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m of Jesse

Technology is for the Lord

User Tools

Site Tools


李常受文集:1963:第一册:信徒对变化的经历

信徒对变化的经历

barcode

本书系李常受弟兄于一九六三年一月二至八日,在美国加州惠提尔(Whittier)的特会中所释放的信息整合。

第一章  全本圣经的一幅图画

读经:创世记二章七至十二节,十六至十七节,二十一至二十四节,约翰福音一章四节,四章十节,十三至十四节,七章三十八至三十九节,出埃及记二十八章九至十一节,十七至二十节,二十六章二十九节,哥林多前书三章九节,十二节,哥林多后书四章七节,以弗所书五章三十一至三十二节,启示录二十一章二至三节,九至十二节,十四节,二十一至二十三节,二十二章一至二节。

在这作为引言的一章,靠主恩典的帮助,我要指出在全本圣经里一幅美妙的图画。我们要陈明这幅图画,就要从起头到末了来看整本圣经。神自己在祂的话里所描绘的这幅图画,向我们启示祂心思里所想的,以及祂所寻求的是什么。我们在本篇信息的目标,就是要看见这幅图画。我们要看见这幅图画,必须留意原则,就是这幅图画里主要的项目。如果我们要领会主心思里所想的,以及祂所寻求的是什么,就必须看见在这幅清楚图画里的原则。

创世记二章里的七个表号

首先,我们必须领悟,圣经从始至终乃是神完整的启示。神是有智慧的,为了给我们看见这幅图画,祂用祂的智慧给我们这样一个启示。在圣经里有这启示的开始、继续和完成。

在创世记二章里这启示的开始有一幅图画。我年轻时,为着两个原因不懂创世记二章。首先,似乎创世记一章包含了创造,以及从第一日至第七日恢复地的完整记载。我问自己,为什么在这记载后还有创造的另一记载。我无法领会这点。有些人说,创世记二章仅仅是对创造人更详细的记载。虽然这是正确的,但现在我们知道,创世记二章不单只有细节。我不懂创世记二章的第二个原因是,我认为神一切的工作都是重要且精简的;但对我而言,这章似乎不是非常重要。我起先不能领会这章;至终,创世记二章里图画的异象,对我变得清楚且完整。

这幅图画非常简单。我们若能看见这幅图画所包含七个主要的表号,这图画对我们就会变得清楚且完整。这幅图画里的第一个表号是神用尘土所造的人-土造的人(7)。第二个表号是有美妙名称的树-生命树(9)。然后有知识树(9),我们不将其算在七个表号当中,我们要到信息末了才来看这表号。第三个表号是涌流的河(10)。从那河出来三样东西:金、珍珠和红玛瑙(11~12)。这三个宝贵且贵重的项目分别是第四、第五、和第六个表号。这幅图画里第七和末了的表号是一个女人。这女人-新妇-的产生是要嫁给男人,并与他成为一体(21~24)。我要请你们记得这七个表号:土造的人、生命树、水河、金、珍珠、红玛瑙和新妇。

我们必须看见圣经向我们显示带有这些表号的图画。神创造地作宇宙的中心。在这地上,神创造一个土造的人。神把他造好之后,将他安置在伊甸园里-极可能在生命树跟前。人站在其中的这园子,乃是宇宙的中心。他面前有生命树,树旁涌流着活水的江河。从那流中出来纯金、珍珠和红玛瑙。末了,产生了要与男人成为婚配的新妇。

当然,这章圣经所陈明的一切表号,必定具有某种表征的意义;这些既是表号,就必定表征一些事。我们要领会这些表号,以及它们出现在其中之图画的意义,就必须研读圣经其余的部分。旧约和新约各卷,逐项的启示这些表号各别的正确意义。

土造的人

第一个表号是土造的人。按照圣经,土造的人是神的器皿。土造的人是瓦器,如林后四章七节所指明的:‘但我们有这宝贝在瓦器里,要显明这超越的能力,是属于神,不是出于我们。’罗马九章二十一节告诉我们,每一个蒙拣选的人都是装神的瓦器-‘贵重的器皿’。器皿就是我们能把东西放进其中的物件;例如,杯子和瓶子都是器皿。我们既是神的瓦器,意思就是我们要盛装东西。我们要盛装什么?后面我们要回头答复这问题。

生命树

下一个表号是生命树。生命树象征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基督是生命树。约翰一章四节说,‘生命在祂里面。’生命在基督里,并且基督是生命的源头。因此,祂是生命树。生命树表征基督对我们乃是生命(十10下,十四6上)。

水河

主耶稣在约翰七章三十八至三十九节告诉我们,人若信入基督,从他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来。这活水要在我们里面涌流,并要从我们流出来。根据这些经文,我们能清楚看见,创世记二章里涌流的河,表征基督这赐生命的灵成为泉源在我们里面涌流,并成为水流从我们流出来(约四14下)。

金、珍珠和红玛瑙

圣经也给我们看见金、珍珠、和红玛瑙的意义。到了一个时候,主要求祂的百姓为着祂并为着事奉祂建造居所。这居所就是用木头包金(出二六29)所造的帐幕。我们若进到帐幕里环顾四周,就会看见我们四围环绕着金。帐幕满了金;这表明,原则上金是为着建造神在祂子民、祂儿女当中居所的材料。

同着帐幕有事奉主的大祭司,这大祭司的衣服有一项称为以弗得(二八6~8)。这以弗得的肩带上有两块红玛瑙,其上刻着以色列十二支派的名字(9~11)。不仅如此,在大祭司的胸牌上还有十二块宝石(17~20)。在大祭司事奉主的时候,我们若进入帐幕,就会看见金、红玛瑙和宝石。这给我们看见,这些宝贵的项目不只是为着主在祂儿女当中居所的建造,也是为着祭司的事奉。新约使我们领悟,主的建造和主的祭司是同样的。彼前二章五节说,我们是圣别的祭司体系(因此,是众祭司),也是活石被建造成为主属灵的殿。我们是祭司,也是石头。因此,金和宝石乃是为着主在祂儿女当中建造和事奉的材料。

其次,我们需要看见珍珠(bdellium)的意义。这里所用珍珠一辞,在原文是个难懂的字,因为在全本圣经里,只用了二次:一次在创世记二章十二节,一次在民数记十一章七节(该处用来描述吗哪)。有些希伯来文学者将这辞译为珍珠(pearl,指蚌所产生者)。另有些希伯来文学者将这辞译为树脂(resin)-由一种树所产生的物质。有些种类的树脂,形状像蚌所产生的珍珠(pearl)。因此,这里的珍珠(bdellium)是一种像蚌所产生之珍珠(pearl)的物质。

在林前三章,使徒保罗告诉我们如何建造召会,以及我们该用什么材料建造召会。当保罗写到召会的根基是基督自己时(11),他告诉我们,我们是神的同工,现今在作神建造的工作(9)。主的子民所组成的召会,乃是神的居所。保罗说,我们对于自己是用金、银、宝石,或用木、草、禾秸建造,必须非常谨慎(10、12)。我们不要用消极的事物建造召会—神的建筑,反而必须用金、银、宝石来建造。虽然这里保罗提到银而不提珍珠,但银和珍珠都表征主的救赎。金、珍珠(或银)和宝石,都是为着主的建造以及主的事奉的材料。

在圣经末了出现了一座城,这圣城是用金、珍珠、宝石建造的。城本身是金的,城墙和其根基是宝石的,十二个门是十二颗珍珠(启二一18~21)。基于这认识并照着圣经所定的原则,我们可下结论:这些宝贵的材料乃是为着主的建造连同主的事奉。

新妇

创世记二章里末了的表号是新妇。用这三种贵重材料建造的圣城新耶路撒冷,实际上是新妇-羔羊的妻(启二一2、9)。创世记二章里表征召会的新妇,要与那预表基督的亚当(罗五14)成为婚配。以弗所五章清楚的说明这事;这一章启示,亚当与夏娃是基督与召会的预表(31~32,创二24)。

在我们经历中的这七项

现在我们能看见,全本圣经一幅非常简单的图画。神在祂的创造里,照着祂的形像创造一个土造的人(创一26)。然而,因着这人是用土造的,他的性质就不是宝贵的。虽然他所具有的形像是美妙的,但他的性质是无价值的。这是人在圣经起头时的光景。但在圣经末了,神得着了一班在祂看来是纯金、宝石、和贵重珍珠的人。

今天,我们是土造的人或是宝石?在彼得领受基督是活神儿子的启示那天,主更改他的名字,对他说,‘你是彼得。’(太十六18)在希腊文里,彼得这名的意思是头’。彼得从主领受了这样的话,就告诉我们,我们得救了,就是活石(彼前二5)。我们该毫不迟疑的说,我们不再是泥土,乃是活石。你若问我,我是一块泥土或是活石,我会喜乐的回答你:‘赞美主!从前我是一块泥土,现今我是活石。有件事情发生在我身上-我重生了。我的性质经历了从泥土到活石的变化。现今我是活石!’每个蒙主拯救的人都是石头。按照神的创造,我们是土造的人。按照神借着重生的新造,我们成了活石。

土造的人如何能在性质上改变,成为活石?要答复这问题,我们必须看创世记二章所给我们看见的图画。我要用以下的方式说明这点。假定我是土造的人亚当。作为人,我会看见我周围的这一切表号。毫无疑问,我会珍赏金、珍珠、和宝贵的红玛瑙。作为土造的人,我领悟这些项目是何等美妙,便渴望成为像它们一样宝贵。我信神会告诉我:‘亚当,你若要像那些项目一样宝贵,就必须被变化。’然后我可能会问主:‘我如何能被变化?’我信主答复这样的问题时,会告诉我:‘你若要从土造的人变化成为那些宝贵的项目,就必须吃生命树并喝活水。你若吃这树并喝这水,就会将你所没有的生命接受到你自己里面。你一接受这生命,它就会在你里面作工,而将你从土造的人变化成宝贵的东西。’

这就是我们在后面的圣经中所看见的同样观念。主是生命树,祂来将自己提供给土造的人。祂对他们说,‘我是生命,’(约十一25)并告诉他们,要到祂这里来,吃祂并接受祂作生命,以得重生(六47~48、57,一12~13)。得重生的意思,就是凭基督的生命从土造的人变化成石头人。我们越吃喝基督,就越变化。这变化的过程是从我们的灵扩展到我们魂的诸部分;至终,祂回来时,要扩展到我们的身体里(林后三18,腓三21)。那时,我们全人从中心到圆周,要完全变化成主的形像。我们将不再是土造的人,乃是神的珍宝。

我们借着经历并享受基督作生命而变化。我们借着吃祂作生命树并喝祂作生命水的河,享受并经历祂。我们越享受祂,就越经历祂,也越得以变化。不仅如此,我们越变化,就越被建造在一起。我们若留在我们的旧生命、旧人和旧性情里,真实的召会绝不会建造起来。我们若要被建造成为召会,作基督实际的身体,作基督真实的彰显,就必须在我们的心思、情感、和意志里被变化。我们越变化,就越被建造在一起。这建造的工作完成时,我们将是基督的新妇。这新妇乃是神的居所,是神在祂子民当中真正的帐幕(启二一2~3)。

我信这是非常清楚的图画,给我们看见主的心思里所想的,以及祂所寻求的是什么。神在寻求一班人,他们原是用泥土造的,要借着吃喝祂,接受祂作生命,使他们在性质上,从土造的人变化成宝石。然后借着变化,他们至终被建造在一起,成为用金、珍珠、和宝石所建造之基督的身体,神的帐幕,基督的新妇。这是整本圣经的图画,这也是神永远的定旨。

知识树-圣经图画消极的一面

在积极一面,整本圣经给我们看见,我们这班泥土所造的人,如何接受主作我们的生命,从祂得喂养,饮于祂,并且借着这样作,逐渐变化成为祂的形像,而建造在一起,成为一个生机体,作祂的身体彰显祂,并作祂的新妇满足祂。然而,还有善恶知识树(创二9)所表征消极的一面。善恶知识树带进死亡。这树是知识、善、恶和死亡树。圣经告诉我们,这树表征那是死亡源头的一位—魔鬼撒但。人在伊甸园里没有接受主作生命,反而接受知识树。借此,罪进到人里面。结果,死进来了,审判和永远的灭亡随之而来(来九27,参约三16)。这一切消极的事都是从这一个源头—善恶知识树—产生的。这些积极和消极的事,一起陈明整本圣经一幅完全的图画。虽然这幅图画非常基本且简单,却包罗圣经中所记载一切主要的事。

圣经-神建造的书

我们看见这幅图画,就看见圣经的两端如何互相呼应。就某一面说,圣经就像建筑的书,起头有‘蓝图’,末了有整个建筑的实景。在这两端-蓝图和建筑实景之间,有许多细则详细说明建造工作如何得以完成。这就是圣经。我们若清楚这幅图画,就很容易知道主的心思和祂永远的计划。不仅如此,我们借着看见这幅图画,就能领悟我们是什么,我们在哪里,我们将是什么,我们该去哪里,以及今天我们的责任是什么-我们在以后各章要说到这些事。愿主开我们的眼睛,并怜悯我们。


第二章  变化与人的三部分

读经:约翰福音三章六节,四章二十四节,六章六十三节,罗马书八章十六节,哥林多前书六章十七节,哥林多后书三章十七至十八节,帖撒罗尼迦前书五章二十三节,希伯来书四章十二节。

在前一篇信息中,我们看见神从圣经起头到末了向我们陈明的图画。神创造诸天和地之后,用地上的尘土造人—一个土造的人(创二7)。神造这土造的人的心意是要将他变化成非常宝贵的东西,如金、珍珠、和宝石这些表号所含示的(林后三17~18,创二11~12)。按照圣经里的图画,神在寻求一班土造的人变化成为祂的形像,就是变化成为对祂宝贵的东西,并且被建造在一起,作为活的生机体,成为基督的身体(林前三9、12,彼前二5,弗四16)。

