的。这些事需要学习。我们若仅仅来到聚会中听信息,我们会有许多知识,却没有经历。结果,某人到我们这里来求帮助,我们会不知道如何帮助他。我们在召会的事奉里就会无用。由此我们看见,我们需要明确的学习并经历这些事,使我们在确定的事上成为有用。

我初遇倪弟兄时,他就着这方面给了我一些教导,我的眼睛就得着开启。我看见我作基督徒,一直都没有真正的领会。关于圣经我学了很多,但我对属灵的事少有真正的领会。直到我这样受教导,我才开始认识如何分辨人和情况。

将人归类

我们需要学习如何将人归类。虽然地上有数十亿人,有成百万的基督徒,但大多数人都可以被归类成各种种类。我们如果知道如何将人归类,我们接触人,就会立刻知道他是那一种人,并且能应付他的需要。

我们都需要知道如何传福音,好帮助人得救。要拯救人,我们首先应当爱他们。然后我们要能将他们归类,并分辨他们的需要,好帮助他们得救。我们若遇见拒绝得救的人,就该把这事例带到弟兄们那里。我在中国时,我们每周有一段时间,讨论并研究各种的事例。我们会一同祷告,弟兄或姊妹会提出某一事例;然后我们就讨论并决定如何处理。

在中国某个城市有一家很大的医院,其中几乎所有的员工都成了主恢复里的弟兄姊妹。然而,医院的院长虽是一位名医,也是基督徒,却没有联于召会里的弟兄姊妹。因此,弟兄姊妹对他有负担,并且为他祷告。然后在我们一次的聚会中,一位弟兄告诉我们,他有负担拜访这位医生。我们考虑一会儿,然后某人建议我们等候。数日后,这事又被提出来,我们又有感觉要等候。当这事第三次被提起时,我们都觉得是拜访这位医生的适当时候。我们差遣两位弟兄探访他,这些弟兄到达医生的家,发现医生已在等候他们,因为他在前一天晚上梦见他们。那次拜访以后,医生开始参加聚会,至终成了领头弟兄。有些人也许希奇为什么我们等候。这是由于我们分辨那人的情况及其需要。在这事例中,我们若早些拜访那医生,他不会敞开。我们必须等到某些事发生在他身上,然后才能拜访他。

我们若愿意学习接触别人,就会很容易接触他们,并且领他们归主。不仅如此,我们越接触人,就会越得鼓励去接触他们。我们若认真过召会生活并作身体上活的肢体来事奉,就要学习并实行这事。假定在一地有一百位弟兄姊妹,并且所有的人都学习并实行正确的接触人。结果会非常好,使召会不但在人数上,也在生命的度量上,借着每个肢体正确尽功用而得着扩增并被建造。在那地的召会将是活的召会,是身体连同所有尽功用之肢体的活彰显。

第五章 主的恢复,其所受的反对,以及转向外邦人的原则

主的恢复

我们若清楚主的恢复,就会领悟我们接触人的目的,是要带他们进入主恢复的路。许多基督徒有负担为主拯救灵魂。他们基督徒生活的目的是要领人归主,并且帮助人得救。我们感谢主在历世纪都兴起这样的人;但我们必须领悟,主见证之恢复的目的不是仅仅帮助人得救,乃是要领人进入主恢复的路。我们需要领悟主恢复的目的是什么,以及为什么必须有恢复。倘若没有恢复的需要,我们就不需要在这里,我们在许多基督教公会之中也可以。我们在这里,原因是我们看见了主恢复的路。主的恢复主要是恢复两件事-基督作生命,以及基督的身体作基督的彰显。

恢复基督作生命

主恢复的头一项,是要恢复认识并经历基督作我们的生命(西三4)。这件事在基督教裹已失去、遗漏、忽略甚至埋藏了。在基督教里有许多仪文、教训和恩赐,但基督作生命这件事已被忽略了。对许多基督徒而言,基督只是救主和主人,远在诸天之上。他们不明白,基督对他们可以是活而主观的作他们的生命。

