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m of Jesse

Technology is for the Lord

User Tools

Site Tools


李常受文集:1965:第一册:运用我们的恩赐以建造基督的身体

运用我们的恩赐以建造基督的身体

barcode

本段系李常受弟兄于一九六五年一月十二日至五月二十五日,在美国加州洛杉矶所释放的信息集成。

第一章 运用恩赐使基督的身体得建造(一)

读经:马太福音二十五章一至三十节。

我们与主在生命和事奉上的关系

马太二十五章头二段包含两个比喻—十个童女的比喻与他连得的比喻。这两个比喻启示,我们与主之间有两种关系:一为生命上的关系,另一为事奉上的关系。一面,我们之于主是童女,这是生命的事;另一面,我们是主的奴仆,这是事奉的事。我们是童女,应当爱主;我们是奴仆,应当事奉主。我们必须顾到生命和事奉这两件事。

爱主是生命的事;因为我们若不爱主,就不能在生命上长大。在启示录二章,给亚西亚七个召会之七封书信的头一封,将起初的爱联于对生命树的享受(4、7)。我们若失去对主起初的爱,就失去立场享受生命树,就是基督作我们的生命(西三4)。因此,我们享受基督作我们的生命,在于我们爱祂。这也由雅歌中寻求者的经历得着证实;寻求者是借着爱她的主,就是她的良人,持续在主里长大。因此,我们必须爱主;我们若不爱主,就无法在生命上长大。我们在生命上长大,有赖于我们对主的爱。

我们爱主,应当如同童女爱她的新郎。按照马太二十五章一至十三节,我们是童女;我们既是童女,就该爱主、寻求主并等候祂回来。每一位寻求的基督徒都需要领悟,他该是主的童女,就是清心、心思和情感单一并且只寻求主和祂回来的人。当我们等候祂回来时,我们背负着灯所表征之照耀的见证。我们手中没有别的,只有照耀的灯;这照耀的灯就是我们的见证-基督是我们的生命。不仅如此,我们也从这世界走出去,前去迎接祂。我们不在地上定居,乃是前去迎接我们的新郎。这是我们与主在生命一面的关系。

然而,我们与主之间也有事奉的关系。一面,我们需要领悟我们之于主是童女,需要在生命上长大。另一面,我们需要领悟我们是主的奴仆,需要在服事上忠信。主以重价买了我们(林前六20);因此,祂是我们的主人,拥有者;我们是祂的奴仆。我们不仅仅是仆人,更是奴仆;我们既是奴仆,就已失去自由,必须忠信的事奉祂。他连得的比喻主要是关于忠信的事,特别是我们忠信于运用我们的恩赐。我们要忠信的事奉主,就必须运用我们的恩赐。

马太二十五章的第一个比喻里有使灯发光的油。在圣经里,油表征圣灵。特别在这比喻里,灯里的油表征使人重生的灵,而器皿里的油表征将人充满的灵。我们人如同灯,借着圣灵,我们被‘点亮’;这就是我们蒙了重生。然而,我们重生以后,仍需要在器皿里有额外一分的灵。换句话说,我们需要圣灵的充满。我们已经蒙重生,我们的灯里有油,我们的灯已经点亮。然而,我们的器皿里也许没有油;这就是说,我们也许没有被圣灵充满。我们要过基督徒的生活,需要在灯里并在器皿里都有油。换句话说,我们需要蒙那灵重生并被那灵充满。

第二个比喻说到他连得,就是某种分量的金子或银子。他连得代表那灵的恩赐(林前十二1~11)。第一个比喻中的油是内里的,是在灯和器皿里。但他连得是外面的,是我们用以为主作生意的资本。因此,里面的油表征内住的灵,外面的他连得表征那灵的恩赐,我们能用以事奉主、为主作生意并为主赚取利润。

我们一切难处的根源都在这两个比喻里。一面,我们或许没有在长大。我们是童女,灯里有油,就是使人重生的灵,但或许没有在生命上长大。我们可能没有圣灵的充满,也就是器皿里没有额外的一分油。我们是童女,但我们也许是愚拙的童女。

有一次,一位基督徒问主恢复里的一位弟兄,主怎么可以将真正的信徒看作是愚拙的童女。这位弟兄将问题转而问他说,‘弟兄,不要争论道理。反之,问问你自己,你是精明的,还是愚拙的?你也许就是愚拙的童女。’我们无须争论道理和解释。反之,我们应当问自己:‘我是愚拙的或精明的?我的器皿里有否充满额外的一分油?我是否正从世界出去迎接主?’答案若是否定的,这意思就是,我们是愚拙的。今天许多真基督徒都得救且重生了,但他们是愚拙的童女。他们是愚拙的,因为里面没有被那灵充满。他们灯里有使人重生的灵,但他们的器皿里没有预备额外的油,就是额外的一分圣灵。

恩赐的原则

我在本篇信息里的要点,不是关于童女的第一个比喻,乃是关于他连得的第二个比喻。即使我们是精明的童女,器皿里预备了额外的一分油,我们仍需要忠信的运用主所给我们的恩赐。我们也许以为我们没有任何恩赐,但这种想法是错误的。圣经启示,我们每一个人都有恩赐。按照马太二十五章的第二个比喻,有三种基督徒─有五他连得的、有二他连得的,以及有一他连得的。没有第四类基督徒,没有零他连得的基督徒这回事。我们若不属于第一或第二类,就必是属于第三类。因此,我们不能说,我们没有任何恩赐。

我们许多人也许不知道我们有那种恩赐。许多年前我在这事上也很挣扎。按照我的估量,我不是使徒、申言者、传福音者,也非牧人和教师。我似乎没有恩赐。然而,虽然我似乎什么也不是,什么也没有,我里面却渴望事奉主。按照我的感觉,我没有资本,但我渴望为主作生意。事实上,我有许多恩赐,只是我没有领悟这事,因为我不知道什么是恩赐的原则。

按照我们的想法,恩赐是神奇的,就如说方言的能力,医治的能力,或者其他的异能。这些是林前十二章所提的恩赐。然而,林前十二章之前的罗马十二章,也提到一些恩赐,包括怜悯人的、爱人的和待客的(6~10、13)。甚至在聚会中操练我们的灵祷告,以及为着主的目的看望人,也是恩赐。今天大部分的基督徒只知道超自然的恩赐。每当他们说到恩赐,就说到林前十二章超自然的恩赐,而不说到罗马十二章平常的恩赐。

恩赐是什么?恩赐是我们原来没有的,是别人给我们的。按照这定义,我们有许多恩赐。我们所得着的永远生命是我们的恩赐(罗六23)。我们得救以前没有永远的生命,但我们得救时,主给了我们这恩赐。甚至我们知道如何赞美主,也是恩赐。我们得救以前不知道如何赞美主;但我们得救后,就自然而然的开始赞美主。这是主给我们的恩赐。我们许多人觉得,自己是众圣徒中最软弱的,但我们仍然有赞美主的恩赐。我们若看见这原则,就不会再说我们没有任何恩赐了。反之,我们会领悟,我们有许多恩赐。