现在我们必须往前来看,就表号说,这土造的人如何能变化成为金、珍珠和宝石。林后三章十八节说,‘但我们众人既然以没有帕子遮蔽的脸,好像镜子观看并返照主的荣光,就渐渐变化成为与祂同样的形像,从荣耀到荣耀,乃是从主灵变化成的。’懂得化学的人,熟悉变化如何发生。例如,我们有一个杯子盛装化学物品。若要使这化学物品变化成为别的东西,就必须加上一些东西。惟有某种其他物品放进杯子里,原来的化学物品才开始变化。我们是土造的人,都有亚当的名字。既然我们都是亚土造的人-我们就像以上例子中的化学物品一样,需要变化。

我们蒙主拯救的人,无法否认我们至少已经变化到某种程度。这就是说,我们的名字不再是亚当,乃是基督。可能你会迟疑这样说。所以让我们来看另一个例证—一杯茶。虽然我们只称茶水为‘茶’,但我们所称为茶的,事实上是茶放进水里,与水调和并融合。我们毫无迟疑的说这是茶;照样,我们有基督在我们里面,并有基督与我们调和的人,也不该迟疑的说我们是基督(参腓一21,林前十二12)。你仍迟疑不敢称自己为基督,可能是因着你最近才信主,还没有多少基督在你里面。照着茶的例子,无论浓或淡,仍然称为茶。即使它是茶水,我们仍称它为茶。我们是用土造的人。但我们相信主耶稣并接受祂作我们救主的那一刻,主耶稣作为那灵就进到我们里面。现今基督在我们里面(西一27,加二20),并且我们就是基督。所以,在某种程度上,我们这些土造的人现今是经过变化的石头。从前我们只是土造的人,但现今基督已经放在我们里面,并与我们调和且融合。正如茶不再只是水,乃是茶水;照样,因着我们已经接受基督到我们里面,我们就不再只是人,我们乃是基督人。

既然基督已加到我们里面,属灵的反应就在我们里面发生,正如化学反应发生一样。神圣、属天、和属灵的东西加到我们里面了。借着在重生时与基督调和并相调,我们就从土造的人变化成金、珍珠和宝石的人。这是奇妙、神圣并荣耀的事实。

灵、魂、体

我们得救的时候,基督就加到我们里面。但我们必须往前看见,祂加到我们的哪一部分。作为人,我们有三部分:灵、魂、体(帖前五23)。我们的体是我们物质的器官,也是我们全人最外面的部分。我们的魂比较内在,由心思、情感和意志所组成(参诗一三九14,箴二10,伯七15,撒上十八1,歌一7)。我们的心思是为着思想,我们的情感是为着感觉,我们的意志是为着拣选和决定。我们最里面的部分是灵。

希伯来四章十二节说,‘因为神的话是活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两刃的剑更锋利,能以刺入、甚至剖开魂与灵,骨节与骨髓,连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按照这节,魂与灵是我们全人两个分开的部分,因为它们能被剖开。有一个例证也许会帮助我们知道,我们如何能实际的辨明灵与魂之间的不同。曾经有一位我认识的弟兄失去他的儿子。他儿子死的日子对他而言是极其悲伤的。因为我想要作些事安慰并帮助他,就到他家去。我到达时,甚至在说任何话之前,那位弟兄就对我说,‘李弟兄,赞美主!一面,我深感忧伤;另一面,在我的最深处,我很喜乐。’这位弟兄在他的魂里悲伤。同时,他在灵里喜乐。因为他与他儿子有这样亲近、密切的关系,他的情感,他魂的一部分,与他非常有牵连。因此,他的儿子死了,他在情感里变得非常悲伤。但这位弟兄也有另一部分,他全人最深的部分,就是他的灵;在那部分里他很喜乐。和受恩姊妹写了一首诗歌,在其中她表达类似的思想:‘虽然心可伤痛,愿灵仍赞颂。’(诗歌二八二首)。心是由魂的所有部分(心思、情感和意志)加上良心所组成的(太九4,来四12,徒十一23,约十六22,来十22,约壹三20)。因为灵与魂有区别,虽然我们的魂也许在一种光景里,我们的灵却能在非常不同的光景里。这给我们看见灵与魂如何有区别。

我们用我们人的三部分—体、魂、灵—接触三个世界。我们用我们的体接触物质的世界。我们用我们的魂接触精神的世界,在其中我们欣赏如音乐和艺术这样的事物,并且感觉如忧伤和喜乐这样的情感。我们用我们的灵接触属灵的世界,就是那是灵的神所在之处(约四24)。我们若要接触物质的世界,就必须用我们的身体。我们若要接触精神的世界,就必须用我们的魂。我们若要接触是灵的神,就必须用我们的灵。这里我们看见一个原则:我们要接触这三个世界中任何一个世界里的东西,就必须用我们全人相符的部分或器官。惟有相符的器官才是正确的器官,用以摸着那些事物。我们若闭上我们的眼睛,想要用我们的耳朵欣赏颜色,颜色似乎就消失了。虽然颜色仍存在,但我们无法将其质实,因为我们没有用对器官。同样的,我们若不用耳朵,就无法质实音乐。再者,我们鼻子的功用是闻味。但我们感冒时,我们鼻子的功用就受阻,即使气味仍在,我们也无法闻味。因此,要质实任何特定的物质,我们必须运用正确的器官。

只有一位神,这位神乃是灵,但因为一般人不知道如何运用他们的灵,他们就问:‘是谁’?‘神在哪里’?这些问题就与一个人闭上眼睛却质疑颜色的存在一样愚昧。不管人多么强烈的相信并感觉没有颜色,颜色仍然存在。神在这里,但我们无法用我们的眼睛看见祂,用我们的耳朵听见祂,或用我们的鼻子闻到祂,因为这些是不对的器官。我们能借以质实神的惟一器官,乃是我们的灵。约翰四章二十四节说,‘神是灵;敬拜祂的,必须在灵和真实里敬拜。’因着神是灵,我们若要敬拜祂,就必须用我们的灵敬拜。

我的一个女儿非常幼小时,有一天,我给她甜的东西喝。然而她试着喝时,一些饮料却进到她的鼻子里。结果,她没有享受到饮料,反而遭罪。她遭罪的原因不是因着饮料本身,乃因她尝试喝时用错器官。同样的,我们无法用我们的魂,特别是我们的头脑,直接感觉神。许多人不管这事实,他们在思想神时只用他们的魂。有些研读科学的人说,他们无法寻见神或接触神。至终,他们也许说,根本没有神。因着他们用错器官-他们的魂-他们就无法寻见神,因为神不在精神的范围里,所以无法在那里被寻见。倘若这些科学家用他们的灵接触是灵的神,他们就会感觉到祂。要感觉神的同在,我们必须用对器官;我们必须用我们的灵。

灵的变化

我们对人的三部分有了更清楚的领会,现在就能来看主耶稣进到这三部分的那一部分。主耶稣在我们重生的时候进到我们里面,乃是进到我们的灵里。圣经在这点上非常清楚。林前六章十七节说,‘但与主联合的,便是与主成为一灵。’我们与主联合了,祂与我们就成为一灵。这给我们看见,主进到我们里面时,乃是进到我们的灵里。罗马八章十六节也说,‘那灵自己同我们的灵见证我们是神的儿女。’在这节里,我们看见两个灵—神圣的灵与人的灵—一同作工,并且神的灵在我们的灵里作工。这两个灵一同作工时,乃是调和在一起成为一灵。二者调和到一个地步,很难分辨哪一个灵是哪一个。这二节给我们看见,神圣的灵已进到我们人的灵里,这二灵已调和在一起成为一灵。

魂的变化

现今基督在我们的灵里,我们必须来看发生在我们的魂里,就是在我们的心思、情感、和意志里的事。这是极重要的事。我们的救主基督一进到我们的灵里,我们的灵就变化。然而,我们的心思、情感、和意志很可能还没有变化。基督在我们的灵里,但祂也许不在我们的魂里。我们都需要在我们的魂里变化(林后三18,罗十二2)。

有时候我们可能享受祷告主并运用我们的灵。在祷告之后,我们觉得我们能爱所有的圣徒。但不久之后,我们很清楚,实际上我们不能爱所有的圣徒。这样的经历也许把我们弄糊涂。毕竟,我们祷告时,岂没有感觉基督并经历祂么?我们祷告时,运用我们的灵接触祂这灵,结果我们摸着我们的灵,并且经历、享受、感觉到祂。然而,甚至在我们祷告之后,我们仍可能用我们天然的人—我们天然的思想、天然的情感和天然的意志—没有基督而作决定。这是可能的,因为虽然我们有基督内住在我们的灵里,我们魂的器官里却没有基督,并且我们魂的功用还没有变化。这样的经历在基督徒的生活里非常典型。

为着举例说明,让我们假定:我是单身弟兄,与另一位年轻弟兄同住。在我的最深处我爱这位弟兄,并且我越在我的灵里祷告并接触基督,我就越爱他,这是事实。然而,我有乖僻的思想,与我同住的弟兄也有乖僻的习惯。我乖僻的思想与他乖僻的习惯不相容。因着我们的乖僻彼此冲突,我也许变得厌恶这位弟兄。不仅如此,他的乖僻也许惹我生气。即使我真实的爱这位弟兄,也希望在我们中间没有难处,但我很难容忍他,并且我觉得我无法继续与他同住。我的挣扎指明,我虽然在我的灵里重生了,但我还没有在我的心思、情感、和意志里变化。虽然我有基督在我的灵里,但我没有基督在我的魂里。在我的灵里我完全变化成为基督的形像和样式,但在我的心思、情感和意志里,我仍像世界里的人。就表号说,虽然在我的灵里我是金,但在我的心思、情感和意志里,我满了尘土和泥巴。

若不是主给我们这样的试验,我们也许以为我们的光景是正确的,也许不领悟我们仍然没有变化。例如,可能我爱与我同住的弟兄,我们的相处也非常好。然而,即使我觉得我很爱那位弟兄,并且我们中间没有问题,我仍有旧人、天然人、土造的人。惟有试验来到,我们才领悟我们‘泥土’光景的真正性质。主差遣乖僻的弟兄到我们这里,就像祂把水浇在一团泥上。那团泥无法抵挡水,而成为泥巴;同样的,我们也无法容忍某些人。我们受试验,就领悟我们仍是旧人,并有老旧的心思、老旧的情感、和老旧的意志。

我们是天然人,土造的人,直到借着神的恩典,我们灵里的基督在我们全人里面扩增并扩展,从我们的灵向外开展,浸透我们魂的所有部分。基督在我们里面扩展,并浸透我们魂的诸部分之后,我们爱弟兄就会毫不费力。到那时,不管一位弟兄多么乖僻,都不要紧。我们甚至会告诉主:‘主,我赞美你。这位亲爱的弟兄对我非常宝贵我们在这件事上必须满了信心。

我年轻蒙主呼召之后不久到上海去,在那里与一些年轻弟兄同住。我在那里所经历的,和我以上所描述的非常类似。在去上海以前,我祷告说,‘主,我知道我抵达上海时,有几位弟兄会与我同住。主,帮助我爱他们。不管他们是谁,或者他们如何为人,求你使我能爱他们。’我到达之后,每天早晨求主帮助我爱弟兄。不久之后,似乎所有与我同住的弟兄都很乖僻;我无处可以逃避。有一次我对一位弟兄不高兴之后,我到我的住处,跪在地上祷告说,‘主,赦免我。我实在无法爱这些弟兄。’我就是一个在灵里重生,却没有在魂里变化的人的例子。即使我的灵爱弟兄,我的魂仍是老旧并天然的。

我们接触其他的基督徒时,也许感觉他们都是乖僻的。一般而言,我们觉得其他人都是乖僻的,而我们自己相当正常。基于这点,我们也许觉得我们无法爱他们。他们古怪的习惯或性格的瑕疵通常会使我们厌恶他们。至终,我们也许不喜欢他们,甚至轻视他们。这问题若置之不理,甚至会使我们在召会生活中变得很不喜乐。

在上海大约两年半之后,主在我里面扩增并开展。我有另一个机会与一些弟兄同住,有些情况发生,这种情况从前会使我生气,这时我却不为所动。我不仅能在我的灵里爱他们,甚至能在我的心思、情感、和意志里爱他们。我真实的爱他们。我自己受了对付,一周之后,那位乖僻很困扰我的弟兄,也从他的乖僻蒙了拯救。

即使我们有神的形像,但在我们天然的光景中,我们里面并没有宝贵的东西;我们只是土造的人。神的心意是要将我们这班土造的人完全变化成为祂的形像,使我们与金、珍珠、宝石一样宝贵。成就这事的路非常简单。首先,主耶稣进到我们灵里,成为内里的元素,因此变化我们的灵。从那时起,只要我们与祂合作,祂就会在我们里面扩增,并从我们的灵扩展到我们的魂里。在祂回来那天,甚至我们物质的身体,就是我们全人外面的部分,也会被祂的元素浸透(腓三21)。那时我们的身体就要被那灵浸透。祂回来时,要在我们身上得荣耀,我们要与祂一同显现在荣耀里,我们也必要像祂(西三4,帖后一9,约壹三2)。这是神计划要在我们身上完成的心意。


第三章  魂的变化

读经:哥林多后书三章十七至十八节,罗马书十二章二节,以弗所书四章二十三节,罗马书八章六节,哥林多前书二章十四至十六节,哥林多后书四章十六节。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继续交通到主在我们里面变化的工作。让我们读几处经节,说到魂的变化。

‘而且主就是那灵;主的灵在那里,那里就有自由。但我们众人既然以没有帕子遮蔽的脸,好像镜子观看并返照主的荣光,就渐渐变化成为与祂同样的形像,从荣耀到荣耀,乃是从主灵变化成的。’(林后三17~18)

‘不要模仿这世代,反要借着心思的更新而变化,叫你们验证何为神那美好、可喜悦、并纯全的旨意。’(罗十二2)

‘而在你们心思的灵里得以更新。’(弗四23)

‘因为心思置于肉体,就是死;心思置于灵,乃是生命平安。’(罗八6)

‘然而属魂的人不领受神的灵的事,因他以这些事为愚拙,并且他不能明白,因为这些事是凭灵看透的。惟有属灵的人看透万事,却没有一人看透他。谁曾知道主的心思能教导祂?但我们是有基督的心思了。’(林前二14~16)