新约常说到永远的生命(约三15~16、36,四14,五39,罗六23,加六8,提前六12,约壹五11)。永远的生命这辞指明,基督这活的一位在我们里面作我们的生命,并且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们,乃是基督在我们里面活着(加二20)。然而,对许多基督徒而言,这辞不过是含示在永远里属天的福乐。当基督徒说到永生,是说到在永远里幸福、喜乐的生活,不是说到基督作我们内里的生命。我得救时,人告诉我,永生就是在永远里幸福的光景。今天许多基督徒仍有这思想。 不仅如此,许多基督徒以为,人得救以后,他的生活会满了平安、喜乐和祝福。他若开始作生意,神会使他的生意兴隆,他若有家庭,他的家庭会幸福快乐。然后他死了以后,就会上天堂。这样的教导是属人观念和传统的产品,在圣经里找不着。反观圣经里清楚教导,今天基督活在我们里面作我们的生命,并且祂对我们乃是一切(罗八9~11,加二20,弗三17上,西二16~17,林前一24,西二16~17)。

要说明这点,让我们检视新约里所启示使徒保罗的生活。就着外在一面,保罗少有喜乐或平安的因由。他没有外在的享受;他常衣着不足,禁食饥饿,无处可住,并常有缺乏(林后十一23~27)。保罗该是地上最悲惨的人,但事实上他最蒙主祝福。使徒保罗因基督而蒙福,并以认识基督为至宝而蒙福。在腓立比三章八节里他说,“不但如此,我也将万事看作亏损,因我以认识我主基督耶稣为至宝;我因祂已经亏损万事,看作粪土,为要裸得基督。”基督是我们的宝贝(林后四7),祂对我们是价值无比的一位(太二六7)。基督不但将来是我们的宝贝,现今也是。祂活在我们里面,我们接受祂作我们的生命,并且祂成为我们的生活(腓一21上)。

这件事已被基督教忽略,现今正在被恢复,这乃是神的中心思想。基督作生命是所有新约教训和恩赐的目标和中心。亚伯拉罕的仆人找着利百加时,就把亚伯拉罕为他儿子以撒带来的一切礼物给她(创二四53)。然而,以撒和利百加被带到一起以后,就不再提起礼物。这含示利百加不再在意礼物,因为她有以撒。今天许多基督徒与恩赐“结婚”,却没有与赐恩者基督“结婚”。许多有恩赐的人并不认识基督。他们也许肤浅的认识基督,却没有以活的方式,以凭祂而活并与祂交通的方式来认识基督。因着主的怜悯,我认识基督作我的生命,也认识这位基督的珍贵、宝贵和价值。这件事需要被恢复。当这事得着恢复时,主就会祝福祂的恢复,祂的恢复就会得胜。

恢复基督的身体,召会生活

主恢复的第二项是恢复基督的身体。这乃是恢复召会生活;而召会生活就是基督在地上活的、实行的、地方的和真实的彰显。我们已为这件事争战多年。当我在中国大陆,在身体里为主作工时,我是在倪柝声弟兄之下。因着主的恩典,倪弟兄总是领头,将我放在他的遮盖之下。因此,我没有受到任何攻击和批评。反而所有的批评和苦难都由倪弟兄担当,因为他是领头的人。我离开中国,并且倪弟兄下监以后,我就开始承受攻击和批评。所有临到我的批评,都是由于基督的身体以及身体在众地方召会里的彰显这件事。然而,在反对当中,我与基督一同坐在诸天界里(弗二6),并且主借着使许多的反对消失,表白了祂的恢复。

主的恢复所受的反对

我们不该以为,我们在主恢复里的人会受基督教欢迎。我们多半不会受欢迎,却会遭受反对、攻击和批评。主自己在地上的时候,并没有受许多人欢迎。虽然祂有一些忠信的跟从者,大多数人却拒绝祂且批评祂。记载使徒历史的使徒行传,启示使徒们也多是受到反对和批评。不仅如此,主要的反对不是来自外邦人,乃是来自犹太人,神旧约的子民。所有那些赞成犹太教、律法和旧约事物的人,都反对且批评使徒们。这些就是主仆人的脚踪(太十17~25,约十五18~20)。今天宗教不比使徒时代的犹太教好。因此,我们若有主恢复的异象,今天的宗教徒就会起来反对我们。