需要运用我们的恩赐

我们至少都有一他连得,我们都需要运用这一他连得。我们聚在一起时,应当运用我们的他连得,操练灵赞美主。我们在灵里赞美主,就是把我们的他连得放给兑换属灵银钱的,或属灵的银行家(太二五27)。今天在美国,到银行去很方便,因为有许多银行。然而,在召会里,甚至有更多‘银行’,因为我们都是彼此的‘银行家’。不仅如此,我们把钱存在地上的银行时,只得到一点点利息,但将我们的他连得放给属灵的银行家,我们的他连得就加倍。譬如,假定借着我们在聚会中的一个祷告,一个人得救了,并且后来成为对主很有用的人。凡那人所得着的,都要算在我们的账上。

我认识一位姊妹,在一次聚会中站起来作了短短的见证,借着那个见证,许多人得着帮助。在属灵上,这等于是‘复利’。此外,我们越操练灵运用我们的恩赐,我们的恩赐就越增加。现在我们也许只能向主献上短短的赞美,但借着这种操练,我们里面赞美的恩赐就会发展并增加。借着多而又多的运用恩赐,我们里面的恩赐就得发展。因此,我们需要运用我们的恩赐,将我们的他连得放给兑换银钱的。

我们大部分人多少仍在基督教的影响之下。在今天的基督教里,几乎每一个人都是被动的;几乎没有人运用他的恩赐。因着大部分的公会有牧师,会众就无须尽功用;他们甚至不知道什么是尽功用。虽然我们在主的恢复里,我们还是大大的受这种情形影响。我作主工时,主要是在没有任何基督教背景的不信者当中劳苦。因此,帮助他们得救并不难。不仅如此,他们得救后,无须教导他们尽功用。反之,他们自然而然的在聚会中尽功用,祷告或述说主的事。有时,在属灵的事上较有知识的年长圣徒,想要教导他们如何祷告。然而,教导反而使他们的灵被杀死、销灭并窒息。最好是简简单单的让他们祷告。作母亲的没有教导孩子如何呼吸。她不用管,孩子会自然而然的呼吸。基督教连同其教训,封住人的口,使人的灵窒息。愿我们从基督教的背景中蒙拯救。

我们来聚会时,不该在基督教背景的影响之下前来,乃该在灵里来。在聚会中,我们里面的那灵常常催促我们祷告或分享。然而,因着我们仍在基督教的影响之下,我们就落到心思里。有一个因素-那灵-催促我们并加给我们力量尽功用,但有更多的因素阻晓我们。至终,因着我们的考量,我们受阻挠而不尽功用。仇敌是诡诈的。他尽所能的使我们再三考虑,至终使我们的灵销灭并窒息。

有人也许说,若每个人都分享,聚会就没有秩序。然而,我们无意在聚会中维持形式上的秩序。最有秩序的地方是墓地,那里每个人都是死的。我们的聚会不该像墓地,乃该像球场,众圣徒都能‘打球’。圣徒起初也许不按规矩‘打球’,但他们会逐渐进步。我们来聚会若是安静的,就是错的;因为我们的安静指明我们在属灵上是死的。

我们要建造召会,必须先像童女一样爱主。没有这种爱,不可能有召会生活。此外,我们需要运用我们的恩赐─不只在聚会中,甚至在聚会之外,也要运用恩赐。我们若操练在聚会中运用恩赐,就会替我们在别处运用恩赐开路。若是我们来聚会,从不说什么,我们在属灵上就是软弱的。然而,我们在聚会中若放胆操练我们的灵,向主献上简短祷告或赞美,第二天早晨我们在属灵上就会得着加强。我们在聚会中越操练灵运用恩赐,我们的属灵生命就越刚强,并且我们也越会在聚会之外运用恩赐。例如,我们也许会分发单张,接触不信者,或带人归向主。这些活动都是运用我们的恩赐。

不埋藏我们的一他连得

我们已经埋藏主所赐给我们的许多恩赐。最有埋藏他连得危险的人,就是得着最少他连得的人。那些得着五他连得的人没有埋藏恩赐的危险,那些得着二他连得的人也没有。反之,有埋藏恩赐危险的人,乃是那些只得着一他连得的人。这些信徒的倾向,是轻视自己的恩赐,以为他们所有的太少,所以不能作什么。

今天召会生活软弱,主要是由于得着一他连得的圣徒不尽功用。在整个召会历史里,得着五他连得或二他连得的信徒并不多,大体信徒都只得着一他连得。只得着一他连得的圣徒不尽功用,对召会生活乃是极大的损失。然而,当所有一他连得的圣徒都主动、积极并在灵里操练,召会就要得着许多益处。譬如,假定我们当中只有少数弟兄能流利的祷告,其他不能流利祷告的人保持安静。每个聚会中若只有这些少数人祷告,我们的聚会就很贫穷。然而,假定这些少数弟兄让我们其余的人都祷告。即使我们祷告得差,聚会至终却会变得丰富。

有时在几百人的聚会中,我们能预料谁会祷告,谁不会祷告。在聚会中只有少数人尽功用,其余的人聆听时,聚会就变得贫穷、软弱。更重要的是,因着其他肢体不尽功用,召会就不能被建造起来。我们的身上若只有少数肢体尽功用,其余的肢体不尽功用,我们的身体就会近乎瘫痪,无法建造起来。

按照他连得的比喻,一旦他连得给了我们,我们的责任就是使用,把它放给兑换银钱的。把我们的恩赐藏起来或埋在地里(25),不是小事,因为有一天主要回来与我们算账,我们必须告诉祂,我们如何运用他连得。主若看我们不忠信,不但我们的他连得要被夺去,我们也要被扔在外面黑暗里(30)。当然,这意思不是我们要永远失丧或沉沦。这比喻不是关乎我们的救恩,与我们的得救或失丧无关。反之,这比喻是关乎我们的赏赐。这比喻中所有的奴仆乃是表征主用重价-主的血—所买来得救的人。这比喻是关于我们的忠信,告诉我们:我们若忠信,就要得赏赐;我们若不忠信,就会失去赏赐,并受惩罚,被扔在外面黑暗里。

不运用我们的恩赐为主赚取利润,乃是危险的事。我们不该跟随效法基督教里那些埋藏他连得的人。反之,我们需要读神的话;神的话说,我们必须运用我们的恩赐,为主的事业赚取利润(路十九12~13)。我们若不这样作,反而埋藏我们的恩赐,就需要受警告:有一天主将回来与我们算帐。

我们都知道我们基督徒要面临将来的审判-不是关于得救或沉沦的审判,乃是关于赏赐或惩罚的审判。道是基督审判台前的审判(罗十四10,林后五10),不是白色大宝座前的审判(启二十11)。我们基督徒不会站在白色大宝座前(约五24),但我们要在主回来时站在基督的审判台前。我们将在那里受审判-不是关于救恩,乃是关于赏罚。这审判至少有一部分将是根据我们如何运用主的恩赐。我们若真的意识到我们需要运用自己的恩赐,必然会去运用。