在这些经文里我们该留意三个辞。第一个辞是‘属魂的人’。属魂的人就是属于魂的人,这样的人不领受神的灵的事。第二个辞是‘属灵的人’。因此,有两种人:属魂的人和属灵的人。第三个辞是‘基督的心思’。

‘所以我们不丧胆,反而我们外面的人虽然在毁坏,我们里面的人却日日在更新。’(林后四16)

在这节里,‘毁坏’也可译为‘销毁’。

重生与变化

在前一篇信息中我们看见,我们这些神所造的人有三部分:物质的身体、魂与灵(帖前五23)。灵是我们整个受造之人最内里的部分,身体是最外面的部分。在灵与体之间是魂,由心思、情感和意志所组成。我们用心思思想,用情感感觉喜乐、忧伤、和其他的感觉,并用意志作决定。不仅如此,我们也看见我们全人每一部分的功用-我们用物质的身体接触物质的世界,用魂接触精神的世界,并用灵接触属灵的世界。要接触这三个世界的任何一个世界,我们必须用相符的器官。因着神是灵,我们若要敬拜神,就必须用我们人的灵,在我们人的灵里,并凭着我们人的灵(约四24)。

主耶稣进到我们里面时,是进到我们的灵里(提后四22)。主就是那灵(林后三17);祂作为那灵进到我们人的灵里。现今我们与主联合,并与祂成为一灵(林前六17)。神圣的灵与人的灵调和并相调在一起,形成一灵。我们不是在身体或心思里与主是一;我们是在我们的灵里与主是一。主进到我们的灵里,我们全人里面就发生一种反应,那个反应就是我们的重生。重生是我们灵的变化;在我们相信的那一刻,我们的灵就借着基督这神圣的生命而变化。

因为我们蒙了重生,我们的灵就完全变化。现今我们必须经历我们全人其余部分(特别是我们的魂)继续的变化(林后三17~,罗十二2,弗四23)。魂是我们全人非常重要的部分。我们的魂变化,意思是我们的心思、情感和意志变化。我们若在我们的灵里变化,而不在我们的魂里变化,意思就是虽然我们有基督在我们的灵里作生命,却没有多少基督在我们的魂里。我们的需要是基督在我们里面一直扩增,就是从我们的灵扩展到我们魂的三部分。主完全扩展到我们的心思、情感和意志里,我们就会变化成为祂的形像。我们变化成为祂的形像时,我们思想、感觉并决定,就如基督思想、感觉并决定一样。我们考虑事情,就会像主那样考虑事情;我们爱或恨,就会像基督那样爱或恨;我们拣选时,就会像主那样拣选,并且舍弃、拒绝主所舍弃、拒绝的。当我们整个魂变化成为基督的形像,我们这些人在日常生活中就会有基督的形像。

需要魂的变化

很可惜,典型的基督徒在他的灵里变化了,但在他的魂里仍没有变化。在许多信徒里面,几乎没有什么标记显明基督已进到他们的心思、情感和意志里。比如,也许有一位弟兄蒙主拯救,得着重生。这就是说,他的灵变化了。但也许这位弟兄的魂在每件事上非常缓慢。即使主要迅速的作些事,那位弟兄也只能缓慢行事。虽然主在这位弟兄的灵里,他仍然缓慢,因为主还没有扩展到他的魂里。甚至主在他的灵里感动他,也许他在魂里仍然非常缓慢,不回应主内里的感动。有些人非常缓慢,而其他人作每件事都非常快。他们在他们的思想、感觉、和行动上很快。他们正好相反,但他们和那位缓慢的弟兄遭遇同样的难处。这样的人的光景指明,虽然他们也许在他们的灵里变化了,但他们在魂里仍然相当天然。

我年轻时,经常去听一位在魂里非常缓慢的年长传道人讲道。在一篇信息中他说,‘弟兄们,看看圣经。从来没有神迅速作事的事例。主总是缓慢的。’因为他是缓慢的,这位弟兄以为神也是缓慢的。听这位弟兄说话不久之后,我遇见一位非常快的年轻牧师。他告诉我:‘至少有一次主行动迅速,祂必须跑去作。’然后他指出路加十五章二十节,那里说到父亲跑去迎接浪子。这位年轻传道人用这节证明主是迅速的。这两位传道人是两种不同的人:一位性情慢,一位性情快。性情慢的传道人坚持主是缓慢的,性情快的坚持主是快速的。借此我们能看见,不管我们个人的特征如何,我们的魂是天然的,并且必须被变化。我们绝不该留在我们天然的思想里。我们天然的心思、情感、和意志必须变化,好使我们能有基督的形像。

创世记一章二十六节告诉我们,神按着祂自己的形像,照着祂自己的样式造人。这事的例证是手套按着手的形像被造。手套是按着手的形像造的,目的为着盛装手。照样,人是按着神的形像造的,目的为着盛装神。正如手适合在手套里,主的心意是要将祂自己放在人里面。手套有五个手指,因为我们的手有五个手指。照样,因着主有心思、情感和意志,祂造我们也有心思、情感和意志(腓二5,罗九13,启四11)。因着我们是按着神的形像造的,我们就有带着心思、情感和意志的魂。

在我们接受基督作生命那天,祂就进到我们里面。首先,祂进到我们的灵里。这就像手进到手套按着手掌所造的部分。主最初进到我们里面,受限在我们灵里。现今,日复一日,主要逐渐从我们的灵扩展到我们全人的各部分。祂要从我们的灵扩展到我们的心思里,从我们的灵扩展到我们的情感里,从我们的灵扩展到我们的意志里。主扩展到我们的魂不同的部分,可比喻为手的手指进到手套的手指里。基督在我们全人里面这种逐渐的扩展发生之后,我们就能说,我们有基督的心思(林前二16)。虽然我们都能有把握说,现今我们有基督的灵在我们灵里,但我们很少人能说,我们有基督的心思在我们的心思里,有基督的情感在我们的情感里,有基督的意志在我们的意志里。然而,有一天,我们能有把握这么说。我们的心思、情感和意志被造,使基督的心思、情感、和意志能进到它们里面。 我们多数人无法说我们有基督的心思、情感和意志,原因是我们人的这些部分仍在堕落的光景里,还没有变化。主渴望将祂自己从我们的灵扩展到我们魂的各部分。主扩展到我们这些部分里,乃是借着我们在一切事上长到基督里面(弗四15)。这种长大不是道理教训之知识的累积。对基督徒而言,长大的意思就是基督不断从他的灵扩展到他的心思、情感和意志里。

有一次,一位姊妹的丈夫死了。那位姊妹相当成熟,并且在许多事上已长到基督里面。她不仅有主在她的灵里,也有主在她的心思、情感和意志里。通常人经历这样的损失,会非常忧伤且无法得安慰。但这位姊妹能感谢赞美主。那时候圣徒们和她在一起,他们能感觉主不仅在她的灵里,也在她的魂里,特别是在她的情感里。与这位姊妹成对比的,有另一位姊妹失去丈夫。她在主里相当年幼,并且在主里面不很成熟。她丈夫死后,虽然我们去与她交通,但她无法听我们说话,只能痛哭。不管我们和她谈多少,她就是不能听。毫无疑问,在她身上我们看见一个人有主在她的灵里,但那时候她没有主在她的情感里,甚至少许的程度也没有。在这两位都失去丈夫的姊妹身上,我们看见很大的不同。成熟姊妹的魂经历了许多变化,而较年幼姊妹的情感还没有变化,这是很清楚的。这表明虽然主在我们得救时进到我们灵里,但我们仍需要经历魂的变化。

借着死与复活而变化

圣经告诉我们,属魂的人,不能领受属灵的事(林前二14)。这样的人不可能领受神的灵的事。因此,属魂的人,连同他天然的心思、情感和意志,必须被治死并复活,而有变化(约十二24~26,太十六24~25)。这是借着心思的更新而变化(弗四23)。惟有借着死与复活,我们的心思连同我们魂的其余部分才得更新。在我们的灵里重生并变化还不够;我们还必须在我们的魂里变化。我们的魂里没有变化,这是我们的大难处。

我们蒙拯救脱离属魂的人,并在我们的魂里变化,这条路就是一直仰望主加强我们作一件事-停下来。每当我们要思想、爱、或作决定时,我们必须停下来。哦,弟兄姊妹,我要给你们这一个小小的辞:‘停!’我们必须停下来!我们要爱某样事物时,我们必须说,‘停!’我们要思想某样事物时,我们必须说,‘停!’停就是将自己治死。

有时候,也许在早晨祷告之后,你立刻想起一位弟兄前一天对你所说的。你思想时,也许被得罪。这种思想临到你时,你顺着它么?你若顺着这思想,并在你里面给它地位,就证明你的心思还没有变化。这指明你的心思,就像手套手指的部分还是空的,还没有把它被造所要装的内容装进去。你若顺着这样的思想,你可以确信,在你的心思里,基督并不多。你不可顺着这些思想,反而必须停下来。你必须治死你的心思,在这样的时候,你该祷告说,‘主,加强我,使我将我的心思治死。’请记得,哪里有十字架的死,哪里就有基督复活的生命。你若将心思治死,可以确信基督复活的生命会随着而来。我们停下并让我们的心思被治死,我们的心思就会成为复活的心思。复活的心思就是更新的心思。我们有更新的心思,我们的思想就会有改变。这改变实际上就是心思的变化。因着你的心思已借着更新(就是借着被治死并复活)而变化,你就会见证这位弟兄是从主给你的恩典与恩赐。你有这思想,就指明你的心思变化了。这变化实际上就是基督的灵扩展到你的心思里,用祂自己充满你的心思。 有些圣徒非常重情感。他们喜乐时,就喜乐到忘记一切的地步,连基督也忘记了。这样的人忧伤时,也可能忘记主。重情感的人必须学习告诉他们天然的人停下来。你要喜乐并欢笑时,最好不要笑得太过,反而要学习告诉你自己停下来。要学习借着圣灵的加强,将你属魂的人治死。有些人很容易发脾气,这样的人也太重情感。你要发脾气时,必须说,‘主,加强我,使我停下我的情感。’你若将你的情感治死,复活就会随着而来。你的情感会复活,并被圣灵充满。然后你喜乐时,在你的喜乐中就会有基督的形像;你爱某样事物时,在你的爱中也会有基督的形像。至终在我们的心思、情感和意志里,我们会有基督的形像,因为在我们的魂里,我们会变化成为基督的形像,并且祂会扩展到我们全人的每一部分。

学习应用基督

我们都必须将这交通付诸实行,学习应用基督。你初学开车时,在许多事上受教导。你学了之后,就需要操练你所学的。你刚开始操练时,可能你所学的似乎不管用。但不管你的失败,你继续相信那些教导,并继续操练开车。可能一周之后,你就变得相当习惯开车。要学开车,就必须操练开车。操练停下我们天然的魂,也是这样。

我们必须领悟,我们得重生时基督进到我们的灵里,这不是一件小事。既然基督在我们的灵里,我们必须作的一切,就是应用祂。我们乃是在应用上有难处。我们继续用上述所给的例证:有一辆油箱满了汽油的车,这辆车的操作也没问题,但我们仍然必须正确的操纵这车。操纵这车正确的路不是推车,这样作是愚蠢的行为。我们不可推车,反而必须借着操练开车而学习开车。在我们操练停下来并应用基督的事上,我恐怕我们很多人都求主帮助我们‘推车’。我们也许祷告说,‘主,在这件事上帮助我。我很容易发脾气,并且很难胜过这软弱。但主,你是全能的,你能帮助我。’我们若这样祷告,主不会帮助我们。我们越这样祷告,会越看见主不听这种祷告。事实上,我们越祷告:‘主,帮助我不发脾气’,我们就越发脾气。这样祷告就是‘推车’。我们若这样祷告,就指明我们忘了我们有基督在我们里面,并且没有应用祂。我们有基督在我们里面;让我们简单的操练应用基督。

操练应用基督,就如学习应用我们车子的汽油;这很容易。正如我们车子有汽油,我们的灵里也有能力。我知道这个,因为我学过如何操练这事。我蒙主拯救之后,头十年我不明白这点。然后有一天,主开启我的眼睛,我看见在我里面有一种大能。不仅如此,我领悟我必须使用并应用那大能的供应。在我里面也在我们众人里面的这个大能,一点不差就是基督自己(林后十三3)。基督在我们灵里;我们所必须作的一切,就是学习应用祂。我们不该再呼喊:‘主,帮助我。’我们若这样作,主会回答说,‘不,我不这样帮助你。我住在你里面,你要操练应用我。’

在我们能学会如何应用基督之前,我们必须领悟基督在我们里面。然后我们必须一直否认己,就是我们天然的人和天然的性格。马太十六章二十四节说,‘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否认己,背起他的十字架,并跟从我。’这就是说,我们该将自己治死,并将自己置于十字架的死之下。一直否认你天然的心思、天然的情感、和天然的意志。学习一直将你自己治死。在你里面给主机会。无论你是性情太快或太慢的人,你都必须将你自己置于十字架的死之下。你若这样作,主会尊重你,并会使你复活。在复活之后,你的心思、情感和意志-你的整个魂-都会在灵里。然后你会变化成为基督的形像。

在我们日常生活中的许多情况里,我们必须将自己治死。我们必须告诉主:‘主,在这件事上我否认己。在思想上、在爱上、并在拣选上,我否认己。我将自己交在你手中。我要有你的心思作我的心思,有你的情感作我的情感,有你的意志作我的意志。我们必须记得将自己治死,并让主在祂复活的大能里将我们兴起。然后我们的全人就会被基督的灵充满。

这些事不仅仅是道理或教训,乃是教导如何应用基督。你若接受这些教导,这经历对你就会是真实的。应用基督非常简单,就像开车一样简单。我这样说,你也许不相信我。然而,操练这事甚至比我所描述的更简单。你有基督在你里面。忘记你向主祷告的老路,不要再祷告求祂帮助你作什么;主不会答应那种祷告。我们若有带着汽油的车,却求主帮助我们推车,主会回答说,‘不要这么愚昧。停下来!开始用汽油,车子就很容易开动。’我们必须信主。当我们最终停下,并学习这样应用基督时,我们就要经历主的拯救。