使徒保罗得救以前,是在反对使徒的犹太人之中。他以为自己在事奉神,事实上是在反对神。有一天,他得着从天上来的异象,并且基督启示在他里面(加一15~16)。他领悟他必须供应基督给别人,将基督追测不尽的丰富当作福音传扬(弗三8)。他甚至愿意牺牲性命来作这事(徒二十24)。在行传二十六章十九节他告诉亚基帕王:“我…没有违背那从天上来的异象。”要抵挡今天的反对,我们需要有主恢复的异象,并且我们需要遵从这异象。

我们必须认识,我们在主的恢复里正在作的是什么,以及我们为什么在这里。我们在主的恢复里,乃是为着恢复基督作生命,并恢复基督的身体作基督活的彰显。这是我们的立场。在接纳并与信徒交通的事上,我们不是墨守成规、狭窄、排外或分裂的;相反的,我们向着所有的信徒是敞开的。然而,我们在主恢复的异象上不会改变。我们在主的恢复里,乃是完成基督作生命的恢复和基督身体的恢复。没有任何人的话能将我们带走。主的恢复可以被比喻为一艘遭受反对波浪所摇动的小船。然而,我们有指南针—我们的异象,和船长—基督。因此,在我们与人的接触里,我们的目的该是带人领悟主恢复的路。当然,我们首先必须帮助他们得救,然后帮助他们认识主,但至终,我们该帮助他们认识主的恢复。

转向外邦人的原则

在我们与人的接触里,关于主恢复的路这件事,我们不该想要说服反对的人。我们若想要说服反对者,就会浪费时间。我们该像农夫,选择最肥沃的土坏在其中撒种。没有农夫会愚昧到在石头地上撒种。我们若坚持将主恢复的种子撒在“石头地”上,就可能花费一生撒种却毫无出产。我们不需要在反对者的“石头地”上劳苦太多。有其他这么多敞开的人,我们不需要天天为反对者祷告并接触他们。可能数年后,主会在那些反对我们的人里面作工,并使他们接受主恢复的路(提后二24~26)。然而,只要他们这个人里面是“冬天”,我们就不该浪费时间撒种在他们里面。事实上,我们越接触反对的人,他们可能越反对我们。我们该等到他们里面的“春天”来到。

我们不该狭窄或排外,但我们在运用时间和精力的方式上该明智,使我们使用得有益处。在这面的意义上,我们必须像推销员。你若是推销员,天天想要将你的产品卖给不想买的顾客,你是不会赚钱的。你不必与这样的人打交道,乃该寻找其他想和你作生意的人。这原则适用于我们的接触人。事实上,主将我们比喻为商人(路十九12~13)。我们该知道如何作生意并赚取利润。我们所赚得的利润就是我们所得着的人。我们接触人的原则是,虽然我们爱所有的人,但我们不该浪费时间。某人若不要我们的“商品”,我们就该等候,直到他领悟我们的商品是最好的。其间,我们该到别人那里去。

行传十三章四十四至四十六节说,“到了下个安息日,全城的人几乎都来聚集,要听神的话。但犹太人看见群众,就充满嫉妒,硬驳保罗所说的话,并且毁谤。保罗和巴拿巴放胆说,神的话先讲给你们听,原是应当的;只因你们弃绝这话,断定自己不配得永远的生命,看哪,我们就转向外邦人去。”从一九二四至一九三四年,我们在中国事奉主的人,尽力向其他基督徒陈明主所托付我们的。然而,我们彻底被拒绝。有些较年轻的一代接受主恢复的路,但几乎整个较年长的一代都拒绝我们。然后在一九三四年五月,倪弟兄对我说,“弟兄,我们必须往外邦人那里去。”在那之前,我们的负担一直是帮助基督徒。然而,我们被拒绝以后,我们就觉得,要建立众地方召会的聚会,我们就必须转向“外邦人”去。我们必须向那些在基督教以外的人传扬福音,领他们归主。我们开始走这条路以后,主就表白并印证我们的感觉。一九四七年,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有些西方传教士返回中国,他们发现全中国都已受到主恢复工作的影响。从一九三四至一九四七年,主祝福并表白我们的工作。几乎所有来自基督教的反对都消声匿迹。我们没有需要与反对的人争辩或说服他们。他们反对、批评并争论的时候,我们就该往“外邦人”那里去。

