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m of Jesse

Technology is for the Lord

User Tools

Site Tools


李常受文集:1963:第一册:约翰福音里的二灵

约翰福音里的二灵

barcode

本段信息系李常受弟兄于一九六三年三月,讲于美国纽约市。信息原用华语释放,现场同步译为英语,后经编辑成为英文信息。中文信息系译自该英文信息。

约翰福音里的二灵

读经: 约翰福音三章六节,四章二十四节,六章六十三节,十四章十六至二十节,十六章十四至十五节,二十章二十一至二十二节。

圣灵与人的灵

在约翰福音里好几次提起圣灵与人的灵。三章六节告诉我们:“从那灵生的,就是灵。”这含示神的灵在人的灵里这件事。在这节里所提起的第一个灵是神的灵,第二个灵是圣灵临到人灵的结果。神的灵进到人的灵里产生属灵的果子,那就是灵生灵。生就是生出,指明一个活的生机体的开始。灵生灵;灵(英文用大写开头的Spirit)生出灵(英文用小写开头的spirit)。

四章二十四节说,“神是灵;敬拜祂的,必须在灵和真实里敬拜。”这节也给我们看见神的灵同人的灵,说到那受我们敬拜的神乃是灵,并且我们敬拜神,必须在我们的灵里敬拜祂。我们属灵的生命开始于我们属灵的出生,但在我们出生以后,我们在神面前的生命乃是敬拜的事。我们与神的关系所有的方面,都包括在这种敬拜里。因此,这节给我们看见,我们的生命乃在于我们的灵敬拜那灵。三章六节指明,神的灵生出我们的灵;四章二十四节指明,我们的灵敬拜神的灵。神的灵生出我们的灵,然后我们的灵敬拜神的灵。

六章六十三节说,“赐人生命的乃是灵,肉是无益的;我对你们所说的话,就是灵,就是生命。”在希腊文里,这节指明那灵不但赐生命给人,也使人活着。当那灵临到我们并与我们接触时,祂自己就进入我们里面作生命。然后,因为我们里面有生命,我们就是活的,并且能凭那生命活着。因此,以上三处经节给我们看见,那灵生出我们的灵,我们的灵敬拜那灵,那灵是生命;而且当那灵摸着我们,祂就赐我们生命,使我们活着,并使我们能凭祂活着。因此,这整件事就是生命的事。

神、话、以及话成了肉体

约翰十四和十六章非常奥秘。几乎每个读约翰福音的人都很难领会这二章。甚至今天,对于十四章一般的解释也不很明确。这是因为十四章极其奥秘。要领会这章,我们必须追溯整卷书中关于圣灵的线。

在圣经六十六卷书中,约翰福音是特别的,因为它以独特的方式告诉我们,神如何在祂的儿子里进到我们里面作我们的生命。这就是约翰福音的主题和思路。一章一节说,“太初有话,…话就是神。”这卷书首先强调的是太初就有的神;其次强调的是:这位太初就有的神就是话。祂是那得着彰显,能被人领会并领略的神。话是能被领会并理解之神的彰显。虽然神是奥秘的神,但祂有一个彰显,且能被领会。祂是神,祂也是话。祂若只是神,不是话,我们就不能领会祂。假定有一个人与你同在一整年,但他那一整年都不说话;他必然会很奥秘,你不可能领会他。然而,倘若这人不但与你同在,也说话,你就会认识他,因为他的话会彰显他。神就是话;祂是一位彰显祂自己的神,是一位说话的神(来一1〜2)。神能被领会并领#。我们该敬拜祂是话。因此,在约翰一章一节里我们找着两个重点:神与话。话就是神,神就是话。

我们在约翰福音里找着的第三个重点是:话成了肉体(14)。有一天这话成了肉体。当然,这是说到主耶稣基督,祂是话成为肉体。这位彰显祂自己,且能被领会的神,在肉体里来了,并且成了人。在这人里我们能遇见神的话,就是神的解释和彰显。在这人里我们能领会并认识神。何等美妙,有一位外面看起来像我们,却是神的实际和解释。祂不但是神和神的话,也是神在肉体里来。因此,在约翰福音的起头,我们看见三个重点:神、神的话和成了肉体的话。在这成了肉体的一位里面,我们能找着神与话。