我年轻时,因着在中国没有多少汽车,我们通常用脚踏车作交通工具。有一天,我确定自己需要脚踏车,就买了一部。然后我到一位弟兄那里,问他怎么骑。他简单的回答说,‘你就去骑吧。’我抗议说,‘请告诉我怎么骑。’他再次回答说,‘你就去骑吧。’我接受他的话,就出去操练。仅仅二、三小时之后,我就毫不费力的骑脚踏车了。我借着操练而学习。

我们需要接受这简单的话。事奉主并接触主的儿女多年之后,我学会了一些事。信息和道理非常好,但它们只向我们陈明非常美丽的‘建筑’,我们却不得其‘门’而入。没有‘门’,我们绝不能进入那些教训的实际。我不是仅仅给你教训。你也许看见主对你是生命,难处是你没有门进入你所看见的。现在我给你关于如何进入的教导。你已相信主耶稣,你已接受祂。现今祂就在你里面。

难处是我们没有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操练应用基督。借着操练,我们会进入变化的经历。基督是生命、光和能力,但基督在这些方面对我们是实际的么?我们必须学习应用基督。应用祂的路,首先是借着否认己-我们的心思、情感和意志-并且简单的停下来。我们必须简单的来到那在我们里面的主面前并接触祂。然后我们就会学习应用祂。在多年经历之后,我能见证不管我身上发生什么事,我都很容易应用基督。这就像打开电灯开关一样容易。

请你接受我简单的教导,去操练应用基督。你若这样作,就会每天越过越经历基督。祂绝不会被你经历穷尽。你会领悟祂是何等丰富。你需要什么,祂就是什么。你必须作的一切,就是学习否认己。然后你的魂-你的心思、情感和意志-就会得更新。借着这样的更新,你就会变化。你若否认己,那在你里面主的灵会尊重你。祂会加强你,并使你经历祂复活的大能和生命。然后日复一日,你会尝到祂并享受祂。


第四章  心思的更新

读经:加拉太书四章十九节,罗马书十二章二节,以弗所书四章十七至二十四节。

在本篇信息里,我们要往前来看心思的更新。在前面的信息中我们看见,在我们基督徒的生活里,我们渐渐变化成为主的形像(林后三18)。我们是按着神的形像造的(创一26)。神有心思、情感和意志(参弗一11,罗九13,启四11),并且因为祂按着自己的形像创造我们,祂也给我们心思、情感和意志。然而,这形像只是外在的,不是保罗在林后三章十八节所指的形像。我们借着主进到我们的灵里作我们的生命而得重生以前,我们所享有之神的形像仍是肤浅的。我们得重生以前,虽然具有神外在的形像,但祂不是我们内在的内容。惟有我们得重生时,主才进到我们的灵里,并开始扩展到我们全人的每一部分,尤其是我们的魂,而成为我们全人的内容。祂进到我们的灵里,我们的灵立刻就变化成为祂的形像。然后当主住在我们里面,祂就借着成为我们里面之人的内容,逐渐变化我们,尤其是我们的心思、情感和意志。今天神在等候机会扩展到我们全人的每一部分,使我们完全变化成为祂的形像。我们必须与神的愿望合作,给祂自由的路,将祂自己扩展到我们全人的每一部分。

在我们的日常生活里,心思是支配我们全人的器官。不管心思的光景如何,它都支配我们的生活和全人。在以弗所四章,保罗说到‘在他们心思的虚妄里行事为人’的外邦人(17)。我们在心思的虚妄里行事为人,就是让心思的虚妄支配我们。在心思的虚妄里行事为人,就是在满了虚妄的心思的管理、指引和支配之下。有这样心思的人爱世界、钱财、和其他虚妄的事。这种人的日常生活是在虚妄心思的支配之下。我们必须领悟,甚至在我们得重生以后,我们仍可能留在旧人的支配之下。虽然我们的灵得了更新,在我们得重生时成了新造,但我们很可能在心思里仍是老旧的。倘若这是我们的情形,那就表示我们的心思还没有变化或更新。

在本篇信息里,我们要看一个问题:‘我们的心思如何才能得更新。’这问题的答案是紧要的,因为心思的更新影响整个基督徒的生活。比如,大多数基督徒渴望胜过他们的罪。但他们也许不领悟,胜过罪与心思的更新是密切相连的。我们若忽略心思更新的经历,就很难胜过罪。另一面,我们若经历心思的更新,并且变化成为主的形像,我们就很容易胜过各种的罪。我们若简单的在我们的心思里得更新,并且变化成为主的形像,我们基督徒生活中的许多事对我们就变得容易了。因此,我们有那一种的基督徒生活,多半在于我们的心思是否日日在更新。

我们用最深的爱爱一个人的时候,至终我们就会像那人一样行事为人、动作并思想。丈夫和妻子长期彼此相爱,他们就有同样的心思、态度和渴望。这指明真实的爱会使两个人有同一的心思。倘若妻子真爱她的丈夫,那爱会促使她思想像她丈夫思想一样,行动像她丈夫行动一样,作事也像她丈夫作事一样。她若从来不像她丈夫一样思想、行动并作事,那就表示她对丈夫的爱可能不真。然而,这例子是有限的,因为无论丈夫多么爱妻子,妻子也多么爱丈夫,他们实际上不能进到彼此里面,像主进到我们里面一样。主已进到我们里面,现今在我们里面(林后十三5)。我们与主联合,祂与我们成为一灵(林前六17)。我们内住的主在等候我们被祂自己用祂复活的生命所更新,变化成为祂的形像。我们必须领悟,没有什么像我们的心思得更新一样重要。我们若要有真正的基督徒生活,在这生活中容易胜过一切消极的事,并跟随主实行祂的旨意,我们就必须在心思里、在情感里、并在意志里得更新。因为心思是我们魂的主要部分,我们在心思里得更新就格外重要。

基督成形在我们里面

加拉太四章十九节说,‘我的孩子们,我为你们再受生产之苦,直等到基督成形在你们里面。’这里所说,基督成形在我们里面,意思就是我们的心思、情感和意志得着更新。当我们的全魂这样得着更新时,我们就不仅有基督的心思,以致思想像祂思想一样;我们更有基督自己成为在我们里面思想的一位。当基督成形在我们里面,我们思想一件事的时候,祂就从我们的灵扩展到我们的心思里,并贯通我们的心思,而成为我们心思的内容。然后,祂扩展时,就会成为在我们里面思想的一位。表面看来,我们是思想的人;事实上,基督才是在我们里面思想的那一位。我们的情感也是一样;我们爱某物或某人时,就不会是我们单独的爱;在我们里面的基督也会爱。至于我们的意志,我们决定作什么时,决定的就不会只是我们自己;在我们里面的基督也会作决定。如果我们经历基督成形在我们里面,我们就会是‘双重人’。虽然我们仍是我们自己,但是在我们里面的另一个人位-基督,会逐渐成形在我们里面。这个人位成形在我们里面,就扩展到我们里面之人的每一部分。结果,我们思想的时候,就有基督的心思;我们爱的时候,就有基督的爱;我们决定的时候,就有基督的意志。基督不但在我们的灵里,也扩展到我们的心思、意志和情感里。基督成形在我们里面,我们就渐渐变化成为祂的形像。

爱主

基督是否成形在我们里面,以及我们是否在我们的魂里变化,至少有赖于三件事。第一,我们必须爱祂。夫妻走在一起时,常牵手而行。他们虽然是两个人,在行动和态度上却是一;这指明他们是彼此相爱的。同样的,我们若真爱主,就会渴望在每件事上与祂相同。我们要作一件事时,会问自己:‘这是主爱事物的方式么?这是主行动的方式么?’借着这样核对自己,我们在思想、感觉和决定上,自然就会受调整。我们会发现我们的思想不是主的思想,我们的心思不是祂的心思,我们就会放弃我们的思想,受主的心思调整。我们必须使我们的心思服从主的心思,我们的情感服从主的情感,我们的意志服从主的意志。让我们单单服从祂。我们若这样爱主,就会给祂自由、立场和机会,让祂一部分一部分的占有我们全人。我们的难处是,虽然我们已得重生并且有心爱主,却没有爱主到最完满的地步。结果,主似乎没有机会在我们的心思、情感和意志里作什么。主没有立场占有我们的心思,原因是我们不是非常爱祂。

虽然我们的确爱主到某一程度,却经常没有与祂是一。历年来我访问过许多家,我察觉甚至在丈夫和妻子这些彼此相爱的人之间,这种情况也常常存在。虽然这些夫妇经常行动、思想如同一人,但我留意到丈夫和妻子常常并不是一。我见过妻子定意要作与丈夫正好相反的事,反之亦然。许多时候,我们与主有这样的关系。有许多次我们曾告诉主:‘你走你的路,我要走我的路’?倘若这是我们与主关系的情形,我们的心思不但不会得更新,反而会更向主独立,并且把主关闭在我们的心思之外。然而,我们若绝对的爱祂,我们就会在每种情况中仰望主,说,‘主,我只爱你。我要知道你如何看我的情况。关于这事你的心意如何?我要以你的心思为我的心思,并使你的心思扩展到我的心思里。因为我是如此爱你,我要使我的心思被你的心思浸透,并与你的心思调和。’我们若这样爱主,就会给祂许多自由、立场和机会,就着我们的心思对付我们。我们必须爱祂,使我们的心思能逐渐被主的心思,就是被主自己更新、充满、浸透并调和。然后当我们思想并考虑事情时,人就会觉得在我们的思想和考虑中有基督的香气(参林后二14)。我们若要基督成形在我们里面,我们若要我们的心思得更新,就必须更爱主。

与主交通

第二,要得更新,我们需要留在与主的交通里。我们不但在祷告的时候,该留在与主的交通里;甚至在我们日常的行动和谈话里,也该留在与祂的接触里。我们与人谈话的同时,该与主交通。甚至在最忙碌的时候,我们也该留在与主的交通里。这需要我们的操练。多年前,我认识一位年轻弟兄,他被带到不断与主交通的地步。这位弟兄告诉我,他走路的时候,每隔一两个街口都会停下,为要留在与主的来往中。我们若留在与主不断的交通里,我们就会给主许多机会据有我们的心思、情感和意志。

祷告

第三,基督要成形在我们里面,我们就必须祷告。单单因为有许多事要求问主而祷告,是不够的。我们必须为着接触主和运用我们的灵这简单的目的而祷告。

我们要听,就会自动运用我们的耳朵。我们要行走或跑步,就会自动运用我们的腿和脚。同样的原则,我们若要祷告,就会自动运用我们的灵,因为祷告就是运用灵。即使许多时候我们开始祷告并不在灵里,但也许过了五或十分钟,我们就进到灵里。刚学走路的孩子,起初尝试走路时,不怎么会用他们的脚和腿。但他们越操练走,就越会使用脚和腿。照样,日复一日我们若更多祷告,我们就会自动更多运用我们的灵。我相信我们许多人经历过,我们越祷告就越在灵里,也越习惯运用我们的灵。我们越运用我们的灵祷告,就越在我们里面为是灵的主开路,使祂扩展到我们里面之人的各部分。虽然我们也许祷告,向主求事物,但我们祷告最重要的原因乃是要运用我们的灵,与主保持接触。我们若借着这样祷告运用我们的灵,我们全人就会逐渐得更新,我们也会变化成为主的形像。

基督成形在我们里面,以及我们全人在我们心思的灵里得更新,非常有赖于这三件事-我们必须爱主、留在与祂的交通里、并操练祷告。我们越作这些事,就越得更新。

学基督

你们许多人学过许多基督教的教训和道理。然而,在本书这些信息中,我心里的负担是与你们交通一条明确的路,使你们能经历所学之事。换句话说,我有负担叫你们进入你们已知之事的实际里。 以弗所四章二十节说,‘但你们并不是这样学了基督。’我们必须留意‘学了基这辞,并且正确的领会它。学基督的意思不是因为基督爱人,我们也该爱人。我作孩子的时候,受教导说,因为耶稣爱穷人,我们也必须爱穷人。我受到错误的教导,以为这样效法就是学基督的意思。学基督的意思不是我们效法祂,乃是我们这些有基督内住的人,在我们所作的每件事上以基督为我们的生命。这意思是说,我们思想事情时,主观的以基督作我们的生命,并将祂活出来。学基督不是客观的-不仅仅是接受在我们外面的基督,而跟随祂的榜样。反之,学基督是非常主观的,与基督在我们里面,住在我们里面,并作我们的生命非常有关。我们学基督的意思是,祂的心思成了我们的心思,祂的爱成了我们的爱,祂的心也成了我们的心。我们必须以祂的心思为我们的心思,而舍弃我们自己的心思。这是学基督正确的路。

在下一节,保罗说,‘如果你们真是听过祂,并在祂里面,照着那在耶稣身上是实际者,受过教导。’(21)在基督身上一切的实际,必须给我们享受,也必须成为我们的分。例如,爱与光是实际,这些实际乃是在基督里。既然我们得了重生,基督就在我们里面。所以,在祂自己里面所有的-在这例子中,是爱与光-就成了我们的分。因此,我们需要享受在祂身上一切的实际。二十二至二十四节给我们享受这些实际的路。首先,我们必须‘脱去…旧人’。脱去旧人是我们受浸时一次永远所作的事。第二,我们必须‘在〔我们〕心思的灵里得以更新’。这是我们必须不断经历的事。第三,我们必须‘穿上…新人’。就像脱去旧人一样,这已经完全得成就。因此,我们有三件事:一面脱去旧人,另一面穿上新人,以及中间心思的更新。在我们日常的经历中,脱去旧人并穿上新人是否实际,在于我们有否经历在我们心思的灵里得以更新。我们在心思的灵里得以更新,是中心的事。