当然,我们用“外邦人”这辞,意思不但是指不信者,也包括真实敞开的信徒。在美国有数百万基督徒。假定有一亿自称是基督徒的人,包括天主教徒;倘若这些人中的十分之一是真实、重生的基督徒,就仍有一千万真实的基督徒;倘若这数目的十分之一是寻求的人,就仍有一百万寻求的人。倘若我们只得着这些寻求之人的百分之五,美国的众召会就会有五万圣徒。

若是我们这些推销员有市场上最好的产品,我们就不需要害怕市场或顾客会如何反应。在主的恢复里,我们很清楚我们的立场,我们有主与我们同在,我们也认识我们的“产品”。我们若殷勤,简单的到人那里去,将我们所有的展示给他们看,必定会打人“买”。

因着主的怜悯,我们该尽力一直接触人。我们若走这条路,我们每人每年都可能带两个人进入主的恢复。这条路非常实际且可行。仇敌会尽力试诱我们,并阻挠我们,使我们不能对主成为有用的。所以,我们需要守住转向外邦人的原则。每当我们遭遇一些反对,我们就该宣告:“撒但,我要转向外邦人去。无论你多忙,你都无法关闭所有福音的门。”我们若为着主的恢复打仗,仇敌不能打败我们,因为主的恢复不是出于人,乃是出于主。

第六章 聚会中尽功用,并有分于召会实际的事奉

读经: 提摩太前书四章七至八节。

需要训练和实行

新约中的基本原则之一,乃是神一直与人合作而作工。这是成为肉体的原则,就是神与人成为一。我们若没有与神同工,祂就不能作什么。在基督徒生活和召会生活里,有许多事需要人的合作。比如,若我们没有传福音,主就很难拯救人。因此,我们必须知道如何作一些事来与主合作。

要在属灵的事上与主合作,我们需要操练并实行。我们也许以为,因为我们有那灵和神的生命,我们就不需要属灵的操练。然而,提前四章七节说,“要操练自己以至于敬虔。”在我们的人生中有许多事,就如开车或弹奏乐器,仅仅有人的生命并不足以作成;还需要操练、实行和训练。照样,我们在基督徒生活里所作的许多事,也需要操练、实行和训练。

我们在所作的每件事上,都能在两种方式中择一而行。我们可以采行未经训练的方式或受过训练的方式,受过训练的方式就是受教导并受改正的方式。我年轻时,非常喜欢踢足球。然而,我喜欢按我自己的方法踢.,我不喜欢被别人改正。因此,当我被选为校队的一员时,我很害怕被改正。说到属灵的事,像传福音或在聚会中尽功用,我们也许有同样的态度。我们也许不喜欢受改正,但我们需要领悟,改正带来进步。

在本章里我们要来看一些点,关于在聚会中当如何行。我们常说,我们在聚会中的敬拜该在配搭里。我若独自打篮球,只需要留意我如何打,但我若在团队里打,就必须顾到我的队友,知道如何传球给别人,以及如何从他们接球。我不该以孤立的方式打球,而该使别人能联于我,并继续比赛。这需要操练、训练和练习。在聚会中我鼓励每个人都“打球”,就是借着祷告、说话或提诗来尽功用。我们越练习“打球”,学习并受改正也越多。我们若不练习,就绝不会受改正。我们该尽力在聚会中尽功用,并且在受改正时不要沮丧。我们也不该害怕在聚会中显得生涩和未受训练,因为我们在受训练以前,都是这样开始的。

在聚会中当如何行

要作身体的肢体尽功用,我们就需要学习在聚会中当如何行。我们必须学习的第一件事就是操练我们的灵,这是我们在聚会中所能作最重要的事。为此,我们该学习不住的祷告(帖前五17)。我们若整周不祷告,我们的灵就会非常软弱,并且很难在聚会中释放我们的灵。然而,我们若不住的祷告,就会很容易在聚会中释放我们的灵。在聚会中不释放我们的灵,对于聚会乃是一大阻挠。我们参加聚会而不释放我们的灵,就拦阻那灵运行。那灵在聚会中总是在寻找一条路要得释放,但若因着我们不释放我们的灵,把路封闭了,那灵就不会得释放。这件事在于我们日常生活中的实行。我们若学习,在日常生活中,作每件事都操练我们的灵,我们的灵在聚会中就会得着释放。