主借着死与复活的去与来

因此,从约翰一至十四章,我们所看见的乃是一个是神、是话并在肉体里来的人。

一面,祂真是人,但另一面,人遇见祂时,就遇见在祂里面的神,遇见神的实际和解释。因着祂,神不再是个奥秘。借着祂,神解释祂自己。无论祂说什么,作什么,都彰显并解释神。祂是神活的话,神活的解释。

这样一位解释并彰显神者临到人,同着人且在人中间生活居住,当然是美好的。然而,这并不够。例如,假定我为你作了一道非常悦目又可口的菜,摆在你的面前。你若不能吃它,无论它的外表和味道多好,对你都没有多大益处。在约翰福音里,主大多与门徒同在,并在他们中间,但祂无法被他们接受。在十三章主耶稣洗门徒的脚;虽然这非常美好,却仍是外面的事。问题是主无法进入人里面。祂是神,是话,并且是那成了肉体的话;祂是神的实际、解释和彰显;但这样一位如何能进入人里面?祂身为一个在肉体里的人,能与人同在并在人中间,但祂如何能进入人里面?

在十四章主耶稣告诉祂的门徒,祂要去(2〜4、12、28)。门徒听见祂要离开,他们就忧愁。在这里我要说一个小故事。有一天,一群小孩子在我家里,我将一个大西瓜放在他们面前当作点心,他们非常高兴的拍手。然后我说,“现在这西瓜要离开。我要把它拿走。”他们都哭了,并且恳求我不要把西瓜拿走。因为我要把西瓜拿走,孩子们就忧愁。但我告诉他们,我是要把它拿走一会儿,使我能给他们另一种形态的西瓜。于是我把西瓜拿到厨房,把它切成片,然后再拿出来放在他们面前。他们都拍手,因为现在他们不但能看见西瓜,触摸它,并且每个人都得分享它;孩子们都能把西瓜接受到他们里面。

主耶稣离开门徒,好使祂能在十字架上被“切开”,并且能将祂自己赐给我们。在十四和十六章有个重要的转。在十四章三节主说,“我若去…,就再来。”这是非常奇特的说法。主不是说,“我若去,将会再来。”乃是说,“我若去…,就再来。”这是什么意思?照着希腊文,这话含有一种思想,就是主的去即是祂的来。这就像把西瓜拿走,使其可以作为西瓜片,再来到孩子们这里,给他们吃。

主耶稣到十字架上受死,为使祂能回来并进入门徒里面。在十四章里祂的去,不是祂到天上去。好些解经家说,主在本章里的去就是祂到天上去,并且祂的来就是祂将来第二次的来。然而,我们若仔细读这章,就会领悟,主没有表示祂要到天上去:反而,祂乃是表示祂要上十字架。这可以由祂说祂去“不多时”所证明(19,十六16)。这“不多时”不会是一段一、两千年的时期。在十四章二至三节和十七至二十节,主实际上是在告诉门徒:“我要上十字架受死,然后我要复活。我的去就是我的死,我的回来就是我的复活。在复活那天我要活着,使你们也可以活着。我离开你们将是只有三天的事。我不撇下你们为孤儿,我只是暂时离开。我要进到死里,但我随后要复活,并来到你们里面。”在十四章里主的来不是祂在世代末了第二次的来。反而,这是祂在祂复活以后的来,就是在二十章里祂显现在门徒中间时所应验的(19〜22)。

我们主的去就是祂的死,祂的来就是祂的复活。祂在肉体里受死,祂复活并作为那灵回来。借着这去与来,就是祂的死与复活,祂取了另一形状,就是祂改变了祂的形状。在祂受死以前,祂是在肉体里。在祂死与复活以后,祂成了赐生命的灵(林前十五45下)。祂是神,祂是话,并且祂在肉体里来了,然而,在祂死后并在祂的复活里,祂成了那灵。如今祂就是那灵(林后三17)。这是约翰十四和十六章里的奥秘。在十六章十五节祂说,“凡父所有的,都是我的,所以我说,祂〔实际的灵〕从我有所领受而要宣示与你们。”换句话说,主乃是对祂的门徒说,“凡父所是和所有的,都属于我,凡我所是和所有的,我都要给那灵。因此,那灵要从我领受一切。凡我所是的都会在那灵里,并且那灵会启示我对你们所是的一切。”