我们需要经历圣灵里的浸

我们运用恩赐时,会领悟我们需要圣灵里的浸;并且会自然而然要求得着这浸。我们也许会祷告说,‘主阿,我需要那灵里的浸,我支取这浸。我若是污秽的,求你洁净我;我若与身体隔离,求你将我联于身体。’一旦我们彻底清理我们的罪,并且与身体是对的,就该凭信支取并取用那灵里的浸。我们不该顾及我们的感觉,或寻求任何所谓灵浸的表显。主会尊重我们的信心。那灵里的浸已经完成在基督的身体上(徒二4,十44~45);我们是身体上的肢体,有权利和立场经历并享受主已浇灌在身体上的。

我们经历圣灵里的浸,大多时候不是凭感觉,乃是凭信心。当我们领悟我们必须借着运用我们的恩赐事奉主时,我们也许就晓得我们是何等软弱。这该使我们祷告说,‘主阿,我需要在聚会中操练,但我是软弱并受捆绑的。我需要得释放。主,用圣灵加我能力。’这样,我们来到聚会中开口说话,就会经历那灵里的浸—不论我们的感觉或外面的表显是什么。

将我们从主领受的传递给别人,乃是我们的职责和责任。赦罪、救恩、永远的生命、称义以及我们对耶稣我们救主的认识,是我们所领受并要传递给人众多恩赐中的.一部分。运用恩赐的一.条路就是传福音。我们不该保留我们所领受的;我们该将我们的恩赐传递给‘银行家’,就是我们不信的邻舍和周围的人。我们若将我们所有的存在别人手中,他们就会繁增我们的他连得。我们这样作时,会领悟我们是何等软弱,这个领悟会使我们祷告要得着圣灵里的浸。我们若简单的支取并享受那灵里的浸,那灵会尊重我们,当我们接触人时,接触的方式会与从前不同。

我们需要领悟,因着我们是奴仆,我们没有选择,必须事奉主。我们若不事奉主,在祂回来时,我们就要面对后果。我们不该以为我们肉身的死亡会解决一切难处。许多基督徒相信一旦他们死了,一切都不会有问题。不,相反的,当主回来,我们复活且站在祂审判台前面对祂时,祂要和我们算账。这不是威胁,这是按照神的话。我们需要接受这‘福音’,使我们蒙拯救,脱离对这件事的漠不关心。

需瓮借着使用祂所给我们的资本来事奉主。这资本包括救恩、赦罪、称义和我们对主的认识。我们需要使用这资本作生意,为主赚取利润。

我们这样作时,会领悟我们是何等软弱。我们会领悟我们无法履行我们的职责,并完成我们的责任。我们就会自然而然的祷告,以得着主的怜悯、能力以及那灵的浇灌。这样,主会尊重我们的祷告,并应付我们的需要。结果,我们就得着加强,来运用我们的恩赐,以建造召会。如果众圣徒都进入这条路,召会自然而然就得着建造。否则,召会就得不着建造。反之,人是被动的来聚会;这样的一班人无法被建造起来。

我们需要爱主,在生命上长大;也需要在服事上忠信,运用我们的恩赐,并支取圣灵里的浸。这样,我们就成为活的,并被能力所充满而尽功用。结果,召会中生命的水平和人数会增长,召会也会得着建造。这是建造基督身体的路。我们都需要领悟,真正的召会绝对不同于我们在今天的基督教里所见的。真正的召会是活的身体,而基督教已堕落成为死沉而组织的宗教。我们需要记得我们是活的身体上的肢体,并且我们应当借着运用我们的恩赐,作肢体尽功用,使基督的身体得着建造。

第二章 运用恩赐使基督的身体得建造(二)

读经: 罗马书十二章一至八节、十一节、十三节,以弗所书四章七至八节、十一至十六节,哥林多前书十二章四至十二节、二十七至三十一节。

实行召会生活的两个阻碍

在本篇信息里,我们要交通到实行召会生活以建造基督身体的路。实行召会生活主要有赖于属灵恩赐的运用。撒但一直尽所能的阻挠并破坏召会生活;他主要是使用两件事阻挠召会生活的实行。第一件事是分裂。今天的基督教满了分裂。因此,我们要实行召会生活,就必须弃绝一切的分裂。仇敌用以破坏召会生活的第二件事,乃是今天基督教里所看见的圣品阶级与平信徒制度。这抹煞并废除基督身体之肢体的尽功用。首先,撒但分裂身体;其次,他废除肢体的尽功用。结果,真正的召会生活就被摧毁

正当召会生活首要是在于一。当然,要在实行上使全地所有的基督徒都成为一是不可能的。然而,新约里清楚的启示,主盼望有一班祂所呼召的信徒成为得胜者,胜过现今分裂的光景(林前一10,十一19)。不论基督教里有多少分裂,在主的恢复里必须没有分裂。基督教里分裂的责任不在于我们,乃在于那些留在基督教里的人。我们的责任不是联合所有的基督徒。反之,我们的责任乃是弃绝一切的分裂,并恢复一的立场,使我们成为合乎主心的一班人。

正当召会生活其次是在于众信徒普遍的祭司职分,并且必须恢复这普遍的祭司职分(彼前二5、9,启一6,五10)。这件事已经失落了,甚至借着圣品阶级与平信徒制度被撒但废掉了,对身体生活造成极严重的破坏。我们有可能对这件事的印象不深。我们也许定罪分裂,却不定罪圣品阶级与平信徒制度;也就是说,我们也许没有定罪我们缺乏尽功用。我们需要领悟,只要我们不尽功用,我们就在被定罪的圣品阶级与平信徒制度之下。我们也许为自己找借口不尽功用,但主不给我们借口;祂要向我们追究这件事的责任。我们已经弃绝分裂,并且站在一的立场上。现今我们必须站在这立场上,运用我们的灵尽功用。

需要在召会中尽功用

我们许多人来自基督教背景,曾在其中受圣品阶级与平信徒制度的影响。因着我们在这影响之下,我们可能不觉得我们缺乏尽功用是错的。然而,我们必须领悟,缺乏尽功用不仅是错的,也是罪。在召会生活中不尽功用乃是有罪的。举例来说,假定一个家庭里有一个成员不尽功用或不履行职责,这样的人就是悖逆的。家庭里的每个成员,包括小孩,都有职责或功用。身为家庭的成员却不尽功用,不仅是错的,也是背叛并有罪的。我们需要领悟,我们是神的家─信仰之家(弗二19,加六10)─的成员。我们不是家具,乃是活的成员;我们是活的成员,需要尽功用。不尽功用,在神眼中是有罪的。

新约清楚启示,人得救并成为基督身体的肢体之后,就该尽职,或者说,尽功用(林前十四26,弗四16)。每一个人都必须是执事和祭司。在基督教里,‘执事’(minister)已成了某一类人的头衔。然而真理乃是,基督身体的每个肢体,甚至最软弱的肢体,都是执事。