所有的圣徒都该在聚会中操练他们的灵,年轻人尤其需要操练。不该仅有领头的弟兄们祷告和提诗,而其余的圣徒作观众。这样的聚会是死的。若是年轻人操练他们的灵,聚会就会是活的。

我们需要学习分辨聚会的各阶段。正如一餐里面有沙拉、主菜和甜点,聚会也有好些阶段。我们该学习如何用诗歌开始聚会,或如何用诗歌结束聚会,好应付需要。一首诗歌能激起聚会的气氛,也能将其销灭阻塞。不该只有少数人顾到聚会。我们的聚会乃是给所有的肢体尽功用。

我们也需要知道如何在聚会中祷告。聚会中的祷告与个人祷告不同。我们独自祷告时,并不需要大声;我们甚至可以默祷。然而,我们来到聚会中,就不该默祷。反而,我们必须以刚强、受操练的方式使用我们的声音。我们若用软弱的声音祷告,就会把死亡带进聚会中。

我们也需要学习如何在聚会中说话。无论我们是否喜欢说话,我们都该说话。每一位弟兄或姊妹都必须是供应的执事(彼前四10)。虽然我们大多数人从未上过神学院或圣经学校,但我们在召会生活里都有所学习,因此我们都能学着在聚会中为主说话。比如,一位弟兄若提出问题或疑惑,而我们有必要的经历可以答复他,我们就该回答。这就是供应的职事。倘若人人都在聚会中敞开说话,我们的聚会就会很美妙。我们的灵会得释放,并且圣灵会有自由的路。有时候领头的弟兄分享某件事,没有给人多少印象,但一位小姊妹分享同样的事,别人就印象深刻。有一次,一位受教育不多、作女佣的姊妹,在聚会中说话回应某人提出的问题,她的说话使一位作教授的新人惊讶;倘若一位领头的弟兄说同样的话,他不会这样被打动。借此我们能领悟,我们何等需要所有的弟兄姊妹都为主说话(林前十四24、31)。然后我们的聚会将是活而丰富的。每个人都会分享他那一分,无论是祷告、诗歌或话语(26)。

我们必须学习,将我们借着研读主话所领受的东西传达给人。我们也需要学习如何提诗歌,并如何正确的使用诗歌。最近,我们完成一千零八十首诗歌的挑选,并将其编排为一部选集。当我们新的英文诗歌本出版时,就会有汇整好的足量诗歌,编排妥当供聚会使用。这将是我们聚会中的一大帮助。

我们要使用诗歌,首先必须知道如何将诗歌分类。关于诗歌的分类有好几个点。首先,我们可以用主题将诗歌分类。比如,有些诗歌是为着福音,有些是为着造就,有些是为着赞美主,有些是为着敬拜父。其次,我们不但可以用主题将诗歌分类,也可以用次项。例如,关于赞美主有许多诗歌。在我们将要出版的新诗歌本里,在“赞美主”这主题之下有二十九个次项。这些次项所包括的,就如主的神性和人性,祂的爱与恩典,祂的生平与受苦,祂的死与复活,祂的得荣与升天,以及祂的甘甜与美丽。照样,在“属灵的争战”这一大类之下有好些次项。有关于在主名里争战,在身体里争战,以及借血争战的诗歌。因此,当我们来到祷告聚会中打属灵的仗,不该随意在“属灵的争战”这类诗歌之下随便选首诗歌。反而,我们该感觉聚会的气氛,并拣选最适合聚会气氛的诗歌。我们若感觉需要血的遮盖,就该拣选关于借血争战的诗歌,说到血如何遮盖我们,洁净我们,答复仇敌一切的控告,并在神面前为我们说话(诗歌六四六首)。

