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m of Jesse

Technology is for the Lord

User Tools

Site Tools


李常受文集:1965:第一册:召会的异象

召会的异象

barcode

本段内容原先刊于一九六六年五月英文‘水流报’第四卷第二期,当时篇名为‘召会的实行’。原信息讲时及讲地不详,但有证据显示,应系一九六五年夏,讲于美国加州洛杉矶。该信息后经修订,于一九六八年以英文小册印行;本段内容即以该小册为依据。

召会的异象

我们若要作个正确的基督徒,总有一天,我们都需要看见召会的异象。

召会的异象比基督的异象更被基督徒所忽略。人们对于基督,在道理上多有谈论,但对于召会,甚至在道理上都很少谈到。然而新约向我们启示,没有召会,基督是孤独的,甚至是瘫痪的。没有召会,祂无法作任何事。你若从这个观点再读新约,就会看见召会之于基督是绝对的需要、无比的重要。

我们可将召会的异象分为四个部分:

神心头的愿望

首先,我们必须看见,召会是神心头的愿望I新约就是这样启示。在这个世代、在整个宇宙中,神所渴望的是要得着召会。祂创造的定旨是要产生召会;祂救赎的定旨是为着召会。事实上,神所作的一切都是为着召会。所有传扬福音的工作、所有造就圣徒的工作、所有教导话语的工作—所有各样的职事—都是为着召会。传福音不该为着传福音,而该为召会。教导圣经不该只为教导圣经,而该为召会。造就圣徒不该仅仅为着造就,而该为召会。所有在神目的中的工作和服事,都必须服事召会。我们得救,不是为着自己的救恩.,我们得救是为着召会的建造。召会是神心头的愿望。

如果我们对此有深刻印象,我们就不会再漠不关心。召会对我们而言将是最高的、首要的事。我们会从错误、弯曲的观念中得拯救,我们整个基督徒的事奉将彻底改变。我们不再只寻求领人归主,帮助他们长进、爱主,我们会为着召会的建造作一切。无论我们在那里,无论我们作什么,都是为召会。

想想使徒保罗。他看见从天上来的异象之后,他的人生彻底改变。他作工是为着什么?他作工不为别的,只为召会,这是再清楚不过了。他建立了自己的职事么?没有。他所作的一切都是为召会。你若拿走召会,保罗就没有可作的了。

你是这样的人么?我恐怕除了召会之外,你还有很多别的事。你可能为主作工,却不以召会为中心。召会是我们的试验。召会试验出我们在那里。我们必须看见,神的心是在召会上,并且照着这个看见而受支配。

召会的实行

第二,我们必须看见,召会实在是可实行的。它不仅是异象,不仅是教训,或在诸天之上的事,而是极度可实行的。我们必须有可实行的召会。我们的召会不该在想法、教训里,甚至不该在异象里,而要在实行上。我们都需要祷告,使我们看见召会的实行。新约没有多说召会的道理,但它的确给我们一幅召会实行的完整图画。今天,人可能有召会的道理,但圣经是有召会的实行。

过去一百五十年来,大多数基督徒教师教导说,今天不可能有真实的召会。他们说,真实的召会是不可见的、是未来的,而我们今天所有的是可见的召会,所以不是真实的召会。但我要问,在圣经中,我们有可见的召会和不可见的召会么?我们有未来的召会么?

我们所活的这个世代是召会时代。如果我们现在没有召会,那么何时才有?将来的时代是别的时代。下一个时代是国度时代。在那之后,新天新地同新耶路撒冷就要来到,在新耶路撒冷,不只有十二使徒,也有以色列的十二支派。现今的时代就是召会的时代。说召会是将来的,完全不合圣经,绝对错误。召会必定是今天的事。

早期在耶路撒冷的召会是可见的、真实的、可实行的。在安提阿的召会也是可见的、真实的、可实行的。今天每个城市的召会也必须是可见的、真实的、可实行的。我们不能说召会是不可见的、是未来的。

召会的地方

第三,我们必须看见,召会在实行上的彰显必须是地方的。召会既然可实行,就必须是地方的,必须在我们所在之地。我们若要实行召会,若要使召会成为可实行的,我们就必须有地方的彰显。没有别的路A不要期望在更好的地方得着召会。你所在之地就是正确的地点。无论你去那里,无论你在那里,都是实行召会生活的正确地点。召会生活必须是地方的。任何地方,即使以属地的眼光来看是舒服的,若没有召会,就是‘地狱’。相反的,有召会的地方就是天上。不要以为这是我的话或我的意见。你们记得雅各所梦见的梯子,梯子立在地上,梯子的顶通着天,有神的使者在梯子上,上去下来,他给那地方起名叫伯特利。我们知道伯特利意即‘神的家’,而今天神的家就是召会(提前三15)。雅各说,‘这不是别的,乃是神的家,也是天的门。’(创二八17)。神的家在那里,那里就是天的门。对我们而言,惟一的好地方就是有召会的地方。并且无论我们在那里,无论我们去那里,那里都有召会;为此赞美主。