照着约翰福音,主耶稣是从哪里来,往哪里去?路加福音开头告诉我们,祂来自马利亚,就是说祂由马利亚所生;路加福音末了告诉我们,祂升到天上。然而,约翰福音没有提起祂从哪里来,往哪里去。约翰福音没有说主耶稣升到天上,反而说主耶稣复活,并且在祂复活的晚上,祂向门徒显现。然后祂向门徒吹入一口气,说,“你们受圣灵。”(二十22)之后,没有说到主离开门徒并升到天上的记载,只有祂在门徒中间显现的记载。约翰福音从未提到主离开门徒。

主作为那灵进入人里面

主在复活以后,作为那灵来到门徒中间。祂不但来到他们中间,更吹气到他们里面,进入他们里面。这气就是圣灵,这灵就是基督自己。从那天起,基督作为那灵就在门徒里面。祂永远与他们同在,并且在他们里面(十四16〜17);祂绝不离开他们。我们可以说,进入他们里面的那一位乃是圣灵,或是基督,或是神,因为这一位就是神在基督里作为圣灵。神、基督和圣灵这三者乃是一,如今就在我们里面。十四章二十节说,“到那日,你们就知道我在我父里面,你们在我里面,我也在你们里面。”这节里有三个“在…里面”。主对祂的门徒所说的,意思就是:“到复活那日,我要作为圣灵进入你们里面。那时你们就会知道我在父里面,你们在我里面,我也在你们里面。因为我活着,你们也要活着。我要活在你们里面,并且与你们一同活着。现今我在肉体里,并且在你们外面。我活着,你们却不然。因此,我要在死里离去,并且在复活里再来。借着死与复活,我要到你们这里来,并且吹气到你们里面,使你们接受我作为那灵。因此,我活着,你们也要活着。三一神要活在你们里面。”约翰福音是这样结束的。

因此,在约翰福音末了,每当门徒祷告的时候,主就与他们一同祷告。每当他们聚在一起的时候,主就与他们一同聚集。甚至他们去打鱼时,主也与他们同去(二一1〜14)。主始终与他们同在。祂不但在外面将祂自己显给他们看,更重要的是,祂在里面与他们同在,因为主就是那灵。所以,约翰福音首先告诉我们,主耶稣就是神的话,是永远的神自己。然后有一天祂成了肉体,并且显明在人面前,这样祂就住在人中间,但祂无法进入人里面。因此,祂需要死。借着祂的死与复活,祂改变祂的形状,成了那灵;并且作为那灵,祂进入人里面。这样,人接受了那灵。在那灵里人有基督,在基督里人有神;三一神已与人联合。那灵已进入人的灵里,并且这灵(Spirit)生灵(spirit)。在人的灵里有那灵的生命,并且人的灵已被那灵点活(罗八10)。这样,人就能活在神面前,并活在神里面。在这得重生且被点活的灵里,人能敬拜是灵的神。因此,在约翰福音里我们看见神是话,成了肉体并住在人中间。在祂死后并在祂的复活里,这一位成了那灵,并进入人的灵里作人的生命。因此,人有了新的出生,并被点活。人在他重生的灵里,能与神交通并敬拜神。三一神已在生命的关系上与人联合。我们若要说到属灵的生命和属灵的事,就必须对这些事有这样精确的领会。