我们也许知道,在基督里我们已脱去旧人并穿上新人的事实和道理,并且我们也许认识我们是新造(林后五17),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但在我们的经历中,这些事实对我们是实际,或仅仅是道理?我们也许经常说到我们如何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我们的旧人如何在十字架上被置于死,以及我们如何穿上了基督,所以如今我们是在祂里面(加三27)。但这些事对我们很可能仅仅是教训。我们很可能不知道如何在生活中使这些事成为实际的。我们必须向自己挑战,并就着这些事实问自己:‘这对我是实际的么?我的旧人已被治死,对我是实际的么?我已穿上新人,对我是实际的么?’这些事对我们有否成为实际的,也单单在于我们有否经历在我们心思的灵里得以更新。

我们在心思的灵里得以更新,路非常简单。首先,我们必须爱主。用我们的全人单单爱祂。我们若爱主到极点,祂就会在我们里面得着立场,并有完全的自由占有我们的全人。然后我们的心思会被祂大大的更新。其次,我们必须与祂交通,就是留在与祂的接触里。日复一日,时时刻刻,我们绝不该偏离主的面光而流荡。反之,我们该一直在祂的面光中。

第三,我们需要借着祷告,学习运用我们的灵。我们越祷告,就越运用我们的灵。在物质的范围里,我们身体运用得最多的部分,就变得强壮;我们用得少的部分就仍然软弱。多年前我病得很严重,卧病在床六个月。因着卧病,那段期间我就不能使用我的腿和脚。我从未想到,在我生病末期可能无法走路。我理所当然的认为,我能站能走。但我很惊讶,当我想要离开床时,竟然不能站立。因为我这么长时期没有使用我的腿和脚,我身体的那些肢体就变得很软弱,以致我不能站立。我们的灵也是这样。你若不祷告,保证你在你的灵里仍是软弱的。你们许多人来到祷告聚会和擘饼聚会中很软弱,原因是你们很少祷告。你若一天又一天多多的祷告,你来到聚会中,你的灵会非常刚强,你也会很容易在聚会中祷告。我们需要祷告,并运用我们的灵,使我们的灵成为刚强的。这样,是灵的主就会有一条通路,扩展到我们全人的各部分。

心思的两种光景

以弗所四章有两个描述心思的辞:十七节说到心思的虚妄,二十三节说到心思的灵。这两节描写我们的心思可能在其中的两种光景。我们或者有心思的虚妄,或者有心思的灵。你心思的光景如何-虚妄或灵?世人的心思里没有别的,只有虚妄。虚妄占有世人的心思;他们的心思甚至有虚妄的特征。这世界的虚妄若占有我们的心思,我们的心思就会留在老旧里,绝不会是新的。不仅如此,倘若我们的心思满了虚妄,我们绝不可能在生命里长大,甚至连很小的程度也不可能。然而,我们的心思被灵占有,正如我们已看过,这灵正扩展到我们的心思里,这时我们就会有心思的灵。我们的灵扩展到我们的心思里,我们的心思就不再被虚妄占有,乃被灵占有。

让我们看圣经以弗所四章十七至二十四节,关于两种心思的光景。请留意这段经节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由十七至十九节所组成,论到心思的虚妄。第二部分,由二十节的‘但’字开始,论到心思的灵:

所以我这样说,且在主里见证,你们行事为人,不要再像外邦人在他们心思的虚妄里行事为人,他们在悟性上既然昏暗,就因着那在他们里面的无知,因着他们心里的刚硬,与神的生命隔绝了;他们感觉既然丧尽,就任凭自己放荡,以致贪行种种的污秽。但你们并不是这样学了基督;如果你们真是听过祂,并在祂里面,照着那在耶稣身上是实际者,受过教导,在从前的生活样式上,脱去了旧人,这旧人是照着那迷惑的情欲败坏的;而在你们心思的灵里得以更新,并且穿上了新人,这新人是照着神,在那实际的义和圣中所创造的。

当虚妄占有一个人的心思,这人的悟性就昏暗,心就刚硬,就与神的生命隔绝,并且抛弃所有的感觉(意思就是他抛弃良心的所有感觉),任凭自己作罪恶的事。然而,当我们的灵扩展到我们的心思里,我们的心思就得更新。随着那更新,就有了脱去旧人并穿上新人的实际。我们得更新,就变化成为主的形像(罗十二2)。倘若你有心思中的虚妄,你就可能犯任何一种罪。另一面,倘若你有心思中的灵,你就会得更新,变化成为主的形像。

愿圣灵给我们看见,我们在日常生活中为人的两种方式。第一种方式是受心思的虚妄,就是受虚妄的心思支配并指引。第二种方式是在我们心思的灵里,就是凭着属于灵的心思生活并行事为人。我们若接受在我们心思的灵里得更新的路,就会受引导到非常像主的地步-我们会变化成为祂的形像。这奇妙、美丽的变化,借着我们在心思的灵里得以更新而发生。我们的心思需要从满了虚妄的心思更新到满了灵的心思。然后我们会蒙拯救脱离所有罪恶的事,迁入祂奇妙之光的国里(彼前二9),并变化成为主的形像。


第五章  四个律与三个生命

读经:罗马书七章十五至二十三节,八章一至二节。

在本篇信息里我们来到罗马七、八章,来看对我们属灵生命既基本又要紧的事-四个律与三个生命。

四个律

‘因为我所行出来的,我不认可;我所愿意的,我并不作;我所恨恶的,我倒去作。若我所作的,是我所不愿意的,我就同意律法是善的。其实,不是我行出来的,乃是住在我里面的罪行出来的。我知道住在我里面,就是我肉体之中,并没有善,因为立志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因为我所愿意的善,我反不作;我所不愿意的恶,我倒去作。若我去作所不愿意的,就不是我行出来的,乃是住在我里面的罪行出来的。于是我发现那律与我这愿意为善的人同在,就是那恶与我同在。因为按着里面的人,我是喜欢神的律,但我看出我肢体中另有个律,和我心思的律交战,借着那在我肢体中罪的律,把我掳去。’(七15~23)

‘如此,现今那些在基督耶稣里的,就没有定罪了。因为生命之灵的律,在基督耶稣里已经释放了我,使我脱离了罪与死的律。’(八1~2)

七章十七节和二十节说到‘住在我里面的罪’。在这里,罪非常特别。这罪不是死的东西,乃是活跃居住的东西。惟有活的东西能住;因此,这里的罪是活的东西。十八节说,‘住在我里面,就是我肉体之中,并没有善。’在这里,‘我’并不是指整个三部分的人,只是指肉体。

在二十二节我们看见‘神的律’这辞。保罗写说,按着里面的人,他是喜欢神的律。下一节他说到在他身体的肢体中‘另有个律’。神的律在我们外面,而这‘另有个律’在我们的肢体中。保罗将这‘另有个律’称为‘在我肢体中罪的律’(23)。这律不是善的律,乃是恶的律。他写说,罪的律和他心思的律交战。在这句话里他介绍了另一个律-我们心思的律。心思是魂最重要的部分,所以这第三个律是在我们的魂里。在身体肢体中罪的律和我们心思中的律交战,并且击败它,把我们掳去。然后在罗马八章我们看见第四个律,也就是末了的律-生命之灵的律,或生命的律。这律在基督耶稣里释放我们,使我们脱离罪与死的律。

读过这段话以后,我们该很清楚四个律与我们有关-神的律、罪的律、善的律和生命的律。首先是神的律,在我们外面,并且对我们是客观的。其他三个律在我们里面,并且对我们是主观的。我们人有三部分-体、魂、灵。在我们全人的每一部分里,都有一个特别的律。在身体里有罪的律,在心思(魂的主要部分)里有善的律,在我们的灵里有生命的律。在我们的身体和魂里的律(分别为罪的律和善的律)总是彼此交战。我们不想要作什么时,在我们身体中的律就不运行。换句话说,我们心思的律‘睡着’时,我们肢体中的律也‘睡着’。然而,心思中的律想要服从神的律并行善时,身体中的律就兴起,与那律交战并击败它,把我们掳去,使我们作我们所不愿作的。我们心思中的律也许说,‘我要为善。’但我们一那样说,我们肢体中罪的律也许就回答:‘你说你要为善,但我不赞同。我要与你交战并打败你,因为我是比你更强、更有能力的律。’身体中罪的律,必然击败我们心思中想要为善的律。罪的律一旦击败了善的律,总是把我们掳去,使我们作我们所恨恶作的。但我们无可奈何;我们作我们所不愿作的事,因为我们已被身体肢体中罪的律掳去。

除了这三个律以外,还有第四个律-生命的律。因为这律属于生命之灵,而生命之灵在我们的灵里,所以生命之灵的律就在我们的灵里。这是最强、最有能力的律。如此,这律就能释放我们脱离罪与死的律。我们心思中善的律总是被我们肢体中罪的律击败,我们灵里生命的律总是胜过罪的律,并释放我们脱离它。

我们必须记得这四个律,并认识它们与我们如何彼此有关。第一个律是神的律,它在我们外面。其他三个律分别在我们全人的三部分:罪的律在我们身体的肢体里,善的律在我们的心思里,生命之灵的律在我们的灵里。作为神所创造的人,我们稍微知道神的律。因为我们知道神的律,我们就定意遵守那律。我们决定行神的律,事实上是我们心思中善的律运行。然而,我们心思中善的律想要行善并遵守神的律时,更强的律,就是我们罪恶身体(肉体)的肢体中罪的律就兴起。因为我们肉体中罪的律比我们心思中善的律更强,后者总是被前者击败。情形既是那样,我们就成了罪的俘虏。然而,有拯救!这拯救来自第四个律—生命的律。这第四个律在我们灵里,是最强、最有能力的律—甚至比我们肢体中罪的律更强。生命的律征服罪的律,并释放我们脱离罪的律。生命的律这样作,我们就从被掳中得拯救,并得着胜利。

三个生命

现在我们必须往前来看三个生命。和四个律一样,这三个生命,每一个都与我们有关。神创造我们成为人。首先,因为我们是人,我们有人的生命,就是受造的生命。这是在我们这面。在神那面,祂有非受造、永远、神圣的生命。因为我们已由神的圣灵重生,我们现今就有神圣、永远的生命。第三个生命是魔鬼的生命。这生命也与我们非常有关,因为借着我们人的堕落,魔鬼自己已成为与我们有关的。我们不能说,只因为我们是神的造物,我们就与魔鬼的生命毫无关系。相反的,我们必须承认,因着堕落,撒但的生命与我们有关。

因着我们是得重生的信徒,三件大事已发生在我们身上。首先,我们被创造了。其次,我们堕落了。第三,我们得重生了。因为这三件事已发生在我们身上,就有三者活在我们里面。我们被神创造时,接受了受造的生命,人的生命。然后我们堕落了,接受了魔鬼的生命。我们无论是否领悟这事,它都是事实。我们有分于善恶知识树,撒但的东西就进到我们里面;吃那树的,不是亚当一人—我们包括在亚当里(罗五12,参来七9~10)。亚当吃那树,不但犯了罪行;他也将撒但的生命接受到他里面。我们能在简单的例证中看见这点。让我们这样说,有一瓶毒药,母亲警告孩子不可碰。有一天,母亲外出,孩子拿起瓶子,且喝了毒药。他这样作,就违背了母亲的命令。然而,致死的毒现今在孩子里面所造成的难处,比违背父母所造成的难处大得多了。母亲发现她的孩子喝了毒药,主要不是关切他的悖逆,乃是关切把毒从他身上排出来。亚当吃善恶知识树那天,不仅仅作了违反神命令的事;撒但的东西还进到他里面。从那天起,在我们的肉体里有了邪恶的东西。约壹三章十节说,我们是‘魔鬼的儿女’。我们是亚当的儿女,因为我们有亚当的生命,人的生命;同样,我们是魔鬼的儿女,因为我们有撒但的生命。然而,我们不仅被创造了,我们不仅堕落了,我们也重生了。赞美主,我们接受主耶稣作我们的生命时,圣灵就进到我们的灵里,将神圣的生命带到我们里面!那时,我们就成了神的儿女,有神的生命(五12,约一12~13)。

我们必须领悟,作为被造、堕落并重生的人,我们有三个父。我们的第一个父是首先的人亚当,第二个父是魔鬼撒但,第三个父是父神。主耶稣告诉代表我们的法利赛人,他们是他们的父魔鬼的儿女(八44)。这节清楚告诉我们,撒但是我们邪恶的父。但赞美主,我们已由神重生!我们成了祂的儿女,祂成了我们的父(二十17,约壹三1,五18)。我们原是撒但的儿女,那是已过的事。我们现今乃是神的儿女。我们必须领悟这三个生命—人的生命、撒但的生命、和神圣的生命—都与我们有关。

每种生命都有某种律

我们必须看见一个原则,每种生命都有一个相符的律。我们可用鸟的例子说明这点。在鸟的生命里,天生就有飞的律。只要是鸟,自然会飞。虽然我们能将鸟局限于鸟笼,因而使它不能飞,但我们一释放鸟,它就会飞。鸟会飞是鸟生命的律。照样,鱼生命的律说出,鱼要生存,就必须留在水中。因为鸟的生命和鱼的生命有一定的律,我们若将鸟放在水底下,或将鱼从水中取出,二者都会死去。甚至植物的生命也有律。因此,我们能看见,每种生命都有某种律。关于我们也是这样。人的生命有一个律,撒但的生命有一个律,神圣的生命也有一个律。人受造生命的律是善的律,因为那生命是善的;这善的律在我们的魂里。撒但生命的律是罪的律,因为那生命是恶的;这罪的律在身体的肢体里。生命之灵的律是神的生命,在我们的灵里。

在我们经历中的四个律与三个生命

让我们更详细的看撒但的生命和罪的律。亚当接受善恶知识树的果子,就将那树的东西接受到他的身体里。从那时刻,有个东西加到身体里,使其成为肉体。我们必须领悟,身体与肉体之间有所不同。身体是神原初的创造(创二7上),而肉体是有撒但加到其中的身体(罗八3,六6)。撒但带着撒但的生命进到人的身体里,人的身体就成了罪恶的。因着我们有撒但的生命,我们就有罪的律在我们的身体里。罗马六章六节说到‘罪的身体’。我们的身体称为罪的身体,因为罪住在身体里。因此,我们的身体就是肉体。罗马八章三节将罪的身体,就是肉体,称为‘罪之肉体’。罪的身体和罪的肉体都指同一样东西。