我们要有深刻的印象,我们在神的家中若不尽职或尽功用,就是有罪的。更重要的是,我们若不尽功用,就不可能有正当的召会生活。召会就像军队,我们在其中都是当兵的。当兵的若不学习争战,也无心争战,就不可能有正当的军队。召会也像我们的肉身,其中每个部分都必须尽功用。假定我们的身体只有很少比例在尽功用,其他部分不尽功用,这意思就是,我们的身体瘫痪了。在这样的情形里,不尽功用的肢体成了那些活而尽功用之肢体的重担。这就是今天召会的光景。我们在召会生活中若不尽功用,就无法有正当的召会生活。

反之,当我们正确的尽功用,就会领悟我们需要身体。我们越尽功用,就越领悟我们需要召会。我们不顾、也不关切召会,原因就是我们不尽功用。我们若尽功用,即使是作像整洁会所这样的小事,都会领悟召会有需要;但我们在召会中若不尽功用,就无法应付那些需要。召会中有许多需要,但大部分的圣徒对这些需要没感觉,因为他们不尽功用。他们若尽功用,就会看见需要。例如,姊妹们可能不知道会所的厨房需要某些物品,但她们一开始在厨房服事,就会看见需要。

此外,当我们尽功用,并负责某项工作时,我们批评的口就会被封住。那些不尽功用的人,会批评作某件事的人,但批评者一旦试着自己去作,就看见他们作不来。常常当人来向我批评某件事的作法,我就叫他们试着自己去作。至终他们发现,批评容易,作事难。这样,他们就能同情别人。圣徒中间有批评,原因乃是他们用口给人意见,却不用身体的其他部分尽功用。我们若正确的尽功用,我们批评的口就会缄默,死亡就会被吞没。

我们尽功用的紧要因素

我们尽功用在于几件紧要的事。首先,我们的尽功用在于生命,就是我们在生命里的长大。然而,我不喜欢过分强调这点,因为有些人会指着他们缺少属灵上的成熟,作为不尽功用的借口。我们当然需要在生命里长大好尽功用,但我们不该以这事为借口而不尽功用。今天我们可以在别人面前为自己找借口,但正如马太二十五章所提的,有一天我们要见主,必须向祂交张。那天,我们将不能在祂面前为自己找借口。因此,不论在生命上成熟与否,我们都需要尽功用。

按照我们的经历,尽功用也在于我们向主的爱。我们若爱主,就会尽功用。我们对主的爱乃是内里的鼓励,使我们尽功用。我们越爱祂,就越渴慕事奉祂(出二一1~6)。因此,我们需要在对祂的爱上,与祂办交涉。在公会里,人没有受鼓励要尽功用或事奉主;但在主的恢复里,我们充分得鼓励来尽功用,也得帮助发展我们的功用。

另一个具有战略性,能帮助我们尽功用的事项是谦卑。我们若不谦卑,就不会尽功用。一位弟兄不尽功用,原因之一乃是他里面有骄傲,这骄傲使他在尽功用时渴望完美。结果,他不愿意丢脸,不愿以不完美的方式尽功用。因此,我们需要学习谦卑。试想在一个家庭里没有人是烹饪专家,因此家里每个成员都拒绝下厨;如果家中所有的成员都采取‘不成为专家就拒绝下厨’的态度,他们必定会饿死。不论我们是不是专家,我们都需要‘烹饪’。我在中国时,从来没有给自己作饭;一直有别人帮我作饭。然而我来到美国时,即使煮得不好,仍必须给自己作饭;否则,我就会挨饿。我们都需要学习为自己并为我们的‘家人’‘烹饪’。即使我们尽功用不能像别人尽得那样好,也不该拒绝尽功用。我们都需要尽功用,并且我们需要谦卑,不批评别人。批评别人指明我们是骄傲的。退缩不尽功用也指明我们是骄傲的。我们有些人在聚会中不开口,因为我们害怕让自己尴尬。这意思是,我们里面有骄傲。我们即使犯错,也必须学习尽功用。

运用在生命里平常的恩赐

今天在基督教里,基督徒当中,另一个错误的观念是,我们要拥有属灵的恩赐必须说方言或行神医这样的神迹。然而,我们若读罗马十二章,我们看不见那里提到方言或医病这样神奇的恩赐。反之,那里所提的恩赐乃是生命里的恩赐,是由信徒里面神圣的生命所产生的。这些恩赐包括如分授、怜悯人、待客等平常的恩赐(8、13)。

罗马书是基督徒生活包罗一切的概要或纲要。在这概要里,没有提到神奇的恩赐,必有其原因。罗马书并不短,共有十六章。保罗用头二章描述我们得救前犯罪的光景和行为。他既然写了那么多来描述我们有罪的光景,为什么丝毫没有写到关于神奇恩赐的事?以弗所书是论到召会生活的标准著作,但在这卷书里也没有提到神奇的恩赐。有时,圣经没有说的比说出来的更有意义。在这两卷书里没有提到神奇的恩赐,指明神奇的恩赐对于过基督徒生活和实行召会生活不是要紧的。

不仅如此,我们若公正、不偏的检视林前十四章,就会领悟使徒保罗并不是以积极的方式写到神奇的恩赐,而是以消极的方式;因为哥林多人误用了说方言的神奇恩赐。保罗因此才写了哥林多前书,特别是十四章,以改正并调整他们。他不反对说方言,但他调整那些过分着重并误用方言的人。

许多时候,明白一件事最好的路是研究其历史。召会不是一夜之间就出现的新事物;反之,召会已经在地上几乎二千年了。我们若检视召会历史,即使是看改教以来的五百年,也会发现召会真正的建造,主要是借着罗马十二章和以弗所四章所提的恩赐产生的,并不是借着林前十二章所提神奇的恩赐产生的。

在主恢复的历史里,有一班摩尔维亚弟兄们,是在新生铎夫的领导下;这位弟兄真是爱主。当他是个青年时,有一天,他看见一幅基督钉十字架的图画,就被挑旺而爱主。他是皇室政府的官员,有能力购买大片产业奉献给主,用以供应许多人的需用。他不仅爱主并奉献给主,还灵里火热。他不松散懒惰;反之,他很殷勤。新生铎夫有智慧,在职事上也有一分,这些都是因为他爱主、奉献财物并殷勤的结果。所以,这三件事的结果,就是他的职事和智慧;主因此能使用他。借着他,主兴起在改教以后,召会生活实行上第一个正确的榜样。从历史记载来着,很难断定当时那些实行召会生活的人有没有神奇的恩赐。有一则记载告诉我们,他们中间有一班人在主日得着圣灵浇灌,然而,没有提及神奇的恩赐。

最有用的恩赐乃是生命里平常的恩赐。这些恩赐是我们爱主、与主交通、在主里长大并且殷勤从事主所托付我们的事,而有的结果。这些恩赐能为着建造召会,提供最大的帮助和益处。我们要运用这样的恩赐,只要简单的凭着我们里面那灵的供应,作我们所能作的。