真基督徒是在灵里的人

虽然神是奥秘且无所不在的,但如今我们能找出祂在哪里。神在基督里,基督就是那灵,那灵在我们的灵里。因此,我们若要寻找神,想与神相会并接触祂,我们知道祂在哪里。我们该到哪里去接触神?我们该到北极、南极、或月球上去么?神非常伟大且奥秘,但祂却非常实际。祂能够对我们是实际的,因为祂是真理的灵,实际的灵。说祂是真理的灵,意思并不是说祂是道理的灵;乃是说祂是实际的灵。宇宙中有神,当人问祂在哪里,我们能告诉他们,神是灵,这灵是神的实际,这灵今天就在我们的灵里。我们遇见那灵,我们就遇见神。身为人类,我们一无所是,且毫无价值。然而,惊人的事乃是,神在我们里面造了灵(伯三二8,亚十二1),并且灵神,就是这宝贵且有价值的奥秘丰盛之灵,已进入我们的灵里。今天这位神作为那灵在我们的灵里(提后四22,罗八16)。我们知道神在哪里。我们知道我们在哪里能遇见神,摸着神,并与神有接触。我们不需要到地极或月球去;无论我们在哪里,我们都能转向我们的灵,并在那里摸着神。这是在约翰福音末了所记载的。无论门徒在哪里,主都在那里。他们关在屋子里,主在那里:他们在海边打鱼,主在那里。

有一次一位年轻弟兄来见我,说,“我昨天去看电影。”我问他还有谁去,他说,“我一个人去。”然后我告诉他:“你们至少有两个人去。你去了,你也带着主同去。”从圣灵进入我们灵里的那天起,主始终在我们的灵里与我们同在,并要永远与我们同在。我们失败时,祂与我们同在,我们软弱时,祂与我们同在,因为祂在我们的灵里。

我要强调的一点是,我们不该以外在的方式,乃该以内在的方式作基督徒(罗二28〜29)。我们不该照着外面的规条作基督徒;我们该在灵里作真基督徒。我们无法在外面遇见神,也无法在我们的心思、我们的聪明、我们的欢乐或我们的兴奋中遇见神.,我们只能在我们的灵里遇见神。有时候弟兄姊妹以为,喜乐并带着愉快的面容,就是好基督徒。然而,这只是人的兴奋;这不是作基督徒的意义。

我们作基督徒不是在我们的情感里,乃是在我们的灵里。作基督徒未必是喜乐的事;作基督徒很可能遭受许多苦痛,但却是在灵里。使徒保罗经历许多苦痛,但他是真基督徒,因为他在灵里。神在基督里,基督就是那灵,那灵在我们的灵里。然而,这对我们仅仅是教训,还是实际?这对我们是否实际,在于我们作基督徒的经历。我们作基督徒是照着灵,还是照着我们的心思、我们的情感、或在我们意志里所作的决定?我们是在教训和道理上作基督徒,还是每天活在灵里作真基督徒?环境兴起时,我们这人的那一部分最强?

我们把脸贴近墙,我们的鼻子会先碰到墙,因为它是我们的脸最突出的部分。我们分辨一个人是否活在灵里的方法,就是观察当有事情发生时,这人的哪一部分先出来。有些姊妹遭遇环境时,会笑或哭,或者变得兴奋或沮丧。这是指明她们在她们的灵里么?不,她们在她们强烈的情感里。她们的情感是她们最突出的部分。因此,事情发生时,她们这人被摸着的第一个部分就是她们的情感。有些弟兄意志非常强,他们作决定时,没有人能改变他们。这样的弟兄,最突出的部分就是他们的意志。每当事情发生的时候,他们的意志最先出来。

有些弟兄有非常强的心思。这样的弟兄无法转向灵,并摸着他们灵里的感觉。这些弟兄突出的部分就是他们的心思。然而,有时候你也许遇见一些圣徒,他们听见悲惨的消息时,不会立刻流泪,或者他们听见欢乐的消息时,不会受感动。对于这些圣徒,出来的是他们的灵。他们最突出和显明的部分就是他们的灵,他们的灵是他们这人最高的部分。这样的人听见悲惨的事时未必会哭,听见快乐的事时也未必会笑。他遭遇可怕的环境时,不会退缩离开主,也不会忘记主。