你能在新约中找出一处经节,告诉我们召会在天上么?不能。但我们的确有在耶路撒冷的召会(徒八1),在安提阿的召会(十三1),在坚革哩的召会(罗十六1),在哥林多的召会(林前一2),以及许多在其他城市的召会。这些是地方召会。最终在新约末了的启示录中,我们有一幅图画,在七个城市的七个召会。这真是清楚。召会在实行上的彰显必须在地方上。我们需要看见这个。

在今天的基督教里,有些人所有的是所谓的‘大学召会’.,其他人有所谓的‘家庭召会’。另一面,有人有全国性的召会,甚或全球性的召会。还有人坚持地上不该有任何召会。在日本有一个运动,叫作‘无召会运动’。各地的光景真是复杂且混乱。

我们该如何?我们需要忘记那些混乱复杂。你若卷入其中,你必定会迷失。不要问:这样如何?那样如何?你越问,就越在丛林中。学习远离那些复杂的事,使自己很简单。读读新约简单的话:‘在耶路撒冷的召会’,‘在安提阿当地的召会中’,‘在坚革哩的召会’,‘在哥林多神的召会’等等。这非常清楚I召会必须是地方的。

召会的一

最后,我们必须看见一,就是召会独一的一。今天在许多公会中,可能有联合,但那不是独一的一。这些联合是各个分裂的各自联合。举例来说,长老会有他们中间自己的联合,循道会有他们中间自己的联合,路德会有他们中间自己的联合;但这些并非独一的一。独一的一必须是在正确的立场上。召会只有一个正确的立场—独一之一的立场。所有的公会都有他们自己的立场.,因此,一就被他们破坏了。我们不能站在某些公会或某些团体的立场上。我们所能站立的惟一立场,是召会独一之一的立场。这必须是个普遍的立场,使所有在一地的信徒,能够在当地聚集成为一个召会。

在圣经中我们发现的原则是一城一.会—不能多也不能少。在整本新约中,这原则从来没有被违背。每当提及某一城市的召会,总是用单数。每当原文用复数提到众召会,总是关系到大于一个城市的地区或区域,就如一省。圣经从未提过街道召会、学校召会、家庭召会;另一面,也没有提到全国性召会、全球性召会。只有在各城里的各召会。你可能会说,圣经中有些例子记载了在家中的召会。但你若仔细读,你会看见在每个例子中,这仅仅是指在那城里,全召会都在其中聚集的家。召会的范围并非以家为限;也非扩大到以区域或国家为限。在圣经中,召会的范围总是照着城市的大小。一个包含整个城市的召会,就满足了独一之一的资格。

这是神的主宰和智慧。举例来说,假定今天我们都住在洛杉矶。我们不能有家庭召会或街道召会;我们只能有城市的召会。只要我们有城市的召会,在洛杉矶的所有圣徒就会是一。我们若有街道召会,我们立刻就分裂了。第一街可以有个召会,第二街有另一个,第三街又有另一个。如果我们有家庭召会,情形会更糟。城市保守了一,使圣徒们能够是一。如果你从洛杉矶搬到旧金山,你不需担心该去那一个会。这是非常清楚的。你会去那城市的召会,地方召会。你不会去以某某街道命名的召会,而是去该城的地方召会;不是去某个家或某个校园的召会,而是去该城的召会。若是你进入的,是该城地方召会以外的地方,你就是进到分裂里;若是你进到该城的召会中,你就进入一。

我们若对召会的独一立场不清楚,就无法往前到实行的、地方的彰显。我们会继续留在分裂中,或是完全放弃召会这件事。许多人就是被迫走上后者。关于召会,他们谈论许多,但他们没有站住召会的独一立场,就是一的立场。所以最终他们就解散、消失了。他们没有路往前。不要轻看召会立场这件事;这有重大的牵连和影响。你可能主张说,如果你站在明确的召会立场上,会卷入麻烦和难处。但是我告诉你,你若不站住召会的立场,会卷入更多的麻烦和难处。我们必须站在召会明确的起初立场上,就是我们所住的该城中,一的地方立场。

我们需要就着这四点祷告:一召会是神心头的愿望,二召会必须是可实行的,三召会必须是地方的,四召会必须有一的明确地方立场。我们需要看见这异象;否则我们会走岔路。无论我们谈论多少身体生活或召会生活,若没有这异象,我们就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这些话不只是教训,也很强的见证我三十五年多以来所实行并经历的。我为这异象所抓住。借着主的怜悯,我从未改变我的路或我的腔调。我已看见在许多城市中,真正的地方召会兴起,作无可辩驳的见证,见证这就是主的路。

我们必须看见这异象,并且要准备好为此付代价,甚至是我们性命的代价。我能满有确信的说,在你清楚这异象,并与众圣徒一同置身于这一的独一立场那一天以前,你的基督徒生活绝不会安稳。你会一直流浪并改变你聚会的地点。早晨你有一个地点,晚上你有另一个地点。你必须来到一个地方,使你能够说,‘我看见神心头的愿望,我看见召会是这样的可实行、非常地方性的,并且在许多的分裂和混乱中,我看见正确的站立之处,就是独一之一的地方立场。我不在乎别人是否轻看或拒绝这立场。我要这立场,并且我要站立其上。’要向主求,求祂赐给你一个关于召会的清楚异象。

barcode

李常受文集/1965/第一册/召会的异象.txt · Last modified: 2016/08/11 00:59 (external ed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