我认识一位主里的弟兄,表面上他没有恩赐。他爱主,在聚会中祷告,但他讲话不流利,非常拙口笨舌。然而,他一直在作一件事,就是打开家,邀请人到他家里。每主日早晨聚会后,他邀请一些圣徒到他家。他知道自己不能帮助别人,所以每当他邀请一些不信者,他也邀请一些能带他们得救的弟兄。这样,有好些人在他家中得救了。有时他邀请一些需要帮助的年轻弟兄,和一些能帮助人的年长弟兄。当他们来到这位弟兄家,这位弟兄将他们带在一起,介绍彼此。然后,年长的就帮助年轻的。这位弟兄借着他服事并运用他的恩赐,叫许多不信者得救,许多年轻人得帮助。我们若看见这原则,就领会我们能为主作许多事。

在基督的身体里,不是所有的肢体都有相同的功用(罗十二4、6)。我们的身体是由许多肢体所组成的,身上几乎每个肢体都有特别的功用。同样的,每一位弟兄姊妹,在基督的身体里都有特别的功用。我们若知道自己的恩赐是什么,就能完成神的旨意。我们若不知道自己的恩赐或功用是什么,就很难实行神的旨意。神的旨意是要我们知道如何尽功用。我们的尽功用,会带进身体生活,身体生活乃是神真正的旨意(2)。我有负担帮助每个人领悟,我们都必须尽所能的尽功用。许多年前我有错误的观念,认为只有林前十二章所提的项目可视为恩赐;但今天我们发现,那些只是圣经所提恩赐中的一些例子。例如,行传二章十七节提到属灵的异梦是圣灵浇灌的表显,但林前十二章没有提及异梦。甚至罗马十二章也没有全面记载一切的恩赐,只是给我们一些例子。因此,我们都需要学习操练我们的灵,以某种方式为主尽功用。

人就是恩赐

在以弗所四章我们看见恩赐的另一面-就是恩赐。在罗马十二章,恩赐是信徒里面神圣生命所产生的才能;但在以弗所四章,基督赐给召会的恩赐乃是人,如使徒、申言者、传福音者、牧人和教师(7~8、11)。然而,并非只有这些人是恩赐。事实上,基督身体上的每个肢体都是恩赐。也许我们大部分人不是使徒、申言者、传福音者或牧人和教师;但我们仍是赐给身体的恩赐。譬如,我的小指头是赐给我身体的恩赐;我若没有小指头,有些事作起来就别扭。我的手也是赐给身体的恩赐;我若没有手,我的身体就不能作许多事。我们需要领悟,恩赐不仅仅是赐给肢体的才能,更是肢体本身。罗马十二章的恩赐是肢体的才能、属灵的性能;以弗所四章的恩赐是身体的肢体。我的手有才能作一些事,这才能是赐给我的手的恩赐。不仅如此,我的手本身也是赐给我身体的恩赐。我若失去手,我的身体就失去一个恩赐。我的手若不尽功用,它就失去其恩赐;并且因着我的手失去其恩赐,我的身体就失去我的手这项恩赐。

以弗所四章十一节特别提到,使徒、申言者、传福音者、牧人和教师乃是赐给身体的恩赐。有些人也许说,我们不是这几种人,所以不是恩赐。然而十六节说,‘本于祂,全身借着每一丰富供应的节,并借着每一部分依其度量而有的功用,得以联络在一起,并结合在一起,便叫身体渐渐长大,以致在爱里把自己建造起来。’我们也许不是使徒、申言者、传福音者、牧人和教师,但我们至少是身体的一部分。身上所有的部分都是从元首基督赐给身体的恩赐。

使徒、申言者、传福音者、牧人和教师乃是特别的人,作为恩赐赐给身体。然而,他们赐给身体,不是要尽功用来顶替身体上别的肢体。反之,他们赐给身体是要成全肢体,使身体各部分的众肢体能尽功用。一位弟兄若有教导的恩赐,他必须学习绝不尽功用顶替圣徒。反之,他必须学习以扶持的方式尽功用◦他必须成全并装备圣徒作他所作的事。这样,有恩赐的肢体就如篮球教练。教练不顶替球员.,反之,他在球员打球时指导、教导并成全他们。

有时在!擘饼聚舍中,我担心别人以为是我负责带领聚会。事实上,责任在众圣徒身上。一位作使徒的弟兄若参加聚会,他必须只以弟兄的身分,而不以使徒的身分来尽功用。我们若是特别有恩赐的人,就必须学习不以顶替圣徒,而以成全圣徒的方式尽功用。这会使圣徒运用他们的恩赐并尽功用,以建造基督的身体。

第三章 信心与感觉相对

凭信心实化主看不见的同在

我们需要学习重要且紧要的新约原则:在基督徒的生活并事奉上,我们作一切事都必须凭信心,不凭感觉。这是重大的原则。按照神永远的经纶,神对待我们并与我们的来往,总是借着那灵。虽然神自己作为那灵对待我们,与我们来往,但我们不一定能‘感觉’到那灵。事实上,神无意让我们能感觉到那灵。我们若寻求那灵运行的感觉,这意思是我们有些许不信,这不信来自我们里面不信的罪(来三12)。因着我们里面有不信的罪,我们就需要感觉。我们需要领悟我们何等依赖感觉。我们大部分人都是这样:若没有先得着感觉,就不会作什么。这违反神在信仰里之经纶的原则(提前一4)。

信心的原则是如此重要,所以神乃是自隐的神(赛四五15)。神一直与我们同在,但我们无法一直感觉祂的同在。新约二十七卷书中,没有一处经节说到人感觉神的同在。反之,我们若查读新约,就会看见新约常用到‘信心’和‘相信’这两个辞。单单在约翰福音里,‘相信’这辞就以不同的形式使用了九十多次。

例如,在二十章,主死而复活之后向门徒显现。主向他们显现的第一个晚上,多马不在场。门徒告诉多马,他们看见主了;多马说,除非他看见主,摸祂的钉痕,他总不信。一周之后,主再次显现,并要多马摸祂。多马看见主,就说,‘我的主,我的神。’主回答他说,‘你因看见了我才信,那没有看见就信的有福了。’(24~29)在这段话里,我们看见信心的原则。

在十六章,主在受死之前告诉门徒说,‘等不多时,你们就不再看见我.,再等不多时,你们还要看见我。’(16)在十四章,祂三次说到祂‘正…来’(3、18、28,原文)。这是主应许祂的门徒,祂要回来-不是在世代的末了祂第二次的来,乃是在祂复活那天来。在三节主说,‘我若去…,就再来…。’这是很奇特的话。按正确的文法,祂应当说,‘我若去…,我将再来…。’然而,按照希腊文法,这节说,‘我若去…,就再来…。’主的意思是,祂去受死,就是祂来到门徒那里。祂去的目的不是离开门徒,乃是要进入他们里面(17、20)。主说这话时,祂在门徒当中,但没有在他们里面。祂要进入他们里面,就必须经过死,并进入复活。因此,祂借着死并进入复活而去,事实上乃是祂来到门徒这里。十九至二十节说,‘还有不多的时候,世人不再看见我,你们却看见我,因为我活着,你们也要活着。到那日,你们就知道我在我父里面,你们在我里面,我也在你们里面。’‘那日’是指复活之日。在这几节里,主应许祂要回来-不是在祂第二次来时,乃是在复活时。