这罪的身体总是借着魂作工。当魂是活的、活跃的、并在活动中的时候,罪的身体就作工。然而,魂的生命被治死,罪的身体就成为‘失业的’,因为没有什么留给它作。这基本上就是保罗在罗马六章六节所说的。当我们的旧人(他的生命就是魂生命)被钉十字架,罪的身体就失效了。因此,魂生命被消杀,罪的身体就无事可作。罪不在魂里,乃在身体里。但罪的身体借着魂作工。所以魂生命若死了,罪的身体就无法运行。我们的魂生命越活、越活跃,罪的身体就运行得越活跃。

让我们用一个例子说明。既然人赌博时是用身体,惟有他们的魂生命被消杀,他们赌博的身体才会停止赌博。那些赌徒若被剥夺他们的魂生命,他们身体罪恶的肢体就不再能赌博。那些肢体会不再有魂生命作他们的‘雇主’,所以就会‘失业’。罗马六章七节说,‘因为已死的人,是已经从罪开释了。’有些译者将‘开释’这辞译为‘释放’。赌徒的身体不能从赌博得释放,除非他们的魂生命,就是旧人的生命被治死。一旦他们的魂生命被治死,他们赌博的身体,他们罪的身体,就会失业。

我们都渴望从罪的律得拯救,却可能不知道如何经历这拯救。神的律在我们外面,并且是客观的。每个被圣灵激动的人都有意照着神的律生活行动。然而,在对付罪的律时,我们若思念神的律,并想要用我们心思中善的律胜过罪的律,我们就会经历许多为难。我们事实上没有行善,只能想要行善,并且必然会失败。我们要从罪的律得释放,就必须忘掉神的律,并放弃我们心思中善的律。我们必须作的一切,只是留意生命之灵的律,并随从它。只要我们不断接触生命的律,留在与主的交通里,并留在祂的同在里,这律就会在我们里面运行。这律是在我们里面三个律中最有能力的。这律释放我们,并释放我们脱离罪的律。

我们心思中善的律可比喻为破损的汽车。我们若驾驶这样的车子,就会经历许多为难,并遭遇许多难处。另一面,我们灵里生命之灵的律,就像喷射机。倘若喷射机可用作我们的交通工具,我们就没有理由倚靠破损的车子。生命之灵的律是有能力的。我们不该专注于神的律,或挣扎着遵守我们心思中善的律,只该留在与神的交通里,并随从里面生命之灵的律。我们若这样作,就会超越罪的律,最后会得着胜利。这是得胜简单的路。

我们可以用以下的例子,说明我们经历中的这四个律。律法的一项是我们必须爱我们的弟兄(约壹四21,约十三34)。让我们说,两位弟兄彼此相遇。第一位弟兄知道,照着神的律他应当爱另一位弟兄。他里面有善的律,符合他外面神的律。照着这内在的律,他想要行善,讨神喜悦,并遵守神的诫命。所以,这位弟兄看见第二位弟兄,他里面善的律回应他外面神的律,他就告诉主,他要爱他的弟兄。在那一刻,他会经历他里面罪的律兴起,对抗他遵守神的律。结果,他不能爱弟兄。无可避免的,罪的律会把这位弟兄掳去。虽然他存心要爱他的邻舍,并遵守神的诫命,但他存心的结果是无可避免的失败,并且被罪的律掳去。至终,他也许对他的弟兄作恶事,虽然这不但违反神的律,也违反他里面自己的存心、愿望和善的律。我信我们都曾有过类似的经历。

罗马七、八章里保罗的思想,含示一种想法:我们该忘掉神的律,放弃我们自己里面善的律,单单留在与主的交通里;因为只有我们在灵里与祂交通和接触,才会让最强的律,生命的律运行。我们跟从生命之灵的律,并使自己与神圣的生命合作,我们甚至会不经意的爱我们的邻舍。我们对他们的爱,将是神圣生命借着我们活出的结果。换句话说,我们灵里生命的律会加强并加力给我们,使我们爱别人。

让我们看另一个例子。曾有一个非常骄傲的人,有一天他来到一个传道人那里,带着骄傲谈论他的难处。这个传道人知道神的律和善的律,但对生命之灵的律一无所知,就这样劝勉那人:‘尽你所能的谦卑。神敌挡狂傲的人,赐恩给谦卑的人。’这点劝勉令那骄傲的人害怕,因为他想要谦卑时,他里面善的律已经在运行。然而,他接受传道人的劝勉,并向主祷告:‘主,我愿意谦卑。帮助我谦卑。’他祷告的结果如何,我们众人都该清楚。我们越这样祷告,我们就越骄傲。不管我们的祷告如何,我们不能不骄傲。因着我们骄傲的思想,结果我们也许满了懊悔,而告诉主:‘主阿,我非常邪恶。无论我多么努力尝试,我就是无法谦卑。’使徒保罗为我们解决了这难处。他告诉我们,只要维持在与神的交通里,使生命之灵的律能运行。我们需要忘掉神的律,放弃行善的律,并领悟神圣的生命在我们里面的事实。神对我们又亲又近,祂在我们里面乃是活而有能力的生命之灵的律,我们只要维持与祂的接触。一旦我们与这律一致,我们就会满了安息与满足,并且会自动且不知不觉的谦卑。即使人会为着我们的谦卑赞赏我们,我们也不会觉得我们谦卑的事实。我们会这样自动且不知不觉的谦卑,原因不是行为,乃是基督的生命凭着生命之律的加力,借着我们活出来。这样的生活绝对符合神的律,并且完全成就神律法的要求(罗八4)。我们若跟从圣灵,就会与生命的律一致,我们也会自然且自动的成就神律法的要求。

我请求你们都实行这点。忘掉神的律,并放弃善的律。反之,一直维持与主的接触,并随从在你灵里生命之灵的律。然后你就会有完全符合神的律,并绝对成就这律一切要求的日常生活。


第六章  神在灵里的拯救

读经:罗马书五章十八至十九节,二十一节,六章三至十一节,十四节,七章四至六节,八至十一节,十四至二十四节,八章一至十一节,二十六至三十节,十六节。

保罗写的罗马书可分为好几部分。第一部分是从一章至五章十一节,第二部分是从五章十二节至八章末了,第三部分是从九至十一章,第四部分是从十二章至这卷书末了。前二部分分别论到人需要神借着基督而有的救赎和拯救,第三部分说到在神拣选里神圣的恩典,第四部分告诉我们如何照着所蒙的救赎和拯救而行。

神的救赎和拯救

罗马书第一部分说到神的救赎,第二部分论到神在基督里的拯救。我们必须看见救赎和拯救之间的不同。救赎是神在基督里为我们所作的事,但这事是在我们外面。另一面,拯救是神在基督里,不仅是为着我们,也是在我们里面所成就的。因此,救赎是客观的,而拯救是主观的。

因着我们有两大难处,于是神成功救赎并拯救我们。首先,我们在神面前有许多罪,就是罪恶的行为。我们犯了这些罪,结果就照着神公义且圣别的律法被祂定罪(参罗三23)。然而,我们的罪行并不是我们在神面前惟一的难处。我们另外的难处是,我们是有罪性的罪人。我们不仅犯罪,我们本身还有罪性,所以是罪人。因着我们的两大难处,神就必须为我们作两件事。首先,祂必须救赎我们脱离律法;祂必须为我们作一件事,以应付祂公义、圣别之律法的要求,并且释放我们脱离律法。神在基督里在十字架上完成了救赎。基督在十字架上担当了我们一切的罪,并且为我们死了。基督救赎的死,已经应付神律法一切的要求(太五17,罗十4,来九14,彼前一19)。因着基督救赎的死,我们已蒙救赎并得释放,免于神公义、圣别律法的定罪(加四5)。我们听见这些喜信,圣灵就在我们里面作工,并且将信分赐到我们里面,使我们相信基督救赎的死,而接受基督作我们的救主(罗十17、14)。我们信入基督,就借着相信那死于十字架,救赎我们脱离神律法定罪的主耶稣基督,而蒙神称义(徒十三39)。我们不再在神的定罪之下;我们蒙神称义(罗五18)。这就是救赎(三24,五1)。

我们已蒙神称义,所以不再受神照着祂公义和圣别律法的定罪。然而即使我们罪行的难处已得解决,我们还有第二个难处:我们有罪性。神要拯救我们脱离罪性,就必须再作事。祂救赎我们并不够;祂还必须在基督里拯救我们脱离罪性。祂的救赎对我们是客观的,而祂拯救我们是主观的,并且在我们的经历中对我们更为要紧、重要。倘若没有神的拯救伴随着神的救赎,倘若仅仅有神的救赎,我们就无法蒙拯救脱离我们里面的罪性。虽然我们能得神称义,但我们绝不能模成神长子的形像(八29)。因此,我们不仅必须蒙救赎,因而蒙救拔免于神公义律法的定罪;我们也必须从我们的罪性,从我们天然的人蒙拯救,而模成基督的形像。

在亚当里,在基督里,在肉体里,以及在那灵里

罗马书第二部分陈明四个非常重要的人物。第一个人物是亚当,就是在罗马五章所陈明的,特别是从十二节开始。六章陈明第二个人物-基督。第三个人物是七章所陈明的肉体。第四个人物是我们在八章所看见的那灵。我们若在以上的每一个人物加上介系词‘在…里’,就有四个‘在…里’-可视为罗马书这四章的标题:‘在亚当里’(五),‘在基督里’(六),‘在肉体里’(七),和‘在那灵里’(八)。这四个人物也形成彼此相抵的两对:基督对亚当,和那灵对肉体。基督解决亚当的难处,而那灵是惟一能解决肉体难处的。

肉体与亚当有什么关联?那灵与基督又有什么关联?我们能借着问另一对问题,来答复这两个问题:今天亚当在哪里?今天基督又在哪里?这两个问题该使我们领悟,肉体与亚当有关,那灵与基督有关。亚当在肉体里,而肉体是亚当的彰显、活出。换句话说,肉体是借着我们所活出之亚当的实际。照样,基督在圣灵里,那灵是基督的彰显。换句话说,那灵是凭着我们并借着我们所彰显、所活出之基督的实际。所以,罗马五章的实际是在七章,六章的实际是在八章。罗马五章记载有罪的亚当,但我们必须查考七章,来看亚当的实际和生活。同样的,虽然罗马六章记载基督,但我们必须到八章寻找基督的实际-那灵。因此,亚当的实际是在肉体里,基督的实际是在那灵里。

我们越活在肉体里,就越彰显亚当。我们若看见一个人从早到晚活在肉体里,实际上就是从早到晚看见亚当;因为活在肉体里就是彰显亚当。凭着同样的表记,我们越活在那灵里,就越彰显并显明基督。我们若活在那灵里,人就会看见我们里面和我们身上的基督。原则上,我们只要在圣灵里生活,就会模成基督的形像,变化成为基督的样式,并且我们会在日常生活中彰显基督(罗八29,林后三18,腓一20)。

拯救是在那灵里得以实化

我们蒙神救赎并称义,但若单单只有神的救赎和称义,神就仍在我们外面。我们不仅蒙了神的救赎,神自己还在基督里借着那灵进到我们里面。这就是为什么在罗马书第二部分末了,我们发现‘基督…在你们里面’,‘神的灵…住在你们里面’,‘那叫耶稣从死人中复活者的灵,…住在你们里面’这些发表(八10、9、11)。基督拯救我们时,救赎我们的神对我们就不再仅仅是客观的。反之,救赎我们的神对我们成为主观的神。祂现今不仅是在诸天之上的神,也是在我们里面的神。现今神在基督里作为那灵能进到我们里面,现今我们与神调和为一。祂作为那灵能与我们的灵同作见证(16)。祂的灵与我们的灵,二灵能联合为一(林前六17)。拯救是在那灵里;拯救绝不能在那灵以外得着实化。

我们必须学习如何在那灵里实化神的拯救,这是我要与你们交通的中心点。拯救不在于教导或改正,乃在于那灵。罗马书强调灵神现今在我们的灵里,作我们活的拯救。我们若要实化神的拯救,就必须在那灵里,认识生命之灵的律,认识如何照着调和的灵而行,并认识如何与那灵合作(八2、4~6、14)。

我们在亚当里并在基督里的承受

现在让我们更详细的看我们蒙拯救这件事。所有的孩子都从他们的父母承受某些事物。作为亚当的子孙并在亚当里的人,我们主要承受了两样事物-罪与死(罗五12,林前十五22)。罪在神的定罪之下,并且总是带进死(罗六23)。因着我们是罪人,并且是有罪的,我们就受制于死,并且注定最终要死。不仅如此,圣经告诉我们,我们已经死了(弗二1、5)。因此,作为亚当的后裔并在亚当里的人,我们乃是罪人,我们也是有罪的。不仅如此,我们在死之下,我们是死的,我们将来也会死。我们从亚当承受的两件主要的项目就是罪与死。

正如在亚当里我们有所承受,在基督里我们也有所承受。基督与亚当相对;因此,我们在基督里的承受与我们在亚当里的承受相对。在亚当里我们承受罪,在基督里我们承受义(罗五12、19);在亚当里我们承受死,在基督里我们承受生命(林前十五22,罗五18)。义与罪相对,生命与死相对。义带给我们救赎,生命拯救我们脱离罪性。我们现今蒙了作我们义的基督所救赎,并蒙了作我们生命的基督所拯救。我们必须领悟,我们不是蒙了基督的义所救赎,我们乃是蒙了作我们义的基督自己所救赎(林前一30,耶二三6)。照样,我们蒙了作我们生命的基督所拯救。在基督里,我们承受义与生命。

从亚当里迁到基督里

因着我们生为人,我们就在亚当里。我们借着死与复活从亚当里迁到基督里。借着死我们能从亚当里迁出,借着复活我们能迁到基督里。我们能说,借着死,我们‘死而从亚当出来’,借着复活,我们‘复活进到基督里’。惟有借着死与复活的过程,我们才能从亚当的范围迁到基督的范围。