第三,我们可以按诗歌里所表达的情感将诗歌分类。这是提诗歌时最深和最重要的事。一首诗歌的情感是那首诗歌柔细的感觉。诗歌越柔细,情感就越深刻。两首诗歌.也许有同样的主题,并归在同样的次项之下,但二者在情感上也许有所不同。例如,诗歌三十四首和四十九首都是关于敬拜父的诗歌,却有非常不同的情感。诗歌三十四首是非常好的诗歌,满了鼓舞。唱这首诗歌会使我们想要呼喊。相反的,诗歌四十九首是非常柔细和细致的诗歌,也许是关于敬拜父这一部分最柔细和细致的诗歌。我们若研读并就着这首诗歌祷告,就会觉得它的感觉是何等深刻、柔细。

我们需要照着诗歌的主题、次项和情感来提诗。我们若照着主题来提诗,只是摸着诗的表面。要摸得更深,我们需要去感受诗的情感、感觉。

有分于召会实际的事奉

我们也需要有分于召会实际的事奉,就是分担召会实际事务的责任。召会实际的事务包括排椅子、影印资料和整洁会所等。当召会成长时,就要顾到更多的事;我们都该帮忙顾到这些事,使召会能被建造起来。每周我们该花一些时间帮忙作这些事。一位作银行总裁的弟兄,每周一次来会所擦窗户;另一位姊妹每周来拂拭钢琴。你若到会所去,就会看见许多圣徒在作工,照料实际的事务,并且祷告。在他们的事奉中,他们一同祷告并交通。这样的事奉有助于建造在中国的众召会。

我们越有分于召会的责任,就会越爱召会,对召会越有心。并且,当会所里的每样东西都井然有序,并且都借着祷告和交通照料妥当,别人来到聚会中就会感觉主的同在。我们若对主与召会认真,我们在事奉里就不会松散,而会借着事奉,以扎实的方式得着建造。这惟有借着照顾人,并顾到召会实际的事务,才能实际的达成。

定意接触人,在聚会中尽功用,并在召会里担负责任

我们要事奉主,就需要在接触人、在聚会中尽功用并在担负召会实际事务的责任上,与主办交涉。关于这些事,我们需要借着个人祷告并与别人一同祷告,寻求主的引导,作明确的决定。每位个别的肢体都有自由,为着主在这些事上特别的引导寻求祂,但我们都该献上自己,在这三方面有事奉。

关于我们与人接触,我们需要决定要接触谁,何时接触他们,以及接触他们多少次。我们也该决定,接触他们时要带着谁去。所有这些事都需要我们寻求主的引导。

我们也该定意在聚会中尽功用。我们可以祷告:“主,因着你的恩典和怜悯,我要在聚会中尽功用。我不要作观众。”我们若这样作,在我们去聚会以前,那灵会提醒我们,我们该预备好让主使用我们。这会使我们与主办交涉,并承认我们的罪与失败,.因此恢复我们与主的交通。然后我们来到聚会中,就不会作个对一切事都漠不关心的肢体,乃是活而尽功用的肢体。有时候我们冷漠的来到聚会中.,我们没有犯什么大错,但我们懒散或无力的来。也许是我们和主出了问题,也许不在与主的交通里。这事一发生,我们就使聚会死沉。我们没有一同担负聚会,反而成为聚会的担子。我们若对主认真,就会与主办交涉,然后我们会被激起,使我们来到聚会中作活的肢体。所有的圣徒都这样来,聚会就会因人人尽功用而被点活。

不仅如此,我们这样来聚会,就带进一种祷告并顾到新人的气氛。在主日聚会中你也许在祷告,那灵会向你指出一些在场的新人。在聚会中你可以观察他们的反应,为他们祷告。散会后你可以与这些新人说话。这会使他们印象深刻,并使他们喜乐。在这样的个人接触以后,他们就会看见主恢复中的众召会和公会之间的不同。主的恢复和基督教之间的不同,不仅仅是在于我们的教训,也是在于我们的生活和我们的实行。许多新人已经见证,他们从未看见在我们的聚会中所看见的事。所有这些事都在于我们的操练。

我们也该定意要担负召会实际事奉的责任,并有分于实际的事奉。我们若实行这一切事,召会生活将是活的,满了尽功用的情形,并且有能力,主也会有路借着我们作工。

李常受文集/1964/第一册/在身体里事奉以完成主的恢复.txt · Last modified: 2016/08/11 00:45 (external ed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