主在复活里回来,是门徒看不见的;但主在复活之日以可见的方式来到门徒那里(二十19)。不仅如此,二十章的记载是,主来到门徒那里,但没有告诉我们,祂离开了。一周后,主再次来到门徒那里(26);在二十一章,主在海边到门徒那里。主在四十天之内,一再显现又消失。我们也许以为主一再来到门徒那里又离开他们;但事实上,主从未离开他们。反之,祂一直与他们同在。祂的来就是祂向他们显现;即使祂消失时,祂仍留下与他们同在。这是祂训练他们的路,要他们凭信心,不凭感觉,来实化祂看不见的同在。我们感觉主与我们同在,祂是与我们同在;我们不感觉祂与我们同在,祂仍是与我们同在。

按照二十一章,有一天彼得带头回到世界去,他说,‘我打鱼去,’几位门徒也跟随他去。那一夜他们都到海里去打鱼,却没有打着什么(3)。然后,早晨时主就在那里。这里记载的方式很有意思。按照记载,主耶稣没有到海那里;祂只是在那里显现。之后,这卷福音书与马可福音和路加福音不同,其记载没有结束于主升到天上。原因是主看不见的同在仍与门徒同在,并且到今天仍与我们同在。

我们在路加二十四章看见另一个例子,说到主训练门徒凭祂看不见的同在而活。在这一章里,主耶稣向两个下以马忤斯去的门徒显现。然而,这两个门徒认不出祂,当主问他们在谈论什么事,他们甚至责备主,说祂竟不知道主钉十字架时在耶路撒冷所发生的事。当他们一起行走时,主对他们很有耐心,与他们自由谈话。然后,他们进了屋子,门徒们强留祂同他们住下。直到他们坐在桌前,主拿起饼来擘开,门徒的眼睛就开了。他们的眼睛一开,认出是主,主就不见了(13~31)。门徒们不明白时,主与他们的同在是看得见的;但他们一旦明白了,主就不见了。原因是主在训练那两位门徒,不凭感觉,乃凭信心,来实化祂的同在。不论我们是否感觉到,主总是与我们同在。即使我们的感觉改变,祂的同在却从未改变。

天上的太阳是一个很好的例证,可用来说明主的同在与我们的感觉之间的关系。天上的太阳没有改变。不论晴天或阴天,太阳总是在那里。因此,太阳没有改变,但我们对光景的领会也许改变;有一天我们也许说是阴天,隔天我们也许说是晴天。同样的,即使我们的感觉改变,主的同在总是一样。

主非常同情我们。主四十天之久多次向门徒显现,因为祂同情他们。祂知道他们软弱,所以祂向他们显现,以加强他们。今天,主对我们也是一样。由于我们的软弱,主常把祂同在的感觉给我们。因此,有主同在的感觉不是证明我们在生命上成熟,反而是证明我们仍不成熟,仍然幼稚。我们越寻求主,与祂一同往前,就越蒙拯救,脱离对感觉的依赖。

蒙拯救脱离对感觉的依赖

在我们个人和团体的属灵生活中,我们常经过一个循环:先经历一波感觉,当这一波结束之后,我们就经历一段平常的时期。在这段平常时期,我们也许感觉枯干,不论我们多么努力挣扎祷告,却发现很难祷告。然而隔天,我们也许再次满了感觉,涌流出祷告的话。然后,一段时间之后,感觉也许又消失。第一波感觉通常持续最久,接下来通常一波比一波短。至终,我们若与主一同往前,就不再经历感觉的波浪。我们会被带进一种光景,不再在意这样的波浪。我们不再经历感觉的波浪,反要经历我们属灵生命的平安。我们被带进这样平常的光景,指明有真正的长进。

我花了二十几年,才蒙拯救脱离自己的感觉。对我们大部分的人而言,也许要与主一同往前五、六年以上的时间,才不会依赖感觉。我们达到这个地步时,才可以不需要感觉而作见证、传福音、祷告并事奉主。我们作这些事,只因我们必须如此。在正常的情况下,我们没有感觉需要呼吸。我们若感觉需要呼吸,那意思是我们病了,或哪里不对劲了。健康正常的人,无须感觉需要呼吸;他呼吸就是了。同样的,当我们进到一种正常的属灵情形,我们为主作工就不需要感觉。我们会简单的去作需要作的事。我们年轻时,需要经历第一阶段,就是满了波浪的阶段,这是正常的。然而,至终我们需要蒙拯救,脱离我们的感觉,进入另一阶段,就是没有波浪的阶段。在这个阶段,我们祷告、见证并作工,不是因为我们有感觉,只因为有需要。

我头一次听到关于这事的信息,是在一九三二年。那时以前,我有许多自己都不明白的经历;但当我听到那篇信息,我就得了释放。在那篇信息里,戴德生的经历被用来作为例证。戴德生经过两次意义重大的经历。一次是他经历照着约翰十五章住在主里面,另一次是他经历从感觉中蒙拯救。戴德生经历到某一关口时,他开始发现很难感觉主的同在,这使他很难祷告。每当他读经、祷告或传福音,他感觉很枯干。他向主呼喊,并问主说,他哪里有错,但他没有得着答案。至终,他写信给弗罗斯博士(Dr. Frost);弗罗斯博士是他的好友,照料中国内地会在北美的事务。弗罗斯博士在回信中告诉他说,‘你必须察验四件事。第一,你与主之间有罪么?第二,你爱世界么?第三,你在何事上不顺从主么?第四,你失去对罪人的爱么?如果你对这一切问题的回答是正面的,你就没有问题。主的同在仍随着你。’无疑的,这对戴德生是极大的帮助。借着这话,他通过了依赖感觉的阶段。

学习如何运用信心

去年夏天,所有在洛杉矶的弟兄姊妹都在一波感觉当中。那时,圣徒们很容易祷告、说阿利路亚、去参加聚会。但一段时间之后,波浪消退并消失,就一面来说,每个人都变得安静而正常。情形变为正常,因为不再有一波感觉。然而,虽然感觉的波浪终止是正常的,但我们缺乏操练灵却不是正常的。当有一波感觉时,我们知道如何行事、行动、为人;但这一波感觉过去时,我们却不知道如何行事。这是不正常的。我们需要学习不理会我们的感觉而操练灵。

当一波感觉过去时,我们必须学习凭信心行事、行动并事奉,不凭感觉。这是重大的原则。许多基督徒认为,若要为主作一些工,我们就该去作。另有些人认为,我们若没有主的推动和感动,就不该作什么。两种观念都有些不正确。我们要看见正确的路,就需要看见新约神人调和的原则。