我们如何能死而复活?死而复活不是简单或小可的事。这里我们必须看见奇妙的事。这死与复活都已由基督成就。我们若与基督联结并与祂联合为一,祂已过所经历的就会成为我们的经历,我们的历史。一旦我们与基督联结并联合为一,我们就有漫长的历史。一旦我们在基督里,我们的背景就远超过我们在基督里之前的背景。既然我们现今在祂里面,我们就必须领悟,我们已在耶路撒冷城外钉在十字架上,埋在坟墓里,并从死亡和坟墓里复活。基督所经历的现今就是你的历史,祂的历史就是你的历史。祂死在十字架上时,你在祂里面死了。祂被埋葬时,你在祂里面被埋葬了。祂复活时,你在祂里面复活了。你在祂里面,你与祂联结,你与祂联合为一。因为这是事实,使徒保罗就能宣告:‘我们的旧人已经与祂同钉十字架’,‘我们…和祂一同埋葬’,并且神‘叫我们在基督耶稣里一同复活’(罗六6,4,参8~9上,弗二6)。在基督里,我们已经钉十字架、埋葬并复活。我们需要有这异象、启示:这事实已在基督里完成。你若在圣经里看见这事实而有所领悟,这就是你的立场,无人无物能摇动你。要一直算定你已经死了,埋葬了,并且复活了。要确信发生在基督身上的,也发生在你身上;要接受这事实作你的立场。

我们天然的心思可能相当难以领会,基督的历史就是我们的历史。我二十几岁时,读到罗马书里这些事,却不能领会。我对主说,‘你一千九百年前死在十字架上,怎么可能我那时也死了?’虽然我起初不能领会这点,但有一天主开启我的眼睛。这相当简单。今天在美国发生的事件,能在事发的同时在远东的电视上看见。因着电的缘故,这是可能的。我们能说那灵就像这例证里的电。很久以前发生的事,今天在那灵里能被我们实化。照着这例证,在美国所记录的事件,也能借着电子设备储存,许多年后在远东重播再现。同样的,基督许久以前所作的一切事,在圣灵里能传输给我们。

圣灵没有空间或时间的问题。我们是否经历基督的历史,在于我们是否在圣灵里。我们若在圣灵里,基督的死与复活对我们就会非常真实;这是因为这些事实借着那灵,并在那灵里传输给我们。惟有在那灵里,我们才能实化基督死与复活的实际。正如没有电和电视,在远东的人不可能看见在美国所发生的事;若没有那灵,我们也不可能经历基督之死与复活的实际。正如电使人自然且容易的看得见远方的事件,圣灵也使基督所经历的一切成为我们的历史,我们的故事。我看见这异象那天,非常喜乐。我对主说,‘主阿,现在我知道我在你里面。我与你是一。你的经历就是我的历史。你死我也死,你复活我也复活。现今借着你的死与复活,我从亚当出来,进到基督里这是对罗马五、六章实际的经历。’

向着律法是死的

我们不再在亚当里,乃在基督里,这是事实。然而,我们必须领悟,我们的历史是非常复杂的。在我们的历史里,除了基督的十字架、死和复活以外,还有摩西的历史。摩西是颁赐律法者,神的律法是借着他颁赐的(约一17)。亚当给我们罪与死,基督给我们义与生命。但在亚当和基督之间,有另一个人名叫摩西,律法是借着他颁赐的。

律法是个难处。虽然神的律法非常美好,但我们需要忘掉它。我放胆的告诉你们,要忘掉神的律法,因为照着神的话,律法与我们无关;事实上,对我们信徒来说,律法是不相干的(罗六6,七4,加二19)。我们已从亚当被带出来,现今我们在基督里。在基督以外的任何事物,我们都不该想要接触。既然律法是在基督以外,我们就不该想要接触它。

然而,忘掉律法不是这么简单。就着事实说,我们虽然想要忘掉律法,但我们忘不了。可能我们昨天能忘掉它,但今天也许有人到我们这里来提醒我们:照着律法我们必须爱我们的邻舍。这样的教导使我们记得律法。我们常使自己想起律法。我们早晨向主的祷告也许将自己带回律法。我们也许祷告求主帮助我们遵守这样的律法:行善、孝敬父母、服从丈夫、爱妻子等。你也许提醒我,这样的律法是使徒保罗所教导的。但我反过来要提醒你,保罗告诉作儿女的要顺从父母时,乃是告诉他们要‘在主里’这样作(弗六1)。无论顺从父母、爱妻子、或服从丈夫,我们绝不可在基督以外作这些事。反之,我们必须在基督里,在基督的范围里作这些事。今天我们最大的难处乃是想要遵守律法。

在我的生活中,有一件事我特别难以胜过,就是我的骄傲,或说我倾向于轻看别人。骄傲是我最难的问题。到我快三十岁时,我每天向主祷告,愿祂帮助我谦卑。然而,我始终必须为着我的骄傲向主悔改,并求祂赦免。一个早晨又一个早晨,一天又一天,我就着我的骄傲恳求主。但有时候,甚至才吃过早餐,我就必须为着我的骄傲向主悔改。有时候我会祷告:‘主,刚才早餐后我又骄傲了,我轻看弟兄们。赦免我。主,帮助我从现在直到正午不要骄傲。’但我的经历证明,主从来没有在这件事上帮助我。主不仅从来没有答应我的祷告,还经常差遣人到我这里引起我的骄傲。有时候我快到中午还不曾骄傲,就会喜乐的告诉主:‘主,只剩下几分钟就到正午。有你的帮助我会成功。’但在我结束这样的祷告之前,一位非常乖僻的弟兄会到我这里来,我的骄傲就会被激起。不久我察觉无法帮助自己,在骄傲的事上我永远不会成功。我的故事是失败,而不是成功的故事。我虽然一直努力,却一直失败。然后有一天我读罗马书时,主给我看见,我们不仅向罪死了,也向律法死了。七章四节说,‘你们…向着律法也已经是死的了。’死人既不能犯罪,也不能遵守律法。遵守律法不是死人的本分。死人没有义务遵守律法,因为他们既死了,就与律法无关。死人与罪无关,也与律法无关。主在这节圣经里对我说话的那天,我的眼睛得了开启。我赞美主,我不仅向罪死了,也向律法死了。

照着罗马七章,每当我们想要遵守律法,就指明我们是运用我们的己,仍然活在肉体里。换句话说,这意思是我们忘了我们是死的。要一直记得,你若想要遵守律法,你就在肉体里,这意思是罪又活了,你就死了(9)。就着我们与基督同死的意义说,死是好的(六6),但罪复苏所带来的死是不好的。每当你想要遵守律法并活在肉体里,罪就活了,并且与你交战。罪总是胜过你,把你掳去(七23)。主必须开启我们的眼睛,使我们能看见,我们是死了的人,与罪和律法无分无关。这样的死不仅释放我们脱离罪,也脱离律法。

借着死与复活,我们从亚当出来,并且现今在基督里。不仅如此,我们与律法无分无关。绝不要努力遵守律法。只要记得你已与基督同死同复活,现今主的灵活在你的灵里。只要跟随祂,与祂同行,并与祂一致。然后你里面最强、最有能力的律,生命之灵的律,就会照顾你,并且会使你得胜。


第七章  借着与内住的灵合作,模成基督的形像

读经:罗马书五章二十节,六章十四节,七章四至十一节,八章二至十一节,十六节,二十六至三十节,三十七节。

在本章里,我们继续前一篇信息所开始的交通。我们先读一些圣经,作我们交通的根基。

‘律法插进来,是叫过犯增多,只是罪在那里增多,恩典就更洋溢了。’(罗五20)

‘罪必不能作主管辖你们,因你们不在律法之下,乃在恩典之下。’(六14)

‘我的弟兄们,这样说来,你们借着基督的身体,向着律法也已经是死的了,叫你们归与别人,就是归与那从死人中复活的,使我们结果子给神。因为我们在肉体中的时候,那借着律法活动的罪欲,就在我们肢体中发动,以致结果子给死。但我们既然在捆我们的律法上死了,现今就脱离了律法,叫我们在灵的新样里服事,不在字句的旧样里。’(七4~6)

请注意在五章二十节里‘律法插进来’这辞。这意思是说,律法在亚当与基督之间插进来,或附带加上。六章十四节接着告诉我们,我们不在律法之下。然后在七章四至六节,我们还看见两种思想:向着律法是死的,以及脱离了律法。我们必须记得以下四句话:‘律法在亚当与基督之间插进来’,‘我们不在律法之下’,‘我们向着律法是死的’,以及‘我们脱离了律法’。

‘这样,我们可说什么?律法是罪么?绝对不是!只是非借律法,我就不知何为罪;非律法说,“不可起贪心,”我就不知何为贪心。然而罪借着诫命得着机会,叫诸般的贪心在我里面发动,因为没有律法,罪是死的。我以前没有律法是活着的,但是诫命来到,罪又活了,我就死了。那本来叫人得生命的诫命,反倒成了叫我死的;因为罪借着诫命得着机会,诱骗了我,并且借着诫命杀了我。’(七7~11)

‘因为生命之灵的律,在基督耶稣里已经释放了我,使我脱离了罪与死的律。律法因肉体而软弱,有所不能的,神,既在罪之肉体的样式里,并为着罪,差来了自己的儿子,就在肉体中定罪了罪,使律法义的要求,成就在我们这不照着肉体,只照着灵而行的人身上。因为照着肉体的人,思念肉体的事;照着灵的人,思念那灵的事。因为心思置于肉体,就是死;心思置于灵,乃是生命平安。因为置于肉体的心思,是与神为仇,因它不服神的律法,也是不能服;而且在肉体里的人,不能得神的喜悦。但神的灵若住在你们里面,你们就不在肉体里,乃在灵里了;然而人若没有基督的灵,就不是属基督的。但基督若在你们里面,身体固然因罪是死的,灵却因义是生命。然而那叫耶稣从死人中复活者的灵,若住在你们里面,那叫基督从死人中复活的,也必借着祂住在你们里面的灵,赐生命给你们必死的身体。’(八2~11)

‘那灵自己同我们的灵见证我们是神的儿女。’(16)

‘况且,那灵也照样帮同担负我们的软弱;我们本不晓得当怎样祷告,只是那灵亲自用说不出来的叹息,为我们代求。那鉴察人心的,晓得那灵的意思,因为祂是照着神为圣徒代求。还有,我们晓得万有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就是按祂旨意被召的人。因为神所预知的人,祂也预定他们模成神儿子的形像,使祂儿子在许多弟兄中作长子。祂所预定的人,又召他们来;所召来的人,又称他们为义;所称为义的人,又叫他们得荣耀。’(26~30)

‘然而借着那爱我们的,在这一切的事上,我们已经得胜有余了。’(37)

向着律法是死的

在前一篇信息里,我们得知罗马五至八章有四个重要人位:亚当、基督、肉体和那灵。我们也看见这几章常说到一件对许多信徒相当困扰的事-借着摩西所颁赐的律法。

我们必须领悟,照着罗马五章二十节,律法是在亚当和基督之间插进来的东西。‘进来’这辞含示不在原初计划里的东西,乃是附带加上的。除了亚当和基督以外,还有律法。七章六节告诉我们,在基督里我们不再在律法之下。在这真理的光中,我放胆告诉你们要忘掉律法。不要记得律法或留意律法。我们向着律法已经是死的了(4),我们也脱离了律法。我们脱离了律法,很像雇工脱离了雇主。倘若我们被雇主解雇,他却吩咐我们为他作事,我们就能合法的拒绝他的要求,因为我们已被他解雇了。我们必须看见,既然律法是插进来的东西,在基督里我们就不再在律法之下。我们与律法不再有任何关系,因为我们向着律法已经死了,并且已经脱离了律法。我们绝不可再被律法雇用。

尽管如此,仇敌撒但总是用律法搅扰我们。我们不容易忘掉律法;即使我们尽全力忘掉律法,仇敌也总是尽全力使我们想起律法。虽然你也许在前一篇信息中读过,我们向着律法是死的,我们已经脱离了律法,所以我们与律法无分无关,但你对律法的态度如何?你真能说,你与律法无分无关么?我恐怕你与律法仍然非常有关联-不但是借着摩西所颁赐给我们的律法,还有你为自己所制定的律法。摩西不是惟一颁赐律法的人;我们也是颁赐律法的人。我们是律法最有力的提倡者。我们给自己的律法-要谦卑,要爱我们的邻舍,要更爱主-都是美好的律法。但我们必须领悟,这样的律法只会惹麻烦,事实上对我们毫无用处。我们需要达到模成神长子形像的目的地,但律法不是能把我们带到那里的‘火车’。我们必须走下错误的‘火车’,搭上另一辆‘火车’。另一辆‘火车’是什么?我们得救的时候,接受活的基督作我们个人的救主。那时候,祂进到我们的灵里。基督作为那灵现今住在我们的灵里(提后四22,罗八11)。这内住的基督作为那灵,乃是要把我们带到目的地的‘火车’。我们必须忘掉律法而与那灵有交通,随从那灵,并与祂合作。要忘掉律法,不要再跟从它。你已脱离了律法,所以你在思想和举止行动上,不该再像继续被律法雇用一样。我们与律法无分无关,却在一切事上与住在我们里面活的灵有关。

许多时候,仇敌装作‘善良的天使’到我们这里来(参林后十一14),他也许向我们提议要爱弟兄、行善、并努力过正确的生活。换句话说,仇敌给我们律法。虽然这些律法表面看来是好的,但不要相信它们是来自圣灵;它们乃是来自仇敌。所以你该有胆量抵挡它们。每当你该爱弟兄或谦卑这样的思想临到你,你必须立刻说,‘撒但,退去吧!我不接受任何来自你的话。’忘掉一切的好行为,并忘掉一切的律法。反之,要与圣灵一致,并在主的交通和同在中。要告诉仇敌:‘我不懂得什么是谦卑或骄傲。我不懂得什么是行善或作恶。这样的事对我是外国话。在我的“国家”里,这样的事不存在。在我的“国家”里,惟一的事乃是基督,惟一的事乃是圣灵。我不接受任何外国的事物-不属我“国家”的事物。我只接受属这个“国家”的事物;这个“国家”一切的事物必须是基督,原本也都是基督。’