有些弟兄姊妹坐着谈论主耶稣,似乎是好基督徒;然而难处兴起时,他们是首先逃跑的。他们忘记一切,并且在他们的灵里不稳固。他们的灵不是他们这人最刚强的部分。然而,有些圣徒的灵非常刚强。每当你与这样的圣徒谈话时,既使他们也许有非常美好的心思同非常美好的推论,首先出来的却不是他们的心思;反而,首先出来的是他们的灵。他们将他们的心思摆在一边,并让他们的灵居首位。他们转向他们的灵并摸着主。有些圣徒有刚强的意志,但他们的灵更刚强。每当这些圣徒遭遇环境的时候,他们就将他们的意志摆在一边,先用他们的灵。

每当我们遇见任何环境时,我们都该先祷告,因为祷告就是用我们的灵(弗六18上),并且用我们的灵是最重要的事。在我们所遭遇的每个环境中,我们最大的需要不是运用我们的心思、我们的情感、或我们的意志;运用这些部分是次要的。我们需要的第一件事是运用我们的灵,我们必须运用我们的灵。我们必须告诉主:“主,我要回到我的灵里,我要来到你面前并摸着你。我不顾我的感觉;既使这环境是悲惨的,我也不会让我的情感控制我。我会将我的情感摆在一边,使我能祷告。我要用我的灵,并要摸着你。”

我见过一位这样生活的弟兄,我非常得他的帮助。有一天他接到电报说,他的妻子快死了。这位弟兄接到电报时,没有变得惊惶,他面不改色。反而,他对我们说,“弟兄们,我们来祷告,”并且跪下。我没有听见他哭喊或看见他流泪。他的祷告摸着我的灵和我感觉的深处。这位弟兄从他的灵里祷告,不顾他的情感、他的思想和他的意志。然而,我们其余的人都在我们的心思、情感和意志里。姊妹们开始哭,有些弟兄在思想要作什么。然后有些人定意买火车票给他,送他返家。

然而,这位弟兄听见消息时,他所作的第一件事就是用他的灵祷告。他没有让他的心思、情感、或意志来管理,反而用他的灵接触神。他问主这环境是什么意思。那天我们非常得他的帮助。这里有一个活在灵里的人。不但他的说话是属灵的,他自己也是属灵的。他真正在灵里。他知道主的灵在他的灵里。他知道他的灵是神的居所(弗二22),是他能用以接触神的机关。他知道正如人用眼睛看,用耳朵听,他也能用他的灵接触神。他知道倘若他的心思、情感或意志放松,他的灵就会迟钝、受蒙蔽并且不明亮。

因此,这位弟兄操练将一切次要的事摆在一边。他这人最刚强的部分乃是他的灵。每当他遭遇环境的时候,他的灵就出来。在每件事上,他摸着他灵里实际的灵。他真是个活在灵里的人。他总是在他的灵里敬拜神,并且与神交通。他知道无论什么事临到他身上,都是神的灵在作工。因此,他没有用他的情感、意志或心思对付事情。反而,他运用他的灵;他的全人转向灵。他用他的灵来摸神的感觉,在他的灵里遇见神。他不仅有那灵所生的灵,他也在灵里敬拜是灵的神。他在他的灵里,享受那灵的生命。

对于这样的人,他的灵是管治的部分。他全人最突出的部分乃是他的灵。这样的人不但说到灵,也运用他的灵。每当他遭遇任何一种环境,他的灵就出来。他是一个活在他的灵里,在他的灵里接触并敬拜神的人。这是我们所需要领悟并实行的。我们的需要不是更多道理或教训,我们最需要的是这荣耀的启示:神在基督里,基督就是那灵,那灵在我们的灵里。我们需要看见这异象,并且我们需要运用我们的灵来接触那灵。我们需要给圣灵立场:然后基督在我们里面的度量就会增加,召会也会得着建造。召会的建造是在我们的灵里进行。同被建造的意思,不是我们在同样的感觉、情感、或意见里同被建造。我们同被建造,乃是我们在同样的灵里被建造。我们“同被建造,成为神在灵里的居所”(弗二22)。

barcode

李常受文集/1963/第一册/约翰福音里的二灵.txt · Last modified: 2016/08/11 00:37 (external ed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