神一直是预备好的;因此,我们不该有一种观念说,我们需要等候神。事实上,是神在等候我们。我们呼吸时,不需要摒气等候,直到空气预备好给我们吸入。空气一直都是便利的,预备好给我们吸入。我们若不呼吸,问题在于我们,不在于空气。同样的,按照新约的原则,神一直是预备好的,甚至也已经与我们调和。祂只需要我们的合作。当我们采取与主合作的步骤,不向祂独立行事,乃倚靠祂行事,祂就要与我们同行动。这不仅仅是在于主推动我们,也在于我们向主敞开,与祂合作。

我们刚信主时,主知道我们的软弱,会给我们感觉来推动我们。但经过一段时间,主会训练我们在生命上并在信心上长进。我们达到某种成熟的程度时,主会停止推动我们,反而会等候我们。祂会训练我们学习如何运用我们信心的灵,与祂合作(林后四13)。在我们基督徒生活的最初几年,每当我们在聚会中行事,我们需要主的运行和推动。然而,主会渐渐的带领我们脱离这种情形,而进入另一种情形,就是祂等候我们与驰合作。然后,每当我们向主敞开自己,倚靠祂而行事,祂就与我们是一,并与我们一同行动。

当我们在主里还年幼时,主推动我们,并感动我们的灵、我们的心和情感,使我们觉得祂在我们里面的催促和推动。然而,我们越在主里长大,这感觉就越消失。至终,我们长到某一个程度,感觉就不再回复。主会停止用感觉来推动我们。反之,祂会使我们学习运用我们信心的灵。

需要运用意志

我们需要学习,不仅运用我们的灵,也运用我们的意志—不是属肉体的意志,乃是属灵的意志。汽车是靠汽油行驶,但发动是用电来点火。仅仅用汽油无法发动汽车。发动汽车需要电。同样的,仅仅操练我们的灵,常常很难‘发动’我们的灵。‘起动器’是我们的意志;我们必须运用我们的意志,好发动我们的灵。我们都需要学习发动我们属灵的汽车—不是凭我们的感觉或情感,乃是凭我们的意志。譬如,我去聚会时,必须运用意志敬拜;我敬拜时,必须运用我的意志祷告。即使我感觉没有什么可祷告,我仍必须祷告,因为去聚会的目的就是作参与者,不是作旁观者(林前十四26、31)。尽管缺乏感觉,我们仍要操练我们的灵,此时我们的意志就必须刚强。

新约中的这两句话是用命令语气:‘要得救’(徒二40),‘要在灵里被充满’(弗五3)。这两句话是命令,却是被动语态。这意思是,我们必须采取主动,凭着倚靠主来服从这两个命令。一面,命令语气指明我们必须采取行动执行命令;另一面,被动语态含示我们必须倚靠主,不倚靠自己。这不是在于我们等候主。反之,主正在等候我们。因此,我们必须主动采取行动;但却是用倚靠主而不向祂独立的方式行动。

我们用电点火发动汽车,却不靠电来使汽车行驶。我们用电发动汽车,是盼望汽油被点燃。换句话说,我们用电发动汽车,但我们倚靠汽油使汽车行骏。同样的,我们运用意志时,必须倚靠并信靠我们的灵。有时,需要一分钟运用意志祷告,才使灵发动;有时也许需要更久。然而我们能确信,我们若一个人关在房间里想要操练,会比在聚会中花更久的时间才能发动我们的灵。我们在聚会中,只要稍稍操练意志,就使我们的灵跟上来。这是属灵范围里的律。我们单独在房间里,灵里枯干,也许要花很长时间祷告并操练我们的意志,才能发动我们属灵的汽车。我们也许操练五分钟就停止;然后,我们也许再试一段时间,又停止。经过一段长时间之后,我们的汽车才发动。然而,我们在聚会中借着运用意志敞开自己,我们的灵立刻就跟上来。这是属灵的原则。我们必须学习借着运用意志敞开自己。

这与运用属灵的恩赐很有关系。运用恩赐取决于我们属灵的意志。当我们来聚会,我们也许枯干又软弱。我们也许没有兴趣祷告、唱诗或供应。然而,当我们看见圣徒,知道他们需要基督,就需要运用我们属灵的意志尽功用并供应基督。我们若运用我们的意志与主合作,同时倚靠祂,祂就有路借着我们完成祂的经纶。

第四章 为着我们实行并为着主见证的四个要点

我们作为召会,该专注实行我们在主的话里所看见的,对此我有深切的负担。我们也许以为仅仅知道就足够,但我们的知识算不得什么。我们所需要的乃是享受、经历并有分于我们所已经看见的事,使之成为我们的经历。三十多年前,就有人向我说明如何开车,但因为我从未练习,到今天我还不知道如何开车。若将我摆在驾驶座上,我不知道如何操纵车子。知道是一回事,实行是另一回事。我们不该以为,我们所看见或听见的会自然而然成为我们的。我们要让一件事成为我们的,就需要实行。我们在本篇信息要来看一些要点,关于如何实行我们所看见的;但我们需要领悟,我们固然需要这些点,但我们更需要花时间去实行。

如何能有耶稣的见证

已过我们主要强调一件事─要有耶稣的见证正确的路。这件事包括两方面:经历基督作生命,以及经历身体生活为着基督的彰显。我们要有耶稣的见证,就需要经历基督作生命,我们也必须与人来在一起,团体的彰显基督。这是神的心意,就是要在现今的时代,在地上实际的得着这样的见证。我们不该被任何其他的事打岔。反之,我们该专注于神的心意-我们要认识基督,经历基督作我们的生命,并以实际的方式团体的彰显祂。

我们需要核对我们对基督并对基督身体的经历。我们不该理所当然的认为,因着我们认识客观的教训,就有主观的经历。我们必须问自己:一天过一天,我们经历基督有多少?当我们与配偶和子女在一起时,我们在基督里、凭基督并同基督而活么?基督真在实际上是我们的生命么?我们与人团体的彰显基督有多少?我们不需要学习更多的教训;教训不会帮助我们,我们需要的乃是实际的经历。所以,我们需要学习专注于经历基督与基督的身体。

实行上的四个要点

站在奉献的地位上

我们要为着耶稣的见证而经历基督,并有正确的召会生活,就需要实行四个要点。首先,我们需要核对我们的奉献。我们该问自己是否认真而实际的奉献给主。我们需要核对,我们在与家人和朋友的关系上,以及在生活方式、穿着方式、教育和事业上,是否奉献自己。奉献给主乃是为主活并向主活(林后五15)。我们必须核对我们是否真是如此。我们也该核对我们是否还站在奉献的地位上。我们也许去年或甚至上周曾将自己奉献给主,但是,我们今天站在奉献的地位上么?我们不论去哪里,不论作什么、说什么,都站在奉献给主的地位上么?