即使你想要凭自己遵守谦卑的律法,你也会骄傲。虽然你外面也许谦卑,但你里面会是骄傲的。你也许对自己说,‘虽然属世的人太骄傲,但我是谦卑的。’在这光中,挣扎努力遵守律法的结果,不论谦卑或爱人都不好。当你随从圣灵并留在与主的交通里,就不知道什么是谦卑或骄傲,什么是爱或满了恨。你只知道你在那灵里随从主。你若接受这条路,不知不觉就会非常谦卑。别人也许看见你的谦卑,但你在自己里面不会觉得。你只会感觉你活在基督里。然后你会宣告:‘我不懂得什么是爱,我也不懂得什么是谦卑。我只懂得我时时刻刻接触基督。’基督会是你的爱,基督也会是你的谦卑。这就是你要搭上的正确‘火车’。这就是罗马五至八章所告诉我们的。我们不在律法之下;我们向着律法是死的。我们在那灵里,在与基督的交通里向神活着(六10,加二19)。

模成基督的形像与遵守律法相对

在基督徒的生活里,有两件截然不同的事:一件是遵守律法,另一件是模成神长子的形像(罗八28~29)。在这两件事中,惟有后者是神永远的定旨(弗一5)。神永远的定旨-祂的心思、祂永远的思想-不是要我们遵守律法。即使我们能完全遵守律法,遵守律法仍不是神永远的定旨。律法顶多只是神的心意之外‘插进来’的东西。神永远的定旨是要我们模成祂儿子的形像,使祂的独生子成为许多弟兄中的长子。原来,神只有一个儿子,独生子(约一18)。但祂的心意、祂永远的定旨,是要产生许多儿子,使祂的独生子成为许多儿子中的长子。

可能你作基督徒多年了。你对作基督徒的概念是什么?你的概念是,作基督徒的意义就是作遵守律法并行善以讨神喜悦的人么?或者基督徒是需要模成基督形像的人?照着典型的基督徒思想,‘好基督徒’实际上就是遵守律法的基督徒。换句话说,倘若你想要作‘好基督徒’,你事实上不是想要作属基督的人,乃是作属摩西的好人。你若是这样,就着你的生活说,你只是名义上的基督徒,因为实际上你想要成为别的。

在我们进到恢复以前,我们中间很少人能这样宣告:‘我已由神重生,目的是为着模成神长子的形像。所以,我与律法无分无关,反而我渴望留在与圣灵的一致里,因为惟有如此,我才会日复一日模成祂的形像。’我们大多数人只能说,作为那些蒙神拯救的人,我们的本分就是作一个行善并遵守律法的好基督徒。愿主开启我们的眼睛,看见神永远的定旨不是要我们尽全力遵守律法;我们必须放弃这思想。神永远的定旨是要我们模成神长子的形像。

我愿在本章里,提醒你数千次:要模成神长子的形像。但我恐怕甚至在这么多的提醒以后,你一放下本书就会忘记一切。我怕甚至我将遵守律法和模成基督的形像作了对比,明天早晨你还是会跪下祷告说,‘主,这是新的一天。我不要再犯错了,我要作得正确,我要行善,我要谦卑,并对我的配偶和蔼。主,帮助我作这一切事。’你若这样祷告,就表明你不是要模成基督的形像,乃是想作属摩西的好人。多年前,我日复一日作类似的祷告,因为我没有领受模成的异象。甚至今天我有时候也被仇敌拉回古老的骗局。我们必须停止这样的祷告。这样作是照着善恶知识树而活,并不是靠生命树活。我们不必想要遵守律法,而需要模成神长子的形像。

借着认识内住的灵模成基督的形像

我们如何模成神长子的形像?路非常简单。神儿子的灵现今在我们里面(罗八9)。我们需要停止想要遵守律法并行善。要简单,单单维持自己与内住在你里面的那灵有接触。领悟神儿子的灵一直在你里面居住、作工并行动,借此使整个情况简单。不再想要行善并想要作好基督徒,会使情况简单。要使你自己简单,只有一个项目,就是认识基督内住的灵,并时时刻刻保持与祂接触。走这条路就是接受生命树(参创二9)。善恶知识树是复杂的,因它有许多事物,包括善、恶、死和知识。然而,生命树是简单的,因它只有一件事-生命。生命树就是作为那灵的主耶稣基督自己(约十四6,林前十五45下,林后三17)。

我们越简单越好。我们甚至需要忘掉我们已往所听过的一切教训。我们若能在祷告上简单就好了。不要祷告求主帮助我们遵守律法并行善;我们每天晚上这样祷告就好:‘主,我赞美你。你是我的生命,你是我的一切。现今你在我的灵里。主,这是何等了不起!那灵,就是你的实际,现今住在我里面。现在我要去就寝,我知道你与我同去。’然后次日早晨,向主献上一些赞美和感谢是非常好的:‘主,我在这里。我知道你在我的心和灵里。主,我珍赏你的同在。我在你里面,你也在我里面。主阿,这是何等美妙。何等的喜乐和祝福!主,我敬拜你。主,感谢你。阿利路亚!’这是晚上和早晨祷告最好的方式。我不是给你另一个律法或不同的律法;反之,我是告诉你,要使基督徒生活更简单。只要认识内住的基督之灵,并时时刻刻与祂接触。不要作许多使我们自己复杂的事,而要留意圣灵在我们里面的工作。这工作的各方面可见于罗马八章里的一些经文。

生命之灵的律

罗马八章二节说,生命之灵的律在基督耶稣里已经释放了我们,使我们脱离了罪与死的律。为着我们里面生命之灵的律的运行,我们惟一要作的事就是‘打开开关’,这很像我们打开电灯开关一样。我们没有得救么?那灵不在我们里面么?那么我们为什么不简单的‘打开’我们里面生命之灵的律这个‘开关’?灯有电流。我们要取用那电流,使灯发光,除了打开开关以外,不需要作什么。生命之灵的律也是这样。除了‘打开开关’,绝不‘关上开关’以外,我们没有什么要作的。我们若要探访弟兄,需要学习告诉主:‘主,我赞美你,你在我的灵里。那就够好了。现在我要探访我的弟兄。我知道你的同在与我同去。’然后我们与弟兄谈话时,主会与我们同在,我们也会在调和的灵里谈话、交通并行动。

我们里面生命之灵的律非常有能力。我们能用地心引力定律说明这点。我们将某样东西抛到空中,因着地心引力定律,它自然会落下。我们不需要挣扎努力把我们抛上去的物体拿下来;地心引力定律会为我们把它拿下来。地心引力定律很有能力,飞机需要大能才能胜过它。若地心引力定律很强,生命之灵的律岂不更为强大么?生命之灵的律释放我们脱离罪的律。虽然罪的律很强,生命之灵的律更强。只要我们跟从主并配合祂,生命之灵的律会大能的为我们作工。我们只要‘打开开关’。无论我们需要什么,或谦卑或爱,那全能、无所不能的基督都必供应我们。我们若活在这实际里,我们的基督徒生活就会非常简单。我们作有能力的基督徒是可能的。最有能力的基督徒就是最简单的基督徒。然而,最复杂的基督徒就是最软弱的基督徒。要借着‘打生命之灵的律这个‘开关’,作个简单的人。

那灵的心思

罗马八章二十七节说到‘那灵的心思’(直译)。当我们与圣灵一致,我们的心思就被那灵充满并支配。结果,我们的心思就会成为那灵的心思。然而,有时候我们的心思不是那灵的心思,反而是想要行善的心思-‘爱的心思’或‘谦卑的心思’。我们有这样的心思,就尽力行善、爱人并且谦卑。然而,我们不是要有这样的心思,我们的心思必须是那灵的心思,只有那灵该支配并指引我们的心思。我们的心思必须在圣灵的支配、指引之下,结果,我们的心思就成为那灵的心思。

八章六节说,心思置于灵,乃是生命平安。当我们的心思被圣灵占有并充满,生命与平安就充满我们全人。我们里面会觉得有生命,一切都是活的、令人满意的、并满了亮光。不仅如此,我们也会有平安、安慰和喜乐。我们的心思被那灵占有、指引并支配,我们就会经历并感觉生命与平安的实际。

那灵的引导

八章十四节说,‘因为凡被神的灵引导的,都是神的儿子。’我们需要被圣灵引导。我们不该自行决定作这或作那,只该单单感觉那灵的引导,并且当那灵从我们里面给与引导时,我们就该跟随祂。

那灵的见证

八章十六节说到那灵同我们的灵见证。不仅那灵见证,我们的灵也见证;乃是那灵同我们的灵见证。这指明我们的灵必须率先见证,然后那灵会同我们的灵见证。‘我们的’这辞用于指人的灵,这事实启示今天神的灵,三一神包罗万有的灵,住在我们得重生之人的灵里,并在我们的灵里作工。这二灵乃是一,作为一个调和的灵一同生活,一同作工,并且一同存在(林前六17)。

那灵的帮助

罗马八章二十六节说,‘况且,那灵也照样帮同担负我们的软弱;我们本不晓得当怎样祷告,只是那灵亲自用说不出来的叹息,为我们代求。’我们也许不晓得当怎样祷告,但圣灵晓得。因为祂晓得,祂就帮助我们祷告。当我们本于自己的知识而祷告时,我们所说的,无法与圣灵在我们里面祷告时,我们所发表的相比。圣灵在我们里面祷告时,用说不出来的叹息在我们里面代求。这样的祷告没有话语,只是叹息;这是最好的祷告。

我们看见在罗马八章有好些事与那灵有关,有生命之灵的律、那灵的心思、那灵的引导、那灵的见证、和那灵的帮助。圣灵,基督的灵,使这些事日复一日在我们里面运行。然而,我们必须给祂机会和立场这样运行。我们想要遵守律法并行善,圣灵就会被我们打岔,并且我们会拦阻祂在我们里面模成的工作。因此,我们必须停止我们一切的作为,忘掉律法,并单单把立场、自由和机会给圣灵,让祂在我们里面作工并照顾我们。然后我们就会感觉生命与平安。

内住之灵工作的目标-模成

神的目标,祂最终的目的,是要将我们模成基督的形像。祂的目标不单是要我们随从圣灵,并觉得生命平安;祂渴望我们渐渐模成,至终完全模成基督的形像。因着我们需要模成基督的形像,就不仅需要那灵在我们里面,也需要许多事物在我们外面。罗马八章二十八至二十九节告诉我们,万有都互相效力,叫爱神并按祂旨意被召的人,能模成基督的形像。因此,我们里面有圣灵,我们外面有‘万有’。

‘万有’这辞含示万人、万事和万物。万有都互相效力,叫我们得益处,将我们模成基督的形像。我们作饭,必须用水和火。水在锅里面,火在锅外面。在这例证中,我们是锅,圣灵是水,‘万有’-包括我们的配偶、孩子和环境-乃是火。主知道我们需要什么程度的火-小火、中火或大火。换句话说,主知道我们的需要,于是将‘万有’合宜的量给我们。绝不要埋怨你的环境。不要以为你的妻子不是最好的妻子。事实上,她是你所需要的妻子,所以是最好的妻子。主会将这万有量给我们;这些事会互相效力,叫我们得益处,就是为着我们的模成。

一位弟兄曾告诉我,他坐火车原来付了三等座位的车资,但由于环境中预料不到的改变,他就可以坐二等座位。有鉴于此,他对我说,‘哦,李弟兄,赞美主!万有都互相效力,叫我们得益处。’他说这话时,我里面知道这位弟兄必须更多学习关于二十八节所提的‘益处’。一段时间以后,同一位弟兄骑脚踏车时被汽车撞倒,受伤到必须住院的地步。他在医院时,人听见他说,‘赞美主!万有都互相效力,叫人得益处。倘若那天我骑脚踏车快一点或慢一点,我就会丧命。但主顾到我的生命,所以我仍然活着。的确万有都互相效力,叫人得益处。’我恐怕我们许多人都持守这位弟兄的观念。这位弟兄的观念是错误的;他不领悟万有都互相效力,叫人得益处真实、正确的意义。再过不久,当他仍在医院里,在这点上得着亮光,并领悟他的意外事件是主为着他的模成而安排的,他就服从了主。

神赐给我们‘万有’,目标不是叫我们得安慰或利益。反之,祂赐给我们万有,目标是要我们模成神长子基督的形像(29)。这模成就是二十八节所说到的‘益处’。主已赐给我们妻子或丈夫、孩子、父母、兄弟、我们的职业、和我们的环境,祂叫‘万有’都互相效力,目的为着对付我们,并使我们模成基督的形像。这是神寻求要得着的独一目的,终极目标。我们里面的圣灵和我们外面的‘万有’都互相效力,像锅里的水和锅下的火,要将我们模成基督的形像。

神永远的定旨不是要我们能遵守律法。要记住,律法只是插进来的东西。神永远的定旨是要我们模成祂儿子的形像,使祂儿子在许多弟兄中作长子。神如何完成这工作?一面,祂儿子的灵住在我们里面;另一面,祂分派给我们一些‘万有’。我们外面的‘万有’与我们里面的圣灵合作,互相效力,将我们模成基督的形像。这乃是在基督的生命里成熟的路。

现在我相信,我们对这幅清楚的图画有深刻的印象。从前我们在亚当里,现今我们在基督里。基督的实际,就是基督的灵,内住在我们里面。现今我们除了随从那灵,跟从祂,并与祂一致以外,没有什么可作。主很有智慧。祂分派给我们一些‘万有’,与在我们里面的圣灵合作,使我们模成祂儿子的形像。

我盼望将来,无论一周或五年后,我们会在彼此里面看见更多基督的形像。若干年后,我们若只有更大的头脑,更高程度的基督教的知识和道理,那并不好。反之,但愿我们在彼此里面看见更多的基督。今天我们的需要是基督在我们里面扩增并长大,这是主所寻求的。我们要简单,并且只随从圣灵。在其他一切事上,主自己会照顾我们。然后我们会在基督的生命里成熟,并且日复一日模成祂的形像。

barcode

李常受文集/1963/第一册/信徒对变化的经历.txt · Last modified: 2016/08/11 00:35 (external ed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