有些人可能说,这事不重要,我们只需要专注于一个事实:我们在诸天界里,基督已作成一切事,并且在基督里一切都是我们的。这些事实的确是真的,但我们若察验自己的属灵光景,会领悟到我们仍然属世、自私、属魂并属肉体。这是因为我们离开了奉献的地位。只有那些真正奉献给主的人,能实化基督的属天丰富,并实化具体化身在基督里之神格的丰满(西二9)。若没有奉献,没有人能实化基督的丰富。

主的祝福像雨水,我们的奉献该像杯子,承接并盛装雨水。然而,我们的奉献可能像盘子,只能盛装少许水。即使用盘子接雨水,也装不了多少。我们可能说,我们在主的祝福和恩典之下,但我们的奉献若浅如盘子,不论我们多么在主的祝福之下,祂的祝福很少会真正成为我们的。所以,我们必须彻底的将自己奉献给主。我们享受并盛装主祝福的程度,在于我们转向主并将自己奉献给祂的程度。

对付我们的良心

第二,我们需要对付我们的良心。我们若得救多年,却从未对付过良心,就不会从主有任何的得着。我们的良心与我们的奉献非常有关联。我们若认真将自己奉献给主,良心会立刻蒙光照而受操练,我们会察觉我们有许多事不对。因此,我们必须对付良心。我们不能省略这事。我们若省略对付良心这事,就会失去我们奉献的地位。然而,我们若忠于我们的奉献,自然会对付良心,并且受良心管治。我们的良心若没有被基督的血洁净,就不能与主有正确的交通。我们的良心若控告我们一件事,我们必须承认那件事,并彻底的对付,使我们的良心被洁净,使我们与主的交通得恢复(约壹一7、9)。

操练我们的灵

第三,我们需要操练我们的灵。我们要操练灵,就需要转离我们的心思。我们不该花太多时间在我们的头脑和推理中,而专注于知识、道理和教训。反之,我们需要操练我们的灵,以活的方式接触主。这乃是操练我们最里面的部分来接触主,并得以加强到我们里面的人里(弗三16)。

我们需要借着操练我们的灵接触主,学习少交谈,多喝主。许多时候,人来找我,与我争辩或讨论事情;这常是仇敌狡诈的作为,使我受打岔而不接触主。当我领悟这事,我立刻关闭我的心思不听他们的说话,祷告说,‘主,我不在意这说话。主,保守我在你的同在里。’这是真正的保护。没有一件事像我们在灵里接触主这样重要,°尽管读经非常重要,也不像这事这样重要。我们可能很认识圣经,但我们在属灵上可能是挨饿甚至是死的,因为我们只有心思里字句的知识,这会杀死我们,并使我们定罪别人(林后三6)。我们所需要的乃是被主这活的养分所喂养。

我时常花许多时间研读主话;圣经里单单一个题目,就可能需要许多小时的研读。然而,我研读一些时间之后,就需要全人转向主并祷告:‘哦,主,赞美你。’我可能这样祷告一个小时,甚至更久。我越这样祷告,操练我的灵,忘掉我的思想和领会,就越得满足。有时我们拿起一本属灵书报,一口气读完整本书。然而,我们读完以后,可能感觉精疲力尽。这种读法不滋养我们。所以,我们必须回转并祷告;‘哦,主,我爱你并赞美你。’我们这样作十五分钟以后,会感觉复苏、得加强,甚至蒙光照。我们对主的话会有真正的领会。这证明操练灵是多么有益处。

的灵,感觉他真正要说的是什么。我们需要避开运用心思的试探。每当人来找我交通,我总是转离心思,操练我的灵。尽管我也许不能完全领会他所说的,却能感觉他的属灵光景。 当我们要说话时,也需要学习操练我们的灵。这不容易,因为我们习惯在我们的心思里,并从心思说话。我们基督徒里面有两个人位─己和主。当我们说话时,必须否认由心思所代表的己(太十六23~24),并听从我们灵里的主(提后四22)。换句话说,我们必须否认我们的心思,并操练我们的灵,从我们的灵说话。

我们该一直记得,我们里面有两个源头─魂,就是我们的己,以及我们灵里的主。我们的己由我们的心思连同我们的情感和意志所代表。因此,我们需要学习否认我们的心思、情感和意志;也就是说,我们需要否认我们的己,并操练我们的灵跟随主。譬如,我可能不满意一位弟兄,但是当我接触他,我需要学习忘掉我对他的想法和感觉,并操练我的灵。我们作每一件事,都需要停下来,并祷告:‘主,我要先操练我的灵。’然后,我们就知道该作什么。我们要过得胜的基督徒生活,没有别的路。我们若不知道如何操练我们的灵,不论我们研读罗马五至八章有多少,总是无法得胜。得胜的路是在灵里。我们必须在日常生活里将这事付诸实行。

与别人相联

第四,我们需要核对我们与人的相联。正确的召会生活是在建造里,而建造是在我们的相联里。因此,我们需要与人相联。我们与人有多少相联?我们联于谁?我们在这事上核对经历时必须明确。

我们若核对自己这四件事-我们的奉献、我们的良心、操练我们的灵以及我们与人的相联,就会看见我们真实的光景。论到奉献,我们可能不忠信。论到良心,我们可能太松散。此外,我们可能没有操练我们的灵并活在灵里。我们虽然来聚会,却可能没有与任何人相联,还是独立并持守个人主义。我们若是这样,就不是真属灵。我们在主话中所看见的,大部分对我们还仅仅是知识。我们必须实行所看见的一切事,使这些事对我们成为真实的。

讲说并思念同一件事

为着召会生活并为着主恢复里的见证,我们绝不该持异议或用异议的灵讲说任何消极的话。使徒保罗吩咐我们说一样的话(林前一10),并思念相同的事(腓二2,四2)。若任何异议或消极的说话临到我们,我们该转而脱离那些说话,去注意积极的事。今天我们所需要的不是消极的说话,乃是实行积极的事。我们实行奉献自己、对付良心、操练灵并与人相联,就建造召会;但异议的言论破坏我们,并破坏召会生活。尽管有异议的言论,主还是主。祂所建造的,没有人能毁坏(太十六3)。祂的建造工作会受一些阻挠,却绝不会被毁坏。

三十多年来,我实行本篇信息里这一切事,因此,我知道我所教导的。在今天混乱的光景里,我们所需要的不是谈论、纯粹的教训或道理上的说明和解释。我们所需要的乃是将自己奉献给主、对付我们的良心、以活的方式操练我们的灵并彼此相联。这样我们就在灵里生活,并来在一起团体的彰显基督。

我们必须在我们的灵、我们的魂、我们的心思和我们的说话里是一。我们都该说一样的话。我们不论在聚会中、在我们的家里或两三人的小组里,都该说一样的话。这对别人将是真实的见证,并叫仇敌蒙羞。我们需要知道仇敌会诡诈的带进消极的说话或异议。我们都该在一个灵里站立一起,同魂(腓一27),说一样的话,思念同一件事-就是基督与召会。我们应该不知道别的,只知道这一件事。我们若这样作,不信者会得救,寻求者会逐渐被带进主的恢复,因为他们会看见我们是一。要成就这事的路乃是:每天奉献自己,严格的对付良心,操练我们的灵,并且彼此相联。这乃是在基督的召会里真实的经历祂,结果带进基督与召会真实的见证。

barcode

李常受文集/1965/第一册/运用我们的恩赐以建造基督的身体.txt · Last modified: 2016/08/11 00:56 (external edit)